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控制-谋杀

【心灵控制-谋杀之谜】第二章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原作作者Catsuit78  翻译mmr 本章:【心灵控制-谋杀之谜】第二章

    原作作者Catsuit78翻译mmr3322。

    字数:7465。

    第二章-犯罪现场。

    “来吧,崔西!”当他的同事驾驶汽车穿过狭窄的市中心街道时,检察官从副驾驶座位上向她喊到。“我们已经逮捕两名嫌犯了,他们逃不掉了。慢一点!

    注意安全”。

    崔西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关掉了警笛,并把车驶入到主干道车流里。她是刑事案件调查组的新人,但她仍然保留着在缉毒组遗留下来的工作习惯。她与自己的新任上司完全不同 -她总是雷厉风行的动身去执行任务,去抓捕坏人,总是搞出很大的动静,甚至是离嫌犯交易地点1000米外就拉响警笛,结果导致很多罪犯早早闻风而逃。她总是太冲动,不考虑完全就行动了。

    但她非常喜欢弗兰克。虽然她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时间都与女性同事在一起,但自从他们两周前第一次在局长办公室见面交接以来,她不知为何迷上了他。崔西用手整理着浓密的长肩棕色卷发,转过头对她的上司微笑着。

    “所以今天能得到的新的结论:沉着和冷静是本市最高定罪率的原因,长官?”

    她倔强的问到。

    “拜托,我以前跟你说过好几次了……叫我弗兰克,”检查官说,然后笑了笑。他喜欢崔西的灵活思想和超强的执行力(强到以至于每次捅娄子总能补个差不多),……以及她明亮的蓝色眼睛和身着的便衣,通常是紧身牛仔裤,衬衫和普通女士外套的运动套装便衣或者是女士西装一套的卧底便衣。

    “好吧,也许是因为那个原因,哈。”当崔西把车停在入口前时,他笑了笑。

    “执行任何任务的时候,包括缉毒,也包括咱们准备要做的事情,你总是要思考你的行为会导致的一切影响。在了解案情或者收集证据的时候,当事人告诉你的一切信息,一定是他们想让你觉得事情是这样的,他们通过他们的言语行动来扭转你对整个案件的看法,代入法有时候会很好用,但总是会牵扯个人情感,这会影响你对客观事实的判断。收集所有的当事人提供信息,验证所有的线索……你就会看到真相。能理解吗?”。

    “好的,长官,哦,不,弗兰克!哈哈哈,我能理解,我能理解,感谢你的教导!”弗兰克,看看她,无奈的笑了笑。

    当崔西和检查官一起进入入口大厅时,一个站在办公桌后面的年轻女子从她的笔记本电脑前抬起头,向他们表示微笑。警官们直接向她走去,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她身上的服装也逐渐能被看清。

    她穿着一件黄色的紧身半身裙,裙摆从她的大腿中间延伸到膝盖,上衣没有袖管,但是沿着手臂开口处有一条带有深黄色条纹的低领领口。显然,作为员工,警官们能看到她的领口下的黄色紧身衣紧紧的绷在她的皮肤表层,从腹部漏出来的衬衣下也衬着淡淡的黄色,裙摆下也能看到一点过膝的紧身裤,衬衣作为半身裙的底衬并且勾勒出诱人的曲线,这女人就像沙漏一样的形状,她拥有丰满的乳房。令崔西感到惊讶的是,她甚至能看出来她没有穿内衣,崔西能感觉到这位女士对那件紧身的打底衣服有着独特的喜爱,在衬衣和半身裙下面穿着一件薄薄的黄色哑光氨纶紧身连衣裤。紧身连衣裤从领口漏出一点,然后从领口往下紧紧的包裹着她的身体,“IM- 03”在紧紧绷紧的胸部中间印着,从衬衣下微微显露出来。女人的双腿末端穿着一双黑色高跟,她的银色头发通过发带扎成一个清爽的马尾。总而言之,她从头到脚的着装都毫无违和感,看起来非常完美,甚至莹莹长发没有一根是乱飞的。除了从她的后颈漏出的一根线缆,尽管她们在领口下就消失了。但崔西仍然注意到了它。

