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行

戈行(07-09)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所迷风 本章:戈行(07-09)

    07。

    众人入店下住。

    虽说心下多少受了些惊,可由于连日奔波,周作昌仍是沾床即睡,天明之际却给一阵敲门声惊醒。

    门外,皇甫庶冲迎门出来的周作昌摇头轻道:“侯爷受了惊,高烧不退,暂时去不了京城了,还要麻烦周当家护送我们回庄园”。

    “…”周作昌愣了愣,转而道:“要不在店里住上几天吧,我们候着便是了…这路上颠簸,只怕…”

    “还是回庄园休养的好”。皇甫庶摇摇头,淡声又说:“那人已让我私下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请周当家不要报官的好”。

    周作昌再一愣,思量要是官府追究起来,这事儿确实不知要查到猴年马月,费心神不说,对镖局声誉也肯定会有所影响,不由点了点头,转而皱眉道:“可…侯爷遇刺时候,客栈这边也有人看到的”。

    “遇刺的事倒不必隐瞒,说有人受了轻伤既可,只要不出人命,官府不会过问的”。皇甫庶笑笑。

    “嗯,明白,我会让下面人统一好口径的”。

    早饭过后,一行人护着侯爷、侯夫人转而南返。

    鉴于侯爷病重,不堪颠簸,一路上走的极慢,赶到方城时,已是入夜。

    车队擦过方城县城,又行了有十里路,踏着乡野小路,来到一处庄园。

    正门前,周作昌早早下了马,候在厢车前,待皇甫管家出了车厢,下了车,轻问:“侯爷好些了吧?用不用在下在南阳请个好些的大夫来?”。皇甫庶摇头道:“不必了,侯爷已经好多了”。笑笑又说:“这天色已晚,费用明天周当家派人来取如何?”。周作昌忙道:“搞成这样子,全是我们的责任,侯爷不怪罪已是我们的福分了,哪里还能收钱?”。皇甫庶想了想道:“如果周当家实在过意不去,那就收一半好了…别再推辞了”。

    周作昌见他说的果绝,点点头,看向车厢:“要不我跟侯爷作个别?道一下歉意?”。

    “侯爷刚睡着,醒来后我会代周当家说的”。皇甫庶摇头轻道,又指指远处赵家公子:“周当家,那位公子暂就留在这边休养如何?”。周作昌呆了呆,并不言语,皇甫庶解释说:“李公子现在正是体弱,再跟着你们颠簸一番,不知能否受得住…先在这边休养着,侯爷这烧已经退了,休养几天便可再起程的,到时把李公子一便捎去许昌就是了”。

    周作昌仍不作声。

    “周当家什么意思?是不放心侯爷?…或是不放心我?”。

    “哪里…”沉默片刻,周作昌道:“皇甫兄,实话说,李公子只是我们路上带来的,我是怕给侯爷…”。

    “无妨的,”皇甫庶笑笑:“侯爷也同意了,即使有什么事情,也与周大当家与兴昌镖局无关”。

    “这…”。

    周作昌垂着头,手在刀鞘上缓缓揉捏着,半晌无话,缓缓抬了头,直视着皇甫管家:“皇甫兄,你该不会对李公子有什么误会吧?”。

    虽说对方目光如刀,皇甫庶仍是笑眯眯一副神情,静默片刻,俯身过去,贴耳道:“周当家,你是明白人,废话也不多说…你只需知道…在下口里对那人不敬,不过是不想惹来是非而已”。

    “…”。

    “周当家,我如有加害之意,直接报官便可,何必这么麻烦?”。

    “…”。

    “周当家,就是不为自己父老考虑…你那边人多口杂,也并不安全的吧?”。

    周作昌又沉默半晌,拱拱手,轻道:“那就麻烦皇甫兄了”。

    待兴昌镖局的车队消失在夜里,皇甫管家脸上笑意渐渐退了,回头看向赵家公子,此刻正给一仆童搀扶着,一丫鬟帮着提着剑,静等着这边吩咐。

    “青玉,紫研,带公子去客房…然后就去歇了吧,侯爷、夫人我和紫璇照顾就可以了”。淡淡吩咐下去,皇甫管家又打发走马夫,走到另一厢车前,低头轻道:“夫人,奔波一天了,该回屋休息了”。

