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春情h

都市春情(0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wwaanngg 本章:都市春情(01)

    第01章 发生。

    故事发生在亚洲的顶级大城市---魔都,这天沉万华和叶可怡一同到卡拉OK,参加班上一名女同学贺颖诗的生日会,贺颖诗是班上出名的美女再加上身材35C、25、34,所以,生日会上有很多人参加。

    生日会上初时都很有秩序,但当后来有人取出红酒后,情况就开始改变,他们初时只集中向贺颖诗进迫,但后来各人都无一幸免,最后每人都带有酒意。

    他们乘着酒意便开始玩纸牌性游戏,但他们并不是玩主角贺颖诗,而是针对沉万华和叶可怡两人,因为他们经常见沉万华和叶可怡两人出双入对,思疑他们正在拍拖,想借这惩罚性游戏证实这事。

    这也很难怪沉万华和叶可怡的同学,因为沉万华和叶可怡从小便相识,又是邻居又是同学,经常一起上学及放学,再加上叶可怡又常常照顾沉万华的起居饮食,所以经常被人误会他们在拍拖。

    这纸牌性游戏初时只是输了便饮酒或唱歌作惩罚,这游戏是不是对沉万华和叶可怡不利,还是其他人有意戏弄他们,沉万华和叶可怡已连续输了数回合,但很不幸这回合又是沉万华战败,但这次是要他向叶可怡索吻,他们在群众的压力下两人无奈地只好轻吻地带过,但这一吻令到沉万华和叶可怡都有触电的感觉,这是沉万华和叶可怡两人都从没有的感觉,沉万华和叶可怡感觉怪怪,两人呆呆的望着对方,叶可怡更满面通红,直至其他人叫他们,沉万华和叶可怡才如梦初醒继续游戏。

    但沉万华这回合再次战败,他们更要沉万华去摸弄叶可怡的乳房,叶可怡当然极力反对,沉万华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叶可怡并不是她女友,就算叶可怡是他的女友也不会公开表演给他们看,沉万华只想可以逃避这“惩罚”,但他脑海中已被酒精占据,想不出办法来。

    这时有一名男生“老鬼”说:“八仔(沉万华的乳名)!你是不是不敢呀”。

    沉万华已受酒精影响,便说:“谁说我不敢,我做给你看”。沉万华便一步一步走向叶可怡,他的双手向叶可怡的胸部伸去,叶可怡当然不肯就范便双手护胸,叶可怡惊慌地说:“八仔!你……”。

    叶可怡还没说完,沉万华已拉开她的双手,叶可怡今日穿着浅色的恤衫及牛仔短裙,当她的双手被拉开时,恤衫下向乳罩已若隐若现,沉万华说:“只是摸一下”。

    叶可怡说:“你快停手,如果你不停手,我以后都不理你”。沉万华一听就停下来。

    但其他在场的人就叫:“你快听老婆的命令,否则…哈…哈…”。

    沉万华在其他人的推波助澜下,他用左手捉着叶可怡的双手,再用右手去摸叶可怡的双乳,这是沉万华第一次触摸异性的身体,虽然叶可怡的双乳并不十分丰满,但沉万华就感觉到十分柔软。

    这时叶可怡的双手争脱开沉万华的左手,她便一巴掌打在沉万华的面上,沉万华面上便留下红红的手印,沉万华已酒醒知道开罪了叶可怡,但他不好意思在名人面前向叶可怡认错,在场的各人给这情影吓得呆了一呆。

    这晚的主角贺颖诗见这情景便说:“大家都醉,快点回家休息”。于是在结账后,各人便各自离去。

    由于沉万华和叶可怡是邻居又是在卡拉OK附近,所以两人便一起步行回家,但沉万华一直跟在叶可怡身后,保持几尺的距离不作一声,叶可怡留意到沿途有路人注意他们,叶可怡见到沉万华面上的红红的手印及可怜的样子,她便拉着沉万华的手走入附近的公园里,叶可怡说:“你快点到厕所洗面,等面上的红印稍退才返家,以免被人误会是我欺负你”。

