逆伦皇者

【逆伦皇者】(147-149)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逆伦皇者】(147-149)

    一四七、暗夜来袭。

    庞骏退朝之后,正打算打道回府,这时,西昌侯张辅走上前道:“长宁侯,这次老夫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要不是你以身犯险力挽狂澜的话,老夫恐怕还没有那么快能够逃出生天呢,上次在大营,老夫说过,要与你不醉无归,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晚,如何?”。

    庞骏奇道:“老侯爷,陛下还有众位股肱之臣还在里面讨论辽东的问题呢,我们这么堂而皇之地饮宴,真的合适吗?”。

    张辅摆摆手道:“老夫行得正坐得正,恩怨分明,你救了老夫一命,保住了帝狮军团的第一第二师的种,就算是让老夫给你磕头也行,更何况喝一顿酒,都是人之常情,陛下圣明,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计较你我”。

    “既然老侯爷一番美意,我岂能辜负,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庞骏笑道。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今天晚上,老夫先行告辞”。张辅说完,便快步离开了皇宫。

    而庞骏,则是先回到了府邸,给潘彤母女交代好事情之后,在下午出发,前往西昌侯府赴宴。

    晚上的酒席,的的确确是张辅为了答谢庞骏而设的,参加的大多都是被庞骏在松州所救的帝狮军团将领,以及张辅的两个儿子,一群大老粗一直抓着庞骏敬酒,庞骏只能举杯相迎,一顿下来,哪怕庞骏懂得运用内力把酒气逼出体外,也免不了有几分醉意,又见天色不早,便告辞离去。

    庞骏的府邸在天京城东,而西昌侯府在天京城北,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此时天色已晚,街上已经没有行人,忽然,一阵破空之声,让庞骏浑身打了个激灵,想也不想的朝后一倒,身体躺倒了坐骑上,一支锋利的羽箭从他的左边往右射去,擦在了他的衣物上,撕开了一个口子,直直的钉入路边墙角,他吓出一身冷汗,若是稍稍慢一些,自己已经中招了,太大意了,以为自己在帝都应该是绝对安全,想不到竟然有人堂而皇之在天京实施刺杀。

    紧接着,又是“嗖嗖嗖嗖”。连续几下破空之声,从他的左后方射来,他此时虽然还带着酒气,但是意识已经完全醒来,身形变幻,在路的一边找到了掩体,躲开了这次的连珠箭狙杀。

    眼看庞骏已经找到掩体,暂时解除了暗箭的威胁,然而这时,从四周的房顶,跳下来四个黑衣人,把庞骏团团围住。

    庞骏眯起眼看着四名黑衣人,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本侯?在堂堂帝都动手杀人,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哼,你无需知道,刘骏狗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其中一人说话,听声音,貌似是个女人,女人话音刚落,四人便同时向庞骏挺剑攻过来。

    今晚庞骏前往西昌侯府赴宴,并没有带上他的宝剑“七星龙渊”。,眼看情况紧急,在说话之时,他便从一个隐蔽的口袋中掏出了他一直以来所隐藏的一件秘密武器——金丝手套。

    这双金丝手套是以极细极韧的白金丝织成,虽轻柔软薄,水火不侵,戴上之后,刀枪不入,是庞骏进行赤手空拳搏斗时的重要利器,一直以来都秘而不宣,甚少使用,今天恰好没有带佩剑,于是这对一直贴身保存的手套便派上用场。

    庞骏眼见剑锋已至,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其中一人的长剑,内力灌注,暗施巧劲,“咔嚓”。一响,长剑从中断为两截,黑衣人眼见庞骏竟然徒手接白刃,已经是奇怪万分,谁知道,他手接白刃之后竟然使用内力将之折断,更是让他们骇然,以为庞骏练就了刀枪不入的神功,正当愕然,庞骏的拳风已到,“蓬”。的一声,砸在了断剑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倒飞出两丈有余,“嗯哼”。的一声,嘴中沁出鲜血,浸染了黑纱,眼见就是救不回来了。

