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骚主播-陈海茵

海骚主播-陈海茵(0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shisu1235 本章:海骚主播-陈海茵(01)

    作者:shisu1235。

    字数:8355。

    “就这样决定了吧,就这样把她送过去吧”。

    在会议厅里,坐在会议厅右边的三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子垂下头,难过的叹了一口气,反观是坐在左边的看起来年纪较大的男子们却是胜利的微笑着。

    “把卢秀芳换过来吧,陈海茵就给东森吧,反正张秀琴都已经给了,在一个陈海茵也没差,毕竟陈海茵已经沾染上了张秀琴的恶习了,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人来带领我们向前”。坐在左边第一个的男子背往椅背靠下,说。

    “那么我这就去通知东森的人,预计下个月就启动这项计画”。站在会议桌钱的人,说。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干你了,陈海茵,骚一点!再骚一点”。

    “喔呜喔呜好爽啊好爽啊……这么大的肉棒插的海茵好爽喔痾痾……海茵离不开你们大家啊……海茵最喜欢被你们轮着干了啊……不要停啊海茵会更骚的啊喔喔嗯……”。

    “我们这一群都是被张雅琴调教出来的,好不容易换成我们来调教你这只母狗了,那群老人竟然要把他们年轻时的女人叫来!该死啊”。

    “喔喔喔喔痾突然插得好深喔……海茵的肉穴被你们插的有够爽的啊……全身都好痒喔海茵还要更多的啊……喔喔恩好爽好爽动的好快喔动的好爽啊……”。

    “那群老人实在太没品了!等卢秀芳来了,一定要把他操得比母猪还要荡,让他成为我们的禁脔”。“嗯嗯嗯哼嗯哼别忘了……别忘了海茵啊海茵最喜欢大家了……恩哼哈哈喔咿喔咿每一根大肉棒都是海茵的最爱……恩恩恩恩恩海茵不能没有你们啊……”。

    只说在一间高级饭店里,中天新闻的主播陈海茵全裸地像只母狗一样的趴在床上,任由刚才在会议厅里垂头丧气的三名年轻董事们操干,陈海茵表情恍惚地大声音叫着。

    而董事A双手扶着陈海茵的腰,用力地送着自己的肉棒进入陈海茵早就淫水满淫的花穴之中,而董事B则是躺在陈海茵的下面,头垫着枕头,吸吮着因为被干而不断晃动的乳头,董事C则是拿着摄影机拍摄着人妻主播陈海茵被董事们调教的激情画面,在“红床大会”。的直播苹道中播放着。

    “嗯嗯嗯痾痾痾海茵的奶被舔得好爽喔……又热又涨得好想要被咬喔嗯嗯……小穴也被干的超级无敌爽的啊喔喔喔喔……怎么会这么爽这样海茵离不开啊嗯嗯嗯……这些大肉棒喔喔……”。

    陈海茵被董事B压在床上,猛力的上下抽插着,爆筋的阳具让陈海茵的肥后又因为长期被干而有些皱纹的阴唇翻进又翻出,更惹的陈海茵弓着腰尖叫着。

    “喔喔喔喔呜呜呜呜喔呜呜……哼哼哼嗯哼嗯哼哈……呜呜”。本来叫的很爽的陈海茵嘴巴突然被一根自上方而来的肉棒塞住,而且龟头直接顶到喉头,陈海茵睁开眼,原来是董事C因为刚才董事A中出后有替手的机会。

    早已经上膛很久的肉棒这下子一插进去陈海茵的嘴中,便当做是因肉穴一样的干着,让陈海茵又爽又难受,双手紧紧抱住对她的奶很有兴趣的董事B的背,董事B也不甘示弱的加快腰的摆动频率。

    “再来啊再来阿海茵还要更多的啊……都是你们让海茵变成这样子阿痾痾痾要负责啊……你们都要用大肉棒对骚货海茵负责啊……海茵最爱被你们干到像母狗一样淫荡了啊嗯嗯嗯嗯……”。

    董事C将陈海茵的双腿拉起成一条线,而他则是用那根已经是箭在弦上的大炮棒爆干着陈海茵,陈海茵一只手紧抓着枕头,另一只手则是搓揉着自己的一对酥胸,让自己的更加的敏感,更加的放浪。“喔嗯哼哼哼哼……天啊海茵要高潮了阿海茵又要被操到高潮了啊……三名哥哥又把海茵操到的高潮升天了啊嗯嗯嗯……要去了啊要去了啊海茵受不了了啊海茵要三个哥哥的精液在阴道内啊……”。

