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在贞观年间

第二节、『怒之虐杀Ⅰ』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潜行者 本章:第二节、『怒之虐杀Ⅰ』

    ◆◆◆◆◆◆◆◆◆

    ★★★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俺是一个贼》

    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一起看军史频道‖---------------------------------------

    “堂主,最近有一群神秘人物,从太原出发。一路朝西南而来。几乎没有见他们休息过。是不是交待下面注意一下?”一白衣秀士,轻摇着手中的书卷道。你若仔细看,书封上隐隐有着四个大字。贞观江湖。

    被唤咱堂主的是位年约三旬的大汉,相若猴,躯似熊。声如钟。“让他们留意下对方的意图就行了,不得与我轻启事端。违者——杀!”随着杀字的出口。堂主的眼神似警告,似命令的扫了白衣秀士一眼。

    白衣秀士被堂主看得浑身发寒。难道此事堂主已经知道了?心念电转间,急应道:“是。堂主。属下明白。”

    “嗯。去吧。”堂主点头道。

    白衣秀士无声而退。对于这个堂主,每一次见面,他都会做几天的恶梦。非必要,他是尽量不与之有接触。

    “这个人,不可靠。要处理么?”一道冷冷的声音在堂主的身后响起。

    “不必了,他们不用可靠。只要执行我的命令就行。你,只要让我明白他们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就行。其它的,你不用操心。”

    “是。”冷冰冰的声音道。

    *******

    “禀告少爷,最近我们四周出现了许多不明人物,似乎在监视、窥探我们。”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对着一顶巨大的轿子,躬身道

    “由他去。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多远?”轿中传来一道略带疲惫的声音道。

    “回少爷。我们现在已经在华山地界,据我们潜影1此地分舵派来的向导说。如果我们连夜前往,明日一早就可抵达。”

    “今天是第七天了吧?告诉兄弟们,就地驻扎,让分舵派人值守。大家一会吃过东西,就早些休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用理。分舵的兄弟们会搞定。另外,你代我向兄弟们说声‘辛苦’。”轿中人沉吟了一阵吩咐道。

    “是。少爷。要不要属下让分舵派个机灵点的丫头来服伺少奶奶啊?您已经七天没休息了。”年轻人有些担心的问道。

    轿中人轻笑道:“不用了,少奶奶离不开我。你去吧。”过了一会又道:“你等等。让下面的人凡事多忍着点。此次,不比以往,少奶奶耽搁不起。明白了?”

    “是。属下这就传令。”

    ******

    夜。漆黑。无星无月。

    在巨轿一行人的驻扎点的四周零星潜伏着几拨人,多的四五个。少的一二个。

    东侧灌木从中。

    “黄大哥,依你看这群人,到底是来自何方的神圣?从其从太原出发,到此地。日夜不停,还能健步如飞。其功之深,可谓世所罕见。为何屈于轿夫呢?轿中的又是何人?他又有何等……”

    “行了。老弟,你的疑问,也是哥哥我的,你让我如何答你?”被称作黄大哥的人轻笑道。

    “也许老夫能为你们回答一二。”一道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说话的二人耳中。

    “谁?”说话间。二人均是刀剑出鞘,背靠背的搜索着。

    ————————————————潜行者—————77——————————————

    “老夫桂杜林。无意间听到二位的谈话,又逢夜深人静,无心睡眠。便想与二位聊聊。别见怪。”一道白影自树梢飘然而降。

    “桂杜林。白日见鬼。您老是三鬼之一?”说话的二人愣道。

    “呵呵。早年间江湖朋友赐的戏称而已。二位不妨称我一声老桂,或前辈。这应该不会落了你们的辈份吧。”桂杜林笑道。此刻的语音虽然依然有些阴恻恻的,却充满着真诚。

    “前辈客气了。晚辈黄松林。”

    “晚辈权之贵。”

    桂杜林微笑点头道:“看你们刚才的临敌反应,似乎在军中效过力吧?”

    “是的。有些动作成了本能了,想改也改不了。”黄松林尴尬的笑道。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双人或多人应敌,用军中之法,其实更见其功。只是要用得巧妙,用得自然。其中信念最为重要。在用军阵之时无畏者无敌。在武林中使用更是如此。用得好,你们足可以将高你三级的高手困死,而不伤。反之必死。”桂杜林止住黄松林的话道。

    “呃!”黄松林、杜之贵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这些只是战阵中最常用,也最有效的防守架式。却未想过其更深远的运用价值。

    沉思良久之后。黄松林道:“前辈的意思是不是,在战斗。嗯。打斗时,要做到平心静心,不急不燥。浑然忘我,才能发挥军阵在武林争斗的价值?”

