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

【耻母】(15)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黄宗源 本章:【耻母】(15)

    作者:黄宗源。

    字数:11466。

    第十五章、耻母亲与女儿的不伦禁忌。

    残忍的鞭打结束后,由美呻吟着将粉臀抬起,紧实的臀肉像是发酵后的面团般肿胀着鼓起,清亮的淫液仿佛甘醇的美酒从粉嫩的蜜壶中缓缓溢出,延着雪白的腿根蜿蜒而下。秀夫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在他的印象中,还是第一次看见母亲的蜜穴因为鞭打而流出淫水。

    “真是淫荡,这样都能出水……”。岳光大手探到由美胯间抚弄着讥笑道。随后拿过从寺庙带来的供烛,将粗圆的烛头对准美妇人变形的肛门,手腕一用力,径直捅了进去。随后又拿起一根,拨开少女紧闭的阴唇,将另一根蜡烛戳进清香稚嫩的花穴。

    “啊啊……唔唔……”。娇嫩的秘穴被粗圆的白烛撑得圆张,清香羞愤交加的喘息着。明亮的卧室中,母女两人四肢趴在地上,一只粗大的供烛赫然插在高高举起的臀缝间,随着两人的挣扎,在空中一荡一荡地画着圆圈。岳光愉悦地欣赏着自已导演的场景,手中的相机快速按下了快门。

    拍过照片后,岳光紧接着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母女尻穴中的供烛。供烛上的火焰迅速变大,在火焰的炙烤下,蜡液像是滚落的珠泪般滴在肥白的玉阜上。岳光扣起一块新落的蜡液,淫笑着抹在少女敏感的阴蒂上。

    “啊啊……烫死了……呜呜……”。敏感的阴蒂在烛液的熨烫下硬挺着翘起,清香的痛呼声像却兴奋剂打在岳光的心头,竟让他有一种射精的快感。刚才的施虐过后,他继续蹂躏着勃起的肉粒,沉溺在少女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

    卧室的双人床上,一大一小两具赤裸的胴体,像两条交媾的白蛇般缠绕在一起。由美俯身趴在清香上面,红唇含在女儿的蜜穴处轻柔地舔弄。而让由美和清香呈六九式搂抱的岳光,这一刻却满面惬意的伫立在母女身前,手中握着的皮鞭像毒蛇般,不时击打在妇人的肥臀和少女裸露的大腿上。

    在岳光的鞭笞下,由美呜咽着,香舌在女儿娇嫩的阴道内不住地舔弄。下面的清香强忍着疼痛和羞耻,泪眼模糊了俏脸,粉嫩的樱唇同样在母亲的媚肉处用力的吸吮。

    “既然承认自已是荡妇,那么就给老子用力舔,明白了吗?”岳光扬起了手中的皮带断喝道,像是放牧般,不时抽打在母女花的美肉上。由美不动声色地轻挪玉背,悄悄盖住身下清香的大腿,屁股上的鞭痕像浮在臀肉上的蚯蚓般扭曲缠绕在一起。

    “不要……我不要做了……”。清香痛苦地嘶喊道。

    “怎么?清香。你敢不听我的话?”岳光冷冷一笑。皮鞭随即重重落在少女的玉腿上,白嫩的腿间瞬间像是被火钳烙过似的,印上一条血红的带子。

    岳光的目光随后在母女身上扫视了片刻,露风似的声音继续道:“实话跟你们说,直到你们高潮前,老子的鞭子都不会停,你们尽管磨蹭”。

    “清香,听话。快用手指插妈妈的肛门,只有这样才能让妈妈高潮”。由美闻言停下唇舌间的动作,焦急地催促道。

    “不要……妈妈那里……我不行的……清香做不到……呜呜……”。,面对由美的请求,清香痛苦地拒绝道。

    “呵呵,浅羽家唯一纯洁的少女,今天也要堕落了”。岳光拍打着由美挺翘的臀瓣奚落道。随后转身拿起一根供烛塞到秀夫的手中,点头朝由美的肥臀示意了一下。

    “岳光……这是……是让我来插吗?”秀夫呆呆地愣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

    “嗯,是我说的,开始吧!”岳光摆了摆手,有些不耐地命令道。

    “唔……秀夫开始动吧……”。由美扭动着美臀低声道。

    “这样舒服吗,妈妈?”秀夫担心地问道,供烛随即像转轴一样,在绷紧的肛洞中滚动摩擦起来。

    “唔唔……哦哦……”。由美难耐的呻吟出声。狭窄的菊肛在剧痛下紧紧地包裹住粗圆的烛身,扭曲的肠壁在烛壁的摩擦下涌起阵阵令人颤栗的电流。电流随后沿着肛壁迅速蔓延到邻近的花径,股股淫水像是新榨的果汁般从蜜穴涌出,下面的清香促不及防,瞬间被灌了满口的蜜液。

