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凤迎龙

【四凤迎龙】(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清风 本章:【四凤迎龙】(1)

    【四凤迎龙】一、茄子销魂千古奇谈。

    作者:清风。

    2018/09/30。

    一、茄子销魂千古奇谈。

    朝阳市惠安街的尽头,紧临西山脚下,是一处风景幽雅清静的高尚住宅区。

    这里的屋宇豪华,住的都是达官巨贾及社会名流。

    紧临山脚屹立着一幢美轮美奂的花园洋房,四周红色砖墙围绕,气派不凡。

    该屋主人姓牛名大成,他有一套钻营拍马的独特本领,因此一帆风顺,由课员一直升到厅长的官阶。

    牛大成为人长袖善舞,受财如命,在他任职之内,贪墨了不少的黄金美钞。

    凡是有了钱,有了势的人,没有一个能离开色字的,牛大成当然不例外。

    他除了一位结发夫人外,还物色了三个绝世的美女做姨太太。

    牛大成自从厅长卸任之后,就没有再做事,终日躲在家里。

    享受那温柔乡的滋味。

    可是他年事已高,气血已衰,虽然营养丰富,保健有方,经常注射荷尔蒙,高丽参蒸童子鸡,但已衰老的身体,就是灵丹妙品,也不能返老还童了。

    尤其三个姨太太,正是年轻,饱食终日,空暇无事,不是看那有刺激性的电影,就是阅读爱情横溢充满色情的小说杂志。

    要想以牛大成那根深月久,银样腊枪的阳具,岂能满足四个太太的性慾怒潮。

    牛大成的结发夫人贺素贞,原是一个很美丽的大家闺秀,念过初中之后,因为战争的关系,便提前和牛大成结婚。

    可能是她的肚子不争气,或者是牛大成的爱情不专一,婚后就没有大过肚子,生过一男半女,因此美色仍然能保持不衰。

    二姨太杨马惠今年才二十五岁,长的千娇百媚,瓜子脸,凤眼细眉,瑶鼻樱唇,孅孅的细腰,雪白的肌肤,十指尖尖,柔若无骨,一双修长细腻的大腿,真是诱人极了。

    只要她向你抛一个媚眼,频频一笑,真能摄魄拘魂,就是八十岁的老头,也会色迷迷的心头蹦蹦跳。

    三四两住姨太太,都是二十一二岁的少妇,论风度比二姨太还要高贵,美丽姿色,也胜过二姨太太。

    她们都是天生的美质,加之营养丰富,皮肤细嫩得吹弹得破,胸前的双乳,彷似,一对尖尖的高峰,杨柳细腰加上厚肥的大臀,曲线格外显得玲珑,双目如秋水的澄澈,黑白分明,红否白齿,可惜当年没有举办竞选中国小姐,否则保证压倒群芳,位列冠军。

    牛大成有了这四位绝色美人,左拥右抱,值得骄傲,令人羡煞,但也因此带来了无限的痛苦和烦恼。

    他以将近耳顺之年,血气衰弱的身体,夜夜春宵,挺枪作战,真是苦煞人也。

    四位夫人慾念若渴,要隔四天才轮到的一夜,岂肯轻轻放过。

    一天早晨,他轮宿在大太太房中,恰好大太太身体不适,让他好好的睡了一晚,所以特别起得早。

    这天早晨,天气晴和,阳光和熙,三个姨太太,都先后起来,穿着鲜艳夺目的睡衣,到后花园呼吸新鲜空气。

    晨光映照在她们的粉脸上,更觉娇艳美丽。

    二姨太杨马惠蹲在一枝玫瑰花前,一对秋水注视着那盛开的花朵,暗自叹息,说:“玫瑰花啊,玫瑰花,你是多么的鲜艳美丽,却无人灌溉,让这一朵鲜艳可爱的花朵,在这花园中,受着孤单冷落”。

    她正在藉玫瑰花来暗叹自己,突闻一阵格格的娇笑声传至身后,回头一望,见是三妹何杏花。

    “什么事值得妳这样高兴?”。

    杨马惠说:三姨太闪动娇躯,直向二姨太的身前走了过来,她也蹲了下去,轻声答说:“我昨天看到一件奇事,起来我就找妳,走至妳的房中,却未见到妳....”。

    “什么奇事?”。

    杨马惠抢着问。

    “茄子也能销魂,不是千古奇谈吗?”。

    “三妹,妳真是少见多怪,多少尼姑寡妇,用鸳鸯棒来销魂止痒,和用茄子又有什么区别”。

    何杏花听得又是格格娇笑不已,声如银铃。

    “三妹,妳是不是发疯了,无缘无故的大笑”。

    何杏花吁了一口气,止住了娇笑,说:“我见过二姊的枕头底下,也有一根木棒,光滑异常是不是鸳鸯棒,做什么用的”。

    说此,微微一停,又道:“二姊,妳知道用那根木棒,可以销魂止痒,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呢?害得我骚痒难堪夜不能成眠,妳真狠心........话声未完,四姨太也从屋内走到花园来,三姨太连忙招手说:“四妹,快过来我有话问妳哩”。

