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图录

【阴阳图录】(5 )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yunfile1215 本章:【阴阳图录】(5 )

    作者:yunfile1215。

    字数:8606。

    蓬莱,神女寝宫。

    独自跪坐在蒲团上的神女内心是茫然的。自昨日于一片废墟中悠悠醒来,只见大殿倾塌,周围树木伏倒无数,蓬莱仙境宛如台风过境一般,倒是自身完好无损,只是之前所修的焚欲诀等功法尽数突破原本的瓶颈,进入大成境界。她回忆晕去之前的情景,只觉一片茫然,依稀记得指导徒弟修炼之时自身的焚欲诀起了变化,一时刺激便不省人事。

    说到徒弟,只见那徒弟乖巧侍立于自己身前,白发转乌,干枯的皮肤宛如新生,面色红润,双眼奕奕有神,竟是已突破了金丹境界,脱胎换骨,返老还童。

    据他所说乃是之前自己灵力暴走,他在庞大的压力刺激下竟尔突破。神女欣慰之余并未怀疑这徒弟在自己昏迷后做过什么,或许是她打心底里信任这弟子吧。

    然而,焚欲诀虽已修成,自己在修炼玄阴诀之时却并未有转机。想来这玄阴诀乃是双修功法,莫非真的要寻道侣双修方能大成?只是这玄阴诀被天阳诀克制的问题太过致命,若非绝对信得过的道友,总是难以放心。想到信任之人,神女脑海里竟浮现出吴言返老还童后的模样,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红晕。她本身心志坚定之人,既已下了决心,便不在做小儿女之态,当即略整仪容,唤徒弟吴言前来寝宫。

    “吴言,过去你未至金丹,为师不欲过早告诉你金丹之后的道路,以免坏你心境。如今你既已突破,便与你讲讲为师所修之路”。

    吴言眼中的师父似乎又重回昔日的威严姿态,只听她一脸正色地讲起了自己所修之道,方知她为何好端端的转修一门似乎专为鼎炉而设的功法。却原来昔日神女已然人间巅峰,却在灭阴阳宗后无意发现那门鼎炉功法玄阴诀中竟蕴藏着新境界的秘密,于是毅然转修此功。反正阴阳宗满门上下皆是罪大恶极之辈,无一无辜之人,神女便毫无障碍地灭其满门,毁去阴阳宗传承。自转修玄阴诀后,果然愈发贴近大道,不过几年便突破至如今的纯阳之境。然而以神女看来,纯阳虽可与天同寿,与世长存,但应还未至修行的尽头,下一步当是设法超脱此世,与道合真,成为天道执掌者,真正达到天地灭我不灭,天地毁我不毁的终极之境。

    只是又百年过去,神女修为却是进展微弱,似是因那玄阴诀本为双修功法,这些年独自修行却是违背了功法本意,故而欲寻一可信之人为道侣,共修阴阳图录。

    吴言故作担忧状:“可是那天阳诀早已失传,却上哪去找一天阳诀修士来?

    何况此功既然对师父颇为克制,若那人借此暗害于师父你,却是如何是好?”。

    神女宽慰道:“你可放心,当年我虽绝了天阳诀传承,却仍保留了最初的那卷阴阳图录,如今就置于蓬莱之中。至于你所担心的遭人暗害之忧,却是不必。

    为师突破之前,此世并无纯阳之境的修士,故而图录所载天阳诀只对化神境及之下的玄阴诀修士能有十足的掌控之力。为师如今已臻纯阳之境,虽然仍会受那天阳诀影响,却非毫无抵抗之力”。说罢看了一眼吴言,又道:“何况为师既找人双修,自会选择可信之人,那人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莫非徒儿你将来会暗害师父不成?”。

    吴言纵是早有预料,此时闻言也大喜过望,只是仍故作犹豫道:“这…………徒弟对师父一腔敬意,绝无非分之想,此事只怕……”。

    神女闻言欣慰,却仍正色道:“不必作凡间小儿女状,我辈修士不过合籍双修,不涉其他,为师尚不介意,你却在犹豫什么?何况若行这双修之法,以为师之能当能保你跨入纯阳之境,与你大有好处。不知你可愿意?”。

