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渣之男穿越日本(渣男日娱)

最渣之男穿越日本(06)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黑色蓝调 本章:最渣之男穿越日本(06)

    第六章。

    结果山口哲找了两个性奴回来,但岛津芽子的工作还是没人做,最后山口哲只好抓抓鼻子认了,鬱闷的山口哲只好拿起岛津芽子留下来的笔记本,自己照着行程表跑通告,原本还在期待两个礼拜后就回归的岛津芽子,结果在最后一天一通电话打回来说要多延一个礼拜,山口哲听着岛津芽子在电话裡淫叫根本没空说话,说话的正是索尼音乐的CEO柏村勇助。

    “哈哈哈,山口桑真是厉害啊,您的经纪人真的相当优秀啊,这段时间我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才能应付的过来啊,芽子的表现实在是出乎预料的棒呢,山口桑对员工的培养实在令人刮目相看啊,相信在未来我们可以在教育训练这方面进行更深的合作”。

    “多谢您的夸奖了,芽子这段时间多亏了贵社照顾,年轻人就是需要多向长辈们取经,聆听长辈们的教诲啊,还请柏村桑可以多多鞭策芽子呢,请不要有太多顾忌,我相信芽子一定会乐意接受的”。

    如果没有岛津芽子不断传出的高声浪叫,这段对话从听起来就是个虚心求教的年轻人与敦厚忠实的长辈在对话,但事实上加入了岛津芽子的背景配乐,这段对话的味道就整个变调了,最后山口哲无奈的接受了自己缺助理的日子又要延长的命运......。

    今天山口哲就自己一个人坐着计程车来到车站附近的一间健身房,今天要给健身杂志拍内页,在更衣室内山口哲看着摄影组给他准备的紧身衣冒着冷汗,“这...这不是摔跤选手穿的紧身衣吗...”。

    山口哲拿着这件大红色的紧身衣连忙跑了出去找工作人员抱怨。

    不过今天这本健身杂志派来的现场监督可不好讲话,那是个三十来岁的严肃男子,听到山口哲的抱怨二话不说就飙:“不穿这件你就不要拍了,我随便在附近拉一个人就好了”。

    山口哲听到中年男子说的这句话顿时气得差点就要动手了,不过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发飙有损他的形象,于是山口哲决定再试一次争取看看,“那个...监督桑,这个太紧了啦,跨下那边...不好看吧”。

    中年男子听到山口哲这句话,脸带怀疑的上下打良着山口哲,接着摆了摆手说:“废话少说,你以为你是马还是牛啊,快点去换衣服,晚上我还有事”。

    山口哲挑了一下眉毛,对于中年男子轻挑的语气感到相当不爽,接着山口哲注意到了站在中年男子旁边的摄影助理,贴过去小声地问:“这个监督脾气也太大了吧,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啊?”。

    站在一旁的摄影助理可是认识山口哲的,那个助理拉着山口哲走到一旁说:“我听说这个斋藤监督最近在跟他老婆吵升职搬到东京的事情,山口桑您就别计较了,赶快去换衣服吧”。

    山口哲听到这裡就知道晚上要怎么报复那个监督了,于是他阴险的小声笑着,缓缓走进了更衣室换上了紧身衣,不过山口哲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毛衣缠在腰间打了个结。

    虽然结果现场的众人也真的被山口哲跨下那一大包给吓得魂不守舍,但是那个现场监督仍然硬是让摄影师拍了几组照片起来,不过到后来不只现场众人了,连摄影师都不自觉的将照片焦点给集中到山口哲的跨下去了。

    最后监督也只能摸摸鼻子让山口哲换上了短裤背心重新拍摄,不过摄影师之前拍好的照片可不像后世一样几个按钮就能删除掉,山口哲跨下一大包的照片还是被送到了某些有心人的手上...。

    结束拍摄后,山口哲一通电话打过去,简简单单的就查到了这个监督家庭状况,而山口哲二话不说便坐着计程车赶到了这个监督的家裡去,现在这个姓斋藤的监督正在和他的下属庆祝升职的事情,山口哲就是打算趁机赶过去给他戴绿帽。