    另外一名黑衣人眼见如此,悲愤地叫了一声:“师哥”。又是一名女刺客。

    此时庞骏已经看出来,这几个黑衣人并不是专业的杀手,又或者,只有在附近虎视眈眈的那个使用弓箭狙杀的人才是杀手,真正专业的杀手,在执行任务之时,都不会表露自己的心理状态,哪怕是同伴被杀,很显然,眼前的几个人,眼见同伴被秒杀,震撼与悲愤交织着,已经大大地影响了他们的心境。

    面对已经进入愤怒状态的几名黑衣人,庞骏不气馁,继续沉着接战,他且退且走,并且注意掩体隐蔽,想要借着周围地形来分散这些杀手,但这些人显然是做过很细致的准备了,竟然对地形街道熟悉的很,任凭庞骏如何冲杀,就是不能冲出重围,因为每当他要杀出重围的时候,就有一支冷箭向他射来,生生把他逼退回去包围圈内,使他动弹不得。

    眼看要陷入僵局的时候,局势又再次产生了巨大变化,从不远处传来一下“啊”。的惨叫声,下一刻,一个圆圆的东西从一处房顶被丢下来,落在了正在厮杀的四人附近,众人看到,那竟然是一个人头!那人头上还抱着一层黑衣,显然就是隐匿在一边放冷箭威胁庞骏的黑衣人。

    剩余的三人眼看狙击手被杀,脸色剧变,他们没有想到,合多人之力,竟然还不能杀死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反而被他偷袭杀掉自己的一人,纠缠许久,虽然己方的剑锋把他划伤了几处,但都并不致命,不仅如此,现在连躲在暗处的狙击手被一个未知的神秘人杀死,显然神秘人是帮庞骏的,如果庞骏联手神秘人,那他们估计都会交代在这里,于是为首的女人,恨恨地看了庞骏一眼,向另外两人说道:“走,快走”。说完,她从怀里掏出一些东西便向庞骏丢去。

    庞骏笑道:“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竟敢刺杀本侯,还想跑?”。他先发制人,未等对方发出掩护撤退的暗器,连续攻出数招,缠住了领头的那个女人,不让她有丢暗器的机会。

    那女人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远在在庞骏之下,一个人顶不了多久,左支右拙,很是狼狈,眼见庞骏的攻势越发凌厉,自己施放暗器无望,难以脱身,便向另外两人喊道:“我缠住他,你们快走!再不走,马上巡防营的人来到,我们都要死在这”。

    很显然,黑衣人中的其中一人,非常不愿意离开,但是另一人却拼命地拉着她,她最终只能跺了跺脚,跟着另一人离去,只留下这个与庞骏对敌的黑衣人。

    庞骏笑着说道:“夫人自断生路,为其他人赢得一线生机,让刘某佩服,可惜啊,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哼”。黑衣女人冷哼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

    没过多久,黑衣女人渐渐就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几息之间便被庞骏抓住了破绽,一个手刀打在了她的颈外侧,黑衣女人闷哼一声,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地上。

    这时庞骏才掀开了她的面罩,却是一个面容姣好的美妇人,年龄偏大,有种熟透的味道,庞骏冷笑一声,然后向周围说道:“不知何方高人,搭救刘骏,大恩不言谢,如果以后有用到本侯的地方,不妨直说,本侯定必竭尽所能去完成”。

    庞骏知道此人不出现,无论他怎么请,也不会出来,只能隔空喊话,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然后便架着眩晕过去的美妇人往府邸而去,如果让天子知道朝廷命官被刺杀,肯定会大发雷霆,京城又会陷入一场新的风波,他不愿意自己在京城的时候卷入任何风波,只求平安返回松州即可,自己不出现,就算那个人头和尸体被发现也只是江湖仇杀,只不过出现在特殊的天京城中,也远比“在天京城中刺杀朝廷命官”。所带来的政治风波要小得多。

