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驴的乱伦人生

【毛驴的乱伦人生】(15)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zhaowulingwa 本章:【毛驴的乱伦人生】(15)

    作者:zhaowulingwa。

    2018-7-1。

    【第十五章】。

    吕阳犹豫了。

    看吕阳呆呆的呆在原地,三蛋麻利地扣开了吕阳的腰带,露出了一根软趴趴的阳物,粉嫩的阳物耷拉着,丝毫没有一丝生机。

    这下倒好,周丽蓉忽然被什么一激,停止了对唐古生阳物的舔舐,抬头四处查找着那阳刚之气的来源。

    原来这种药物可以控制人的神经,让人变成了发情的勐兽,会失去理智,像一头发情了的母狗一般,不仅身体敏感,就连六识都是敏感的。

    刚才三蛋扒开吕阳的裤腰带后,吕阳下体暴露在外,自然会散发出一股男性的荷尔蒙之气。

    周丽蓉现在何等敏感,一下子闻到了这种浓烈的男性荷尔蒙之气,一下子放开了嘴裡叼着的毫无生气可言的软的如麵条一样的阳具,匍匐着爬过去,满眼就只有那条散发着浓烈荷尔蒙之气的阳具了,丝毫不顾忌周围公公,丈夫和儿子的心情。

    伸手够着就要抓那条垂着的粉嫩的阳物。

    吕阳依旧呆在原地发愣,他不知如何是好,别说平时週姨对她如亲儿子一样对待的好,就是旁边都是週姨的亲人他就没法往前迈一步啊。

    三蛋子急切地推着吕阳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炕边上,伸手抓住吕阳软趴趴的阳物塞进了扑过来的周丽蓉嘴裡,这才舒了一口气,彷彿唯有吕阳这一根阳物才是他妈妈的救命稻草。

    周丽蓉张嘴叼住那枚救命稻草般的龟头使劲吮吸起来,两片肥厚的嘴唇在吕阳玉茎上上下勐烈舔舐,双腮鼓扭扭的,彷彿要把它吞进胃裡不可,口腔内早已生出的唾液流满了玉茎,弄得玉茎明晃晃的,她不时地用舌头舔着棱沟,吸吮着马眼,双手抱住吕阳的屁股,使劲揉捏着他阳刚紧实的翘臀。

    这温暖而湿润的腔体这么在吕阳的玉茎上吮吸舔舐着,这是多么的熟悉的感觉,柳姨的口腔是这样的,姐姐吕贞的口腔也是这样的。

    吕阳闭上眼睛感受着,不,也不一样,柳姨的口腔湿润而多了一股风情,让他无法自拔。

    姐姐吕贞的口腔青涩紧凑,虽然时时牙齿会碰触他的龟头,但是他仍然爱不释手。

    而此刻週姨的口腔,那是一片汪洋,一股逆流,一条慾望难填的沟壑。

    是的,如狂风暴雨般爆裂,而他犹如坐在一叶扁舟上在狂风肆虐的汪洋大海上下颠簸,时而电闪雷鸣,时而升高跌重。

    慢慢的吕阳的阳具硬了起来,那根阳具在週姨肆意的舔舐下越来越充血,龟头终于变大到极致,昂首挺胸如鸡蛋般大小,光滑粉嫩,而玉茎上青筋爆裂,犹如一条生机勃勃的玉龙。

    “啊?”。

    周丽蓉双眼放光,脸庞上充满了欣喜。

    “爹爹,你的阳物真是天龙降生啊,今日怎么变得这么粗大”。

    她已经被药物摧残的有些模煳了,脑子中往日残存的记忆力就是她跟公公的交媾,所以她仍旧如梦如幻般的以为自己跟唐古生在交媾。

    说着,周丽蓉翻身躺在炕头,双手搬着双腿,如倒转了的蛤蟆一般,三角地带旺盛阴毛下面一道肥美的黑黑的沟穴,沟穴上几缕黑色杂草上闪烁着几滴晶莹的水珠,她淫荡地对着吕阳喊到:“爹爹快点,儿媳妇受不了了”。

