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拘禁

【绝望拘禁】第22回:出水又是两芙蓉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hmhjhc 本章:【绝望拘禁】第22回:出水又是两芙蓉

    【绝望拘禁】第22回:出水又是两芙蓉。

    《绝望拘禁》。

    第22回:出水又是两芙蓉。

    算起来,从今天起床后,我只是吃了一顿“早午饭”……说是早午饭,其实也根本就是我淫玩璐璐的一次情趣尝试,我是让璐璐给我炒了份嫩嫩的鸡蛋,然后逼迫璐璐将那金黄色的蛋沫涂在胸口,给我舔吃下去的。那时候,我的注意力也不在食物上面,更多的,是对璐璐的嫩奶儿的又一次另类淫玩罢了。

    这回忆起来当然很刺激,很淫魅,很有滋味……但是论热量的摄入,却多少有些不足了。

    然后,又是折腾,又是淫玩,又是挟着璐璐去她姐姐房间里泄欲,又是上演璐璐逃跑我砸门的疯狂事件,再到回来,把两个战战兢兢的女孩打屁股折磨个够呛……这一连串下来,我的体能虽然还能支撑,但是这会儿,我的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再抬头看看窗外的太阳,估计都已经下午3 、4 点了……璐璐和小艾,应该也饿了吧。

    低头看看,这会儿的客厅里……也实在有点不堪入目的凌乱,空气里也多少有点汗味。

    其实我也有点怀疑,即使是小艾这个年纪的女孩,像刚才那样,主动脱掉连袜裤给我摸玩臀瓣打屁股,甚至连内裤都快脱了,又听她阿姨在一旁说了那么多刺激下流的话,小艾应该也能感受到非常震撼的性刺激吧?她的小嫩穴里,也会有些生理反应的吧?她的小内裤的裆部,是不是也有点湿润呢?

    好吧……小艾就算不提。璐璐身上就真的是一片狼藉了。她的汗水浸透了秀发、各种污渍沾染在粉嫩的躯体上;可能是因为赤脚乱跑,连脚掌上都是灰尘、臀瓣上还有我刚才拍打的淤痕未褪。而她的乳房、肩膀、臀瓣、腹部,还有许多我留下的抓弄摸玩的印记;最尴尬的是,雪白的肉体上,不仅有伤痕,还有一股股很明显是我的上午喷射在她身体上的精斑残痕。而她身上,依旧只有她姐姐那套红色的蕾丝内衣,经过这半天的折腾,其实已经乱成一团,连搭扣、配件都损坏了好几个地方。

    我当然可以无视璐璐的窘迫……但是,从昨天到现在,对璐璐的各种翻来覆去的淫玩,才是我的乐趣来源。现在到了这种地步,说白了图穷现匕,也折腾了一个够,我其实已经并不急在一时就拔枪上阵,按在地上胡奸乱插。另外,说句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的大实话:从昨天到现在,我也实在射精射的次数也不少,而且每一次几乎都是我人生少有的狂野飚射……我得承认,我都有点吃不住劲,需要休息一下了。

    所以,当我的肚子这么“咕噜噜”。的一叫,再看看地上的两个小美女也是疲惫不堪浑身狼狈,我就决定,稍微缓和一下氛围,休息一下。

    再说了……从昨天到现在,如果说我有什么意外的收获,那么就是,真正打动我的,并不仅仅是璐璐的胴体,而是配合这房间里的而一切,那种漂亮、居家、精致、迷醉带来的性感。

    “饿了,也累了……你先起来”。我对着璐璐说,而且努力让自己的口气变得平和了许多。

    “嗯……?”。

    “这里弄得太乱了……咱们身上也乱,稍微清理一下”。

    “哦……”。

    “你不是上午就说了么,是我的……小女仆”。

    璐璐脸一红,但是到了这种地步,“小女仆”。这个称谓对她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极限的凌辱,既然我这么说,她也是绝对不敢拒绝的,她只能含羞点了点头。

