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狂的恋发魔

【痴狂的恋发魔】(0-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晓色疏雨 本章:【痴狂的恋发魔】(0-1)

    【引子】。

    当老刘通知我去看货的时候,我对货的品质并不抱多大希望。

    当我走进那个肮脏昏暗的小旅店,推开老刘所在的房间时,我知道我可以得偿所愿了。

    小惠梳着一根又粗又黑的独辫,坐在床沿上不敢抬头。

    老刘没有说话,走到小惠的身边,一把攥住小惠的辫根使劲向后一拽,一张楚楚动人的清秀面孔露在我的眼前。

    老刘一扭身坐下顺势把身材娇小的小惠抱在了怀里,他不顾小惠的挣扎,伸出舌头舔小惠的脖颈的发根,从发根往上一直舔到小惠的头顶。

    连续舔了几个回合后,老刘松开小惠站到了小惠的身前付下身子把头埋进小惠的头发里勐嗅,双手已经把小惠的上衣扯下至乳房以下。

    小惠原本顺滑的发辫已经被老刘拉拽的凌乱不堪,还沾上了老刘的唾液。

    老刘已经把自己的裤子褪下,掏出了阳具放在惠的头顶上按压,在头发上按压揉弄一阵后,老刘就俯下身子嗅闻小惠的头发,反复这样来回折腾着小惠。

    小惠一脸惊恐,但也无奈地承受着老刘的玩弄。

    显然已经性欲勃发的老刘开始用阳具使劲敲打小小惠的头顶,时不时用烟具左右抽打小惠的面颊,用龟头冲撞小惠的头部。

    老刘毫不避讳的发出粗野的喘息声,双手深插进小惠的头发,抱着小惠的头前后摇动。

    他不时把小惠的头发含进嘴里嚼咬,但也没忘记把小惠的扭向我,让我看清楚凌辱下女人凄楚可怜的的表情。

    我很清楚老刘这样的人贩子是如何对待被贩卖的女人的,小惠自从落入老刘的手,就成为了他的泄欲工具,头三天老刘几乎是没日没夜地折腾女人,直到女人在他的面前失任何一点尊严为止。

    后面的时间老刘就会从外面招揽嫖客来强奸女人,自己则在兴致来时随时干这些女人。

    已经从事这行十余年的老刘,享用过的女人已经超过千名,但老刘对女人的兴致却没有丝毫的减低,反而在阅尽千芳后有了一种别样的趣味,他发现自己对女人的口味越来越多样,几乎任何女人都可以干得兴致勃勃。

    他知道这其实是一种境界,他也享受这个给他的乐趣。

    老刘几乎知道熟悉所有玩弄女人的套路,也知道各种男人对女人千奇百怪的癖好。

    对于恋发癖这种嗜好,老刘更是了如指掌。

    正如他常说的,不懂恋发的男人其实是不懂享受女人的。

    我知道老刘现在不过是在我面前进行货物展示,眼前的辣戏是演给我看的。

    我知道在我没有交钱之前,不能碰这个女人,也没有资格说话。

    老刘在电话里面告诉我小惠的事情,他说你来吧,一定和你的口味的。

    这时的老刘已经开始让小惠给他口交。

    他坐到了沙发上,让小惠跪在他的面前,小惠的辫子被老刘扯得高高的,阳具在小惠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小惠开始一遍口交一遍发出屈辱的哭泣声,老刘舒服地呻吟着。

    我知道这个时间会很长,这家伙会把女孩子累到不行才会更改玩弄的花样。

    “头发够味啊,给了钱就是你的了”,老刘轻声对我说,同时又满足地把小惠的粗辫送到了口鼻处闻舔起来。

    这个王八蛋,知道我会仍不住了。

    “好吧,该进入下一步了”。

    我回到到。

    我知道规矩,老刘早就为我准备了开胃大餐。

    老刘抬手打了一个响指,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一、点心】。

    我知道这是老刘为我的到来准备的点心。

    其实不要认为点心就一定不比正餐。

    这个是不同的,老顾客都知道点心不一定比正餐差。

    这个光着身子的裸女大约30来岁的样子,一副战战兢兢的神态。

    果然老刘对我的口味是了如指掌的。

    这个女人虽然是短发,但头发浓密顺滑,头发修剪的一丝不乱,发根整齐顺熘。

    从头发的光泽度和滋润度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3天没有洗发的样子。

    这是我们这些深度恋发癖的规矩,不喜欢玩刚洗过发的女人,我们要的就是头发的味道。

    3天不洗的头发必然会带上这个女人固有的头油气味,这是我们这些恋发癖的最爱,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头油气息,好的味道让我们迷醉。

    “叫什么名字,贱人”。

    “小茹”。

    我招手让小茹走近我,并不急于动手。

    我张开我的两个膝盖,小茹乖乖地走过来自己跪在我的胯下。

    我一抬手把手掌放到了小茹的头顶。

    妈的,果然是极品啊。

    一股温温的暖流传到的手上。

    小茹的头发不仅丰厚而且很有质感,光滑而有弹性。

    尽管3天没有洗头但是头油并不明显,只是头发更加润泽一些,摸起来有一点油润的感觉了。

    我并不急于发力,轻轻抚弄着小茹的头,也不急于去闻她的发香。

    凭我的经验我知道小茹的头发一定会有独特的味道。

    “上次被干是什么时候?骚货”。

    “3天前,老板”。

    “几个人干你?”。

    “白天一共是12个人,分了7拨;晚上和小惠陪的刘老板”。

    我知道老刘的习惯。

    这家伙喜欢干刚刚被蹂躏的一塌煳涂的女人,前面越是被人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女人他越来劲。

    “那天来的都是你这路货,全是冲着女人的头发来的,不过都他妈的射的多啊。老子晚上上这个骚货前用龙头冲了她半个小时才把从头发上的精液洗干净”。

    老刘狠狠抽了小惠一个耳光,插了一句话。

    我手勐地一紧,攥住一大把头发,把小茹的头扯向我的鼻子。

    一股奇香直冲我的鼻孔。

    我把头深深埋进小茹的头发里面,发香刺激得我嚎叫起来:“他妈的贱货,真他妈的贱货,让老子地干死你!”。

    小茹的头轻轻地朝我的鼻子顶着,让自己的头发尽可能的包住我的眼睛、鼻子和口,她知道怎么满足恋发的男人,她知道她的一头美丽的头发对我的诱惑有多大。

    我拔出阳具,不管三七二十一勐塞进小茹的嘴里,抱住她头前后摇动起来。

    一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进她的口里。

    我拨出阳具,狠狠扇她十几个耳光后,命令她把精液吐到手掌上。

    “过去抹在小惠的头发上去”。

    小茹跪着挪动着身子把精液全部抹到旁边的小惠头顶上。

    老刘被这出辣戏刺激着,也拔出阳具向小惠的头顶喷射。

    小惠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抽搐着,头发上沾满了我和老刘的精液。

    小茹回过来用头发和嘴清理我的阳具。

    而老刘又一把拉扯起小惠的辫子,把她仰倒在地上,自己全身压上去,重新开始发泄下一拨兽欲。

    我也把小茹推倒在床上,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把头埋进小茹的后脑头发里面,开始细细品味她的发香。

    对于恋发者来说,射精不是最重要的。

    早点把第一发射了才好不紧不慢地好好享受女人的头发。

    用头发刺激其第二拨射精才是真正享受的开始。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痴狂的恋发魔》,方便以后阅读痴狂的恋发魔【痴狂的恋发魔】(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痴狂的恋发魔【痴狂的恋发魔】(0-1)并对痴狂的恋发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