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

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0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xfire2 本章: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02)

    【第二章 性饥渴的姐姐在我面前做爱】。

    我正在窗口偷看姐姐自慰时,突然!我不小心踢到了旁边的易拉灌,那是存起来准备卖的,姐姐停下来,瞪大眼睛很吃惊的眼神望着窗口,好像在盯着我,这下糟……糟……糟了,她走过来了!!!!我心想怎么办?我灵机一动,假装自己在地上睡觉吧!果然姐姐探个头出来,惊呆的看着我玉华“小刘!你在干啥?”。

    姐姐上身向下弯,双手靠着窗边,那双半遮半掩的大木瓜露了出来,我扮镇定的说“房间里太热了,我想睡在阳台上,这样会凉快一些”。

    玉华“你经常在这里睡吗?”。

    我“不……不是,只是今晚特热,想凉快一下”。

    玉华“不要睡在这,地上很硬的,而且有地风,很容易睡病的”。

    我“知道了”。

    玉华“快回去睡觉吧”。

    我乖乖的进房,手上还抓着她的内裤,撸了一把恢複冷静,我不停的安慰自己:姐姐不知道我偷看,应该不知道。

    但最后回想着她听到外面有异响,惊呼的走过来,她的表情、语气都告诉我,她知道了!现在我害怕,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第二天早上,我在吃早餐,姐姐跟以前一样看着我微笑的跟我打招呼玉华“早上好!小刘”。

    我“谭姐姐早上好”。

    她跟平时一样,面对着我,表情还是一样,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似的,那我也装着没事发生上学去。

    在上学期间,我发现了肉棒有点酸,可能最近用得太多了,说实话,自从姐姐来了,跟本没有停过,有时一天还要撸三次,也废了很多小内裤,内裤少了太多的话,我怕姐姐发现,所以之后常在阳台里拿着正在晾哂的偷着撸,把小布射满精液后再挂上去。

    那几个同学在我旁边交流干小姐的快感,插进去的感觉,又热又多水,另一个说技术好了很多,把髮廊妹子干得欲仙欲死,还说“我要……我要”

    听得我心痒痒的,可怜的我还是个处男,虽然家里来了个大奶漂亮姐姐,那只是看,不能用,更可怜。

    张同学见我很郁闷张同学“喂!别看毛片了,我带你去现场看真B,给你插进女人的B里看看什么感觉”。

    我“我……我没钱……”。

    张同学“我请你!我们两人干一个!所有费用我给”。

    我“算了……等我有钱,我找你们去吧”。

    张同学“别这么小胆,我刚开始也是这样,鼓起勇气,插进B里,进入天堂,我自从找小姐干B后,不想再看毛片或自己撸,因为插进女人的B里太舒服,自撸只是浪费”。

    从这对话就知道,这位同学的为人,这是我的死党,到现在也是,我们没有离开过,一直一起玩,他很豪爽大方,讲义气,有困难时还借钱给我,一起玩小姐,难兄难弟!现在放学后基本上没有跟同学看毛片或者去游戏机厅,乖乖的回家,发狂的在姐姐床上翻滚,床边上找到了两根假阳具,也就是昨天晚上姐姐用的。

    到了晚上,我写好作业,看了一回书准备继续玩模型,大约十点半,姐姐敲门进来了,她很会选择时间,怕影响到我学习或者休息时间,总是不早也不晚的找我,我有点尴尬了,还想着昨天偷看她自慰的事,但她跟平时一样,没有抗拒,展露出甜美的笑容,还有两个小酒窝,还是昨天那套紫色吊带裙,手上拿着一盒大东西,她微笑的走过来!玉华“你看看,这是什么?”。