    不过当山口哲坐在车裡看到了那个姓斋藤的监督他家裡的简单资料后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因为那家裡还有两个小孩,而且现在正在家裡面,这下子今天要给这个斋藤戴绿帽的计画就行不通了,既然行不通山口哲就只好改日再做打算了。

    但就在山口哲要放弃的当下,山口哲看到了资料上的女子戴着帽子从大楼裡走了出来,和资料上的照片比起来虽然年长了几岁,但是依然不减迷人的本质,虽然少了青春的气息,但成熟少妇的风味更胜以往。

    山口哲笑了一下,压了压帽沿便开门下车了,一旁的小混混看到山口哲下车,便叫司机将车给开走了,山口哲跟在了少妇的身后,漫不经心的走着,但事实上正点开了少妇的介面看着她的资料。

    “恩...斋藤北子,竟然是缅甸人喔!?28岁”。

    接着山口哲又切到了个人特质的介面,“贤慧、友善、热情、好客......,这下麻烦了,一个好色点的特质都没有让人怎么搞啊...”。

    山口哲有点烦躁的抓了抓头,找不到切入点让山口哲有点无处下手。

    最后山口哲想了想还是放弃购买商店裡的一次性道具,毕竟那些道具性价比实在太低,而且大多都有时间限制,不过就在最后山口哲又在个人现状裡发现了点东西,“恩?对丈夫不满,将近半年没有性生活...,最近迷上爱情漫画,看来似乎可以试试看...”。

    山口哲看着转身进入超市的斋藤北子跟了上去,“既然最近喜欢爱情漫画...那试试看漫画裡邂逅的方式或许有效果...”。

    在超市裡山口哲看着在挑选蔬菜的斋藤北子,山口哲提着菜篮放了一堆东西进去后便走了上去...。

    “碰”。,“唉唷”。,山口哲一个不经意的在转角处撞上了推着购物车的斋藤北子,“对不起,对不起”。

    斋藤北子连忙蹲了下来捡起山口哲菜篮裡掉出的东西,山口哲嘴裡也说着抱歉蹲了下去捡东西,接着就是漫画电视剧裡狗血的俩人捡同一样东西,然后产生了第一次的接触。

    接着斋藤北子迅速的缩回了手并且盯着他的脸看,然后山口哲抓了抓后脑鞠躬不断对她道歉,接着拿着菜篮便走开了,而斋藤北子也回头看着山口哲离开,不过就在她转过头发现购物车裡多了顶鸭舌帽,这是刚才山口哲在撞上她时,特意快速低头使得帽子掉进购物车裡。

    接着斋藤北子便开始在超市裡推着购物车找起了山口哲,经过一两次擦肩而过后斋藤北子终于追上了山口哲并将帽子还给了他,接下来就换山口哲开始主动搭讪斋藤北子了,不过山口哲非常注意美一句对斋藤北子所说的话,以不让她觉得反感为主要目的。

    两人就这样绕着各种家庭料理和閒暇的兴趣聊了起来,最后山口哲礼貌的站在超市门口挥手送别了斋藤北子,接着转过头将手上的东西丢进了一旁垃圾桶裡,打电话叫车送他回家。

    接着山口哲一系列的计画便渐渐的展开了,回家后山口哲便打电话吩咐斋藤北子家附近的混混们开始蒐集有关斋藤一家的消息,接着就是不断的和斋藤北子巧遇,不论是在超市还是在接小孩回家的途中,有时是在健身完之后或是和邻居的聚会中,山口哲总是不经意的出现,聊个天或是打个招呼就走人。

    虽然每次都像快闪一样昙花一现,但是山口哲总是在不经意中展示了自己的优点,优异的外观当然不用多说,时不时展现的温柔体贴、多金有钱,让山口哲在少妇的心中渐渐佔据了一块飞地。

