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伦皇者

【逆伦皇者】(150-15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逆伦皇者】(150-152)

    一五零、月儿来访。

    在庞骏离开案发现场没多久,京城巡防营的人就闻声赶来,只不过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具身首分离的尸体和一具完整的尸体,当场就有人认出来,那具完整的尸体,正是去年武举的其中一名参与者,青城山的掌门潘道人的弟子次席——『凡陆压』柳玉龙。

    由于青城派地处西川,而现在整个西川武林,都已经归作乱的“蜀王”。齐天生所控制,换句话说,柳玉龙有可能是潜入京城的逆贼,再加上那具身首分离的尸体,旁边,还有一把军用弩,这两具尸体,让整个巡防营紧张万分。

    此事在第二天马上直接上达天听,天子震怒,竟然在年关的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岔子,于是立刻下旨,马上彻查此事,但是又不能够妨碍百姓过年,这就让京城的治安官们愁白了头。

    不过这一切,都与已经把自己摘离出来的庞骏无关,案发地点虽然离他的府邸不远,但是这一路上,就有数不胜数的民房或者官员住宅,而且,与之相关的沈洛华还有其他二人,一大早就离开了天京,现在已经在返回西川的路上,而庞骏自己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要接待那位小祖宗。

    在庞骏返回京城的第二天,小郡主杨月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大早便忙不迭地来到刘府,在书房之中,看到了一年未见,日思夜想的庞骏,晶莹的泪珠便滚滚而下,拥抱着庞骏,小脑袋紧贴着庞骏的胸口哭诉道:“大坏蛋,臭坏蛋,去了松州一年,杳无音信,还上战场,万一,万一你有什么事,你叫月儿,月儿怎么办啊……呜呜呜呜……”。

    庞骏并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着看着杨月,等到杨月抬起头,梨花带雨的娇俏面庞与庞骏面对面时,庞骏直接就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然后搂住小美人腰肢的一只手慢慢往下移动,直至小美人那紧致的小翘臀,轻轻地爱抚揉捏着。

    “嗯哼……骏哥哥……你坏……就会欺负月儿……”。杨月感受到庞骏怪手的游移,也没有反抗,只是娇嗔地白了爱郎一眼,便任由庞骏施为,反正除了最后那一步,二人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一遍。

    庞骏紧紧地搂住杨月的娇躯,在她耳边爱怜地说道:“好月儿,你的小屁股真迷人,摸着真舒服,”。他一边抚摸着杨月的屁股,一边把她抱起来,坐在椅子上,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骏哥哥也好想念月儿,想念月儿的一颦一笑,想念月儿叫『骏哥哥』时的娇媚模样,想念月儿泄身时那副浪骚的模样,最想念月儿在扑进我怀里时候的娇憨模样,小月儿,哥哥也好想你”。

    杨月听到庞骏的话语之后,娇羞一笑,并不再言语,只是默默地趴在庞骏的怀里,接受他的爱抚温存,过了许久,庞骏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上等的青绿牡丹花玉佩,递给了杨月说道:“月儿,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杨月接过玉佩,十分喜欢,那在手上把玩了一会,然后放入怀中,接着继续伏在庞骏的怀里说道:“你送什么礼物,月儿都喜欢,其实月儿并不想要什么礼物,只想你平平安安,能够经常呆在月儿身边,就是月儿最好的礼物”。

    听到杨月的话,庞骏有些黯然,其实他很喜欢这个妹妹,她虽然是唐玉仙背叛他们庞家的证据,但她本人却是无辜的,她温柔,她可爱,她善良,她只是单纯的喜欢自己,痴恋自己,可是自己心中的大业为重,庞骏不可能为了她而改变自己的目标,他只能略带歉意地说道:“抱歉月儿,是哥哥对不起你,抱歉”。

    杨月摇摇头,温柔地说道:“唔,没事,月儿最喜欢骏哥哥了,骏哥哥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为了月儿荒废了大事,月儿年纪虽小,但还是知道大体的,骏哥哥尽管去奋斗吧,月儿会一直等着你回来,终有一天,你会来娶月儿的,对吗?”。