    过了片刻,布幔轻轻撩开,下来一主一仆,女人手里轻轻提着面纱,灯火下,俏脸凝脂,眉黛鬓青,俨然沉鱼落雁之貌,却是无一丝生气,眸子更如一弯死水,也不看皇甫庶,更不问侯爷病情如何,缓缓进了院。

    待院外再无它人,皇甫庶上了厢车,就着月光,驱马离了庄园。

    车厢中,侯爷静静躺着,颜依如花,只是神色呆滞,身子僵直,显已死去多时。

    08。

    夜浓。

    候院一处厢房里,赵家公子吃过饭,净口擦了脸,简单处理了身上伤处,静坐在床沿,等着皇甫管家,也不知他有何事要与自己相谈。瞅着烛火,一时触起那侯爵夫人,那冰冷有如女鬼的眼神恍惚就燃在烛芯里,心下不由涌上一股寒气,微微打了个颤。

    瞅着屋里简单摆设,又心生疑惑,据镖局那叫仲申的少年称,这南阳侯是王室正宗侯爷,却是不明这府邸所在怎会如此荒芜。

    赵家公子却是有所不知,这南阳侯本为南阳公,南阳王之子。

    说到南阳王,还要提楚惠宗。

    大楚百余年历朝皇帝中楚惠宗的子嗣最多,难得是早夭的也极少,前四子都活到成年,如今三子与四子仍健在,老三便是京城里跺下脚开封城便会震三颤的三王爷,又称恭王爷,老四是掌管幽云十六州身居幽州的康王,长子则是年前刚刚暴毙的楚成宗。

    二子便是南阳王,很早便封到南阳,只是死的早,死后爵位世袭给其独子,按惯例降一级为南阳公,名熊谨升,正是如今南阳侯。

    而当年篡位称帝的楚庄宗,只在正宫娘娘所生子嗣里,也要排到十六。

    楚庄宗篡位称帝后,南阳公熊谨升是皇族里少有公开支持其变法的一个,众藩王起兵讨逆之际,也公然举兵声缓庄宗。

    待楚成宗还朝,这南阳公的爵位便给降为南阳侯,府邸也由富豪云集的南阳城转到小小方城,楚成宗更是下旨严明,没朝廷许可,南阳侯不能离方城半步。

    虽说是侯爷,除了百余亩荒田之外,身家也只有这一处小庄园,得不到朝廷一分一厘供养,而所谓庄园,只不过是荒地间的一处大的宅院而已,这些年来,这候院里一些开销,还要靠侯夫人皇甫家救济。

    可虽说无权又无势,南阳侯的大名在方城、南阳一带倒是妇幼皆知。

    这应该有赖于那层神秘感,这神秘感则缘于南阳侯打小便小媳妇般卧在府里,几无外人识得庐山真面目,这道理有如大姑娘、小寡妇们的胸和臀,正是难得一见,酒中茶后谈论起来才更得情趣。

    更传其有龙阳之好,甚至有人言之凿凿南阳侯少年时便挥剑自宫了,却不知是不是在学什么绝世的神功。

    南阳侯从皇甫家娶来的正室,据称未嫁前生涩年纪便已是江南有名的美女。

    只是南阳、方城百姓不得见,即使偶尔现身,也都是蒙着面纱,不知真容。

    这蒙面之事,坊间有很多猜测,一说南阳侯虽不近女色却又不想戴绿,便把自己花容月貌的正室夫人用刀子划了脸、毁了容,一说她其实是个大丑女,人见人呕,狗见狗吐,侯爷正是见着这幅尊容,才对女人彻底失了兴致,专心于龙阳之好。