    陈海茵完全不顾自己已经被干了将近三个小时,仍旧是淫荡地浪叫着,甚至在发现将自己的双脚从一字型变着V字型的董事C快要射了,便用双手猛拉提自己的乳头,让自己阴道内壁夹得更紧,直听到董事C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缴械后才松开手,全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娇喘着。

    “哥哥们真的要走了吗?”。陈海茵还是裸着身子的坐在床上,只抓了棉被其中一角,稍微遮住身体,她问。

    三名董事穿好鞋子后,回头看向陈海茵,董事A说:“放心吧,海茵,我会交代东森的人别怠慢你了!毕竟你可是不能错过的骚货啊”。

    “据说东森有个号称『屌王』的记者的说,据说上自政府官员,下至平民百姓或明星艺人,只要被他干过,保证忘不掉”。董事B说。

    “真的吗?”。陈海茵双眼一亮,问。

    “瞧他那个样子,只要有人干他似乎就不成问题,看来我们也不用太担心了,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弄卢秀芳吧,就这样啦,我们走啦”。董事C说完,三名男子便走出房间。

    这天在东森新闻的大楼里,陈莹和吴宇舒一起从厕所走出来,在洗手台前,陈莹说:“宇舒,你听说了吧”。

    “你是说空降这件事吗?”。吴宇舒边补妆边用一种不太高兴的语气,道。

    “对啊,真搞不懂上头在想什么,凭什么把你”。

    “听说是内部交易,和中天那边内部交易”。

    “前阵子才来一个张雅琴,现在好不容易卢秀芳走了,张雅琴也到别的地方去了,为什么又来一个陈海茵,上头的人到底有没有把你放在心里啊,你可使他们一手培养出来的”。

    “我不知道,反正我好好做好我自己就行了,这种时候就是别自乱阵脚,不然会被看轻的”。

    说完,吴宇舒抿了下嘴唇,娇红色的唇是那么动人。

    陈莹摇摇头:“你可以不要什么事都那么冷静吗?”。

    “这有什么不对?”。

    “这样会让人家觉得你是不是毫无知觉啊?毕竟像上次你才收到一根涂满精液的按摩棒,你就像是没事一般”。

    “拜託,陈莹,你那对胸部,也是让很多狼觊觎着好吗?”。吴宇舒白了陈莹一眼。

    “算了,我说不过你,反正陈海茵这件事绝对不是件好事”。

    “是不是好事,也不过就是那样子而已”。吴宇舒耸肩后,和陈莹一起离开。

    陈海茵一早起来,发现昨晚欢爱的老公已经上班去了,独留着她一人,她叹了一口气,张开双腿,手指插进阴道中,心想:“昨晚根本就没有爽到,那么快就结束了,天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要是去了东森,我该怎么办啊?我已经被调教成这个样子,根本就不能过上那种没有肉棒的日子,我该怎么办啊?”。

    想着,手指的插动变得越来越快,一夏子不到便听见了“噗滋!噗滋!噗滋”。

    的潮水声,陈海茵将本来伸直的腿区起,身体向后倒,躺在床上,嘴巴张开大口大口地吸气着,另一只手则是搓揉着胸部,雪白的肌肤渐渐染红了。

    “嗯哼嗯哼嗯哼……海茵好像要啊……好想要啊……不行了啊忍不住了啊……谁来救救海茵阿海茵又要发骚了阿痾痾痾……一发骚就会停不下来了嗯嗯嗯给我给我……”。

    陈海茵三根手指快速地插着自己的阴道,淫水随着手指的进出而溅出,此时的陈海茵正幻想着三名年轻有为的董事正调教着自己。

    “别舔了啊别舔了啊嗯嗯海茵好痒啊……海茵已经全身都又热又痒了啊不行了啊不行了啊……海茵想要大肉棒插进淫荡的骚穴啊……海茵最爱被干了啊干我干我喔喔喔喔喔”。

    “来吧,海茵主播,用你的嘴好好地叫吧,这样子我们的肉棒才会插进你的骚穴”。董事A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好好好好海茵大叫海茵淫叫……好哥哥好哥哥你快点干我啊喔嗯嗯哼海茵最喜欢被操成母狗了啊……喔恩恩哼好大啊好大的肉棒喔……喔插进来了啊……”。

