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风韵

唐朝风韵(04)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liu0035 本章:唐朝风韵(04)

    第四章。

    高阳公主被送回房府时天已经快亮了。

    太宗对萧氏给公主做思想工作非常感激,因为高阳公主从萧氏处出来是满脸的笑容,她主动跟父皇提出是自己任性了,她要自己回到房府,但是,太宗是皇帝,面子还是要的,当然,老谋深算的老房跟了皇帝这么久,肯定知道皇帝的心思,八抬大轿早就在宫门口等着迎接公主媳妇回家。太宗对老房的周到很是欣赏,没多久又给老房加了一个司马头衔。

    房遗爱这次学乖了,公主回来,他再也没敢动一个手指头,他像个奴才一样服侍公主睡下,自己衣冠整齐的伏在桌子上随时等待公主的召唤。他对父亲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通皇帝和公主的工作是十二分的佩服。让房遗爱很不解的是,自己这次闯了这么大的祸,老子和老娘竟然没有埋怨他一句,他理解为自己新婚,父母舍不得责备她。

    高阳公主躲在被子里并没有睡着,虽然她的玉门现在已经不疼了,但昨晚的恐惧还没有消散,她曾经偷偷拉开被子,看到驸马独自一人坐在小圆桌边喝茶,她似乎很得意,她决定以后要把这个男人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甚至要让驸马比他父亲那样还要怕老婆。

    惊吓了一夜的房遗爱再也忍不住阵阵袭来的困意,他伏在小圆台上睡着了,如果这个景象被他厉害的母亲看到该是多么心疼。

    天放光时,房遗爱和高阳公主被啪啪的拍门声惊醒,拍门的是淑儿,因为新娘和新郎必须自结婚的第二天早上去给老房和卢氏请安,“公主,该起床了,快到给房大人和夫人请安的时候了”。淑儿在门外叫道。

    “还让不让人活了,本公主一夜没睡好,请什么安啊,去跟老爷和夫人说,这个礼节就不要弄了,请安又不长肉”。高阳公主起身对门外的淑儿说道。

    “公主,你继续睡,请安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不去爹爹和母亲会生气的”。

    房遗爱对睡眼惺忪的高阳公主说道。

    “不许去,你就给我呆在房间里,我要你陪我”。高阳公主几乎是命令的口气。

    “是,公主”。房遗爱哪里敢顶嘴。

    房玄龄和卢氏根本就没指望从小就娇生惯养的高阳来给他们请安,折腾了一夜,他们累的已经直不起腰来了,只要这两个小祖宗不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他们也就谢天谢地了,果然,高阳公主的侍女淑儿来告诉他们,公主和房公子很累,今天就不来请安了,而且,淑儿把高阳公主的话也一字不落的转告给了房玄龄和卢氏,卢氏的脸色立马变了,在看到丈夫使来的眼色后,她叹了一口气。

    淑儿走后,老房对夫人说:“算了,公主是皇帝的心肝宝贝,你就不要跟一个孩子计较了,算了,只要不让我们给她磕头就烧高香吧。我们能怎么办啊。不生气了,不生气了”。老房才把夫人劝的气消了,没一会,卢氏的火又冒了出来。

    到底是年轻人,有两个小时的睡眠,现在又精神抖擞了,淑儿给房公子和公主打来漱口和洗脸水马上就退了出去,怎么说,漱口和洗脸应该是男人先来,但高阳公主一点也没有给驸马面子,自顾自把驸马扔在一边,漱口,洗脸一气呵成,然后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描眉,擦粉,梳头,本来这些工作以前都是淑儿做的,但现在房间里有驸马,下人不能进来。

    “楞着干什么啊,快洗漱啊,洗好了,吃点点心,继续上床睡觉”。公主对着铜镜头都没回对驸马说道。

    “是,公主”。房遗爱身上的玩世不恭好像突然被上帝带走了,他现在倒像是个小媳妇一样,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公主说什么像是皇帝的金口玉言一样。

