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大人找上门

231 大结局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风黎儿 本章:231 大结局

    陆然交代好所有他未做完的工作,以及无名做好准备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然后驾驶着一辆直升机出发了。

    本来宿泱也打算跟着一起去,但无名说,安晴的煞气太重,所到之处,几乎没有生命可以活下去,再加上,宿泱现在也只是常人一个,还是不要跟着犯险的好。宿泱没办法,只得答应,临行前,他跟陆然说,把安晴带回来。

    当时陆然只是笑了一下,没有给任何应答。只因他也不知道,未来,究竟是生是死。

    本是打算停在安晴所在的谷底的山顶,这样方便陆然下到谷底,也可将破坏性毁坏降到最低。

    但是,直升机还在空中时,天色渐亮,就好似突然的一瞬间,太阳自海平面跃出。陆然呆在驾驶室里,就看到那几座高山包围的地方,那个山口,好似有什么东西被冲破,发出刺眼的亮光——大概,大概就是无名所说,他设的结界吧。

    也就是说,陆然心里一沉,安晴已经冲破那个结界了?

    他刚这么一想,就看到一道人影从山口里飞了出来,距离有些远,陆然看不清她的样貌,但是,他却清楚,一个寻常人,哪里有这样的本事!

    陆然隐约看到那道人影落在山脚处,他有一瞬的慌张,然后降落。

    降落的过程中,陆然一直看着下方,看到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景象——真如无名所说,安晴所到之处,没有生命能活下去……

    可,又岂止是她所到之处啊?

    分明是以她为圆心,仿佛有生化武器蔓延出去,方圆一里以内,所有的动植物一波接着一波枯萎死去。

    郁郁葱葱的树林山林,在眨眼间,变成死亡地狱,即使他还在半空中,也好似能感受到死亡的糜烂气息,阴风阵阵,恶臭熏天。

    陆然降落到地面的时候,安晴还在前进,似乎漫无目的,而被她一身煞气所破坏的范围还在逐渐扩大,好在,她看起来行动缓慢,且有些僵硬,才不至于将这片土地大面积的变成修罗之场。

    从机上下来,陆然的第一反应就是掩住口鼻,那样的恶臭几乎熏得他作呕。他也才明白,为何无名会说不杀死安晴,她就会祸害整个世界……

    陆然目光微微一沉,透着悲凉,大漠般的苍茫!

    果然,只有死了么?

    他想起自己的使命,强自振作起来,想着安晴的方向追去。

    离安晴大概还有十来米远距离时,安晴似是察觉到有什么生命物体在活动,就转过头去,只是,动作相当迟缓僵硬,等她转过身看清那个物体时,陆然离她不过三五米的距离了。

    陆然这才看清,安晴一头黑发尽变成银河星光,那一头飘飘银发,刺痛着他的眼,而那张俏丽明媚的容颜,变得苍白不堪,那双他爱极了的清澈眼眸,如大海般沉静的眼眸,变得麻木空洞,好像她眼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就像,瞎了一样。

    他还在沉痛之中,安晴却已经确定了眼前还有一个活的生命体,他竟然还没死!竟然还敢挑衅自己!这让她非常恼怒!她不由分说,小嘴一张,一团巨大火球自口中喷出,势要将陆然烧成灰一般!

    陆然这才猛然意思到危险,才反应过来这个安晴,已经不是个还有灵魂的安晴了。

    火球扑向自己,陆然下意识地躲闪,情不自禁地喊出来,“安晴,我是陆然!安晴……”

    突然听到这个人声嘶力竭地在喊着什么,安晴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眼睛不眨,但苍白的容颜却变得天真无辜,好似刚才造成毁灭性破坏的人不是她一般。

    见她不再喷火,陆然心下一松,但是,也不敢轻易往前走,免得再触怒她。但是就站在这儿,又似乎于是无补……

    他张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见安晴朝自己走过来,步子有点笨重,很是僵硬,但是看着,好像有点可爱。

    好一会儿时间过去了,安晴才走到陆然面前,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一脸困惑不解,“你,刚,才,说,什,么?”不知是为什么,她变得不太会说话,每讲一个字,都要停顿一会儿,才能继续说下一个字。

    陆然心底暗暗吐气,他尽量放柔和了声音,“安晴,我是陆然,你记得吗?认出我了吗?”