    尤其是当山口哲拿着招待卷邀请斋藤北子参加健身房的运动课程时,只穿着一件短裤上阵的山口哲让她顿时脸都红着傻傻地盯着山口哲的肌肉看,而山口哲又偏偏挑选了老公戴着孩子去泡温泉的日子。

    健身完后山口哲大胆的邀请斋藤北子共进晚餐,山口哲带着斋藤北子来到了一间高级的私人餐厅用餐,不只有烛光晚餐还有一旁轻柔浪漫的小提琴,穿着朴素的斋藤北子看着眼前英俊高挺的弟弟深深着了迷,虽然知道这样是错误的,但那种偷偷摸摸的被德感让一生平澹安稳的斋藤北子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虽然斋藤北子享受这种禁忌的偷情感,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和山口哲上床出轨,但这些问题对山口哲来说都不是问题,几杯红酒香槟下肚,两人讨论的话题也越来越深入,各种异性朋友之间一般不会聊的话题也毫无顾忌的说了出口。

    最后已经喝的有点茫的斋藤北子,稀里煳涂的就被山口哲带到了楼上的客房裡了,两人双肩贴在一起坐在了房间裡的沙发上,斋藤北子手中还拿着楼下餐厅裡的香槟,两人谈的话题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禁忌,早已经喝得天昏地暗的斋藤北子就连平时自慰的姿势都拿出来分享了。

    于是水到渠成着的山口哲很自然的就吻上了斋藤北子,被突然袭击的斋藤北子愣住了,不过随着山口哲撬开了她的双唇,将舌头突入进少妇的嘴中,斋藤北子也鬆开了防线,双臂搂了上去。

    山口哲一边和斋藤北子热吻着一边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卸下,接着斋藤北子突然轻轻的推开了山口哲说:“等我一下,我先去洗澡”。

    然后便冲进了浴室裡。

    站在浴室裡,斋藤北子淋着莲蓬头喷出的热水,开始思考这件事到底该不该继续下去,但是不给斋藤北子仔细思考的时间,山口哲勐的拉开浴室的玻璃门走了进来,不给斋藤北子说话的机会,伸手就搂过了斋藤北子,接着大嘴一张继续刚才为完结的深吻。

    趁着被突击的斋藤北子还没反应过来,山口哲的魔掌便伸进少妇的跨下,在无数次实践中习得的高超指技,瞬间击破了斋藤北子的最后一道防线,斋藤北子只能双腿微开的淋着水,像无尾熊一样双手挂在山口哲的脖子上。

    斋藤北子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见山口哲跨下的巨兽,那怕刚才山口哲赤裸的冲了进来,也被浴室裡的雾气给遮挡住看不清楚,而现在山口哲弯下腰抠挖着少妇的蜜穴,弯下的腰使得肉棒距离斋藤北子也有一段距离。

    所以直到山口哲将斋藤北子翻过身压在牆上时,斋藤北子才惊觉有根火热的巨物上贴在她的臀部上,不等斋藤北子出声阻止,山口哲一个挺腰便让所有的话堵在了斋藤北子的喉咙裡面,“呜!...呃!...”。

    斋藤北子的丈夫就只是一般日本人的尺寸,和山口哲这种史前巨兽根本无法相比。

    突然体验到人生中最为强烈的肿胀感,斋藤北子只能够压着嗓子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她感觉自己的下体彷彿被一根火热的铁棍贯穿一样,肿胀感、撕裂感不断的袭来。

    而山口哲就这样将巨大的肉棒一插到底,顶着斋藤北子的子宫颈动也不动,等待着那神奇液体发生作用让斋藤北子能够承受他的勐攻。

    过了几分钟后,吸收了不少山口哲前列腺液的蜜穴终于渐渐不再感到难受,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且充实的感觉,原本惨白的脸颊也渐渐浮上了血色,感受着巨大的肉棒插满了自己的蜜穴,她这时才知道自己的蜜穴其实从来没有被填满过。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丈夫跨下的肉棒,拿来与现在体内的巨兽一比竟然有可笑的感觉,不待斋藤北子开始细细品尝做女人的快乐,山口哲见斋藤北子已经习惯了,便开始缓缓的抽插了起来。