    走过最后的一排房屋,终于见到自己府邸的大门,庞骏这时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生怕会再有一波刺杀,自己此时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是谁知道后面的人会不会更厉害。

    庞骏带着美妇人从府邸侧门附近翻墙而入,他知道那里没有多少巡夜的卫士,便悄悄的从那里直接绕到一个小房子里,那个地方是一个地牢,然后把这个黑衣美妇锁在了十字架上,自己开始运功调息。

    过了一会,被铁镣锁着的妇人渐渐苏醒过来,她动了动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已经身陷囹圄,手脚已经被锁着,她们刺杀的目标此时正在闭目调息,她怒喝道:“刘骏狗贼,你乖乖放开本夫人,否则后果自负”。

    听到美妇人的喝斥,庞骏这时才收起功法,幽幽地张开双目,看着她问道:“本侯从来做事,都对得住天地君亲师,不知道我做过什么事情,竟然与夫人你有如此的深仇大恨,要夫人除之而后快?”。

    一四八、香艳拷问。

    “你……哼”。美妇人差点脱口而出,但是又生生止住。

    “哦?看来夫人打算硬撑下去?”。庞骏站起来,拿起一个瓶子,走向美妇人。

    美妇人看到庞骏拿起一个药瓶,脸色微变:“你……你要干什么?”。

    “本侯时间不多,不想跟夫人玩太久,所以决定速战速决,”。一边说着,一边从药瓶里倒出一颗棕色发亮的药丸,掐着美妇人的腮帮,把药丸丢了进去,说道,“刚才我给你吃的,是叫『九花龙涎珠』,乃是本侯亲自调制的药物……咦,哎呀,不对,哈哈哈哈,拿错了,本侯刚才给夫人吃下的,是本侯与爱妾欢好时助兴的药物,哈哈哈哈……”。

    听到庞骏的话语,美妇人才意识到,她刚才吃的并不是毒药,而是春药,这时就隐隐约约就感觉到,下体的潮湿与瘙痒:“不,不要……放过我……不要……”。

    庞骏并没有理会美妇人求饶,从怀里掏出一把闪耀着寒光的小刀,一点一点地靠近着美妇人的胸口,一边说道:“夫人可不要乱动噢,一不下心,刀刃就会插入你的大奶子里面,本侯可不是华佗再世,不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哦”。说着,小刀就已经刺入了衣物之间。

    “不……”。美妇人吓得连大气都不喘,生怕庞骏的小刀真的会刺穿她的胸口。

    庞骏小心翼翼地拿着小刀,一点一点地切割,小刀锋利无比,生生地的把美妇人的衣物切开一道口子,他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不错”。接着,收回小刀,双手用力一拉,“嘶喇”。的一声,美妇人的衣物被撕开了两边,只剩下一件紫蓝色的肚兜。

    现在正值深冬,地牢中并没有炭盆或者其他取暖的设备,美妇人的衣物被切开,凛冽的寒气就开始不断地入侵体内,幸好庞骏并没有封住她的内功运行,美妇人也可以暗运内力抵抗寒冷,但是一旦开始运作内力,体内的春药生效就更加迅速,几息之间,美妇人就感觉到全身发热,嘴里开始不住地发出低浅的呻吟。

    庞骏此时扯开美妇人的肚兜,开始细细地重新审视这位美妇人,只见这位美妇人,年纪已经有不少的年份,略显富态,虽然保养得当,风韵尤存但是云鬓之间的几缕银丝和眼角的鱼尾纹已经深深出卖了她,生得丰乳肥臀,小腹略有赘肉,乳房很大,但已经开始下垂了,屁股肉又肥又宽,臀若盆大,乳头和乳晕都非常大,并且已经呈现出深紫色甚至有些发黑,显然是一位久经房事的女人,如此熟媚的女人,庞骏的女人之中也可能只有纪霜华此等徐娘艳妇才能比得上。