    吴言按捺下一口答应的冲动,思考半晌方苦笑道:“此事对弟子大有好处,如何会不愿意,只是不敢亵渎师父,故而犹豫。既然师父一作决定,弟子自当从命”。

    神女见吴言答应,伸手一招,便于虚空中现一斑驳古卷,分为阴阳两面,上面以乳白色的笔迹绘着诸多小字,细看却似蕴含了天地至理,正是当能阴阳宗开派宗主所得的那阴阳图录。神女手持图录,却未递与吴言,而是正色道:“传你此功前确需说明,此功若用来为恶,必会在尘世间掀起腥风血雨。我既已认你为双修对象,将来为师之身体你自有机会享用,只是若你以此功为非作歹,祸害无辜之人,为师哪怕拼着前路断绝也必诛杀你,你可明白?”。

    吴言闻言几乎要笑出声来,这要求却不算什么,他虽是色中饿鬼,但见识了神女那钟天地之灵秀的身躯后,对外界的凡俗货色哪里还提得起兴致?当即郑重立誓,那真诚之态倒是令神女愈发满意。

    神女将图卷递与吴言,那图卷的阳面顿时射出一道金光落入吴言脑中,正是阴阳图卷中的完整天阳诀传承。吴言虽曾习得天阳诀,却是那阴阳宗宗主筛选之后赐予的残缺版,只到金丹境界为止,这图卷中的传承却是极为完备,更令他惊喜的是,其中竟然有控制纯阳境玄阴诀修士之法,只是需得天阳诀修士本身也提升到此境界才行。神女曾言天阳诀无法彻底控制纯阳修士,却是因为当能她观此图录之时,世上本无纯阳之境,图录上自然也没有记载相应术法。然而这图录不知是何来历,在神女突破纯阳境后,竟尔自行演化出了对应纯阳境修士的部分,如今图录的阳面文字化为传承进入吴言脑海,神女更是不可能知道了,除非将来某日吴言亲自对她使用此术。

    待吴言整理完毕脑中传承,神女忽道:“我观你如今金丹境界稳固,却是有一法门可助你直接晋入元婴之境,且日后修炼并无隐患。不知你可看到图卷中所载的夺婴之术?”。

    那夺婴之术吴言自是清楚,乃是昔年阴阳宗中一门令正道深恶痛绝的邪术。

    世上原有无望突破金丹之人,无奈之余觅得一捷径,便是寻一妖兽内丹炼化作为自己的金丹,只是此种方法所成的金丹再无进境可能。而这夺婴之术与此相类似,却要远比利用妖兽内丹更为邪恶,乃是寻一元婴女修,逼出其元婴后以阵法困住,再以特殊手段交合沾染其元婴,逐步将其掌握化为自己的元婴,而那女修自然跌落回金丹境界,且因元婴之故会受那施术者控制。此功一出,立时被各大正道门派斥为邪术,只是不知神女此刻为何提及此法,以吴言对她的了解自然不相信她会认同他习练此术。

    神女却是解释道:“既然你已清楚此功,自然也当知道此法损人利己,邪恶之极,且因夺得的元婴并非自己练成,故而此后再难提升。然而我观此术后却能加以改进,若以我为施术对象却是无需如此低劣。以为师如今境界,不难凝结第二元神,你可将这第二元神作为自己的元婴,此法妙在新生的第二元神如同一页白纸,再加上为师主动配合,只要你及时将其占据便可与你极为契合,当然,若要效果完美,只怕施术之前你还需以秘法与为师交合,在为师体内种下印记,如此凝结的第二元神方能与你最为契合。如此一来好处还不止于此,因到时你与为师气息相连,那第二元神也与为师的元神极为契合,日后你我双修之时,那第二元神也可与为师的元神结合,使你的肉身与元婴修为同步提升,不会有强夺元婴留下的隐患。这还不止,因你我元神之间的联系,将来你渡化神天劫,天道会默认你我一体,你的天劫自可由为师挡下,可谓是保你化神了”。