    沉万华突然跪在叶可怡面前说:“对不起!我先前是饮醉了,控制不住自己,你原谅我好不好,你千万不要不理我”。

    公园里虽然寂静,但仍有一双一对的情侣,叶可怡为免被人看见为怕尴尬,便想拉沉万华起来,但沉万华就不肯起来,要叶可怡原谅他才起来,叶可怡便俯身拉沉万华起来,还说:“好吧!但不可有下次”。

    沉万华一听知道叶可怡原谅了他,在他还未完全站起来抬头时,他的嘴巴刚好吻在叶可怡的一双嘴唇上,两人不其然想起在卡拉OK的触电的感觉,叶可怡被这突然的一吻弄得满面通红,而沉万华的眼中就见这时叶可怡特别漂亮。

    沉万华就拉着叶可怡的手走向公园里的暗处,叶可怡本想反抗,但她又不知怎样跟着沉万华走,他们一直走到公园里一堆一堆的小树丛里,这小树丛里灯光昏暗,从外面很难看进去。

    沉万华将叶可怡抱住便伸嘴往她的双唇吻去,叶可怡还来不及避开已被沉万华吻住,叶可怡本想推开沉万华,但又怎敌过他的体能,她只好放弃反抗,任由沉万华用舌头撬开了她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叶可怡的舌尖,叶可怡的双唇被紧密地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其舔弄。

    叶可怡一向洁身自爱,这样被男子如此拥吻还是头一遭,只觉几乎要晕眩。

    沉万华和叶可怡两人都第一次这样亲密地接触异性,由最初沉万华强吻叶可怡,到后来叶可怡半拉半就,两人都感到身体慢慢热起来。

    沉万华终于放开叶可怡的双唇,大家都无言以对,沉万华正想再次拥吻叶可怡时,叶可怡用手挡住他的嘴巴,叶可怡说:“刚才的就当作打你一巴掌的道歉吧”。

    沉万华却没有回答,他拉开又叶可怡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吻后,又慢慢的将叶可怡抱紧起来,再一次吻她的唇。

    沉万华的动作很温柔,叶可怡本来怕他动粗,但是他只有嘴唇吮舐的动作,叶可怡才放下心来,不过他却将舌头度过她的嘴里,叶可怡左右为难,犹豫间,不自主的竟和他缠绵起来。

    防御心渐渐瓦解,沉万华将叶可怡的香舌一吸一吐,两人舌头交缠进出于双方嘴里,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沉万华的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吐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沉万华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沉万华将叶可怡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还不客气的在叶可怡的屁股上摸着,叶可怡穿着牛仔短裙,沉万华特别专心在她的臀缝上,叶可怡难过的摇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

    沉万华不肯放开叶可怡的嘴,叶可怡“唔唔”地抗议不停,他又将两手往上浮走,来到叶可怡的腋下,正打算要有再进一步的侵犯时,叶可怡用力的将他的脸推开,说:“我要生气了”。

    沉万华凝望着她,她也凝望着沉万华,心中吊桶七上八下,沉万华突然使出怪招,十指要命的在她的腋下搔着,说:“生气啊!生气啊”。

    叶可怡“噗”的笑出来,沉万华却又是来吻她的,叶可怡这次心甘情愿的和他对吻着,慢慢的沉万华的下体变得坚硬无比,便侧过身体抱住叶可怡,沉万华的手慢慢地上滑,压在叶可怡尖挺的胸部,轻轻的揉捏着叶可怡粉嫩的乳头,叶可怡的脸更红了,便侧过脸。

    沉万华亲吻着叶可怡的耳垂,双手解开了叶可怡的衣扣,叶可怡没有力气再反抗,只是抓着他的肩膀,沉万华两三下解完了钮扣,叶可怡感到胸口一凉便急忙双手要来掩胸,却早被沉万华执住,沉万华伸手,便隔着乳罩用力抓去叶可怡的乳房,叶可怡呻吟着:“啊…痛…啊…啊…轻一点…啊…”。

    沉万华亦不忍心把这美人儿弄痛,于是开始在叶可怡身上慢慢的搓弄起来,后来还伸进乳罩里,在叶可怡的乳尖上细细轻捏,而每一下轻捏,就带来一股强烈的触电感,直透叶可怡的每一条性感神经,此刻的叶可怡,小穴已泛滥成灾,淫水正源源不绝地流向两腿之间。