    “哦嗯……我好痒……哎唷……痒死了……哎呀……受不了……嗯哼……刘骏……你敢……你敢这样对我……娥眉派是……是不会放过你的……”。美妇人的话语终于透露出一点信息,峨眉派。

    庞骏的脸色变得相当古怪,他问道:“哦?峨眉派?原来是西川齐天生,怪不得恨我入骨,我打乱了他的造反计划,还把他的女儿给奸了,还把范州搞了个天翻地覆,怪不得要派人来杀我,只不过……既然你是娥眉派的人,想必认识,纪霜华?”。

    “纪,纪师妹?”。美妇人的脸色也变得古怪,她忍着下体的瘙痒问道,“你,你认识她?你,你是她的什么人?”。

    “呵呵,她现在在松州,我的刺史府上,给我怀上了孩子,正好好地养着胎儿呢,哈哈哈哈”。

    “你……你既然是……是纪师妹的夫婿……那,那还不把我放了……我,我可是她的,她的大师姐”。美妇人说道。

    庞骏有些啼笑皆非,他说道:“放了?放了你?别忘了你是为了帮齐天生来刺杀我,在堂堂大晋的帝都天京刺杀朝廷命官,你们还是逆贼的爪牙,把你放了?

    开玩笑呢”。接着,庞骏又好像发现什么一样,饶有兴致地问道,“既然夫人你是她的大师姐,据本侯所知,霜华可是已经四十九岁了,不知大师姐您又是何芳龄?”。

    “你……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放了我……好痒……好热……不行了……”。美妇人并没有回答庞骏的问题。

    “那,夫人你先告诉本侯,夫人您的芳名,今年贵庚了?”。庞骏看来对美妇人的身份年龄很感兴趣。

    美妇人无可奈何道:“我……妾……妾身……沈氏……洛华……今……今年……五,五十二……”。

    庞骏笑道:“五十二,看来夫人的确保养得还不错,虽然比霜华差了一点,但是依旧迷人啊,”。这时,他又把美妇人的下身的衣物也扒开,让她的下体也完全暴露出来,“啧啧啧,看来夫人要么深受您的夫君宠爱,要么就是夫人有许多裙下之臣了,嘿嘿”。沈洛华的小腹之下,一片浓密无比的黑森林,从她下腹直漫到她反臀沟里,丛林之间,一道紫黑色的蜜唇隐约可见,足见这个女人是个性欲极度旺盛的淫妇。

    “不……不行了……里面好痒啊……嗯嗯……插入点……我要大鸡巴……”。

    沈洛华如磨盘一般肥胖宽大的巨臀不断地扭动着,下体的淫荡骚穴已经不住地流出大量的淫水。

    “真是个十足的大淫妇啊,这么容易就求别的男人操,大师姐,你到底有过多少个男人啊?”。庞骏看着欲火焚身的沈洛华调笑着问道,“还有,你到底是想要我放了你,还是想要大鸡巴,说清楚一点嘛”。

    “里面好痒……啊嗯嗯……嗯哼……快点……快点放了……放了大师姐……然后……然后把大鸡巴……插入来……帮大师姐止止痒吧……我……我什么都告诉你……淫妇……我是淫妇……淫妇的骚逼……好痒……快插我……快插进来吧……”。

    庞骏解开了沈洛华的枷锁,然后站在那,看沈洛华如何发挥,只见她一旦被解开了束缚,马上扑到庞骏的胯下,解开了庞骏的衣物,露出了下体的巨龙,樱桃小嘴最大限度地张开了,把那粗壮的巨物含在了嘴里,她的嘴被撑得满满的,她的脸也被撑得变了形,灵巧的手不停地搓动着巨物,嘴却不停地吮吸着它,不一会儿,庞骏胯下的巨龙被她精湛的口技吮出了生气,变得粗长起来,顶住了她的喉咙,差点把她顶岔气来。

