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

【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全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耀月星空 本章:【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全

    (一)。

    我和我现在的妻子是上大学时认识的,交往七年,直到研究生毕业。

    从上学开始我妻子就是特别要强的女生,无论是什么都喜欢争个第一,也正因爲如此,她毕业内时候去了一家美企,做项目管理。

    可是进了企业才发现,这个跟学校里面完全不一样,不是你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的,有太多的人动歪脑筋。

    我劝她不要动歪脑筋,不过她根本不听我的,也开始动了歪脑筋。

    大概是工作半年之后,由于半年的业务没达标,没有奖金,一向争强好胜的妻子改变了方式,估计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被绿的。

    从那时起,妻子开始注意化妆和打扮了,也不像以前化澹妆了,也开始略妖豔了,上班时间穿的裙子从过膝变成了超短,丝袜高跟更是不必说,本来就是必须要穿的。

    也开始经常加班了,本也没当回事,毕竟女人吗,都好美,爱美就美去吧。

    直到有一次下班我去接她,我才发现有问题……。

    有一天我下班比较早,就没和她说,直接开车过去接她了。

    到了写字楼,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上去找她,电梯门开的一刹那,正好看见她和她老闆往外走,而且在她出办公室门的时候,老闆拍了她屁股一下,似乎在耳边说着什么,当时她们都没看到我,我接到妻子也就没多说什么。

    又过了一段日子,发现妻子加班的频率更频繁了,我就觉得蹊跷,但是没和她谈。

    某一天下班后,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妻子公司楼下接她,眼看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她那层楼的灯,也就剩下一间办公室的灯亮着了,我就上去了。

    这一上去,真的就确认被绿了……。

    我坐电梯到达了公司所在楼层,电梯门一开,只有一间办公室亮着灯,我慢慢走近,奇怪门是锁着的,但是能听见里面是我妻子呻吟的声音,没错。

    另外的男人的声音就是她的美国老闆的声音,两人用流利的英文交流着,大概意思就是你好好陪我我,我还有半年就回国了,我回去总部会推荐你的,到时候这个项目总监的职位,一定是你的。以后出差你要经常陪我,用你们中国话讲,你要做我的情妇。

    一字一句听的十分扎耳,但是我并没有冲进去,破坏这个淫靡的气氛,而是选择离去。

    果不其然,半年后以后,我妻子如愿以偿的做到了项目总监,虽然受到了很多人的白眼(估计其他人也都知道妻子怎么顺利当上总监的),但是毕竟有个洋鬼子的保荐,从那以后,平日的加班没有了,只是每个月或是每个季度变成了美帝的出差……。

    她不知道,其实这一切我都知道,只是没有戳穿她而已。

    没办法不知道的,马脚太多了。很多时候,妻子早上穿丝袜走的,晚上回来丝袜居然没了。

    还有一次,她刚洗完澡,内裤还没来得及洗,我去蹲厕所,正好发现她的内裤,还有一块白色的精斑……。

    最关键的异常是什么呢?在床上的花样越来趣多,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明显那些是她老闆教的啊。以前不怎么叫床的,现在叫床叫的跟拍AV似的,动不动就来一句鸟语。哎……。

    其实也是挺佩服妻子的工作能力的,毕竟升任项目总监的时候,下面很多人都是白眼,自然开展工作没那么顺利。

    要说下面都是男员工也罢,偶尔揩揩油,也差不多,关键是还有几个女员工。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也算是顺利过渡了吧。

    本来以爲老闆回美帝了,这个中国的“情人”的职称可以正式卸任了,但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在开始只是觉得妻子隻是爲了要强,才牺牲肉体去陪她的老闆,得到了应该有的职位也就算了。其实是我错了,妻子其实是爱上了这种感觉,一种强烈佔有欲的刺激……。

    今年年底圣诞节之前,突然跟我说要出差一周,年底了要去美国总部做个彙报,我能说什么,那就去呗,毕竟刚上任,是要彙报一下,也就开始收拾起行李来了。

    可是我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不休圣诞节,欧美是休的啊,他们的圣诞和元旦就像我们的春节一样,根本就没人工作,那去开什么会啊?