    陈海茵双脚的脚指头都卷起,他的手没有太大的幅度进出,却是上下震动的快速,手掌压在阴蒂上,快感席卷了全身,陈海茵的浪叫声要不是因为是高级大楼隔音效果很好,早就已经被邻居听的一清二楚了。

    粉红色的床单如今一大片都是黑的,被陈海茵喷出的淫水弄湿,陈海茵已经变成了趴在床上,屁股翘得很高,一只手的手指用力插着自己的阴道,另外一只手则是放在嘴中,他如今幻想着自己被3P着,一根肉棒用力的抽插着自己的浪穴,另外一根则是冲撞着自己的淫嘴,就在昨夜才刚跟老公於水交欢的床上被奸着的羞耻感让陈海茵更加的敏感。

    “不行了啊不行了啊……天天天啊……海茵又要去了啊海茵又要被哥哥的大肉棒操到高潮了啊喔喔喔嗯……停不下来了啊……又要喷了啊喔喔喔喔喔喔喷了……”。

    气喘吁吁的任凭淫水低落,陈海茵看了下时钟,心想:“等下再来打扮好了”。

    中午,在东森大楼的餐饮部里,好几名男记者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

    “你是说那个陈海茵今天下午就要来了?”。

    “是啊,听说他超挺的,就算不是大胸也会有错觉”。

    “他不是已经结婚了”。

    “喔呜,你别讲话好不好,人妻不也是很诱人的吗?更何况能当是一线主播的,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的啊?”。

    “听你说的好像自己很有经验一样”。

    “废话,昨天我可是为了新闻去当王心凌的跟前奴的啊”。

    “真的假的啊?王心凌,你是说那个甜心教主?”。

    “不然勒?不过我倒是很不认同你说他是甜心教主这件事,毕竟我昨天经历的可不是甜心教主啊”。“快告诉我们啊”。

    “好好好,他实在有够色的,不过也超级S的,穿着性感内衣,却把我和其他几名记者绑着,先是一阵蹂躏后,才上我们”。

    “哇靠!原来你有这样的癖好喔”。

    “才不是呢!你可以去问我女朋友,我可是很威风的,不过为了工作嘛”。

    “连王心凌都可以这样子,那我好好奇陈海茵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我是说在床上”。

    这时又有一名男记者加入饭桌,其他人都收起了话题,毕竟来的人的女友正是吴宇舒。

    “怎么了?刚才看你们聊的还很起劲”。吴宇舒的男友,说。

    “没有,刚聊完”。昨天跟王心凌发生关系的记者,说。

    “你们是在讨论陈海茵,不是吗?”。吴宇舒的男友若无其事地说。

    所有人面有难色地面面相觑着,吴宇舒的男友耸了耸肩:“我又没什么关系,别忘了我是谁”。

    “可是大哥,你”。

    “喔拜託,当这种职业,什么叫做牺牲奉献我也是很清楚的,很开放的好嘛”。

    “所以大哥你知道”。

    “废话,当然不知道,只有听过传闻”。

    “什么传闻?”。

    “你们真的想知道?”。吴宇舒的男友问。

    所有人用力地点点头,吴宇舒男友说:“我也是听他们那边的人说的,超级无敌骚的,非常的色”。

    “所以”。

    “所以你们大家都会有机会,只要时机恰当”。吴宇舒的男友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说。

    突然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吴宇舒男友立即收起笑容,吴宇舒出现在后面,轻轻拍了下她男友的肩,吴宇舒男友转头回去,笑着问:“怎么了?”。

    “晚上别忘了”。吴宇舒说。

    “当然!不会忘的”。

    吴宇舒离开后,其他人都窃窃偷笑着,吴宇舒男友正色地说:“笑什么?”。

    “没有没有”。

    陈海茵走进东森新闻的大楼,这时警卫看见她,说:“请往这里来”。

    “谢谢你”。

    跟着警卫来到电梯前,警卫说:“第一次来,还不熟,也没有磁卡,我就先带你上去吧”。

    “谢谢你”。

    电梯门打开了,只见里头有好几名穿着汗衫跟牛仔裤的工人,整个电梯里充满着一股汗味,陈海茵本来想说等下一班,却被警卫带进去。

    陈海茵站在最后面,而由於工人随时都必须用最快的方式出去,警卫便没有再按钮那边,而是站在陈海茵的前面。

    不知道为什么电梯几乎每一层楼都停的感觉,让陈海茵感觉特别的慢,而警卫也在每一次电梯停下的时候转身让位,而在这看似无心的转身让位,其实都不断地吃着陈海茵的豆腐,起初只是大力地闻发香,接着先是轻轻碰了陈海茵的手,后面便不小心搂了下陈海茵的腰,之后更抚摸了陈海茵的屁股和挤压了陈海茵的奶,陈海茵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自己怎么说都还算是新人,而且还有工人在。