    “对,肯定会的,我一定会娶月儿为妻的”。庞骏看着可爱的妹妹,点点头,坚定地说道。

    “有你这句话,月儿,月儿就心满意足了,”。杨月柔情似水地看着庞骏,然后轻轻挣脱了庞骏的怀抱,在庞骏面前蹲下,一边解开庞骏的衣物,一边说道,“就让月儿好好地伺候你吧,好哥哥”。她从庞骏的胯下掏出那根让她娇羞的巨龙,伸出娇嫩的玉手,轻轻地撸动着,等到肉棒开始坚挺之后,便伸出了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舔弄着庞骏那早已涨得有些狰狞的巨龙。

    爽滑娇嫩的舌尖舔弄着庞骏的龟头和极度敏感的马眼,让庞骏舒爽到了极点,忍不住急促地喘息两声,杨月眼见庞骏的样子,心中闪过一丝喜悦,也不再逗弄,一手抓住他的巨龙,张开性感的樱桃小口将庞骏的庞然大物吞吃进去用力吮吸。

    “啊……哦……太爽了……太舒服了……好月儿……你太棒了……为什么……月儿你……”。庞骏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杨月的螓首,看着肉棒在她那檀口中进进出出,杨月紧紧地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声,庞骏只觉得又痒又麻,片刻间巨龙上面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他感到阵阵瘙痒混杂着强烈的酥爽传来,不由得粗重喘息,呻吟出声,身躯轻轻颤抖。

    小月儿吐出庞骏的肉棒,春情荡漾,眉目含春地说道:“人家,人家是偷偷地,偷偷地拿,拿那小黄瓜,看着挺像的,就在晚上,拿到被窝里面,偷偷地练习,嘤咛,羞死人了……”。她说完,又张开樱桃小嘴吞吐着庞骏的巨龙。

    庞骏的巨龙被杨月的小嘴吞吐一阵,已经弄得青筋怒涨,全根发热,膨胀壮大,面目狰狞,小美人的手指动情在肉棒上抚弄,使他感到温暖滑润,舒服异常,再加上听到杨月的话,想象出一个清纯可爱的小郡主竟然偷来一根小黄瓜,夜半时分在被窝里面,把黄瓜插入那樱桃小嘴,在努力地练习着讨好自己的口交技术,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袭上他的神经,心头火热,在杨月玉口中的肉棒庞大到了极点,竟然一时间没有忍住,一股股浓热而带有腥味的精液如水箭般射入了小美人的嘴里。

    杨月猛地受到精液的冲击,有些不适应,差点没背过气来,幸亏还是挺住了,喉咙动了动,将庞骏射给她精液全部吞入了肚里。

    帮庞骏清理过后,杨月看着庞骏说道:“好哥哥,月儿乖吗?”。目光娇媚异常。

    “月儿好乖,月儿好美,舔得哥哥好舒服,月儿是最棒的女孩,是哥哥的心爱的月儿”。庞骏抚摸着妹妹的脸蛋温柔地说道。

    这时,杨月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说道:“对了,骏哥哥你看,刚才我都忘了,这是母妃教我绣的香囊,好不好看?这是月儿送给你的礼物,你可要好好带着”。

    庞骏高兴地接过杨月所赠送的香囊,闻了一下,说道:“嗯,好漂亮,好香,跟我的小乖乖月儿的身体一样香,”。接着他又问道,“说起王妃娘娘,她最近身体好吗?我听说你有了一个妹妹了”。

    “对啊,母妃生了一个妹妹,长得很漂亮很可爱,长得跟母妃很像,叫做杨宁,母妃希望她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现在母妃的身子还在调养,不过气色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杨月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祝愿王妃娘娘能够身体健康”。