    圣诞节的当天,我们的大学同学看到了她发的朋友圈,然后问我,你们出去度假了?照片怎么没看到你啊?。

    我蒙了。回了一句,别瞎扯,我们不过洋节,随后我同学便把我妻子发的朋友圈截图给了我,原来她陪她的老闆去泰国度假了。

    此时的我,傻傻的回了句,她公司今年效益好,去那边开年会了,也不让带家属,就把这个话题叉开了。

    看着朋友发来的朋友圈的照片,明明就是在酒店的游泳池,就这么大的地方,只有她自己,谁拍的照片呢?

    我简直太天真。本以爲已经结束的事情,居然现在是这样的结果。

    以前多多少少还是遮遮掩掩,也就加班的时间搞,现在可好,是完完全全的全天候服务了。现在感觉不是中国“情人”的卸任,倒像是升级……。

    这一周的时间我们通过电话,也视频过,妻子的演技还是蛮好的,跟我视频的时候总是一副office lady的装扮,要么也就是睡觉前一个单人床的背景,而且几次半夜的偷袭,也没有露出马脚……。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一周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也奇怪自己爲什么没那么生气,难道是我不爱她吗?可能不是。

    但是也出奇的平静,平静的自己都觉得奇怪,不管那么多了,先等她回来再说。

    在机场看到妻子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周居然一点都没晒黑。看来这一周一直呆在酒后里了,都没出去。这得打了多少炮?

    见面后,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我开车她坐在副驾上,或许可能是玩累了,靠在副驾驶位置上睡着了,无意间发现妻子叉开的腿中间好像没穿内裤,带着好奇的心里,我把车降速,伸手去挑开了裙子,真的没穿内裤,而且还是开裆的丝袜,不对,是丝袜被撕破了。 可能这就是妻子喜欢她老闆的道理,做爱粗暴带劲。

    难道上飞机之前还?带着疑惑回到了家……。

    回到家妻子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开始收拾行李,我也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你怎么突然买了这么多泳衣啊,而且你带去的丝袜和内裤,怎么都没了呀?”。

    “还说呢,质量都不好,也没时间洗,就直接扔掉了,泳衣正好赶上圣诞节活动,好便宜啊,就买了很多”。

    我在犹豫要不要戳破,最后还是没有,还在等一个机会,也许机会就在接下来的几天,我要让她自己说出来……。

    时间又过了一周,眼看着也要过年了,公司的年会,同学之间的聚会也都变多了。

    就在一次同学聚会的场合上,她终于露出了马脚……。

    周末晚上大学同学聚会,由于是第一年毕业之后的聚会,大家也都还像是学生时代一样,我也特意配合同学们灌我妻子酒,同学们看这样,也都灌起来,到了结束的时候妻子已经不行了,我就拖着妻子在酒店的楼上开了个房……。

    进房间我就暴力的把妻子扔在床上,掀开裙子,一把撕开丝袜,今天居然没穿内裤。

    直接干起来,一边做,一边骂着她,感觉妻子有点晕,嘴里开始说着鸟语,轻喊着她老闆的名字,我听着更刺激了,把她翻过来,后入,九浅一深大力的抽插,感觉妻子确实是醉了,全程都没有说中文,一直在喊着她老闆的名字,可能是太刺激了,没多长时间我就交枪了,看着喃喃自语的媳妇,突然觉得很兴奋。

    可能也是喝了很多酒的原因,我也没坚持多久,也倒头就睡了……。

    后半夜的时候,迷迷煳煳的听到浴室有水声,发现妻子在洗澡,隔着毛面玻璃,能隐隐约约看到妻子的曲线,突然觉得她老闆还是很有眼光的,我也来了精神,冲进浴室。

    “老公,不要,今天好累,喝了好多酒,我洗澡呢”。

    “别装了,刚才你都招了,再让老公来一次”。

    “我没有装,我喝多了,说什么都不算数的 ”。

    “没关系,我不在乎的,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从最开始我就发现你和你的老闆的所有事情,包括你这次去海边陪你老闆度假 ”。

