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树

技能树(2.0)前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月牙角 本章:技能树(2.0)前

    技能树2.0(前)——小木棉没有技能树

    身法技能,猫踏!

    小木棉从屋顶上轻轻的跳到草地上。

    落地时就跟猫一样,除了草地轻轻的瑟瑟声之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

    “是谁在外面?”怎奈,这轻微的声音还是被屋里的天藏听见了。

    小木棉一言不发,轻快的像松鼠窜上围牆,才两个眨眼的时间眼就翻过了围牆。

    安全了?

    不。

    要是以为翻过围牆就安全,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眼前并没有太多遮藏的地方,最接近的树也在约20公尺远。

    小木棉的身法虽然好,但还不至于狂妄到以为自己能在天藏看到自己之前藏起来。

    但,若是逃往旁边可不一定了。

    小木棉一落地就沿着牆壁往旁边冲去。同一时间,庭院里传来玄关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缩地技能自己还不是很熟练,但要一次要闪个1~2公尺还不是问题。

    距离牆角只有10公尺,自己冲到那里只需要一秒多的时间,加上一次的缩地,没问题!

    天藏翻上牆头那瞬间,小木棉的身影刚好闪进牆角。

    躲过了!

    小木棉还不敢松懈,料知天藏看见前方没人,一定知道自己往旁边逃走了。

    那问题是,是左还是右呢?

    这个问题,天藏也会一瞬间猜出来。

    毕竟,只有逃往比较接近牆角的右边自己才有机会躲过天藏的视线。

    右边虽然有几间小屋,但同样的也是离了一段距离。

    左窜右逃的小木棉虽然争取了不少时间,但要在天藏没发现自己的前提下逃往那些屋子里,小木棉还是没有把握。

    那,这样的话,

    小木棉又翻过牆头,跑回院子里。

    院子里都是草,小木棉的猫踏技能还没完全熟练,若是踩在上面的话又会重蹈刚刚的覆辙被天藏发现吧。

    既然猫踏不管用,那就

    身法技能,走壁!

    虽然这技能也还没完全熟练,无法凭空在牆壁上自由的行走,但依赖双手的支持,慢慢的在牆上匍匐前进还是没问题的。

    小木棉只是想要借用牆角的视线死角。

    等得天藏转过右边的牆角,小木棉又是翻过牆头,往反方向逃去。

    论身战,身法,小木棉绝对不是天藏的对手。

    但说到鬼精灵,小木棉就是这方面的天才了。

    牆的左边是茂密的松树林。

    逃到那里,天藏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自己了吧。

    小木棉一踏入松树林,就用走壁技能爬上最大的一株松树。

    她并不急着逃走。

    冒冒失失的狼狈而逃,更容易留下轨迹,更容易被抓。

    首先,要不动声色,然后要反过来观察天藏,确认了他离开之后,自己才静静的撤退。

    但,不见人影呢……

    天藏以为自己逃到了右边的屋子里,在那里吗?

    小木棉屏息静气

    六根感知,

    眼!耳!鼻!舌!身!

    这样一样,就是在远处探索自己的天藏也能被感知到吧……

    天藏……天藏……嗯……在哪呢??

    小木棉突然一阵毛骨悚然。

    在自己头顶!!

    哗唦!!

    松树一阵抖动。

    小木棉被击落在地。

    和刚刚不同,小木棉这次是重重摔落。

    呜……好痛!

    “哼,真是不珍惜自己性命的小鬼。“天藏站在树干上,藐视着狼狈摔在地上的小木棉。

    小木棉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走,怎奈身体却不停使唤,疼痛感麻痹了小木棉的肌肉。

    “没用的,你在使用着身感知的同时被我攻击,痛苦加倍放大。你该庆幸你的熟练度还不够,不然你已经痛到休克了。”

    正如天藏所说,小木棉现在痛到呼吸都艰难,连话都说不出,更别说逃走了。刚刚挣扎着站起来,却又重重的跌倒在地……

    “忍者,本来就是活在影子里的人。每个村子里都有自己的秘密,像你这样到处去这些秘密的的,有几条命都不够。”

    “是……是的……天藏先生……”小木棉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既然被发现了,小木棉只好乖乖的当好学生的本分咯。”哼,你好自为之。若是在能行动之前被狼吃掉的话也是你咎由自取。”

    说完天藏一跳,犹如大鸟般,顺着风滑落在远方。

    身为老师的天藏,竟然真的把小木棉留在树林里自身自灭。

    忍者村本来就不会建立在人烟鼎盛的地方。

    山上被树林围绕的小村落会出现半夜觅食的野兽也实属平常。

    更何况小木棉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村子和森林的边界……

    风里隐隐传来几声狼嚎,

    山里的棕狼的鼻子,可是比完全熟练了的鼻感知还有灵敏的。

    现在虽然逆风,一时嗅不到小木棉的味道。但是如此接近他们觅食的地盘,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

    动啊……快……动啊……

    小木棉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从疼痛的麻痹中恢复过来。

    但这种事,怎么可能强迫啊?