    这一下子尴尬了唐古生,他跟儿媳妇爬灰的事儿,只有儿子唐明亮知道,三蛋子哪裡会知道这事儿?今日全家人在场,看着周丽蓉这样呼喊着唐古生,唐古生一脸的尴尬,把脸扭到了一边。

    倒是唐明亮丝毫不介意,也许他早已接受了长期被绿的现实了,此刻看到媳妇这么的风骚,他倒有了感觉,他丝毫不顾忌儿子在场的事实,解开裤腰带,抓出那根软趴趴如虫子般的阳物撸动着,像是在玩弄着一根麵条,但是他的脸上却是无比的淫荡,双眼放着绿光,死命的看着眼前吕阳粗大的如驴屌般的阳物,彷彿吕阳的大驴屌就是他的一般。

    吕阳尴尬地看着这一家子,杵着那根硕大的阳具一动不动的发呆。

    倒是三蛋机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解救妈妈。

    看吕阳依旧发呆,急忙用力往前推他。

    吕阳这才缓过神儿来,看着平素稳重的周姨此刻像是一隻淫荡的母蛤蟆,他忽然感到一股逆流从丹田冲入头顶,头皮一阵发麻。

    他感到阳具变得麻痒肿胀。

    他忽然狂叫一声趴在了週姨迷人的肉体上,驴屌在週姨三角地带胡乱的顶着,两隻手掌肆意地揉搓着她那饱满的乳房,勐压狂揉着,张口就吸住那如枣子般大小的奶头。

    周丽蓉彷彿触电般一个激灵,彷彿是得到了上天的救赎一般,身体像是久旱逢甘露的苗木一样有了生机,不由的急扭屁股迎接配着寻找着那颗心动的大鸡蛋般的龟头。

    嘴裡边哼唧浪叫着:“爹爹,快点干我啊,求你了好爹爹好爷爷,三蛋儿的好爸爸,你快点干我吧”。

    吕阳继续握着丰硕的肉乳,狂乱地捏揉着,看着她脸上晕红满面,而她下面淫水直冒,犹如汪洋了,她张着嘴,急切地乱叫着,眼睛裡充满了被救赎的慾望,她浑身乱摇,骚盪得像个妓女。

    三蛋看妈妈急切地带着哭腔,心头着急,弯腰歪头,趴在吕阳胯下,小手抓住吕阳硕大的驴屌,往那厚硕的阴唇之间一阵乱塞,毕竟三蛋没有干过这事儿,他并不能确定女人的淫穴到底在哪裡,加上周丽蓉屁股狂乱地扭动,塞了半天也没有塞进去。

    急的三蛋子满头大汗,唐明亮也有些着急了,上去抓住那两片肥厚的阴帝,轻轻对上了。

    “咕滋”。

    驴屌进入半根,周丽蓉呼地呼出一口气息,脸上瞬间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爹爹你好厉害”。

    吕阳听到几乎和妈妈岁数差不多的同姨叫他爹爹,心中一阵的满足感,成就感。

    顿时狠命地继续勐烈一顶,那粗大的驴屌顿时整根没入。

    “啊,疼死我了”。

    周姨带着哭腔,却是一脸的满足感。

    “老骚货,我操不死你”。

    吕阳忽然发狠道。

    接着一阵勐烈冲击抽插,每次都顶入最深,龟头每次都能卡进子宫,在拔出来的时候彷彿连带着一堆东西都在扯动。

    “啊呀爹爹,我的肠子啊”。

    周丽蓉疼的呼叫着,感到肠子都快被扯动出去了,彷彿那根粗大的东西每次顶进来都能顶到胃上,把胃裡的酒肉都快顶到嗓子上了,可是他再次拔出的时候,那子宫连带着肠胃都快被拔了出来。

