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沦落传

黄蓉沦落传(39-40)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强 本章:黄蓉沦落传(39-40)

    作者:淡淡淡。

    字数:8722。

    (三十九)侠女还乡。

    黄蓉虽然武功被废内力已失,但好在她天资聪颖身体灵活,几天只能便学会了忍者的体术和暗杀之术,在后人称之为宏安之役期间东瀛出现了一个巨乳女忍,人称东瀛淫妇。

    夜里黄蓉刚刚杀了一个敌方的将军,洗净身上的精液,看着水中漂浮的肉球揉搓起来嘴里嘀咕着:“靖哥哥到底是谁……啊……头好痛”。

    黄蓉每当要回想起过去的自己便是一阵头痛伴随而来的是自己止不住的流泪。

    洗过澡她裸身出浴,一丝不挂地走进会客堂。这一天大名来拜访风魔,风魔的家主也是黄蓉的师傅风魔平藏便用黄蓉来招待大名。

    黄蓉一丝不挂躺在人群当中,张开双臂和大腿,一片片红色的海鱼刺身铺在她的阴唇上摆成一朵红花,一片大绿叶盖在黄蓉的肚子上直到她的乳房下,上面放着米饭寿司,乳房上一圈一圈盘着素面,乳头为花心四周摆满了三文鱼刺身,黄蓉乌黑的秀发上落着几朵樱花,武林第一美人黄蓉目无表情,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看着屋顶丝,毫不在意大名和她的师傅正握着筷子夹着她的乳头。

    黄蓉微微岔开腿,大名注意到黄蓉的淫水顺着股沟流了下来,他夹了一片鱼肉放进黄蓉的阴道中,蘸了蘸黄蓉的淫水品尝起来。

    “呜……”。冰凉的鱼肉进入黄蓉的阴道中给她一丝快感,分泌的淫水更多了,大名对着黄蓉的阴道犹如涮肉一般。待他们吃过肉,平藏又把酒分别倒入黄蓉的阴道和嘴里,让黄蓉用她的口腔和肉洞温酒,随后大名和平藏二人分别吮吸起她的阴道和嘴唇。

    大名捧起黄蓉的屁股把头埋在她两腿之间,把她的阴户当作酒壶。两个人玩够了黄蓉要商议正事了,就把黄蓉赏给下面的人,于是黄蓉就被那些武士们倒立抱着当他们的人肉酒壶,用阴道和屁眼给他们温酒。

    黄蓉一边享受着下面两个肉洞被人玩弄的快感,一边专心致志给抱着她的人口交。因为她的口活太好,伺候的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连守卫的人最后都夺过这个人肉酒壶来自己爽起来。黄蓉和一众男人们都沉沦在快感中,会都没发觉有一个黑影潜藏到了忍者的据点。

    中原的旁门左派一直不为武林所喜,那些名门正派对于暗算偷袭都是不屑一顾甚至是唾弃,一些江湖小派便投靠了蒙古人,其中一只归入伯颜帐下。

    有一小童自幼便心狠手辣,以孩童颜面使人松懈而后一击必杀,因此她和她的师姐小莲一直深得伯颜信任,而后听闻伯颜有一爱妾出逃,二人奉伯颜之令尾随其后,一番周折伯颜爱妾沦落风尘成了妓女,小童也潜入妓院,还被伯颜爱妾所喜,被赐名云汐,小童与之相处甚久也将其视作生母唤她“晴娘娘”。

    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在一次夜袭中云汐失去她最亲的师姐,她视作母亲的女人也被人夺走,她重伤回去之后再没有在人前露面,而后伯颜让她担任小儿子的暗中护卫,直到十几年后伯颜的小儿子昭晋特穆尔已经长大,随着大军杀入东瀛。