    因疼痛而麻木自己的的神经系统,是身体为了避免自己进一步受伤的自我保护机制。

    虽然小木棉受的伤并没有很严重,但在神经系统强化下,身体给神经系统的反馈也被强化了,让身体误以为自己受了非常重的伤。

    渐渐的……风……停了。

    不好!

    这是……风要转向了!!

    果然,过不多时,徐徐的凉风拂上小木棉的娇小的脸颊。

    啊呜~~~~~~~~

    身后的狼群开始陆陆续续的嚎叫。

    来……来不及了……

    小木棉听到身后的森林出现许多淅淅飒飒的声音。

    狼群已经注意到自己了……

    虽然现在自己离村子非常近,但是……

    身体的恢复……

    自己最多勉强能站立着,或许能勉强的一步一步走回村子……

    但是……

    来不及了……

    “小木棉!!小木棉你在那里吗????”

    是小由!!!!!

    不……

    不行……别过来!!!

    “呀!!这么夜了,你在这里干嘛??”小由隐隐看到了小木棉的身影,往小木棉的方向赶过来。

    不,别过来!!!

    小木棉很想阻止小由,但是要这样大喊来警告她的话,自己的气一泄,估计又会摔倒吧?

    到时在旁虎视眈眈的狼群定然会一拥而上。

    于险境中却还茫然不知的小由若无其事的走到小木棉身边,“喂,你怎么了?全身髒兮兮的……做了什么特训吗?”

    小由见到小木棉举步艰难,自然而然的扶着她,“走了走了,再不回去就要超过门禁时间了。”

    狼群已经冒出了树从,然而小由的注意力始终在小木棉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棕狼。

    狼群见到小由对自己视若无睹,也是懵了。

    一般面对的猎物,不是反对自己叫嚣,就是拔腿而逃吧?

    自然生态中,会对凶恶的猎食者视若无睹的,也只有在自己食物链上层的更强猎食者了。

    狼的本能让他们踌躇不前……

    但……这纤细的人类……怎么看都不像……

    领头的大狼首先发出威胁性的低吼,为自己助威的同时,也在试探。

    “你看啦,这么夜了,狼都要出来了……小木棉当然不怕,但我怎么办啊?”小由扶着小木棉一步一步的走进村子里。

    小由听到了大狼的低吼,但竟以为是远处的狼在嚎叫。

    在小由的搀扶下,小木棉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说……你……你真会怕吗?”小木棉说。

    “当然啊……那是狼耶,大狼耶!我又不像你们这样……一定会被吃掉了……”小由似乎真的很怕,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慢……慢点……”不是小木棉的身体跟不上……而是担心身后的狼群……

    被看出来是在逃跑的话……肯定会扑上来吧……

    “刚刚被天藏特训了到现在,现在身体都累到走不动了啦……”小木棉藉口说。

    慢慢的走了一段路,确认狼群不敢深入村子里,

    “小由啊……你刚刚该不会……没注意到我身后的东西吧……”

    “呜……你……你别吓我……这种时候说鬼故事……我晚上会睡不着啦……”小由忙盖着耳。

    果然是这样吗……

    小木棉苦笑。

    小由,小木棉的室友。

    两人同是孤儿,被东海忍者村收养。

    由于无父无母,年纪相近的两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确实年龄。

    体型上小木棉比较娇小,但个性上小由却比较需要被照顾。

    所以两人都用‘小’来称呼对方。

    小由可说是最不像忍者的忍者。

    不是言行问题,而是能力方面。

    两人成年后,顺理成章得在东海忍者村接受忍者训练。

    这两年来,小木棉的身法和六根感知进步得异常迅速,在同侪中可是数一数二的。

    但和自己同房的小由却是无论在什么项目上都是最后一名。

    天藏本就是个非常严厉的老师,小由一向在他的指导下吃了不少苦头。

    但她那天然呆的个性,把这些苦头转眼就忘了,所以这些年也熬过来了。

    然而……能吃苦不代表一定会出人头地啊……

    这两年训练下来,在加上儿时的一些基本体能训练,小由的能力却只仅仅在一般人之上……

    把她当成一般人的话,确实她的体能非常出众;

    但若是和忍者比较的话……那她的成绩真的不堪入目了——

    小木棉的伤势其实没有很重,

    当身体疼痛的反馈慢慢消除之后,小木棉的身体渐渐的恢复。

    过不多时已经不需要小由的搀扶,自己慢慢的攀岩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由小由,告诉你哦,刚刚我好像看到天藏在修炼术式哦~~”小木棉把自己洗涤干淨,就迫不及待的跟小由分享她刚刚打探到的事情。

    她也只会跟小由分享。

    “哦?那个天藏,修炼术式?你看错了吧?”小由笑笑。

    天藏堪称是最强的身战专家,一向来都是不碰身战以外的技能的。也因为如此,身为他的学生,只能学习身战的技能。

    “呃……我说好像吧……我怎么知道术式长什么样子啊?我又没看过……”小木棉说着跳到小由的床上。

    “你不觉得奇怪吗?”小由顺势的往一边躺,让了个位给小木棉。“天藏为什么不让我们学忍法和术式啊?如果一直都是他当忍者导师的话,那我们东海忍者村岂不是慢慢的变成只有身战的忍者了?”

