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

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04)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indainoyakou 本章: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04)

    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4)。

    作者:indainoyakou。

    “火焰雷射──”。

    缠绕着高温热焰的魔法雷射轰隆一声炸向城牆,爬满青苔的石砖喀啦喀啦地落下。位于飞砖碎石正下方的咪咪卡翘高了屁股、迅速扭动变换自如的黑尾巴,唰唰唰地就把砖石扫到一边去。

    “标的赋予、喝啊”。

    咪咪卡的姿势尚未恢复,肌肉贲张的蕾贝卡已来到她面前、迅速挥出一记红光中带有白色惊叹号的拳头!然而咪咪卡毫不考虑防御,反而像是野生动物般直接往反方向滚开。等候在那个方向的是妲莉亚与姬拉。

    “抓到了”。

    妲莉亚的铁拳噼哩啪啦地闪灭着雷光,朝滚了一身泥土的咪咪卡重重挥下。

    千钧一髮之际,咪咪卡还是躲了开来。这傢伙速度快得不像话啊……。

    “闪电雷射──”。

    姬拉的魔法雷射也轰了个空,但是在咪咪卡忙着闪避之际,萝莎莉的火焰魔法和蕾贝卡的拳头已经就绪。她们四人默契十足地朝咪咪卡接连勐攻,蕾娜趁这时回收面色惨白的凯特……还有她的乳房。

    敌方的咪咪卡看起来这么可爱,没想到竟然会对一介少女做出如此残酷的事情……可爱果然不等于正义啊。

    “薇拉!继续堆迭防御结界”。

    “是是是的……”。

    “蕾娜!保护好勇者大人”。

    “嗯”。

    围绕在我们五人周遭的防御结界厚度不一,薇拉正努力把它们均衡化,她手抖得非常厉害,大概是被同伴伤势吓到了吧。蕾娜护在我前方,唸唸有词地咏唱咒文。蕾拉开始对凯特大出血的胸口施放治癒术。我拿着小镜子随时注意外侧队伍的状态,但实在看不出什么有用的资讯,目前只有身受重伤的凯特名字呈现红色。

    结界浓度开始转深,外头警戒中的其中一支小队也赶来中庭支援了,是等级最高的黑奶头。

    “我操妳妈的双重火焰雷射──”。

    玛格丽特一身结实的筋肉,看来早在外头就先施放一大堆力量赋予,她一进入中庭就挥舞着拳头、放出呈螺旋状射出的两道火焰雷射!其中一发打穿了伤痕累累的城牆,另一发也狠狠地扫过咪咪卡身边、往地面炸出一个坑洞!根本就没中嘛……。

    “再来一发”。

    玛格丽特再度挥出螺旋状雷射,这次也是威力惊人但完全偏离目标!话说妳不是专门搞近身战的吗,为啥用起魔法比那些大姊姊组的还强啊。

    战斗从四对一演变成七对一,战况总算开始倾斜,然而咪咪卡的表情却没有半点苦战的迹象,不如说她很乐在其中。在她们一票人打打杀杀的时候,凯特的治疗告一段落。她的胸部伤口癒合了,却因为治癒魔法形成大大的X型平扁疤痕,乳头和乳晕都无法再生,唯一的隆起是颜色比肌肤还深的伤疤。难道真的无法复原吗?我拍了拍对增殖魔法拿手的蕾娜。蕾娜对我摇摇头。

    “血液和简单的肌肉组织还有办法,这个实在是……”。

    看来是没办法了。

    蕾拉撕下自己法袍的一部分缠在凯特胸口上,将疤痕遮蔽起来,看了眼战况激烈的中庭,然后走过来与蕾娜换手。

    “蕾娜、薇拉,妳们在这裡保护凯特并维持防御结界。趁那隻高级从魔被牵制中,我和勇者大人去搜捕要塞上层”。

    “知道了”。

    “是……是的……”……相较于蕾娜精神饱满的应答,薇拉声音显得上气不接下气,维持如此厚实的防御结界应该很耗体力吧。当蕾娜接手这项工作后,薇拉立刻摇摇晃晃地跪趴下来,不计形象地喘着大气。