    “那你来尽尽小女仆的义务吧?”。我这次说的都带了几分调侃。

    璐璐疑惑的愣了一下,偷眼看了一下我的裆部……靠,经过这一番折腾,璐璐大概觉得,我所谓的“小女仆的义务”。,无非是再来用手用嘴侍奉我的肉棒什么的吧。

    可怜的璐璐,才二十个小时不到,就被我折腾的三观都乱了。

    我都忍不住笑了一下,带着调侃的语气说:“想什么呢?你……先去洗个澡吧,再换身衣服。当然了,衣服要挑好一点,要性感的、漂亮的、让你石头哥看了就带劲的,还要有点『小女仆』的味道,这次允许你穿内衣……然后,再来做家务,把这地方打扫一下,把几个我们『弄』乱的房间都收拾一下,给我弄点喝的来,我口渴了,再去给我和小艾做点吃的,我们就算吃晚饭……”。

    璐璐愣了,她脑子可能一下子转不过弯了,想不到我居然会提这种要求,居然真的要她去做家务了。不过,这可能这提醒了她,浑身的脏乱,最爱清洁的年龄的少女当然本来也受不了这种事,只是一路凌辱缭乱,顾不上罢了,她又穿着那套已经拧巴的破破烂烂的蕾丝内衣也实在怪怪的;而且估计……她肚子也饿了。

    我的这些要求,除了穿漂亮点来迎合我的性趣之外,其他的……说不定本来就时候她周末和小艾在一起的份内家务,她当然很挺乐意去做的。所以,她也就犹豫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就要去自己房间找替换衣服……想了想,还是看了看小艾。似乎抿了抿唇,居然开口问了我一句:“石头哥……你……要洗个澡么?璐璐……再陪你洗?”。

    我听着这个我曾经魂牵梦绕的女孩,居然在主动的问我要不要陪我洗澡,鸡巴又是一翘,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我对她们这一对小阿姨小外甥女那点小心思,已经渐渐熟悉了。我立刻意识到,她其实是在问我,她去折腾家务,我要怎么处置小艾?虽然我刚才多少有点英雄末路、大义凛然的说了不碰小艾……但是她还是不放心。

    我微微冷笑着“哼”。了一声,稍微搂了搂小艾的腰,把身体埋在那布艺的沙发里弄的慵懒一些,甚至左右找找,把电视遥控器都找出了,一边说:“我是主人,你是女奴,小艾……是我女儿。当然你是干活,我休息。你好好的卖力,伺候好我们……自己洗完澡换好衣服,去给我再找一套你姐姐的尽量大号一点的睡衣来,尽量宽一点的,我换来穿穿就是了。然后……我们『父女』两个……我们等你叫开饭……”。

    我的话……简直有点魔幻主义,说的真的像一个房间的男主人抱着女儿,和菲佣说话似的。璐璐几乎忍不住啐了一口,到底还是红着脸点头去了。她也明白我的用意:只要小艾在我的身边,我根本就不怕她出什么幺蛾子,甚至她暂时离开我的视线,我都已经放心了。

    璐璐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估计又在她那大衣柜里找衣服,里面穿来犀利索罗的声音,过了几分钟,璐璐就捧着堆成一小团的几件也看不清是什么衣物,钻到卫生间里去了……她进去的时候,本来习惯动作是要关门的,但是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特地只是把那卫生间的房间虚掩了……这大概是对我的某种表态,表示这一次,她会绝对的驯服,向我开放一切吧。再过了一会儿,卫生间里传来淅沥沥的水声。

    其实,我坐在那大沙发上,并不能看见卫生间里情形,但是光听到这一系列的响动,我就又觉得非常的满足。

    这种感觉,很美好,很香艳,很私密,很融合。我就是喜欢这种深入女孩子精致美好生活的滋味。

    要不是昨天已经在那浴室里和璐璐鸳鸯浴玩的天翻地覆,我估计又要忍不住进去淫玩在洗澡的璐璐一番了。

    不过这会儿……我也确实乘机休息一下,恢复一下体能。

    我就点亮了客厅里的电视,原来是那种安装了数字机顶盒的设备,我胡乱调着节目……却觉得依旧心猿意马……我本来以为是那卫生间里的稀里哗啦的水声,让我实在忍不住寻味璐璐的裸体,但是我旋即意识到不完全是……我身边,还有一个正瞪大了好奇的大眼睛,看着我踌躇着不敢说话的小萝莉。