    “安,晴?陆,然?什,么,东,西?”安晴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没有一丝情绪,眉头微微皱着。

    “安晴是你,取,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之意。我是陆然,爱你的陆然,你爱的陆然。”

    “你?我?爱?”安晴更困惑了,眼睛也皱着,好像在努力回想着什么,但是想了好久,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你,是,什,么,东,西?我,是,什,么,东,西?爱,是,什,么,东,西?”

    陆然有点哭笑不得,但是,她肯跟自己交谈,不再喷火,已经是很好的征兆了,不是吗?

    “安晴,你能想起过去吗?或者,我要怎样做,才能帮你想起过去?”陆然问道,心里却也明白,她估计是回答不了自己。但是,现在的情况,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她并没有做什么事伤害谁,只不过是因为她自己也不想要的一股怨气,才毁坏了那些生命,但是,叫他如何下手去杀她……

    别说她是他爱的人,就算换做一个陌生人,在她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时,他也是下不了手的啊……

    他现在,只想着能不能让她想起什么,想起自己是谁,她或许,就不会再错下去了……

    “过,去?”安晴眉毛皱着,眼睛微眯着,小嘴嘟着,怎么看,都是个纯洁可爱的少女模样。“什,么,东,西?”

    陆然心中一叹,这样下去,真的没法交流啊……

    突然间,那把青铜剑明晃晃地出现在陆然手上,陆然一惊,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手,他的举动引起了安晴的注意,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那柄剑,就想起昨夜,正是这把剑让自己吃亏受伤,还被关在那个黑漆漆的地方出不去!

    顿时,安晴双目暴睁,眼里闪着熊熊怒火,张嘴就喷出巨大的火球。

    仿佛置身火炉,滚烫的炙热灼烧着陆然,陆然大惊之下,手不受控制,或者说被剑指引,拿起剑挡在自己身前,火球被挡了回去,扑向安晴。

    陆然见此情形,又担心着安晴,情不自禁地就要扔了那把剑,谁知那把剑就像长在自己手上了,怎么也扔不掉,顶多不过移开,没有挡在自己身前。

    与此同时,陆然伸出手去拉安晴,想要拉她躲开火球。

    本来,以安晴现在的本事,陆然一普通凡人,如何能比得过她的速度……但是,或许是剑的威力,或许是无名的本事转嫁到他身上,他竟然拉住了安晴,躲开了火球。

    此时的安晴,虽不知人事,但还是明白,陆然救了她一次。

    她看着陆然,眼里满是困惑和好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但是,目光流转间,她又看到陆然手上拿着剑,顿时怒火又起!原来这个可恶的能伤害她的东西是他的!

    火球又自口中喷出,不是扑向那把剑,而是陆然。

    陆然的脸据她不过寸余的距离,如果火球吞噬了他,必定是烧成灰。

    感受到安晴的怒气之时,陆然下意识地就要松手躲闪,但是,或许是心的指引,他不肯再放手……

    哪怕大火将他吞噬,也不肯再放手……

    火球刚出口,青铜剑已自发地爆发出一个巨大的光晕空间,就像是结界,将陆然和剑身保护在这个结界之内,刚出口的火球自然是被光晕弹开,直接打回向安晴。

    陆然大惊,立刻拉扯着安晴想要躲开那个火球,而自己也闪身过去,似乎想要挡住安晴身前,以身阻挡火球。

    有结界保护自己,陆然根本不会受伤,又何况那火球几乎是刚才安晴口中喷出来就又反噬她,陆然速度再快,也比不过这毫厘距离。

    安晴被烧伤了一点,但是没有太多的愤怒,而是震惊,她震惊地看着陆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牺牲他自己来保护她……

    对于陆然刚才的行为,无名似乎也很是不满,剑身发出嗡嗡的响声,以作抗议。

    陆然依然紧紧抱着安晴,眼里满是沉痛,却又似有种解脱的释然。

    他张嘴,声音暗哑,“安晴,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活着,我们还相爱,但我却不能给你在一起的承诺,唯愿,死能同穴。”

    “你若不在,我必不苟且。”他轻声地说。

    安晴微微睁大眼睛,那双麻木空洞而漆黑的发亮的眼眸,似乎有了一丝情绪,好似难过,好似悲伤,又好似还有些,浅浅的幸福……

    清浅的笑容漾在陆然唇边,他头往前倾,吻上安晴微张的嘴,唇齿交融,几度缠-绵,好似醉生欲死。

    时光好似都静止在那一刻。

    陆然单手紧紧抱着安晴,另一只拿着剑的手伸向安晴背后,在她毫无察觉之时,猛地刺进她的后背,一直往下刺进去,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你若不在,我必不苟且……