    其实她站在门口,我就认出来了,是MG高达!这是我“哗!是高达”。

    姐姐坐到我旁边“我问了那个销售,哪个最热门的,她说这个是最新款的“我“好漂亮!是的!最近还放这台机器人的卡通片“玉华“你打开来看看!“心情很激动,这是很贵的东西,当时二百多元已经很多钱了,不要跟现在比,对于我来说是梦寐以求的,我笨手笨腿的打开,里面雪白的零件,整整齐齐的我“太漂亮了!谢谢姐姐!““以你的手工一定出精品“我“我会用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玉华“玩是要玩,千万不要耽误学习“我“知道了,我每次都是做完作业,看一下书才玩的“玉华“这样就对了!来教一下姐姐,这个是怎么弄的“我打开里面包装,看着说明书,把一件零件剪出来,再用推刀削水口,二种沙纸打磨,再上打磨膏,姐姐很认真的看着我如何处理一块零件,在过程中,我的手一下一下的碰到她的乳房,软绵绵的,很有弹性,这次我感觉到了里面脂肪的晃动,柔软程度,玉华“不是吧?一小块零件要做这么多处理“我“是啊!就是为了水口“玉华“这么多零件,做好的话要什么时候?“我“快的话半个月吧!看有多少空闲时间去做了“玉华“这么细活,还要重複的做这么久,我早就投降了!你真有耐性!佩服你“我“玩的就是这个过程,结果是满足“玉华“那你慢慢做了,别做这么晚,我回去休息“我“好的!谢谢姐姐!“玉华“姐姐会把你当作亲弟弟一样,你喜欢姐姐吗?“我“嗯!我很喜欢姐姐,我们好像一家人一样“玉华“我也是哟!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弟弟,你只要努力学习,姐姐什么都给你!“心想什么都给我?我要姐姐的身体“知道了!姐姐”。

    收到礼物比较口甜舌滑,不过我确实喜欢姐姐,其实姐姐的工资是很高的,后来我才知道老板很喜欢她,工资给多了,当时就是为了泡她做准备的。

    当晚我没怎么留意她的胸部,虽然碰了多次乳房,但是玩具的毒性也很大,她离开后,我一直在做,到了睡觉时间,我不敢再去阳台偷她的内衣裤了,万一再次抓到就没有借口可言,从今天看,姐姐根本没有把偷看的事当真,而且刚才我的手多次碰到她的乳房,根本不避忌,还是坐如钟的给我碰着,一般人应该回避一下或者调整体位吧?我连续几天没有偷姐姐的内裤自慰,一来我怕了,二来我欲火已经燃烧得差不多,再等待下一次欲火的来临吧!在这几天里姐姐晚上在房里做些什么,我毫不知情,她的房间离我和爸的房间隔了一个厅,也就是左边两个房,中间是厅,右边是姐姐的房,所以她在里面干什么是很难察觉的,有时候我会探出头来,看看走廊对面姐姐的房间有什么动静,屋里安静得连针跌到地上都听得到!可能姐姐睡了,不可能天天都要性爱吧?姐姐在家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在房间锁着门,很少出来,在家里跟我说话最多,每一次见面,她都是露出亲切的笑容,喜、怒、哀、乐都是一个样,或者是她很乐观又或者是藏得太深。

    在这段时间姐姐都会在适当的时候问候我,经常拿一些巧克力、糖果、饼干等等给我吃,她的零吃很多,而且质量很高,都是外国进口牌子,她很喜欢买衣服,自己买不成就帮我买,导致衣柜暴仓,不得不把以前穿旧了或者难看的扔掉,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她对我太好了,把我当成真正的弟弟一样。

    某一天放学后回家,姐姐也回到家里,我们没啥事做,姐姐提出了拉我一起去超市买些日用品,最开心就是跟姐姐一起买东西,她总是要买好的,出手大方,平时我们都用不起这么高级的日用品,我有时也偷偷的用姐姐的洗髮水和沐浴露。