    陈海茵突然瞪大了眼,看见警卫的鸡巴从西装裤中露了出来,太兴奋而出现的透明液体已经出现在割过包皮而裸露出来的龟头上,警卫将身体整个都压了上去,那个龟头就这么顶着陈海茵的大腿中间,警卫轻声的说:“别出声啊”。

    陈海茵咬着下嘴唇,警卫身体轻轻挪移着,那个龟头也跟着移动,陈海茵完全无法想像现在自己的裙子上有多么的肮髒.工人们出去后,只剩下警卫和陈海茵,陈海茵才刚要出声,却被警卫的动作吓傻了,也没有脱,就直接开始摆动腰,警卫的龟头连同陈海茵的裙子一起刺进大腿之间的空间。

    就算只是这样子,一被刺激到,陈海茵瞬间感觉全身不对劲,性欲又被撩了起来,但陈海茵告诉自己要忍住,双拳紧握,忍耐着。

    “快到了”。陈海茵挤出话来。

    “是吗?”。

    警卫摆动的更大力,就在电梯发出一声:“叮”。的声音同时,龟头抖动了一下,陈海茵推开警卫,警卫笑着说:“多谢款待啊!期待再跟你相会啊”。

    匆匆忙忙地走进厕所,好险是穿白色的裙子,看的不是很出来,陈海茵吐了一口气。

    走出厕所网新闻部走去的走廊上,陈海茵遇见了吴宇舒。

    陈海茵停下脚步,吴宇舒也停下了脚步,陈海茵先是点头,吴宇舒也回礼,陈海茵说:“以后请多多关照”。

    “彼此彼此”。吴宇舒冷冷地说。

    “是往这边走吗?”。陈海茵问。

    “嗯”。吴宇舒点头。

    “谢谢”。

    陈海茵说完,便继续往前走,吴宇舒站在原地看着陈海茵的背影,心忖:“不好对付啊”。

    “你好,我是陈海茵”。陈海茵很有礼貌地向主管打招呼。

    “你好,今后还请多多努力”。主管说。

    “是的,海茵绝对不负所託”。

    主管点点头,拿起陈海茵的基本资料文件,说:“是说了,无功无过的你,怎么会被交换来这里呢?”。

    “这海茵就不知道了,上级要怎么做海茵不了解,但海茵不管在哪里、做什么事情,都会尽全力地做”。

    “我相信你会的,对了,我在你的资料上看见你说你跟某一些人很熟,只要是他们的新闻,都可以靠你去讨,是真的吗?”。主管边说边看向陈海茵。

    “是的,只要是海茵能帮的上忙的,海茵都很愿意帮忙”。陈海茵说。

    “不过在你提供的资料里,也有几名是我们东森原有的主播或记者熟识的,陈海茵,恐怕这就尴尬了”。

    “那我应该要怎么证明呢?”。陈海茵问。

    “怎么证明啊?”。主管边说边露出一抹微笑,而对於陈海茵而言,那抹微笑再熟悉不过了,也是他心心念念想要看见的微笑。

    包包一放,陈海茵一个跨步,便来到主管身前,迷人的香味立即扑向主管,主管还没有会意过来的时候,陈海茵已经吻住了主管的唇。

    舌头窜进另外一张嘴中,很快地就把另外一条舌头也缠绕住了,陈海茵的攻势相当猛烈且积极,口水也跟着滑了过去,当然主管的口水也流到了陈海茵的嘴里,甚至通过了喉头。

    主管会意过来后,心想:“自动投怀送抱,那我就不客气了”。

    想完,右手便抱住了陈海茵的身子,左手则是摸着陈海茵的翘臀,这一摸可让陈海茵更是心花怒放、淫欲大增,本来只是跨站在主管双腿旁边的,现在乾脆就直接坐上去,而一双熟练的手也在不用看的情况下迅速的将主管的领带拉开、衬衫钮扣逐一解开。

