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与冒险者

【魔王与冒险者】(15.5):阿鲁法尼亚的崛起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忧伤克劳德 本章:【魔王与冒险者】(15.5):阿鲁法尼亚的崛起

    作者:忧伤克劳德。

    字数:10169。

    五十年前。

    阿鲁法尼亚,阿鲁卡。

    教宗萝拉对于流亡的魔王贾奈斯虚弱不堪的传言一直深信不疑,故而在前一年号召十字军发起了一场北伐。彼时,法尔特帝国正深陷与宿敌西方同盟诸国的战争泥沼,故而北方强国阿鲁法尼亚的国王路因扛起了这项重任,意图将“女神之敌”。逐出奥鲁希斯。尽管由来自法尔特帝国、以志愿军身份参战的魔导将军菲尼克斯公爵指挥的紫罗兰军团帮助联军在战争初期取得了一些胜利,但当他被皇帝召回西线战场后,十字军便开始遭遇失败。原本一心想要过平静的生活而选择隐居的翼人族族长艾莉尔,因为家园受到战火的波及而被迫出山,加入魔王军的阵营。很快,她便指挥魔族士兵在阿鲁卡取得大捷。

    为了扭转颓势,阿鲁法尼亚的国王路因在这场战役中亲自率部英勇作战,结果却在混战中下落不明。战斗结束后,人们在一条水沟里发现了他残破的尸体,他的头颅甚至已经裂成两半。阿鲁法尼亚末代国王的死亡给整个王国的未来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周边各国纷纷伺机介入这场继承危机,甚至有传言称法尔特帝国的皇帝也有意将阿鲁法尼亚并入自己的版图。

    旷日持久的战争早已令阿鲁法尼亚各地的领主筋疲力尽,而来自他国的联合统治会削弱自身权利的可能性更是令他们感到不安。就在此时,他们收到了一份来自魔王贾奈斯的提议:只要承认她对阿鲁法尼亚的统治,她便会维持人类贵族原本的权利。这份远比其他各方都要优渥得多的提案,令深陷内忧外患的阿鲁法尼亚贵族毫不犹豫地向魔王宣誓效忠。最终,双方签署了停战协定,十字军铩羽而归,而在阿鲁卡加冕为阿鲁法尼亚国王的贾奈斯已经打开在北方扩张的大门……四十九年前阿鲁法尼亚,幽暗地域这里是阿鲁法尼亚境内一个庞大的地底世界,大批诸如矮人与地底侏儒等地下生物盘踞于此。在诸多的地头蛇之中,势力最强的要数那座由黑暗精灵建立的地下城。

    当阿鲁法尼亚尚未被魔王贾奈斯占领的时候,这些暗影中的猎手就常常来到地表袭击路过他们地盘的旅者和商队。历代国王曾几次组织军队前往地底,试图清剿他们,结果每一次都无人生还。久而久之,阿鲁法尼亚王国便主动放弃了对当地的掌控。

    魔王贾奈斯和她的魔王军消灭了阿鲁法尼亚王室并且控制了这个王国之后,黑暗精灵们也趁乱反攻地表,夺取了周边的几座城市,甚至还宣布独立建国。贾奈斯在拉拢了王国内部最主要的几个大贵族之后,彻底掌控了这个王国。这时,她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处理黑暗精灵的问题。起初,她写了一封亲笔信给黑暗精灵的主母,要求对方向自己称臣,却遭到了断然拒绝。

    为了安抚当地的人民,也为了杀鸡儆猴,贾奈斯亲自率领大军杀入了黑暗精灵的地下城。在由远比黑暗精灵更加狡诈的魔族构成的魔王军面前,黑暗精灵从前一向无往不利的偷袭战术和设置的各种陷阱先后失效;而在正面交锋中,身形纤细的他们更是彻底处于劣势。被逼入绝路的黑暗精灵主母最终选择了孤注一掷,通过一场献祭仪式召唤出了她所信仰的蜘蛛神后的神使,试图借此来翻盘。然而,刚刚踏入这个世界半步,那名神使便被贾奈斯给一剑斩杀了……“难得我之前给了你们投降的机会啊”。贾奈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主母所在的祭坛,朝着她缓缓迫近。

