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

【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zq199433 本章:【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七章

    【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七章。

    作者:zq199433。

    2018/1/26。

    字数:8567字。

    第十七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映射在徐秋曼的身上,露出一对丰满挺拔的裸露着的酥胸,光滑细腻的手臂静静平放在裙摆之间,被撩起一半的裙摆完全无法遮挡住丰腴结实的大腿,连裤袜包裹着的美腿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晶莹的光亮。

    温和的阳光拂过妈妈的面庞,将妈妈脸上的愁容轻轻拭去,一阵阵平稳的鼻息悠悠地回荡在车厢内,浓密的大波浪长发被轻轻撩起一撮。

    王刚满足地感受着妈妈身上成熟女性独有的迷人的芳香,尽管昨天体力消耗巨大,但身侧令人心潮彭拜的体香还是让他早早地醒了过来,下体更是逐渐又恢复了过来。

    家长会上的出丑、停车场里的功亏一篑以及电梯间内的偷袭……直到今天终于得手。

    王刚幸福的如坠梦中,伸手来回在妈妈的丝袜大腿上逡巡着,徐秋曼,这个平时只能万般意淫的名字,在这一刻完完全全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王刚就像恋人般生怕惊醒了对方的美梦,小心翼翼地亲吻着那洁白的脖颈。

    “嗯……”。

    睡梦中的徐秋曼被身后不断传来瘙痒的感觉弄得浑身不自在,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老公每次久别重逢之后的爱抚……亲昵、宠爱……温和的阳光照在脸上有点舒服,妈妈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勐然发现真的有一双大手在自己乳房上搓揉着,脑海中片刻空白之后便被无尽的屈辱填满……一股轻生的念头在脑海中浮现,屈辱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徐老师……你醒啦,昨天伺候得你还舒服吗?”。

    王刚无耻地撩拨着妈妈的秀发。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王刚脸上。

    “……混蛋……我……要。送你去坐……牢……”。

    两行羞愤的眼泪缓缓流出。

    王刚眼疾手快地抓住对方捶打着自己的手臂,一个转身,死死地将妈妈按在了身下。

    “你……要干什么啊?”。

    妈妈小腿乱蹬,手臂怎么也挣不开王刚的掣肘,急地哭喊起来。

    “你想……报警?那就让全江州人一起来看看徐老师的性爱大戏”。

    王刚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一般,语气狠毒坚定。

    没等他说完,妈妈突然伸出一条腿顶在王刚裆部,紧接着拿起一旁的包包、又挥舞着拳头疯狂地捶打着王刚“变态……不要脸……你……你不得好死”。

    一阵吃痛过后,回过神来的王刚捉住妈妈疯狂挥舞着的手臂,互相交叉,腾出一只手直接按在了妈妈头部上方。

    “想想你老公……老婆跟一个高中生偷情……以后在江州还混得下去吗?”。

    “再想想你儿子……”。

    感受到对方的反抗逐渐减弱,王刚继续出言威胁着。

    “你……你先放开”。

    妈妈的眼神由愤怒到绝望,继而又冷静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她没有再多余的反抗,眼看对方又开始上下打量自己裸露的身躯,急忙开口周旋。

    “王刚,你说……你到底要怎么样?你……你昨天晚上已经……”。

    话到嘴边,妈妈鼻子一酸,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我们……都是有家庭的,昨天的事……我……我也不追究了,大家互相忘了好吗?”。

    妈妈尽自己所能地与王刚周旋着。

    阳光一点点把车内照的清晰起来,王刚火热的目光……黝黑赤膊身躯……胸前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都让妈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好……好……”。

    看到美人服软,王刚心都快化了,常年生活在最底层的他对那些礼貌温柔的女子毫无抵抗力,这也是为什么对妈妈如此的痴迷。

    “不过,你还得让我再干三次”。

    “你……休想”。

    “就……三次,完事我保证把视频删了”。

    “你……我……凭什么相信你”。

    自己上身还裸露着,万一有人看到……“昨天……我本来可以射在里面的……而且,视频在我手上……你有的选吗?”。

    “……等一下……我儿子在哪里?”。

    妈妈心里有些动摇。

    “你放心,我的目标是你……你儿子没事”。

    得到确认后的妈妈稍稍松了口气。

    “三次……今天先用一次”。

    稍有松懈的妈妈被重重地按在原地,继而一只粗糙的大手直接将两只手臂按在了上方。

    “……不,你昨晚不是才……”。

    “。啊……”。

    下身一阵毫无征兆的痛楚惹得妈妈不禁仰头长叹,再到去查看时,百褶裙里不断耸动的手臂、王刚猥琐的笑意和阴道内的痛感,一切都表明……“嘿嘿,美人你下面还是那么紧啊,昨天看来没满足你”。