    沈洛华连忙吐出已经勃起的肉棒,一手扶着桌子,背对着庞骏,一手放到淫穴处,用手指掰开紫黑色的大阴唇,露出里面的蜜肉,哀求庞骏道:“我要……要大鸡巴……要大鸡巴操淫妇的大骚穴……啊……快……用力操……用你的大鸡巴……像狗一样……狠狠地操我……把我的大肥穴操烂……快让我爽……好人……好……操我的大骚穴好吗……啊……”。

    庞骏看着沈洛华的大屁股,她的屁股雪白丰满,硕大肥嫩,大小比起皇宫里面的那位绝代尤物南贵妃,还有远在松州的柳德米拉,也不遑多让,充满着肉欲感,他走上前,扶着挺立的肉棒,龟头抵着沈洛华那又湿又热的淫穴,小心翼翼地来回摩擦着,但是并没有马上插进去,只是在她的穴口不断的磨擦。

    沈洛华转过臻首,急促地用力呼吸,露出迫不及待的求欢神色,磨盘般巨大的肥臀不断向后凑,喘息的淫叫着:“喔……要……我真的要……别再逗了……好人……快把大肉棒插进来……狠狠地……操死我吧……”。

    庞骏冷冷一笑,握着有如钢铁一般的肉棒对准着沈洛华那早已春水泛滥的大淫穴,抱着她雪白硕大的肥臀,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声,原本抵在淫穴门口的又粗又长的巨龙,已顺声直挺挺的插入沈洛华这个老骚货那湿润淫乱的蜜穴中。

    “哦……好涨……嗯……哼……哎唷……亲亲……这滋味……真美……好烫……好粗……顶死我了……操死我了……亲哥哥……哼……好……好爽哦……大鸡巴顶得好深哦……顶到花心了……”。沈洛华的两腿站在地上,丰满硕大的臀部翘得老高,这个姿势使得蜜道内壁的肌肉紧缩,淫穴无法张得太开,而庞骏的肉棒又较为粗壮,所以即使被开发得有些松弛,也会就显得比较紧窄,只觉得淫穴内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感到异常的舒服,不自禁得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两手支着桌子,摇头晃脑地娇吟着。

    庞骏扬起手“啪啪啪啪”。不断地用手掌拍击沈洛华的大肥臀,一边挺着抽插着身下的淫荡熟妇,一边调笑着骂道:“呵呵呵,沈洛华,你这个老骚货,老淫妇,这么大年纪了还那么多水,还到处勾引男人,我这个妹夫都看不过去了,让我来好好惩罚你,你个淫妇,贱货,操死你”。

    “啊啊……对……我……我就是个骚逼淫妇……用力操……亲爹爹……喔……太刺激了……太爽了……啊啊……好舒服……好爽啊……好哥哥……大鸡巴亲爹爹……狠狠操我……大师姐……被你要操死了……啊……喔……对……用力……再用力插……操得深一点……等你把……把我的肚子也操大……我……我跟霜华姐妹俩……一起……一起挺着大肚子……翘起大屁股让你操……”。沈洛华淫语不断,看来她在欢好的时候相当喜欢说这些话来讨男人的喜欢,怪不得年过五旬,依然有不少裙下之臣。

    庞骏不断加快抽插速度,双手握着沈洛华的腰,猛烈地把肉棒抽出捅进,老骚妇雪白嫩滑的大屁股便不停的摇动的迎合着,臻首前后左右晃个不停,双手牢牢捉着木桌,木桌从而也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淫水也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嗯……大鸡巴亲爹爹好棒……好厉害啊……你的肉棒操得……操得淫妇……骨头都酥……酥了……插到花心了……啊……又不行了……上天了……啊……”。

    沈洛华在庞骏的抽插之下像个淫荡的妓女般趴在桌子上任由庞骏奸淫,向他求饶着,一大堆淫水溅湿了他们交合之处下方的地板,那骚浪淫媚的样子像是乐到了极点,蜜壶开始出现了规律性的收缩,花心突然间敞开了,然后一张一合地强烈吸吮着庞骏的龟头,同时一股股的阴精也从她的蜜壶里飞射了出来,淫穴内又是一股荡热的阴精冒了出来,打在了庞骏的龟头上。