    “嗯,”。杨月点点头,接着问道,“骏哥哥,你什么时候离开?”。

    “大年初四吧,很快,因为松州还有一堆事情要我去处理”。庞骏歉意地说。

    “这么快?”。

    “是的啊,没办法”。

    杨月皱起小眉头说道:“马上要过年了,王府的上上下下都没有空,其实今天也还是我强行要过来见你,才拉着人过来的,也许之后我们也不好见面了,年初四早上吗?也许我可以去送别”。

    庞骏婉拒道:“月儿,你身体也不是很好,天寒地冻,你还是呆在王府里面好好休息吧”。

    “不碍事,不碍事,你就让我来吧,好吗?”。杨月用那可怜的目光祈求着庞骏。

    庞骏受不了她的目光,他们一家子的眼神,都是让人那么受不了,只好点点头答应了,杨月便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刘府。

    魏王府最近上上下下都在忙于准备过年,保卫力量有所减弱,所以作为唐玉仙的贴身护卫,柳红絮需要留宿在王府的次数也频繁了,不过幸亏唐玉仙体谅,特意让她今晚回去一趟,陪陪丈夫与儿子,所以在晚饭过后没多久,她就踏上回家的路。

    皇极门离魏王府有一段距离,虽然这里是京城,但由于昨晚京中发生了一起涉及西川逆贼的命案,让整个京城的气氛,在暗暗之中紧张了起来,作为有一定身份的人,柳红絮当然知道此事,以她的武功,对付武林一流高手可能力有未逮,但是对付其他人,还是有足够的信心,所以她也没有过多的谨慎,与往常一样,走在了回去的路上。

    行至一排民宅附近,这里虽然人烟稀少,但是大街上还是稀稀拉拉地有几个行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然而这种想法在柳红絮的脑海中出现没多久,她便突然感到一股阴寒而凛冽的杀气,她不自觉地循着杀气的来源看去,这一看,让她感到不寒而栗:只见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当中,站着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带着一副月白色的面具,在面具的右眼角下方,画有一滴黑色的眼泪。

    她不止一次见过这副面具,还有这副面具的主人,她很想逃跑,但是自己的双腿,好像不听使唤一样,变得酥软无比,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栗着,还慢慢地,慢慢地走向了那条小巷,直至没入了完全黑暗当中……。

    一五一、夜探王府。

    年二十八,亥时一刻,京城之中,家家户户都已经在准备过年,忙碌完一天之后,大多数都已经入睡,大街上已经几乎没有人行走,在一条人迹罕至的阴暗小巷子里,断断续续地传出一阵阵低沉的呻吟声,似怒似喜,连绵不绝。

    若有人走入这条死胡同,就会看见,一位美艳的少妇,正双手扶着墙壁,额头顶着手背,下身的衣物被扒拉下来,掉在地上,美臀向后翘起,一个带着月白色面具的男人,正站在光屁股的美少妇身后,挺立着一根粗壮的肉棒,不断地冲击着美少妇的身体,若是一些有身份的人,更是会认出,被男人狂暴抽插奸淫的美少妇,正是京城名门大派皇极门的少门主夫人——柳红絮。

    “啊……我……我快不……不行了……啊……你……你……饶了我吧……我要死了……丢死……了……哦……”。轻微的胀痛伴着浓浓的欢愉不断的从被龟头一次次撞击突破的花心里传来,柳红絮全身几乎就要被这么撞融化了,紧紧包裹着肉棒的蜜穴里一阵阵的吮吸着,蜜肉的每一寸细腻的软肉都发出震撼般的欢呼,迢迢春水如涌泉一般不停的溢出。

    “呵呵,好久没有干过你了,下面是不是饿得不行,不然哪来那么多水,来,我一次性喂饱你,哈哈哈哈,再大声一点吧,让人都来看看,皇极门的少夫人是个骚浪的淫妇,在大街上与男人交媾的风骚贱货”。庞骏的动作也随着柳红絮的呻吟大幅度的抽插着,腹部和她屁股的撞击发出“啪啪啪”。动听声音。