    “唔……不……”。

    两条大腿被分开一道缺口,想要夹紧为时已晚,两根手指微微往里一桶,紧接着顺时针沿着阴道内侧扫刮了一圈,冰凉地触感让妈妈全身一颤,她清晰地感觉到一股液体正慢慢化开,渗透进自己的肉壁。

    “你……你涂了什么?”。

    “催情的……能让你放开一点”。

    王刚贪婪地笑着,手腕处不禁用力,开始抽动起来。

    “你……无……耻……啊……”。

    妈妈脸色潮红,突如其来的高速抽插又让她一瞬间脸色惨白,难受地快要说不出话来。

    “啊……不……不要……在……车里……”。

    “别说话,徐老师,好好享受吧”。

    看着对方在自己指奸之下一张小嘴不断地变化形状,修长的娇躯紧紧绷直,王刚将妈妈的一条丝袜美腿抗到肩上,这样妈妈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

    “徐老师啊……你说你也34了吧,正是需要的时候,其实偷情我也能理解,不过你不要找小孩子,可以来找我嘛”

    “我……没有……”。

    “你老公半个月没回来了吧,别忍了,你就是个荡妇”。

    看着印象中一直澹定自若的美女教师此时满脸通红,赤裸地娇躯随着自己的指奸微微颤抖,脸上尽是屈辱的神色,王刚欣喜若狂,右手一下抽出,三根手指并拢,缓慢地捅了进去。

    “啊……痛……”。

    “好……好痛……拔……出去……快……”。

    妈妈双手被擒,下体强烈的疼痛和屈辱冲击着大脑,架在王刚肩上的丝腿不断地在空中乱蹬着。

    突然间,一阵突兀的声音由远及近,散发着浓重的本地口音。

    正当王刚一时不知所措之间,他却看到徐秋曼比他还要惊恐,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害怕漏出一丝声音,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哀求般看着自己。

    一瞬间了解到了身下女教师的心思。

    “李老太啊……你家儿子这么……出息还跟我们出来做小工?”。

    “什么出息不出息……我这个啊……待在家里也是闷”。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王刚看着妈妈越来越惊恐的神情,以及几乎紧张到僵硬的身躯,这反而使他色心大起,象征性地控制手指又捅了捅。

    “唔……”。

    “求求你,不要……现在……”。

    王刚惊讶地发现对方在被自己强奸的时候都未如此低声下气,不禁意气风发,捉住妈妈两条蜷缩起来的美腿继续抽插起来。

    “这个车……刚才是不是在晃?”。

    “没注意……你老花眼了吧?”。

    “哈哈哈,徐老师,我们玩点刺激的”。

    王刚完全听不懂外边的方言,明显感到对方的阴道不断地剧烈收缩起来,一边欣赏着妈妈惊慌失色的神情,一边慢慢俯下身子,悄悄地把那颗饱满的阴蒂含入了嘴中……“呃……啊……”。

    妈妈情不自禁地漏出一声呻吟,继而飞速地又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车外的交谈让她紧张到一动不敢动、腾出一只手的王刚,安心地趴在妈妈两腿之间,一边爱抚着丝袜美腿的同时一边对着饱满的阴部亲吻、抠挖着。

    两片阴唇在昨天的一番激战之后显得有些敏感,随着柔软的舌头一遍遍扫刮之后渐渐开始慢慢湿润起来,妈妈流泪满面,不住地摇着脑袋,一股股暖流由下身传来,她惊恐地发现自己昨天坚守了一夜的身体竟然在对方舌头的频繁扣关之下慢慢开始有了感觉……“这车……怎么像我那儿媳妇的车?”。

    妈妈的心已经卡到了嗓子眼,而身上的施暴者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急的泪眼横流,一阵捶打无果之后,随着隐隐可以看到几个身影出现在车窗外,心里一凉,双手紧捂住苍白无色的面庞,努力抑制音量,无声地痛哭起来。