    她听闻东瀛淫妇也是和她一样行走于黑暗之中,为了自己的主子她决定除掉风魔一族,不曾想潜入进来却遇到了旧相识,原来东瀛淫魔居然就是她的“晴娘娘”。,伯颜的爱妾黄蓉。

    却说黄蓉服侍了十几个男人之后带着满身的精液踉踉跄跄地回到她住的屋子,刚要擦拭身子云汐纵身到她身旁,轻唤“晴娘娘”。

    黄蓉心中一惊,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称谓让她愣神了,以至于她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孩子是她的敌人,“我是云汐啊”。云汐绝对不会认错,眼前这个女人一定是自己的义母崔晴晴。黄蓉听到“云汐”。这个名字猛的一下,头痛欲裂的痛苦瞬间占据她的思想,“云汐……云汐……杜朋益……伯颜……靖哥哥”。她不受控制地喊出这几个名字,紧紧捂着头。

    “云汐……啊好疼……云汐,我的女儿云汐”。黄蓉猛然地回想起她的女儿云汐,那是她颠沛流离受尽痛苦才生下的女儿,是她和郭靖最后的骨肉。

    “靖哥哥……靖哥哥!我们的女儿还活着”。黄蓉强忍头痛念着,她不想再忘记郭靖,不想再忘记自己是谁,但随后她想起了这几年她所有的儿女几乎都死了,当回想起自己淫死两个儿子又是一阵剧痛昏倒了。

    云汐并不明白黄蓉究竟发生了什么,寻思着黄蓉大概被东瀛人灌了上面迷魂汤把自己给忘了,为今之计只能线把她带回去,让昭晋少爷将黄蓉带回去。

    “谁”。云汐听到回廊有响声赶忙遁走,但秀太也追了上来,两人在暗中打了起来,可秀太根本不是云汐的对手,几招下来就被制服,在要被结果的一刹那黄蓉唤了声“云汐”。,夜又陷入沉寂。

    云汐收了手,因为黄蓉挡在他们老人中间,黄蓉醒了,也回忆起过去的事,但她的记忆并不完全,她只零星地记得自己生下了云汐,又给伯颜生下蓉蓉,而后又生了三个孩子,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包括自己淫死自己丈夫孩子的事情她的记忆又刻意回避了,成了她内心不愿提起的心魔。

    黄蓉护住秀太,又让云汐离开,屋中只剩下了赤身裸体的黄蓉和秀太。

    黄蓉没有刻意遮蔽自己的身体,相反揉捏着乳房靠近秀太,轻声细语地问着:“秀太,我的孩子们还好吗?”。

    秀太本以为黄蓉清醒,未曾想还并不是全部地恢复理智,只能喃喃地说:“小百合被我藏在附近的佛寺中了,其他人我不知道”。

    黄蓉听闻她的小情夫救了她的女儿,满怀感激为秀太宽衣解带,用手蹭了蹭满身的敬业,擦得自己全身发亮。秀太被黄蓉推倒,看着黄蓉的丰臀坐在自己的腰上,黄蓉扶着他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唇中间就插了进去,“扑哧”。一声在黄蓉的阴道里挤出少量的精液。

    黄蓉坐在秀太的身上前后摩擦着,秀太的双手抓住黄蓉丰满的乳房揉捏起来但并没有去咬住她的乳头喝奶,因为此刻黄蓉全身都泛着一股精液的腥味。黄蓉一边感激地和秀太性交一边忘情地享受着,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自己会沉沦在性交之中。

    在高潮之中黄蓉又一次失忆忘记了国仇家恨,忘记了自己的儿女们只专注在快感中。当秀太射精之后黄蓉还是无法得到满足,一段时间来的调教真的把她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荡妇,尽管她恢复了些许记忆,一旦她沉沦性爱她就会变成一个不顾一切的淫荡女人。

    黄蓉欢快的浪叫了一夜天亮才将睡去,到了第二天早上才有人把她踢醒,她又变回了那个聪明的女诸葛,但她也记不得昨夜里的她是那么的淫荡。

    之后的几天黄蓉在秀太的帮助下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她明白这次是她最后的机会能回到她孩子的身边,也明白了一旦自己和男人做爱就会变得疯狂这一事实,甚好她和云汐取得了联系,有了云汐来帮她,脱离风魔一族的掌控就有了一定的机会。