    经庞骏这么一提醒,正在沉醉在欲海当中的柳红絮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心中的紧张程度达到极点,芳心乱跳,呼吸急促忍不住娇躯一抖,下体的阴道疯狂收缩,一股滚烫的淫水直冲着庞骏的大龟头,而原本紧窄的肉洞却更紧缩的吸吮着肉棒,“干死了啊……泄了……喔……啊……”。柳红絮的娇躯再也直不起来,满脸酡红的眉宇之间尽是高潮泄身时的甜蜜娇媚,在一声长长的嘶叫声后,她全身软瘫了下来。

    庞骏手疾眼快,一把扶着她,继续不断狠狠地抽插,胯下肉棒被周围嫩肉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不出的舒服,龟头一阵阵趐酸麻痒,忍不住那股趐麻快感,将一道热滚滚的精液直射入柳红絮的秘洞深处,阴道蜜汁再次急涌而出,热烫烫的浇在庞骏的龟头上,烫得肉棒一阵抖动,休息许久,才把肉棒从美妇人的淫穴中拔出,一股股黄白浊液从美少妇的桃源蜜道中汩汩流出,滴在了掉在地上的衣物处。

    收拾好之后,柳红絮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她恨恨地问道:“你回来做什么?”。

    庞骏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听说我娘给我生了个女儿,我这个当爹的,当然要回来看看自己的女儿”。

    “你别痴心妄想,魏王府守卫森严,还有我皇极门二师兄李常罗长期的守卫,你那点功夫闯进去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听到庞骏的出现是为了刚刚出生的小郡主,柳红絮的脸色稍霁,接着,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大变,“难道,你想带走小郡主?!你……”。

    庞骏打断柳红絮的话说道:“小郡主?她是杨桐的种吗?她是我的女儿,她姓庞,叫庞宁,不是杨家的人!至于我要干什么这一点你不用管,那是我的女儿,我现在没有办法给她最好的东西,我会把她留在王府,你只要告诉我,我娘在王府的什么地方,有什么人在把守就行了”。

    柳红絮神色复杂地看着庞骏,良久,她才幽幽地说道:“王妃娘娘和小郡主现在住在王府的揽月阁,日夜都有多名老妈子和丫鬟轮流伺候着,王妃娘娘休息的时候,会有两个侍女一直守在正门外,揽月阁的四面都有窗户,窗户附近都有两名皇极门出身的侍卫在站岗,你是不可能有机会偷偷溜进去的”。

    “嗯,你说得没错,”。庞骏沉吟了一会儿,看着柳红絮说道,“这个样子,我的确不好偷偷溜进去,所以,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人帮忙”。说完,他便目光灼灼地看着柳红絮。

    “你看着我干嘛?”。柳红絮莫名其妙地看着庞骏问道,接着她才反应过来,美目圆瞪,“你想都别想让我帮你偷偷溜进去”。她说完,便准备离开小巷子。

    这时,从她的背后,传来庞骏的声音:“柳姨……”。

    顿时让她打了个激灵,转过头,目光怪异地看着庞骏……。

    临近子时,魏王府,揽月阁,留守值夜的皇极门人,这时看到柳红絮去而复返,便上前问道:“柳师姐,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返回来了?”。

    柳红絮装作一副没好气对他地说道:“还不是不放心你们嘛,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欺负那些小毛贼倒是可以,遇上有本事的人,被人杀了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还有,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你们又不好意思进去房间里面看,那两个丫鬟又不是什么会武功的人,我在路上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就回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眼睛瞟了两丈远处揽月阁的窗户那边一眼,只见一个黑影行动迅速,一眨眼就翻进了屋子里,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我真是猪油蒙了心,他一句“柳姨”。,我就糊里糊涂答应帮他做这种事。