    来到超市她主动拿了一个大购物车,我在想不用拿这么大的吧?有多少东西要买呢?原来她需要的东西要双份,一份是她的,一份是给我们的,还要家里用的都买,反正转了一圈,有用的都买,很快整车装满,在买单时,那条结算清单长得可以当皮带用,我们双手都提着东西,重得双手被拉直了,还好离家很近,在上楼梯时,我跟着姐姐的后面,我看着她的腿步非常沉重,两条修长丰润的大白腿缓慢的踏着楼梯,我不自觉得往上看,清楚看到裙里的大桃股,穿着粉红色的丁字裤,一小片透明薄沙布包着鼓起的阴部,隐约看到肉缝,小带子纳进股间,又大又翘的大肉股一扭一扭的,很有肉感,我看着她抬起头不停的喘气,我安心的走前去看个仔细差点撞上去,这时肉缝的下面有点湿了,突然她停了下来,我一脸撞上她的小腿上,玉华“呼……呼……呼……姐姐受不了,太重了,不行!要休息一下”

    我“我……我也是……还有几层就到了”

    玉华“不行……姐姐真的受不了……”。

    她发软的一屁股坐在楼梯里,M字形的坐姿立即露出诱人的大白腿和整个阴部,她双手撑着楼梯,微微的张开腿,闭上眼睛抬起头不停的喘气,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下面,窗口的阳光照到阴部里,透明般的薄纱紧紧的包着如鹅蛋般的阴部,倒三角形黑色的阴毛清晰可见,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夹起来形成一条细黑线,黑线末端湿了一点,B里面的结构什么都没露出来,姐姐的阴部特别肥,丰满的大白腿内侧雪白娇嫩,她这个动作,让人很多幻想,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阴部,还有不停喘气的肚子,她能在我面前毫不顾忌走光,而且晚上穿着这么性感的睡衣,多次给我碰到乳房,看来她对我没有顾忌什么,比较随便,还是在外面也是这样?看她不是这样的女人,你这样诱惑我有什么好处?我不是特别帅,也没钱给你打一炮啊!到了事情后面,这些想法是我想多了!再往下看就知道。

    大约一分多钟她起来了玉华“弟弟,我们努力,一口气爬上去”。

    再次拿起沉重的袋子向家里进发,姐姐缓慢的一腿一腿踏着阶梯,每踏一下,肉股两大圆球都会震动。

    回到家里,双手给提手纳红,姐姐整个人躺在沙发上玉华“呼……呼……累死了……可以减肥啊”。

    姐姐的大腿张得更开,裙子刚刚好盖着阴部,我在袋子里拿出果汁递给姐姐玉华“谢谢弟弟,你也喝点吧”。

    我“我自己来”

    姐姐喝了几口后“好热,全身是汗,去洗澡了,偿一下新买的沐浴露”

    姐姐是很爱乾净的,一天可以洗几次澡,我一边吃零吃一边想着刚才姐姐走光的画面,我的性欲再次燃烧起来,我在想她的B只见一条黑缝,是不是很紧呢?很好奇这么大的东西是如何进去的。

    整个晚上写作业心不在焉,希望尽快到深夜,偷姐姐的内裤玩一把,大约12点多点,我故意晚点去阳台,因为大家熟睡更安全,偷偷的打开我的房门,望着屋里漆黑一片,鬼鬼祟祟的走到阳台里,月亮柔光照着正在晾哂还有点湿的内衣裤,当我踏进阳台的门槛时,我听到了姐姐的房间传来闷声,玉华“嗯……嗯……嗯……喔……喔……”。

    很明显是故意憋着,不敢放大淫叫,难道姐姐又自己玩了?我蹲在窗下,在窗边探出头看,窗帘布关得很严实,连个缝都没有!我拿起衣架,轻轻的打开一点,我看到一个健壮的男人压着张开腿的姐姐,那男的屁股扭得很快,肉棒不停的抽插着小穴,他们又来了!玉华“啊……啊……啊……好舒服……不要停……不要停……插深点……再深点……对……对……喔……喔……喔……舒服!啊!!!!好舒服!!”。

    鹏哥“你今天怎么这么骚,这么痒?”。

    玉华“我今天特别想要……”。

    鹏哥“下面出了很多水,你的淫穴给老板干过很多次吧?”。

    玉华“没有,他没有对我怎么样”。

    鹏哥“要多少钱才能把你的B塞满?”。

    玉华“我下面是无价的,只给鹏哥用”