    有了刚才的表态,我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再猥亵她。但是就这么和小艾靠在一起坐着,她那双幼嫩圆滑的大腿,轻轻的靠着我的大腿,我坐着,她的小脑袋只能到我的胸膛,我可以偷偷俯视她,看到她T 恤下微微凸起的两颗可爱的小蚕豆……还有,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她身上一股甜甜的奶香。

    我又想到了我刚才的疑惑……小艾的身上,会不会也有幼女的羞汁沾到内裤上呢?她毕竟是小女孩,就算沾上了也绝对不好意思表现出来的吧。她会不会也需要再洗个澡?。

    我居然忍不住,摸了一下她蓬松卷曲的头发……。

    她并没有躲闪抗拒,只是怯生生的看着我。

    “你……要不要和你小阿姨一起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实在忍不住,也有点好奇,真的扮演起“爸爸”。来了。

    小艾粉嘟嘟的小嘴唇微微开合了一下,脸蛋飞红,呢呶了一会儿,害羞的说:“……爸爸……你是不是……要……进来……偷看我们两个……洗澡?”。说着低下了头,都不敢看我。

    我立刻明白了,她……毕竟也是个小女孩,刚才求我强奸她,愿意献出一切来换取她小阿姨的安全,当然也是一时的小女孩情绪,当我真的承诺了不碰她,不奸她,她可能是有点感激心的……却到底还是被害羞、害怕、恐惧的情绪占据着。她可能吃不准我让她去洗澡的意思,似乎是在试探,又似乎是在告饶……但是她的童音说的那么的委婉、轻柔,却又让我有点心动难忍。

    是啊,虽然昨天已经和璐璐洗了接近疯狂的鸳鸯浴,甚至在浴室里,各种在璐璐身上射精泄欲,但是如果想像一下……是璐璐、小艾还有我三个人一起,赤身裸体,再次去享受那花洒、那温水、那情趣……璐璐已经开始成熟绽放的身体,和小艾基本上还是青涩的幼女胴体,一起和我触摸、爱抚、为我抹沐浴露、为我前前后后擦擦背……想想,都要疯狂的吧……。

    即使我要那么做,璐璐、小艾也不敢拒绝的吧?。

    我轻轻摇了摇头,努力把那些念头抛开,却又多少有点不甘心,又在小艾最可爱的小屁股上捏了一下:“叫你去洗澡换身衣服而已……我是怕你也折腾半天了,身上出汗……难过。

    别胡思乱想了,我说话算数,说了不玩你就是不玩你,和你这样的小姑娘一起脱光光洗澡澡,我肯定会忍不住……奸了你的……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电视就好了……,洗完澡,让你小阿姨干活收拾房间做晚饭,你过来陪我坐着看电视……不过你可也要换套漂亮点的衣服来陪我”。

    小艾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脸上飞红,居然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叔叔……不,谢谢爸爸。那我洗完,一定换套漂亮的衣服……让爸爸……高兴”。

    我简直云里雾里,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扮演色狼乱伦变态,还是在扮演宠女狂魔的父亲了。我只能点了点头,小艾就拖了拖鞋,也跑到自己房间去了……我心猿意马的胡乱切换着频道,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也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综艺节目……后来又切到动画片……。

    那卫生间里,传来水声,还有璐璐的声音“小艾?”。……似乎她都很惊讶,我会放了小艾和她一起暂时离开我的视线……。

    我又切到一个购物频道,要死了……那购物频道里居然在播放女子塑身内衣……。

    过一会,听到卫生间和房间的过道里,传来“踢沥蹋啦”。的拖鞋声,可是淋浴的水声并没有停,估计是璐璐已经洗完了去找衣服换了,而小艾还在洗澡……其实相比璐璐,这小丫头并没怎么弄脏,倒是真爱干净。

    “石头哥……”。果然是璐璐先探头探脑的从她房间里出来,手里还捧了一套米色的棉布睡衣,到了过道里,对着我,羞羞的叫一声。“我穿这身,做家务,可以么?……这套衣服,是我姐姐冬天穿的,特地买的大号的,是为了里面可以穿保暖的衣服……你也试试,看能不能可穿上”。

    我抬头看她……靠……明明是璐璐身上有几根毫毛我都数清楚了,璐璐这一身打扮,却又让我看的心痒痒的,仿佛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娇羞美艳的模样。

