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岸边姐妹多

【黄河岸边姐妹多】(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真相男人128 本章:【黄河岸边姐妹多】(1)

    黄河岸边姐妹多  (一)。

    第一次遇到翠是10年前,我随公司到黄河岸边的小城要住三年左右,为一个贫困县修建一个水电站。

    项目部在县城的五公里之外,条件比较艰苦,除了几个挂网的民工带着妻子外,其他的都是一些名副其实的光棍,那些民工小组长有时候会从县城带着浓妆艳抹的少妇回来,惹得那些睡不着的男人趴在彩钢房的窗户缝隙偷窥偷听。

    那年我带着笔记本电脑,和远在外地的老婆和密友视频,看看小说或者A片,视频过程中相互挑逗,尽情释放,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个荒芜的小县城找风尘女子,也没有想过会遇到原汁原味的农家女子。

    那是一个中秋节,工地放假,那帮民工在一起喝酒,几名领导和技术员回市里去了,我百无聊赖,下午没有报灶,步行来到县城已经是下午饭时。

    步行十里路,内衣也是湿的,我在一个内衣店买了两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寻找一个可以洗澡的地方,工地上的淋浴房透风不说,到处锈迹斑斑,让人作呕。

    走了一会看到一个柳树茂密的坡地挂着“淋浴住宿”

    牌子。

    北方的小县城到处是黄土和垃圾,这处的环境相对干净了许多,外面几行高大的柳树将一个二层小楼遮挡的严严实实,一条只能开进一辆汽车的小路通向县城的西郊。

    老板娘是抽着雪茄的中年妇女,看到我穿的干干净净,就问我说住宿?我扬扬手中的塑料袋:“洗澡”。

    “三块大房子,五块单间”。

    我选择的是单间,这个宾馆的淋浴间比较干净,就是原木门有点变形,门关不严。

    痛痛快快洗了一澡,换好衣服,站在走廊的镜子前用毛巾擦头发。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个子不到一米六的小姑娘端着脸盆走了过来,我扭头看她,她也在抬头看我,还是她先说话,不过话未出口脸先发红:“你洗完了?那我进去打扫了”。

    我连忙点头答应,看到她一双眼睛是那么的妩媚,就问她:“你是服务员?”。

    “是的,我们负责整个楼的卫生,还有男男女女的洗澡房的卫生”。

    “有没有吹风机?”。

    我的毛巾是湿的,头发怎么也擦不干。

    “没有”。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听见我叹了一口气,她赶忙说,“你等一下,我去取”。

