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之我就瞎写写

【斗破之我就瞎写写】(一:夜色隐秘)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道的完吗 本章:【斗破之我就瞎写写】(一:夜色隐秘)

    作者:道的完吗。

    字数:9843。

    “斗之力,三段”。

    望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少年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旁人无法捕捉的激动和喜悦…“萧炎,斗之力,三段!级别:低级”。测验魔石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

    “三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天才”。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

    “哎,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

    “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这种废物,早就被驱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唉,昔年那名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

    “谁知道呢,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惹得神灵降怒了吧…”。

    周围满是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但旁人眼里认为被打击到如木桩待在原地的少年,他的心里可却是对周围的嘲讽都是无动于衷,心情更是出乎他们意料的开心激动。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嘲讽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少年嘴角的那隐约的笑容更是弧度弯弯。

    “人啊,就是如此的刻薄势力,高处捧低谷踩,真是丑陋”。不屑的一笑,我索然的转身,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展示给他们孤高的身影,当然了,旁人认为的是失败者的沮丧背影。

    可不管怎样,此时的萧炎与周围的世界,依然的格格不入。

    “下一个,萧媚”。

    听着测验人的喊声,一名少女快的人群中跑出,少女刚刚出场,附近的议论声便是小了许多,一双双略微火热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少女的脸颊…少女年龄不过十四左右,虽然并算不上绝色,不过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清纯与妩媚,矛盾的集合,让得她成功的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少女快步上前,小手轻车熟路的触摸着漆黑的魔石碑,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在少女闭眼片刻之后,漆黑的魔石碑之上再次亮起了光芒…“斗之气:七段”。

    “萧媚,斗之气:七段!级别:高级”。

    “耶”。听着测验员所喊出的成绩,少女脸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啧啧,七段斗之气,真了不起,按这进度,恐怕顶多只需要三年时间,她就能称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了吧…”。

    “不愧是家族中种子级别的人物啊…”。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少女脸颊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虚荣心,这是很多女孩都无法抗拒的诱惑…与平日里的几个姐妹互相笑谈着,萧媚的视线,忽然的透过周围的人群,停在了人群外的那一道孤单身影上…皱眉思虑了瞬间,萧媚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现在的两人,已经不在同一个阶层之上,以萧炎最近几年的表现,成年后,顶多只能作为家族中的下层人员,而天赋优秀的她,则将会成为家族重点培养的强者,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唉…”。莫名的轻叹了一口气,萧媚脑中忽然浮现出三年前那意气风发的少年,四岁练气,十岁拥有九段斗之气,十一岁突破十段斗之气,成功凝聚斗之气旋,一跃成为家族百年之内最年轻的斗者!

    当初的少年,自信而且潜力无可估量,不知让得多少少女对其春心荡漾,当然,这也包括以前的萧媚。

    然而天才的道路,貌似总是曲折的,三年之前,这名声望达到巅峰的天才少年,却是突兀的接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残酷的打击,不仅辛辛苦苦修炼十数载方才凝聚的斗之气旋,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而且体内的斗之气,也是随着时间的消逝,变得诡异的越来越少。

    斗之气消失的直接结果,便是导致其实力不断的后退。

    从天才的神坛,一夜跌落到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这种打击,让得少年从此失魂落魄,天才之名,也是逐渐的被不屑与嘲讽所替代。

    站的越高,摔得越狠,这次的跌落,或许就再也没有爬起的机会。

    这是大众人中对少年未来的判断,当然了,我对此只会不屑的撇嘴唾弃:“一群鼠目寸光的傻子们,有你们目瞪口呆的时候”。

    “下一个,萧薰儿”。

    喧闹的人群中,测试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随着这有些清雅的名字响起,人群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

    在众人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改变分毫。

    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小小年纪,却已初具脱俗气质,难以想象,日后若是长大,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这名紫裙少女,论起美貌与气质来,比先前的萧媚,无疑还要更胜上几分,也难怪在场的众人都是这般动作。

    莲步微移,名为萧薰儿的少女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镶着黑金丝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然后轻触着石碑…微微沉静,石碑之上,刺眼的光芒再次绽放。

    “斗之气:九段!级别:高级”。

    望着石碑之上的字体,场中陷入了一阵寂静。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恐怕非薰儿小姐莫属了”。寂静过后,周围的少年,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满敬畏…斗之气,每位斗者的必经之路,初阶斗之气分一至十段,当体内斗之气到达十段之时,便能凝聚斗之气旋,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斗者!