    “坚信守住就是胜利。切不可贪功冒进。阵法之精要。没想到用在武林之中,依然有如此威力。”杜之贵喃喃自语道。

    “呵呵。你们两个小子,不错。哈哈……很有悟性。”桂杜林微笑着赞道。“好了,这些要你们俩多研习,对于军阵老夫也不懂。先说巨轿里外的人吧。”

    “嗯。前辈对他们的来历很清楚么?”黄、杜二人道。

    桂杜林摇头道:“不。他们从太原出发。一路急行。而在未到达此地之前,此地的酒乡客棧就曾派人查勘过去绝魂谷的道路及距离。等他们一到,酒乡客棧就将信息送到了他们的手上。再加上那顶大轿子。老夫估计,他们应该是某一隐世世家的人,来此,当是为了找不救救人。”

    “前辈就没想过他们是京中的某个人物?”黄松林不解的问。

    “就那四个轿夫,除了当今圣上,或几位开国大臣。谁敢让他们做轿夫?而最近京中并未传出那位生命,甚至他们的子女都没有。可想而知。这一行人绝非出于朝庭。除非……”桂杜林沉吟道

    “除非什么?”黄、杜二人忙追问道。

    “除非朝中另有一股势力崛起。而且这股势力相当沉潜。近于不活动。”

    “呃。要是这样,谁花钱弄这么个势力啊?”黄、杜二人郁道。

    “呵呵。所以说他们不是来自宫庭,而是某一隐世家族啊。”桂杜林笑道。心中嘀咕道:‘你们岂知皇家子弟之危。不争者,必自保尔。争者,必蓄士。任一选择,势力的建设都是必须的。然这四个轿夫,也非凡人,凭宫中那几位,怕也招纳不了。’

    ——————

    “见鬼兄,我等不管你们所谋者何。只要别碍着在下少奶奶的治病事宜,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自逍遥。若不然,见鬼兄怕是得再经一次弑神坡。话已传到,但凭兄决。嗯。这事请不要外传。我家少爷的命令是不惹事,不怕事。今见兄精神烁然,甚是开怀,多嘴了。”一道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在桂杜林的耳中响起

    “是你。为什么?”桂杜林听到弑魂坡,记起来了,不由用传音入密问道。

    “为什么我会如此有人性,为什么会视你若友?你心中是不是有很多为什么?”来人笑道。

    “是。我还想知道,你较那四个轿夫,谁地位高?”桂杜林直言道。

    来人笑道:“按排位,他们高。但他们几个平时都老老实实的叫我老哥。哈哈……你郁闷去吧。想知道,有什么事,替我家少爷干掉几个蠢货。到时,我就能告诉你了。”

    黄、杜二人见桂杜林突然站在那**,不禁上前道:“前辈,你发现什么了?”

    桂杜林知道二人误以为自已是发现了什么人,遂笑道:“没有,只是偶然想起了一段往事。”

    “你们二人来此,莫非也是想要得到那传说的东西?”桂杜林转移话题道。

    黄松林摇摇头道:“我们兄弟只是喜欢凑个热闹。此次前来也只是想看看,并无获得那东西的想法。”杜之贵也点点头,示意自已也是同等想法。

    桂杜林内心莫名的一松道:“既是如此,那你们记得,任何时候都别与轿中人为敌。”

    “呃……好的,只要他们不招惹我们。”黄、杜二人异口同声的应道。“只是前辈为何突然如此谨慎呢?”

    “这个你们就别管了,老夫不会害你们的。”桂杜林摇头道。

    “桂老鬼,我也有兴趣知道,你为何突然如此谨慎了。莫非与刚才与你传音之人有关?”一道鸭嗓似的声音道。

    “鬼难缠。修浪。”闻言桂杜林脸色一变,沉声道。

    —————————————————ss.—————————————————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


如果您喜欢,请把《流浪在贞观年间》,方便以后阅读流浪在贞观年间第二节、『怒之虐杀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流浪在贞观年间第二节、『怒之虐杀Ⅰ』并对流浪在贞观年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