    看到她放下脸盆的动作是那么诱惑,一条黑色的高弹裤把她圆圆大屁股崩的紧紧的,里面的裤头痕迹暴露无遗。

    有两个多月没有接近女色,我的下体立马抬起来高傲的头颅,整个鸡巴向上翘起,把裤裆顶起了一个帐篷。

    她取来吹风机,递给我的时候,看到了我的帐篷,她马上扭过头,把自己的领口压了一下,钻进了淋浴间。

    等我吹干头发,她还没有出来,她是不是在躲我,等我走了才出来呢?我叫了一声服务员,她低着头出来了,我说谢谢你,吹风机还给你。

    看到她那拘谨的模样和小乔的身材,我摇摇头,准备离开。

    这时,她叫了一句“叔,不,大哥,你还有东西没有带走呢”。

    她从淋浴间拿出一个塑料袋子,我笑了笑:“那是我换下的,不要了”。

    “都还新着呢?怎么就不要了?”。

    她隔着塑料袋看着里面的背心和裤头还有袜子。

    “都脏了,再说也旧了,拿来,我扔在垃圾堆吧”。

    当我伸手去接的时候,她说:“不要了,我扔”。

    但是她把塑料袋的衣服倒在了脚下的脸盆。

    “你干嘛?”。

    因为裤头有许多我手淫时的精斑,我的脸有点挂不住了。

    “大哥,你别管。我洗一下,拿回去让我爸爸穿,他连外衣都是旧的,就没有内衣”。

    她的这句话,让我顿生同情之心,我店里一只香烟,站在她背后,看着她蹲在锅炉边洗衣服。

    随着她的弯腰,她的白生生的乳球摇摇欲坠,她个子小巧,但是那对乳房和丰满的臀部真的非常有杀伤力。

    她发现我在后面观察她,她就不敢回头,只是在洗裤头的精斑时,脸更红了,没有回头问我一句:“大哥,你不是本地的吧?”。

    “我是外地的,来这里出差”。

    我没有敢说自己的实际工作,就顺口问她,“你是本地的?”。

    “我家在农村,离这里有100多里地呢”。

    她洗干净了衣服,站起来看看我:“你不要笑话,晾干给我爸爸穿”。

    她发觉我不走,她也站在我面前,手里拿着吹风机,一遍一遍地把电源线缠起来又松开。

    “哪里有卖炒菜的食堂?”。

    工地灶房是本地的一对夫妻,那位白白胖胖的大嫂经常做的是他们本地的刀削面,已经吃腻了,想吃一点南方的炒菜。

    “我也来县城不久,不太清楚,我问一下我姨”。

    “你姨?”。

    “就是老板娘,我们俩服务员都叫她姨”。

    她调皮地笑了笑,就跑出了淋浴房。

    我站在院子里,那位低矮发胖的老板娘随着服务员走出了登记室,“翠,就是他要吃炒菜?”。

    我这才知道这位小姑娘叫翠,我连忙给老板娘递过去一只“芙蓉王”,并且主动把烟给点上。

    老板娘吐出一口烟,然后指指夕阳的方向,西街上有一家川菜馆,去那里估计能合你们外地人的口味。

    我走出她们的大门,感觉门后有一双眼睛在跟着我,我就站在柳树下,不想离开这个安静温馨的柳树小院。

    “你怎么还没有走?”。

    果然,是翠出来了,她提着垃圾桶站在我身后。

    夜色朦胧,翠的那双眼睛依然闪着亮光,我情不自禁走向她,她发现了我的失态,赶忙退后两步。

    我把手中的另外一个塑料袋递给她:“我出差,不好带。这个都给你”。

    她发现里面有洗头膏和剃须刀,还有几件没有拆开包装的线衣线裤,急忙说:“不能,这个不能要”。

    “拿着,翠”。

    我轻轻叫一声翠,她身子一颤,接住了塑料袋,同时也碰到拿到了我的手。

    我另外一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我稍微一用力,她就到了我的身边。

    我两手搂着她,他浑身打颤:“不要,不要”。

    我不管他的求饶,一只手在她的高弹裤上抚摸着,他的屁股好肥嫩,没有一点点松弛手到之处臀肉开始反弹。

    我的五指寻找到了裤腰,手指勾开裤腰,五指触到了油脂般的嫩肉,她扭动着屁股,想阻拦我的深入,我另外一只手跨过塑料袋开始抚摸她的乳房,她的双手开始防卫胸部,我插进裤腰里的手顺利越过肥臀摸到了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

    她身体一激灵,但是马上松软了许多,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下面的手在弹性十足的裤子里开始发挥了我的手技,先是外面摩擦,为数不多的毛毛已经开始挂水,我的中指慢慢弓起来,寻找着那个迷人洞。

    她说:“不要,不要,慢点,慢点”。

    好在这个路口空无一人,院子里倒是有几间房子亮着灯,但是院外是一片漆黑。

    我的手指找到了那个迷人洞,是那么紧,在爱液的滋润下,我的指头慢慢一点点地探入,每进去一厘米,她都颤抖一下,再三恳求:“放开我,轻点”。

    正当我的中指全部插进去的时候,大门口响起一声历吼:“翠——哪里死去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黄河岸边姐妹多》,方便以后阅读黄河岸边姐妹多【黄河岸边姐妹多】(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黄河岸边姐妹多【黄河岸边姐妹多】(1)并对黄河岸边姐妹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