    “喔喔嗯……陈海茵你都是这样子要新闻的吗……真事太好了”。主管说道。

    只说陈海茵用她的厚唇亲吻着主管的身子,中年且位居重要位子的男人十之八九都会有着一圈啤酒肚,主管当然也不例外,身材自然没有像那三名年轻董事来得好,但对於如今的陈海茵而言,只要是异性,都是能接受的。

    调教的第一信条:高潮,只有大高潮或小高潮的区别,不关乎人。

    棕色的乳头、扩散的乳晕,陈海茵看着主管的奶,说:“真是性感”。

    “要是性感,就吸吧”。主管说。

    陈海茵没有第二句话,便吸起主管的右乳,左乳则用手逗弄,让主管轻声地叫着:“喔喔喔喔好会吸啊你……你是不是都是这样吸那些人的啊……真难想像被你吹会是什么感觉喔喔喔真舒服啊……”。陈海茵又舔又逗的,时而发出:“囌!

    囌!囌”。的声音,更是让整间办公室充满了淫靡的氛围,主管也不让自己闲着,把陈海茵的短裙给撩了起来,轻拍着、抓捏着陈海茵的屁股,“啪!啪!啪”。

    的声音,让办公室里更加的精彩可期。

    陈海茵跪在主管的双脚之间,右手握着早已挺立的肉棒,左手则是把玩着两颗睾丸,陈海茵媚眼一瞟,对主管说:“想嚐嚐我是怎么吸的吗?”。

    “快点”。

    陈海茵张开嘴,将主管的龟头含入嘴中,用力一吸,只听见主管叫了声:“喔!天啊”。

    “怎么了?”。陈海茵问。

    “没有!快吸”。

    陈海茵又把龟头含住,这次小力的吸吮再加上舌头的逗弄,主管的闷哼声越来越大。

    “要吃下去了喔”。

    陈海茵刚说完,便把主管的整根鸡巴都吃入嘴里,温热的感觉瞬间包覆住了主管的鸡巴,主管眼睛往下看,只看见陈海茵缓满的吞吐着自己的鸡巴,整张嘴巴如今因为鸡巴的关系都变成了圆形了,看的是教主管躁动难耐。

    陈海茵的嘴一边吞吐一边发出一声一声的:“呼呼呼嗯哼嗯哼呼……”。的声音,陈海茵的左手不再把玩主管的睾丸,则是往自己刚才自己脱掉的裙子、丝袜和内裤后露出来的阴唇摸去,两根手指头拈住从在电梯被警卫猥亵后就下不来的阴蒂,快速地搓揉,快感的电流窜过了陈海茵的每一寸肌肤。

    “痾痾痾痾太爽了……这吸的实在是太爽了喔嗯……好像快要不行了……恩哼”。主管边说边喘气。

    陈海茵一听,便立即将肉棒吐出来,看向主管:“不行不行,还不能射,海茵还没有让你知道海音是怎么要到独家新闻的”。

    主管看向站起身子的陈海茵,168的身高搭上33B2535的身材,因为兴奋而不由自主的鸡巴又翘动了一下,陈海茵看在眼里,露出满意又淫荡的笑容,将身体重心向左边摆,右脚抬起,单手扶着主管的肉棒,对准了自己早已经飢渴到不行的花穴,说:“那我就放进去了喔”。

    “喔喔喔嗯嗯哼好爽啊好爽啊又被填满了啊……海茵最喜欢被填满的感觉了啊喔喔嗯……爽啊爽死了啊喔再来再来再来啊……喔好热好烫好大爱死这种感觉了啊……”。

    “我操!你是主播欸,竟然说这种话”。

    “不行了了不行了啊大肉棒……都是大肉棒的关系海茵就会变这样……啊啊啊啊喔海茵只要一被干就会变成这样子……海茵最喜欢这种感觉了爽啊……”。

    “自己动还可以动的这么爽,本来还以为是在说假的,没想到你真的有够骚的”。

    “海茵本来就骚了啊喔喔又被大肉棒插着……啊啊嗯哼哈会爽死的啊海茵是个骚或海茵是个大骚货……好哥哥好哥哥干我啊干我……用大肉棒惩罚海茵吧喔咿喔咿喔咿”。

    “既然你都求我干你了,我就好好的来干你,干死你这小逼、干坏你的这只母狗、干爆你让你没有办法离开我”。

    只说陈海茵双手紧抱主管的脖子,本来是自己上下起伏,现在连主管也跟着向上顶撞,一上一下的主管的肉棒狠狠地直接顶到了陈海茵的花心,每顶一下,陈海茵都会用利的将头向后一甩,大声地叫一声。