    她当然不会有什么“女仆装”。,但是,为了取悦我,为了满足我“衣服要挑好一点,要性感的、漂亮的、让你石头哥看了就带劲的”。的要求,她估计一时三刻也吃不准我对女孩衣服的喜好,就只能选择了“尽量露一些”。的。

    她居然换了一身淡蓝色的紧身背心,下身只有一条短的火辣辣的白色牛仔热裤。这几乎已经是一个女孩在一般情况下可以穿的最暴露的衣装了。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也可以认为这样一身打扮有点阳光少女的味道。但是我相信以璐璐的保守程度,是绝对不可能穿着这么一身打扮见人的。她现在的这份香艳、火辣、少女娇嫩的肌肤可以裸露的几乎都裸露在我的视野里……而这一切,是只是为了让我品尝享用、一时助兴的。

    她的头发明显又洗过了,还湿漉漉的蓬蓬的没来得及吹干,发梢有点丫丫叉叉的,显得特别的纯洁、俏皮、青春;好像我从昨天带给她的疯狂凌辱和玷污,在温热的洗澡水的冲刷下当然无存,她又恢复了那个纯洁、细腻、一尘不染、活泼俏皮的小女生的模样……她的上身的那件紧身背心,那种性感私密的程度,平时估计是穿在里面打底用的,两条背心吊带细的只有一根手指宽。不仅她两条雪白粉嫩的手臂完完全全的裸露在空气中,而且她那浑圆可爱的小肩膀,拉扯着清晰迷人的锁骨,也暴露在我的眼前中。那背心的胸口设计开的并不低,但是也可以看到一片雪白粉腻的胸脯,看不到乳沟,但是更诱人的是,也不知道是这背心的连体设计,还是内衣效果,有一片白色的蕾丝抹胸优雅性感的衬托在那少女的胸脯前。因为是紧身材料,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背心下,璐璐又穿起了文胸,而且似乎有衬垫的那种,包得她的而两个小胸脯这一次显得特别的饱满,水汪汪的简直像两个小皮球。而她的下身,两条明艳、细长、粉嫩的白腿完全的裸露着,肌肉上还有洗澡水冲刷的一抹抹嫩红,一直到大腿根。那条白色的牛仔风格热裤短的让人热血沸腾,只不过大腿圈这里稍微做了一些流苏裁边的设计,来让大腿的根部显得更加的活泼一些。而那小屁股,被这么一条裤子包着,更是显得弹力十足。

    是,这么一身短装扮,做家务倒是挺舒展的开……但是我更得意的是,我叫璐璐穿的漂亮一些、性感一些……她已经会很认真的照做了。她也明知道自己穿的越漂亮迷人,越是增添我淫辱她时候的趣味,她也会照做的。

    “不错,过来……”。我冲她招招手。“先让我亲热一下……”。

    璐璐知道我又要淫弄她,却也无奈的抿了抿嘴唇,只能靠近过来……被我一把搂在怀里,把她抱坐在我的大腿上,把她那热裤包着的臀部好好的磨了一下。

    对璐璐,我是不用客气了,就是顶着我的裤子下的肉棒,好好的在她饱满紧实的臀瓣上厮磨了一下,牛仔裤那紧绷的质感裹着少女臀瓣的结实,果然又让我爽得一激灵一激灵的。

    我把嘴巴凑过去,对着璐璐的唇就是一顿淫吻,璐璐也不敢抗拒,乖乖的送上小舌头给我吸去她舌胎上的唾液,还驯服的发出“啧啧”。的亲吻声。啊……小姑娘身上一股清香的沐浴露的香味真是醉人。我的一只手毫不客气的,隔着背心抓弄了几下璐璐的乳球,好好的感受了一下又重新被包裹起来的这一对青春尤物的软绵手感;另一只手干脆在璐璐的牛仔热裤雪白的门襟拉链这里,轻轻的挖弄,直接对着她的嫩穴部位就是一通猥亵的侵犯。