    洗漱完毕,房遗爱又坐在圆台上等公主化好妆一起吃早点,可高阳公主故意捉弄驸马似的说道:“我不饿,你先吃,吃好了上床等我”。

    “白天还睡觉吗?被爹爹知道我要被骂的”。房遗爱低声说道。

    “骂什么啊,我们是新婚,不睡觉干什么啊,房老头敢来骂吗?”高阳一脸的不屑。

    房遗爱想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他不想再激怒这个让他胆颤心惊公主了,他知道,自己娶了这个老婆,以后的日子一定比老子还要难过。

    吃好早点,房遗爱很听话的到床上睡觉去了,又惊又吓的折腾了一夜,他头一靠到枕头没一会就沉沉的睡去,他是真的太累了,人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他是春宵一刻差点要命,哪里还有骚动的色心。

    淑儿进来收拾一下准备出去时,高阳公主喊住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侍女:“淑儿,等会你就在门口看着,任何人来找就说我们在休息,不许打扰知道吗?”。

    “是,公主,奴婢知道了”。淑儿低头回道。

    看着睡的很沉的驸马,高阳公主拉开被子钻了进去,竟然没有惊醒沉睡的房遗爱,昨晚萧氏的一番思想工作对于高阳来说几乎是醍醐灌顶,其实在出嫁前,宫里的嬷嬷非常认真的告诉了公主新婚的注意事项,但在承受了巨大的疼痛后,她的公主脾气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在经过萧氏的点拨后,她似乎也在一夜之间长大。

    她知道自己昨晚的离开已经把驸马吓的魂飞魄散了,她也知道父皇之所以没有怪罪驸马是因为自己的任性,今天她为什么这样对待驸马,是她从父皇那里得到了启示,就是自己有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公也不得不准备好八抬大轿把她抬回来,这就是权力的魅力。她要成为真正的掌控者,她才是这个家的老大,这个家任何人都必须听自己的,因为她是公主。

    看着驸马俊朗的脸,强健的身体,高阳全身莫名的兴奋起来,房间里现在温暖如春,她揭开驸马身上的薄被,她想要看看昨晚插进自己小穴的那根肉棒到底是粗还是长,她轻轻的把驸马的裤子拉了下去,她看到了。

    驸马的那根肉棒现在软绵绵的耷拉着,既不长也不粗,她有点怀疑,这个东西昨晚是怎么插进自己的小穴里的呢,她好奇的用手拨弄起来,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手才拨弄了几下,刚才还耷拉着的肉棒竟然奇迹般的挺立起来,不但粗而且长,上面青筋密布。她笑了,原来男人这个东西是可以伸缩的,想起昨晚萧氏跟自己说的话,她决定今天要把萧氏教给她的招数都用一遍。

    刚才拨弄驸马肉棒的时候,高阳公主突然发现自己的小穴莫名其妙的流起了水,而且有痒痒的感觉,她想如果今天这根肉棒再次插进自己的玉门还会疼吗?

    她决定试试,于是,她脱去了自己的裤子,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小穴里水珠在不停的渗出,难道这就是嬷嬷说的爱液,不是尿?

    她跨到了驸马的身上,把玉门对准了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刚开始还有点疼,但没有昨晚那么疼了,插到一半的时候,房遗爱醒了过来,他看到公主的这个动作吓了一条跳,怎么公主自己在做自己昨晚做的事情,“舒服吗?”。

    毕竟年轻,高阳的脸如彩云般的美艳。“嗯,舒服”。他不敢动,怕自己一动公主又会喊疼,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肉棒被紧紧的夹住了,公主于是继续往下坐,不一会,刚才挺翘的肉棒全部没入了她的小穴里,她的身体不由的一阵震颤,一阵强烈的舒服蔓延到了全身,原来萧氏说的是真的,见到自己的肉棒被公主的小穴全部吞没后,房遗爱全身也是一阵舒泰,但他依然不敢动。

    高阳感觉到自己的小穴现在很胀,她不自觉的坐在驸马的身上扭动起来,刚才不扭还好,一扭她马上觉得自己的的魂魄都飞了起来,“嗯呢,嗯呢”高阳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来,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相公,舒服,好舒服啊”。