    “财宝都给你”。见自己最后的杀手锏被对方轻易地粉碎,主母当场便被吓破了胆。此时此刻,什么独立的野心、主母的威严统统都被她抛诸脑后。她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一边挣扎着向后爬,一边说出求饶的话语:“这座地下城也也全部献给你,所以,求你饶我一命”。

    “这就求饶了吗?你们黑暗精灵还真是丑陋啊”。贾奈斯在主母面前弯下腰,将她拉入怀中。她用双手像是要安抚对方一般轻轻拍了拍主母的肩膀,然后用愉悦的语气在她耳畔说道:“太好了,我最喜欢像你这样怕死的家伙了”。

    “呼——”。见对方似乎对自己的提议动了心,同意放过自己,主母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她放松的瞬间,贾奈斯按在她肩上的手忽然施放出了一股强大的魔力。那股魔力迅速地钻入她的体内,准确地摧毁了她的心脏。主母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和不甘的表情,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轻易地被杀死。随后她的尸体便化为了一堆沙子洒落在地……“不——”。就在其他的黑暗精灵都因为主母的死亡而震惊的时候,一名黑暗精灵小女孩忽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趴在主母消失的位置,试图抓住那些残留的沙粒。

    由于受到她们所信仰的蜘蛛神后的影响,黑暗精灵的社会崇尚女尊男卑。只有女性才有资格成为蜘蛛神后的祭司,而其中最强大的女祭司将会领导整个家族乃至整个地下城;而男性只能从事地位低下的其他职务。此外,她们还认为恐惧才是最强大的统治工具,爱与尊敬是软弱和无能的表现,而弱者就应该被淘汰。

    因此,黑暗精灵往往性格残忍且反复无常。

    为了彻底震慑这群黑暗精灵,让他们永远不敢再起反叛之心,贾奈斯故意用雷霆手段杀死了他们的主母。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眼前的这名小女孩,居然反常地对主母表现出了强烈的感情,显然是个异类。她的举动一下子就勾起了原本打算残酷镇压黑暗精灵的女魔王的好奇心。

    “呵呵——”。贾奈斯嗤笑着拿起那根原本属于主母的法杖,在手中把玩一番后便随意地丢到了小女孩的脚边,继续用那副愉悦的腔调说道:“那么,给我一个答复吧!你是想要为你的主母复仇,还是从此效忠于我?”。

    法杖刚一落地,小女孩毫不犹豫地便扑了过去,珍重地用双手将它从地上拾起。她缓缓站起身,眼睛直直地盯着法杖,一边抽泣着,一边陷入了对主母的回忆。

    小女孩名叫幽幽,是主母的小女儿。她从小就与其他黑暗精灵不一样,对亲情表露出了强烈的渴望。但是,她越是渴望和自己的母亲与姐姐亲近,却越是被她们疏远和提防。在目睹了自己的姐姐再也按捺不住野心,为了取代母亲成为新的主母而发起一场叛乱之后,幽幽第一次发现她的家人和自己想要的完全不一样。

    叛乱失败的姐姐被主母当作祭品献祭给神后之后,幽幽成为了主母唯一的继承人。

    即便如此,主母对她的态度依旧和过去没什么两样。不仅如此,幽幽还被整个地下城里的居民视为异类,时不时地受到他们的欺负。

    然而,就算主母对自己再怎么冷淡,她都是自己的母亲;就算其他黑暗精灵再怎么欺负自己,他们也是自己的同胞。可是,连最强的主母都被杀死,弱小的自己现在根本不可能实现复仇。现在如果假意效忠,说不定可以赢取对方的信任,伺机找出那个魔王的弱点。只要等到预言之中的勇者出现,说不定就有机会打倒魔王。

    瞬息之间,小女孩便已经在心下做出了决定。她的哭泣声逐渐平息,而后又忽然转变成了一阵狂笑:“呵哈哈——既然如此,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她缓缓抬起头,脸上已经充斥着疯狂的表情,“我将——向你——宣誓忠诚”。语毕,她在在场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猛地提起右腿,将那根法杖在自己的膝盖上折成了两截,然后丢到了地上。

    “所以说——黑暗精灵可真是有趣啊”。面对这一令人错愕的发展,贾奈斯也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在愉悦地扫视了一圈其他黑暗精灵脸上或惊讶、或愤怒的表情之后,她忽然觉得留下他们的性命用来取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决定不灭亡你们的种族了!哈哈——”。