    “勇者大人,我们走吧。请小心跟在我身后”。

    不用妳说我也会躲好的,我可是一摸就挂的等级五啊……。

    于是在蕾拉开路下,我们两人悄悄潜入宛如空城般的要塞大厅。这裡的构造与住了几天的我方要塞大同小异,没有吓人的机关,倒是有不少藏兵室。稍微不一样的是,魔法师的要塞有着许多可以看见外头的独立小隔间,记得蕾拉说那是方便射箭或投放雷射魔法的地方;而召唤师的要塞则有一些看似仓库的空房间,裡头地板上是眼熟的传送法阵迷你款。

    “不必担心那些传送法阵,桑莫的法阵必须有召唤师在其中才能发挥作用,现在只不过是装饰用的图桉罢了”。

    说不定会有某个召唤师躲起来,趁我们不注意时启动那些法阵?

    “抱歉,容我更正,是必须有传输、通讯、校正等三位各司其职的召唤师,才有办法进行精准的长距离传送”。

    说不定有三个召唤师躲……。

    “勇者大人,您今天特别健谈呢”。

    对不起,我错惹。

    出于某种缘故,蕾拉相信我们不可能会遇到传送法阵突然送来一堆兵的状况。我想她应该是对的,因为我的小镜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伏兵的情报,反而显现一道红字闪烁的“合贝小公主”。

    “这个是……”。

    滴答、滴答。

    木头天花板降下带有铁味的液体,蕾拉信手拈来嗅了嗅,给出我心中八九不离十的猜想。

    “是血”。

    我们急忙赶往上层,经过螺旋状的木造楼梯、穿越敞开的门扉,出现在眼前的正是血水的源头──被扒光了衣服、浑身遍佈割裂伤、头下脚上倒吊在半空中的女孩子。那些血主要并非来自遍及她全身的伤口,大部分是从脖子上那根木头削成的尖管流出的。

    合贝小公主满佈血丝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瞪着入口的方向,鲜血从她的脖子淅沥沥地洒向地面。

    “快去叫蕾娜上来”。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回大厅,外头还在交战,没时间管那边了。蕾娜见我脸色大变就知道事情不妙,她只问我:“有敌人吗?”。

    我摇了摇头,还没说明状况,她就直接冲进要塞内部。薇拉对着不会使用魔法的我露出失望与绝望参半的表情,害我他妈的超有罪恶感……不管怎样,我把上头的状况简述一遍后,便在她哀怨的目光中狼狈地离去。大厅外头只剩努力维持结界的薇拉与昏迷不醒的凯特,两名少女宛如遭到战火与友军遗忘般待在那儿。

    蕾拉要我通知蕾娜后立即返回她身边,即使她没明说,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这道命令的意义。比起有蕾拉姊妹在的顶楼,大厅外头就算有防御结界,考虑到薇拉一人光是维持结界就累得半死,失事风险自然是比较高。

    换句话说,薇拉现在不光是为了她的好朋友拼命张开结界,同时也做为替我们看门的弃子。难怪她会一脸哀怨到极点的样子……。

    “姊姊!血液样本不足,没办法完成检测啊”。

    “唔……直接开始吧”。

    “要是发生排斥现象……”。

    “那就任她去复活吧!我们成功的机率是五分之一!赌妳的直觉了”。

    “呜呜……是的”。

    她们在讲的事情应该和血型有关,这点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这个世界的医疗科学应该没进步到可以分析人的血液,但是她们已经有自己的方法来判别最多五种血型,虽然距离现实世界的几十种血型有不小的距离,也是非常惊人了。

    至于所谓的“补血”过程,因为实在太过惊悚,我只看几眼就决定背对她们到底。

    “血量控制住!不然伤口会爆开!心脏!注意心脏啊”。

    仅仅是瞄上一眼,都看见被平放在长桌上的合贝小公主喷出大量鲜血。儘管伤口很快就在蕾拉的治癒下癒合,透过增殖魔法造出的血液仍然会从某个患部爆出。

    “压住!压住”。

    “呜噗!咳、咳咳”。

    “叫妳压住啊”。

    “血跑进喉咙……咳呃!咳”。

    我该继续守备大门吗……还是该过去帮忙啊!可是别说伤口了,光见到一堆血我就想吐啊……。

    “这样不行……勇者大人”。

    他妈的终于还是点到我了……。

    “勇者大人”。

    妈的妈的妈的去就去吧……。

    “请压住这个地方,在伤口癒合前尽量减少出血量”。

    呜哇啊这洞有点大啊!刚才不都是割裂伤吗?怎么开始治疗后出血点都变一团一团的啊!