    高阳不再对驸马用你,而是换成了相公,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听到高阳公主叫自己相公,房遗爱刚才像木板一样的身体开始活跃起来,他把手放到了公主滑滑的圆润的屁股上,“相公,别摸我的屁股,把我的肚兜拿掉,像昨晚那样摸我的奶子啊。舒服,嗯嗯,嗯嗯”。

    高阳一边扭着一边对开始有动作的驸马说道,房遗爱像得到恩赐一样,立马解开公主肚兜的带子,公主一对浑圆的,盈盈一握的粉嫩乳房暴露在了他的面前,公主的乳房虽然不大,但很坚挺,两只鲜红的乳头已经凸起,他一手一个抚摸上去,手感好极了,乳头在他的手掌刺激下越来越硬,公主的腰越扭越快,“嗯嗯嗯,嗯嗯嗯,怎么了,怎么了,我怎么要飞起来了,嗯嗯嗯,嗯嗯嗯,相公,相公我吃不消了,吃不消了,嗯嗯嗯,相公,别摸我的奶子了,快,快抱住我的屁股,快啊,帮我动,我没力气了,啊啊,啊”。

    公主的脸通红,细密的汗从额头上开始冒了出来,他马上把手从公主的乳房上拿开,抬起身一把抱住公主的屁股前后拉动起来,“啊啊,啊啊,嗯嗯呃,啊啊,受不了啦呀,我要疯了,哦哦,哦哦,哦哦,啊啊”。

    公主高声的叫着,全身颤抖,眼睛迷离的伏在驸马的身上。他也感受了公主的小穴把他的肉棒夹的生疼,还在不停的收缩,大口喘着气的公主满脸好看的红晕对驸马说道:“相公,舒服死我啦,太舒服了,你舒服了吗?”。“舒服,我也舒服”。房遗爱根本没有舒服,他还没有射精,“相公,我没力气了,你到我身上来吧,和昨晚一样好吗?”公主居然有点羞涩的说道。“好,好,好”。

    驸马连说三个好,公主低下头然后慢慢的开始抬自己的屁股,她看到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上都是水从自己的小穴里一点点出来,她很惊讶,这么长的肉棒怎么能插进自己的身体里的,而且还那么的舒服。

    房遗爱在得到公主允许后精神倍增,立即翻身伏在公主的身上,他撑起双手,分开公主两条白嫩的腿,暴涨的肉棒抵在了公主的小穴上,他不再是一沉到底,他被昨晚自己的莽撞吓怕了,他插入的速度极慢,慢的公主在身下不停的抬屁股,总算插进了一半,房遗爱不动了,“相公你干什么啊,快插进去啊”。公主很急,“我怕你疼,慢一点,慢一点”。

    房遗爱智谋不行,但恶作剧的小聪明还是有一点的,刚才通过观察,他发现公主昨晚被自己破瓜以后已经不会再疼了,而且好像很享受似的,既然我不能骂的,打你,我可以调戏你,他的心里竟然生出得意,“我不疼了,快点插进来啊,急死人了啊”。

    公主急的汗都出来了,“不行,插疼你,你再回去告诉皇上我就没命了”。

    房遗爱一脸的无辜,“你是个死人啊,我说不疼了,让你插进来就插进来,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快插进来”。公主火了,相公也不叫了。

    看到公主生气了,房遗爱才慢吞吞的把肉棒插进小穴,插进去以后他又不动了,公主的全身都在喷火,“动啊,上下左右动啊,你怎么插进去就没动静了呢?”