    众说纷纭里各种说法化为片片轻笑,如鸡毛、鸭绒散落一地。

    至于真相究竟如何,却是无人在意的。

    此刻候院正屋大堂之内,赵家公子拜见完已出屋很久,女人仍静静坐在桌旁,保持着半柱香前的姿势,皇甫庶坐在下首,他留下说是有事要谈,却是不语,女人也不催,只是呆呆盯着桌上烛火。

    “夫人,侯爷没挺过来,回来路上死了”。

    皇甫庶终于开了口,半晌,缓缓又说:“请节哀”。女人只在听到那个“死”

    字,眼睛才微微眨了一下,却仍是木着脸,姿势也没变。

    “我私下埋了,没人知道侯爷死了”。

    女子动了一下,终于象个活物了,颦了颦眉,盯向皇甫庶。

    “我会跟下人说侯爷病重,送去南阳医治了…侯爷是不许离方城的,这样说辞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怀疑,也不会出去乱说的”。女人仍是皱眉不语,皇甫庶轻咳一声:“夫人,依你看,刚才那少年除了壮了些,身高和面相是不是与侯爷相仿?…把眉修修,抹上胭脂,换上女装,青玉他们应该也是难分清的”。淡淡又说:“看出也不会说的…侯爷死了,庄园给官家收去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沉默片刻,轻问:“夫人,让他假冒侯爷如何?”。

    女人呆了呆,摇摇头:“我要回家”。

    话语平淡,却是透着一缕浓浓思乡之情,皇甫庶低头久久不语,待再抬头,眼已微微湿了:“夫人,回不去的…按大楚律法,王妃和侯夫人是不能改嫁的,有子嗣还好,可承继爵位,受了封地,你这当娘的也可以留在这里养老…现在这种情况,只能给送到京城,困于一院之地”。

    “我要回江南”。女人轻轻又道。

    “夫人,”皇甫庶轻叹道:“你要想一想,这庄园要是给朝廷收走了,靠着这百亩田维生的那些老农可就惨了…受了你这么多年恩惠尚活的那么艰难,再受官家盘剥,还有活路么?”。

    女人摇头不语。

    “再想想他们孩子…可一直把你当观世音姐姐的,你就忍心让他们流离失所,饿死在路边么?那些女孩子,你忍心她们给父母卖去给人作丫鬟,卖去青楼?”。

    半晌,女人喃喃:“我该怎么做?”。

    “让那少年扮侯爷,也可救他一命!你救他一命,庄园里所有人也因这得福…救人一命,尚胜造七级浮屠,何况这能救得多少人?”。女人不语,皇甫庶轻轻又说:“何况对夫人也是好的”。顿了顿道:“至少他是个男人”。

    女人手微微一颤,眼里现出一道冷光,尚未开口,皇甫庶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连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夫人!小的失言!小的太以小人之心度人了,请夫人看在田庄那些穷苦百姓,受一下委屈吧!老奴求你的!求你了”。

    说着在地上连连磕起头来,记记清脆,没几下额前已见血。

    女人愣了片刻,跪扑在地,死死把着他肩,不许他再磕下去,嘴唇轻颤,两行泪顺着脸颊淌下:“叔伯,你别这样…你是看着我长大的,这怎么可以…”皇甫庶眼含热泪,轻问:“睿婷,你答应了?”。