    她抬起头用明亮的蓝眼睛看着两位有约而来的警官,银色马尾随着头部摆动从肩头缓缓滑落,用轻柔而无神的声音说道,“你好先生和女士。我的名字是珍妮。我是你的接待经理IM- 03。我应该怎样为您服务?”崔西看着珍妮,同样作为女人,崔西从她的着装方式来看,她感觉珍妮非常喜欢她身穿的这套工作服,当崔西跟珍妮对视时,崔西直视着她的瞳孔,从她的瞳孔里崔西没有看到任何情感,不,连一点思绪都没有,崔西没有从对视中感觉对方在打量自己,这是她工作的经验。崔西感觉她好像完全融入到她的工作里了。这让崔西的感觉非常不好。但她又很感兴趣,因为她在工作上面也是非常投入的。

    当珍妮抬起头,脸上的肌肉拼装成一个笑容时,警官向她展示了他的警徽。

    崔西明显看到了珍妮背后的led开始了闪烁,然后珍妮的身体和本来正在跟她对视的瞳孔发生了一个轻微的颤抖。就在弗兰克准备介绍他们俩的时候,这位年轻女子做出了奇怪的行为。

    “警徽信息已确认,已接收今日预约名单表,准备转达,警官你好,公司今日已经收到警局的通知了两位的同事正在顶层做基本案发现场取证以及保护案发现场。请两位乘坐右手边的其中一台电梯抵达顶层,前往前CEO办公室。您会在办公室收受到接待。“说罢她便看着他们。等待他们的提问。

    “嗯,谢谢……”崔西有些疑惑地说道,然后带着检察官走向电梯。他们俩都快速回头看看穿着半身裙工作装的女人。虽然崔西再次观察了这位女士工作服下的紧身衣,弗兰克发现了一个微小的金属盒子,上面有闪烁的LED和一个贴在她脖子上的短线。弗兰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老式的记事本,并用钢笔记下他的看到的。但他没看到盒子上的led熄灭和珍妮身体的又一次颤抖。他看到珍妮重新恢复了坐姿,纤细的小腿重新隐匿在桌下,她的脸重新对着电脑屏幕,尽管她没有进行任何操作,她就这样看着它。弗兰克转过头来。

    “奇怪的事情发生在这里。我并不是说那个女人的着装很漂亮,“弗兰克说,他们离开电梯前往首席执行官办公室前的大办公桌前,弗兰克停下来。“那个女人也是。”

    一个女人站在办公桌旁边。她穿着一件哑光的黑色氨纶紧身连衣裤,编制物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体上,她的胯部形成了一个诱人的三角阴影,能隐约看到具体轮廓,大腿两侧亮橙色宽条纹。1703的数字印在她胸前的布料上。她的黑亮头发同样扎成马尾,从脖子往下,除了她的头部,这件衣服还包裹了她身体的任何部位。此外,她穿着紧身黑色橡胶靴和黑色橡胶手套。跟其他人不同,这个女人没有穿其他的外套,紧身衣就这样暴露着,展示着她的曲线。

    崔西向她介绍他们两个并展示她的警徽。但这位女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只是直视前方并时不时眨眼。这很奇怪,崔西和检查员在女人麻木的脸前挥了挥手。

    “她不会对你有任何反应的。那架无人机正在待机,“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穿着高档的外套和裙子,从办公室的门里里伸出手对他们说。“你好,我是负责人之一,梅丽莎主管,本公司行政助理。两位是要在这里调查这个案件的警官?”。

    “是的,女士。我们是来调查案情的探员,”弗兰克说并介绍了崔西。然后他皱了皱眉头,对梅丽莎说。“嗯,梅丽莎小姐,你刚才称呼这位女士为无人机?