    庞骏翻过窗户进了揽月阁的房间里面,房间中放着炭盆,室内温暖如春,淡淡的熏香味弥漫整个房间,魏王妃唐玉仙侧身微曲一腿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被子,她已是沉浸在睡乡里,黑长的睫毛轻轻掩着,乌黑如云的秀发,白玉般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段,共同组成一副醉人心脾的海棠春睡图,庞骏贪婪地上下逡视,惟恐放过了任何一道美景。

    看了唐玉仙好一阵子,庞骏才回过神来,他看到床的边上,摆放着一张长约四尺的婴儿床,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里面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婴儿,被襁褓包裹着,贪婪地熟睡着,享受着温暖和宁静,小女婴还长得很小,小脑袋只有她父亲的拳头那么大,眉毛像她的母亲,一双眼睛像极了唐玉仙,也像极了庞骏,可爱极了,小脸蛋儿圆圆的,粉粉的,像只大苹果,她睡得很甜,两只眼闭得紧紧地,像两条线,小嘴巴红红的,经常一啜一动,好像吃奶一样。

    庞骏看着自己与唐玉仙的女儿,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他很想用手去摸一摸自己女儿的小脸蛋,但是当他把手伸出去之后,却停在了半空中,接着又缩了回来,他在紧张,他在害怕,他生怕自己的鲁莽,伤害到自己的女儿,他看着看着,眼中不禁就模糊了起来,如果有人仔细透过面具看着他的双眼,便知道他正在流泪。

    庞骏又扭过头,轻轻地呼吸一口气,又看向正在熟睡的母亲唐玉仙,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无论你之前做了什么,无论我有多恨你,在这一刻,我只想说一句,娘,辛苦你了。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云纹和田玉环佩,晶莹剔透,云纹形若如意,绵绵不断,意为如意长久,其中间是一个“宁(寕)”。字,就是代表自己女儿的名字,这是他唯一一次,动用自己的私房钱,找遍了整个辽东,最后在燕州的一个玉石商人身上花了五千两白银再加上一件在祖家查抄到的古玩换回来的一块和田玉原石,然后再找人雕琢而成,他把玉佩放在了庞宁(杨宁)身上,便转身离开,行至窗户旁边时,又像是十分不舍地,向唐玉仙和婴儿床中的庞宁看了一眼,才咬咬牙,翻身离开。

    在一边与那两名皇极门弟子扯皮拉扯注意力的柳红絮看到庞骏的离开,直至他施展轻功,越过了揽月阁的围墙,才暗暗地终于松了一口气,对那值夜的俩人说道:“我在旁边的院落里面休息,王妃娘娘有什么事情马上过来通知我,知道了吗?”。看到二人点点头,才转身离开了揽月阁。

    当庞骏与柳红絮离开揽月阁没多久,刚才还在酣睡的唐玉仙像是有所感应一样,从睡梦当中幽幽醒来,她撑着双手爬起床,要照例去看一下自己的小女儿,眼见自己那粉雕玉琢的小女儿依然在婴儿床上熟睡,便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准备回到床上继续休息,然而她却不经意见,看到在小女儿的身边,竟然放着一块价值连城的和田玉佩,精雕细琢,上面还镂空出一个“寕”。字,她马上想到了什么。

    唐玉仙终于放下心来,喜极而泣,然后她连忙抹干眼泪,穿上狐裘大衣,悄悄走出房门,向把守在门口的两个不动声色地丫鬟问道:“刚才我在房间内休息的时候,有谁来过这里吗?”。

    其中一名丫鬟摇摇头回答道:“回禀王妃娘娘,您歇息的时候,并没有人来过,不过,好像刚才,赵夫人回来过一趟,她在南边呆了一会就走了”。

    赵夫人?红絮?她不是回去皇极门了吗?唐玉仙心中疑惑了片刻,马上明白,他回来了!刚才很有可能是真的是庞骏通过柳红絮偷偷潜入过房间,把玉佩留在了这里,因为这块玉佩她从来没有见过,而这块玉佩的样式也不是皇家特制的样式,所以必定不是皇室的人所赠,想到最后,就只有庞骏了。