    你若死,我陪着你……

    剧烈的刺痛传来,安晴突然睁开眼睛,对上陆然的双眼,那是一双如江南烟雨般温润的黑眸,温情缱绻,眷恋不舍。

    往日如风,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那年的秋天,秋光正盛,她站在湖畔柳树下,远远看着被新老学子包围着的年轻男子,他容颜英俊,笑容温和浅淡,极为耐心地听着学子们的崇拜,耐心细致地解答着他们的疑惑,但是,她却看出,他清润幽深的黑眸中,藏着浅浅的不耐烦。

    多么虚伪的人啊!她当时想,明明是个冷漠的人,却要装成一个温文尔雅的好师兄。

    多么可怜的人啊!她又这么想,明明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却也有不得不妥协的无奈!

    好吧,姑且就让她当一回解救他的圣母吧!

    他看到她向自己这边走来;

    她也看到他隐隐期待着自己向他走去。

    那一日,日光明媚,天蓝云白,她拨开层层人群,站到他面前,姿态飞扬,地霸道告白,“陆然,我叫安晴,你记住了,我喜欢你,在我放弃你之前,你不可以接受任何女生!绝对不可以哦!”

    她看到他眼中的愕然,也看到,他眼中浓浓的笑意,温情缱绻。

    “陆然……”

    所有记忆全都涌入脑中,那些她曾经以为是生死也跨不过的鸿沟,那些爱恨,在这一刻,也都烟消云散。

    她只知道,安晴和陆然,生死相随!

    陆然眼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安晴,我爱你,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生生死死,不离不弃。”

    “陆然,我爱你,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生生死死,不离不弃。”安晴亦说道。眼里噙着泪水,噙着幸福的笑意。

    额头相抵,鼻尖相触,紧紧相拥。

    双眸望着彼此,享受难得的一刻,最后的一刻,幸福。

    安晴背后,刺入剑的伤口,有黑色气体溢出,很浅很浅,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黑气慢慢溢出,消失在大气之中。

    时间缓缓流淌,黑气完全消失。

    太阳早已跃至山头,红霞满天,天空晴朗。却不知为什么,有云遮住了太阳,这地处南国的山峦之处,忽然下起了大雪,鹅毛柳絮般,精灵飞舞。

    安晴容色已经苍白地几乎透明,看到雪花在身边飞舞,露出纯真的笑容,眼里有惊喜,她伸手接住几片雪花,轻声低吟,“陆然你看,下雪了。”

    陆然声音越来越低,笑容越来越浅,“我终于陪你看了一次雪了。安晴,我好累,我先睡会儿,雪停了,你再叫我。”

    安晴掌心的雪花已经融成水,她抱着陆然,轻声说,“我也好累,我们一起睡吧,或许醒来的时候,已被冰雪覆盖。”

    大雪,一直下着。

    安晴和陆然躺在雪地里,安然而睡,身上的雪花,仿似一床雪白的绒被,盖在他们身上。

    刺穿了他们的那把剑,也不知何时就消失了。

    唯有他们身下,那一滩被染红的雪花,才证明那把剑,曾经存在过。

    ——

    2xxx年4月9日    天气晴

    我好像睡了很久,一直有人在身边叫我的名字,好像想叫我起床,不过我好困好累,不想睁眼,也不想理人,就一直睡下去了,直到这一天,不知发生什么事了,我突然有种被电到的感觉,又好像是有人在敲门,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有很熟悉。

    什么时候还有过这种感觉呢?

    我突然想起,那年怀着小夕的时候,好像有过这种感觉,我还记得当时,我都快吓傻了……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睡意全无,突然就睁开眼。

    我睡得太久,突然的光亮让我眼睛很不适应,又闭上了眼睛,适应了一会儿,眼睛睁开一点点,反复好几次,我才适应了光亮。

    我看着周围一片白,还看到身边有许多仪器。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苦笑了,我又进医院了。

    冷静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地府也有医院?

    那,那部太明显的胎动,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陆然呢?他在哪儿?