    吴言听的师父一本正经的教着自己如何从她身上榨取法力,只兴奋地头都要炸了。神女见他满面通红,还道是害羞与感激,只笑道:“不必如此,你既是我弟子,又是未来道侣,为你做这些却也没什么。在你踏入纯阳之境之前,哪怕日夜采补,亦不会对为师有何损害,只怕还不如为师法力自动回复的速度快。只是将来你踏入纯阳之境后,却需我二人阴阳相济,共同进步了。如今我先指点你天阳诀中所载的采补之法吧。对了,今后你也无须称我为师父,你我初次相见时我曾称自己名为沧玄,这沧乃是取自我出生之时所在的沧海,而那玄正是取自玄阴诀的玄字,说来也真是缘分,你便唤我沧玄或玄姐即可”。

    ————————————————————————————————————————接下来的日子,吴言过的可谓神仙般的生活。每日里除了偶尔暗自研究阴阳图录中的秘术,便是陪神女双修,修行疲惫之时还能尝到神女的琼浆玉液恢复精力,有时神女担心他常年不出蓬莱孤岛会心生寂寞,便带他出入青冥观漫天星辰,亦或潜入深海观海底之奇诡,朝游北海,暮苍梧。其实他有神女为伴,在岛上极乐无边,哪里会有半点寂寞之意?只是既然神女欲带他周游天下,他也并不反对,反而对旅途充满期待,无论是于宇宙星海还是人间坊市,一旦兴致上来便可央求神女与他就地相交,与在一成不变的蓬莱相比,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日复一日的修行中,神女与吴言之间的结合愈发紧密,吴言对神女的影响也愈发强大,在神女的帮助下,他得了元婴,渡了天劫,修为一路直逼纯阳之境……毕竟欲突破纯阳之境要点便是以身贴合大道,如今神女已接近以身合道境界,堪称大道在人间的化身,而整日与大道化身亲密接触的吴言自然突破毫无障碍。

    不知过了多少年,吴言某日照常与神女结合,只觉灵魂一阵颤抖,整个神州大陆的一草一木皆映入眼帘,身下的神女亦有所感,惊喜道:“你已突破至纯阳之境了”。

    吴言感受着全新的境界,自信心前所未有的膨胀,此时望着神女诡异一笑,悠悠道:“沧玄、玄姐、师父、蓬莱神女,可还记得你我初见,那时我正被筑基小妖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而你从容而来,言出法随间便镇住了那妖蛇?”。

    神女闻言奇怪,心下升起不妙的预感,口中仍是答道:“却是如此,如今你已晋入纯阳之境,当也能做到此事”。

    吴言笑道:“我此番突破,却是得了一门言出法随的神通,只不过与你那一言可决天下的神通不同,我这神通只能对一个人言出法随”。

    大笑之后,只见吴言张口道出一个字【定】神女还未来得及奇怪,已然惊觉自身被彻底定住,再难挪动一根手指。

    吴言隐忍多年,如今可谓一朝得志便猖狂,见神女果然被定住,更是得意,大笑道:“可能你没有想到,那卷你亲手赐予我的阴阳图录之上,竟是载有彻底掌控你身体的法门,只是这法门需得我成为纯阳金仙之后才可施展。这门言出法随的神通与你修炼玄阴诀有成后的言出法随正是一对,只不过你的神通可以操控世间万物,唯独管不了你自身;而我的神通谁也影响不了,却唯独能掌控修炼了玄阴诀的你。对了,老夫本名恶言,正是当年被你灭门的阴阳宗长老,只怕你没想到,当年随手即灭的蝼蚁,如今会向你复仇吧?”。

    神女闻言,往日点点滴滴皆如电光火石般闪过眼前,以她的智慧哪里还能不明白前因后果,只怕从最初相见之时自己便中了算计,那幻音石原本自然影响不到自己,但若那吴言本就修炼了天阳诀,以天阳诀真气对自己的影响力,却是不难把暗示送人自己脑海。想来那暗示并不过火,应当只是加强了自己对他的亲善,自己对他本就无恶感,一时不察之下将这暗示当作了自己的原本想法也不奇怪。