    良久之后,贾奈斯才收敛了笑声。她缓缓摊开左手,从掌心浮现出一枚紫色的光球,然后随手抛给了小女孩:“接受我的祝福吧”。

    幽幽郑重地接过那颗光球,将其按在自己胸口。随后,一股庞大的魔力从中喷薄而出,流遍她的全身。因为年幼的身躯被一下子灌输了过量的魔力,幽幽瞬间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自己的身体好像也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了。但想到自己的复仇计划,她还是咬紧牙关,坚定地将这份魔力融入自己的身体。下一秒,小女孩消失了,却而代之的则是一名身穿银色盔甲,头戴恐怖的骷髅面具的骑士。

    “为我而战吧”。见幽幽成功地转化为自己的使徒,贾奈斯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欣慰:“狂猎骑士——维康尼亚”。

    从那一天起,黑暗精灵幽幽消失了,而魔王之国阿鲁法尼亚的最强骑士、魔王的义女——维康尼亚诞生了。

    一年以前阿鲁法尼亚,魔王宫魔王贾奈斯独自一人登上阁楼,眺望远方的斜阳。想到安插在法尔特帝国的密探刚刚送来的情报,不由得有些感伤:“是吗……菲尼克斯公爵失踪了吗?”。

    伴随着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翼人的族长艾莉尔从天而降,落到贾奈斯身旁:“您是在为他打算牺牲自己以加固封印而感到可惜吗?”。

    “不……”。贾奈斯回头看了艾莉尔一眼:“他的确是一位旷世的英雄,但他也是五十年前阻止了我的野心的敌人。充其量,他只会是又一个在我的霸道上被我超越的家伙罢了。赢了我就想跑?没那么容易”。语毕,她伸手按住自己胸口曾经被那个男人用魔法留下的伤口处。明明伤势早已痊愈,那里却似乎还在隐隐作痛。

    “您是想说——这世道本就该如此无常吗?”。

    “嗯。不过,想必此事定会引起这片大陆的剧变吧”。贾奈斯沉吟片刻,终于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黑暗之潮即将来袭,我也不得不和那个男人一样前去阻止这场浩劫。下一个时代,将会由我们的后代来主宰”。

    魔王缓步走到一张茶几旁,拿起一瓶葡萄酒,分别倒入两只酒杯中:“届时,这片大陆会是怎样的光景呢?光是想象一下,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期待和遗憾”。

    “陛下果然想要一直见证这片大陆的风云变幻吗?”。

    “当然,只是……我必须要和那个男人做个了断”。贾奈斯端起两只酒杯,伸手将其中之一递给了艾莉尔:“对了,艾莉尔,你怎么看我的女儿?她有能力继承我的霸道吗?”。

    “公主殿下天资聪慧,非常人可比”。艾莉尔恭恭敬敬地用双手接过酒杯,犹豫片刻之后,还是说出了后半句话:“只是——殿下心中的想法,似乎和陛下有所不同”。

    “无妨”。贾奈斯洒脱地摆摆手:“唯有坚持自己的信念,才算得上霸道”。

    “我明白了”。艾莉尔点了点头。

    “与我共饮一杯吧”。贾奈斯向艾莉尔举起酒杯:“敬我们逝去的岁月”。

    “敬她们美好的未来”。艾莉尔也举起了酒杯。

    三个月后,魔王贾奈斯宣布逊位,公主伦戈米尼亚德继承了王位。

    九个月前阿鲁法尼亚,魔王宫魔王国的公主伦戈米尼亚德刚刚宣布继位,就招致了一场动荡。因为她年龄尚小,不少地方上手握重兵的人类贵族便与一些野心勃勃的魔族联合了起来,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叛乱,试图从她的手中篡夺王位。虽然阿鲁法尼亚陷入了内战的漩涡,但加冕仪式仍旧如期举行。

    仪式过后,伦戈米尼亚德穿上了一身崭新的黑色狮子铠甲,登上了曾经属于她的母亲贾奈斯的王座,俯视着恭恭敬敬地站在大殿之中的群臣。

    “艾莉尔,我问你,为什么我的母上,长久以来一直仰赖这些贵族,给了他们如此多的权力?凭她的威望和力量,只要她想,削幡应当易如反掌才是”。

    “贾奈斯陛下着眼于恢复治世,所以她才在征服了这个王国之后,拉拢地方上的人类贵族,维持他们原先的地位。我想,陛下她应该是认为这是见效最快的手段了吧”。艾莉尔恭谨地做出了应答。