    妻子不做声,我也没管那么多,提枪上阵。

    “没事的,我不在乎的”。

    “真的吗? ”。

    “当然”。

    明显感觉妻了放下了戒备,下面变的更加润滑,我也借势问了起来:“我限你老闆比怎么样?”。

    “说实话吗?”。

    “那当然了”。

    “差的很多,他比你粗暴,有很强的征服感。你太温柔了”。

    打完这一炮,我们又去浴缸泡了一会儿,然后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直接回家了,没有继续往下谈任何的东西,就像我不知道这件事,她也没跟我说过任何事情一样……。

    (二)。

    在媳妇陪玩她的老闆玩完之后,正好也恰逢我们这边过年,他的老闆也就回国了。(回去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被调离了现在的职位,去负责一些无关紧要的酱油职务了)而在年前放假的最后一天,媳妇也得到了她付出所换来的职位,不能算是位置多高吧,但是最起码在现在这个区域是一把手的销售总监了,再往上估计人脉和经验,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达到得了,更不是这种手段能够轻鬆实现的了。

    相安无事的过完了年,我也找了个时间跟媳妇,把这些事都摊牌了。(之前说过,媳妇得到现在这个职位是靠着她的老闆,也就是她老闆在中国的情人换来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公司年底旅游在国外陪老闆)。

    媳妇表示十分惊讶,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也都一五一十的跟她说,“毕竟没有不透风的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随便一张照片都能看出蛛丝马迹,更不用说去海边旅游一周,居然都不黑,经常加班回来丝袜啊,内裤都有问题,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一直没说,我知道你是爲了什么,现在目的达到了,也可以说了”。

    媳妇带着泪,一直在讲自己爲了什么,忏悔不得已什么巴拉巴拉一堆网剧的狗血台词……。

    也就是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其实她一直都不知道我这是在套路她,其实我最终的目的是爲了满足自己的淫妻癖,但是这些怎么可能让她提前知道呢?这样感觉少了好多乐趣,貌似也让她觉得我并不在乎……。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一段时间,还记得好像是一个周末,我们在闲聊的时候,我提了个建议,“要不你找个人,要不我找个人,你给我情景再现一下,你跟你们老闆那一周在酒店是怎么玩的?”。

    媳妇哄着我说:“我真的知道错了,别这样了,好吗?”。 我说,“你表演给我看吗,让我也知道我到底亏了多少,你老闆到底怎么玩的你?”。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提议,又持续了一周吧,她突然反问我,“如果表演完了,真的能过你心中的坎吗?”。

    我说,“当然”。(心中觉得有戏)。

    媳妇回答说:“好,那我答应你,但是以后我们就要好好的了”。

    我说,“当然”。

    “那好,你找个摄影师,再找个情趣酒店吧”。

    我问,“什么意思?”。

    她说:“我们在海边的情趣酒店玩的制服诱惑……”。

    我先是一愣,随后赶快答应下来,心想,“玩的这么大,以后肯定有戏”。

    接下来订好了酒店,联系好了一个摄影师(其实根本就不是摄影师,找了一个体优生),等待着周末的到来…… 。

    (未完待续)。

    (三)。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我的心里也像长草了一样,一直痒痒的,不是很确定媳妇这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坚持到了周末……这一周其实也不算特别游离了,怎么说也算是把正事办了,订了一家还不错的情趣酒店,也还找了个小哥摄影师,其实也就是一个在校的体优生,毕竟这样安全一点,也会持久一点。

    到了周末,我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打算提前问下,“制服诱惑就诱惑呗,干嘛要摄影师呢?”。

    “不一样的,你不是要複原吗,那就複原的真实一点。我老闆本身业馀爱好就是摄影,他也跟我说了他自己知道回国之后不可能再回来了,所以也不能再让我陪他了,所以他想拍点照片留个纪念”。 我当时有点小蒙,本想着只是被带了绿帽子,没想到,还留了影像在他手里,这不是亏大了吗?不过转而一想,如果她老闆真的是摄影爱好者,没准以后翻牆在什么网站上也还能看到,或者有机会要点原片什么的,也是挺过瘾的一件事。