    鹏哥“是吗?保证你的淫穴只给过别人操吗?”。

    玉华“嗯”。

    鹏哥“那为什么你包包里放着湿了的内裤?”。

    玉华“那个……那个……人家出水了弄脏了才换的”。

    鹏哥“出水了?你的骚B怎么会出水了?”。

    玉华“可能太紧的,纳得她好痒”。

    鹏哥“小内裤纳得骚B很痒,舒服了才出水的吧?”。

    玉华“嗯!纳得她痒了,特别是走路的时候,边走边摩擦”。

    鹏哥“这么敏感啊!痒了一天,很辛苦吧?”。

    玉华“啊……啊……啊……我要……我要……大力点……用力的顶进来……啊……啊……啊……”。

    上面的对话还原度达70%,我第一次听姐姐这么淫荡的对白,性欲如野兽,其实她本来就这样,发情起来十分兴奋,平时一本正经的甜美姐姐一下变成了骚货。

    我也发现了,姐姐经常晾哂的内裤会比乳罩多,而且衣柜里的内裤比乳罩多得多,可以肯定的是,她说内裤纳进里引起的快感,我多次偷看她走光,都会湿了一点,但有没有在公司给老板骚扰就不知道了,上面的对话明显鹏哥在审问她。

    在看得很爽的同时,这次我很小心了,看看腿下有没有杂物,别像上次一样踏到了易拉罐,如果这次被发现,我会死得很惨。

    鹏哥把姐姐抱起,两人张着腿坐到床上抱在一起,姐姐主动的把舌头伸出来舔鹏哥的嘴,互相吸纳起来,头部激烈的不停的摆动,下身扭着身子尽量让阴茎抽插小穴,看着他们这么激情,我下面已经拨起了,现场看别人做爱比毛片强太多,姐姐不停的让身子跳动,让肉棒多动一点玉华“啊……啊……啊……这样插得很深……把下面干得很爽……啊……啊……老公……天天都来用她好吗?”。

    鹏哥“你天天不是给老板操着吗?你性欲这么强啊?早上给老板操,晚上要我操,小心把你的B干烂了”。

    玉华“不会的……还是鹏哥弄得舒服”。

    鹏哥“你终于承认了”。

    玉华“不……不是……我是说鹏哥弄得我很舒服”。

    鹏哥“说出来的话不能改”。

    鹏哥一把她推下,双手抓着玉腿大大的扯开!!!不停的扭动腰抽插起来,鹏哥“淫穴好紧!越干越多水,难怪老板喜欢操你”。

    玉华“那哥哥多点来陪我,捅我的BB……我很需要,啊……啊……死……爽死我了……喔……喔……喔……”。

    鹏哥“发情起来好淫荡呢!你看你多饥渴,多想要,很痒是吧?我就不给你”。

    卜!!!!肉棒拔出来,玉华“怎么了?怎么拔出来了?不要……不要拔出来,继续继续,我要……。我要……”。

    鹏哥“嘿嘿……求我呀”。

    玉华“鹏哥,给我!快给我”。

    鹏哥“给你什么呀?”。

    玉华“爱爱,肉棒”

    鹏哥“你今天好像不对劲,是不是最近分开很久没插你下面了,变得生疏了”

    玉华“是的!下面很久没用了,突然这样……来!快来!好想要啊”。

    鹏哥“再说点好听的,你平时的淫语呢?”。

    玉华“我……我要哥哥的肉棒操我的bb……。把里面塞满”。

    啪!!!!!!一棒冲进低部,一个劲的操着肉穴,姐姐立即辛苦的叫起来,这些对话,好像鹏哥知道了姐姐在外面有艳遇,这次是来审问的,我觉得姐姐不是这种人,可能是误会。

    鹏哥似乎很不满,粗鲁在肉穴里发泄,一只手在摸她的B,边干边摸,姐姐的立即浪叫起来玉华“不要……不要……太刺激了……啊……啊……啊……唔……好……好厉害……里面出了很多水……流出来了……啊……啊……唔……唔……”。