    “哼~ ”。伦戈米尼亚德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王座的扶手,语气中满是不屑:“哪怕是那些腐朽不堪、毫无气节的贵族?”。

    “与其探索未知的可能性,不如维持曾经的安稳。所谓人心,不过如此”。

    “人心吗……说得好啊!这下我更加确信自己的霸道了”。伦戈米尼亚德微微点头,然后从王座之上猛地站起身:“从今往后,我将不再借助任何人的力量,也不再模仿任何人!我要用我自己的双手,来征服这个世界”。

    八个月前阿鲁法尼亚,魔王城地牢门口身着戎装的伦戈米尼亚德正打算进入地牢内部,却被禁卫军的统帅维康尼亚拦住了去路当年黑暗精灵一族陷入了灭族的危机之时,幽幽意识到仅凭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打倒魔王贾奈斯之后,马上就做出了假意投效的决定。她计划逐步接近魔王,赢取对方的信任,找出她的弱点,再伺机协助传说中的勇者消灭魔王。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的是,贾奈斯不仅当场将自己转化成她的使徒,还被她收为养女,并得到了维康尼亚这个新名字。在被贾奈斯带回魔都阿鲁卡之后,维康尼亚惊讶地发现:不止是自己,还有许许多多和她一样在战争中失去了亲人的孤儿得到了贾奈斯的收养。在和养母以及她的亲生女儿伦戈米尼亚德朝夕相处的生活中,维康尼亚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从前可望而不可即的亲情的温暖。而在目睹了所谓的“勇者”。强闯民宅、抢夺财物以及袭击手无寸铁的魔族平民的暴行之后,维康尼亚第一次开始怀疑所谓的善恶标准。

    在内心天人交战了许久之后,维康尼亚最后和大多数的魔王养子一样,选择成为魔王亲兵——狂猎军团的一员,以报答魔王的养育之恩。数年之后,她成功凭军功和实力成为了这支军团的最高指挥官。

    如今,养母的女儿、自己的义妹伦戈米尼亚德成为了新任魔王。一时间,她因为不知是否还能像从前那样与对方相处而感到迷茫。但出于对家人的关心,她还是本能地出言提醒:“陛下,前面的牢房里,关押的犯人都非常危险。请不要再往前走了”。

    “我要去见冰牢里面的囚徒,把路让开吧”。然而,新任魔王却执意前行。

    “她们,曾经是勇者的伙伴,是贾奈斯大人的敌人”。听见义妹居然要见最危险的囚犯,维康尼亚心中一凛。她马上指出了囚犯的身份,希望能打消对方的念头。

    “我知道”。结果,伦戈米尼亚德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

    “她们对魔族恨之入骨,说不定会袭击陛下”。维康尼亚用上了恳求的语气。

    “哦?我会被阶下囚袭击?在我的城堡里?”。魔王的反问反而令维康尼亚哑口无言。

    “如果陛下无论如何都要过去,请务必让我随行”。最终,维康尼亚深深地低下了头。

    “好吧,如果这样就能够令你安心的话”。伦戈米尼亚德摘下头盔,忽然展颜一笑,用有些俏皮的口吻说道:“护卫就拜托你了哦,姐姐”。

    “!!”。这个熟悉的称呼令维康尼亚的心跳慢了一拍,她马上就意识到:眼前之人除了是自己效忠的君主之外,同时依旧还是那个自己曾立誓要守护的可爱义妹。她们之间的亲情,一如往日。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她神色不变地说道:“请随我来,陛下”。

    几分钟后阿鲁法尼亚,魔王城地牢最深处五十年前,阿鲁法尼亚王室最后的血脉——艾尔文王子在女神的指引下得到了神剑兰古利萨,成为了初代勇者。他与好友精灵游侠莱尔、天才女魔法师蕾欧娜以及女神官法妮斯一同踏上了打倒魔王贾奈斯的旅程。他们从不发动群众,只是一味地去袭击和暗杀魔族,以为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就可以消灭魔王。结果,他们并没能像预言中所描述的那样击败魔王,反而落入了早已投靠魔王的魔法师泽波斯与神官尼奥设下的陷阱。