    四姨太金莉莉,见三姊招呼,赶紧走了过去,说:“三姊,有什么事吗?”。

    “昨夜茄子味道如何?......”。

    四姨不等三姨说完,就抢着说道:“三姊,妳别胡说啦,谁要吃茄子......”。

    “别装假胡涂啦,昨夜妳用那根又长又粗的茄子插进阴户,一抽一送的,口里念念有辞,我亲眼所见,妳还能撒赖吗?”。

    四姨太金莉莉,被她说出了秘密,只羞的粉脸绯红,将头埋在胸前,半响也没有说话。

    二姨太见四妹害羞,娇笑一声,道:“三妹,妳如果想知道个中乐趣,又何必要问人呢?到厨房拿一个茄子,试试就知道了”。

    “是啊,三姊如果想尝尝其中快乐,就挑选一个又长又粗的茄子试试,可是要小心,别让茄子断在里面”。

    她这一说,三人都不自禁的格格娇笑起来。

    忽听一声轻该,由身后传来,转头一望,只见牛大成和大姊姊,双双站在一丛牡丹花前,三人一齐走了过去问安。

    三个姨太太所说的话,牛大成已经听到了,心中正在想着这件难以对付的问题。

    忽见三个姨太太走了过来,个个春风满面,又怨又爱。

    爱美色是人类的天性,但对宝贵的生命,也是非常重视的,牛大成那年老气衰的身体,应付四个如花似玉妻妾饥渴的慾念。

    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若不想出一个适当的办法,满足她们生理需要,这条老命非断送在这风流韵事之下不可。

    实在他对久战不疲,苛求无限的,三个爱妾,甘拜下风,早就希望妳们能找到一个对象快乐,快乐,自己乐得清閒一个时期,把余盛的一点点精力,再作寻花,问柳之举。

    但三个爱妾,虽然有意向外发展,另找面首,但碍于牛大成的淫威,只好用鸳鸯棒和茄子来解决这严重的问题。

    牛大成见两个母鸡在花树底下,用脚爪挖坭土,找坭土中的蚯蚓吃,灵机一动,弯腰拾起一个小石子,勐然向老母鸡投掷过去,同时大喝一声,骂道:“光守在家里找蚯蚓吃,那里够吃的饱,为什么不到外面去找些野食充饥”。

    三个爱妾当时未能体会到牛大成骂母鸡的寓意,以为是母鸡花圃弄坏了,三人同时转身去赶两只母鸡出花园去。

    牛大成的结发夫人,很是聪明,她能一举反三,她听大成借母鸡来暗示,微微一笑,说:“大成,你觉得吃不消了么?”。

    牛大成长长的叹息一声,点点头说:“我这年老气衰的身体,那还能满足她们那炽烈的慾念”。

    “这倒是一举两得开明的方法,既可满足她们性的需要,你的身体也能好好的休养一下”。

    “我早就有意叫她们出去,但是难以启口,今天我借母鸡来暗示她们,可能她们还没有体会我这话中的深意”。

    “这倒用不着你挂在心上,你有这个意思,我分别转告他们就是”。

    牛大成虽然暗示准许三个姨太太到外面去找野食,但他内心是非常痛苦和难过的,如花似玉的爱妾,让人家去拥抱,让人家去玩。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虽然把话说出了口,但心中还是不大愿意,眉毛紧紧的皱着,注视三个爱妾婀娜的背影发愣。

    “怎么?你心里难过!是不?”。

    他的大夫人,见他不乐,故此问了一句。

    牛大成暗叹了一声,说:“为什么世界上没有人能发明返老还童的灵药呢?

    不然,我牛大成这一辈子是多么的幸运快乐”。

    “别痴想啦,你这一辈子,老实说也没有算白活了,你这几年以来,吃喝玩乐,左拥右抱,还不满足吗”。

    “不错,这几年我确实享尽了艳福,但是金钱和美色,多多益善,可叹的是,老之将至,奈何奈何”。

    “我这一辈子,才算是白活呢?自从嫁你之后性慾上,你那一次,给我满足过,那一次不是弃甲洩兵,中途退却,害得我饥渴难当”。

    “珍,我知道辜负了妳,我确实没有尽了丈夫之责,今后我当以这身盛余的精力,让妳享受几年快乐”。

    牛夫人正当狼虎之年,性慾的需要尤胜年轻妇人一筹。

    她听丈夫这一说,心中很觉愉快,不觉那小小的桃源洞内,就充满了热血。

    娇躯一倾,就依偎在牛大成的怀中。

    牛大成伸手搂住她的孅腰,低头向她脸上亲了一个吻,只觉她的脸上滚热,温柔的问说:“珍,妳身体感觉不舒适吗?”。

    “成,我下身只觉骚痒,难过得很”。

    牛大成心中已经明白,知道夫人慾念已动,浑身热血澎胀:“珍,我们回房去吧,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妳快乐一番”。


如果您喜欢,请把《四凤迎龙》,方便以后阅读四凤迎龙【四凤迎龙】(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四凤迎龙【四凤迎龙】(1)并对四凤迎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