    我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就看到有人过来了,穿着白大褂,好像是我认识的人,叫,叫上官静琬。她后边还跟着一个我认识的人,是宿泱。

    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宿泱见我醒来的惊喜,也看到上官静琬眼里有泪意。

    我当时想,其实,我跟她好像不太熟吧。

    上官静琬给我做完检查后,说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孩子也很健康。

    我睡了那么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

    上官静琬笑着对我说,“是的,你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五个月?

    我算了下,五个月前,那不就是我被方部长下药的那一次吗?我记得后来我还来过一次例假的,怎么就会怀孕了呢?

    不过,我已经看到隆起的肚皮,手就不由自主地摸着肚皮,小家伙大概感觉到妈妈在抚摸他,很配合地又动了一次。

    我笑了,我们又有孩子了,真好。

    5月5日    天气晴

    今天我出院了,秦沐和宿泱,还有君洄都来接我出院了。

    宿泱说,西西也想来接我出院的,不过她现在还在上学,老师不给请假,所以没有来。

    我没想到,君洄真的去拍秦沐的戏了,还是男一号。不过电影还没上映,君洄还算不得什么明星,所以来接我出院的时候,也不像那些大明星需要戴口罩戴墨镜。

    好笑的是,秦沐是在医院外面等我,他好像有点怕静琬,不敢跟她正面相碰。

    回到家中,看到熟悉的一切,才真的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看到墙上西西的照片,我笑了,跟她笑得一样灿烂:活着,真好!

    5月19日     天气雨

    早上出门的时候,太阳还烈着,走到半路,就下起了大雨。

    五月的天,真善变。

    不过有子枫陪着,无论何时何地,都感觉像是艳阳天,谁让她总是笑得像朵向日葵一样呢。

    今天,是打算去陈主任家的,也早早给子枫打了电话,让她赶回来了。

    因为爸爸跟我说过,陈主任和妈妈是姐弟,他是我舅舅,爸爸叫我有机会,去认亲,免得妈妈遗憾,舅舅也遗憾。

    去到舅舅家,讲明了一切之后,舅舅自然很高兴,高兴地都哭了,舅妈好像有种释然的表情。后来子枫告诉我,舅舅一直珍藏着妈妈的照片,却从来不肯说那到底是谁,所以舅妈已经吃了二十年的醋了。

    5月30日    天气晴

    趁我现在还走得动的时候,我打算去看看唐琼,也就是陆然的妈妈。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有些事,似乎都看得淡了。

    何况,她毕竟是陆然的妈妈,她又年纪大了,还在监狱里呆着,去看看她,无论她能不能释然,也不论她能不能接受,我得告诉她,她有孙子了,虽然她孙子的妈妈是我,她不接受,事实也是这样。

    去见了唐琼之后,算是出乎意料吧,她并没有太抗拒我,看到我大着肚子,她竟然,还是有些高兴的。

    或许是在监狱里呆的久了,许多事她也看淡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她也不再纠缠过去了,还告诉我陆家有个祖传的镯子,放在什么什么地方,叫我有机会去拿了,就算我不肯戴,将来也是要传给我儿媳妇的。

    6月9日     天气雨

    这一天,实在不算什么好日子。

    早晨刚起来,就接到监狱的电话,说唐琼去世了,是在睡梦中走的。

    傍晚的时候,医院传来消息,方洁去世了,走的很平静。

    我想,这对她们来说,都是解脱吧。

    7月13日     天气阴

    我去看小夕和石头了,宿泱陪我一起去的。

    他跟我说,他打算去旅行。

    我想,这样也挺好的。

    8月5日     天气晴

    快到预产期了,上官静琬建议我早点进医院保胎,毕竟我的身体受过重创,还是呆在医院比较安全。

    8月10日     天气晴

    刘哲跟李妍来看我了,刘哲说,他要当孩子的干爹,我很遗憾地告诉他,我的孩子已经有好干妈了,如果他要当干爹,岂不是要娶了孩子的干妈?