    就在一个夜月里黄蓉来到了佛寺,从秀太手中接过了她的女儿小百合,想着东瀛的家也破碎了,不禁泪流满面,对秀太说:“你愿意帮我吗?事成之后我们远走高飞到一个谁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我就嫁给你”。

    秀太在接触黄蓉的几年里早就爱上了她无法自拔,为了如此绝色美人他早已下定决心。

    “师傅,弟子来了”。黄蓉赤身裸体走进风魔平藏的房中,趴在地上。

    她的后背上画满了元军的阵营图,平藏抚摸着黄蓉的裸背,黄蓉俏皮地翘起双腿把雪白的嫩脚凑近平藏,黄蓉浑身又一次散发出体香来,“师傅,弟子最近新悟出一种忍法还望师傅指教”。

    黄蓉稍稍起身双手合十媚笑地叫了一声“淫遁”。双手揉捏自己的乳头,顷刻间黄蓉的小穴里就喷出饮水来,平藏见此立刻躲开,淫水喷到的了旁边的花上居然让花枯萎了。

    “意图有些明显”。平藏微微一笑一瞬间绕道了黄蓉身后要把她制服,黄蓉立刻趴下身来把小穴对着平藏又射了一次这次又没有射中平藏。

    “你在屄里摸了毒是么?”。平藏看着黄蓉严肃地说,双手握住黄蓉的脚踝把她提了起来上下晃起来,晃得黄蓉胸前的肉球颤抖起来。

    “师傅不好了,发现了敌人的部队夜袭”。

    秀太出现在门口报告,平藏还没有放下黄蓉继续玩弄着她,头也不回地说:“立刻出发按照计划依次阻击”。

    一声令下暗中的黑影都窜了出去,独留黄蓉和平藏师徒在房中。

    “师傅,弟子腚眼中没有投毒”。

    平藏把黄蓉摁在地上却察觉到了不对劲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平藏不需要回头就知道秀太还在门口,平藏一只手还捏着黄蓉一条腿,另一只手抽出了忍刀,突然在暗影中云汐冲了出来,不顾一切地用刀砍向平藏,被平藏一刀挡下。

    “啊……啊啊啊……”。黄蓉被甩在地上脚踝被捏的通红,秀太见黄蓉被平藏挟持在手不敢扔苦无也只得上前去进站。

    黄蓉被倒立提着,乳头的奶都流了出来喘着粗气,平藏一人迎战云汐和秀太不落下风,黄蓉没有任何的武器值得继续挑逗自己的乳头让自己喷出淫水,一会她的阴蒂翘立又是一股淫水射出又被平藏躲开。

    云汐与秀太一同动手,二人刀中都涂了毒,就在平藏躲开了黄蓉的淫水时候被云汐切中腹部。

    黄蓉猛然起身弄得平藏失去平衡,平藏中了毒站立不稳让黄蓉直接压在了身上,黄蓉媚笑着说:“师傅,让徒儿来服侍您吧”。双手挤着自己的乳房挤出奶来滴进平藏的口中,”。但是徒儿的乳头也涂了毒了哦,哈哈哈“一边淫笑着一边继续给平藏喂奶,又把平藏的阳具塞进自己的肉穴里不停的摩擦,”。师傅怎么样,徒儿伺候你还舒服吗?”。

    黄蓉回忆起在东瀛的一家人如今全都不在了,多了一份癫狂地她更加疯狂地榨取平藏的精液,“你这个淫妇”。平藏用仅有的力气骂着黄蓉。黄蓉也是面露凶光,凶光中夹杂着一丝淫媚和满足地裹住阳具,但黄蓉的阴蒂和阴唇都涂了毒,很快毒液就蔓延了平藏全身。