    在魔王强大的力量面前,勇者一行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几个回合之后,艾尔文被当场斩杀;莱尔受到重伤,一周后不治身亡;蕾欧娜与法妮斯则被魔王生擒。不久后,她们在魔都广场上被公开凌辱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们的下落。初代勇者和他的伙伴们,就这样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只有极少数魔王的亲信知道:在那场公开处刑之后,奄奄一息的蕾欧娜与法妮斯并没有死去,而是被关进了魔王城地牢的最深处,处以永久冰封之刑……即使隔着厚重的牢门,一阵刺骨的寒意依旧扑面而来。伦戈米尼亚德毫不犹豫地推开了牢门,关闭了维持冰封法术的结界。牢房中央放置着一枚巨大的坚冰,其中冻结着两名赤身裸体、遍体鳞伤的女子。由于冰封结界的消散,冰块逐渐开始融化。随着一阵清脆的声响,那枚巨大的冰块上先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纹,随后又碎裂开来。从冰块中滑落出来的两名女囚逐渐恢复了意识,她们原本已经被冻结的时间也再次开始了流动。

    尽管昏昏沉沉的大脑里依旧在不断地闪回着之前的那场噩梦,她们还是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跌跌撞撞地从冰水之中站起身。还没能理解自己为何从沉睡之中被唤醒,她们便看见了两个身披盔甲的身影。靠前的那个身穿黑色狮子盔甲的身影对她们而言有些陌生,但其身后不远处的那名头戴骷髅面具、身着银色盔甲的骑士对于她们而言可是再熟悉不过了。蕾欧娜和法妮斯依旧清楚地记得,这名自称维康尼亚的骑士,是魔王贾奈斯的心腹。当年的决战之中,正是她率领禁卫军将自己一行人团团包围,断绝了自己逃出生天的可能。

    “你们看起来有许多问题想问,但在此之前,请先让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伦戈米尼亚德,是魔王贾奈斯的女儿,也是阿鲁法尼亚的新国王”。

    魔王伦戈米尼亚德迈前一步,主动向她们搭话。

    “难道说——这个王国还在魔族的手上?”。本以为自己终于被人类营救出来而产生了一丝希望的蕾欧娜,再度陷入了绝望之中。

    “怎么?你们不会是以为有人可以击败我的军团吧?”。

    “教会呢?后继的勇者呢?还有南方的人类王国呢?难道——他们全都失败了吗?”。法妮斯也表示难以置信。

    “很遗憾,从你们被母上大人冰封的时候算起,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年。

    圣堂教会的势力对北方鞭长莫及,曾经辉煌的大地母神的大教堂也早已衰败;在艾尔文之后,的的确确又冒出来一些不知死活的自称勇者的家伙,他们每一个都活不过半年就死于非命了;”。说到这里,盔甲之下的魔王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至于那些人类王国嘛,只要我的大军不南下,他们就根本不关心贫瘠的北方。五十年前,法尔特帝国就在和西方诸国同盟交战;五十年后的今天,他们之间又一次爆发了战争”。

    “已经过去了五十年吗……”。蕾欧娜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

    “事到如今,你为什么又把我们给放出来了?”。法妮斯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困惑。

    “当然是希望你们从今往后为我效力了”。女魔王伸出手,抚摸上两名女囚的脸颊,却被她们厌恶地避开了。

    “我喜欢有才能的人,毫无疑问,身为人类的你们拥有着相当的才能。我讨厌那些碌碌无为却尸位素餐的家伙,尤其是泽波斯和尼奥这两个蠢货。我记得,当年就是他们两个出卖了你们吧?”。魔王开始了言语的诱惑:“效忠于我,他们的位置,你们可以取而代之,如何?”。