    “…他同意的么?”。

    “会同意的”。皇甫庶忙道,看着女人,眼再湿:“睿婷,让你受委屈了,叔伯对不住你”。

    皇甫睿婷泪再淌,摇头不语。

    皇甫庶步出堂屋,院中缓缓向一侧厢房走去,寒风掠过,撩起额边斑斑白发,烛光摇曳下,眼仍湿,眼神里却哪里还有一丝悲苦之意。

    09。

    皇甫庶进了厢房,取了把椅子,炉边坐下,加了些炭,拍拍手,看向赵家公子,半晌,视线慢慢落下,盯住他左手。

    赵家公子蜷了指尖,笑笑:“谢侯爷能收留在下…敢问皇甫管家,何时再起程?”。

    “不会再起程了”。皇甫庶摇摇头。

    “不会了?”。赵家公子喃喃着,右手缓缓搭上剑柄。

    “少爷,老奴无丝毫恶意,还望不要多虑”。皇甫庶盯着那剑笑笑。

    “少爷?”。

    “在下心里,令尊一直是老奴的主子…我指庄宗”。

    “庄宗?”。

    “少爷,你左手小指是残缺的吧?你就是朝廷悬赏十五万文银捉拿的那人吧?”。

    皇甫庶轻轻又道:“少爷,你这富家子打扮,配上这长相,看似合理,却有很多破绽的,何况还杀了人…周当家看过了那些府军的伤口,又查看了你的剑、弓箭…找到你手臂、胸前的伤”。笑笑又说:“这些周当家当然不会跟我提的,可他有个脑袋笨,嘴又不严的徒弟,没用我怎么套,什么都说了”。

    缓声又道:“没有疑问,那些府军就是少爷杀的,或是与人合伙杀的,少爷也正是庄宗遗子”。

    “如果你们这么确定,干嘛不把我交给官府,”赵家公子轻笑:“可得银十五万两的”。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为钱财活着的”。

    皇甫庶摇摇头,轻声又道:“少爷,你要知道,赵家姑娘必是朝廷设的饵,开封是绝不能去的,嗯,草原最好也不要回了…这新帝一心要你死,要是一直钓不到你,他会跟那边契丹人交涉的…只要价码合适,亲爹亲娘尚可交易,何况少爷对于契丹人来说,只是个外族人”。

    赵家公子笑着不语。

    “少爷,你留在这里最为安全”。皇甫庶又道:“侯爷已经死了…没外人知道,少爷可以侯爷的身份留在这边”。

    赵家公子呆了片刻,忽的轻笑出声,接着轻轻再笑。

    半晌,终于止了笑,摇头正容道:“皇甫叔伯,谢你好意…我确实是朝廷通缉之人,可不会再冒充别人活着了”。

    “少爷不就在冒充什么李于基的么?”。

    “…”赵家公子呆了呆,仍是摇头。

    “侯爷名声不大好,少爷会受些委屈,可…”。

    “皇甫叔伯,别再叫我少爷,我不是什么庄宗的儿子,我姓赵,是赵家的儿子”。

    皇甫庶呆了呆,劝道:“少爷,就是不想留,也绝不能回京的…赵家姑娘没法救的,回去只是自寻死路…听老奴的,留在这里,这世上没有铁打的江山,只要活着,总有出人头地那一天的”。摇了摇头,缓缓又道:“这天下马上会乱的,乱起来就会有机会!新帝确实够杀伐果决,只是太操之过急了些…少爷,你应该还不知道,淮南王进京路上遇刺了,据传只受了轻伤,当天车队便回返了…估计别的藩王也受到了相同的礼遇”。喃喃又道:“新帝用这法子削藩,只会逼着各藩王即反,我不信他能控制住这局面”。

    赵家公子沉默片刻,轻问:“侯爷连自己护卫都无,朝廷为什么也要刺杀?”。

    “刺客是我派的”。

    皇甫庶笑笑,顿了顿道:“大楚天下,如遇乱世,每个皇亲都会是新帝威胁,以他手段,我不认为会放过侯爷,安排了假刺客,一是要杀个人,二是防真刺客…把侯爷吓回庄园,也给上头一个交待”。

    “杀个人?”。

    “就是死的那个…这畜生万不该有动夫人的心思”。皇甫庶缓缓道来,语调平和,确像是家里刚宰过一只鸡鸭,也不多言,转而道:“当然,确定少爷身份后,回程里又多了个目的”。