    人群中,萧媚皱着浅眉盯着石碑前的紫裙少女,脸颊上闪过一抹嫉妒…望着石碑上的信息,一旁的中年测验员漠然的脸庞上竟然也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对着少女略微恭声道:“薰儿小姐,半年之后,你应该便能凝聚斗气之旋,如果你成功的话,那么以十四岁年龄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你是萧家百年内的第二人”。

    是的,第二人,那位第一人,便是褪去了天才光环的萧炎。

    “谢谢”。少女微微点了点头,平淡的小脸并未因为他的夸奖而出现喜悦,安静的回转过身,然后在众人炽热的注目中,缓缓的行到了人群最后面的那“颓废”。少年面前…“萧炎哥哥”。在经过少年身旁时,少女顿下了脚步,对着萧炎恭敬的弯了弯腰,美丽的俏脸上,居然露出了让周围少女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诶!熏儿~”。望着面前这颗已经成长为家族中最璀璨的明珠,即使已经相处有段时间了,我还是有点神情火热的回应道。

    “这可是萧熏儿啊,斗破苍穹中的公认第一女主,古族的大小姐,众多斗破粉丝心中的完美女神”。我的脑海里仿佛有个小小的我在不断地大声宣扬呐喊着。

    “嘻嘻~萧炎哥哥,看来你没事哦~”。萧薰儿看到了心上人眼里的火热,她的俏脸上攀上一抹绯红,有点羞涩又有点欢喜地说道。

    “萧炎哥哥最近真是…总是看着人家火燎燎的好像…”。少女的心里娇嗔地想到。

    “呵呵,萧炎哥哥我当然没事了,就这些人的嘴脸,我早就看透了”。我笑呵呵地颇为不屑地说道。

    “熏儿,你等着看吧,明日的萧炎哥哥我一定会狠狠打今日的这些丑陋的小人们的脸的”。我在心里高调地宣言道,当然了,嘴里吐出来的是另一个版本啦:“熏儿你放心,萧炎哥哥没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我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这样说话不是因为我害怕旁人,只是不想被眼前的古族女神给看出了破绽,毕竟眼前的斗破第一完美女神可是喜欢着萧炎的啊!

    想想自己能够凭借萧炎的身份,日后能跟萧熏儿多多的亲近,我就欢喜激动到眉角按耐不住地飞扬!所以当然不能在此时说出不符合往日萧炎性格的话语了!

    “嗯~萧炎哥哥,我相信你”。萧熏儿微笑着柔声道,话语中没有鼓励,充斥的是对男子的信任。

    清丽的女神对废材的少年露出美丽微笑,对少年毫无保留的信任的话语,都让围观的旁人生出无比的嫉妒。

    我看着他人嫉妒的眼神,得意地一笑:“就你们这些癞蛤蟆,还想和我比,萧熏儿可不是你们能够触碰的”。

    “熏儿,咱们出去走走”。我对着少女微笑着邀请道。

    “好~”。萧熏儿欣然地答应道,和心上人在一起,她都是怎么也愿意的。

    ……月如银盘,漫天繁星。

    山崖之颠,我斜躺在草地之上,嘴中叼中一根青草,微微嚼动,任由那淡淡的苦涩在嘴中弥漫开来…嘴里是苦涩的,但我的心情却是无比雀跃的!

    想想今天走在绿荫小道上,借着幽静的环境大着胆子装作淡然,终于牵到了女神的柔荑,那一抹羞涩动人的绝代风情,把我的整个心都完全俘虏了!

    如果说之前只是因为看了原著,对斗破苍穹中的古族第一女神有占有之念,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到今天的突破牵手,对方面对旁人的处事淡然和对自己的温柔羞涩,终于让我彻彻底底地爱上了这个清冷高贵的女子!

    想想前世不上不下的自己,居然穿越到了斗破苍穹并且替换了主角萧炎,间接附送了完美女神萧熏儿给自己,真是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幸运。

    翘着的二郎腿不由抖了抖,自己名义上的父亲萧战已经来过,跟自己谈了波心,还透露了明天要接待贵客。

    我抬起右手打量了下自己手指中的古朴的黑色戒指,咧嘴无声地感叹道:“该到我崛起了吗?”。

    “哟吼”。我一个利索地跳起身来,心中的心情可谓激动雀跃,因为熟悉斗破苍穹的都知道,明天那场退婚是昭示着萧炎崛起的号角,到时候古戒里的药老就会苏醒!