    这是怎么回事?”。

    “哦,是这样的,探员先生,无人机是我们公司web计划里那些自愿参加我们提高工作效率计划的员工。”梅丽莎小姐的秘书解释说,弗兰克再次仔细看了看立正正站在那里的女士,嗯,无人机。在她的脖子上,她的脖子上有闪烁着的LED,就像楼下的接待员一样。

    崔西一直看着女人穿着紧身衣的身体。当她看到她直立的乳头在与紧身织物的摩擦中产生的小疙瘩时,她笑了笑。“梅丽莎小姐,我喜欢你对服装的品味……或者说能让我知道至少是谁负责工作服的款式。但只穿着这身套装不能让她直接成为无人机是吗?”。

    “你的结论很正确,警官小姐。该公司不仅是工业机器人化和工作流程管理方面最大的公司之一,也是控制论工程领域的公司之一。我们发明了一种植入物,一旦安装在员工的颈部,就能在几秒钟内连接到他或她的脊柱。然后,可以通过插入数据线或遥控器,向无人机的脑内传输所有工作所必须的信息,并将无人机置于工作状态,在这个状态下,我们的员工会全身心投入工作,以提高工作效率。

    “行政助理继续说道。

    “比方说,两位现在看到的这架无人机是我们的清洁部门的人员之一,你们可以通过服装的颜色来判断。黑色代表设施服务,例如维护,安全和清洁,橙色条纹表示系统的特定指派任务 -该无人机在这种情况下是负责清洁职责。在两位警官完成案发现场的调查后我会通过系统给1703下达清理办公室的指令。““非常有趣,”弗兰克饶有兴趣的说道,他再看看那个女人,而崔西责摇摇头,她想感受那身紧身衣带来的触感,但同样也因为穿上它就会成为公司的无人机员工而反感。然后,助理带领崔西和弗兰克进入了执行官办公室。

    这个房间与现代建筑风格完全相反,它非常老式。是由木板组成的,在一个角落里有一张橡木会议桌,在对面的角落里有一张大古董桌子。在中间的大皮椅上有一条红毯子放在受害者身上,另一个深绿色地毯放在另一个身体上。三名警察正在清扫房间证据并拍照,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从窗户望出去。检察官弗兰克首先跪在地板上的身体旁边,抬起毯子,看到白色氨纶紧身连衣裤以及腿上的西装套装。

    “这里也有一位' 非常专注的员工' ?”崔西问道。

    “呃……是的,”助理清了清嗓子。“简2802今天被分配到会计和税收部门进行文职工作。当她来到办公室要求与CEO进行交谈时,我坐在我的办公桌前。请理解,当她来到这里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地方。她处于无人机模式的管理下,在这种模式,无人机无法做出与工作任务冲突的任何个人意志决定……而且……嗯好吧,让我用一个实验向你证明”。

    行政助理离开了执行官办公室,回到了仍然在她桌旁等待的黑色紧身衣包裹的的女人身旁。崔西跟弗兰克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在本公司,有许多安全措施可确保WEP技术仅在工作时间内工作,并且仅在有限的区域内工作。它也仅限于工作任务。办公室无人机甚至全程通过电缆连接,以保持在他们的办公桌旁。如果办公室无人机必须离开他们的工作隔间,系统会向无人机加载远程操作程序。但远程操作程序只工作一个小时。“然后,行政助理对那个女人说,”1703,重新激活”。

    穿着紧身衣的女人眨了眨眼,看着秘书,冷静地说,“无人机1703怎样为您服务?无人机1703现在开始清洁工作,女士?”。

    “不,1703。我要你把我桌上的一台电脑显示器扔出窗外,”助理命令道并向崔西和弗兰克无奈的笑了笑。

    “对不起,女士,这不是我工作任务的一部分。请联系废物处理部门或公用事业管理部门协助,“无人机解释说。

    “好吧,无人机1703,走过来打我的脸一下,然后打自己的脸!”助理尝试了另一个命令。但无人机没有反应。相反,紧身衣包裹的身体开始颤抖。

    “警告。这不是我工作任务的一部分。该指令违反……安全规定。立即停机……要求,“无人机说,然后原本翻白的眼睛闭上,当她再次打开它时,她的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紧绷感,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也不在处于立正姿势。那个女人惊讶地环顾四周,清了清嗓子。

    “助理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吗?这不是在更衣室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只是在展示WEP保障措施是如何运作的。没什么值得担心的。请切换回无……”。