    “啊啊……妈妈……”。口腔中母亲的淫水像是唤醒欲望的甘霖,清香猛地昂起雪腻的粉颈,粉嫩的花穴像是决口的堤堰般涌出一股清亮的潮水,尽皆注入胯间妇人的檀口中。由美噙着满满一口浓浆,喉头滚动间,将口中的淫水全部咽了下去。

    “岳光,你都看到了,我和清香都洩了,这下可以了吧?”由美说着扭动柳腰,玉钩似的纤足抬起,被花露打湿的蜜穴暴露在岳光面前。清香双手掩面,同样娇喘着抬起大腿,粉红的无毛嫩穴在灯光下泛着湿淋淋的水光。

    “嗯,不错。你们两个把屁股凑一起,然后趴下”。岳光嘲弄地指示道。母女两人依言相互挨着趴在床上,两只雪白的俏臀像是高低起伏的雪山般圆润光洁。

    岳光见状得意地爬上床头,胯间的阳具直挺挺地翘在半空,像是皮鞭似的“啪啪”地抽打在由美的肥臀上。正当秀夫以为他要进入母亲的肉穴时,岳光却调转枪头移向少女的臀瓣,随后抱住清香稚嫩的粉臀,猛地挺身捅了进去。

    “啊啊……呜呜……哥哥不要看……不要……”。清香呜咽着凄声道。少女的惨叫声像烟雾般在密闭的房间中缭绕,然而听在岳光耳中,却像是鼓舞的号角般令他愈加兴奋。肉棒像钻井般在蜜穴内疾进疾出,直戳地嫩穴蜜汁四溅,淫水横流。

    一旁的秀夫双眼喷火地盯着大笑不止的岳光,手指骨捏的咯吱作响。被认作自已女人的母亲和可爱的妹妹,都被这个男人残忍地凌辱,少年胸中像是火山爆发般怒火汹涌。头一次,他产生迫切杀死岳光的冲动。

    “你小子是想杀了我吗?”察觉到秀夫不善的目光,岳光冷笑着问道。随后将湿淋淋的肉棒从少女嫩穴内拨出,伴随阳具被拨出,一股温热的液体像冰蚕吐出的银丝在空中撒落。

    心中的想法被发现,秀夫如遭雷击,额头瞬间冒出一片冷汗。一时间脑中轰隆巨响,只是呆呆地愣在原地,连动下身体都做不到。

    “哼,废物,就凭你?你真有那个胆子我还能高看你一眼!”岳光鄙夷地讥笑道,随后推开清香瘫软的身子,抱住旁边妇人柔软的小腹,腰眼激烈地一挺,“噗嗞”一声狠狠贯入由美润滑的甬道。

    四年来的压迫和作威作福,让岳光认为自已早已掌控了浅羽家,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将眼前的男孩吓得噤若寒蝉。秀夫像以往一样畏惧似的低头垂首,然而眼中的杀意却仿若划亮黑夜的流星般精光暴闪,倏忽又归于寂静。

    由美娇躯扭动着,温热紧致的腔道像是热乎乎的小嘴似的用力吸吮着戳到子宫的肉棒。岳光屏住呼息,强忍着肉棒要融化的快感,屁股拼命拱动,毒龙似的巨阳不停地戳在妇人蜜穴深处。一时间,房间中只有由美断断续续的的呻吟声和肉与肉的撞击声。

    “啊啊……我不行了……要洩了……啊啊……”。随着一声高亢的悲鸣,由美像软体动物一样向下软倒。岳光见状,一把将由美抱在怀里,胯下的阴囊如疾风打落叶般“啪啪”地撞击在妇人肥白的玉户上。数秒之后,龟头一阵暴涨,在由美体内激射起来。