    而主管除了用肉屌撞击陈海茵,同时也用嘴吸吮陈海茵那褐色的乳头,陈海茵又爽又敏感,全身不停的颤抖,又加上活塞运动,陈海茵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冲灌着身心灵,陈海茵拍打着主管:“爽死了啊爽翻了啊海茵被干的好舒服啊……比做神仙还要舒服啊这样的肉棒和这样的嘴…………海茵变的更奇怪了啊不行了啊……会停不下来的阿……啊不想停啊再来还要更多……”。

    陈海茵上半身趴在桌上,一对屁股翘得老高的,湿漉漉的花穴滴着花蜜,陈海茵用右手的两根手指将阴唇搬开,说:“干我!干海茵!操死海茵!海茵最想要被肉棒干坏了”。

    “我操的!竟然口出淫语一点都不害羞,我不把你干成母猪就不是男人”。

    主管双手抓住陈海茵的柳腰,屁股一用力,将过度充血的肉棒毫不怜惜地插入陈海茵的阴道中,虽是经历千百回的调教,但天生淫体质的陈海茵,阴道内壁的皱褶还是过份刺激了主管的肉棒,主管心里明白自己终究会在这一轮爆浆。

    “爆浆就爆浆,反正以后多的是机会,今天就把你在这里干到升天”。心里想定,主管奋力一挺枪,气如长虹地单点一击。

    “不要啊不要啊喔喔喔爽死海茵了就是要这样……海茵最喜欢被这样干了啊喔喔我家那口子要是也这样子干我……海茵就不出来讨干了啊好哥哥亲哥哥再大力一点啊”。

    “不要停不要停再多一点……海茵要再更多的肉棒撞击……肉棒插爆海茵的騒穴好哥哥以后海茵都会来找你海茵最喜欢男人的肉棒了……更多更多好爽海茵这样会更爽的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你这骚货!我被人交代要好好款待你!看来真不费我这几天的积蓄啊”。

    “海茵让好哥哥高兴了海茵感觉好幸福……喔喔海茵是最骚的新闻主播海茵最喜欢被男人干了……尤其是像好哥哥这样有大肉棒的男人喔喔喔喔要高潮了啊要高潮了啊……”。

    “不干你我就不是男人!不中出你就对不起我自己啊”。

    “来啊来吧来吧喔喔喔嗯嗯嗯哼……好哥哥中出我吧内射我吧嗯哼嗯啊啊啊……别拔出来了啊海茵要好哥哥的精液温热啊喔喔不行了啊……海茵真的要去了啊……”。

    “痾痾痾痾痾痾痾……陈海茵我要去了啊……”。

    主管穿起裤子,看着陈海茵光滑的屁股上有着自己的红红的手印,而合不起来的阴道正流出白色的精液,陈海茵痉挛的非常严重,喘气声也非常的淫荡,要不是时间不够了,绝对还要再干一发。

    主管走到陈海茵面前,抓起陈海茵的头发,说:“你真的有当一线主播的实力”。

    “谢谢哥哥,海因以后都会尽力而为的”。陈海茵边说边露出微笑。

    在主播办公室里,吴宇舒撑着头,看到那个原来是空着的位子如今已经做了一名不速之客,而这名不速之客证实了一句话:“戏棚下站久不一定是你的”。,那个人今后都将会站在自己的前面。

    摇了摇头,心想:“我终究会有我的天地的”。

    陈海茵走了进来,向在旁边其它主播问好,最后在要坐下时,看向低头写专题的吴宇舒,心想:“你终究会是我的手下败将的,吴宇舒,不管你是不是比较年轻,政治圈传闻的你我倒是要好好讨教讨教”。


如果您喜欢,请把《海骚主播-陈海茵》,方便以后阅读海骚主播-陈海茵海骚主播-陈海茵(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海骚主播-陈海茵海骚主播-陈海茵(01)并对海骚主播-陈海茵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