    李妍并没有介意我的玩笑,反而笑得很欢乐。

    我看着她的笑容,越发觉得她跟思思长得很像,尤其这神韵,这笑容……

    虽然,她比思思漂亮了许多。毕竟,人家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嘛。

    不过,我发现了件奇怪的事。

    无论是之前住院,还是现在进医院保胎,思思来看了我好多次,有两三次,都是她前脚刚走,刘哲后脚就来了。

    就跟秦沐和静琬的情况很像,好像是约定好了,不能碰面。

    哦,对了,忘了记一件事。

    之前那个病毒工程的案子破了以后,许多高层领导落马,其中就包括这个省的一位副省长,那位副省长落马之后,刘哲就调过去接替他的位子,这也是他会常来看我的原因之一。

    不过我听说,刘哲跟卫大哥似乎面和心不合,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性格的原因,导致政见不同而已。

    8月20日     天气晴

    自从我醒过来,就没再见过原茵,听说她常年在外出任务,似乎干的不错。不过她爸爸,其实就是原部长啦,很希望她回来,老是在国外出任务,其实很危险。

    不过,我跟她认识这么多年,深知她的性子,就像那首歌唱的,“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她”,又何况发生了伊东的事,她其实很不愿在国内呆着。

    8月31日    天气晴

    今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只是离预产期越来越近了,我,我很紧张。

    ……

    安晴合上日记本,然后看着仍然沉睡的陆然,轻轻叹了口气,她拉起陆然的手,放在肚皮上,“孩子都快出生了,你怎么还不醒啊?”

    她撅撅嘴,“难道你也希望我跟你说一句,‘你再不醒,我就跟宿泱结婚了’,你才肯醒过来吗?”

    安晴看一眼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那是她出院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对婚戒,给自己戴上,给陆然戴上,出院第二天,她就拿了自己的户口本和陆然的户口本去民政局领证了。

    她是一个人去的,民政局的人当然不肯办啦,不过,有苏二哥这个代市长在,她怕什么?

    当然,这件事她是不打算告诉陆然的,免得他觉得放心,更不肯醒过来了。

    哦,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大家。

    她和陆然“死”之后,组织上就发了公告,陆然涉嫌贪污受贿,以致建筑倒塌,数名民工丧生其中,所以被停职调查。

    当然了,组织上都知道陆然其实是无辜的,只因为陆然曾跟刘哲说过,破了病毒工程那个案子后,他再也不会从政了,又因为陆然刚到g市时,在机场泼硫酸的那位大哥百折不挠,永不放弃地一直上诉,这才有了陆然停职调查一事。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安晴回过头,正是上官静琬,脸上却有着不容易在她身上看到的激动。

    “安晴,我终于研制出解药了,陆然有救了。”因着陆然和上官静琬一起跳下飞机那次事,上官静琬就一直觉得陆然的身体有些不对劲,但陆然又一直很忙,根本抽不出时间去做检查。

    那次,他和安晴“死”之后,被送往医院抢救,上官静琬听说之后,也立刻赶到g市医院,也拿到了他的检查报告,各种数据都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可上官静琬依然不放心,或许只是一种直觉。

    直到安晴醒了之后,陆然依然没醒。照理说,安晴比陆然伤得更重,陆然应该比安晴早醒的,这下,上官静琬更确定自己的想法了,又给陆然做了一次最详细的身体检查,终于发现了异常。

    上官静琬发现,陆然的身体中了病毒,做了数据对比之后,才发现跟那个病毒工程研制的病毒很像,但只是九成像,不完全是,何况那些病毒及解药的资料早就被陆远毁了,她只能重新研究,研制解药。

    皇天不负苦心人,几个月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她终于研制出解药了。

    “真的?”安晴惊喜地差点从床边蹦下来!

    上官静琬忙扶着她,“你别激动,小心动了胎气!”

    安晴眉头一皱,“晚了……”

    上官静琬一愣,“什么晚了?”

    安晴看着她,皱着眉头,苦笑着说,“我好像要生了。”

    “啊?!”上官静琬一怔,然后扶好她,立刻叫来医生护士,将安晴推到产房。

    一行人匆匆离去,陆然的病房又恢复了宁静。

    他仍躺在病床上,刚刚放在安晴肚皮上的手指,轻轻一动。

    【全文完】

    全文至此就大结局了,因为某风向来喜欢意犹未尽的结局,所以,停在此处,希望大家理解、喜欢。

    在这里,某风感谢各位读者,感谢你们对如此龟速更新的理解,谢谢!

    但是,因为这个文,某风发现自己的更新速度的确跟不上,所以新文会在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才发,所以发文时间不定,不过到时会在微博及qq上公告的。

    同时,借此机会,某风在这里提前预祝各位读者,新春快乐!在新的一年里,日子红红火火,平平安安,幸福安康,心想事成!

    再见!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长大人找上门》,方便以后阅读首长大人找上门231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长大人找上门231 大结局并对首长大人找上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