    “听起来很诱人,但是我拒绝”。两女异口同声地断然拒绝。

    “你们竟敢——”。一旁的维康尼亚见她们不识好歹,刚要发作,却被魔王制止,只得安分地退下。

    “说说你们拒绝的理由吧”。

    “身为大地母神的信徒,我是绝不会和女神的敌人同流合污的”。虽然过去了五十年,法妮斯对女神的信仰依旧没有改变。

    “泽波斯和尼奥算是你的忠臣吧。既然你可以随手抛弃他们,那么什么时候抛弃我们也不足为奇”。身为前贵族的蕾欧娜则给出了更加务实的答复。

    “原来如此,就让我解释一下吧。泽波斯被母上授予了宫廷大法师的头衔后,整日居功自傲,逢人便吹嘘自己多么了不起,说什么要是没有他,母上便会败给勇者艾尔文。若是只有一次两次,母上还能容忍他;可他竟然一直不知悔改。于是,母上便把他赶出了魔都,让他去外面老老实实地研究他的炼金术。至于那个尼奥,就更加不堪了。泽波斯至少还有一手值得夸耀的炼金术,而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无赖。当初他因为帮助母上把你们骗进陷阱,所以得到了大祭司的职位。

    谁料之后他整日蝇营狗苟,中饱私囊,最近还和叛军暗通曲款。东窗事发后,他也被关进了这座地牢哦”。

    “什么叫作法自毙,这就是了”。听见仇人的下场,蕾欧娜的心中难以抑制地感到一阵舒畅。

    “不管你们是否接受,阿鲁法尼亚已经彻底成为一个人类和魔族混居的王国了。与母上不同,我并不打算拘泥于出身。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族,只要有才能,我都会录用”。说到这里,魔王的语气忽然又多了些威胁的意味:“选择吧,是要效忠于我,出去帮助你们的同胞建设家园;还是和从前一样,在这座不见天日的地牢里面慢慢地腐烂”。

    “你能保证永远对人类和魔族一视同仁吗?”。蕾欧娜盯着女魔王头盔后的双眼,问出了最后的问题。

    “我会颁布法律保障阿鲁法尼亚的每一位居民的权利”。女魔王平静地注视着女法师的眼睛。

    “呼——”。蕾欧娜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她缓缓朝魔王跪下,语气却仍有些不恭敬:“如果你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我还是会像当初一样站出来讨伐你!但是现在,姑且信任你一回吧”。

    “蕾欧娜……”。对于挚友的决定,法妮斯又惊又恐。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这时,魔王朝女神官也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我打算修缮荒废的大地母神大教堂”。

    “什么——”。

    “不仅如此,我决定不再禁止人类信仰女神。反正再怎么禁止,他们也不会动摇自己的信仰。既然如此,还不如好好利用女神的教会”。

    “你究竟打算做什么?”。法妮斯立马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在人类王国,领主向教士征税必须要得到教宗的首肯,但阿鲁法尼亚不同。

    我打算只要教士缴纳一笔信仰税,就允许他们在指定的几座教堂里面布道”。女魔王再一次用魅惑的语调在女神官的耳畔低语:“只要你向我宣誓忠诚,你的那些教友就不用再东躲西藏、担惊受怕了”。

    “我明白了……”。虽然心中还有一丝怀疑,但想到自己的牺牲可以拯救那些女神的信徒,法妮斯还是朝魔王低下了头:“我向你——宣誓效忠……”。

    “我不会为了母上曾经对你们做过的事情而道歉,但我会对你们今天的决定表示感谢”。女魔王朝两女深深地鞠了一躬。就在她们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女魔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双手分别按在了她们的胸口,同时将两股庞大的魔力一齐注入了她们的体内。随着魔力的注入,她们身上的伤痕迅速地愈合,同时她们曾经作为勇者的伙伴时的装备也以魔力的形态具现在身上,遮住了她们曼妙的娇躯。随着她们的身体被魔力一点点地侵入,从人类逐步被转化成使徒,她们身上的服饰也一点点地被染成漆黑……几个月后,魔王伦戈米尼亚德带着两名神秘的使徒出现在宫廷之中,同时颁布了禁止歧视包括人类在内的多个种族的法律。一时之间,大批青壮年为了赢得出人头地的机会,纷纷踊跃参军,新魔王一夜之间便募集了雄厚的兵源。随着新组建的几支人类军团在几个月后训练完毕、投入战场,胜利的天平彻底倒向了魔王一边,这场声势浩大的叛乱被迅速地平定。参与叛乱的贵族在战后纷纷被剥夺了头衔和封地,魔王将她的直辖领地在这场叛乱之后趁势扩大了数倍,再也没有哪个领主的领土面积可以匹敌魔王。为了炫耀这场胜利,伦戈米尼亚德要求所有臣民称呼自己为无上至尊。