    叶可怡口中只能发出“呀…呀…啊…啊”,她虽然不想这样下去,但她的生理反应却要她继续;这时沉万华开始沿着叶可怡的颈吻下去、胸、腹,他还跪下隔着叶可怡的牛仔短裙吻她的大腿。

    沉万华还伸手进入叶可怡的牛仔短裙内,由大腿内侧慢慢摸到两腿之间,他发现叶可怡的内裤已湿透,他便去掀叶可怡的裙子,叶可怡羞得满脸通红,她知道自己的祕密被人发现。

    沉万华虽然是第一次这样接触异性,但他从A片及A书内,知道叶可怡已开始动情,他便学A片上的情节开始隔着叶可怡的小内裤亲吻她的小穴,叶可怡见他这样确是十分难为情,她说:“八仔…啊…啊!快停…啊…啊…”。

    沉万华非但没有停下来,还开始将她的小内裤慢慢拉下,直至她的小穴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沉万华便直至吻在叶可怡的小穴上,叶可怡只能用软弱无的手推着他的头,及只能说:“…啊…啊…快停…啊…啊…”沉万华更不时用舌尖玩弄叶可怡的阴核,使她的淫水源源不绝地流出来。

    沉万华为了方便行动,便将叶可怡的小内裤完全脱下,叶可怡虽然不愿但亦身不由己地任由沉万华处置,她亦慢慢地接受沉万华为她的特别服务,还将两腿张开及将小穴送到沉万华面前,沉万华受到她的豉励便努力地为她吻小穴。

    正当叶可怡感到快要第一次的高潮时,沉万华突然停下来,她感到一阵空虚,但很快她感到一条又热又硬的东西在她的小穴上磨擦,原来沉万华不知何时将他的大肉棒拔出,及将大肉棒在叶可怡的小穴上磨擦。

    这样更使叶可怡欲火难耐,淫水更流落在沉万华的大肉棒上,沉万华正想再进一步行动时,叶可怡知道可能会失去处子之身,在理智战胜生理下用手按在小穴上,阻止沉万华的大肉棒再继续前进,还说:“八仔!停手…我还是…处女,如果你再这样,我真的和你绝交,我…用手…帮你…”。

    沉万华不好意思说:“对不起”。他再将叶可怡轻轻揽住,在她的面轻吻,还带领她的柔滑的手捉着他的大肉棒,跟着她便用她那很滑的玉手不停地套弄着沉万华的小弟弟,沉万华的大肉棒立即变得更加硬;沉万华还伸手去摸她的胸,玩弄她的乳头。沉万华那话儿第一次被人摸,实在太刺激了。但沉万华被她不停的套弄下,他仍是未能发射。

    这时沉万华说:“阿怡!你用手帮我,但射不到…帮我用口好不好?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吧”。

    叶可怡未有回答便慢慢跪在地上,小嘴已碰着他的大肉棒,她抬着头望向沉万华,四目相交,才微微张开小嘴,把大肉棒含入她口中。

    “唔!好舒服…”沉万华悠长地低喊了一声,他望着叶可怡替自己含弄,望着这幺美的俏脸,再加上她的樱桃小嘴,总是划出一幅叫人兴奋的画面。

    只见叶可怡含住灵龟,玉指紧握住棒茎,叶可怡对这方面的技巧,十分生硬,但对她来说已是十分难得。

    “嗯!可怡你舔得很好,再用点力…唔…”沉万华抚摸着她的秀发,只见叶可怡卖力地前后晃动脑袋,没多久又吐了出来。她虽然为他舔着宝贝,但也因为口部的满足,早已燃起了她体内的火焰,让她再无法忍受体内的炙热。

