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娇妻沦陷

【圈套:娇妻沦陷】(25-26)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woyewunai 本章:【圈套:娇妻沦陷】(25-26)

    作者:woyewunai。

    字数:10800。

    (25)。

    屏幕上,交媾中的男女并没有受到榕榕离开的影响。妻子白嫩的身躯在小吴的撞击之下,像大海上的一叶小舟,摇摇欲坠。看着妻子紧闭的双眼,在连续几次高潮过后,她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只是下体的快感让她欲罢不能。如果说刚才的感受是折磨的话,在她逐渐适应了小吴带着狼牙套的粗大阴茎后,其上的点点软刺,此时宛若一根根羽毛在剐蹭着妻子敏感的媚肉。我相信在这个时候即使我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也无法阻止妻子求爱的热情。

    随着妻子的渐入佳境反观小吴此时却没有那么舒爽。厚重的狼牙套完全阻挡住了他下体的敏感神经,他甚至感觉到阴茎渐渐的有了疲软的迹象。在心里纠结半晌后,还是没敢摘下套子。忽然一阵铃声响起,我听出这是微信呼叫视频的声音。

    小吴在身后推着妻子来到桌前,费劲的拿起手机,看见来人名称,眉头一皱似乎对来电之人非常厌恶。

    “操她妈,上学时都是哥们弟兄,毕了业一个个混的那么好,就知道吹牛,也不想着给兄弟点钱花花”。小吴愤恨的骂着,忽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坏主意。

    “研姐,你配合点啊,今天帮兄弟长点脸面”。小吴猥琐的说道。

    “你想干什么?不要啊,太丢人了,别接”。妻子知道小吴的目的后,惊恐的说道。

    可一切都太晚了,在她说话时,小吴猛地接通了视频。画面中一个小伙子嘴里叼着个烟卷,正在电脑上操作着游戏。

    “小吴,你小子又看毛片了吧,这么久才接”。那人因为没看手机,并没注意到这边淫靡的场面。

    “老狗,谁像你那么没追求,你看看我玩的这妞儿怎么样?”。小吴说着,一把扯起妻子的秀发,让她不得不抬头对着前方。

    妻子抬眼看到画面中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小青年,想到自己本是个高贵少妇,竟如此下贱的赤身裸体供人观赏,而且对方还是个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小混混,羞愧之下挣扎着想要逃跑。可刚一使劲,身体中那带着尖刺的肉棒,狠狠的刮蹭着阴道内的嫩肉,妻子的身体不争气的软了下来。她明白自己已经被小吴完全控制,任何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奈之下妻子闭上了眼睛,彻底放弃了抵抗。

    “你就吹吧,谁不知道你小子只会找妓女。我操,这身材也太hot了,从哪找的?”。那个叫老狗的说到一半,猛然间扫到手机中的妻子,立刻丢下了鼠标,睁大眼睛看着画面中的女人。

    “嘿嘿,兄弟现在发达了,玩的都是良家少妇你等等啊,我给你来个全景”。

    说着小吴把胳膊伸直,放到妻子身前,从上到下扫视一遍。

    此时小吴为了拍摄,只留着一只手抓住妻子,这小子也太大意了,只要妻子稍微使劲,冲开他的束缚,就能摆脱眼前不利的局面。

    我焦急的看着妻子,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被老狗把她娇美的肉体看了个遍,也没有把握这个机会,只是厌恶的把脸转向一边。

    看着妻子竟会默许了小吴的猥亵,我原本已经麻木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

    妻子为什么不挣扎呢小吴的行为完全是对她的侮辱,我从前对她百依百顺,从来不敢惹她难过,没想到现在被人当成一个牲口似的牵出来展示。那俊秀的脸庞,丰满的胸脯,修长的美腿,此时都成了小吴炫耀的资本。

    “哇,这雪白的大奶子,还有这美腿,搭上长靴,太性感了吧。你别挂断啊,我得撸一发”。老狗兴奋的喊道。

    “小吴你过分了,啊啊……轻点儿……”。妻子听到老狗羞辱的话语,终于有了一些反应,可话刚说到一半,被小吴狠狠地瞪了一眼,恼怒的猛插几下,他最怕的就是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