    “清香,把衣服穿上,跟我回去!”发泄后的岳光一脸得色的命令道。说着一手提起清香雪藕似的手臂,另一手还不忘调戏由美,将蜜穴处的精液抹到妇人香瓜似的豪乳上。

    秀夫和清香眼神发愣地注视着眼前的艳景,浊白的浓精涂在艳红的乳晕上,恍惚间似乎回到了第一次看到母亲被凌辱时的那一幕。由美没有理会儿女的异样,看到岳光要带走清香,她焦急地起身爬起,攥住男人粗壮的手臂。

    “岳光,求求你放了清香。我愿意跟你走,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愿意,求求你……”。由美泪流满面地央求道,极力想要保护年幼的女儿。

    “滚开!”岳光不耐烦地吼道,照着妇人的腰腹就是一记猛踹。由美惨叫着向后跌去,捂着肚子痛苦地呜咽起来。清香美目凄然地瞥了一眼母亲,跟在岳光的背后缓缓向外走去。

    “那个混蛋……他怎么能这样?……呜呜……”。由美颤抖着红唇喃喃道。对女儿的愧疚和对岳光的愤怒在像是沸汤般在心中翻滚。片刻后,她抓着桌脚勉强站起,将浑圆的臀瓣撅到秀夫面前。

    “求你了秀夫,让妈妈的身体忘记那个混蛋对我做的事好吗?”美妇人凄婉地哀求道。岳光虽然走了,但阴道内火辣辣的胀痛感却提醒着她刚被那个禽兽侵犯过,这种感觉直认她羞愤欲狂。

    “我明白了,放心吧妈妈”。秀夫心痛道。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的眼眸似要滴出血来,胯下的阴茎迅速变大勃起。比岳光还要粗大的肉棒像一柄巨锤般狠狠捅进肿胀的阴道,仿若要将岳光留下的印迹砸平轰碎一般。

    “啊啊……秀夫……就是这样……再激烈些……”。由美忍着剧痛呼唤道,温热的血泪如融化的红玉滴落颈间。秀夫依言用力耸动下身,粗壮的肉棒像要把脏腑捣烂一般凶蛮地在阴道内进出,在蜜穴深处发出阵阵“咕叽”的腻响。

    八月中旬娇阳似火,正是秋老虎逞威的时候。由美从超市买菜回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路上炎热的空气像是把空气也烤熟了一般,让人热的透不气。由美回到别墅,庭院中的知了和熊蝉宛若被煎炸的油脂“叽叽”叫个不停。

    秀夫今天没有去补习班上课,而是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甲子园的棒球决赛。由美端着两盒冰淇淋上了楼,递给秀夫一份后,自已也端着一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对了秀夫,你早上回来时提了个药袋,是生病了吗?”由美抚了抚贴在额前的秀发,忧心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小感冒罢了,现在已经好多了”。秀夫被问地呼息一窒,眸中掠过一丝慌乱,但转而平静地应道。

    “要做吗?妈妈”。秀夫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吃着冷饮转移话题道。

    “不了,妈妈现在不想要”。由美闻言拒绝道,说话间拉了拉领口的衣领。

    刚刚从外面回来,汗珠像胶水般沾在衣服和光滑的娇躯上,湿黏黏地让人难受。

    “妈妈,刚才清香来了。一回来就到自已的卧室收拾衣服和书本,我还以为她终于从寺庙离开了,结果她说了一句”哥哥再见。“就又走了”。岳光盯着电视屏幕继续道。

    “岳光呢?一起来了吗?”听着秀夫的叙述,由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女儿离开家门时的稚嫩背影。

    “没,那个家伙倒没来”。提到岳光,秀夫的声音略微一顿。

    “清香还说什么了吗?”由美不放心地追问道。

    “没说别的什么,像大人一样提着行李箱就走了。不过,清香的乳房和屁股却惊人地大了一圈”。秀夫盯着由美的丰满诱人的娇躯道,说话间漆黑的瞳孔闪烁着淫欲的光芒。老实说,猛地看到妹妹变得肥硕的乳房和丰满的臀部,他竟莫名地被勾起欲望的火焰。

    “秀夫你能不能等一下,妈妈刚刚回来”。注意到秀夫眼中炽热的情欲,由美玉体轻颤地嗫嚅道,因为酷热而潮红的粉脸刹那间变得苍白。秀夫闻言并不作声,只是眼神更加炽烈地盯着由美成熟的胴体。

