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体之都

第六章:同居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kjehy 本章:第六章:同居

    作者:kjehy。

    字数:5805。

    第六章:同居。

    云影和菲儿租住的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我入住之后,房间分配自然就是他们两个一人一室,我睡客厅的沙发,对此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能有个住的地方安身就非常满意了,这样的日子比原来在戴老板的“皇朝”。要安逸的多了,不用打打杀杀,每天还有两位美女陪伴,真是犹如天堂一般。

    唯一的缺点就是我受伤不能出去挣钱,没有经济来源,因此只能用看病剩下的钱买一些方面便、榨菜、馒头等便宜的东西充饥。

    不过云影是个有爱心的姑娘,看到我这个伙食,她主动隔三差五的给我带一些吃的回来,比如酱排骨、煮干丝、笋烧肉、鸡蛋羹、鱼丸汤、云吞等等,从那次我为了保护她而受伤之后,她对我的态度和看法也在逐渐改观,阻隔在我们之间的那道冰山在一点点融化。

    同时我和菲儿也逐渐熟络起来,她对我和云影遇袭那天的惊险经历非常感兴趣,常常缠着我给她仔细讲解那天发生的事情,还必须是带所有细节的精讲,常常说得我口干舌燥,她却是听得津津有味,好像在听武侠故事一样过瘾。

    讲到兴起之处她还要我当场给她展示一下部队练就的功夫,我无奈的指了指还打着石膏的胳膊,表示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她噘着嘴一脸失望的样子,嘴里发出“切”。的鄙夷之声,说我不会是编故事来骗她的吧,我说我骗你也没什么用啊。

    姐姐她一脸得意之色说那就是为了骗色呗,说我早就对她图谋不轨,一句话说得我和她都是哈哈大笑。

    云影和菲儿一早就去公司上班了,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的新闻和论坛,觉得无聊想看看电视,就去准备开电视机。无意中发现电视柜里有一个碟包,就拉开一看,果然里面有很多光碟,大多是一些老电影,没什么兴趣,然而有一张引起了我的注意。

    光盘封面是两个裸体的女人,显然这是色情小电影,我嘿嘿一笑,没想到这两个女人还有这个存货,出乎意料之外,我把它放入 DVD,电视里出现了预料之中的画面,两个女人赤裸着身体抱在一起,亲吻、抚摸、口交,身材都不错,出演也很卖力。

    我看着渐渐有了感觉,下面的鸡巴一下下充血硬了起来,顶得裤裆难受,索性褪下裤子到半腿,一边看一边用没有打石膏的手撸鸡巴,随着手的动作舒畅的感觉传遍全身。

    就在我手部动作准备加速的时候门咔哒一下被打开了,云影走了进来,我和她互相看着对方愣在当场,她看着我的手里握着的鸡巴,脸一下就红了,急忙把头转到一边,我脑子里迅速想着对策,这么尴尬的处境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了。

    “嗯,云影你今天怎么回来怎么早?”。

    “哼,回来早撞破了你的好事是吧,那我给你道个歉呗”。她恨恨的说。

    “不,不用,都是自己人,道歉就免了。那个,你别误会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检查身体呢”。

    云影被气得笑了,“检查身体要看黄片么,这也是部队学的?”。

    幸好我的脸皮还是够厚,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已经镇定自若,“这个嘛,你就不懂了,这也是一种自我诊断的方法,在外界的刺激下检查自己的身体机能是否正常,如果看黄片都没有感觉,说明我的男性功能就丧失了,那就必须就医了”。

    “我看还是丧失的好,那样我们做好姐妹也不错”。

    这小妞的嘴真毒。

    有了这尴尬的一幕,云影一整天都没有和我说话,并且脸红红的,像一朵羞红的玫瑰花。

    菲儿还是和往常一样,找我聊这聊那,10点的时候,打了个呵欠,睡觉去了。

    关了灯,我躺在沙发上想着今天的事,电视里光熘熘的女人胴体和云影生气的样子轮流在我脑海里打转。哎,好不容易博得的一点好感恐怕也付之东流了,不过想来想去还是那两个白花花的女人肉体占了上风,下体再次勃起,我撩开被子,鸡巴指着天花板,开始自慰。