    “原来是这样啊,你也不早说,没问题了”。  在这之后,媳妇又在一次次的跟我确认是否要真的这样,我还是很坚定的回答是的,她说那好。

    之后也不知道动的什么脑筋,并没有吃早饭,就开始梳妆打扮起来,然后收拾好准备的一些制服,一切都差不多的时候,媳妇跟我说:“我自己先过去吧,到那边我先稳定下情绪,然后到时候你带着摄影师再过去,你看这样行吗?”。

    我也没多想什么,就点头答应了。

    媳妇走之后,我就联系了那个学生,他也已经待命了,看起来确实蛮壮的,他自己也比较兴奋,在路上一再跟我确认是不是真的是嫂子?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回答说:“当然,你嫂子欲望大”。

    不过从他的眼神中,感觉是在质疑我的能力。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媳妇应该也到了那边有两个小时了,我就发了个信息“我们现在上去,你那边好了吗?”。

    “好的,你们上来吧”。

    说明了哪个房间,登记了身份证,我们就上楼了,也不知道这两个小时她先来适应了什么……。

    兴奋的走到了房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推开门,媳妇已经换好制服,坐在床上等着了,看着这妩媚的姿势,果然尤物,那个小哥也是咽了口唾沫。

    空气明显尴尬了一分锺,我才开始互相介绍,说时间匆忙,只找了个朋友来临时客串摄影师了,媳妇倒是还自然,“好壮的摄影师”。

    从眼神中已经看出有所渴望了,我拍了拍愣在一旁的小哥,“要不我们开始吧”。

    他才反应过来,从包中拿出照相机,我看了看他的下身,小帐篷已经顶了起来,看起来尺寸蛮大的。

    随后媳妇便在床上先摆了几个姿势,跟小哥互相熟悉下,但是明显看的出来小哥的状态并不在拍照上,而且每拍一张就看看我,好像是在说,“哥,我忍不住了”。

    我也识相的假装接电话就开门出去了,而且故意大声的把门关掉了,彷佛是再告诉他们,“我走了,你们可以放肆了”。

    我独自下楼去前台跟前台的人说,“要再拿一张门卡,有人睡觉了,我要出去下,一会回来怕打扰人家”。

    前台也没多想,就给我补了一张……。

    我回到车上刷刷手机,待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吧,毕竟是複原,我可不能错过太多精彩内容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房门口,把耳朵贴上去听,明显里面已经不是快门的声音,而是媳妇的娇喘声和鼓励声。 这个声音一点都不陌生,在床上,在办公室,这次在酒店,听的真真切切,我悄悄的打开了门,声音似乎并没有打断床上赤裸裸的两个人,摄影师正在后入老婆(这一出一入,尺寸果然不小),看见我进来,他看了下我,减慢了速度,我示意,“不要停,别管我”。

    彷佛得到了认可,他更卖力起来,而媳妇并没有意识到我回来,嘴中伴随着一次次的抽插,还在呓语鼓励着,“快,用力干我吧,好舒服,都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自打年后摊牌以后,我就再没碰过她)听着啪啪的撞击屁股的声音,我居然无耻的硬了,心想“真没出息,人家在肏你媳妇,你居然硬了”。

    看着这一副淫靡的画面,我开始想像着她老闆是怎么干她的。但是我居然没有想参战的欲望,这个时候媳妇侧过头发现我在边上观战,眼神中似乎在说“现在看到了,满意了吗?但是更多的看到的则是满足,在告诉我,这个年轻人比你强”。

    我远远的给一个吻,媳妇则示意让小哥拔出来,小哥不情愿的抽出来(果然是个比较勐的尺寸),媳妇起身亲了一下小哥的宝贝,然后牵着小哥的手走到了窗边,一把拉开了窗帘,然后弯下了身体,让脸和乳房贴在了窗户上,将屁股高高的噘起来,感觉没有比这个暗示更明显的了,小哥也不甘示弱的双手扶着媳妇的屁股,直接进入了媳妇的身体,只听见媳妇“嗯”的一声。

