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器

第五十一节;惨烈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小秒哥 本章:第五十一节;惨烈

    两卫联合人马,进了仪仗司,最后一个人也没活着出来,凉风拂过那安静的仪仗司总部,就像一头噬人的野兽盘伏在那低声咆哮。

    陈凯面色森冷看着这一切,他快癫狂了,为什么,为什么自从方苦的出现,这一切的一切都变了样。

    他是天之骄子,出自名门望族,自幼饱读兵书,少时又勤练武艺,不靠家族势力,得到燕王府二世子朱熙青睐,执掌赤虎卫,可谓少年得志,平步青云。按照他的构想,只要在过三年,自己成长到一定程度,燕王定当有所赏识,到时候外调镇守一方,数年之后,成就一番伟业也不是不可,而现在这一切,全被一个人的出现而破坏,这个人就是方苦。

    两次失利的打击对他不可谓不深,陈凯脑海一片混乱,大手一挥,身后赤虎卫爆发出一阵骚动,而就在这时让所有人不敢置信的一幕上演了,一向空荡荡的仪仗司大门口,鱼贯而出众人人马,随后以一种惊艳的速度聚集成阵,当守一人正是马武才,只见他手持银枪,一袭白色铠甲,整装肃容,一身杀气蓬勃而发,双眼如鹰集,死死盯着对面血狼、赤虎两卫。

    面对燕王府或者说整个北平城战力最强的两大军卫,马武才没有一丝害怕,畏惧,拥有更多的或许说是一种兴奋,一种迫不及待,在他的骨子里,无数激情等待着爆发,他想体会,体验方苦所说的厮杀,那是他向往已久的感觉。

    对于他这种近乎病态的心理,方苦曾经醉酒有言,此子,天生虎狼!

    三百名仪仗司侍卫,整整三百名,近乎仪仗司全部实力,现在被方苦一股脑拿出来全部投放。

    凉亭内,朱熙看到方苦这手“庸招”抚掌狂笑道“我还道他方苦有何能耐,不过一介莽夫而已,先前小赢一局,真拿自己行了,现在胆敢出来受死,哈哈~”

    朱棣笑而不语,朝身后侍立的马三保勾勾手指问道“三保,依你所看,此战如何。”

    “仪仗司必败!”马三保斩钉截铁说道,朱熙闻言更是放声大笑,朱婉、朱治脸色相继黯然下去,唯独那四世子望着仪仗司侍卫整齐的阵列,若有所思。“不过血狼、赤虎两卫,胜的不会轻松。”马三保有些烦朱熙那吵闹的嗓子,淡淡撇了他一眼说道,让朱熙脸色好像吃了一只绿头苍蝇般,很是难堪。

    站起身,向前走上一步,朱棣双手负立在身后,望着仪仗司那边整齐的阵列,和席卷而来的阵阵杀气,他发现当初听从老僧的建议,帮方苦拦住各大家族传来的压力,是种正确的选择。试问天下能有几个人,将曾经一群纨绔,短短三个月训练成一群嗷嗷叫的狼崽子,这个方苦,有点意思。

    仪仗司总部内,方苦一个人坐在石凳上小口饮着酒,听着外面传来阵阵骚动声,他明白这次放仪仗司这么多人出去,最后回来的或许只有一半,在或者全军覆没。但是这都无所谓,他主要的目的在于让这些从没经历过死亡,没经历过厮杀的仪仗司成员没好好感受下战场上的法则,不然没有上过战场的菜鸟,就算方苦调教的在好,也没有出头的那一天。

    两军对垒,马武才狠狠将手中银枪插在地上,朗声叫喊道“仪仗司,永不言败,荣耀!荣耀!荣耀!”

    身后三百同袍跟着齐声大吼“仪仗司,死战不退,荣耀!荣耀!荣耀!”

    震天怒吼,宣泄着疯涌杀气,马武才谨遵方苦教诲,深知身先士卒,战士当视死如归,长枪一挑,在半空中划过几道绚烂枪花,脚下运起方苦所教的“八步赶蝉”轻功,带着三百嗷嗷叫的仪仗司侍卫,主动朝赤虎‘血狼两卫杀去。

    “不知死活!”陈凯面无表情看着马武才杀来,长剑遥指,身后赤虎卫顿时各个骚动起来,在陈凯大吼一声“进攻”四百赤虎卫,没有丝毫胆怯,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嗜血的兴奋,朝仪仗司迎了上去。

    而朱刚烈,原本并不想搀和进去,这时他的眼光楸到凉亭内,当见到朱棣朝他满含深意的点点头,看了眼场上刚一接触,立马贴身肉搏起来的仪仗司和赤虎卫,无奈的摇摇头,让连续两日养精蓄锐的血狼卫,开始发起冲锋。