    黑黢黢的房间里,我闭着眼撸着鸡巴,幻想着电视里的两个女人,撸着撸着,这两个女人变成了云影,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另一个人趴在她身上,下体一进一出的艹着她,云影闭着眼享受的样子,我想看清楚那个趴在他身上的人是不是我。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舒服吗?”。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把鸡巴塞进了裤裆,坐了起来,仔细看去,才看清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

    我想了几秒才想明白那是菲儿的声音,看清了之后发现果然是菲儿,她捂着嘴掩饰着笑声,蹲在我面前小声的说:“我说你怎么憋成了这怂样,想女人想疯了吧?”。

    尴尬,没想到一天之中先后被这两个女人撞破我打飞机,脸面无存啊,恨不得现在就找地缝钻进去不出来。我只好实话实说:“姐姐,你得理解我,我很久没碰女人了,我也是个男人,也有需要,自己解决一下,不影响别人”。

    “姐姐我理解,男人嘛,都那个熊样”。

    她在手机上嗯了一下,屏幕立刻发出淡黄色的光芒,她的一边脸庞轮廓在黄色微光中显现了出来,另一边隐没在黑暗中,显得异常精灵古怪。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嘴角弯着笑了起来:“我呢,喜欢助人为乐,看在你给我讲故事的分上,我可以帮你哟,不过仅仅是打飞机,你可不要有其它的非分之想”。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知道怎么接话。

    “是不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你可别以为姐姐看上你了,我只是看你断了一只胳膊太可怜,出于同情帮帮你,怎么样来不来?”。

    我体内的荷尔蒙一下子决堤而出,热血同时涌向了身体的两个部位,一个是大脑,一个是鸡巴,鼻子里发出粗重的喘气声,渴望的看着她。

    一只温热柔嫩的手一下子抓了我的鸡巴,这一瞬间似乎我整个人都被这只手抓在了掌心里,一股温柔从她的玉手传到我的鸡巴上,再从鸡巴传遍了全身。

    她用食指围绕着我的龟头打着转,手法由轻到重,再由重到轻,麻酥酥的感觉带着我像坐过山车,一会上了高山,一会下了低谷,我情不自禁的挺起了胯,把鸡巴最大幅度的挺起来,如同一杆长枪刺向房间里这片暧昧的昏暗。

    在我的长枪挺到最高点的时候,一张湿润的小嘴把我充血的龟头全部含了进去,灵巧的舌头如同一只电鳗围着龟头快速游动,电击一样的快感再次从下身传来,我闭上眼,三肢本来是四肢,因为一只胳膊打着石膏所以除外极力的舒展,身体如同一个“大”。字,当然是缺了半个横的大。

    菲儿的嘴里特别温暖,我用龟头能够感觉到她的牙齿、舌头、喉咙、肌肉,可爱的牙齿偶尔会划过我的龟头,带来一点点痛感。她口腔里的肌肉收缩的时候会把我的鸡巴深深的吸向喉咙,直到我的龟头顶着她的喉咙。她开始有点干呕,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但是她没有拔出来,她的小嘴吞掉了我整根鸡巴,嘴唇亲吻着我鸡巴根部的阴毛,那里还有她流下来的口水。

    我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上下拉扯,她的头随之如小鸡啄米一样运动起来,我的鸡巴混合着她流下的口水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发出吱吱的响声,十下、二十下、三十下。

    不知道在她嘴里抽插了多少次之后,我的龟头从刚开始的敏感已经变得有些麻木,她可能是脑袋晃得累了,从嘴里吐出了我的鸡巴,只见上面裹满了她的口水和我少量的精液。

    她用手抓住鸡巴开始上下套弄,这小妞手劲不小,我能感觉到被一股很大的力道握着,这比她的嘴力量大多了,因此带来的刺激就更加强烈,很快我又被这波强烈的快感吞噬了,身体里面的火山沸腾无比,眼看就要喷发,我无法控制的低声喊了出来,“啊……啊啊……”。菲儿果然有经验,她知道我马上要射出来,迅速低头张开小嘴把龟头紧紧的含了进去,一股浓稠的精液由我的长枪激射而出,射了她满满的一嘴,那只如电鳗般温软的舌头像清洁工一样吸吮清理我鸡巴上残留的精液,直到舔得干干净净。