    “这个问题,你一直到现在才觉得奇怪啊……”小木棉说,“听书天藏以前曾经一个人打败了雪林忍者村的七个护法哦。雪林忍者村的忍者擅长忍法,但却被天藏一个人打败了,所以天藏认为身战比忍法强也是无可厚非啦……”

    “那,术式呢?”小由问。

    小木棉耸耸肩,“听说要修炼术式,必须要有忍法的根基。连忍法都不曾修炼的我们,术式肯定是没机会了吧。”

    小由掩嘴笑道,“听说,又是听说。你到底哪听来这么多东西啦?”

    “嘻嘻~~~一些是听前辈说的,一些事自己偷听回来的~~”小木棉吐吐舌头,“但是依我看这些都未必是天藏不肯教导我们忍法和术式的原因。我猜他的忍法术式根本就很差劲,所以怕教了我们,我们在这里超越他,他会很没用面子哦~”

    小由轻轻敲小木棉的脑袋一下,“你这话要是被天藏听到了你就惨了。而且,天藏不是已经开始指导赤白修炼影了吗?”

    “赤白啊……”小木棉抓抓头笑道,“那个透明人你居然记得他……但是,凭着赤白的进度……他应该是谁也超越不了吧?”

    小由被小木棉逗得咯咯得笑。“怎么这样说人家,也许忍法真的比身战难的多了吧?”

    小木棉侧过身,瞪着眼前的美女。“小由呀……怎么我觉得……和平时比起来,今天这话题……你比较感兴趣?”

    “有……有吗?”小由也侧过身子,但是背对着小木棉。

    “我想……你可以试试看吧,我觉得天藏可能会答应哦~”小木棉圈抱着小由纤细的腰肢。

    “试……试……什么?”小由的脸有点发红,这也是为什么她要背对着小木棉。

    “你不是想学忍法吗?一些基础的忍法,我相信天藏还是会一些的,至少可以知道你修炼的窍门。”

    “我……我不是……”小由急着要否认,但是却被小木棉从身后遮住了嘴。

    “这不是算是逃避吧。每个人都要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事,你又不是不努力,又不是偷懒……但身战就是不适合你啊……而且不去试试新的可能性,也是一种逃避哦~”

    小由的枕头已经有点湿湿的了。

    小由从来不要求自己成为什么高手,

    但无论如何努力,在身战方面就是难以进步

    除了天藏的责骂处罚,小由自己的心里也郁闷了很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在同侪之间小由总是最弱小那个,但因为自己是个大美女,而且个性又是呆呆的很随和,所以尽管是吊车尾,但大家不自觉的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弱小得很理所当然,就是典型的需要被照顾的类型。

    然而,小木棉却很清楚,小由的心里一直都很不好受。

    小由一直有种被落下得感觉

    不求成为高手……只希望自己偶尔可以追赶的上同侪得进度……这样就行了……

    小木棉一直看着这个努力却得不到回报的室友,心理也不好受,

    但一来天藏得风格就是不爱传授身战以外得技能

    二来,小木棉猜测小由担心一旦转修了忍法,就不能和自己一起修炼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就由自己主动的鼓励她吧。

    “乖,过几天我陪你去和天藏说吧~~而且我的直觉不是都很准吗??我一直都觉得小由你是个擅长术式的忍者呢。”

    小由又被小木棉逗笑了,“胡说啦!擅长术式的忍者我们村子里都没几个……”

    小木棉打断小由,“正确来说事三个。”

    “对呀,才三个也!!!他们都是精英才能学习术式的吧!你拿我这个什么才能都没有的跟他们比……”

    “要说没有才能,也要等尝试之后。而且说不定……”小木棉顿了一下。

    “嗯?说不定什么?”小由问。

    “没……没什么。说不定你会成为村子里第四个术式高手呢。”

    “你这句话对着一个吊车尾的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小由笑笑

    嗯~~

    看来小由已经释怀了~~

    但是……

    说不定……能开眼……

    刚刚小木棉被天藏打倒得时候来不及解除六根感知。

    天藏远去得时候,似乎喃喃自语的在说这这几个字。

    说不定……能开眼……吗?

    天藏说的眼……是什么呢?


如果您喜欢,请把《技能树》,方便以后阅读技能树技能树(2.0)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技能树技能树(2.0)前并对技能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