    “老狗你看我这马子带劲吧,别看你们混的好,谁的女朋友能比得上我这个”。

    小吴看妻子被操的老实了,一手捏起妻子的椒乳,在手机前炫耀似得展示着。

    “带劲,带劲。不过这女怎么看也不像个良家吧,那奶子上还有纹身呢,小心给你传上性病”。老狗笑着说道。

    “滚蛋我说是良家还能骗你不成,可能她老公就喜欢看纹身”。小吴听到老狗说到性病,心中一阵不快,不过嘴上还是不肯承认。

    “你让她叫你的名字我听听,要是叫不上来,肯定是路边找来的野鸡”。

    小吴为了要面子,低头和妻子耳语几句。可妻子拼命的摇头,小吴气的狠狠在妻子翘臀上扇了两巴掌,“呵呵,这妞儿害羞了,毕竟是个良家嘛”。

    “去你的吧,这贱货根本不认识你,就算是个少妇,也是个欲求不满的淫妇”。

    老狗嘲笑道。

    “随你怎么说吧,我给你长长见识,这贱货有个绝活,保管你没见过”。说着拉直了妻子的上身,一只大手狠狠地揉捏上妻子的美乳。为了在朋友面前挣足面子,小吴此时完全不顾妻子的感受,滑嫩的乳房在他的揉捏下,夸张的变换着形状。

    “有什么好看的啊,不就是大奶子吗。这还能算绝活,我可玩过比这还大的”。

    老狗不屑的说道。

    小吴的意思当然不是展示美乳,可能是妻子刚才流的太多了,小吴弄了好久也没有乳汁流下。小吴一狠心,捏起妻子的乳头反复拉扯。此时他急于在哥们面前表现,完全忘了自己身下的不是个畜生,而是我最心爱的妻子剧烈的疼痛让妻子疼得哭了出来,可小吴哪有心情去关心她的感受,还是两手拼命狠捏妻子的嫩乳。终于随着一股奶水缓缓流出,妻子的椒乳已经被小吴折磨的红肿起来。

    看着无力挣扎的妻子,痛苦弥漫了我的内心,那一滴滴苦涩的泪水都流进了我的心窝。她这时何苦呢,放着一家三口的幸福日子不珍惜,反而打着给王总报恩的旗号,一次次的做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渐渐的一个邪恶的想法涌上心头,妻子嘴上说着报恩,可能只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就是她的性欲无法满足。长久的淫乱,已经让她无法再回到平淡的生活。

    在我接她回来那几天,妻子可能真的尝试着和以前的生活一刀两断,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忍受,不仅是毒品,还有那已经膨胀的欲望,她在我这里根本得不到酣畅淋漓的性爱。想起她回来后仅有一次的同房,妻子完全是在伺候我,而她自己获得的舒爽实在有限。在享受过苏辙、小吴的巨棒之后,我那根短小的阴茎,还能给她什么快感呢。

    在我思索的同时,小吴和老狗的对话还在继续。

    “操你妈,再使劲,就把这美女的奶子捏爆了。你是从哪找来的,还是个辣妈,给我看看下面,瞧瞧美女的小穴嫩不嫩”。老狗贪得无厌的说道。

    “差不多就得了,都让你占这么大便宜了,还这么多要求。今天让你看看兄弟怎么把这娘们送上高潮”。小吴犹豫片刻还是没有答应老狗的要求,毕竟要是让他发现了妻子下体的硬结,自己会更没面子。

    小吴此时的状态比刚刚勇猛了许多,毕竟能让别人的老婆,在朋友眼前被自己干上高潮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他把手机放到身下地面,对两人交媾之处进行特写,这个距离是他选好的,既能让老狗清楚看到阴茎的进出,还不至于观察到妻子的病处。

    画面中小吴原本就粗大异常的肉棒,配上特制的套子,在妻子的阴道中快速抽动,为了在朋友面前展示自己的勇猛,他此时根本顾不上身下女人的感受。原本娇嫩的阴唇,在狼牙套的摩擦之下,已经充血泛红。乳白色的淫液顺着两人交媾之处,缓缓流出最后化作一片白浆。

    妻子开始时还紧要双唇,倔强着不发出一丝呻吟。随着老狗几句嘲笑,小吴恼怒的用手指撬开妻子的牙齿。肥厚的舌头一下子深了进出。看着妻子痛苦的紧闭双眼,可她为什么不狠狠心咬断那混蛋的舌头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随着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小吴感觉到自己快要缴械了。