    我咽了口唾沫,走到窗前看了下“这简直是活春宫啊,现场直播啊,这是四楼,楼下就是街道,虽说不是主要街道,但是人来人往也还是有人的,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这一幕”。

    媳妇开始自己主动扭动起屁股,媳妇简直太会玩了,或者说她老闆开发的太好了,也不得不感歎,年轻真好,体优生体力真好……。

    刚赞歎完,就看着小哥呼吸急促,频率变快,媳妇的浪叫声也变的更大,彷佛在宣誓着什么,“射进去,快快快,里面好痒……”。

    小哥回头看了下我,我点点头默许了,只见他更加用力的抽插着,然后用手不断拍打着媳妇的屁股,发起最后的冲刺,媳妇也配合的一声声浪叫,再之后他紧紧抱着媳妇的身体不忍拔出来,直到软下来从媳妇的下面划出来。

    媳妇感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转身跪在小哥面前,用嘴含住,生怕浪费了每一滴精液,一边舔着,一边望着我,眼神很複杂……。

    (四)。

    媳妇用舌头舔乾淨了小哥的下面,站起身来,牵着小哥的手,满面笑容的向我走了过来,我也正想开口问媳妇“就是这样吗?”。还没来得及我问,媳妇就用她带着精液的唇吻上了我,而后在我耳边悄声说了句,“我们去洗澡了”。

    小哥也对我傻笑了一下,一把抱起了媳妇,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走进了浴室,我呢?傻傻地站在屋里,愣了大概有半分锺,只到听到浴室响起了水声,才反应过神儿来了,赶快拿起纸巾擦去这满嘴混合的液体,正准备冲进浴室发火,转念一想“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也奇怪,火瞬间就没了,坐在了床上,摆弄着相机,想看看他们到底拍的怎么样呢,刚要赞歎“这小哥拍照片还凑合的时候”。

    居然发现一共也就拍了十来张照片,难道我前脚走,他们就开始了?是小哥忍耐不住?还是媳妇勾引的?

    正在我疑惑之时,抬头一看,居然投过浴室的玻璃看到媳妇跪在地上,而小哥用手按着媳妇的脑袋,不用多想,一定是媳妇在给小哥口了,媳妇的口活特别棒,不经意的话很容易被口射,也不知道浴室的水声是什么时候关掉的,只听见“噗滋噗滋”的声音……。

    而我的下面再一次无耻的硬了,而这次我居然情不自禁的开始看着这春宫,打起了飞机,透过玻璃看着小哥的家伙在媳妇口中一出一入,每次都是深喉,居然有点心疼媳妇了。 时间又过了一会,看着小哥双手死死地按着媳妇的头,贴近他的家伙,我知道小哥终于忍不住射了,而此时媳妇根本动弹不得,只得吞下了所有的精液,而后听见媳妇咳嗽了两声,也站起身来了,对着浴室的玻璃亲了一下。

    她自己心里清楚,我一直在外面看着,而这一吻,跟上一个吻一样,满载着精液给我的,而后浴室的水声响起,只留着房间内多馀的我……。

    不多时,两个人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媳妇趴在小哥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便走向了梳妆台。

    而小哥一脸坏笑的向我走过来,坐在了我旁边,悄声跟我说到:“嫂子简直是尤物啊,不仅人美,活更好,起初我还不信,但是见到的时候,我彻底被征服了,你刚出门,嫂子就从包里拿出了一粒小药丸给我,对我说,要是想好好玩就把它吃了,我也毫不犹豫的吃了,这要是不吃,当真是受不了啊,嫂子简直是榨精的机器啊,这才不到两个小时已经两次了”。

    我也惊讶于媳妇的表现,小哥继续补充到,“在落地窗前还有在浴室都是嫂子安排好的,她说今天只要听她的就好了,接下来……”。

    话还没说完,媳妇又换了一套衣服,右手食指堵住了小哥的嘴,而用左手捏了下我的下面,并且亲了我一下,在我耳边妩媚说道:“亲爱的,别急,这才刚刚开始……”。

    我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个局面,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样的“惊喜”……。