    妈妈不停地摇晃着无处躲藏的脑袋,清澈的阳光照射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紧闭的双眼完全无法想象如果被发现,自己的家庭,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是否将不复存在……因为她早已经听出来车外说话的人正是自己的婆婆……王刚望着身下的美熟女原本端庄高贵的面庞紧张到扭曲变形,雪白的贝齿死命咬住下嘴唇,粉嫩的双唇在极度的压抑之下不住地轻颤着,他兴奋地伸出大手变换各种手势在酥胸,丝袜美腿上游移着,一阵阵淫靡的抽插声伴随着对方努力克制着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唔……不……呃……”。哋址发咘頁 4V4v4v.cōm“你那儿媳妇这会儿在二中教书呢”。

    “就是,全村就属你家儿子最出息,能挣钱,又娶了个漂亮老婆”。

    “我的小孙子今年要中考了,李老,回头找你儿媳妇说说……能不能给通通路子……”。

    “好……好……”。

    李老太狐疑地盯着灰蒙蒙的车窗瞧了瞧,没等上前一探究竟之时,又被几个老友拉了回来。

    “快走了,迟到要扣钱的”

    “哈哈哈……刺激吧,徐老师”

    三根手指经验丰富地抽挪抠挖,王刚眼见几个老太越走越远,身下的美人却没有任何反抗,一双丝腿仍紧张地牢牢地盘在自己脑袋上,一时间大喜过望,一圈圈往返抚摸着丝袜包裹着的紧实大腿,一边又抽出自己的手指再狠狠插入,狭窄的阴道内渗出一丝丝粘稠的液体,妈妈的身体几乎完全被王刚的手指支配,双手仍实实捂着小嘴,却怎么也抑制不住一声声低沉悠扬的呻吟声。

    “徐老师,舒服吧……人已经走了,你可以叫了”。

    “唔……不……疼……啊……”。

    “快……拔……出……去”

    妈妈拼命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原始的欲望一点一点开始占据她的身体,在王刚的淫笑声下,一股股闷热潮湿的感觉从小腹传出慢慢扩散全身,随着王刚的不断提速,口中的呻吟声连成一片,原本干涸的抽插声也变成了咕唧咕唧的水声。

    “啊……停……停手……唔……唔……”。

    一双手不断地四处乱抓,皮革制的椅背发出咯咯的响声。

    薄薄的丝袜在阳光下发出晶莹的亮光,两条美腿在空中乱蹬,毫无征兆地突然绷得笔直,紧接着小穴勐烈地抽缩起来,几股悲哀的液体从花心处喷洒而出……被凌辱猥亵的妈妈全身发颤,面对自己的生理反应,羞愧到不敢睁开眼睛。

    “哈哈,装得一本正经,被老子用手就玩到高潮了”

    王刚心满意足地抽出手指,晶莹的液体洒落在连裤袜破碎的裆部,浸染出点点深色的痕迹。

    “该我了吧”。

    阴茎早已涨到顶点的王刚分开两条仍在高潮余韵中颤抖着的丝袜美腿,已然毫无招架之力的妈妈吃力地扭动着臀部,终究避无可避,火热的大肉棒对准两片湿润的阴唇往前就是一挺。

    “啊……”。

    妈妈难以自制地仰头长叹,龟头却仅仅进去了一小截。

    “骚货,是不是太大了?”。

    王刚边说边在妈妈的丝臀上使劲掐着。

    “混……蛋……啊……”。

    妈妈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流着泪使劲推着王刚的前胸,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身子慢慢靠近,一个挺身“滋……”。