    ……如约而至的退婚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依如原著的说出了这句热血台词。

    退婚肯定是必须的,虽然纳然嫣然长得也是俏丽动人,但对方小公主般的性子,我真的是懒得伺候,更加重要的是,有了原著第一女神的萧熏儿,这位真正的古族高贵公主,我真的不稀罕纳兰嫣然。

    虽然情人眼里出西施,但这波装逼打脸的好时候,又能在自己女神萧熏儿心里巩固印象分,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三年之约,就凭我比之原著萧炎还强的灵魂之力,还能做不到?不能吧!

    我昂首大步地走出了大厅,步伐飞快,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家族后山,坐在山壁上,我装作悲愤地嘶哑道:“今日的羞辱,我不想再受第二次”。

    然后开始期待着苍老声音的响起。

    ……夜明星稀,我面容沮丧地走在回族的路上。

    “为什么?!说好的药老呢?!为什么没有出现?!难道是我记错时间了?

    不会啊!我已经休妻了啊”。我边走边胡思乱想着。

    没有出现的药老,对我造成的打击真的很大,我一切骄傲的底气除了自己强大的灵魂之力以外,就是原著的开挂器、戒指里的药老了!

    只有有了药老的指导和那部顶级功法“焚诀”。,我才能有崛起的资本啊!

    想想没有了药老,自己以后漆黑的未来,我就感到阵阵心灰意冷。

    我木然地走在小径上,不知道路去何方。

    而我所不知道的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手上的漆黑古戒,有一道光芒一闪而过。

    ……我浑浑噩噩地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屋房舍,看着眼前熟悉的屋舍,想到那个清丽的妾影,我烦躁不安的心灵涌起了一股迫不及待想要见她的冲动!好像那个原本属于我的她就要离我而去一样!

    我急切地跨过几步,来到了古色古香的房门前,房门虚掩着,但留着道一寸的缝隙,柔明的灯光透过门隙打在屋外的台阶上,印上一分黑夜中的明亮。

    我将要推开房门的动作一顿,因为我突然畏惧了,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见到了她能说着什么…“但真的好想见她”。我不甘地想到,“哪怕在门外就这样偷偷地看看她也满足了”。我如是地想到。

    打定了主意,我侧身在屋外,一只眼睛对着门缝看向屋内。

    萧家在本地是个大族,但生活却绝对撑不起豪奢,每个萧家子弟的住房都是不大,不过也有二十来平方长度,分为外室和内室,外室待客,内为卧房。

    我透过门房看向屋内,只见烛火明皇的房间里,有一个两米方圆的木桶放在外屋的中央,从木桶里有热气冒出,我猜测是放着热水。

    “嗯?!木桶、热水?”。我突然心中一跳,“不会吧,难道…熏儿她在洗澡?”。

    “不不不”。我紧接着自己就直接推翻了内心不靠谱的猜测,因为这木桶可是在外屋啊!连屏障都没有,这外屋门都还是虚掩着呢!

    “肯定是熏儿已经洗完澡了,这木桶被她从里屋搬到了外屋才对”。我再次推测到,这次的想法就很有逻辑也很靠谱了。

    “可惜啊,来晚了,没有眼福喽~”。我心里暗暗嘀咕,“熏儿也真是的,就算在里屋洗澡,这外屋门也得关好啊”。

    在我心里,萧熏儿早已被视为我的女朋友以及未来的妻子。

    “奥!对了,熏儿还有个斗皇的护卫,叫凌什么的,我可不能被他发现了”。

    我突然想到,连忙调动自己的灵魂之力将自己的气息包裹,这是我这段时间自己琢磨出来的灵魂运用的本事,可以掩盖自己的气息不被强者感知到。

    也就在这时,一身华美紫装的绝代身影从里屋走了出来。

    萧熏儿依然是白日所穿的紫色露肩华服,两条紫带轻盈地从她的玉肩绕过缠到玉背,高高的胸脯茕茕而立,纤细的腰肢被深蓝色的腰带所束缚,腰带的正面有凤凰首饰盘旋,华服从腰肢向下,遮盖住最神秘的下身,从大腿膝盖处分叉,露出了玉脂般的诱人小腿以及秀美精致的紫色足鞋。

    “熏儿这套紫服真是将她的华贵典雅衬托得淋漓尽致啊”。我暗暗嘀咕“不过这洗完了澡还是该换身衣服的好啊~还是我的疏忽,我应是得送熏儿一套睡衣才是~呵呵呵~”。

    想到前世的那些性感睡衣如果穿到了熏儿的身上,那个场面,啧啧啧~也就在我心中遐想的时候,来到外屋在木桶前站立一会儿的绝美少女有了动作。

    熏儿的左手勾住右手的镶着黑金丝的紫袖,右手伸出,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修长纤细的柔荑伸进木桶轻轻抚动,荡漾的水波声从木桶里传出。

    “诶?难道这水不是已经洗完澡了的吗?”。

    我暗暗诧异。

    “出来吧”。皓齿轻启,清冷淡漠的声音响起。

    我不由地一惊,难道我的偷窥被熏儿给发现了?!这可是丢人丢大了。

    我的老脸不由地红了红,随即又释然了,又如何呢,熏儿早晚是我老婆,我看下自己老婆又怎么了?看自己老婆能叫偷窥吗!