    好在蕾拉的治癒术对小型伤口非常有效,我那血淋淋双手下的患部很快就癒合了。这时被喷了一身血的蕾娜重回前场,我就负责在她处理不过来时进行加压,或者替她们擦拭脸上的鲜血。

    浓厚二字完全不足以形容充斥着我们之间的血腥味,那股黏腻的臭味根本就是直接附着在鼻腔内,每一口呼吸都令我噁心想吐。

    不晓得过了多久,鲍鱼……不对……是合贝小公主,她体内的血液量终于恢复到没那么危险的程度了,虽然在治疗过程中失去意识,总算是保住一条小命。

    蕾拉就像动完大刀的主治医师般当场累垮,蕾娜也几乎用尽了力气,但她仍勉强自己站着,好随时注意合贝小公主的情况。

    “只要一次内出血就会崩溃……没有变成那样真是太好啦……”。

    言下之意就是患者血管很可靠吧。

    “预……预备的金笛,还有一只……”。

    蕾拉虚弱地从怀裡取出能帮助大家恢复体力的金笛,蕾娜对我使眼色,我上前去握住蕾拉那隻沾满血迹的手,把她手中的笛子慢慢推回圣袍内。

    此时此刻,从蕾拉脑海中掠过的抉择必然是“正确”的吧。

    但是──。

    “相信玛格丽特大姊吧,姊姊……”。

    蕾娜的眼神诉说着,有什么东西正悄悄改变了。

    蕾贝卡等人上来报告威胁排除是半个钟头后的事情。她们和唯一的敌人从要塞内打到要塞外,警戒在外的苏珊娜组也加入战斗,十打一的局面下,就算是速度飞快的咪咪卡也敌不过我方的魔法师部队,趁隙逃回西方去了。一个四十级的从魔可以和一群平均三十多级的魔法师战成平手,果然是头目级的对手啊……打倒她应该会掉宝吧。

    以玛格丽特为首的近战组受了不少皮肉伤,体力恢复些许的蕾拉替她们稍事处理,众人纷纷聚集于要塞顶楼。疮痍满目的合贝小公主仍在昏迷,虽说她是敌国的勇者,捕获成功的现在没有一个人为此感到高兴。

    “这就是那名女勇者吗……根本还是个孩子嘛”。

    是啊,看起来和我差不多,正值高中时期吧……脸孔也是东方人。不过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无论长相还是语言都不成问题就是了。

    “真可怜啊,年纪轻轻就被当成桑莫狗的棋子……”。

    我在有感而发的玛格丽特面前指了指自己。

    “怎么,连这种场合也忍不住兴奋吗?”。

    “咦──勇者大人,多少读读现场氛围呀……”。

    “意想不到的差劲呢,勇者大人……”。

    妈的!黑奶头这么一说就害我被大家指指点点……我明明只是想酸她一下而已啊。

    “勇者大人,请别在意。回头我再唸唸玛格丽特。现在先等观测组的报告──”。

    还是蕾拉懂我!她真的超级无敌温柔的……呜呜……我只能躲进她的胸口取暖惹……“蕾拉队长,观测报告”。

    “马上来!啊,勇者大人,请稍等一下”。

    我还没把脸埋入蕾拉胸前,她就连忙上到瞭望台去接收报告了。那个叫阿琳娜的傢伙!我记住妳了。

    蕾拉不在,还有谁可以成为我的避风港呢……蕾娜吗?不不,她的胸部疗癒力不足啊。梦露……会害我受创更严重。蕾贝卡太可怕。黑奶头不可能。心灵还没扭曲太严重的少女组非观测即昏厥……。

    绝望惹……。

    我对置身女人堆却无从慰藉的现况绝望惹……。

    “干嘛这么沮丧呀?嘿咻──”。

    啊干!洗衣板加尖奶头!重装骑兵腻……。

    “怎么啦怎么啦?被那些小女生讲几句就垂头丧气啊?”。

    别闻我的体味!变态啊啊啊……。

    “好了啦,刚才捉弄你真是抱歉啊。躲进姊姊的胸口大哭一场也可以哦?”。

    但是我拒绝!不要硬逼我跟妳的黑奶头打照面……。

    “别害羞呀!尽情向大姊姊撒娇嘛”。

    “嘶嘶!嘶!哈啊……!兴奋兴奋……”。

    “呼呵呵!要是忍不住的话,吸一下也没关係哦?”。

    世上会有PTSD就是因为妳们这群欧巴桑的关係啦痾痾痾!