    “让我取代侯爷?…可要是侯爷没死呢?”。

    皇甫庶不语,片刻,瞅着火炉轻道:“侯爷自己死了那是最好”。

    两人半晌无话,皇甫庶往炉里又加了些炭,淡声道:“少爷,听老奴一句话,留在这边坐等时机”。

    “皇甫叔伯,让我冒充侯爷,只是因为庄宗要保我一条命?还是觉得我比侯爷好操纵些?”。赵家公子直视着他。

    “随少爷怎么想,”皇甫庶笑笑,淡淡又道:“如果说是为了我家小姐,少爷信的么?”。

    “就不怕我身份暴露,给你们招来灭族之灾?”。

    “灭族?”。皇甫庶笑:“关我什么事么?他们认我是皇甫家的人么?少爷,我叫皇甫庶,这名字你听不出什么来么?”。喃喃又道:“要说怕,我只怕会连累到我家小姐…可小姐活的生不如死,应该也是不怕死的”。

    “…皇甫叔伯,还是谢你好意了”。

    半晌无语,皇甫庶摇头轻道:“少爷,你现在这身子,又能救得了谁?就是侥幸救得赵家姑娘,能带出城的么?…那开封城进得容易,出来可就难了”。

    “…”。

    “少爷,我们命虽不值钱,却也不会陪你去送死的”。

    已是夜半,候院里已无人语,夜上有圆月半悬,淡淡轻柔里,似在叹着这人世间凄苦,述着那几抹往事:正正二十二年前,楚元143 年,大楚楚成宗之十六弟趁其重病之际,率乌衣教教众发动宫变,囚楚成宗,逼其让位,立国号天佑。

    同年二月,昭告天下,在五年内还政于民,同时发布一系列变革条令,史称“天佑变法”。

    楚元147 年,历经三四年,变法之种种恶果涌现,由于对时政及待遇不满,朝堂大臣、地方官员纷纷请辞,不再理政事,加上连年的饥荒,更让中原大地民不聊生,怨声四起,各地藩王以拥成宗还朝为名揽兵夺权,金兵又趁机欲夺关南下,渝关(今山海关)危急,大楚百年基业要毁于一旦。

    楚元147 年秋,西北边将赵起率西北军回京,迫禁军临阵倒戈,败乌衣教教民于京城近郊,天佑帝(楚庄宗)兵败自焚。

    楚成宗当月还朝,年底,昭告天下,废除一切新法,沿袭旧统,焚所有新法相关书籍,另悬赏缉拿逆弟所创乌衣邪教残余。

    虽被篡位四载,楚成宗仍念手足之情,赐逆弟以谥号“庄”,并下旨严禁文人墨客妄议朝政、对其口诛笔伐。

    楚元148 年,新封靖边侯赵起独子生日宴上给人偷走,寻访多年,不见音讯,也不知生死,有人怀疑是乌衣邪教徒所为…那婴孩确为乌衣教徒所掠,行事的正是藏匿于深山荒村的乌衣教二、六两位香主,他们为报其教主之仇,偷了赵起的儿子,除了要让赵起品其丧子之痛,更是要将那婴孩养大成人,教唆其去诛杀赵起,让赵起死在自己儿子手里。

    可这世间事,常不如人所料,那孩子在长到十岁之际,习武对练中为其师兄所伤,不治而亡。

    两人只得另想他法,寻得与死去孩子长相颇为相似的一乞子,烙梅花印于脚底,以鱼目混珠,教养几年之后,让他前去开封乞讨,以让赵家人寻得并相认,以待时机,能手刃赵起。

    凭脚底那烙印,让赵家人相认倒也不难,只是两位香主错估了一事,这人非草木,世间事,连鸡鸭猫狗相处长了尚要处出感情,况且是一热血少年。

    这冒牌的赵家公子迟迟下不了手,阴差阳错里,赵起最终却是死在了新帝之手。

    而按朝廷的公告,乌衣教两香主当年所偷的婴孩,并不是赵起的儿子,却是他们教主,自焚身亡楚庄宗的遗子。

    于是,市井间,这赵家公子便有了两个身份:头颅还在开封城门楼上挂着的卖国贼赵起的贼子,囚兄篡位四载搞得大楚民不聊生不仁不义的庄宗的孽种。

    虽说身份有二,市井大众对这位公子的评断却并无二说:都该千刀万剐。


如果您喜欢,请把《戈行》,方便以后阅读戈行戈行(07-0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戈行戈行(07-09)并对戈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