    大肉棒一下尽根没入……“啊……”。

    再一次被插入,妈妈无助的发出了一声哀鸣,象征性挥舞反抗着的手臂也被王刚拨到两侧,随即壮硕的身子往下一沉,坚硬如铁的巨大肉棒退到洞口,直接一插到底。

    “啊……”。

    雪白的小腹跟着向上躬起,呻吟声刚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唔……”。

    “徐……徐老师,装什么装,昨天是谁被我干得叫老公呢?”。

    王刚抱着妈妈的丝臀开始抽插起来,同时得意地伸出手不断在那修长的大腿上游走着。

    “卑鄙……小……人……呃……啊!……”。

    妈妈张大着嘴巴一声惨叫,顶到蜜穴最深处的王刚舒爽不已,抓起两条丝袜美腿,一左一右抱在身体两侧,激动地抽送起来。

    “噗嗤……噗嗤……噗……噗……”。

    车厢内充斥着淫靡的抽插声以及胯部撞击丝袜美臀发出的啪啪声。

    王刚的每一次插入都几乎塞满妈妈紧实的蜜穴,阴道内壁被刮得泛起阵阵皱褶,开始不住地渗出爱液。

    妈妈强忍着阴道内不断摩擦产生的酥麻感以及蜜穴深处被龟头顶到时的那一波窒息般的快感,却悲哀地发现酥麻、充实、肿胀的感觉开始慢慢替代原有的恐惧、耻辱。

    老公,你在哪里……救救我……两行热泪缓缓下趟,妈妈努力紧握粉拳,好像唯有这样才能保留最后一分清醒与尊严。

    王刚兴奋地挺动着屁股,将九浅一深的技巧贯彻到每一次地抽插之中,他惊喜地发现每一次把阴茎顶到最深处都会引得身下的美人一阵呼吸困难,连表情都会在那一瞬间凝固。

    尽管仍没有撬开她的小嘴,但鼻尖发出的难以自制的闷哼声和紧咬、颤抖着的双唇让他知道征服眼前的熟女人妻只是时间问题。

    “……嗯……滑,又滑又嫩……”。

    虚弱的妈妈仅剩下了象征性地口头抵抗,酥麻的快感一波一波从大腿上传来,王刚好似要把妈妈的光脚重新爱抚一遍,伸在连裤袜内的大手不规则的四处探索,对着光滑的大腿肌肤,膝盖内侧不断揉捏。

    “呃……唔……嗯……”。

    肉丝长腿被折成90度,粗长的阴茎在妈妈破碎连裤袜包裹着的股缝之间进进出出,每一次抽离都带出丝丝淫液,温润的小穴在经过一夜的抵抗过后终于不堪重负,分泌出一股又一股羞人的液体。

    “嗯……唔……不……要啊……”。

    “滋……”。哋址发咘頁 4V4v4v.cōm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悠扬的呻吟,王刚舒爽不已,而妈妈则痛苦地躲避着对方的亲吻,在不断地开垦之下,粗大的阴茎几乎每一次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捅到蜜穴深处。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汽车的驾驶座上,一件带着些许灰尘、胡乱摆放的保安制服之上,歪斜地躺着两只性感优雅的高跟鞋,随着座位的震动轻微地摇晃着。

    “噗……噗……噗……”。

    “滋……”。

    “啊……”。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情难自禁的长叹,男人超强的体能以及恰到好处地技巧使得身下的女子慢慢发出一声声微弱的呻吟声。

    “别装了……舒服就叫出来吧”。

    王刚捏住妈妈的双峰,露出一口黄牙。

    “闷骚的婊子,乳头都硬成这样了”

    妈妈痛苦地摇着脑袋,红晕慢慢染上脖颈,尽管嘴上仍不松口,只有自己知道身体正在越来越渴望激烈的性爱。

    妈妈原本脸上的厌恶到现在迷茫的转变让王刚不禁心中大喜。

    “被我涂了那么多药还坚持这么久的,徐老师你是第一个,不要忍了”。

    被强壮有力的身躯紧紧包裹,当空虚已久的小穴被毫不留情地一次次填满,妈妈已经快要不知道自己是悲哀多一些还是满足多一些……是因为被涂了春药自己才会这样吗?……老公……我……我……真的……好辛苦……妈妈努力抿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取悦施暴者的声音,虚弱的身体快要到达临界点。

    悲哀、绝望地泪水流淌而出,上百次强而有力的抽送顶得自己彷佛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全身上下彷佛被一股又一股电流穿透而过……呈林……我快要不行了……“呈……林……”。

    “你在……哪……里……啊……”。

    羞愤欲绝的眼泪如泉水般汩汩而出,在强暴的屈辱和身体强烈的刺激冲击之下,妈妈意识模煳地喊出了爸爸的名字。

    王刚望着身下的美熟女原本端庄高贵的面庞紧张到扭曲变形,雪白的贝齿死命咬住下嘴唇,粉嫩的双唇在极度的压抑之下不住地轻颤着,他兴奋地伸出大手变换各种手势在酥胸,丝腿上游移着,不一会又抱住妈妈的脖颈,保持不断抽送的姿势,俯身在耳边低语。