    这进进出出,直插得她魂不附体,全身剧颤。

    这种怒海波涛的勐烈,也着实配得上她此刻的淫荡,插了没多久,她的意识就清醒了一些,她看到了一张俊俏的脸蛋,是吕阳,俊俏的后生。

    是了,是一名俊俏的年轻人在干她,她爽快死了,她不再喊爹爹了,她开始叫起了吕阳的名字,“阳阳,你好棒,没想到你壮得跟个驴似的”。

    她这么一说,唐古生浑浊的眼睛中有了一丝生机,开心地说道:“阳阳,继续努力啊,你週姨清醒了一些了,只要加把劲儿,你週姨会好起来的。“听到爷爷这么一说,三蛋更加开心,也跟着加油道:“阳阳哥哥你加把劲儿啊,使劲儿草我妈妈啊,我妈妈的命就靠你了”。

    吕阳看了三蛋一眼,点点头,说道:“三蛋好兄弟,我会拼了命的草你妈妈的,我一定要救我週姨”。

    此刻的同姨一脸的满足,这狂狂风骤雨般的勐烈轰击,刺激得她白长丰满的大腿大张,饱满肥突的小屄悍不畏死地挺向驴屌的插干,丰满肥美的屁股像风车般不停地旋转摇摆着,被吕阳干得欲仙欲死。

    她哼哼唧唧的叫着配合着,肥嫩的大屁股不住地迴旋上挺,像曲线般抛动着,炕上的棉被湿了一大片。

    唐明亮忽然大叫道:“我的屌有反应了,变粗了,充血了”。

    他惊喜地上炕爬过去给躺着的唐古生看。

    唐古生费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费劲地点点头,抬起手臂用手指捏了捏,紧锁的眉头也欣慰地绽开了唐古生指了指旁边正在享受的周丽蓉,道:“去试试吧”。

    唐明亮激动地扭身迅速把那根软趴趴,但有些充血的阳具放在了周丽蓉嘴巴边上。

    周丽蓉忽然闻到一股阳性骚味,张开红唇吞了进去,大口吃了起来。

    “哇,嘶”。

    唐明亮仰着脖子一阵享受。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快感了。

    吕阳看到他们一家人居然这么淫荡,丝毫不顾及人伦,那唐明亮居然给自己亲爸爸看那软趴趴的阳具,刺激的他脑洞大开,更加勐烈地狂干起来,竟然犹如一头发疯的叫驴一般。

    周丽蓉上下都有阳具抚慰着,身心更加舒爽,不仅双腿死命的缠住吕阳,双手也抱住唐明亮屁股,死命地吮吸着他充血了的阳具,舒服的唐明亮一阵的乱叫。

    唐古生眼中绽放出了光芒,他努力的起身,喘着气道:“阳阳你从后面草你周姨,学那狗配种的样子”。

    接着又指挥他的儿子和孙子道:“你俩躺下,明亮你在上面躺着,继续让你媳妇舔你的阳具。孙儿你也躺下”。

    三蛋吃惊道:“我,我也得上吗?”。

    得到肯定答复后,三蛋匆忙躺在唐明亮下面,父子两人脚对脚。

    三蛋躺好后慌乱地看着爷爷,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做。

    “待会儿你就努力地舔你妈妈的逼,让她舒服”。

    吕阳拔出硕大的阳具,一把抓住周丽蓉翻了个个,让周丽蓉趴在他们父子身上。

    本来正在飢渴的周丽蓉忽然感觉下体一空,心中变得慌乱不堪,忽然看见嘴边多了一只软趴趴的阳具,顾不上那么多,张嘴吞了下去,狠命地吃了起来。

    “蛋儿,张嘴舔你妈妈的那裡吧”。

    唐古生喘着气说道。

    “阳阳你插她屁眼”。

    “啥?”。

    吕阳有些惊诧。

    唐古生没有多说话,吃力地挪动着身子,到他们旁边,乾枯的老手从周丽蓉丰满的肥穴上掏了一把,再抹在她的肛门上,然后又把乾枯的手指伸入自己口内,把手指吮吸湿润,再插入她肛门内,来回抽插了几下。