    “嗯……”。好像无论多少次,重新开始淫玩璐璐的而身体,她都会本能的发出羞耻难过的呻吟……到底在本质上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小处女。但是……事到如今,她再怎么羞涩痛苦,这种程度的淫玩,她非但不敢反抗逃避,还要乖乖的迎合。嘴唇要送上来,乳房也不敢逃脱,只是被我的手摸玩阴部,实在太刺激了,才忍不住用她的小手搭在我的手腕上,象征性的抗拒一下。

    “外面还可以……自己拉开来……让你石头哥检查一下内衣,是不是够味……”。我淫淫的邪笑着,命令她。

    璐璐脸色一变,明知道我是有意羞辱她,但是这……也是她必须忍受的。她只能轻轻的“嗯”。了一声。她难过的抿了抿唇,似乎在压抑自己的羞耻,还是一咬牙,轻轻的自己从自己的背心领口伸手进去,将那紧身背心拉起来一些……好让我肆无忌惮的欣赏她的文胸。

    哇……好迷人……居然是一面抹胸设计的粉红色的少女全罩杯文胸。这大概是那种偶尔可以外穿一点点的防走光式的设计吧。那两个迷人的圆润的罩杯裹着璐璐的奶儿,乖乖的在她的背心里静静的守候,两种乳峰当中用淡粉红的蕾丝拉起一条抹胸的纱网罩。不够露,一点乳肉都不露,但是包裹衬托的特别饱满,显得特别的性感和清纯迷人。这种性感的程度,简直比比基尼都要火辣,估计这样的文胸,璐璐买来后……只敢穿在内里,从来没有让那抹胸的蕾丝真的暴露给别人的视野中哪怕一次吧?今天……倒也真是个机会,算是给这套少女娇羞爱美买来,却只能在自己给自己欣赏的文胸一次机会……见到男士猥亵又欣赏的目光吧。

    “撕拉”。璐璐又羞耻的自己无奈的拉开了自己的热裤门襟拉链……必然说,一个女孩坐在你的大腿上,轻轻的拉开已经够火辣的弹力背心,给你看她穿了什么样的文胸,这已经够夸张、香艳、迷人的了;而如果是含羞忍辱的自己拉开自己的热裤拉链,邀请你来欣赏女孩最最迷人的风景地带,邀请男人来鉴定她的内裤甚至小穴,那种感觉,简直又多了几分残酷和耻辱了。

    里面首先是一片粉嫩、光洁的小腹肌肉,然后,就是一条粉红色的和文胸成套的少女低腰三角内裤。全包臀,粉嫩无间,周遍和大腿圈却全是精致细密的蕾丝衬边。尤其醒目的是纯色的纯棉裆部,护着璐璐那鼓鼓的阴阜,肉肉的坟起来两条阴唇,有一条很清晰的凹下去的缝隙,依旧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纯洁。

    “这套……就是你给自己选的开苞内衣?”。我有意羞她,邪恶的笑着逗她。

    她虽然就在片刻之前还亲口求我给她开苞,但是此刻听我说出来,我看得出,她的眉宇之间又是一片屈辱哀楚,然后几乎羞耻的要哭了,怯生生的说:“石头哥……你要是还要我穿红色的……我去我姐姐那里再找找,穿她的好了……璐璐是小姑娘,这套就是最……最那什么的了……”。

    我当然知道璐璐不可能有什么情趣内衣,也亏得她在自己的内衣中找了这么一套粉色的抹胸内衣,算是有几分少女诱惑,我得意的一笑,也不着急折腾她,却叫她帮我也换上从她姐姐衣柜那里找出来的那套新的米色的睡衣。

    其实说是睡衣,应该更像那种居家服,不过款式比较普通,又很宽大,估计是璐璐姐姐冬天里穿的;当然了,再怎么宽大,穿在我身上也是紧绷绷的。不过我身上这套已经汗水浸透了,我又没穿内裤,说的难听点,那条睡裤的裆部还有我的污物斑点,我也愿意换套稍微干净点的……至于脱换的时候,我那条现在有点微软的狰狞肉棒又要露在璐璐的面前,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对于这点羞事,璐璐已经是忍耐的住,不过是装作没看见,手忙脚乱的替我换上也就罢了。

    我们两个刚刚折腾完换衣服……卫生间里,那淋浴的水声停了下来,过了几十秒,在过道的墙角里,探出一个还水淋淋的小脑袋,可能看见了我赤身裸体,璐璐又在替我换衣服,又缩了回去。