    鹏哥更加用力的去刺激她,让姐姐欲仙欲死的淫叫着,但好像没有奔放出来,感觉30%憋着,可能怕别人听到,当很激烈时全身被推动,她用手唔着自己的嘴,不让叫出来,其实她的房间离我们房间有点距离,中间隔着一个大厅,经过走廊才到我们的房间,135平方也够大的,至于在晚上这么安静下大家都关着门能不能听到叫声,其实有点困难,我试过为了偷看姐姐做爱或自慰,在房里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发现啥都听不到,试过一次她在房里自慰又故意的憋着声音,走到大厅也没听到什么,直到阳台的窗户才有所发现。

    现时我听着姐姐的淫语和娇爹的淫叫,可以让我耳朵怀孕玉华“喔……喔……喔……不行……我……我来高潮了!!”。

    鹏哥在里面抽插几个后,把肉棒拨了出来,我看到张开腿的姐姐全身不停的抽搐起来,丰满光秃秃的肥阴沾了很多白色的液体,看起来很脏,应该是她里面分泌出来的爱液鹏哥“淫穴还要吗?我还没有射”

    玉华“要……我要……我还要……好刺激……刚才那个高潮让我晕过去……好热……好热啊!我全身是汗,湿透了”。

    鹏哥“只要你听话,什么都给你,别做一些对不起我的事,给你通通风”。

    鹏哥把姐姐拉起来,抱着她向我走过来,这下糟了!我马上躲在角落里,姐姐的上半身从窗口探出来,双手撑着窗边,身体开始不停的摆动,啪……啪……啪……啪……很清脆的拍打声,鹏哥在后面捅姐姐,我害怕的看着姐姐侧面,她皱起眉头,嘴唇紧紧的合起来,想叫但不敢叫出来,玉华“嗯……嗯……嗯……嗯……哼……哼……唔……唔……”。

    这时我很害怕,心不停的蹦蹦直跳,因为我离姐姐只有两米多,她一定会看到了,我抱着腿缩在一团,希望把自己的身体变小,不给她看不到,姐姐胸前的水滴大白乳晃得很厉害,里面的脂肪游动着,玉华“啊……啊……啊……唔……唔……唔……”。

    她憋不住的啊了几声,再用手捂着嘴,玉华“啊……啊……啊……不行了……受……受不了……啊……啊……”。

    我抱着很累,身子微微的调整一下坐姿,突然姐姐望了过来!!!皱起眉很惊讶看着我!我恐惧的看着她,很快她定了一下,摇着头,表示不要出声,我看着姐姐没有生气才放心起来,我害怕又仔细的打量着,后面的鹏哥用力的拍打着,节奏很快,那双大白乳晃动得厉害,姐姐知道我在看,所以她的表现有所收敛,表情尴尬又很舒服的样子,但小穴给勐烈的炮轰下,她受不了,开始淫叫起来玉华“啊……啊……啊……鹏哥……我……我快受不了……啊……啊……啊……我进到屋里做好吗?”。

    鹏哥“你不是说热吗?给你在窗口吹吹风”。

    玉华“太……太……刺激了……我不敢叫……”。

    鹏哥“我要这个动作让你再次高潮”。

    说完,鹏哥推得更厉害,把姐姐在窗口露出的上身前后移动,玉乳晃动拍打着身躯,姐姐用手唔着嘴,但很快给剧烈的摆动和强烈的快感呼醒,失禁淫叫起来,淫叫和拍打声特别响亮,我看着她皱着眉很辛苦的样子,于是我爬了过去把阳台的门关起来怕别人听到,但并没有离开现场,因为我还没看够,她知道我的用意,打算再爬到原处时,经过姐姐身下,我看着她,她点了点头轻声说“谢谢!走!快走!唔……唔……喔……喔”。