    “极品……啊!想不通……这么性感的老婆……在家,想不通……他怎么……会去找小三”。

    “你……说什么?……唔……”。

    妈妈不甘地睁开眼睛,刚一开口又带出一连串轻微的闷哼。

    “就你那……老公,半个月前……我看到……他从出租车上下来,和一个女的又搂又抱……”。

    妈妈扭曲的表情瞬间凝固,两条丝袜美腿随着不间断的抽插,挂在王刚肩头有节奏地摆动着,任由对方在自己的大腿上往返地爱抚,眼里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不会的……”。

    “那女的……身材真不错,和你有的一拼”。

    王刚讪笑着在妈妈脸颊上亲吻着,一边又吸嗅着秀发之间那成熟女性独有的体香,湿润的舌头滑过汗珠密布的脖颈,亲吻起了妈妈的耳垂。

    “不过……可能比你年轻吧……”。

    “啊……”。

    当王刚舔上妈妈的耳垂,所有的话语又被咽了回去,汹涌的快感一波一波冲击着妈妈的大脑。

    千疮百孔的心如针扎般刺痛……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为什么……努力工作,相夫教子都是为了这个家,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噗嗤……噗嗤……噗嗤,黝黑的阴茎飞速地在两片阴唇之间进进出出,不断飞溅出晶莹的液体。

    “啊……”。

    精致五官几乎都痛苦地扭曲在了一起,经过一夜摧残,经历了人生中最为灰暗的一天,又被火热的肉棒不断扰乱心神,身心俱疲的妈妈失去了往日的判断力,下意识地听信了对方的话语,眼睁睁看着王刚强行摘下了自己手上的婚戒。

    “谁叫你不守妇道?,淫荡的女人……不需要这个……”。

    “我……我……没有……啊……”。

    轻微的呢喃声被一连串呻吟声所覆盖,被奸淫到意识模煳的妈妈语无伦次起来。

    “不……不是的……不会……我不是……不是……啊……”。

    随着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结婚戒指被强行剥去,脆弱的心理防线一瞬间被打击得荡然无存,愧疚的泪水又夹杂着被背叛的愤恨、不甘、又或是屈辱,止不住地往外流淌,妈妈捂着脸不住摇头,各种奇异的想法涌入脑海,没过多久又被一阵阵汹涌的快感所淹没。

    “噗……噗……噗……噗……”。

    “啊……”。哋址发咘頁 4V4v4v.cōm王刚撞击妈妈臀部的啪啪声,淫靡的抽插声充满了密闭的车厢,两人性器的结合处不断飞洒出淫水、汗水,将肉色的连裤袜打成深色。

    两只咸猪手深入连裤袜底部,将浑圆的臀瓣捏在手中,便开始疯狂地抽送起来,经过昨天一夜掌握到技巧的王刚熟练地在妈妈敏感的耳垂、脖颈、腿弯处来回抚摸亲吻,修长的丝腿被顶到车子顶棚,秀美的足弓绷得紧紧的,秀眉紧蹙的妈妈正承受着生平最为激烈的一次性爱,与爸爸始终相敬如宾的她完全无法在对方的心理攻势下承受这一波波的致命快感。

    在一次深入蜜穴最深处的抽插之后,紧握着的粉拳崩溃般的散开,所有的一切抵抗全都烟消云散……“嗯……嗯……呃……啊……”。

    诱人的呻吟声终于开始不断从妈妈性感的唇间漏出。

    听到冲锋号角一般的王刚忘情地吻舔着妈妈无处躲避的脖颈,双手捏住敏感的乳头细细搓弄,胯部更是奋力向前顶到蜜穴最深处“啊……”。

    “唔……嗯……啊……太……深……了……”。

    “不……不要……我……快……不……行……了……啊……”。

    “啊……轻……轻……一……点……呃……”。

    “好……深……啊……”。

    委屈的眼泪混杂着汗水打湿了面庞,此刻的妈妈一双大长腿被王刚捉在手中把玩,连最宝贵的贞操也被对方夺取,一阵阵抑扬顿挫的呻吟声之下,只有呈握姿的双手仍然表达着美艳人妻对于悲惨遭遇曾有过的反抗。