    “阿姨……你过来帮我扎头发?好么?”。

    小艾在过道里装模作样、奶声奶气的说,大概装作刚出卫生间,根本没来客厅里偷看这么一眼的样子。我知道……她是看见我又在“欺负”。她的小阿姨,又是在妄图给她小阿姨暂时解解围。只不过用的方法有点小孩子的幼稚罢了。

    不过这都是徒劳的,不仅我知道,璐璐也知道,就算一时找个借口挣脱我的怀抱,璐璐今天终究还是要被我彻底的奸淫……而我也并不着急,反正璐璐的身体我还有的是时间可以玩。倒是小艾这一声,让我有点心神荡漾。扎头发?……想想我的这个“女儿”。那一头湿漉漉的卷发,竟有一种清奇粉嫩的性感。

    我已经穿好了璐璐姐姐那套睡衣睡裤,就拍了一下璐璐的屁股:“你去收拾房间、准备晚饭吧……我去……帮我女儿扎头发……”。

    璐璐初听未免表情一愣,大概的内心台词无非是我怎么可能会扎什么头发,旋即明白不过是我那些翻来覆去折腾的小情趣,也不敢跟我犟嘴,只是勉强的像要哭似的笑一笑,点点头,起身,倒也先是整理好又有点散乱的衣物,拉上羞耻的门襟拉链。

    我也懒懒的起身,和她一起走到过道上。

    过道里……有一个纤细苗条的小人,正缩在自己的房间的房门口犹犹豫豫着要不要过来看看我们两个人在干什么呢……也不知道刚才璐璐给我换衣服时她有没有就在偷看?她会看我的裸体么?我竟然脸红了一下。

    小艾这年纪当然不会有什么性感诱惑的衣服,不过……说实话,像她这样天姿的小女孩,穿什么衣服,都是性感的诱惑的。这会儿她洗完澡,居然的换上了一身吊带连衣沙滩裙。

    而不可思议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件吊带连衣沙滩裙,而且是一件颜色格外艳丽,其实就是那种红、粉、橙为主基调的暖色小碎花的沙滩公主裙,只偶尔配几团绿色点缀,显得更加是花团锦簇。而长裙的款式也是上身略略修身,但是从胸脯下就开始作为裙摆的第一节,微微有些蓬开的设计。

    我虽然不懂时尚,但是我也知道,碎花裙真的很容易给穿俗了。另一方面,我也明白小艾误解了。我叫她穿漂亮一些,她是听话了。但是我理解中的漂亮,当然是性感、妩媚、紧身、欲望……可十一岁的小女孩哪里能体会这些?她估计是找了一条她认为最“漂亮”。的花色最香艳的裙子来穿。可能对小艾来说,即使是我恶毒的指令,也是小姑娘天生爱俏打扮的一个小机会。

    但是……真是歪打正着。

    小艾简直太配这条裙子了。碎花、吊带、蓬蓬的裙摆,在她的身上,一点都不显得庸俗,反而把她幼嫩纤细的身材衬托的格外的窈窕,而那暖暖的繁花似锦的色调,更是可爱的如同卡通世界里出来的小公主似的。让人看了,就想抱一抱、疼一疼。

    当然,还有小艾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乱糟糟的披在她裸露的雪白的肩膀上,她的肩膀上、脸蛋上,锁骨上、胸脯上还有湿漉漉的水珠呢,而吊带连衣裙的抹胸设计,在小女孩的胸部当然不会做什么防走光的设计,当然了,小艾的年纪,也没有什么乳峰波浪可以给人观赏,但是那种锁骨勾勒着肋骨,平坦滑腻的一片胸脯,却依旧是乖巧可爱的裸露在那里,令人偏偏会对那裙子包裹的胸部产生无限向往……明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女生的胸前是一片平坦,却依旧会浮想联翩,想那里的颜色,想那里的模样,想那里没有散尽的水珠。何况,还有连衣裙下两颗微微凸起的小豆豆顶起的弧度呢。小艾是年纪小不懂,还是故意的?她难道不知道其实这幅模样,简直诱人犯罪到爆炸……。