    “又要在白天做吗?”意识到反抗已经无用,由美臻首低垂,盯着自已的膝盖颓然道。半晌,藕臂轻移,玉手伸到衬衫的领口处。先是解开白色半袖衫的钮扣,褪去上衣。接着手腕探到脑后,松开束着青丝的发带,浓密的秀发便像散开的云烟般披散在裸露的香肩上。

    “全脱掉!快点”。秀夫神情亢奋地催促道。由美闻言羞涩地闭起媚眼,当胸罩的结扣被解开,一对欺霜赛雪的丰满乳球恍若跳动的水弹般霍地蹦出。一瞬间,秀夫只觉得双眼像是被染成了乳白色,入目的全是朦胧的雪白肉光。

    “妈妈的乳房果然是最漂亮的,怎么看都看不够”。秀夫目光如火地赞叹道,随后从书桌下翻出先前买的照相机,像是那晚的岳光一样准备给母亲拍照。

    看着什么事都要跟岳光比的秀夫,由美神色凄苦地脱去下身的白色长裤,露出雪藕一般的修长美腿。白色的内裤早已被汗水润湿,像是半透明的保鲜膜,紧紧地贴在耻间,将肥美隆起的玉户勾勒地愈发诱人。

    “磨蹭什么呢妈妈,全部脱掉!”秀夫头一偏,视线离开相机催促道。

    “秀夫,求求你……不要……不要拍……”。由美羞赧地抗议道,但声音却比蚊子大不了多少。随后像是认命似的抓住内裤边缘,哀声地叹了口气后,面红耳赤地将全身仅剩的衣物从浑圆的美臀褪下。当内裤被脱掉,秀夫随即眼神炽热地看向由美一丝不挂的火辣胴体。

    盛夏的午后娇阳似火,灿烂的阳光从窗户涌进,将宽敞的客厅照地通亮。由美赤身裸体地站在窗户前,细白粉嫩的肌肤像是琉璃般透出淡淡的红光,丰满美艳的胴体宛若重见天日的明珠般艳光四射。

    全裸着站在儿子面前本就害羞,被秀夫火辣辣的的目光盯着更是让由美羞赧不已,她睫毛微颤,不敢看向秀夫的方向,水润的眸子透过窗户,放在天边飘浮 着的云彩上。

    “知道该接下来该怎么做吗?妈妈”。秀夫拍完了照片后后,起身问道。

    “妈妈怎么会知道?秀夫快说吧”。由美柔声道。

    “先把腿分开,然后把小穴撑开!”秀夫淫邪地吩咐道。

    “秀夫……这也太那个了……”。由美不满地抗议道,但还是依言分开修长的美腿,两手滑过下腹,捏住两片花瓣似的大阴唇向外扒开。

    “好漂亮啊,妈妈”。秀夫贪婪地盯着母亲裸露出的嫣红肉缝赞叹道。

    “看啊秀夫,你不是最喜欢看妈妈的小穴吗?要好好看哦”。由美淫荡着浪叫道,随后将小阴唇也向两边扒开,露出里面桃叶状的粉嫩肉穴和蜜穴顶端鲜红的阴蒂。

    “妈妈好色啊”。秀夫手臂微颤地移近相机,对着由美胯间盛开的花蕊按下了快门。

    “看啊,妈妈。这就是你那淫荡的小穴”。一分钟后,秀夫取出了照片递到由美面前,指着上面淫靡的肉穴调笑道。

    “不要,我不要看。快拿开”。由美俏脸飞红地扭过头去,连声拒绝道。看到母亲含羞带怯的诱人模样,秀夫再也压制不住体内暴动的情欲。猛地搂住由美纤细的腰肢,一手抓住肥弹滑腻的豪乳,随后含住如新剥鸡头似的乳头舔弄着,另一只手则滑过光洁的玉背,捏住丰腴细滑的臀瓣揉捏起来。

    “好性感的屁股,捏起来又软又滑”。秀夫吐出嘴中的乳头感慨道,随后在由美玲珑凹凸的美体上舔吮起来。

    他先是从臀沟向上,沿着白瓷似的雪背一路舔到粉颈;随后顺着耳朵、下巴,来到红唇处一阵猛吸;最后抬起母亲的双手玉腕,舔过着腕、臂弯,来到汗毛稀疏的腋窝处停了下来。摩挲臀肉的手臂则探到幽深的肉缝中,拨开遮挡着的花瓣,对着肉穴洞口插了进去。