    “来吧,沈师姐,你个老骚货,大淫妇,既然这么想要,本侯就成全你,让本侯把你的肚皮操大,好好给本侯生孩子……”。一阵的疯狂抽送之后,庞骏终于腰背一酸,放开精关,大量热呼呼的精液狂喷而射,一股热烫的阳精激烈地喷射进老骚妇沈洛华的蜜壶内,滚滚洪流突然间汹涌而入,一瞬间炽热的阳精灌满了她那淫熟而空虚的蜜壶,久久不能平息。

    一四九、插手西川。

    庞骏把沈洛华这个老淫妇整整奸淫了接近大半个时辰,到了最后,这个淫荡的美熟妇无论是那黑乎乎的淫穴还是骚臭的后庭屁眼,又或者是前面温润的小嘴,都被庞骏灌入了大量的阳精,而她也并不是什么硬骨头的女人,庞骏在她这里得到大量关于西川的信息。

    原来此次前来刺杀庞骏,并不是齐天生的主意,而只是沈洛华的擅作主张,在西川,此时“蜀王”。齐天生的后宫当中,侧妃符静华正在联合另一名侧妃唐英,对抗那位正宫王妃,其中一个主意就是沈洛华的孙子,迎娶齐天生家的四小姐,也就是庞骏当年在西川为了捣乱而奸污的那个声名不佳但是深受齐天生宠爱的四小姐,以此来获得强力援助。

    他们思来想去都想不到用什么好的聘礼来打动齐天生,后来他们才想出一个主意:当年齐家四小姐被人奸污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千方百计才打听到,当年玷污四小姐的淫徒乃是当时的神衣卫少尉,现在的松州刺史刘骏,于是沈洛华便找上与四小姐一母同胞的齐家二公子,让他派遣两名得力手下,还有沈洛华的亲孙女,青城派的裴雨燕,以及裴雨燕的师兄,与庞骏参加同一届武举的“凡陆压”。柳玉龙,一同前来刺杀庞骏。

    他们一行人知道今年是全国刺史的述职年,庞骏会在年底的时候返回京城,与其前往松州那个庞骏的老巢,还不如在京城设伏,将庞骏擒杀,所以当庞骏出现在朝堂的时候,他们在京城的暗线便马上通知她们准备截杀庞骏,就有了之前那一幕,谁知道庞骏的武功之高,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不仅刺杀失败,还把柳玉龙和齐二公子手下的一名神箭手的性命搭上,而沈洛华自己,也成了庞骏的胯下的牺牲品。

    被庞骏狠狠地折腾了一番后,沈洛华过了许久才幽幽地转醒过来,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庞骏问道:“你,你要怎么处置我?”。

    根据刚才的问话,庞骏知道眼前这个美熟妇除了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妇,还是个醉心于依附各种权势的女人,为了拉拢齐二公子,她不仅把自己孙女裴雨燕送给齐家二公子齐铭作为平妻,还亲自上阵,勾引齐铭,成为齐铭的情妇,同时为了拉拢西川各处势力的人,与多位西川的政要交欢,是西川官场有名的交际花。

    同时,庞骏也从其口中得知,峨眉派已经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就是以沈洛华还有符静华为首的,彻底向齐天生靠拢的一派,作为回报,符静华已经成为了峨眉派的新一任掌门人,由于符静华已经成为齐天生的嫔妃,所以峨眉派的大权实际上已经落在了沈洛华的手上,此次前来刺杀庞骏只是为了保证诚意,不然她也不会亲自出马,而另一派,则由前任娥眉掌门严华师太为首,她们已经被驱逐出峨眉山,有的直接出家成为尼姑,有前往北岳恒山,还有的还俗嫁人。

    考虑了许久,在沈洛华畏惧的眼神中,庞骏才慢悠悠地说道:“现在,本侯有两条路给你选择,第一,把你的孙女裴雨燕也送来我这里,你们祖孙二人一同陪我回松州,跟你的师妹纪霜华作伴……”。