    看着身下的少妇,他眉头一皱,似乎心里在抉择着。

    反观妻子这次的高潮来的异常缓慢,即使再霸道的药效在3次高潮过后也已经消失殆尽。小吴看了眼画面中老狗淫笑的嘴脸,心中一阵不快。刚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刻,这贱货这么不给面子呢小吴灵机一动,他趁着妻子低头,伸手掏出了妻子的手机。随着一阵操作过后,他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老狗,你不是不信这美女是个良家少妇吗。我给你看看这个贱货的全家福,一家三口还有个小女儿呢”。

    我看着小吴丑恶的嘴脸,彻底被激怒了。原本我只把他当做一个可怜的小丑,是王总派来淫辱妻子的工具,但是他的行为牵扯到了妞妞,妻子怎么会允许他继续作恶“不要,你这个混蛋”。妻子听到小吴的话,猛地抬起头,去抢夺手机,可小吴早有准备,紧紧的压制着她的肩膀,无法起身。

    “臭娘们,我就要你在自己老公,自己的女儿面前,被我干,狠狠地干”。

    小吴神情狰狞的把照片放到了妻子眼前,怒吼道。

    “啊啊啊……你这个畜生……啊啊……”。在自己心爱的丈夫和女儿面前,妻子无助的嘶喊着,此时在自己最疼爱的女儿面前,无力摆脱被人淫辱的命运,妻子的内心已经完全崩溃。

    小吴此时感觉到下体一阵夹紧,猛地摘下了套子。动物最初始的欲望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完全忘记了身下的女人可能会毁了他下半生的幸福。肉棒与阴道接触的一刹那,那温热的感觉,让两人同时发出了淫荡的呻吟。这一刻他们都等了太久,要不是榕榕的几次阻拦,两人本应早就可以享受这一刻的舒爽。在妻子沙哑的嘶喊声中,小吴狂啸着把浓厚的精液,灌进妻子的嫩穴。

    小吴缓缓抽出阴茎,他兴奋的欣赏着被自己彻底征服的妻子,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此时他还不忘向老狗炫耀,拿着手机紧紧对准了妻子挂着精液的阴道。

    “你个傻逼干什么呢?”。忽然榕榕走进来,看见小吴拿着手机正在和人视频,气的一把抢过手机,狠狠甩在地上。

    “榕姐,你干什么啊?你这么干,让我在哥们面前多没面子啊,再给我吓出点毛病,你得对我负责”。小吴争辩道。

    “你个混蛋,真是不知死活,你以为自己做的是什么合法的事情吗?还到处胡说八道,真是个废物”。榕榕真是恨死这个蠢货了,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反正也给他看了,你说什么也晚了”。小吴到这时候还嘴硬。

    “混蛋,你给我滚出去”。榕榕这次是彻底生气了,把他赶了出去。

    “研姐,都怪我不好,没能看住那个傻货。回去我就找王总把他领走,这种混蛋真不能留了”。榕榕说着把妻子扶起来。

    “起开,别总说他,你就是好人了吗?要不是你的默许,他敢吗?”。妻子一把推开了榕榕,捡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研姐,你以为我就能做主吗?说到底我们都是给王总做事的,这不都是他的意思吗。有时候我都觉得替你不值,虽然他对你有恩,你这样报恩是不是有点太不自爱了”。榕榕紧盯着妻子问道。

    “当初要不是王总收留我,可能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我了。你不用多说了,我答应王总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妻子穿好衣服往外走去。

    看着妻子原本冰冷的神情,在提到王总后,明显多出了一丝柔情。我抬头长叹一口气,是不是该结束了长久以来的坚持在此刻看来,竟是如此可笑。自己辛辛苦苦的想要挽救的女人,心中早已没有了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讽刺。

    我拿起手机直接往车上走去,我要当面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既然知道自己戒不掉毒瘾,为什么不和我说,得了病了为什么要瞒着我。既然我连她做过妓女都选择了原谅,还有什么需要对我隐瞒的“站住你就这么拿着别人的东西走了,合适吗”。榕榕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