    至于后来自己执着于开发玄阴诀的全部功能,如今想来也是略有突兀,想是那吴言借机加给自己的暗示。而后来自己为何突然昏迷,吴言又为何突然突破金丹,原因更是昭然若揭,既然他原本就是阴阳宗修士,想来是趁机以特殊手法激发了自己体内的欲火,并借机采补突破,只可惜自己当时已修炼了还阴诀,破身后下体竟又自动复原,以至于自己醒来后未能发现吴言的暴行。在那之后,更是一步一步落入吴言的陷阱。

    想通此节,神女只是在心底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暗叹自己遇人不淑,随后也不管吴言如何,只任他摆布自己的躯体。

    ————————————————————————————————————蓬莱仙境,明心崖这最初神女为吴言传道之地,此时却是传来吴言气急败坏的声音“沧玄神女、师父姐姐,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天下无双吗?怎么如今就这么任由我玩弄?”。

    只见明心崖边有一句仿佛倾尽了天下之灵秀的绝美玉体虚浮在空中,身上只披了一袭红纱,暴露出白玉般的双臂与美腿,挺拔的酥胸,只遮住了胸腹及下身私密,而那嫣红的峰尖与幽邃的深谷亦隔着红纱隐隐可见,那红纱似乎正是当年吴言第一次得到神女的身子时,她所披的那条,也不知吴言是从何处翻出。

    只是此时面对着眼前的玉体,吴言却并不高兴。

    “师父,你倒是说话呀,我是限制了你的法力,可没禁止你出声,你求我一句,弟子马上放你下来”。

    悬在半空的神女依旧闭目不语。

    距离当日吴言翻脸制住神女,到如今已是百年了。这百年间,吴言用尽了各种方式玩弄眼前的躯体,无论是用霸道的药膏将眼前的身体从头发丝到脚趾尖涂了个遍也好,利用阴阳图录中的秘术将神女周身的敏感度提升到常人的数百倍也好,亦或者是炼制了各种邪恶器具,没日没夜的刺激神女的身体也好,眼前之人都始终云淡风轻,别说哼都没哼一声,就连那已经将琼浆玉液诀大成,极易分泌体液的躯体都始终干燥无比。若非这肉体依然温暖柔软,吴言都几乎以为眼前之人是个泥塑木胎。

    原来那日神女自知中计,也不做怨妇状哀怨,只是谨守内心,默默运转主修的玄阴诀。经此一劫,她却也因祸得福,冥冥中窥得一丝天机,知晓自己不知为何遭天道所算计,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若能度过便是超脱尘世,身合天道,成就不朽不灭的大罗之境。故而对外界一切一概不理。

    而此时吴言却也后悔不已,如今神女既不主动配合,也未心神崩坏,谨守内心之下,他竟是连采补都做不到。他曾有意放出被神女镇压于锁妖塔的妖魔邪道,放任这些被镇压了数百年的恶鬼亵渎神女以打击她的内心,可思前想后却终是不舍。他原本确实是一心复仇,可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从他见到神女第一面起,坚定的复仇之心就悄然起了变化。如今的神女身躯落入他的手中,一颗求道之心却更是通透;而他得了朝思暮想的肉体,一颗心却不知不觉的沦陷了。

    相持了百年之后,吴言终是忍不住了,将神女带回寝宫,便以正常姿势做了起来。

    ————————————————————————————————时光流转,某日吴言照常交合之时,忽地冥冥之中心生感应,知晓神女即将超脱此世。说时迟,那时快,吴言脑中方才闪过这个想法,便听到虚空钟响,震荡三界,整个神州大陆的人都能看见一道绚丽无比的彩霞于东海外直入青冥,天地灵气欢涌翻腾,仿佛欣喜于世上第一位超脱者的飞升。

    而寝宫之中,吴言愣愣地看着那道彩霞从眼前升起,徒留一具充满灵力的躯壳在自己怀中,还来不及怅然,突然一股精纯无比的元阴疯狂泄出,庞大无比的灵力自下体而入,冲刷着他的身体,他的气息也节节攀升,逐渐达到了某个质变的临界点。恍恍惚惚间,那庞大的灵力包裹着他的灵魂本源,进入了世界外侧某个未知的维度。这原来是神女超脱之后,失去了她的心神镇压,被吴言挑逗了数百年的身躯内积累的欲火瞬间爆发出来,携着她庞大的灵力进入吴言体内,竟尔令他达到了质变的临界点,而此时恰好神女超脱,天地间的通道被打开,吴言便也顺其自然的被送入世界外侧,成就了超脱世间的大罗之境。