    因为刚出过汗,,由美腋窝散发着一股自身特有的熟栗子似的体味。秀夫贪婪地嗅着妇人腋窝处的味道,恍惚间像回到了小时候被母亲温柔哄弄的时候。

    “唔……不要……”。由美正强忍着腋窝被舔弄的酥痒感,冷不防娇嫩的蜜穴被插入,像是入了油锅的活鱼般猛地仰起脖颈呻吟道。

    “还说什么不要,妈妈,你看你下面都湿成什么样了”。秀夫手指在蜜穴内抽插了一阵,将沾满淫液的手掌伸到由美面前讥讽道。随后一把抱起母亲的娇躯,将她扔到了床上。

    “啊……不要……唔唔嗯……”。由美惊叫着仰面跌落床上,秀夫一手摁下她欲要扬起的上身,另一只手又探到滑腻的蜜穴处抽送起来。

    “啊啊……嗯……”。阴道被抽插了一段时间后,仰躺着的由美猛地绷紧修长的玉腿,湿滑的阴道同时紧贤淑夹住腔道中抽送的手指,琼鼻像玉扇般不停地翕合起来。

    “秀夫真的这么喜欢妈妈吗?”由美强忍着私处快感的冲击,泛着水的美眸注视着秀夫,春情荡漾地柔声道。

    “嗯,秀夫最喜欢的就是妈妈了……唔唔……”。秀夫慌忙点头道。可是还没等他说完,躺着的由美蓦地扬起上身,红唇紧接着覆盖上他的嘴巴,香舌搅动间,将他剩下的话堵了回去。秀夫惊喜地瞪大眼睛,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母亲这样主动的索吻。

    “好了……秀夫……无论你想怎么做……妈妈都依你……”。良久,由美才收回朱唇,随后无力地躺回床上,分开大腿,剧烈地喘息道。

    少年的手指在温润的腔道中进出着,在爱液的润滑下,发出“啾啾”的淫靡之音。秀夫抽插了一阵后拔出手指,将指腹上的黏液涂抹到阴蒂上后,转而搓揉起敏感的肉粒。

    “啊啊……唔唔……妈妈不行了……要被秀夫玩洩了……啊啊……不要……这样下去会洩的……”。由美娇喘着浪叫道,肥白的阴阜像是离水的白虾般一拱一拱地颤动着。

    “妈妈给我舔吧,你说过的,怎么做都可以”。敏感的阴蒂像是袖珍版的阴茎似的肿胀着挺起,在粗糙的指腹下滚来滚去。秀夫手上不住地搓玩着肉粒,听到由美的话后,一挺下身,将胯间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戳到由美鼻尖。

    “不要,唔……咕……唔唔嗯……”。阵阵刺鼻的腥气从鼻翼处怒胀的阳具上传来,由美惊愕间刚要拒绝,秀夫却看准时机,在她红唇微张之际,猛地将肉棒捅了进去。

    粗壮的肉棒破开牙关,顶端粗大的龟头直接卡在了喉头。由美幽怨地瞪了秀夫一眼,随后握住阳具的根部,香舌贴在坚硬的肉棒上,像是柔软的牙刷般在棒身上来回拖曳擦拭。当舌头来到滑到棒头时,更是用银牙扣住冠状沟,像婴儿吸奶似的轻咬紫红的龟头。

    “妈妈……秀夫要射了……呃啊……”。肉棒在唇舌的挑逗下畏惧似的颤抖起来,不多时,少年便发出了爆发前的嘶吼。

    由美强忍着口腔中的腥气,将秀夫的精液全部纳进了口中。接着檀口微张,将红唇内噙着的的精液吐在了纸巾上,随后杏眼含春地看向秀夫。刚才的调情像是异火索般,点燃了由美体内潜藏的情欲,让她迫切想要享受真正的性爱。

    “妈妈,我想先喝杯咖啡”。然而刚刚射精后的秀夫似乎并不急切,想要稍微休息一下。由美闻言,体贴地看了一眼儿子的俊脸,无奈地点点头。一会后,就见秀夫端着两杯咖啡,一路吹着口哨走了过来,与咖啡一起拿在手中的,还有两根粗大的香肠。