    “停!”崔西忍不住打断并站在两个女人之间。该员工看着崔西的徽章,然后转头看向助理“是的,助理小姐?真的没发生什么事情吗?”。

    “我只是想知道……难道你不觉得被陌生人控制,让你的思想被你的雇主完全支配是很惊悚的吗?”崔西严厉地问道。

    “嗯……它……这是一种安全的技术。其背后的想法是为健康和有效的工作关系提供基础。我不会在工作时分心,我也不会提前离开工作岗位,我会考虑到所有的安全预防措施,“女人自豪地说,并且听起来好像她是从小册子或录像中学到的。

    “好的,但是你从放弃了自己的思想来工作这一行为中你得到了什么?”崔西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好吧,警官,我这样跟您解释,我的工作时间在我的意识里只有1秒。我从上班开始通过插座连接到主控系统,从十数到一,然后下一秒我就下班了,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就可以回家。我每个月的薪水比同级别的非无人机同事高很多很多。还有这套这套衣服……呃~ ,“女人说着,兴奋地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她的身体,开始抚摸她的氨纶包裹的平坦的腹部。

    但突然间,她的笑容消失了。她停止了抚摸腹部的行为,将双臂重新靠拢大腿,恢复立正姿势站在那里。“无人机1703重新启动并连接至主机。无人机1703准备服从指令”。

    “好的,现在演示已经够多了,”助理说道,然后把遥控器放回她的桌子上。

    “我认为你对一个员工的工作方式不应该投入太多精力,而是要赶快解决这起谋杀案更重要。我希望两位警官现在明白,指令无法命令无人机杀死某人。你刚看到了演示,任何有伤害行为都会导致主机控制解除。这项技术是安全的,“助理在他们回到犯罪现场时解释道。

    “不,不是!”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打断了她。他秃顶,矮小,戴着小老花镜。

    他仍然看着窗外。在公司大楼前,一群人聚集起来举起横幅来抗议公司。

    “他们每次都一样,每周一下午3点由布拉多西奥领导。所有这些失败者的应聘者,就像首席执行官一样顽固,没有看到世界正在发生变化而且你缺无法阻止它,“他咕,道,转身与崔西和弗兰克握手。

    “博士格兰,研究部门总负责人。好吧,我们已故的首席执行官是商业巨头。

    我总是提醒他,这种WEP技术有利于快速赚钱,但也容易被破坏……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他总是拒绝投入更多新的安全技术,我的技术。但是……好吧,我只是其中一个股份的共同所有者。执行官拥有最后的发言权”。

    “那么你的技术是什么,博士”弗兰克好奇地问道,拿出他的记事本。

    “呃……我和行政处罚部和内政部一起工作时,我无法详细给你解释说明每一个细节。我们正在寻找一种方法,将死囚犯变成更永久的无人机,以便他们以某种方式回报社会”。

    “是的,在这个行业的免费劳工,无人机僵尸在公园里捡垃圾,或者作为性玩偶或战场炮灰。我对你和你所谓的研究很反感!“行政助理喊道。

    “好吧……我的时间太宝贵,无法在这里浪费。如果警官您有任何疑问,请预约,“格兰博士厉声说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

    “先生,”检查员试图缓和场面。“如果你有这么伟大的目标,请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只是为了快速解决本案而收集一些当事人的口供”。

    “好的,……警官!如果还有其他问题,请给我的秘书打电话,“那个男人说着把名片拿给了T崔西,后者直接拉住了她他的衣领,崔西清秀的脸咄咄逼人的向格兰博士靠近。

    “是否有可能改变无人机的已经编号好的任务程序……给他或她另外的工作任务,一个很特殊的任何可能性的任务,你们的技术不是直接抹去目标人类的思维了吗?”。

    “如果按照你的意思来说,我们周围会有很多杀手无人机的存在。就像我说的那样,我的时间对于这样的事情来说太宝贵了,“科学家只是叹了口气,离开了办公室。

    “公司门前是谁在哪里??他提到的另一个人名是谁?”崔西在看了看窗外后问道。

    “一个极客,是我的同学也是格兰博士的前同事,”马斯特斯小姐轻笑道。

    “在web技术发生意外对我们提起诉讼之后,他成立了一群计算机爱好者,他们喜欢入侵公司的计算机系统然后谴责web的漏洞。但是我们的系统非常难以破解的原因是因为无人机只与WEP系统相连而且系统没有连接到互联网。所以你不能从外面攻击它,只能通过局域网的内网来进行破解改动”。