    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唐玉仙又回到了房间中,拿着那块玉佩,又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儿,喃喃地说道:“小宁儿啊,你爹果然还是没有忘记我们娘俩,这个小魔星,竟然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偷进来这里,送给你礼物,当然,他也没忘了我,他还是爱我的……”。唐玉仙看着远处柔和的烛光,有点痴了……。

    柳红絮离开了揽月阁,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她刚进门,就被庞骏从后拦腰抱住,在她精致的耳朵一边吹气一边轻声说道:“谢谢你了柳姨,我该怎么报答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双手还攀上了柳红絮的酥胸,温柔地揉捏着。

    柳红絮喘着气,挣脱了庞骏的怀抱,恨恨地说道:“你滚,快滚,别连累我”。

    庞骏摊了摊手,说道:“好吧,我走了,记得要想念我啊,我的好柳姨”。

    说完便转身离去。

    柳红絮看着他的背影,幽幽地说道:“其实你已经不恨王妃娘娘了不是吗?

    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她?如果你已经不恨她,原谅她的,就应该停止你的行为,你这样一次次地伤害她,对谁都不好”。

    庞骏站定了片刻,突然转过身来,露出一副淫邪的模样说道:“你不知道,用肉棒插入一个身为你亲生母亲的大美人的小穴当中,那种带来的快感,是多么诱人和爽快的吗?我尝过,太棒了,等到哪一天,你的儿子把他那里插入你那小骚穴里面的时候,你就会懂了,嘿嘿”。说完,直接打开了门,离开了房间。

    柳红絮被庞骏这无耻的反驳气得满脸通红,甚至让她有些怀疑刚才庞骏那个落寞的模样是装出来的,然而,她并不知道,庞骏离开房间之后,那淫邪的笑容立刻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一五二、贵妃召见。

    从魏王府回来之后,庞骏又过了两天安稳日子,这两天,除了二十九的早上,被赵王杨晟请到赵王府上“耳提面命”。一番和庞骏的老对手秦毅上门拜访以外,其余时间,都是十分清闲,除了兴之所至,让潘彤岳思琬母女用一些羞人的主意伺候他以外,更多的,是呆在书房里面读书,练功和沉思。

    赵王的召见,内容并没有什么营养,无非就是庞骏这个长宁侯的位置,是他辛苦争取而来,庞骏必须对他感恩戴德云云,也许下了许多诺言,只不过对于他的话,庞骏基本都不会相信,至于常常与杨晟在一块的长公主杨楚玉,则是回到自己的府邸,并没有出现。

    庞骏与府中的女眷还有下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大年三十之后,参加了年初一的大朝会。

    正月初一这一天,天子杨绍,换上了崭新的龙袍,接受衣着光鲜的百官朝贺,同时还要接见远方属国或者邻国的使节使臣朝拜,天京城的中央大道上,车辚辚,马萧萧,冠盖相望,钟鼓喧天,丝竹震耳,各方朝拜之后便是大摆宴席,筵席纷陈,长达数里,用于款待文武百官和四方使臣,天子举起黄金镶嵌珠宝特制的“金瓯永固杯”。,向所有的人敬一杯酒,寓意江山永固。

    宴会过后,天子在天下大臣使节的见证下,进行明窗开笔大典,在上朝的正殿,开笔濡染翰墨,先用朱笔书字再用墨笔,写吉祥贺语,祈求一岁政通人和,风调雨顺。

    第二天下午时分,有人前来长宁侯府拜访,是白面无须中年男人,是个太监,庞骏认出来,是那位南贵妃的心腹太监,他向庞骏说道:“长宁侯爷,我家主人有请”。庞骏暗暗谈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