    叶可怡一面以手口为他服务,一面伸手至自己胯间,恣情地抑弄着花唇,露水随着她纤嫩的手指缓缓渗出:“唔,嗯…”畅悦的呻吟声在她鼻孔传将出来。

    “啊!是这样了…我快要来了…唔…”沉万华终于快到爆发边缘:“快拔出来…我要来了…”。

    然而叶可怡听他的说话,手口变得更起劲,但她知道沉万华要爆发时,还是来不及拔出来,沉万华一连几次的发射,把叶可怡的口腔内填得满满的。叶可怡将口内的精液吐出后才缓缓站起身来。

    沉万华亲热地把她拥紧入怀,正想轻吻她时,叶可怡再次推开他,她便用纸巾细心的给他清洁,她帮沉万华清洁完后,叶可怡便穿回自己的小内裤,慢慢走去公园里的洗手间,并没有和沉万华说一句说话。

    沉万华亦整理衣衫后跟着叶可怡,在洗手间的外面等叶可怡,当她出来时与沉万华碰面,叶可怡面上出现尴尬的神色,垂低头便自己走开,背向沉万华说:“我们…走吧”。

    沉万华和叶可怡便一同离开公园慢慢步行返家,其实两人心里都有奇怪的心情,不知道对方可否发展下去成为情侣,两人都不敢先行提出,怕被对方拒绝,所以他们一路上未有说任何说话。

    在这次公园里发生的事件后,沉万华和叶可怡再无说任何说话,甚至上学和放学都各自而行,可以说是避开对方,其他的同学都以为他们为卡拉OK内的事件而发生争执,其实沉万华和叶可怡害怕的是不知道对方的心意。

    直至有一天,沉万华在大厦的电梯大堂内遇到叶可怡,他们仍然不敢与对方说话,害怕得到失望的答桉。过了不久,电梯到了,他们便一同进入电梯上楼。

    这时沉万华见叶可怡身上的校服,虽然以往多次看过叶可怡这样的,但他总觉得她今天特别漂亮和吸引。

    电梯很快就到达,于是他们便一同出电梯,跟着就一齐行去自己屋企,沉万华较先到自己家门,好自然就按门钟,同时沉万华亦好想和同叶可怡说再见,而同一时间,叶可怡亦取出锁匙准备开门;不过,但沉万华按了一阵门钟之后沉万华才醒起,他的父母这晚要去饮宴要很夜才返,于是沉万华就打算取锁匙开门,但找了很久也找不到,这时他才记起,今早出门时,他并无带锁匙,这时,叶可怡刚刚开门,她就好像不好意思转头问沉万华:“你是不是无带锁匙呀?”。

    沉万华说:“是”。

    她就说:“不如你入来我家,等世伯和伯母返家,好不好?”。这时沉万华当然赞成,于是沉万华就跟她入屋。

    当入屋后,沉万华都不知如何是好,“你最近很忙吗?”。叶可怡突然问沉万华。

    “系呀…有…那晚…公园…对不起…”沉万华吞吞吐吐地说。

    “小色鬼…”叶可怡似笑非笑细细地说。

    “这也难怪…你真系好诱人…”沉万华知道她并没有怪责他,所以再戏弄叶可怡,叶可怡怒目作势打沉万华,他承势将叶可怡抱住,并在她的面上轻轻一吻,叶可怡顿时满面通红,及将沉万华轻轻推开。

    叶可怡问他:“喝汽水吗?”。

    他自然反应就当然说:“好呀”。

    于是叶可怡就入去厨房取了两罐汽水出来,一罐给沉万华,一罐给自己,然后她就坐在沉万华对面,这时沉万华再看清楚,叶可怡不单样子可爱,身材虽然不是十分丰满,但胜在体态均衡,不单止这样,他还可以看到在白色的校服裙下若隐若现的白色乳罩,之后,她还跷起双脚坐,成对脚大部份都展现出来,虽然她都不算高,但是双脚部又长、又苗条。这时,叶可怡向沉万华说:“要不要致电给世伯和伯母?”。