    “你个臭娘们,我正找你呢,你给我老婆注射的什么东西?”。

    “小吴给她的我哪知道啊,应该是海洛因吧,你看研姐不是挺喜欢的吗?”。

    榕榕一脸嚣张的说道。

    “放屁,光凭毒品怎么会那样?她那里怎么会分泌乳汁?”。

    “哈哈,看的还挺细致的。空孕催乳剂听说过吗?”。榕榕一脸得意的说道。

    “什么狗屁催乳剂,那都是骗人的,我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东西”。

    “你真是够幼稚的,催乳剂说白了就是雌激素配合孕酮。你老婆自跟了王总,一直在注射中添加这东西,不然流产了那么久,怎么还会有奶水”。

    “你们这群混蛋,知不知道激素有多大的副作用?”。

    “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海洛因都不怕,还怕打点激素吗?”。榕榕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好,就凭这段录像我就可以去公安局报警,等着警察来抓你吧”。我狠狠地说道。

    “我要是不让你走呢”。榕榕胸有成竹的看着我,那眼神是如此的冷酷。

    “就凭你还能拦住我不成”。我完全没把榕榕放在眼里。

    “既然我敢一个人引你过来,就有把握不让你带走,哈哈……”。榕榕说着,树林里走出来四个壮汉,把我围在中间。

    “臭娘们,看来你早有准备了,说吧,你想怎么样?”。面对四个大汉,我只能见机行事了。

    “很简单,回去和研姐离婚。姐夫,我真觉得你很可怜,研姐这样一次次的欺骗你,还有什么值得你去珍惜的。而且你觉得,她心里那个男人是你吗?”。榕榕再次挑拨道。

    “是,我你没看见她宁可受伤,也要回来见我吗”。虽然心里并不自信,可还是嘴硬道。

    “真是够蠢的,她那是爱你吗。你别这么天真了,你知道自己天天在美容店门口待着的时候,你老婆在干什么吗?”。

    榕榕的话让我楞了一下。

    “你别想骗我,我很确定她从没离开过”。我根本不相信这女人说的话。

    “傻小子,你在门口盯着,应该知道小吴每天干什么吧”。榕榕此时有恃无恐,走到我耳边轻声说道。

    “他不就是送货的司机吗,刚刚你不是还在帮他装货”。我一把推开了她。

    “我这个美容院怎么会有那么多货物,每天都有那么大的箱子进出,你就没觉得有什么可疑,哈哈……”。

    “你……你是说……我操你妈的”。任凭我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得知妻子明知道我每天监视她的情况下,竟然暗度陈仓,把我当作一个傻瓜,刷来刷去。

    我一把抓住了榕榕的衣领。

    “没错,你老婆就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小吴一次次送到王总订好的包间里,伺候那些老板去了。你还傻乎乎的监视呢,我天天透过玻璃看着你这傻帽,太可笑了,哈哈……”。榕榕完全不怕我的威胁,还在刺激着我。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羞辱,举拳向这恶妇打去。旁边几个大汉一下子冲了过来,狠狠的把我按在地上。榕榕拍了拍被我捏皱的领口,笑着来到我的身前。

    “就这么点能耐,还想打我,哈哈……给姑奶奶道歉”。榕榕说着一脚踩在我的头上。

    “我操你妈臭婊子,我他妈饶不了你”。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我这辈子也没受过这种屈辱,奋力挣脱着,可几个大汉把我牢牢的控制着。

    “姐夫,看在你当初在家里款待过我,不道歉也行。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手机给我,回去离婚”。榕榕下达了最后通牒。

    “做梦”。我喊出后,猛地一使劲,挣脱开几人的束缚,往外冲去。可没到十米,脚下一软,被人拿棍子打在膝盖上,整个人摔在地上。紧接着就觉得全身上下,传来剧烈的疼痛,我拼命的抱住自己的头。我不能屈服,他们越是逼我,越说明他们心里对我有顾忌。

    由于是在工作日,而且公园地处偏僻,并没有人发现这罪恶的一幕。一群人打了足有5分钟,才被榕榕叫停,她笑着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

    “姐夫,这是何必呢,该看的你也都看见了,还拿别人东西这就不好了吧”。

    榕榕蹲在我前方,俯视着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我。

    “有胆就杀了我,只要不死我就和你们斗到底”。

    “你放心,王总可舍不得杀了你,留着你这个小丑,多有意思啊,哈哈……”。

    榕榕放肆的笑着,带着几个大汉离开了公园。

    (26)。

    在刺骨的寒风中,满身伤痕的我尝试着爬起来,可受伤手臂已经完全不听指令,无力的垂在地上,这几个打手真够狠的。在疼痛中等待了半小时后,终于一个结束晨练的大爷发现了我,拨打了120。来到医院后,医生给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左臂和肋骨两处骨折,其他多处软组织挫伤。