    蕾拉回来时,我已经成为室内第三个意识不清的伤员,直到她那沾染血腥味、但仍保有独特体香的身体温暖了我,意识才从又黑又尖又充满吸嗅声的拷问室回归。

    “当前形势──北侧由我军佔优,敌军部分兵力据几座要塞坚守,部分强行渡河返回敌要塞,胜利是早晚的事情。南侧野战失利,弓兵队缺乏补给,远程火力不足,很可能会丧失更多要塞”。

    “茵加她们没能在序战打出士气吗……”。

    “这么一来,只能由我们这边出击吧?”。

    “体力已经被那个魅魔种消耗得差不多啦……”。

    大姊姊组和轻熟女组的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蕾拉的笑容穿越人群映入我眼帘。她从怀裡取出剩下的一枚金笛,敲了记响指。

    “敌后突袭队由我、妲莉亚组和苏珊娜组负责,其馀人员留守,由玛格丽特暂代队长职。一旦情况不对,妳们就放弃这座要塞后撤,必要时可遗弃俘虏中的敌勇者。无论如何,我们的勇者大人都是最优先确保对象”。

    “喔!交给我吧。我和小蕾会好‧好‧照‧顾勇者大人的”。

    看到黑奶头的笑容和蕾拉手中的金笛,我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在蕾拉带领的突袭队等人迅速解决掉“副作用”之后,我就被这群女人拖进某间狭窄的寝室,饱受屈辱地给两个欧巴桑扒个精光。

    当我咬紧牙关、准备面对以玛格丽特为首的慾女们时……手脚忽然被人捆了起来。接着那群女人就在我身边两两自成一对、玩了起来。

    “啾、啾噜、啾……勇者大人在看着呢!怎么样呀?海莲娜的奶子很大吧?”。

    “妳别说些怪怪的话,专心吸……呼呵!嗯!对!就是这样!啊!啊啊……”。

    GGININ。

    “嗯?嗯?薇拉讨厌姊姊我吗?明明乳头都站起来囉”。

    “不讨厌呀……只是被勇者大人看着,有点……啊呜!哈、哈啊啊……”……GGDAININ。

    “哎呀,蕾娜的小穴味道也很不错嘛!嘶嘶、嘶嘶……”。

    “蕾……蕾贝卡姊!拜託……快点放进来……”。

    GGSUPERDAININ。

    我的小兄弟硬度已经突破天际,却只能看着这群痴女各玩各的,连打手枪都做不到啊啊啊啊痾痾痾痾啊啊──。

    这六个女人就在我面前玩个过瘾,准备离去时才把我放开。殿后的是玛格丽特和蕾贝卡,而不是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蕾娜……于是我只能回想刚才的活春宫、闻着房裡若有似无的女体香,含着泪水打手枪。

    “下次记得,说话前先看看场合呀”。

    从头到尾都被黑奶头整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直到入夜,西方都是静悄悄地没有任何一隻援军的身影,反倒是东方不时有溃逃的桑莫军逃往我们这儿,玛格丽特率领众人歼灭了所有逃兵。突袭队安全归来时,战斗仍在进行中,但整体战况已大致抵定。

    这时凯特与合贝小公主也醒过来了。以薇拉为首的少女组安慰着身心受创的凯特,大姊姊组则是准备刚柔并济地从合贝小公主嘴裡问出军事情报。然而,浑身是伤的合贝小公主一醒来就陷入极度恐慌,完全问不出情报来。