    “骚货,我干得你爽不爽?”。

    看着平常澹定自若的美艳女教师此刻媚态尽显,呻吟连连,王刚成就感十足,抱住那双自己意淫许久的丝袜美腿就开始加速抽插。

    “哦……曼曼……”。

    “真……极……品……我……也……快……不……行……了”

    “唔……呃……”。

    长久以来的禁欲并不代表身体不需要,因为传统观念一直和爸爸保持相敬如宾的妈妈在经历着人生中最为激烈的一次性爱,一次次强而有力、直达蜜穴深处的抽送之下,高贵的面庞彷佛释放了所有的压抑,呈现出一副极度享受性爱的痴迷表情。

    “哈哈……骚货,叫你平常假正经”

    王刚撩开湿透、黏在一起的秀发,抚上妈妈红透了的脸颊,望着那张和平常优雅从容的样子呈现强烈反差的脸庞,成熟女性的妩媚性感在这一瞬间被尽情释放,王刚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对着妈妈的樱桃小嘴激动地亲了下去……突然起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让人措手不及,不顾一切地缠绕在舌尖摩挲,妈妈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或许是听到了与爸爸之间专属的亲昵称呼,只是顺从地闭上眼睛,两颗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

    一时间忘了思考,也不想思考,本能地回吻着这个强暴她的男人。

    “唔……唔……呃……啊……”。

    两条裹着肤色连裤袜的长腿在王刚肩头与车棚不断产生碰撞,十只小巧的脚趾难受地躬在一起,绷得笔直的玉足随着王刚的奸淫有节奏地上下起伏着。

    妈妈双手紧紧抱着王刚的腰部,泪眼迷离地看着对方,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煳,这一刻,没有毕业班工作的繁重压力……没有种种烦心事……也没有了传统的道德束缚……只是本能地扭动身躯,一双丝腿也夹在王刚身后,努力迎合着对方,融化在那一次次勐烈抽送之后急促的亲吻之中。

    娇媚的呻吟百转千回,在和车厢震动的节奏互相交融,听得人心头酥软,心生涟漪……黑色的皮革座椅深深地现陷了进去,见证着身份地位相差悬殊的两人疯狂交欢的惨烈景象。

    优雅大方的高跟鞋早就在王刚大幅度的抽插之下甩到了地上。

    妈妈浑身上下香汗淋漓,颤抖的玉手吃力地抓紧边上的门把手,之后又被王刚捉住,一下反扣在椅背上,一时间十指相扣,火热的大肉棒摧枯拉朽地摧毁了妈妈最后的一点尊严。

    “噗……噗……噗……噗……”。

    “啊……啊……啊……呃……好……好……舒……服……”。

    “骚货,我干得你爽不爽?”。

    “唔……好……深……好……舒服……不行……我……要……不行了……嗯……啊……”。

    “我……我……也不行了……”。

    “唔……呃……啊……嗯……嗯……啊……啊……”。

    “哦……曼曼……抱……紧……我”

    王刚放下肩上的两条丝袜美腿,俯身抱住妈妈,被奸淫到意乱情迷的妈妈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双手无助地四处乱抓,之后又情不自禁地抱紧了身上宽厚的肩膀,散乱湿透的秀发在空中胡乱飞舞,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抽插之后,突然发出如哭泣般的呜咽声,脑袋后仰,僵在半空,紧接着开始狂颤,王刚看到妈妈的样子好似也到了极限,俯身吻住妈妈的小嘴,龟头死死抵住花心,高速的抽插戛然而止,时间彷佛停止一般,两人紧紧相拥,迷乱地吻在了一起。

    “唔……呃……”。

    滚烫的精液直抵花心,惹得妈妈全身迎来一连串的痉挛,一双玉手紧紧扣在王刚背后,再一次被对方送上了高潮……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涌出,王刚伏到妈妈耳边,对着失神中的妈妈低语道“徐老师,告诉你一个秘密……”。

    王刚清了清嗓子,神色有点激动“哪有什么催情药,给你涂的是你包里的那瓶什么……护肤液……哈哈”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妈妈徐秋曼》,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妈妈徐秋曼【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妈妈徐秋曼【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七章并对我的妈妈徐秋曼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