    期间护士问我亲属在不在,我犹豫片刻,把手机递给了她,只要不打扰我的父母,随便找谁吧。这个时侯其实我最不愿意见的人就是妻子,看过榕榕手机上的视频后,我已经对妻子彻底失望。虽然嘴上说着不会放弃,但很大的原因是不想对坏人低头。

    想着一会儿要面对妻子,我心中一阵难过,这个时候相见难道让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不可能,见了面一定是大吵一架,这反而正中坏人的奸计。但是此时除了妻子还能叫谁来帮我呢,我真正的感觉到身边竟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独自躺在病床上,妻子一次次的谎言,在我脑中反复浮现。不知道过了多久,护士领着个女人来到病房,一下子冲到床边抓住我的手。

    “秦大哥,你没事吧,是谁干的?”。来人竟是晓芸,我疑惑的看了一眼护士。

    “给你老婆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接通,最后是这位女士主动联系的你,知道你受伤了,她非要过来”。护士看我们认识,介绍完情况离开了病房。

    “晓芸,谢谢你,我没事”。我安慰道,发现晓芸脸上的红肿还未褪去,心中一阵不忍。

    “别瞒我了,医生说你骨折了好几处,是不是王总那群人干的?”。

    “呵呵,还能有谁呢,也怪我自己太傻,就是不想向那些人低头”。我苦笑着回答道。

    “你这个人也太倔了,这么做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去拯救研姐,你也太傻了吧”。晓芸说着都快急哭了。

    “没必要了,我想好了,以后不会再缠着她,由得她和那个王大哥快活”。

    “唉,你都这么想了,就不能说句软话吗”。

    “没事,我就是这种人,除非把我打死,不然永远也不会妥协”。

    “咱们报警吧,他们这么狂妄,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能干出什么事来”。

    “不用报警了,我们已经来了”。随着声音,走进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好,是秦越先生吧,我们是市刑警队的。刚才接到医院的保安说,你被人殴打了是吗?”。另外一个女警官问道。

    “啊,没什么,是我不小心摔得,和别人没关系”。虽然已经想好了和妻子离婚,可我还不忍心将她做过的那些公之于众。

    “秦大哥,你怎么?”。晓芸刚想说话,被我伸手拦住了。

    “呵呵,您这摔得也真够水平的,看来你是不想报案了,来吧,签个字,我们也省事了”。女警官根本懒得管这种小案子,倒是乐得清闲。

    “秦越,你还认识我吗?”。我正准备签字的时候,那位帅气的男警问道。

    “我刚才就看您有些面熟,一时想不起来了,看我这脑子”。

    “呵呵,我结婚的时候,你还来参加了呢”。

    “你是陈东不对啊,你不是在部队吗?”。我才看出眼前的男人正是榕榕的前夫。

    “半年前转业回来了,我家发生那点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回到部队后,因为打了人,本来是要受处分的。后来是领导帮我拦了下来,让我提前转业了。正好我父母也岁数大了,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在他们身边尽尽孝心”。陈东说起之前的事情已经很平静。

    “那你和榕榕联系了吗?你知道她现在干什么吗?”。我急忙问道。

    “倒是遇见过一次,也没有聊很多。我后来想了想,这事也怪我,哪个女人受得了这样分居啊。她还挺好的吧”。陈东明显不知道榕榕现在已经变了一个人。

    “她好的不能再好了,现在开了家美容院,还找了个大老板男朋友。活的可滋润了”。提起榕榕我就一肚子火。

    “挺好,过的好我就放心了”。陈东虽然说着祝福的话,可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忧伤。

    “对了,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和我说,别有后顾之忧”。陈东关心的问道。

    “算了,这事也不怎么光彩,我自己会处理”。我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有什么事你可以联系我”。在递给我一张名片后,两个警官离开了病房。

    我拿起名片看了看,陈东现在是市刑警队的副队长了,看来权利还不小,如果说想对付王总这伙人,还真可以利用一下陈东的力量。想着想着苦笑一声,都已经决定分开了,还想这些有什么用而且陈东也不一定会帮我,毕竟榕榕是他的前妻,听他刚才的口气,对榕榕并没有什么怨恨。