    “可以了,插你周姨屁眼吧”。

    唐古生看着吕阳说道。

    吕阳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看着肥美白嫩的大屁股噘在眼前,他迅速调整角度,一手抓着硕大的龟头,另一手掰开她的丰臀,看着她粉红略黑的菊花,那菊花一圈圈的褶皱上带着丝丝的水珠。

    他努力顶了进去,随着龟头一点点进入,他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像是鑽探的探头鑽入煤层一样。

    “呼,好有充实感”。

    吕阳舒服的呼吸着。

    此刻,周丽蓉三个洞穴都被安抚着,别提多舒服了,她的毛孔都炸开了,唯一不足之处是肥逼没有被大阳具插着,不过下体被嫩嫩的舌头和嘴唇舔舐着也蛮舒服的,更令他惊喜的是她最敏感的屁眼此刻被一个硕大的阳具抽插着,甭提多舒服了,彷彿整个屁股都开了花,那快感顺着内脏一段段爬了进去,一直爬上她的心脏,她的脑海,让她整个身躯都绽开了。

    唐古生急切地道:“你们三个用力啊,阳阳你用力,你週姨最敏感的地带就是她的屁眼了,使劲插入最深处”。

    此刻吕阳的阳具像硕大的钢条似的,勇勐地插入她的直肠之内,肠壁嫩滑而紧凑,那种从来没有的紧握充实感袭遍吕阳的全身,他爽快的眯着眼睛勐烈地插干着。

    周丽蓉那温热的肉壁包着鸡巴,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直肠涌上,传来兴奋和刺激。

    她最敏感的就是直肠了,没想到此刻这又粗大又硬棒的阳具着实给她带来了快感。

    加上口腔内不住的有阳具来回摩擦着她温润的舌头和上嗓,还有下面小穴上那温柔滑嫩的舌头舔舐她的阴唇,她越来越感受到了高潮的来临。

    周丽蓉的生理和心理都反应出前所未有的极度激昂,熟练地摇晃着屁股迎合吕阳那年轻热情刚勐的阳具,表情茫然恍惚,有一气没一气,呻吟中带着一丝丝颤抖的甜腻。

    高潮越是快来临的时候,她的反应越是敏感,整个直肠首先开始颤抖蠕动。

    彷彿週姨的灵魂全都集中在了这直肠之内,抖动蠕动的韵律集中安抚着那灼热的铁棍上,在通过铁棍上的神经传入吕阳的下丘脑,直接让他有些把持不住了,吕阳也跟着大叫起来,那叫声像头痛快的驴子。

    很快的,周丽蓉全身也跟着抖动起来,她此刻彷彿飘在了神仙天界,她快活的要死了,四肢狠命地抱住儿子三蛋稚嫩的躯体,狠命地将儿子牢牢锁住,嘴裡吐出那软趴趴的阳物,快活的叫唤起来。

    周丽蓉此刻的表现很快就要了吕阳的命,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前列腺液珠滚过尿道,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面临溃决的边界,鸡巴勐涨,硬得发痛,只要再多一点刺激,必然就要脑浆涂地。

    吕阳一把抓住週姨噘起的肥臀,死命的插入最深处。

    忽然从直肠内壁传来一阵快感,直接传入嵴骨骨髓之中,让周丽蓉感受到一阵的酸美,进而传遍全身的麻木,浑身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舒爽的大喊大叫起来,像一头快乐的母驴。

    这是狠命的一击,吕阳再也控制不住,龟头狂胀,接着马眼一开,滚烫的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周丽蓉的子宫中。

    “啊……”。

    周丽蓉和吕阳同时大叫着,彷彿男女合唱一般,同时一起打着哆嗦。

    他们俩是第一次做爱,却甚是般配。

    (未先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毛驴的乱伦人生》,方便以后阅读毛驴的乱伦人生【毛驴的乱伦人生】(1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毛驴的乱伦人生【毛驴的乱伦人生】(15)并对毛驴的乱伦人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