    “师傅!这是弟子最后一次侍奉您了!弟子能有今天都是拜您所赐啊”。

    黄蓉雪白的乳房上都是奶水夹杂着汗水,浑身都是香汗淋漓,本以为自己会因为做爱陷入癫狂,但因为黄蓉内心深处过于愤恨这次居然没有沉沦在性爱之中,这次性爱她完全没有享受,只是单纯地在杀人。

    平藏躺在榻榻米上一动不动,三人趁着夜黑逃到了佛寺中,黄蓉蘸着水擦拭身上荼毒的地方让云汐先去准备,她和秀太独处在佛堂。

    “夫君,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黄蓉依偎在秀太的怀中,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如今也成了靠得住的男人了。

    “您真的愿意和我远走高飞吗?”。秀太心中也很担忧,如论本领他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但因为爱着眼前的女人让他选择了背叛,如今黄蓉的回答让他放心,见黄蓉依偎在自己的怀中想着如何能在那个女孩发现之前带走他最爱的女人“多加子”。

    “今天晚上,让我真正变成你的女人好吗?”。黄蓉推倒了秀太媚声地说。

    秀太紧张的心怦怦直跳,他把头埋在黄蓉的乳房中,咬住她的乳房开始吸奶,黄蓉也不甘示弱地把秀太的阳具放进自己的阴道中。“来吧,今夜我就是你的”。

    两人在佛堂,在大佛面前成为真正的夫妻。

    黄蓉的肉壁仅仅裹着阳具,柔软的肉芽按摩秀太的龟头挑逗着,“来,尝尝这边的”。

    黄蓉拔出秀太咬着的乳头,又把另一半乳房凑近秀太让秀太喝,“相公,把你的男精都送到我的身体中吧”。

    黄蓉上下晃动着运用她的缩阴大法紧紧套住秀太的肉棒让他把精液全都射进自己的子宫里。“不要……不要停”。

    黄蓉抱紧了秀太,她的两颗肉球围住秀太的头不让他离开,肉壁紧缩裹住肉棒不让他离去,黄蓉的全身都抱着秀太继续汲取,“啊……啊……好……”。黄蓉的眼神逐渐湿润,抱住秀太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相反抱的更紧,乳房两侧封着秀太的头闷得秀太喘不过气来,下身还在疯狂地扭动节奏越来越快。

    二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但黄蓉的乳房紧紧贴着秀太的脸,柔软的肉球全都贴在秀太的脸上,黄蓉的泪已经逐渐流了出来,最后又把乳头放进秀太的口中但秀太已经不会再咬住了。

    “最后……至少我做了你一夜的妻子”。黄蓉流着眼泪看着倒在她怀中的秀太,望了望西方的月亮。

    这时云汐走了尽力看到了眼前的情景,只见黄蓉坚决地对她说:“我们回家吧”。

    云汐看了看那尊大佛,又想起黄蓉还有一个女儿,问道:“晴娘娘,那个妹妹呢?”。

    黄蓉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佛寺,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再见了,太郎,次郎,小百合。你们还是在这边好好生活吧,娘对不起你们,下辈子再偿还”。二人趁着天微亮逃回元军的营地。

    (四十)营中女侠。

    元军在东瀛接连打了几个胜仗,在海边的营地上有很多女人供他们淫乐,其中便有从忍者的大本营中逃回来的黄蓉。

    黄蓉浑身一丝不挂站在沙滩上,双手各拿一把蒲扇,她双脚大开呈拱门型一只手用蒲扇捂住阴部另一只手用蒲扇捂住乳房,赤脚在沙滩上跳舞。

    她表面上满面春风笑着出卖自己的身体给男人看,内心对这样的羞辱痛苦万分,在沙滩上被男人们围坐一圈,自己还要光着身体转圈给他们跳舞,一边跳一边换手,甩动的乳房和滴水的淫穴都若隐若现增加情趣。

    还没跳完一个壮汉走了过来抓住她的要一把将她倒立过来,黄蓉不知所措蒲扇都丢了只能双手挽过双腿给男人提着,这时候有一个人拿了一坛酒不由分说就灌进黄蓉的屁股和阴道里,黄蓉深邃的淫穴尽头的子宫里都成了酒囊。