    “秦大哥,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晓芸气的撅起了小嘴。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要是告诉他,就是他前妻把我打成这样了,你觉得他会帮我吗?”。

    “啊,这人真是榕榕的前夫啊,好帅啊,比那王总强上百倍”。晓芸一脸花痴的说道。

    “长得帅有什么用,我现在是看清楚了,不管男人多帅,对女人多好,在金钱面前都他妈是狗屁”。

    “哼,别发感慨了,快点把身体养好吧。对了,这是你的手机,刚才护士交给我了”。

    我一只手接过手机,发现护士果然给妻子拨打了很多次电话。可能这个时候妻子正在和她那王大哥亲热吧,此刻心中的苦涩,只能自己一人品尝。

    “1号床,这是你的账单,亲属去结一下吧”。护士推门喊道。

    “多少钱?”。我看向晓芸。

    “你别管了,这点钱我还是有的,等你出院了一块还给我就行了,嘻嘻……”。

    晚上晓芸陪我吃过晚饭,急匆匆的赶回了夜店。看着晓芸离开,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是那么单纯美好,走上现在这条路实在太可惜了。

    在医院里,晓芸每天都会抽时间陪我聊天,这种有美女照顾的日子,惹得同屋病人都对我投来羡慕的目光。可我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有件事情一直困扰着我。

    在我受伤之后,与妻子彻底失去了联系,好几次我都拿起了手机,可想起她这些日子对我的欺骗,我实在无法原谅她。

    日子一天天过着,我的心情也在慢慢的变化,从开始时对妻子不管不顾的气愤,到后来逐渐被担心取代。她会不会是在知道了我被王总的人殴打后,去找他理论了。我了解妻子的性格,她确实可能会为了我去和他们拼命。只是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去找那帮人只是羊入虎口,我真怕王总一气之下对妻子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最终我还是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可刚响几声就被挂断了。我的心情一下子沉入了谷底,肯定是出事了。

    “晓芸,我想求你个事,你可不能生气啊”。这天晓芸伺候我吃完午饭后,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嘻嘻,是不是想什么不好的事情了,现在你身体还没好呢,经不起这么折腾的”。晓芸一脸坏笑的说道。

    “你这丫头又胡说了,其实我是想你去我家里看看”。我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缺什么东西啊,我给你买不就得了”。

    “我是想让你看看小研,我一直联系不上她,怕有什么危险”。

    “去干什么,你还不死心吗?我真不明白她都那么狠心了,你怎么还放不下她”。晓芸听完我的话,气的站了起来。

    “我我没有放不下,经过这些事情我不可能和她在一起了,可是这么久她也没有消息,我有些担心”。我缓缓地说道。

    “秦大哥,你不觉得这么做很过分吗。虽然我可以无条件的帮你,但是你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

    “晓芸,你别生气,是我不好,你就当我没说吧”。听了晓芸的话,我知道自己又干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唉,真拿你没办法,把钥匙给我吧,本小姐要是无聊了正好路过的话,可以帮你瞧上一眼,不过,别抱太大希望”。晓芸背对着我,把小手伸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真是我的好妹妹”。

    “我才不稀罕当你妹妹。懒得理你,去做护肤了。再不收拾收拾,都没客人找我了”。晓芸嘟囔着接过钥匙。

    之后几天我一直等着晓芸给我答复,可她像是忘了这件事似得,只字不提。

    我最后还是控制住自己,没再问她,毕竟她没有帮我的义务。

    转眼一周过去了,在伤情渐渐稳定后,晓芸接我离开了医院。从出租车下来,晓芸扶着我来到楼上。看着熟悉的家门,我痴痴地立在门口。想起那段苦苦寻找妻子的日子,我实在是怕了。如果她又一次不辞而别,我真的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了。

    “秦哥,你没事吧,她应该没在屋里,我有天从夜店出来已经两点多了,过来看了一趟,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想她这些天可能都没有回来过”。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她一个女人这么晚不回家会有危险的”。我着急的说道。