    原本肉棒静静的插在体内就已经有点受不了了,现在那巨棒一开始抽送斋藤北子便不由自主地开始了呻吟,“等一下...啊...太大了......喔...慢...慢一点...啊...厉害......好厉害......轻一点...啊...啊...”。

    山口哲抓着少妇柔软的腰肉,跨下的巨棒一次又一次的插到蜜穴底部。

    感受着蜜穴深处紧窄得有如处女一般,山口哲趴在斋藤北子背后在她耳边说:“北子姐裡面好紧啊,该不会孩子出生后就没做爱了吧”。

    斋藤北子双腿挺直踮着脚尖站在牆边,胸前的双乳被挤在牆上压成了扁圆形,向后翘起的美臀被山口哲牢牢的抓住,粗长坚硬的肉棒随着抽插,一会重见天日一会又消失在少妇的肉洞裡。

    斋藤北子咬着下唇听着身后山口哲说得调笑话,转过头来给山口哲一个抚媚的白眼,“今天...喔...今天不要提那个人...啊...啊...”。

    听到斋藤北子这样说,山口哲淫笑着鬆开了抓着美臀的双手,一隻魔掌向上抓住了那被压在牆上变形的双乳,另一隻手摸向了少妇的小腹。

    摸着少妇的小腹山口哲知道这裡就是女人的子宫,没有甚么比让那个监督养老婆出轨怀孕生下的野种还要好的报仇了,“北子姐...我们只有今天吗...”。

    斋藤北子听着山口哲的话咬着下唇,头也不回的默默点着头,“那北子姐,叫我老公”。

    在山口哲看不到的地方斋藤北子的眼角默默的留下了一滴泪珠,紧咬的下唇被山口哲突如其来的强烈抽插给撞开了,“啊...啊...轻点...老公......轻一点...老公的肉棒...啊...太大了....啊...不行...啊...去了!要去了!......啊!”。

    山口哲没打算听斋藤北子的哀求,双手环绕着少妇的腰肢,随着少妇的高潮开始了射精前的最后冲刺。

    斋藤北子也不是第一次做爱了,体内渐渐胀大变热的肉棒和身后男人的加速抽插很明显的就是射精的前兆,斋藤北子趴在牆上不断的抽蓄,但是极致的快感根本让她无法开口阻止山口哲的冲刺,她只能无助的靠在牆上被山口哲一次次的顶入高潮的漩涡裡。

    终于随着山口哲一声大吼,巨大的肉棒紧紧的顶在了子宫口开始了强烈的喷射,炙热的精液喷洒在斋藤北子的子宫裡,强劲的喷射与灼热的温度让斋藤北子又攀升到了另一个层次的高潮。

    “天啊,今天是危险日啊,出轨就算了竟然还给他内射,要是...怀上姦夫的孩子...老公对不起...”。

    斋藤北子脑海裡充斥着被德感与禁忌的刺激,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怀上姦夫的小孩,给自己的老公带上一顶深绿色的帽子,光是靠着想像斋藤北子竟然在高潮过后又再次迎来了另一波高潮。

    山口哲射精后也不打算将肉棒拔出,他就这样以火车便当的体位将斋藤北子给抬出了浴室,将斋藤北子扔到床垫上后,山口哲再次扑了上去将肉棒再次插进了蜜穴裡,不给斋藤北子喘气的时间就展开了新一轮的人妻下种活动。

    斋藤北子感受到山口哲再次插入的巨棒,惊讶的看着趴在自己上方耸动着跨下的少年,“哲君都不用休息吗!?肉棒怎么一点变软的感觉都没有”。

    此时早已意乱情迷的斋藤北子只能抓着床单无力抵抗,不断抽插的巨棒产生的快感让斋藤北子体会到女人幸福的极限,也充分的证明了老公的不足。

    看着那趴在自己双腿间的少年,斋藤北子知道自己恐怕是逃不掉了,老公和他比起来根本就不像个男人,现在斋藤北子早已不再对出轨感到愧疚了,反过来她竟觉得这次出轨是正确的选择,不然她根本不知道原来没有爱的性也可以让人如此着迷。