    “嗯,妈妈把屁股撅起来”。秀夫喝完咖啡后,走到由美身后,大手探到由美丰腻的臀缝间命令道。由美闻言顺从地挺起肥美的俏臀,秀夫随后沉默着拿起一根香肠,将香肠的一端摁在湿淋淋的蜜穴处,像擀饺子皮一样滚动起来。

    “啊……那里不行……不要……啊啊……”。伴随着由美的惊呼声,香肠像擀面杖一样在娇嫩的阴蒂上碾过,敏感的肉粒像是被揉搓过的阴蒂似的尖尖翘起。

    股股淫水宛如啜泣的珠泪般从肉穴中不住地涌出,宛若给充血的玉户罩上一层晶莹的纱衣。

    “插……插进去……求求你秀夫……把香肠插进去……快点……”。由美强忍股间传来的酸痒感,扭动着肥臀乞求道。

    秀夫则完全无视母亲的哀求,香肠转而滑到凹陷的菊花处,对着粉嫩的肛菊,开始有节奏的敲打起来。丰满的臀瓣像是熟透的白桃般,在香肠的鞭笞下浆汁四溢。

    “啊啊……秀夫这么喜欢妈妈的屁股吗……唔唔……这样下去……肛门又要变成石榴花了……啊啊……进去了……妈妈不行了……”。由美手臂撑在地板上,像一头发情的牝兽般浪叫道,肛门中的香肠仿佛嵌在下身的尾巴,随着臀瓣的摇晃而左右扭动。

    秀夫见状,扬起手掌擦拭了一下因亢奋而溢出汗珠的额头,随后将另一根香肠插入由美滑腻的阴道。

    “啊啊……洩了……要洩了……”。

    像是要将母亲的呜咽声捅回腹内一样,秀夫同时攥住两根香肠,在母亲的谷道和嫩穴中剧烈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妈妈又要洩了……”。伴随着一声清越的娇媂,由美丰满的胴体像一团雪泥般瘫倒在儿子的床上,细白的藕臂似出水的雪藕般无力地搭在床沿,水灵灵的眼睛半闭着看向天花板的方向,累地连嵌在下体的香肠也无力拔出。

    “舒服吗,妈妈?”秀夫手掌探到由美额前,轻抚着母亲红潮弥漫的俏脸道。

    “嗯……舒服,妈妈都被秀夫弄虚脱了”。由美美眸微闭,娇羞地呢喃道,语调中熟妇特有的慵懒风情让人沉醉。母子两人相顾无言,时间在这一刻华为了温情的静寂。由美静静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不久便在秀夫的注视下进入了梦乡。

    “妈妈,你是我一个人的。我发誓……”。秀夫轻抚着熟睡中由美的发丝,喃喃自语道。俊逸的眸子在这一刻红得有些妖异……宽敞的大床上,美妇人呈一个大字形仰躺着,腿间阴毛稀疏的肉缝像是艳红的蚌口般向外鼓起,淫靡的肉穴上还插着一根粗大的香肠,像是被吞入腹中的肉棒般只有三厘米露在穴外。

    看着这淫艳的场面,秀夫又端起相机拍摄了一组照片,接着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来到放着钓鱼工具箱的木柜前。打开箱子后,剪下一段鱼线,将纤细的丝线系在由美的左边乳头上。就在他刚要进行下一步动作时,由美蓦地睁开眼帘,水润的美眸正好看到胸部被揪起的肥乳。

    “秀夫……你……你要作什么……啊……痛死了……住手……”。绵软的乳球先是被向内推挤,随后两颗娇嫩的乳头被一根鱼线栓在一起。当秀夫手掌离开,在乳球的回弹下,纤细的鱼线被绷地紧紧地,一阵阵针刺般的痛感从乳头上接连不断地传来,由美痛地玉腿瞬间绷直,如新剥鸡头似的奶头激昂着向上尖尖翘起。

    “啊……停下……求你了……停下……”。秀夫没有理会由美的痛呼,攥着系在右乳上的鱼线,向妇人的下体伸去。

    “啊啊、住手……唔唔……”。由美眉梢紧拧,呼痛地呻吟道。

    “别动,妈妈”。秀夫手指灵巧地掐住阴蒂顶端,接着向上提起,然后将鱼线系在被拉长的肉芽上,最后再将鱼线的一头跟左乳上的尼龙丝线系在一起。就这样,美妇人肉体上最敏感的三点,被一根细细的尼龙丝连成一个淫艳的三角形。