    世界之外,吴言不及感受大罗之境的种种奥妙,便听得一道冰冷的女声:“姑且还是叫你吴言吧,这数百年来,为师的身子可还让你满意?”。

    瞬间,吴言只觉一股冰冷肃杀的气势逼得自己几乎要三魂出窍,心中死亡的危机之感大作。之前他掌控神女可是全凭着功法的压制,此时两人皆放弃躯壳,已魂合道,他可再也无法仗着天阳诀操控神女了,凭他这全靠采补被提携上来的水货大罗,如何有胆量与神女对抗?虽然此时已是号称天地灭我不灭的大罗之境,可是在一位货真价实的大罗面前,丝毫没有保命的机会。

    正闭目待死之际,忽听神女一声惊咦,那杀机顿时散去。只听神女怅然道:“别装死了,睁眼看看人间吧”……吴言忙张目望去,只见此时人间已是一片地狱景象,火山喷发,地震海啸不绝,更有绝大恐怖在虚空中孕育着,仿佛随时可能灭世。

    只听神女急促道:“原本超脱大罗之境当是以身合道,只是你我几乎同时超脱,竟被天地默认为共同执掌天道,两人一阴一阳。但孤阴不生,孤阳不长,若天道的阴阳两面不能交融,凡间万物便会失衡,火山地震只是预兆,只怕不久便要重新坍塌回天地初开前的混沌状态。若想阻止灭世,除非……除非天道阴阳相合,没想到终究还是便宜了你”。

    (六)尾声史书记载:神女历538年,神女于蓬莱仙境举霞飞升,以身合道。因有神女镇压天道,至今千年来,天地间从未有过大灾祸。世人常感念神女之功,自发为之立祠供奉之。————————神女历1538年记而凡人不知道的是,此时,世界外侧某个维度中,靡靡之音从未停歇……“求…………轻点……等一”。

    “我的好师父,莫非你想反抗不成?别忘了上次你我下身才分开不到盏茶时间,凡世间就有大灾难在酝酿,若非你机警,赶紧坐了回来,只怕那次凡间就要大祸临头了。我这没日没夜的在你身上操劳,可都是为了凡间百姓啊。凡间这千年来从未发生灾祸,你我可是功不可没”。

    “不是……你别……别吸了”。

    “唉,弟子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弟子在师父身上损失了太多精元,早已疲惫不堪,不得不靠师父的乳汁恢复体力,我们这也算是阴阳轮转了吧?”。

    这两道声音,自然是属于神女与吴言,自那日神女为维护阴阳平衡不得不委身于这无耻弟子,到如今已是千年了。神女面对如此玩弄原不至于这么不堪,只是若不主动接受这欢愉,阴阳两面便不能融洽交接,难免使凡间灾难不断,故而神女只得主动促进这快感冲击自身的灵魂。

    吴言这千年心底里却是一直有着极大的危机感,生怕哪天被神女发现那时光长河的秘密。却说那时间长河,乃是世界外侧的一处神秘所在,记载了神州大陆从诞生至毁灭的一切过往。与不得不全身心沉入快感的神女不同,吴言还能抽出几分心神研究这时间长河。所谓大罗者,超脱时光,超脱世界,自然可以影响这时光长河,吴言便从中看到了昔年的自己,昔年的阴阳宗,昔年的神女。他一边牵制着神女的心神,一边在时光长河中布置着,他将一斑驳古卷化作阴阳图录,蘸着神女的乳汁在其上绘制了天阳诀与玄阴诀的功法,并将其投入时光长河,落入阴阳宗开派祖师手中;他看到神女灭阴阳宗满门的画面,并暗做手脚令神女注意到阴阳图录,又令当时的自己恰到好处的得到机会以秘术借体重生;他看到苍老的自己被蛇妖追杀的画面,又暗自令神女注意到此间,顺理成章的将他带回蓬莱;此后神女的每一次决定,都有他暗中推动,直至举霞飞升…………只是他影响时光长河之余,也不由得担心,他既然能做手脚,同为大罗,修为更是远胜于他的神女自然也能。若神女击杀他于过去,他可无力阻止,到时世界线改变,没有自己的掣肘,她依旧能登临大罗,而不用与自己共享大道权柄,到时,她自己便是大道,无需日夜交合便能守护人间安宁,到时自己…………故而他这些年一刻不离神女的身体,时刻刺激着她敏感的身体,便是为了防止她偶尔清醒,注意到时光长河的秘密。思绪翻飞间,却没注意到身下的神女双眸恢复了一丝神智…………“哦?时光长河?原来你就是担心我发现这个?”。