    公主扭了扭腰说道,她的里面痒极了,“怕你疼”。房遗爱要哭出来的样子,“老娘已经说不疼了,你这个臭男人怎么这样啊,成心让我急是不是啊”。公主气的脸都红了。

    “不是,我不敢,好,我动”。房遗爱很无辜的说道,他开始慢慢的把肉棒拔出来,然后再非常,非常慢的插进去,这套动作做下来最少一分钟,急的公主不停抬屁股去接肉棒,房遗爱看到公主这样几乎要笑出来,心里说道,看你那瘙痒,老子就是慢,急死你。“你给老娘死下来,让我自己来”。公主再也受不了啦,“别,别,我动快点就是了,公主”。

    房遗爱也不想再戏弄了,他已经开始有感觉了,于是,他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公主的水也越流越多,“嗯嗯嗯,嗯嗯,舒服,舒服啊,妈呀,嗯嗯嗯,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公主呻吟道,“啪啪啪”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此时门外的侍女淑儿也是满脸潮红,她和公主一起长大,因为,她只是个奴婢,身份卑贱,其实淑儿比公主长的更加漂亮,而且身材也很修长,如果她穿上公主的衣服,公主像奴婢,她更像公主,可惜,人同命不同了,房间里的啪啪啪声,声声入耳,淑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眼热心跳,而且自己的胯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虽然,她也生活在深宫里,但她一直和公主在一起,也不知道男女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把公主服侍好。她看看四下无人,把手伸进自己的胯间一模,她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大白天还尿裤子了呢,她发现自己的裤子都湿了。她像做错事的脸红着垂下了头,可是公主和驸马的叫唤和呻吟让她觉得自己裤裆里更湿了。

    儿子和公主不来给自己请安,卢氏在老房的劝说下也消了气,她担心不懂事的儿子再弄出什么事来,于是带着两个丫鬟过来,可刚靠近,她就听到了儿子的新房里传来了公主的叫声:“相公,快点插啊,快点啊,舒服死了啊,快插,快吗,快,我,我又要飞了,快插,快插呀,嗷嗷嗷,哦哦哦哦,嗯嗯嗯嗯”。

    跟来的两个丫头脸红着低下头,因为她们看到夫人的脸色非常难看:“这媳妇还是皇家的公主吗?怎么一点淑女样都没有,那有大白天这样叫唤的,羞死个人了”。

    卢氏看到儿子门口那个从宫里跟来的淑儿低头垂手站着,心里再火又不能冲过去,好在老房机警,没看到夫人,他马上想到可能到儿子这里来了,于是马上跟了过来,老房也听到了媳妇的叫唤声,他一把拉住满脸怒气的夫人说道:“哎,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怎么来听孩子的墙根啊,孩子毕竟小啊,不懂事的,你干嘛生那么大气啊,走了,走了”。

    卢氏一脸的不开心,嘴里嘟囔道:“不像话,不像话,还公主呢,还不如……”卢氏的话还没说全,就被老房一把捂住嘴拖走了,如果夫人说出后面的话传到皇帝那里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公主似乎被驸马插晕过去了,她满头大汗,双手抱住房遗爱抱的很紧,两条修长的腿交叉勒住了驸马的屁股,身子还在抖动,但她的眼睛却是紧闭着。房遗爱也已经射精了,现在他的肉棒依然坚硬如初,肉棒在公主的小穴里还在不停的跳动,他感觉到自己刚才射了好多。

    一直到吃中饭,公主让驸马从后面插入自己的玉门,而这次,她差点真的被插的晕厥过去,毕竟年纪不大,小穴也没有那么深,后面插入,几乎次次顶到她小穴的最深处,那种从未体会过的刺激让她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用鬼哭狼嚎来形容公主的呻吟一点都不夸张,房遗爱呆的这个院子里好在只有一个淑儿,否则真的会全房府都听到。

    房间里面满屋春色,酣畅淋漓,屋外淑儿的裤子几乎湿透,要不是外面有一层裙子,她几乎要羞死。她不明白,房间里公主和驸马的叫声,自己为什么小穴里会流那么多水出来?

    不急,要不了多久,她就会知道了,因为,公主为了和《西游记》里唐僧的原型人物玄奘法师的高徒辩机,也是《大唐西域记》的整理者和作者私通,把自己这个一直跟随自己的侍女推给了自己的丈夫房遗爱。


如果您喜欢,请把《唐朝风韵》,方便以后阅读唐朝风韵唐朝风韵(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唐朝风韵唐朝风韵(04)并对唐朝风韵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