    (五)。

    虽然我也等不及想看到之后还会有什么惊喜,但是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现在的时间也将近五点了,“要不我们先去吃个饭?别到时候把小哥累坏了”。

    媳妇眼神略带失望,而后似乎又有了新的点子,小哥抬头看了我一眼,“也好,吃饱了才好干活”。

    然后便去到一旁穿衣服去了,我心想“好一个干活啊,今天可让你爽到了,明天别喊腰疼就好”。 同时我也示意媳妇要不要把制服换下来?媳妇貌似乎并没有换下来的想法,直接把风衣披上,倒是也看不出来什么,当然谁又会想到,里面却是这样的酮体呢? 我们一行三人来到停车场,小哥倒是很自觉,从出房间就开始搂着媳妇的小腰,一路有说有笑,倒是显得我就是个司机,到了停车场,很意外,媳妇并没有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而是跟小哥一起坐到了后排,我似乎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微微一笑,便起车了……。

    果不其然,车还没开出停车场,媳妇已经跨坐在小哥的腿上,两个人已经开始吻上了,现在也才明白媳妇为啥有着诡异的一笑和不换衣服了,这样方便啊。

    但是这样的话,完全没办法专心开车啊,一边开,一边欣赏倒镜里的画面,不时还能听到两人亲吻的声音,这个时间段又是周末,车还是挺多的,还是安全第一吧,所以只有到了红灯的时候才会看看。

    不过再连续过了两个绿灯之后,媳妇居然消失在倒镜里,哎,我还是太认真开车了,不知何时媳妇已经跪在后排狭小的空间内,跟小哥口起来了,我这看的热血沸腾,一下子我也来了个坏点子,选择了直行的中间车道,停好车,抬头看了一眼,红灯还有30秒,加大了音响的声音,摇开了后排的两侧窗户,右侧的司机如果看的话,媳妇的衣内风光怕是一览无馀了吧?而左侧的,应该也能看到里面的举动了吧?。

    不过还是我想的太完美了,媳妇不知道有没有注意窗户被摇下来,还是在努力的口,而小哥似乎感觉到了有点不适应,一边低头,一边关起了窗户。

    而媳妇似乎也感觉到了小哥的不适以爲是自己的问题,也停止了口,坐了起来,我噗嗤笑出了声,媳妇恶狠狠的看着我“眼神彷佛在告诉我,还没尽兴”。

    而小哥也提起了裤子,脸憋的通红,还好,过了路口就到了吃饭的地方,避免了更长时间的尴尬……。

    到了饭店,媳妇跟小哥两个人先下了车,我一个人去停车,从后视镜看到小哥揽着媳妇的小腰,居然有一丝醋意,但是转念一想,已不能后退,往前走吧,或许可以激活更多的“隐藏属性”呢?。

    待我停好车,回到饭店,两个人已经面对面坐好,招手示意我过来,这次倒是挺有意思的,媳妇示意我坐在她旁边,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坐下了。

    不多时,酒和菜就已上齐,我和小哥就寒暄着就已吃了起来,而媳妇只是一边喝着酒一边给小哥抛媚眼,我斜视了一下,明显看到媳妇的丝脚在勾引着小哥,可能媳妇也发现了我在观察,便起身亲了我一下,说:“老公,我去个洗手间”。

    同时对小哥眨了一下眼睛,就径直去卫生间了。

    也没多大间隔,小哥也起身说:“哥,今天可是让小弟爽够了,这顿饭我来请”。

    “好啊”。

    他就起身去买单了……。

    可是这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而后两个人彷佛约好一样,一起回来的,而媳妇似乎也略有不同……。

    (未完待续)。

    (六)。

    远远的看到媳妇挽着小哥的手臂,从洗手间那边一起走过来。

    我心想,“这肯定不是巧合吧?居然急到去洗手间解决?也不知道是谁要求的?也不禁疑问,到底媳妇本就是这样的女人?亦或是她老闆调教的好呢?”。

    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不对啊,媳妇居然光腿没有穿丝袜啊,明显记得出来的时候穿的啊,难道?。