    秀夫做完这一切后,扶着由美从床上下来,接着推开房门,牵着妇人的小手向屋外走去。在秀夫的拉扯下,由美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但即便是再小心,胸乳也不可避免地晃动。而绷成三角形的鱼线则像是最精密的发电机般,只是微微的震动,也会在阴蒂和乳头处产生令人眩晕的强烈电流。

    “唔唔……嗯啊……”。由美一步一喘地娇呻道。在秀夫的作弄下,不止是尼龙丝上在刺激着身体,插在下体的香肠也在行走中不停在抽插着肉穴。

    “妈妈,走快点!”秀夫在前面带路,攥着由美的小手催促道。

    “啊啊……妈妈受不了了……”。从走廊离开,来到楼梯口时,由美身子一软,扶住台阶上的扶梯娇喘道。在这样的双重折磨下,豆大般的汗珠立刻在平坦的小腹上积成一团,温热的黏液更是顺着大腿内侧汩汩流出,在肥白的玉阜间闪着淫靡的艳光。

    “呜呜……要死了……不要这么折磨妈妈了……求你了秀夫……”。由美痛苦地悲鸣道,扶着扶梯的身子一步一个台阶地向下移动。下了楼梯后,美妇人被儿子牵着来到厨房。在秀夫的命令下,她认命似的地扒住洗碗台的边缘。随着腰身下压,丰腴紧实的白臀向后高高翘起,将嫣红的私处敞露在儿子面前。秀夫手掌伸出,先在丰腻的臀瓣间揉搓了一把,随后攥住桃臀间的香肠,先将香肠从花穴中中拨出;接着如法炮制,揪出了插在肛洞中的另一根,最后将两根被烫地有些松软的香肠扔到了垃圾桶里。

    “秀夫,这么快就把香肠拨出来。小穴现在空荡荡的,感觉好难受”。由美娇声呻吟道,肥白的丰臀在儿子面前左右摇晃着,像是在恳求少年插入一般。看着母亲淫荡的大白屁股,秀夫再也按奈不住勃发的情欲,胯下的阴茎像打了鸡血般激昂地向上扬起。他下身激烈地一挺,龟头直接穿过了滑腻的阴道,顶到了子宫。坚硬的肉棒像捅进了一团包裹着沸水的肉球中,阴道中的淫水滚烫地似要把他的阳具融化一般,暖乎乎热融融地含住他的硕大。

    “唔唔……秀夫的好粗……好大啊……啊啊……”。由美两手抓着洗碗台的边缘,像是淫兽的化身般连声娇啼。挺翘的丰臀宛若迅雷向后疾挺,“啪啪”地撞击在秀夫的腰腹上。身后的秀夫也不甘示弱,屁股像打桩般快速拱动,肉棒宛若铁杵在嫩穴中疯狂抽送,像是要把母亲多汁的蜜穴榨干才罢休。不知不觉间,原本懵懂的少年,在短短一个暑假里,竟被岳光调教成了一个让熟女都要疯狂的性爱高手。

    “噗嗞……噗嗞……噗嗞……”。不知从何时起,母子间性器的摩擦声成了房间的主旋律。秀夫一边沉醉在对母亲柔腻花穴的征伐中,一边坏笑着将手探到妇人胸下,抓住一对丰软的乳球肆意搓玩起来。

    然而妇人的乳头和阴蒂都被一根细线缠在了一起。伴随着乳房被大力地揉捏,绷地笔直的丝线猛地向上拉起,充血的阴蒂像是拔节的嫩笋般被陡然揪长。

    “啊啊……洩、要洩了……”。由美颤抖着悲鸣道,紧接着膝弯一软,成熟妖娆的身子向下坠去。

    秀夫兴奋地双眼通红,欲魔似的眸中淫光暴闪。看到由美被淫玩到脱力,他伸手扶住母亲细软的腰身,肉棒随后从溢满淫水的蜜洞中抽出。接着一把抱起由美的肥臀,将不断下滑的臀瓣抬了起来。