    一鼓作气势如虎,马武才率先冲到敌人阵列中,话说此子自从洗心革面,跟随着方苦这个变态,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好像**碰在一起,方苦将当年彭星,任平生教他的列如八步赶蝉,真武荡魔剑,大天罡三十六路擒拿手,悉数教给了马武才,虽然马武才在短短一个多月并没有办法完全精通,但是耐不住他什么都会点。

    比如这一个真武荡魔剑的横扫乾坤,将四名手持长枪的赤虎卫打到,从后面扑出三名手持盾牌的刀盾兵,马武才立马运起八步赶蝉,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空中借力,全身力道灌入枪尖,就好像当初萧彪化名刀疤,教训马武才几人一般,粪叉犹如擎天霹雳射出,而这时的马武才比起萧彪自然有些距离,但是这一枪,也颇有几分看头,既然连续穿过两人身体,来了个一枪双雕。

    这马武才忽然暴起使用杀招,原本还有些留手的赤虎、血狼两卫顿时杀红了双眼,双方紧紧纠缠在一起,这时候战阵在也起不了作用,唯一的只能靠自身武勇。而就在这一刻,场上惨叫越来越凄厉,断手断脚随意散落在地上,干净的地面被鲜血染红一片,不时有人重重倒在血泊上,凉亭之上不断有人请求燕王下令阻止这场死斗,奈何朱棣没有出声,只是双眼紧紧盯着战场上。

    战场上一角,因为人数上的悬殊,常常都是三五个赤虎、血狼卫,围攻一个仪仗司侍卫,就像现在三名赤虎卫将一名仪仗司侍卫团团围住,当那名赤虎卫残忍的将手中长枪贯穿仪仗司侍卫胸口,仰天发出疯狂大笑,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名仪仗司侍卫紧紧拽住胸口长枪,深吸一口气,狂吼出来,双腿重重一蹬地,任由枪口透体而出,将自己藏在腰间上的匕首狠狠捅在那赤虎卫脖子上。旁边赤虎卫的人反应过来,一刀将那仪仗司侍卫双手砍断,痛的脸上青筋盘起,那仪仗司侍卫如猛虎般向砍他那人扑去,双眼血红张开嘴就咬下去,当另一名血狼卫将他脑袋砍掉,救下那名赤虎卫,才发现那名赤虎卫既然被硬生生咬死,而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嘴角还残留着一块肉末。

    场上无时无刻不出现这样的场景,方苦说的很对,在战场上没有怜悯,你只有杀,拼命的杀,当你发现最后杀无可杀,你就是那幸存者之一。

    战斗,请弱者走开!

    仪仗司每死一个人,只要不是被砍掉脑袋,至少也要拉上一个陪葬,他们的招式没有一点章法可寻,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其凶悍程度,震惊了包括一直对仪仗司存在轻蔑的朱熙、陈凯一众。

    当马武才将手中长枪抛向半空,用脚尖踢向长枪,令枪头从自己肩膀处穿过,将紧紧在他身后抱住他的那名血狼卫杀死,他的脚下,十几具死相难看的尸体,散发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马武才望望身后,自己这边三百弟兄,只有几十人勉强相互扶持站在他的身后。将肩膀上银枪一把抽出,鲜血狂飙,马武才脸上不但没有一丝失血后的惨白,倒向吃了大补药般,脸色越加红润起来,手中银枪高举,狂吼道“仪仗司,马武才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仪仗司在此,何人敢与之匹敌!”站在马武才身后,大约三四十人,相互勾肩在一起,向前踏上一步,嘶声狂喊道,配合他们人人血染征袍,脸上挂着疯狂的狰狞,虽然那边赤虎,血狼两卫加起来总计差不多还剩余三四百人,但以一敌十又如何。

    三百多名两卫联合军,既然被马武才和他身后仪仗司侍卫连番狂吼,吓得齐齐后退一步,当场,凉亭内朱熙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血狼意志,永不言败,杀,杀,杀!”朱刚烈爆吼一声,这个人他丢不起,自己这边出兵五百人,现在死的只剩下两百左右,他这个将军真的伤不起啊,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己手下完全是科班子出身,算是玩不转方苦那些野路子,这哪是决战啊,就好像血狼卫是整个仪仗司的杀父夺妻仇人般,有这么恨么?只要还留着一口气,仪仗司的人就要拉着一个垫背,多少血狼卫,多少赤虎卫,不是死在敌人的刀刃上,而是硬生生死在敌人的牙口上。

    “赤虎卫,杀!杀!杀!”陈凯抽出腰间宝剑,剑指苍穹,大声吼道,一时间赤虎卫士气大增,陈凯就要发出进攻号角,一道黑影狠狠掠过长空,倒刺在地上,令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

    (ps;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


如果您喜欢,请把《国器》,方便以后阅读国器第五十一节;惨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国器第五十一节;惨烈并对国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