    大汉灌满了她的屁股和阴户没有一丝温柔,只见黄蓉的肚子又肿起来像怀孕一样,大汉抓住她的腿抱着黄蓉对着她的阴道就开始嘬起酒来,将黄蓉当成了一个人肉酒壶,一人饮罢就“递”。给下个人,一个营的弟兄们都把黄蓉当作酒壶相互传送,可怜的黄蓉整个晚宴都光着身子给他们当人肉酒壶不停地从下面的口灌酒直到宴会结束。

    立功最大的营就能得到黄蓉的犒赏,夜色已深一群壮汉把黄蓉抬了起来,黄蓉裸身呈一个大字被一群大汉抬进军营,黄蓉是前几日刚被“俘虏”。的民女,但在短时间内就成了军营的头牌军妓。

    将军们要赏手下的兄弟们,赏金赏银都是回去的事,而黄蓉就成了他们在东瀛最大的赏,让一个绝世美人在最英勇的勇士营帐中度过一夜。

    黄蓉来到元军营帐之后已经不知道伺候过多少人了,白天她和那个军妓们一起穿着破布衣或者有时干脆不穿在军营中,双脚都被铁链铐住所以不得不一起行动,她们每天白天清洗满身的精液,到了晚上她们就暂时回复自己分配到属于自己的帐篷供男人们性侵,轮奸到白天一个个都昏死过去再把她们都丢出来。

    黄蓉就在这样环境下苟且偷生,她一直渴望这艘船能将她带回故土,她好想办法去救自己的女儿们,将她们带离凄惨的生活。

    黄蓉一边痴痴地妄想一边握住男人的肉棒,她已经连续和人做爱两个时辰了,早已数不清有多少根肉棒轮流进入她的屁眼和小穴中,有很多妓女都因为粗大的肉棒没日没夜地抽插有的不堪受辱自尽有的被活活肏死,唯有黄蓉用她的媚体和春功调养才能活命。

    虽说如此她的内心亦是备受煎熬,只有当她做爱失神才能找到寄托,一双大手刹那间握住她的乳房猛力挤压,黄蓉疼得大叫又回过神来,看着周围的男人又看看自己胸前被挤得母乳都流了出来,连连道歉更加卖力地扭腰提臀。

    深夜,所有的男人都睡了,黄蓉跌跌撞撞地走出营帐,带着满身精液来到海边,她一头柔顺的秀发都被精液黏住,浑身上下都被精液裹住散发一股腥臭味,月光下黄蓉全身都腻的发亮。

    黄蓉洗罢身子海风吹来,一丝不挂的她感觉了一阵寒意,云汐赶忙跑过来为她加了一件衣服,“晴娘娘,和我去船上吧,小主人知道你还活着也会善待你的”。

    黄蓉摇了摇头说:“我不愿再和蒙古人有更多瓜葛了,八年了,没想到他(伯颜)也离我而去了。我只想回去之后寻找我的女儿,隐居在有桃花开的地方,你也要来啊”。

    云汐自小便仰慕黄蓉,如今黄蓉是把自己视作她的女儿云汐也乐得如此所以听从黄蓉的话。“云汐,你不觉得今晚的风格外的凉吗?”。

    黄蓉突然发觉了什么,云汐并不懂得天时地利的道理,而黄蓉在东瀛的八年一直潜心观察着,一声“不好”。,黄蓉拉着云汐赶忙跑上船。

    蓉蓉一行人在京城停留多日,小淫魔体质的她更是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明天她便要和大姐郭芙,二姐杜云汐(为区分,以后黄蓉的女儿称为杜云汐)回到家里,再然后她就要嫁与阿失做夫人了。