    此刻我的精液全部在她的嘴里,她昂着头骄傲的看着我,忽闪忽闪的眼神中流露出调皮的神色,我取了一张抽纸递到她嘴边,让她把精液吐了出来,一大口黏煳煳的东西发散着一股巴氏消毒液的味道,这就是精液的味道。

    精液吐干净之后,她像刚尝了一道菜一样谈起了口味:“嗯,有点咸,不过我喜欢你精液的味道”。

    我和她对视着都笑了起来,菲儿往云影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动静,悄悄说:“我得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今天这事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哦”。

    我郑重的点点头表示明白。

    这一夜菲儿睡得似乎特别香,不久就传来了她轻微的呼噜声。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入睡,却隐隐约约的听到云影房间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她在翻身,又像是说着梦话,又像是叹息,听不清楚,我注意听了一会实在困了,就沉沉睡了过去。

    我很佩服菲儿,昨夜我们之间的事她竟然能够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和我嘻嘻哈哈,和云影有说有笑,但是云影的心情不知为何有些低落,一边应付着菲儿,一边默默的做了早餐。

    吃过早餐,她们去公司上班,临出门前云影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但什么都没有说,我从她的眼睛里感觉到了什么东西,有了不好的感觉。

    下午的时候云影提前回来了,进门之后,径直坐到了沙发上,严肃的看着我说要和我商量事,我有点紧张,从她的表情来看估计不是什么好事,果然她提出让我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如果钱不够她可以借给我,以后再还她。

    我当然不愿意,问起了她这么做的原因,她一脸冷漠的说烦我这个人,并且越说越生气。

    这个时候我猜到了真正的原因,云影可能知道昨天夜里我和菲儿之间的事情,怪不得我听到她的房间里有动静,估计一夜都没有睡好吧。

    我决定向她摊牌:“云影,你是不是知道了昨天夜里的事?”。

    她没有表态,只是默默的看着一边不说话。

    她的举止恰恰说明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继续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藏着了,我和菲儿之间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保证不会影响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我们仍然和以前一样还是互相帮助的好朋友啊”。

    “谁稀罕和你这种臭流氓做朋友,如果你喜欢菲儿,你可以向她表白啊,你们可以住在一起啊”。

    这是典型的女人吃醋之后的气话,我这时才吃惊的发现原来她会为我吃醋,这让我有些高兴,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的眼睛:“云影,我和菲儿永远不会成为恋人的,因为我看得出来她是那种谁都抓不住的女人,我对于她来说就像一场电影,看的时候全神贯注,眼里脑子里全是电影里面的情节,热情澎湃;一旦灯光亮起电影结束,她会毫不犹豫的走出影院,走入她的现实生活,而我只是一段记忆中的情节。热情来得太快的人,往往消失得也快,我还是喜欢你这种女人,有点含蓄,又有点小脾气,最重要的是你没把我看成一场电影”。

    我终于对她说出了“喜欢”。两个字,这显然对她有着不小的震动,以至于身子明显的抖了一下,都说女人是用耳朵谈恋爱的,果然这番话起了作用,云影的情绪立刻好了很多,不过还是气呼呼的说:“谁稀罕你喜欢,我可没有你的那些女人那么多情”。

    其实我心里是真的对云影有好感,只是不敢向她言明,昨天和菲儿的一夜风流纯粹是身体需要,我看得出来菲儿不是一个让男人抓得住的女人,既然这样何必自寻烦恼,而云影的内心是善良的,从她照顾我并且让我搬进来住就看得出来,况且她还这么漂亮,我真的没有理由放弃她。

    我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向她表白:“云影,不管你稀不稀罕,也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要认真的告诉你一件事──我喜欢你,希望你能接受我的爱”。