    沉万华说:“他们这时间应是麻雀大战,致电给他们也没有用!你爸爸和妈妈何时回来?”。

    叶可怡说:“他们到外地公干要再过数天才返?不如快点做好家课,我造晚饭给你吃吧”。

    他们便开始做家课,但沉万华并不十分尊心,不时借故揽着叶可怡的纤腰,但叶可怡欲没有制止,他见叶可怡没有阻止便沿着她的纤腰慢慢摸到乳房,及隔着她的校服在乳房上抚摸。

    后来,叶可怡终于忍不住推开了他的手,但就没有怪责他,其实叶可怡的小穴已开始慢慢地湿起来,她不想给沉万华知道她的生理状态。

    其后他们将家课做好后,叶可怡便到厨房开始弄晚餐,而沉万华也想帮她,但就给叶可怡阻止,沉万华只好生在餐桌旁等用膳,当叶可怡弄好晚餐后,两人开始食晚饭时,大家都有做小夫妻的感觉。

    而晚饭后,叶可怡便收拾所有餐具入厨房,而沉万华在客厅欣赏电视节目时,也不时望向厨房里的叶可怡,见叶可怡的温柔体贴的性格,使他有一阵阵温馨的感觉。

    沉万华走入厨房从后揽着叶可怡,并在她的后颈开始轻吻,他说:“你可不可做我女友?”。

    但叶可怡没有回答又没有阻止他的轻吻,沉万华再说:“你可不可给我一个答覆?”。

    叶可怡说:“小色鬼!我又没有拒绝你”。沉万华知道叶可怡答应做他的女友,便欢天喜地揽着叶可怡正想有再进一步,她转身想要逃走,正好和沉万华面对面,鼻尖几乎要对到鼻尖,她更羞死了。

    沉万华捧住她的脸蛋儿,细细的端详着,她闭上双眼,不敢看他,沉万华就吻了上去。叶可怡感觉一副热唇亲上自己的小嘴,嘤咛一声,双腿差点都软了。

    沉万华紧紧的将她搂住,吻得她更失去心魂。他舌头轻易的叩开她的双唇和牙齿,向她的香舌逗弄,叶可怡的乳房顶着沉万华的胸膛,正快速的起伏着,这美妙滋味,不自主的伸出香舌回应。

    叶可怡的双臂不晓得在什幺时后已经缠上了沉万华的脖子,沉万华的手则轻轻的在她背上爱抚着。

    终于,他们喘着气分开嘴来,沉万华用手掌、手背轻拂着叶可怡的脸颊,说:“可怡……我们到你房里好不好?”。

    叶可怡点点头。于是沉万华抱起她到房里,关上房门,俩人又吻在一起。沉万华的一双手掌到处游移着,叶可怡感到不住的晕眩,手脚四肢麻无力,只任得他为所欲为。沉万华知道她已经无意反抗,便更加放肆起来,他将叶可怡吻倒在床上,右手大胆的轻采她胸前的蓓蕾。

    叶可怡心中知道应该要推拒才对,却抵不住那阵阵的快感,不自主的扭动起娇躯来了。沉万华见一招奏效,于是得寸进尺,手指偷偷的解开叶可怡校服的钮扣,魔掌疾伸而入,肉贴肉的抓着了右边乳房。沉万华早就摸过了叶可怡的胸部,却没想到肉贴肉的摸弄她的乳房美妙到这种程度。

    细嫩粉幼,又带弹性,饱饱满满的一手握不完全,他隔着胸罩按压着,左手继续打算解开其余的钮扣。叶可怡急得快哭了。她想要阻止沉万华的侵犯,却那里抵挡得了这体格强健的大男孩。

    不一会儿,沉万华已经将她的校服完全解开,露出了雪一般白的上身。叶可怡紧拉住沉万华的双手,哀求说:“不要……!八仔!不要……”沉万华一时不忍,暂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轻拥着叶可怡,疼惜的吻她的脸颊。叶可怡羞得将整个脸蛋儿埋进沉万华的怀里,沉万华故意又用指头轻按着她的乳头位置,即使隔着胸罩,沉万华也可以感觉到那一小点尖尖突突的,想必是兴奋引起的硬挺。

    他只让叶可怡稍喘过一口气,便又回複攻势,时揉时捏的,而且还伸入到胸罩里面,对乳尖搓搓拉拉,直弄得叶可怡唉声叹气,求饶不断。

    后来,他索性拉下胸罩,叶可怡的美丽胸脯清楚的呈现在眼前,她羞臊得用双手遮脸,反而便宜了旁边的大色狼,正好贪婪的饱览她胸前的美妙风光。叶可怡的乳房又圆,又白皙动人,更饱富弹性。