    庞骏还没有说完,沈洛华便连忙摇头道:“不行的不行的,妾身,妾身的孙子还在西川,一旦妾身跟了你去西川,妾身的孙子就会有危险”。

    “那就选第二条路吧,你回去西川,继续做你的峨眉派实权掌控人,继续你的生活,但是,必须为本侯收集西川上下的情报,事无巨细,都要汇总,每三个月,汇总一次,送到本侯指定的地方”。庞骏抛给了沈洛华第二个选择。

    “这,这不行,这是,这是要妾身出卖蜀王,一旦被发现了,妾身全家,全家都会遭殃,能不能放过我,这样不行的,要不,要不妾身再,再伺候侯爷你几天,等侯爷您玩腻了,就放了妾身,这样可好?”。沈洛华还异想天开地谈条件。

    然而庞骏却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哼,本侯说了,两条路就是两条路,还有第三条路的话,那就是死路,你自己选吧,别以为长得有点姿色被本侯宠幸过一回就想谈条件,你没资格,要么去松州,要么给我做事,其实只要做得隐蔽一些,又有谁会想到,竟然是你把他们出卖了”。

    在孙子的安危与庞骏的逼迫之下,沈洛华最终选择了回到西川,为庞骏提供情报,然后,庞骏就喂她吃了一颗“九花龙涎珠”。,对她说道:“这是本侯特制的『九花龙涎珠』,每年发作一次,解药会你第三次汇报情报的时候就会给你,吃了解药,发作会缓解一年,什么时候停止给我情报,解药就什么时候停止”。

    沈洛华听了脸色剧变,跪下磕头如同捣蒜,苦苦哀求道:“我,我听你的话,别,求你,求求你给把毒解了吧,看在纪师妹的份上,求求你不要再这样对我了,妾身,一定会好好为侯爷你收集情报的”。

    “本侯凭什么要相信你,仅仅是一些小小的胁迫,你就如同倒豆子一般把西川的情报卖给本侯,谁知道你回到西川之后会不会又向西川的人告诉本侯的情况,行了,你走吧”。对于庞骏来说,眼前的这个淫媚的老淫妇只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泄欲工具罢了,并没有什么感情或者交情可言,对于这样的女人,就如同对付铁剑堡的董芸萱一样,“九花龙涎珠”。就是最好的工具。

    没过多久,庞骏已经招呼来一名仆人,让他们拿来一套衣服让沈洛华穿上,眼见穿上衣物的沈洛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副为难的样子看着自己,便问道:“怎么了?不愿意走?还想留在这里几天?”。

    “不,不是,哦不,是,不是,是这样的,这,这次前来,折损了柳玉龙还有齐铭手下的一名神箭手,如果,如果妾身贸然回去,恐怕,恐怕无法向齐家交代,以后齐家恐怕,再也不会相信妾身,侯爷,能不能,能不能想想办法,让,让妾身戴罪立功回去,好歹有个交代”。沈洛华吞吞吐吐地说道。

    庞骏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说德有道理,这样吧,你带回去一个消息,天子已经开始不耐烦,有意对西川之事速战速决,打算让魏王杨桐派遣手下『苍鹰军团』的三万大军,化整为零,分批南下,取道西南的云贵行省,实施偷袭,两面夹击,让西川的人提前做好准备,此事是西昌侯张辅在酒宴上喝醉之后不慎透露出来的,你可以说为了躲避本侯的追杀躲进了随便某位军方或者兵部的大臣的家里,在他们的闲聊之间听到的,这样就可以不仅将功补过,还能让西川伪朝廷更加信任你”。