    “不要过来!放我回去!让我醒来!我不应该待在这裡啊啊啊”。

    这么说是残酷了点,合贝小公主眼中的我们或许是正准备把她削成人棍、永久囚禁起来的恶魔吧。她打从心底害怕的反应提醒了我──自己终究是和身边这群女人不一样啊。

    战争在入夜约两个小时后正式结束。马克西姆率军前来这座要塞,他的脸庞不再难以判读,而是充满了欢喜的倦意。聚集在中庭和大厅的士兵们也都累垮了,当他们听到可以在这座要塞休息一晚、隔天再分配驻扎地点时,个个都瘫软在地。蕾娜她们用仓库中的食材煮了热汤分给将士们享用,桑莫军的汤料似乎加了许多玛吉克人讨厌的东西,但是有个东西暖暖身子总是好。

    虽然消灭了敌军,这场战争却也让我方要塞军损失过半,马克西姆的守备军也折损三分之一、负伤三分之一,弓兵队长茵加战死。这个名字对我来说仍相当陌生,照理说应该就像敌军阵亡的队长级人物一样不值一提。但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被她以不同于战场上的姿态搭讪过,还看见了对勇者来说大概只是可有可无、对伊丝塔与莱丝莉──茵加的好友──而言,必须是神圣庄严的吊唁。

    一旦有了名字、有了交集,这些“人”的故事就会继续编织下去。

    到头来……我已经对这个地方的人们投入感情了啊。

    “今晚的夜侍,由这两位孩子担任”。

    就寝前,蕾拉带来凯特与薇拉两名少女,以温柔的表情向我颔首后离去。在此之前,她已先来找过我,说是凯特对我这个勇者怀有憧憬,因此拜託我在夜事方面替凯特重振自信,但别做得太过火。正好我今天没啥心情搞女人,应付一下两个性格乖顺的女孩子应该不是件难事。

    “请……请多多指教,勇者大人……”。

    抱紧了胸口的凯特红着脸对我鞠躬,她看起来像隻金色毛髮的家猫,乖巧可爱。

    “你、你不可以欺负凯特喔”。

    薇拉则是勇敢地挡在凯特面前,像个守护着公主的骑士。她有着齐浏海的妹妹头,髮色是栗子色。

    我就不客气地枕着双手、亮出小兄弟了。少女们扭扭捏捏了一会儿才上床。

    薇拉很放心地让我欣赏她的小胸部──不,应该是想把我的注意力从凯特胸口移开吧。蕾拉大概没有特别交代她,所以这裡只能由我出手了。

    “呀啊……”。

    在她们俩磨磨蹭蹭的时候,我起身扑倒了手还挡在胸前的凯特,拉开她的手,用我的胸膛压向她,正准备吻向她可爱的嘴唇……薇拉却急忙地凑上脸。

    “接、接吻的话,三人也可以吧……”。

    她的脸颊漾出甜甜的红晕,至少可以肯定不是因为我……信心受挫之馀,我点点头允许她这么做。于是我们三人进行了一场诡异的接吻。

    “嗯、嗯、嗯呼……”。

    “嗯嗯、嗯呵、呵……”。

    与其说接吻,不如说是舌头舔舌头,没有正常舌吻那么舒服,倒也舔得我心痒痒。但不知怎地,舔着舔着我就被挤了出去,从参赛者降格成观众……“凯特……啾!啾噜!啾噜!嗯呵……!啾噜!啾!啾”。

    “啾!啾咕!啾!小薇……小薇!嗯!嗯噜!啾噗”。

    因为完全被排除在外,我只好摸摸两人的身体自得其乐。热吻中的两人并没有排斥我的抚摸,因此我把她们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透彻,最后顺手爱抚起她们私处的小甜豆,直到两人相继高潮。

    “呼……!呼……!小薇,好舒服啊……”。

    “凯特也是吗?嘻嘻……那就好”。

    虽然我只负责抠弄,好歹也奖励我一两句吧……我可是勇者大人啊……“小薇,我跟妳说喔……呜喵呜喵……”。

    “妳说什么……呼、呼呵──”。

    少女们在高潮后互相抱住彼此,俨然一副就此入睡的模样,帮她们俩弄到双手痠爆了的我只好赶紧拿来枕头、铺上棉被……指间还残留两人性器与阴蒂的触感,就去一旁安静打个手枪吧。

    怎么我今天都在打手枪啊……。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方便以后阅读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04)并对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