    吴言闻言一惊,没等他有所反应,便惊觉自己浑身正自消散。弥留之际望向身前的人影,只见眼前的神女已不是方才赤裸的样子,而是素衣赤足,丝带束发,一如东海之畔两人初遇。

    吴言这一千多年来见过神女的无数种样子,今日才忽然惊觉,这才是他眼中最美的神女,正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他无力的张嘴,未能说出最后一句话,便消散于虚空,再无一丝痕迹。

    ————————————————————————————神女历150年,东海之畔。

    一只筑基妖蛇一口吞下苍老的练气修士,夺回了守护的幻音石,又衔着不知从哪落下砸在自己脑袋上的化形丹,喜滋滋地返回了洞府。

    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碾碎了吴言留下的痕迹。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除了神女没有带回一位心怀不轨的弟子,只独自在蓬莱仙境潜心修炼,若干年后仍是于蓬莱仙境明心崖举霞飞升,震动三界。而世界的外侧也唯有她这一位大罗仙,执掌着天道,守护着尘世……消失的吴言便如投入时光长河的一枚小小石子,没能溅起几丝水花就消失无踪,仿佛他不是世间第二位超脱大罗的强大修士,而是路边某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不,倒不如说,他本来便是这般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全文完。

    说在最后的话,女主的称呼最后还是定为了神女而不是仙子。

    一人一山,超脱世间,这是仙。

    牧养众生,收取供奉,这是神。

    神女修的无疑是仙道,她的一切力量都来自于自身,无需对众生负责。然而她的行为却像是神,守护着众生,故而叫她神女。

    神女虽然如神明般守护众生,却从未向神明那样向信徒收取回报。甚至于,即使这守护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她也没有犹豫。她修的是仙道,大罗就是要超脱尘世,高于一切,凡间众生的死活与她何干?大不了灭世后再创世就是了。可是她偏不,为此也付出了千年的代价。她看似强大而聪慧,实则是天真又愚蠢,然而就是这份蠢,让作者实在不忍心对她下手。

    这个故事源自一个梦境,梦里的神女的经历更惨。然而梦醒了,再回想这个故事却又为神女感到不值。按照梦里的大纲,最开始被神女镇压的妖魔就是为了日后的无惨准备的,可是我不忍心,于是这情节删了;神女的肉戏原本很多,可是我也不忍心,于是这剧情也删了大半;大纲的结局是神女最终沉沦,我还是不喜欢,于是大纲撕了。后来又想反正也要撕大纲,不如让女主亲手撕吧,于是有了神女重置时光长河。

    总之作者就是不想女主沉沦,毕竟小白作者还是下手不够狠啊,诸位渴望肉戏的还请见谅。

    按新剧情人设,其实女主对此也不太在意。自从屌丝男主撕破脸让女主得知真相以后,他就输了,因为女主已经不在意他了。女主一旦不在乎了,便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她了。肉体上的伤害,男主办不到,也不忍心;精神上的伤害,女主完全当他不存在。你爱玩就玩,我就当你是在玩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充气娃娃。正是“旁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骂我、骗我、如何处置呼?随他便,等老子(老娘)逮着机会再恁死他”。

    最后讽刺了一句男主,毕竟他原本就是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阴阳图录》,方便以后阅读阴阳图录【阴阳图录】(5 )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阴阳图录【阴阳图录】(5 )并对阴阳图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