    “秀夫,你怎么还不射?是想在菊花里发泄吗……妈妈明白了”。由美娇羞道,说着再次拱起白亮的屁股,玉手扶在洗碗台上趴成狗交式。

    午后的厨房中,玉脸飞红的由美双手扒在金属台上,娇艳的肛菊柔柔敞开,迎接着秀夫火热欲望的进入。硕大的龟头甫一插入,便被窄小的肛洞紧紧包裹。

    粗糙的肛洞远不如阴道润滑;肛洞的内壁光滑如镜,也不像玉户中褶皱层叠;但却更加狭窄火热。当敏感的龟头在菊肛内摩擦时,粗糙的粘膜像老树盘根般锁住翻腾的肉棒,似乎分分钟要把灵魂磨灭一般。秀夫强忍着射精的冲动,肉棒一插到底。阴茎抽送间,宛若身陷雾都,舒爽地脑海一片空白。

    “妈妈的菊花好赞……夹得鸡巴好紧、好舒服……肉棒在里面像要被夹断似的……啊啊……忍不了了……”。秀夫伏在由美的背上狂插猛抽。陡然间,伴随着一声狂暴地嘶吼,肉棒像攻城锤般狠狠楔进子宫深处。

    “真是色情的孩子,像发情的牛犊似的要个没完”。由美略带责备地娇吟道。

    接着抿住红唇,咬紧银牙,肛门的括约肌随之猛地收紧,将肠道内激烈震颤地肉棒死死夹住。

    “啊啊……妈妈就是这样……好爽啊……”。就在秀夫狂呼着挺送时,一阵吵杂地脚步声蓦地从走廊传来,紧接着一个剃得光秃青亮的脑门出现在厨房门口。

    “哈哈,竟然被老衲撞到了,你们母子真是不得了啊”。岳光旁若无人地走进厨房,看到由美母子肛交的场面后,咧开肥厚的嘴唇,大声淫笑道。

    “看我做什么,继续肏啊,不要停”。看到秀夫二人因为自已的出现而呆愣在原地,岳光方形的下巴点了点催促道。

    岳光说话的声音虽轻,但说的话却像是咒语一样,让母子刚才中断的肛交得以继续进行。但两人显然已没了做爱的心思,在岳光的注视下,二人像是被毒蛇盯上的青蛙般,小心地挺动着腰肢。一时间,先前充斥房间的呻吟声瞬间没了踪影,只留下由美和秀夫极力压抑的喘息声。

    “由美,告诉我,被儿子干屁股是不是很爽啊?”岳光鹰隼似的目光看向由美道。由美被盯得娇躯一缩,羞惧地扭过头去,避开岳光审视的视线。

    “咦!这是什么?切,还以为是什么,不过是小孩子的玩具罢了”。

    却是岳光注意到了由美身下的尼龙细线,蓦地发问道。说着伸手抓住柔韧的鱼线,用力向外扯了起来。

    两颗樱桃似的奶头被扯得向上立起,私处的阴蒂随之也被绷紧的鱼线拉着向上翘起,细若发丝的鱼线像是要把肉芽割裂一般深深地嵌入粉红的阴蒂。

    “嘶……痛啊……呜呜……痛死了!!……”。由美的惨叫反而勾起了岳光的兴趣,让这个恶魔沉浸在对她的淫虐中。

    “秀夫,快点结束……快点……求求你……射出来吧……妈妈受不了了……”。

    由美绝望地恳求道。妇人肛菊被肉棒肏干的同时,阴蒂和双乳也被岳光粗鲁的玩弄,由美只觉得身体最敏感的嫩肉像是被尖刀反复切割似的疼痛难忍,冷汗如清晨的露珠从光洁的额头不断渗出。

    听到母亲的哀求,秀夫开始急速地耸动腰腹,不多时,随着肉棒一阵剧烈地跳动,浓白的精液径直喷射在肠道深处。

    “喂,由美,先到浴室把身体清洗一下!”岳光嫌弃地看了眼由美糊满精液的下体,厌恶地命令道,之后又吩咐秀夫解下妇人身上系着的鱼线。

    这本小说预计在本周结束,看了大家的留言,发现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喜剧的。

    我曾经问过一些女性朋友,她们说里面的人都应该死,因为即便岳光死了,浅羽一家也回不到正常人的生活了。当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内心总有点不舒服,所以才会留言询问大家的意见。我向大家保证结局不会是悲剧,另外想问一下,新书就要开了,你们喜不喜欢我用日文名字?如果不喜欢可以给我提供两个女性名字和一个男主名字,名字最好朴实无华,不要太跳,我表示起名字是最烦的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耻母》,方便以后阅读耻母【耻母】(1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耻母【耻母】(15)并对耻母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