    出发前夜又是蓉蓉杜云汐与郭兰三姐妹在床上坦诚相见,连几日都是赤身裸体睡在一起,如今连杜云汐也没有当初那么尴尬。

    “那么说蓉蓉姐姐要嫁给阿失小王爷了?”。

    郭兰趴在地上,而蓉蓉骑在他身上把玩他已经不再勃起的小肉棒说:“是啊那个混账第一次见面就把我的屁股弄疼,等以后我定要找机会报复他”。

    杜云汐笑了笑说:“你们以后都是夫妻了,你也得做母亲啊,要温柔些了”。

    蓉蓉气不打一处来使劲拍郭兰的屁股,打的他不停浪叫,而后说:“本小姐才不会对他温柔呢!不过话说回来听说我们还有渊源,据说阿失的祖母华筝公主当年爱过的男人,被我们母亲给夺走了”。

    杜云汐听到蓉蓉谈母亲就羞愧地低下了头,这些天来姐妹在大都中听到了很多黄蓉的事情,听到了她一直憧憬的母亲各种淫乱的风流事,见到那些嫖客只要听闻她们姐妹是黄蓉的儿女直接扑过来强奸她们。

    蓉蓉并不在意她姐姐现在多羞愧依旧自顾自地说:“听说是姓郭,该不会我娘勾引的是你这个贱奴的爹吧”。说着把三根手指狠狠插进郭兰的屁眼中,狠狠地搅动。

    郭兰的小屁股很久以前就接受调教被不知道变态大叔抽插过,他像经常接客的妓女们一样十分熟练地浪叫来讨蓉蓉的欢心,蓉蓉毕竟是个未经世事孩子被郭兰求饶下满足地收了收手说:“不过娘都能风骚到抢了大公主的男人,还给贱奴生了你这么一个贱种还真是下贱”。

    蓉蓉还让郭兰跪着,她伸出粉嫩白皙的小脚丫踩在郭兰头上说:“就是你害得我要嫁给那种混蛋,给我好好舔啊”。

    郭兰一脸委屈捧起蓉蓉的脚,伸出舌头从脚掌舔到脚后跟,“屁股翘起来我要好好玩玩”。

    蓉蓉还不满意让郭兰趴在地上撅起屁股,杜云汐有些看不过去了说:“蓉蓉别再折磨他了,他虽然是男娼但也是我们一母同胞的弟弟啊”。

    蓉蓉听了一伸手抓住杜云汐的乳房拧起她的乳头坏笑地说:“既然姐姐这么喜欢他,不如把他赏给姐姐你当丈夫吧!反正你们也不是一个爹,你嫁给他还算亲上加亲!娘也真是的怎么到处给男人生孩子!跟我爹爹就算了……居然还跟那种下贱货……喂别偷懒啊”。蓉蓉一边埋怨着又开始淫虐郭兰。

    却说那一场大风又一次让元军溃退千里,残余在船上的部队又一次败退回到故国,而这次在船上多了一个女人。

    在大海上颠簸的船上,黄蓉穿着紧贴屁股的虎皮裙,一对巨乳垂在胸前,乳头上各绑了一根鸡毛,士兵们只要调戏她的鸡毛就能让她流出奶来。

    “喂,过来”。一个士兵不客气地使唤黄蓉,黄蓉明白作为这艘船上唯一的军妓她要满足全船男人的需求,白天就是被各式各样的男人轮奸,晚上去为将军侍寝睡在将军的房中。

    黄蓉在船板上光着脚款款走到那个壮汉面前,身材娇小的她被人抱着腰一把抓起,双脚离地全身全空,随后直接把黄蓉套弄在壮汉的阳具上像自慰杯一样被人摆弄。

    “呜啊……啊”。黄蓉之前所受的刺激还没有完全恢复,被忍者们的调教留下了后遗症,一旦她做爱到了发情的阶段就会受刺激以至于失忆,除了做爱完全不会做其他事情就像一个发情的母猴子。