    当我抬起头时,她那双木瓜般的大白乳,波涛汹涌,里面的脂肪不停的晃动,浅红色的拨起乳头和乳晕不停的划着窗边,柔软雪白的皮肤沾着很多汗珠,不停的滴在窗上,好诱惑!我眼光光的看着那双巨乳不肯走,很想抻手抓一下姐姐的大奶,看看是什么感觉的,但我不敢这样做,乳房晃得很厉害,随着乳房的晃动把汗水酒到我脸上,我舔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咸咸的,有澹澹的香水味玉华“怎么会这样……啊……啊……啊……怎么会……啊……啊……啊……不行……不行……太刺激了……啊……啊……啊……啊……”。

    鹏哥“好顽固!还不高潮!来!!!!!”。

    姐姐很痛苦的皱着眉头咬着下唇,之后又张开圆圆的嘴很享受的淫叫,我看着她的性感小嘴,O形湿润的嘴唇,贴着洁白的牙齿,还有深处柔滑的小舌,才发现女人张开嘴是这么诱惑又性感的,多想把肉棒插进她嘴里,突然窗口里伸出双手,用力的抓着乳房,木瓜很大,他的手根本覆盖不了,他好像抓气球一样,手指纳进去,剂得鼓起的前部,薄嫩的皮肤被涨得一针即爆的感觉,慢慢充血变粉红色,在我的观看下,原本姐姐不太自然,现在慢慢回複发情的状态,她很全身潮红,眼神很渴望和求肋,很享受的张开小嘴淫叫,并且越来越激烈,呼吸和叫声越来越快并浪叫起来玉华“啊……啊……啊……受……受不了……太舒服了……我……我……来高潮了!!!啊!!!!!”。

    姐姐在我面前皱起眉头闭着眼睛,随着一声浪叫停了下来,啪!!!!!!

    鹏哥在后面重重的插到底,把姐姐全身推前,差点把她冲出窗外,她趴在窗边上,压着一双大玉球不停的喘气,鹏哥“骚B,高潮舒服吧?你看你的样子,多骚多想要,让我今天插个够”。

    玉华“啊……啊……啊……好……好厉害……把我干到高潮……我还想要!

    我们进房里干吧”。

    鹏哥“什么?你还要?说淫荡一点”。

    姐姐看着我,不好意思的说“要啊!多多都要”。

    鹏哥“再淫荡点,你平时不是这样斯文,你的淫语骚气去哪了”。

    姐姐很难为情看着我“我……我要哥哥的大肉棒……插我下面……把里面塞满”。

    鹏哥“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不想这么快射,多插你的肉穴”。

    玉华“哥哥真好,这么照顾妹妹”。

    鹏哥“老板的鸡巴有这么厉害吗?”。

    玉华“哥哥的好,又粗又硬又有力,操得妹妹好舒服”。

    鹏哥“是吗?对了,这么淫荡就对了,以后别给我知道你的淫穴给别人操!

    偷情也要技术的!上床张开腿给我插!淫穴里面充满别人的气味,今晚我要把你的b插乾净”。

    姐姐的纯情玉女的形象,在我面前一次又一次的打破,没想到她发情起来变得这么淫荡和饥渴,或者这是女人对性饥渴正常表现,越想要变化得越大,在我现在的经验来看,千万不要认为平时的她表现平静、温婉、贤惠,一脸正经、纯情,发情起来比男人强多倍,每个人都有性欲,发情起来直接变脸,无论以前搞过的女人或者现在现在搞的女会计都是这样,这个女会计平时带着黑框眼镜一副正经的样子,上她公司直接摸里面马上摆出很想要的样子,前天跟她大战几回会,有机会后面再介绍。