    沈洛华听了庞骏的话,如获至宝,她问道:“侯爷,此话当真?”。

    “在西川高层安插细作不容易,有你在,本侯不知道省了多少事,不会用假信息去愚弄你,只要你肯乖乖听话收集情报,以后少不了你的一份功劳”。庞骏说道。

    “多谢,多谢侯爷,妾身定必竭尽所能,为侯爷效劳,好好伺候侯爷”。沈洛华忙不迭地堆起了媚笑说道。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你们那位『蜀王』的王妃娘娘,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本侯只能说,她的武功比本侯更胜一筹,她的背后还有一股庞大的势力,但是以齐天生对她的宠信程度,怕是你们娥眉和唐门两家联手都未必能扳倒她,反而会被她狠辣报复”。庞骏这时突然想起了那位在西川的王妃,对沈洛华说道。

    沈洛华听了,脸色大变,她后怕地问道:“什么,那,那个叫苏妍的女人,竟然,竟然身怀绝世武功?一直以来,整个大蜀,哦不,整个西川上下,都以为,以为她是个柔弱的女人,侯爷,你……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

    “当年我离开西川之前,曾经与这位夫人交过手,也在江南与她的姐姐交手过,她们只是籍籍无名,但论起武功而言,能在江湖上排名前三十,本侯绝无戏言,”。庞骏看了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的沈洛华继续说道,“能够培养出她们那样的绝顶高手,你可以想象一下她背后所在的势力到底如何庞大?”。

    沈洛华此时已经六神无主,她慌张地说道:“那,那妾身该怎么办?西川,妾身不回西川了,妾身这就回去找到燕儿,让她,让她与妾身,一同与侯爷您去松州,一同伺候侯爷”。

    “那你的孙子呢?”。庞骏的一句话又把沈洛华从慌张中惊醒。

    “那,那妾身到底该怎么办?”。沈洛华爬到爬到庞骏身前,抓住庞骏的手,放到自己的那对性感的奶子上面搓揉,问道,“侯爷啊,妾身该怎么办啊?”。

    庞骏感受着那份柔软,笑着说道:“你冷静一点,那个叫苏妍的女人,既然一直潜伏在齐天生的身边没有展现出她的功夫,必然另有所图,而且所谋极大,你们只要不激怒她便是了,把握好一个度,懂了吗?只要你们对她表现出一副只是想争宠获取更多利益,而不是要取代她正室的地位,一切都好说”。

    “照侯爷这么说,齐天生好像并不能成就大业,那,那如果西川被朝廷大军所攻陷,那,那妾身该如何是好啊?请侯爷,侯爷指点迷津”。沈洛华突然问道。

    “放心吧,如果西狄不发生变故的话,按照朝廷现在的平叛强度,是无法短期之内攻陷西川的,你至少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好好当你的峨眉派掌门,齐家公子的宠姬,至于真的倒是西川灭亡了,看你对我有多少的贡献,本侯会对你们有酌情安排就是了,安心回去吧,至于借口什么的,你就自己解决了,如果这都不能自圆其说,你还是自生自灭吧”。庞骏松开玩弄沈洛华的大手,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是,侯爷,那,妾身告退”。沈洛华战战兢兢地看着庞骏行了礼,便离开了地牢。

    ***********************************PS1:时至今日,《逆伦》一书已经写了150章,超过50万字了,我原来还打算只写60万字200章左右,但是现在看来,估计是要100万字走起了,一直以来写小黄书只是为了兴趣,不过看着一本书在自己手里慢慢成长起来,也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感谢各位读者一路以来的支持,有赞赏的有批评意见的,有的意见我会尽量吸取,也有的我虽然同意您的意见,但是真的力有未逮或者看法不同,所以未能实施,最近我也在重新读回自己这书,发现还是有不少bug,我只能尽可能去修正了,谢谢各位。

    PS2:这三章写庞骏的床戏所奸淫的女人,是个超过50岁的老骚妇,口味比较重,如果大家不喜欢的话其实可以直接跳过,只知道,庞骏在这里布局西川的情报就行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逆伦皇者》,方便以后阅读逆伦皇者【逆伦皇者】(147-14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伦皇者【逆伦皇者】(147-149)并对逆伦皇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