    “谢谢你,女士。嗯,你知道的博士的股份划分确实是跟其他成员的共同持有的股份吗?”崔西问道然后假笑。“我很抱歉,但我不得不问……这是因为我的上司。他在我的上头卡的我喘不过气来,我需要向他提交所有的细节”。

    “没问题,警官。已故的首席执行官持有该公司51%的股份,格兰博士持有20%,其余则由一群高管雇员持有。所以基本上,博士无法在没有CEO的情况下做出公司决策……在莉莉跟劳拉没有回来的情况下”。

    “莉莉和劳拉?”弗兰克问道,并把名字记在本子上。

    “哦,对不起,”行政助理说。“首席执行官有两个女儿。劳拉,年长的执行官女儿,应该是他的继任者。她此刻正在日本留学。我已经通知她,她将乘坐航班抵达这里”。

    “而莉莉,嗯,好吧,”助理叹了口气。“莉莉是比较年轻。三年前母亲去世时,她遇到了一些心理障碍。她现在是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她将继承公司20%的股份,并且我认为她会在阅读遗嘱后直接转移她的股份给劳拉。她今天休息”。

    “好的……当劳拉到达时我们会去机场保护她的安全。也许我们应该让我们的日本同事护送她到机场。我们必须首先关注莉莉,“崔西担心所有这一切阴谋背后的人的目标也可能是首席执行官的继承者。

    “是的,这是正确的推断,”弗兰克说。“打电话给米勒中士。他将通知给日本同事护送劳拉。告诉他再安排人严格监视莉莉的住所。明天早上你会接管莉莉的安保工作。可以吗?”。

    崔西点了点头,把她的手机从紧身牛仔裤的臀部口袋里拿出来,离开了办公室。

    “我想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建议,警官先生,”助理说。“莉莉明天将恢复工作,你的同事如果在工作区域会非常容易暴露。我可以为她分配一个员工编号,这样她就可以跟随莉莉而不会失去目标或者暴露。她只需像其他人一样穿着,伪装成工作人员”。

    “很棒的提议,助理小姐,”弗兰克高兴地说道,并在她返回时通知了崔西。

    崔西有点迟疑一秒,但后来她当场就同意了,她认为这种秘密工作会非常令人兴奋 -特别是因为它需要穿着一件紧身衣作为伪装。

    检查员弗兰克和崔西向行政助理告别然后离开,走向电梯。但走了两步后,弗兰克突然转身回到秘书处。

    “还有一件事,女士。我真的不喜欢这些电脑控制的方式。但是,你们没有记录你们的的无人机工作时所经历的一切吗……就像浏览器历史一样?你有权限访问他们吗?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在这里调查案情……我希望你能提供给我们这些线索,我希望尽可能保持低调,不一定调用你的IT或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员……”。

    “哦……是的,当然有记录,我可以调取,”马斯特斯小姐说,然后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她输入了一个密码并输入,滚动屏幕上的各种窗口,但最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不起,警官。日志文件结束于无人机2802完成客户0919- 2027任务,她之后进入了移动办公,这时没有记录”。

    “别担心,小姐,”检查员说道,然后用右手捂住嘴巴和鼻尖思考。

    “移动就没有备份吗?你不是把这些数据存储在不同的区域了?”崔西打断了弗兰克的想法。

    “好吧,刚才我又查阅了所有服务器……确实有另一个数据载体”。

    “找到了?”崔西不耐烦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看看那些文件呢?让我猜一下……他们在CEO的电脑上,你没有所需的安全许可?高于你的薪水等级?”。

    “不,不是因为那个原因。我是IT安全的负责人。……这是因为2802摧毁了那些文件,因为她把子弹放在头上。植入物使用大脑的非活动部分在那里存储少量数据,因此可以在一小时内读取。但如果没有大脑就没有备份了……“,助理解释并叹了口气。


如果您喜欢,请把《心灵控制-谋杀》,方便以后阅读心灵控制-谋杀【心灵控制-谋杀之谜】第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灵控制-谋杀【心灵控制-谋杀之谜】第二章并对心灵控制-谋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