    她的乳晕只有澹澹的一抹粉红,乳头小小尖尖的,沉万华张口便含住了一个,吸吮舔舐,百般撩拨。

    叶可怡何曾经历这种情境,再也把持不住,娇哼起来:“啊…嗯…不要…八仔…你放过…我嘛…饶过…我…啊…怎幺…这样…嗳呀…嗯…”。

    沉万华又用牙齿轻咬轻,叶可怡更颤抖得厉害:“嗳呦…轻一点…啊…”叶可怡已舒服的神智不清,于是沉万华放胆的脱下她的校服,看见叶可怡内里是一件小巧的的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着明显的湿渍,沉万华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淫水早泛滥成灾。

    叶可怡惊觉被沉万华发现自己羞人的秘密,身子震得厉害,忙要阻止却是来不及,沉万华的魔指顺利穿过裤缝,侵入了潮湿的根源。

    叶可怡一时之间全身的妙境都被沉万华彻底攻占,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而且各处都传来以往不曾有过的不同的快感,又盼望沉万华停下动作,又盼望沉万华不要停止,芳心乱成一片,欲死欲仙了。沉万华以为叶可怡似乎是认命了,嘴上没停止对双乳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叶可怡仅存的那条小内裤,两人便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

    叶可怡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嗯…啊…呀…”。

    沉万华让她和自己面对面的侧躺着,重新吻上她的樱唇,一手拉过她的大腿跨到他的髋股上,并且手掌在她的腿上来回爱抚着。

    这样一来,坚硬的大鸡巴自然的顶在小穴口,其实,叶可怡根本不晓得沉万华到底是拿什东西在她的穴口磨动,只是阵阵舒服阵阵快感,便不自主的轻轻扭动屁股配合起来。

    沉万华逗出了叶可怡的骚模样,便问她:“舒不舒服啊?”。

    叶可怡才不愿回答,紧闭着双眼,抿着小嘴。沉万华作弄她说:“不说的话,我就要停了哦……”

    说着真的停止了磨动,叶可怡急了,忙摆动粉臀寻找阳具,求饶说:“舒服…很舒服…不要停嘛…”。

    “那你叫我一声老公”。

    “老公…”她乖巧的叫了。

    沉万华满意的将大肉棒放回穴口,再次来回磨动,而且还试着将半个龟头探进小穴之中,叶可怡美的直翻白眼,脸上露出傻傻的微笑,一副满足的淫浪模样。

    沉万华见她没有痛苦,大肉棒于是一挺,整个龟头已经全塞进了穴儿之中。

    “好痛啊”。叶可怡紧皱着眉头,惊呼了一下。

    沉万华知道这时不能半途而废,狠着心,仍然一抽一送节节逼进,叶可怡痛得直打他的胸膛,却哪里能阻止得了他的深入,终于沉万华觉得龟头顶实了穴心,已经全根到底,这才停下动作。

    叶可怡哭得泪流满面,恨恨的说:“教人家叫你老公,你却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

    沉万华真的很抱歉,他说:“对不起…,我怎幺么会不疼你,真的,这样子你才痛得短,马上就好了,小亲亲”。

    “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

    沉万华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叶可怡自动的用小舌回应他,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起。

    不知道甚幺时候开始,大肉棒慢慢地在轻轻抽送,叶可怡已经没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

    “老公…哦…哦…”。

    沉万华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

    “哎呀…好舒服…天呐…怎幺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啊…老公啊…”。

    叶可怡初经人事,畅美莫名,眼前的情人所带给她未有过的舒服感觉,让她真要直飞上天。而沉万华在抽动之间,感觉到大肉棒被温暖紧凑的嫩肉包裹着,这小穴里淫水阵阵,感度十足,插得他也是兴奋不已,不断的亲吻叶可怡的小嘴、酒窝、脸颊和雪白的脖子,叶可怡感受到沉万华对自己得怜爱,双手将他搂抱得更紧更密。