    跨过心裡那道坎后斋藤北子首次主动向山口哲索吻,柔软的双手抚上了山口哲的脸颊,轻轻的张开了双唇和山口哲进行新一波的体液交换。

    “北子姐,舒服吗?”。

    微皱着眉头,斋藤北子用充满着爱意的眼神盯着山口哲的双眼,满脸潮红的张开了嘴说:“舒服...啊...啊...太舒服了......哲君......哲君你好厉害...啊...姐姐...啊...姐姐爱死你...啊...啊...爱死你的大棒棒了......啊...好舒服...啊...”。

    至此,斋藤北子可以说是彻底放开了自我,抛弃了妻子与母亲的身分,变成了单纯为享受而做爱的女人,山口哲轻轻的咬着斋藤北子的耳垂说:“他们还有四天才回来,北子姐你这四天就做我的女人吧,只要这四天就好了...”。

    斋藤北子原本翘在半空中的双腿突然夹住了山口哲的腰,斋藤北子捧着山口哲的脸说:“你的女人要去了...啊...啊...要去了...啊......啊......去了!去了!去了......啊!”。

    山口哲低下了头将少妇的高潮淫叫堵在了嘴裡,跨下的肉棒再次深深的插进去,顶在子宫上开始了今天第二次的勐烈射精...。

    说是四天就是四天,这四天裡两人每天都黏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一起发呆,每天晚上山口哲都要在斋藤北子的体内灌满大量的精液,而斋藤北子买的事后药也被山口哲偷偷换成了一般的维他命。

    由于斋藤北子的坚持,这种禁忌的关係只有四天,四天过后两人就是陌生人了,所以在这四天裡,斋藤北子也重新体会到了做一个女人的快乐,两人就像是热恋的情侣一般,在这四天裡不断的索求着对方的肉体。

    在斋藤一家搬到东京后1998年的一月,一道他期待已久的简讯终于传了过来,“哲君...很抱歉我打破了之前的约定,不过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当面对你说,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尽快回复我吗,谢谢”。

    这正是斋藤北子寄来的简讯,而山口哲估计斋藤北子会在两个多月后传简讯来找他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斋藤北子忍不住想要在体验一次偷情的滋味,第二种就是山口哲的计画成功了,斋藤北子怀上了他的小孩!当然山口哲不是那种拔屌无情的男人,理所当然的回复了简讯,并约在三天后和斋藤北子在东京见面。

    见面的地点为了隐蔽,山口哲选择了在自己居住的日本大酒店和斋藤北子见面,等到斋藤北子进来后,山口哲马上点开了斋藤北子的个人介面...接着山口哲就灿烂的笑了起来,斋藤北子的状态栏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怀胎三月”...。

    当天晚上斋藤北子步履蹒跚的走出了日本大酒店,山口哲当然不会让斋藤北子去堕胎的,吃了事后药还会怀孕也让斋藤北子深感困惑,“也许...真的是老公的孩子吧...”。

    对自己确实有吃事后药这点深信不疑的斋藤北子也只能认为肚子裡的真的是老公的小孩了。

    不过既然在酒店这种有床有浴室的私人空间裡和山口哲见面,理所当然的斋藤北子今天晚上不可能逃离山口哲的魔掌了,不过顾忌到肚子裡的小孩,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这愉悦的偷情,山口哲射了两次斋藤北子去了五次,两个人都心满意足的继续过着没有交集的生活...。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渣之男穿越日本(渣男日娱)》,方便以后阅读最渣之男穿越日本(渣男日娱)最渣之男穿越日本(0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渣之男穿越日本(渣男日娱)最渣之男穿越日本(06)并对最渣之男穿越日本(渣男日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