    但当她冷静下来不再做爱又恢复原状,现在她被全船当成了公共厕所和公共的自慰杯,醒着的时候有一半时间都处于发情状态,这次也不例外。

    “啊……好哥哥快射给我啊”。

    大汉把黄蓉抱在身前,黄蓉双手扶着船板双腿向后弯曲盘在壮汉的身上一次一次地享受撞击,玩得兴起壮汉不再扶着她的要让黄蓉自己保持平衡,一手揪扯黄蓉的乳头一手插进黄蓉的菊花中,整只手都插了进去把黄蓉那朵淫花瞬间撑大了一倍,“不,不行了!贱奴要去了”。

    巨大的刺激黄蓉再也支撑不住,一声惨叫又失去了意识。昏死过去的黄蓉也没有被放过,她被壮汉丢到一旁,不一会又走来一个水手把她抱起,也不管她昏死过去又插在自己的肉棒上,而黄蓉早就疲惫地昏过去也于事无补,水手对着“自慰杯”。发泄了一通自己的兽欲之后就把她又丢回了船底军妓的牢中任由她被其他妓女欺辱。

    黄蓉完全抛弃了一个女人的自尊和作为曾经女侠的样子,变成一个完完全全博取男人欢喜的军妓,这其中的苦只能她一人体会。

    夜晚她趁着其他妓女们都睡着,一个人悄悄来到甲板上,黄蓉在海上漂泊的几日已经能在船上来去自如,只不过穿着暴露的她会随时被人抱去做爱,她只得像其他妓女一样对男人投怀送抱,但到了晚上她借着黑夜和她在东瀛所学的轻功能使她不被任何人发现。

    黄蓉悄然走到船头,海风吹来外加全身的精液还是让她感到些凉,她若有所思,借着做军妓她才能逃回故国,该思索接下来的事情了。

    伯颜已经不在了,虽说被他千般羞辱但总归做了几日夫妻,还给他生了孩子,到他墓前祭拜一番算是对得起这段夫妻之情了,郭芙已经做妾怕也不会太差,蓉蓉也是伯颜的亲女儿想必也不会如何,儿女当中她最担心的还是杜云汐,此行若能将她带出那个是非之地,今后母女二人待在桃花岛上也未尝不可。

    “晴娘娘,你怎么在这里”。旁边黄蓉的小侍女云汐又出现了,她又找了一件衣服给黄蓉披上。

    黄蓉摇了摇头说:“娼妓不能穿衣服的,我若是这么回去怕是又要被其他姐妹欺负了”。

    云汐拔出她的小匕首说:“若是她们再敢欺负晴娘娘,云汐一定替晴娘娘杀了她们”。

    黄蓉慌忙制止说:“你莫忘了我说的,我想不惊动任何人地回去,哪怕是你的小主人”。

    云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妓院小孩了,她点了点头说:“晴娘娘,你真的不愿回到王府吗?”。

    黄蓉摇了摇头说:“我只想带着女儿们远离那是非之地,为此受再大的屈辱也在所不辞,但眼下我又有了些麻烦……我的月事已经两个多月没来了”。

    黄蓉低头不语,云汐也明白现在的处境。

    在海上又漂泊了许久,等下船的时候黄蓉已经显怀,早在她进入军营当军妓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和营中男人慰安就使得她又怀孕,可她连孩子都父亲是谁也不知。

    又漂洋过海,等到了岸她已经怀胎四个月,黄蓉在晚上利用轻功很强势便逃出元军的营地,但那几天她是腹痛难忍,原来在船上和人做爱太过猛烈,这个孩子已经保不住不得已流产,这让黄蓉身体又一次陷入垂危当中,不得已她还是自己找到了昭晋特穆尔,表明自己便是他儿时的乳母黄蓉,让云汐装作不知情地样子获得他的信任。

    终究还是功亏一篑,黄蓉不得已重新回到特穆尔家,但就在护送黄蓉回家的时候,云汐却先行离开了。

    “我必须杀了那个夺走我身份的人!只有她才会夺走晴娘娘对我的爱”。

    月夜之中,云汐一人快马回程,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黄蓉沦落传》,方便以后阅读黄蓉沦落传黄蓉沦落传(39-4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黄蓉沦落传黄蓉沦落传(39-40)并对黄蓉沦落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