    “你不是说要离开她了吗,怎么还老是想着她”。

    “毕竟生活了这么久,她现在音信全无,我怎么能不管她呢”。

    “要不是因为她,你会被打成这样吗,我就是想让你理她远一些,不让你再受到伤害”。晓芸说着一下子抱住了我。

    我看着轻声抽泣的晓芸,这段时间真是辛苦她了,可我心里却还总想着别的女人。这份委屈不知道在她心里憋了多久。

    我伸手拍了拍晓芸的粉背,忽然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在房门打开的一刻,我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的女人,正靠在门边冷冷的看着我们。我不可思议的擦了擦眼睛,没错,那女人就是妻子。看她没去做傻事,我一下子松了口气。可同时心中也在埋怨她为什么不去看我,难道她连敷衍我都懒得去做了吗。

    “呵呵,秦越长本事了啊,我还没走呢,你就把这种乱七八糟的女人往家里领”。

    妻子的话一下子惊醒了在我怀中哭泣的晓芸。

    “你别胡说八道,我倒是想问问你,自己的老公都被人打成这样,看都不看一眼吗”。晓芸看见妻子对我们的冷嘲热讽,立刻怒火中烧,忍不住反击道。

    “我去干什么,看你们亲亲我我吗。秦越,我真没想到你还真和这种女人混到一起了,品味也太差了吧”。妻子看我手上打着夹板,连问都不问一句,一上来就质问道。

    “晓芸,你先回去吧,我这里没事了”。我想让晓芸快点离开,免得受到牵连。

    “现在知道丢人了,呵呵……我在这是不是影响你们了,看来该走的人是我吧”。妻子站起来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们。

    “沈思研,我不想当着别人和你吵,咱们进去再说”。我拼命忍耐着心中的怒火,向妻子说道。

    “咱都别装了好吗,榕榕回来都和我说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觉得咱们还是好聚好散吧,妞妞给我,别的都给留给你和这个小妖精”。

    “你他妈做梦,让妞妞和你这大烟鬼过日子吗,你觉得自己配吗?”。看到妻子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我彻底被激怒了。

    “我不配你多好啊,还没离婚呢,就给妞妞找好了后妈。真是未卜先知啊”。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出轨在先,还跑来反咬一口。晓芸是个多么单纯的女孩子,要不是为了救你,她会……”。我忽然意识到这涉及晓芸的隐私,没有说下去。

    “说不上来了吧,也就是你这种白痴,会认为小姐是单纯的”。

    “你说话放尊重点,晓芸从来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身体,倒是某人曾经做过”。

    气愤之下,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竟然说出了这么过分的话。

    “好,我是很脏,当初是谁求着我回来的,现在又想起来翻旧帐了,秦越你不是个男人”。

    “我说的不是以前,你现在就不脏了吗,你和小吴那点脏事怎么解释,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我就喜欢年轻的男人怎么了,他们能伺候的我舒服,比你强多了”。

    妻子此时已经完全暴露了她淫荡的本性,我真不敢相性这话是从和自己相伴6年的女人口里说出来的。

    想起恋爱时妻子天真的笑容,当时的我们是多么单纯。后来随着妞妞的出生,我们的感情却没有一丝减少,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日子,让我以为生活会一直如此美满下去。可没想到仅仅一年的时间,这一切全都变了。眼前的女人彻底堕落成一个谎话连篇的瘾君子,虽然我知道事情的起因是我误信了苏辙,可我受的苦还少吗为什么妻子要这样报复我想到这里,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你滚蛋,我不想再看见你。妞妞你想都别想,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再见她一面”。

    “咱们走着瞧”。妻子说着到卧室拉出行李箱,看来她早就准备好离开了。

    “秦大哥,不值得和这种贱女人生气”。看到妻子走出房门,晓芸一脚踢上房门。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没有让晓芸继续待在这里,毕竟将来为了妞妞,可能会有和妻子对簿公堂的一天。此时和晓芸的接触要尽量减少,才能争取到法官的同情。

    送走晓芸后,我打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几块破碎的木头下,新郎新娘笑得那么灿烂。我颤抖着把照片捡了起来,眼泪忍不住的滑落脸颊,曾经的美好记忆竟会被那个女人砸个粉碎。我们原本幸福的生活也随着这一张破碎的婚纱照,一去不返。


如果您喜欢,请把《圈套:娇妻沦陷》,方便以后阅读圈套:娇妻沦陷【圈套:娇妻沦陷】(25-2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圈套:娇妻沦陷【圈套:娇妻沦陷】(25-26)并对圈套:娇妻沦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