    唉……再看看身边的璐璐,更是一副清水出芙蓉的娇媚清纯的模样。我也不得不佩服。女孩……真是一种特殊的生物。你说,这两个女孩子,一个被我淫辱的其实已经一片缭乱、死去活来,浑身是汗水污浊,一个也是惊慌失措,娇声战栗,刚才还拉下连袜裤给我打屁股。但是……一场沐浴,温热的洗澡水、清香的沐浴露、洁白的浴巾、换上一身干净漂亮的衣服,女孩好像天生具有男人所没有的回复能力,又会变成两个好像冰清玉洁的一尘不染的小仙女一样;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好像我根本不在这房子里;就是一个小阿姨、一个小萝莉,刚刚洗完了下午澡,带着一身晶莹温热的水汽,来到这私密无人窥视的房间里尽情的展露她们青春期的性感……所谓的“出水芙蓉”。,真是形容的不错。当然,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幸运,只要我继续控制着这房间里的局面,我几乎就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奸玩到最鲜嫩纯洁的肉体。

    我咽了口唾沫,拍了拍身边有些局促的璐璐:“你别管,去啊……先收拾房间去。回头准备晚饭……”。

    又转过头,对着小艾:“爸爸给你扎头发?好不好?”。

    小艾别了我一眼,喃喃道:“你又不会……”。

    我一愣,旋即脸都一红,我又没当过爸爸或者哥哥,没有伺候过小女生,其实扎头发,我还真不会。但是我却嘴硬:“我试试么……”。

    小艾无可奈何,看了璐璐一眼,璐璐也无可奈何,看着小艾,撩了撩自己也湿漉漉的发端,一咬牙,干脆说一声:“那我先去了……”。溜到璐璐姐姐房间里去,是啊,对她来说,如果要收拾房间,肯定是从那里开始。那地方还有我们刚才混天昏地的一片痕迹呢。

    我拖着小艾进了她粉嘟嘟的房间,按她坐在她的白色烤漆书桌前的卡通椅子上,这也是昨天我绑她的椅子……她似乎也不敢触怒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只小巧的粉红色电吹风:“那……爸爸……你就给我吹干吧,别吹的太近,烫的……”。

    我……我靠了就,我在这小丫头眼睛里,难道屌丝到连电吹风都不会用么?

    当然了,我本来是打算借着扎头发,说白了,还是想来乘机猥亵一下这个小天使。

    至少摸摸她的头发,拧拧她的脸蛋,虽然答应了不奸她,但是眼下这么个环境,我大权在握,生死在手,这点“利息”。应该收的吧,哪怕借机再搂一下,抱一下,摸一下,也是正常的吧。结果一来二去,居然真的伺候起这个小精灵来了,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喃喃的就是拒绝不了。

    然后就变成了,我不是什么乱伦强奸幼小女儿的“爸爸”。,而是货真价实的宠女狂魔的爸爸似的,蹲在小艾的椅子旁,让她坐着,拿了把电吹风,“呜噜呜噜”。在给她吹干她那一头湿漉漉娇艳如云朵一般的秀发。

    也罢……十一岁女孩的发香,伴着洗发露的茉莉香,还有一股甜牛奶的味道,还有电吹风里吹出来的嗡嗡的暖风,偷偷看着眼皮下这个小萝莉穿着碎花沙滩裙那窈窕可爱的身体,尤其是因为是吊带裙,胸前等片平坦的粉腻雪白,我也非常的陶醉,璐璐在外面好像还真的忙活开了,走来走去的,似乎抱着一大坨被褥从她姐姐房间里出来,抛到卫生间去了,有小艾“在手”。,我倒也不怕她出什么古怪。

    我一边给小艾吹着头发,其实也想和小这个小公主聊聊天,没想到,她是胆子大,居然比我先开口。

    “爸爸……”。

    “嗯?”。

    “……”。

    “想说啥就说吧”。

    “你知道不知道,强奸……是犯法的”。

    她努力鼓着小脸蛋,似乎要憋出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来,说出话来还是那么出人意料。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望拘禁》,方便以后阅读绝望拘禁【绝望拘禁】第22回:出水又是两芙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望拘禁【绝望拘禁】第22回:出水又是两芙蓉并对绝望拘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