    正当我打算推门而入之际,屋内响起的一道低沉的嘶哑声音将我惊的顿住了手脚。

    “呵嘎嘎嘎~古熏儿小姐,咱们又不得不见面了~老夫甚是开怀啊~”。声音苍老而又低沉,而且可以轻易分辨出是男人的声音。

    我心底不由地一沉,深更半夜出现在熏儿的闺房里,这出现的男人是谁?

    不过我也并没有对此太过惊异,毕竟我是知道熏儿是有个斗皇的护卫的,既然对方没有出来阻拦,那就是没事。

    至于护卫无法阻拦的问题,在乌坦城,一个斗皇绝对能解决大多数的问题,如果不能,那我也是无用。

    房屋内,随着苍老男声的响起,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身影在屋内烛火所照耀不到的漆黑角落慢慢凸现。

    黑袍缓缓地迈动脚步,来到屋舍的左排客椅上坐下,刚好正对着站在木桶另一侧的熏儿,距离熏儿相距一段中间隔道的距离。

    “喋喋咯~上次与古熏儿小姐相见是在昨日,今日古熏儿小姐在深夜又是迫不及待地呼叫小老,小老甚是欣喜”。

    黑袍的话语透露着古怪,让我眉头不由一皱,什么意思?昨日也深夜相见?

    熏儿和他是要商讨什么隐秘吗?

    还有,什么叫迫不及待地相见,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

    此时的黑袍侧面对着我,因为他全身笼罩在黑袍下,我看不到他的脸,但听他的声音苍老沙哑就知道是个老家伙了。

    我暗暗呸了一声,然后看向熏儿,只见我的熏儿此时眉头微蹙,绝丽的容颜上淡漠无情,似乎散放出冰雪的气息。

    熏儿玉齿轻启,语势冰冷彻骨地说道:“魂鬼,别废话了,说吧,今日的“约法三章”。是什么,说完后就给我赶紧地消失”。

    “什么?魂鬼?!是魂殿的人?”。听到黑袍男的名字,我真是心中大震。

    这魂殿一直是古族的死敌,是斗破苍穹中的最大反派势力!这魂殿的人怎会出现在熏儿的房中?!不好!!

    在我察觉到了不对时,屋内谈话继续。

    “喋喋滴~看来古熏儿小姐的条件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三条啊”。魂鬼看着少女说道,见少女不予回应,他又是自问自答悠然地说道:“不能对萧炎动手;不能对萧战出手;不能伤害你的护卫”。

    “古熏儿真是重情重义啊,不愧为古族的大小姐~喋喋滴~”。魂鬼的话语听的我是胆战心惊,心里可怕的猜测被证实,熏儿果真被这老家伙给威胁了。

    “我叫你别废话”。熏儿的声音更加的漠然冰冷,我的灵魂之力的触感清晰地感受到了熏儿体内有股极其危险的灼热在凝聚,是金帝焚天炎!异火榜排行第四的可怕异火!

    “喋喋滴~古熏儿小姐别急嘛~你是知道的,这个距离你是无法和老夫同归于尽的~”。魂鬼靠坐到客椅上,有恃无恐地说着,“或者说,是古熏儿小姐你也期待着老夫的条件,享受着老夫的条件是吗?喋喋滴~”。

    这个老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可恶!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气愤紧张的情绪在心里打转,不由撺紧了两个拳头。

    “好了~老夫知道古熏儿小姐作为少女难免羞涩不敢坦言内心的欢喜,老夫也不为难熏儿小姐,不过在老夫提出三章之前,老夫要先检验一下古熏儿小姐是否如约地完成了昨日的三章”。

    “毕竟,小老儿可都是如约未有对三人动手”。

    “我并没有对族里传过讯息”。熏儿终于开口回应了魂鬼,但说了这么句后又是停住了。

    “喋喋滴~这条老夫知道了,那剩下的两条呢?”。魂鬼依旧阴阳怪气地说道。

    “魂鬼,第二条早上你不就已经检验过了吗”。熏儿的声调有了些许的提高,苏眉皱得更倾,我看到熏儿挺硕的两团胸前也不合呼吸地起伏了起来。

    这个混蛋老家伙,把熏儿气成这样!