    换过衣物后,庞骏依旧坐上了那辆没有窗口的马车,约莫半个时辰,庞骏又一次来到那个他与南湘舞见面的那个山谷院落,也再一次见到了那位妖媚无双的南贵妃。

    此时乃是隆冬季节,外面虽然冷,但熊熊燃烧的炭炉却使得室内温暖如春,大晋朝贵妃南湘舞,身着玄貂裘袍,肩上是猩红的火狐披肩,胸前脖颈下方却是没有其他衣物,上身那丰满的胸部直似裂衣而出,非常夺人眼球,满头秀发挽成一束宝髻,上面环绕着几串夺目的珍珠,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微微上扬,好一位惹火之极的妖艳尤物。

    南贵妃看到庞骏之后,声音娇嗲地说道:“一年没见,小鬼头倒是长高一点,皮肤倒没有以前白皙了,怕是在辽东吃了不少苦头吧?”。声音好生美妙动听,听得庞骏浑身一阵酥软,心头火热。

    “刘骏多谢娘娘的关心,托娘娘的福,这一年,刘骏过得十分充实,工作还算是勤勤恳恳,不敢有所懈怠,松州的百姓也还算安居乐业”。庞骏收拾心神,恭敬地回应道。

    “呵呵,如果你这还叫勤勤恳恳,那大晋就没有比你做得更好的刺史了,来,这个地方冬天的景色别有一番滋味,陪本宫逛逛”。南湘舞这时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腰肢,让那对丰硕而坚挺的巨乳更加突出,让庞骏看得有些口渴的感觉。

    她很满意庞骏的表现,娇媚一笑,像是挑逗一般地问他道:“怎么样?好看吗?想不想摸一摸?看看是本宫的大还是你家姬妾的大?”。

    “微臣不敢冒犯亵渎天颜,还望娘娘恕罪”。庞骏连忙低下头说道,按照他的感觉,在他所有见过的女人当中,当数南湘舞与柳德米拉的奶子最大,至于谁大一点,真的不好说,只不过罗刹女大公身材高大,骨架也比一般中原人要大得多,而南湘舞是的的确确的典型中原女人骨架,但是胸部却是与柳德米拉相差无几,主要是柳德米拉的腰部比较粗,而眼前的美熟妇是江南女子,腰肢更加细,所以使得本就丰硕的胸部和臀部更具有冲击力。

    “哼哼,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本宫的抹胸还有亵裤,现在都被你亵渎成什么样子了?”。南湘舞媚笑着,一双水汪汪的妙目看着庞骏说道,“走吧,此处寒冷潮湿,瀑布水潭旁边,一到冬天,就有冰挂雾凇,闪亮耀眼,是不可多得的美景,陪本宫去看看”。

    南湘舞在前,庞骏在后,二人来到了室外的寒潭边上,此处的寒潭岸边,铺满了鹅卵石,水面波光粼粼,岸边的树枝都挂满了冰挂,美不胜收,南湘舞这时向庞骏伸出一只玉手,俏生生地说道:“刘卿,你扶着本宫,走一走这潭岸,看看这风景,本宫有赏”。

    “刘骏不敢逾越”。庞骏连忙低下头说道。

    “本宫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敢不答应?”。南湘舞略带愠怒地说道,“拿本宫的抹胸和亵裤的时候又那么勤快?现在就让你扶着本宫都推三阻四?”。

    刘骏眼见如此,明知道南湘舞这是在装模作样,也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道:“刘骏谨遵娘娘吩咐,娘娘当心”。说完,便牵着南湘舞的玉手,半搀扶着美妇人开始行走在寒潭岸边。

    南湘舞的玉手纤纤,柔若无骨,细腻白嫩,握住的时候暖乎乎的,像是拿着一块温香软玉一样,她看着有些战战兢兢的庞骏,心中有些好笑,便开口问道:“本宫之前听陛下说,你刘骏在松州,一年就做了好几件天下的刺史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出一件的大事,屠灭了松州的祖氏一家,又杀退了一大群东瀛人,手上早已经沾满了鲜血,按道理,你应该是一个杀伐果断的枭雄了,怎么就这么害怕握住本宫的手,本宫又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你为何又战战兢兢的呢?再说,你上任松州刺史之前不也是挺大胆的吗?都用嘴巴来舔本宫的那里了,嘻嘻,怎么现在越活越胆小了”。