    姐姐把鹏哥推到床上,站在他上面分开腿蹲下,握着肉棒一屁股坐下去玉华“喔……好深……好舒服……”。

    随即弹跳起来,她抬起头不停的上下跳动,让小穴吞吐着肉棒,那双大白乳不停的跳动,之后她双手揉着自己的大奶,不停的淫叫着,样子极度饥渴和需要,如白虎般的狼吞虎咽,床被弄得咯咯咯的响,我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这样真实的发情,相比之下,毛片里的都很假,一味抽插,弄得女性没有太大的反应,我觉得把她搞成这样才有满足感,才叫好看。

    过了一会儿,她累了,不停的喘气,鹏哥不想让她停,把她推下躺在床上,压着她,张开大腿给他抽插,主动的抱着鹏哥接吻,鹏哥瞬间爆发起来,疯狂的啪打……性能量快速燃烧,在里面狂插几分钟后停下来,一动不动的,两人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气玉华“哥哥……你今晚真棒……好满足”。

    鹏哥“好爽……还是你的B好操,又紧又多水,哥哥原谅你”。

    玉华“我和老板真的没那个”。

    鹏哥“好!我相信你”。

    玉华“那哥哥天天来用”。

    鹏哥“我怕被你吸乾”。

    玉华“不要这么快拨出来,我想多点感受一下他在我下面的存在”。

    看来姐姐还有些意犹未尽,抱着鹏哥在背后扶摸,鹏哥“滑出来了”。

    鹏哥起来,套里装满精液,姐姐的阴部白浆覆盖,阴毛粘煳煳的一团,拿起纸巾抹B,鹏哥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姐姐抱着他玉华“明天还来吗?”。

    鹏哥“你太大吃了,我有点害怕”。

    玉华“人家在那方面只是有点那个……”。

    鹏哥“不是有点,而且性欲强得一逼”。

    玉华“别这样嘛……人家不想的……最近太想要了”。

    鹏哥“你什么时候不想要了?认识你到现在,你还不是天天想要,以前在出租屋里你都不想人家睡觉,老骚扰我”。

    玉华“什么嘛……下面这段时间老想着要……”。

    鹏哥“我走了,累死我了”。

    玉华“记得明天来啊”。

    鹏哥“看情况吧”。

    看着鹏哥准备离开,我马上跑到房间里,很快听到轻轻的关门声音,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从来没这样刺激过,没想到在我身边发生这样的事,经过这件事,完全打破了姐姐在我心中玉女的形像,平时斯文恬静、澹扫峨眉,没想到她是这么淫荡,上班里还给老板骚扰,回来如白虎般的饥渴,虽然有点体罚的感觉,但姐姐全程享受,她的淫语会让我耳朵怀孕。

    躺在床上,姐姐的淫叫声不停的在我耳里回响着,无法入睡,她饥渴、被干到高潮的表情在天花板上投放,让我受不了,我听到姐姐在洗澡,马上冲去她房间里找内衣,门打开着,床上很乱,满地都是纸巾,纸里都是一大团的白浆,旁边有一条红色的丁字裤,拿起来看,小布给纸里的白浆污染了,沾了好几处,摸了摸膏状的液体,很润滑,闻起来没什么味道,之后激动的拿着内裤跑到自己房间里,看了小布里的白浆,我情不自禁的包着肉棒摩擦起来,肉棒和龟头在白浆上划动,好润滑!这是姐姐小穴里分泌出来的爱液啊!滋……滋……滋……还有声音,彷佛插入姐姐充满淫水的肉穴里,肉棒与肉壁间隔着这层润滑的白浆,在里面如活塞般抽插,看着自己的肉棒已沾满了白浆,姐姐分泌出爱液滋润着我,幻想着在姐姐的阴道里抽插,过了一会儿激动的射了出来,内裤沾满了白浆与精液的混合物,看上去很脏,马上冷静下来,准备去洗手间清洗一下肉棒,顺便把内裤还给姐姐,没想到姐姐已经在房间了,里面响着电视的声音,无奈把这条这么性感的小内裤扔掉。

    我现在想未来着如何面对姐姐,特别是碰面的时候,我觉得会很不自然。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方便以后阅读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02)并对少年时我与服装姐姐的性秘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