    正疑惑间,两人已经坐了下来,媳妇笑着,然后牵着我的手伸进了她风衣里面。

    “哇。原来不只是没穿丝袜,连内裤也没有了”。

    而后,小哥也坏笑着,把媳妇的内裤和丝袜从自己的裤兜里掏了出来,看着内裤上的“小地图”和撕烂的丝袜,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心想:“应该是媳妇在车上没有满足,所以勾引着小哥去了洗手间,而小哥也是心急,丝袜都懒的脱……”。

    我也毫不吝啬,“送你留个纪念吧”。

    小哥特别高兴的再次揣进兜里……。

    明白了一切,转念又问了一下媳妇:“你这一天都没吃东西了,现在又只喝了酒,真的啥也不吃了吗?如果晚上还有节目的话,该累坏了”。

    “没事,不吃了,喝点酒助助兴就好了,吃东西了就不好了”。

    我也似懂非懂的,也没继续追问,“吃东西有啥不好的?”。

    我抬头看了看两个人,看样子也没啥继续吃的想法了,一看表,时间也都已经八点多了,就提议说:“要不我们回去?”。

    两个人都点点头,“那我去开车,你们两个在饭店门口等我吧”。

    起身三人就离开了饭桌……。

    当我开着车,从地下车库出来的时候,大灯远远的看见两个人已经在饭店门口了,小哥感觉经过了一下午的实战,也开始玩的更开了,不时的撩起媳妇的风衣,在灯光的映衬下,媳妇整个屁股时不时的暴露在空气中,而此时的媳妇感觉更像是个“出台的小姐”。

    两人上车之后,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现,显得更像是一对情侣,媳妇依偎在小哥怀里。倒镜里看见媳妇透红的脸颊,可能是酒劲上来了。

    晚上的车,倒是比较好快,差不多半个来小时,我们就回到了酒店,还是老规矩,我去停车,两人提前下车。

    而令我意外的是,等我回去的时候,居然发现小哥一人坐在一楼大厅,并没有直接回到客房,小哥看到我回来了说:“嫂子说让咱俩等一会,她要回去准备准备”。

    我心想,“还有啥可准备的啊?那就在下面等一会啦”。

    不过很奇怪的啊,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参战的欲望……。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居然睡着了,醒的时候发现小哥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抬手一看,已经快到12点了。

    看了一眼手机,有几个媳妇一小时前未接来电,难道小哥看到手机屏幕的显示,自己上去了,那这一个小时不是?

    起身赶紧上楼,还好自备了一张门卡,开门,里面没人,看到桌上有个字条“我们在天台”。

    扔下纸条,关上门,直奔楼梯,快速的跑到了天台,推开门之前,也才想明白,媳妇在准备什么,找服务员要了通往天台门的钥匙,不然怎么可能去的了天台?

    推门出去,周边都是高楼,而这个酒店只是一个6层的小楼,已经是午夜,但是路灯和一些探照灯,还是能看清这个天台的轮廓,远远的也听到了“嗯……嗯……”的声音。

    我随着声音,找到了小哥和媳妇……。

    (未完待续)。

    (七)。

    跟随着“嗯……嗯……”的声音,远远的就看到了媳妇和小哥的位置,在靠近栏杆的一个角落,媳妇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地上还铺了几个大大的浴巾。

    两个人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奇怪,媳妇双手扶着栏杆,跪在角落里,胸已经贴在了浴巾上,一个U型的曲线,让屁股噘的更高了,而小哥似乎也整个人都跨坐在媳妇的屁股上,难道是?。

    我不觉加快了脚步,就在要走到他们旁边的时候,四下观察了一下,居然看到一旁散落的的润滑剂,先是头皮一麻,心想:“这个菊花,可是我自己都没用过的,难道已经被她的老闆早早的开发好了?现在又让小哥捷足先登了?媳妇这天性也……”。