    “那是因为高处不胜寒,臣只有十七岁,家里还有姬妾父母,必须要谨慎,至于无论是东瀛人还是祖氏叛乱者,都是敌人,大晋的敌人,臣认为,杀敌,就应该毫不手软,除恶务尽,但娘娘不同,娘娘不仅不是敌人,而且艳冠天京,更是皇室贵胄,臣战战兢兢,便是因为生怕亵渎娘娘天颜”。庞骏拍马屁地说道。

    “咯咯咯咯咯,就你嘴甜,靠过来,本宫赏你的”。说完,南湘舞也不理会庞骏的反应,欺身上前,在庞骏的右边腮帮子亲了一口,顿时让庞骏有些害怕地向四周看去,生怕被其他人看到。

    看到庞骏那谨小慎微的样子,南湘舞就更加乐不可支了:“咯咯咯咯咯,你这个样子太有趣了,像是一个偷情的小男孩一样,这才像是你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反应,连赵王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不会像你之前那么老成,好久没有这么让本宫开心过了”。

    “赵王殿下英明神武,南尚书年富力强,娘娘又深得陛下宠爱,宫里面还有小南妃娘娘的陪伴,自己的孩子出色,高堂康健,还有贴心的晚辈在身边,贵妃娘娘应该一直都是相当开心才是,不对吗?”。庞骏不动声色地说道。

    “哼,”。听到庞骏的话,南湘舞敛起了笑容,冷哼一声道:“与你所说的一样,高处不胜寒,有的时候,本宫也挺羡慕皇后娘娘,无事一身轻,两位公主也嫁人了,她每天就躲在宫里面,刺绣,读书,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出来露一下脸,恐怕整个皇宫里面,皇后娘娘是最逍遥自在的了”。

    庞骏沉默不言,他大概知道情况,但事涉禁宫内容,他也不会自作聪明追问下去,赵王想当太子,南贵妃却自己另有打算,至于宫中的另外一位小南妃娘娘,好像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所以南湘舞才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慨。

    二人又在山谷之中逛了两刻钟,南湘舞才对庞骏说道:“老了老了,走了这么一小会,本宫就有些乏了,我们回去吧”。

    庞骏点点头道:“臣,遵旨”。

    回到别院时,已经是申时五刻,此时别院中已经准备好晚饭,在南湘舞的要求下,庞骏也只好留下来,与她一起用餐。

    用餐之时,当然少不了的就是酒,浙州本来就是天下闻名的黄酒出产地,身为浙州人的南湘舞非常喜欢喝黄酒,菜没有吃多少,那瓶浙州的女儿红就被她喝掉了一半,此时的她似醉非醉,玉靥艳比花娇,红晕恍若天边灿烂绚丽的火烧云似的美艳动人。

    她像是开玩笑一样向庞骏问道:“长宁侯,本宫问你,算上你见过的所有女人,最漂亮的女人,是谁?”。

    若论庞骏所见过最美艳动人的女人,莫过于现在身处辛州的未婚妻韦望舒,但庞骏不能如实说出来,只要笑着说道:“恕臣僭越,当然是数贵妃娘娘莫属,贵妃娘娘艳冠天京,臣虽然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绝色美人,但通通都比不上贵妃娘娘”。

    “哈哈哈哈,你个小鬼头,怪不得有那么多房姬妾,你这张嘴啊,是抹了蜜糖啊,不知道哄骗了多少的女人了,”。她指着庞骏笑着说道,接着,突然站了起来,转了一个圈,坐在了床榻之上,目光妖媚而迷离地看着庞骏说道,“不过本宫也很好奇,你这张嘴到底有多甜,能让本宫尝尝吗?”。


如果您喜欢,请把《逆伦皇者》,方便以后阅读逆伦皇者【逆伦皇者】(150-15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伦皇者【逆伦皇者】(150-152)并对逆伦皇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