    云影愣了一下,表情渐渐由怒转喜,有了笑容,但还是假装生气。

    “你那些女人你舍得放弃?”。

    “舍得,再说了她们也不是我的女人”。

    “那你老实告诉我,昨天夜里你和菲儿到底做了什么?”。

    云影打算刨根问底。

    我没有隐瞒:“她帮我打飞机,仅此而已,我们并没有做爱”。

    “真的你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吗?”。

    “真的没有,我发誓不会骗你”。

    云影不再追问,慢慢的把身子靠向我,我一把抱住了她,搂她入怀,抚摸着她的秀发。

    云影抬起脸看着我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坏人,但是我就是忍不住喜欢上了你,我觉得自己很荒唐,我看到了你和两个女人暧昧,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好姐妹,竟然还是会喜欢你,是不是女人都这么傻呢”。

    我抱得她更紧了一些:“我更傻,那么多女人我只喜欢你这个傻瓜”。

    云影呵呵笑了起来,隔着衣服扭了我的胸膛一把,问我:“那些女人怎么让你舒服的?你教教我”。

    “你还是别学了,我更喜欢你的矜持”。

    “没事,你说吧,我不生气,更不是套你话,只是好奇而已,顺便学学手艺,以后伺候得你舒服了,你就不会去找别的女人了”。

    既然话说到了这个分上,一不做二不休,我褪下了裤子和内裤,露出浓密的阴毛和那根还没有勃起的长枪,用手扶着老二放到了她嘴前。

    云影一口咬住了鸡巴,这是她第一次为男人口交,只觉得入口的感觉像一根火腿肠,很快火腿肠就变成了棒棒糖,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完全伸展开来。

    突然我想到了刚才小便之后没有清洗,鸡巴上应该还有残留的尿液,我对她说了这个情况,她摇摇头说不管是尿液还是精液她今天都要吃进肚子里,这样才能抓住我的心。我只好看着她像吃棒棒糖似的吮吸我的鸡巴。

    由于昨天夜里刚把一大团精液射在了菲儿嘴里,今天的精液就没有那么多,最后射在云影嘴里的大约只有昨天的一半,这已经是我的全部了,我的精液被这两个女人吸得精光。

    我射出来的精液在云影嘴里被她的舌头搅来搅去,玩够了之后她一仰头咽了下去,我非常感动,能够喝我精液的女人一定是爱我的女人,我抱住云影给了她一个长长的吻,在她的嘴里我也尝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有点淡淡的咸。

    这天晚饭,云影掌勺做了一道火爆腰花,说是给我补补,晚上继续干活。我一听有些脚软,这女人就是疯狂,要不不让碰,一旦碰了那就得日日交公粮,不过我对自己的身体很自信,相信一定可以打好晚上的这场硬仗。

    菲儿回来之后,我和云影对她坦白了我们之间的恋情,菲儿对此并不吃惊,似乎早有预料,还笑着祝福了我们,这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女人。我们谁都没有提昨天夜里我和菲儿的事,但是谁都心里明白,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应该让它过去,没有必要再提,更没有必要让它影响今后的生活。

    夜里,我终于告别了沙发,搬进了云影的房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我终于能舒舒服服的睡床上了。

    云影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摆着撩人的姿势,胸前的乳房顶起了两座小丘,两个奶头鹤立鸡群一样耸立着,黑色蕾丝边的内裤包裹着若隐若现的白嫩屁股,在火爆腰花的支持下,我已经射了两次的鸡巴又高高的昂起了骄傲的头颅。

    我们两个都没有了前戏调情的耐心,直接进入主题,我掰开她白嫩光滑的双腿,鸡巴咕叽一下送进了她的小穴,紧实、带劲,不像“皇朝”。的李姐因为被太多男人肏过,小穴已经松松垮垮。

    抱着云影屁股,我越艹越来劲,换了很多姿势,老汉推车、观音坐莲、老树盘根、日本人跨洋刀,云影幸福的呐喊此起彼伏,真是性福的一夜,只是不知道另一个房间的菲儿有没有睡好。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液体之都》,方便以后阅读液体之都第六章:同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液体之都第六章:同居并对液体之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