    “难怪一天都不吃饭,而且早上提前到酒店,吃好晚饭又不让我们先上楼,原来是在灌肠”。 我转而从愤怒变成嬉笑,“这不正是我yin妻的初衷吗?既然已经被调教好了,我用现成的,岂不快哉?”。

    或许是我思考的时间太久了,两个人减慢了动作,小哥先开口:“大哥……”

    我打断了,“你们继续,别管我”。 小哥好像得到了圣旨一样,本已慢下来的动作,又野蛮了起来,听到这样撞击屁股的声音,我终于也忍不住了,准备拉下裤链,此时媳妇也侧过头,看出了我的动作,断断续续带着呻吟的说:“亲爱的……你还不能……加入,因爲……你说的……複原都是我跟老闆,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三个人……所以……”。

    我有点失落,“嗯,我可以自己解决”。

    媳妇坏笑了一下,小哥还在拼命的撞击着媳妇的菊花,近距离接触这样的场景,无论在视觉还是听觉上都是不一样的刺激,我也配合着小哥的节奏,明显感觉小哥和媳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小哥也不自觉的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加大了撞击的力量,在听着媳妇一连串声嘶力竭的“啊……啊……”之后,我跟小哥一起射了,只不过我的子弹散落在天台上,而小哥的注入了菊花里……。

    随着声音的回落,小哥也缓缓的从媳妇的菊花里抽了出来,在小哥抽出的一瞬间,媳妇也像洩力一般,顺势倒在了浴巾上,看来是有点体力不支了,毕竟一天都没吃饭,而且这连续12个小时,我知道的应该就4次了吧……。

    我提好裤子,四下再找媳妇的衣物,但是并没有收获,小哥可能也看出来了我在找什么,对我嘿嘿一笑,用地上的几个大浴巾就把媳妇裹了起来,抱起媳妇傻笑的对我说:“我跟嫂子就是这么上来的”。

    言毕,我点了点头,三人就准备转身回客房去了,正当走到了天台通往酒店的门口时,发现远处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看,远远的示意他过来,一个年纪不大的小服务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说:“哥,我是酒店的服务生,是姐姐让我帮他开门和关门的”。

    也看出了他可能有点害怕,我只示意了他,“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许声张”。

    说罢我们便回了客房,可能是太晚了吧,并没有遇到什么人。

    进了客房,小哥轻轻的把嫂子放到了沙发上,媳妇的意识也清醒了,坐起身来,脱掉了裹在身上的浴巾,赤裸裸的呈现在我们面前,小哥也比较识趣的,自己去浴室洗澡了……。

    媳妇问我:“亲爱的,你要的这个複原,基本就是这个样子了,现在你都看到了,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但是在跟老闆之前,一直都觉得这只是个交易,交易完成就结束了,但是但是我是真的爱上这个感觉了,所以所以你能……”。

    还没等媳妇说完,我就打断了媳妇的话,“当然,爱你就要满足你的一切。

    这其中当然包括性,但是以后这样的事,一定要让我知道,不能背着我”。

    媳妇连忙点头,眼神里充满着意外和激动,期间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三言两语。

    此时小哥也洗好出来了,媳妇看到小哥出来了,自己也进去洗澡了,小哥也凑了过来,得意洋洋的跟我聊今天的所有,显得兴緻勃勃,估计也是第一次玩成这样吧。

    当说到有没有下次的问题时,我说:“这个要看你嫂子啦”。

    小哥点点头,并没有接下去问,也不知道是真有事情,还是借口,媳妇还没洗完,小哥就穿上衣服走了,可能知道自己体力也受不了吧,或许也是在期待下一次吧。

    此时房间内只留下我一人,静静的坐在床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后半夜了,回想这一天,不,确切的说已经超过一天了,还真的是很充实,“ 虽然一直有yin妻的想法,可是没想到媳妇居然是个这么好的胚子”。

    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开始计划接下来的“生活”了……。

    (真实故事系列-第一章完结篇)


如果您喜欢,请把《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方便以后阅读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全并对白领老婆跟外国佬的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