    沉万华觉得叶可怡的淫水又多又滑,每一次龟头退出小穴时,总会刮带出一大滩来,不一会儿床上已经到处灾情,他干脆取过被单,将被单都塞到叶可怡的粉臀底下,既可以垫高叶可怡的美穴,顺便可以吸收她的淫水。

    沉万华没想到今天才刚开苞的叶可怡,骚水泛滥起来这么多,他立起上身,低头看着大肉棒在嫩穴儿里进进出出,每一插入就“渍”的一声,叶可怡也“哎呀”。一叫,插得几下,他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大肉棒,狠抽勐插起来,回回尽底。

    叶可怡被插得高呼低唤,浪水四溅,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大阳具的进攻,花心勐抖,终于被推上了最高峰。

    “啊…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老…公啊…抱紧我…啊…好…好美…啊…啊…啊…”。

    沉万华从龟头顶端感觉叶可怡小穴儿花心阵阵发颤,骚水不停的冲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高潮。沉万华停下动作,大肉棒仍然继续泡在小穴里,轻咬吻着叶可怡的耳垂,问:“老婆,美不美啊?”。

    叶可怡全身乏力,勉强伸臂环抱着沉万华,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

    沉万华让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动,大肉棒又抽插起来。这回叶可怡要浪却也浪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老公…慢…点儿…”新开苞的小穴毕竟还有一点儿痛,沉万华就时快时慢的调整着速度,双手也到处抚弄来转移叶可怡痛楚的注意力。

    叶可怡渐渐体力恢複,骚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

    呻吟着。“哦…哦…深点儿…啊…好老公…”

    沉万华知到她这时候要的是什么,勐的大起大落,大肉棒毫不留情的进出。

    叶可怡不自主的收缩起小穴,沉万华哪里忍受的了,她的小穴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沉万华停不住自己,大龟头传来酸麻的警告讯号,他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鸡巴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

    叶可怡不知道沉万华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穴儿中的大肉棒像根火热的铁棒一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干脆把穴心插穿,口中浪哼起来:“好老公…真舒服…你…插死我…啊…算了…啊…哦…我…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

    这叫声更要了沉万华的命,精关一鬆,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射进叶可怡的身体深处。

    叶可怡被这阳精一烫一冲,花心又被大肉棒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骚水又纷纷出,同时到达高潮,精血流满了座垫。

    俩人心满意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捨。叶可怡第一次将芳心、娇躯都给了男人,更是不愿离开情人厚实的怀抱,许久许久,他们才又分开。

    叶可怡说:“小色鬼!你这些…是从那里学来?到底你是不是第一次?这样欺负人家?”。

    沉万华说:“我是从A书及A片学到”。

    叶可怡说:“我就不相信!这样欺负人家”。

    沉万华说:“那你刚才好像很享受,又怎会是欺负”。

    叶可怡一听顿时满面通红及作势要打他,沉万华就任她打,但他的手却又在叶可怡身上四处乱摸,弄得叶可怡终于娇软无力的躺在他的胸膛。

    最后他们就赤条条地揽在一起休息,而他们亦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差不多是午夜,而亦见他家中的大厅有灯光,相信父母已返家,于是,便轻轻推醒睡在身旁的叶可怡,他便起床穿回衣服准备返家,而叶可怡亦换上便服送他离去,在离去时两人依依不拾,最后沉万华在叶可怡脸上轻吻后便离去。

    沉万华和叶可怡经过这次之后,两人便秘密地拍拖,自此之后沉万华就经常到叶可怡的家中温习和做家课,但实情是借故亲近叶可怡,他们温习时是十分认真,不过间中沉万华都会趁机摸叶可怡的大腿、胸,甚至是接吻(当然是温习完及家中无人时),而做爱更要沉万华得到成绩优异才有商量,作为叶可怡给沉万华的奖励。

    在半年间沉万华的学业成绩进步不少;而叶可怡亦同样有得,就是她的身材,可能她得到爱情滋润,她的身材由33B-24-34变成34C-24-34,使她丰满不少……。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春情h》,方便以后阅读都市春情h都市春情(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春情h都市春情(01)并对都市春情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