    兰德死亡前26天阿尔兰西娅,王宫在阿尔兰西娅首都被魔王军占领的第二天,所有当地的居民都被要求来到王宫的一座露台前集合。无论是人类还是豚人,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此刻的他们,在强大的魔王军面前都像待宰的羔羊一般迷茫、无助。

    就在这时,曾经沦为豚王安格玩物的阿尔兰西娅前任女王阿特莱西娅身着一袭华丽的品红色宫廷礼服,在侍女的陪伴下走上了露台。虽然之前魔王军的确打出了要帮助阿尔兰西娅王室复国的旗号,但直到目睹阿特莱西娅恢复了女王时期的装束,而非豚王妃时期那种耻辱的造型为止,很少有人愿意相信这就是阿鲁法尼亚的魔王发动入侵的目的。

    站在露台上的阿特莱西娅不自觉地回想起当初灭国时,自己就曾经在这个地方,在众多国民的面前受到过安格的凌辱。如今再度登上这座露台,下方的不少人依旧用满是欲望的眼神盯着自己,好像下一秒就要扑上来袭击自己,令她不由得有些害怕。

    忽然,她感觉到自己正在颤抖的手被一个冰冷的物体紧紧握住。阿特莱西娅回头一看,发现是一身戎装的魔王在几名将领的陪伴下来到自己身旁,用戴着金属手套的手掌握住了自己的手,打算用这种方式帮助自己恢复镇定。想到这个人带来的安格的死讯和对自己与王国的未来的承诺,阿特莱西娅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逐渐恢复了身为统治者时的威严,冷冷地扫视了一圈下方的人群之后开口说道:“我宣布,侍奉王国今天正式解散”。

    听闻这个消息,大批男性一阵哗然,纷纷表示不满,但很快就被周围维持秩序的士兵控制住了局势。不给他们详细思考的时间,阿特莱西娅又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我将与阿鲁法尼亚的国王伦戈米尼亚德共谐连理,将两国王室合二为一”。

    兰德死亡一天后教宗国,圣天使堡“以上,就是我从北方带回来的全部消息”。从未睁开双眼的“悲伤骑士”。

    伊索德向教宗萝拉与同僚瑞格蕾尔讲述完自己在北方的见闻,静静地等待她们发表感想。

    “魔王贾奈斯已经逊位了吗……”。对于萝拉而言,五十年前的那场失败的号召十字军依旧历历在目。

    “我想,撮合这场婚姻的,并非真爱,而是一场政治博弈。阿鲁法尼亚的魔族一直对入主阿尔兰西娅魂牵梦萦,而阿特莱西娅女王刚好能帮助这位新魔王圆梦”。“太阳骑士”。瑞格蕾尔很快就对北方的局势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位魔王需要同时讨好两国的贵族来化解大大小小的各种危机,这可能是讨伐他的一个好时机”。

    “现在,虽然北方还有不少人觉得魔王是压迫子民的专制暴君,但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认同他是带来统一的救国明君了”。紧闭双眼的伊索德忽然皱起眉头:“甚至还有传言称:大地母神的教会也开始支持这位魔王了”。

    “『黑暗之潮』即将再度来袭,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暇再顾及北方,何况阿鲁法尼亚已经羽翼丰满了”。萝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个『黑暗之潮』真的有那么可怕,不只是伊索德,还需要召回我们全体圣骑士吗?”。

    “上一次的『黑暗之潮』结束以后,精灵族十室九空,他们的盟友巨龙一族也纷纷离开了这片大陆”。萝拉向瑞格蕾尔反问道:“现在的我们,真的比得上全盛时期的精灵帝国吗?”。

    “那么,我们真的要对阿鲁法尼亚的魔王放任不管吗?”。伊索德再次不悦地皱起眉头。

    “自从初代勇者败亡之后,神剑兰古利萨便下落不明。现在,我们只有祈祷这个世代的勇者可以平安地成长起来,找回神剑,打倒魔王了”。

    “可是,这位勇者究竟是谁?现在又在哪里?”。

    “恐怕只有女神才知道吧……”。语毕,萝拉将视线转向了魔性森林的方向。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王与冒险者》,方便以后阅读魔王与冒险者【魔王与冒险者】(15.5):阿鲁法尼亚的崛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王与冒险者【魔王与冒险者】(15.5):阿鲁法尼亚的崛起并对魔王与冒险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