    “喋喋滴~古熏儿小姐,我们约定的是一整天,我怎么知道小姐你是不是在出门之后就又把亵裤给穿上了呢?呵咯咯咯~”。魂鬼说到此时突然一阵嘶笑。

    但我也无意关注这老家伙,只因为他说的意思居然是熏儿竟然被他胁迫的没穿亵裤出门!

    我不可思议地目光直直地盯向熏儿的下身体,紫色的华服很好地包裹住了那女神的神秘幽处遮挡住了我的目光。

    我突然想到今天和熏儿一起漫步时,每当和风吹过,熏儿都会不由自主地柔荑按住裙摆,我还看到过熏儿裸露在外的洁白小腿上冒起鸡皮疙瘩,当时我还关心熏儿让她多穿衣服免得着凉了,可现在想想,难道熏儿是因为下身没有亵裤得保护才会被风给刺激到了?!

    我目光注视着熏儿,,可以清楚地看到熏儿挽袖的左手突然紧紧地握拳,显然魂鬼的话语已经让熏儿愤怒的无以复加了。

    “熏儿,忍住啊!别上了这老混蛋的当”。我心里狂嘶吼着,虽然我也很是愤怒,这魂殿的老混账居然敢胁迫我的女神不穿亵裤出门,但是显然现在我们处于劣势,现在任何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事都会造成无法预计的后果!

    可熏儿好像真的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怒火,我感觉到熏儿体内压抑的能量突然勃发,只见熏儿绝美的容颜上煞气升腾,两只玉手猛地对着木桶边缘一拍,水珠溅起,然后玉臂一挥,黑金丝衣袖随之一展,像匹练一样抽打在水珠上,向着魂鬼激射而去。

    而坐在那儿的魂鬼见此却是安之泰然,他直到水珠飞射到他的身前也不见动作,但突然水珠就是静止不动,就像他身前的空间被暂停了时间。

    我看到此时心中更加沉重,这是空间锁?!对方是个斗宗?!

    魂鬼还有条斯理地说着:“古熏儿小姐是想要不遵守约法了吗?”。

    我着急地看向熏儿,斗宗啊!熏儿你可别冲动啊!你才是斗者,打不赢的啊!

    可熏儿的动作没有停顿,在打出水花之后,熏儿紧接着就又是打出了一件物什,只见凤凰盘旋样式的腰带首饰在空中旋转,发出呼啸飞向魂鬼。

    这首饰难道是什么强大斗器吗?!我暗暗猜测到,毕竟熏儿是古族的大小姐,有逆天的斗器护身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攒紧的拳头更加青筋爆起,期待着这件华美的首饰绽放强大的能量,一定要有用啊!

    可事与愿违,幻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很残酷。

    我只听魂鬼又是喋喋地一笑,一只干枯的手掌从黑袍中伸出,稳稳地撺住了破空而来的首饰。

    我很是失望,只是普通的首饰吗?

    我的视线留在首饰上,就在我失望之际,又有物什飞向了魂鬼。

    可看到这个物什,我是真的被惊诧得目瞪口呆,竟然是一件紫色的华服!这不就是熏儿穿在身上的衣服吗!

    我连忙看回熏儿,只见在我视野转移的时候,一件素白的抹胸又是从空中飞向了魂鬼,又被魂鬼稳稳地接在了枯手中。

    当我看到熏儿所在的方位时,只是看到一抹动人心魄的雪白一闪而逝,然后就是一阵水花声传入我的耳朵。

    只见熏儿已经落入了中间的水桶里,嫀首露在空中,细腻修长的鹅颈也是展露,但其余的无限风光却是都是藏在了水桶之下了。

    “魂鬼,现在可以说出条件了吧,我答应的也都做到了”。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呵嘎嘎嘎~好!古熏儿小姐果然守承诺”。只见魂鬼很是激动地将熏儿的紫色华服拿进了黑袍凑向头首部,然后又是迫不及待地将那件素白秀着凤?的凑向了脸部,粗大的呼吸声清楚地传到了我的耳里,令我整个脸庞都胀怒的紫红!

    可恶啊!这个老王八蛋!竟然敢这么猥琐我的熏儿!我真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但我的愤怒终归影响不到屋里的魂鬼,只见他好一会儿才是放下手中的衣物,满足地感叹了句“好香”。之后,就又是“呵咯咯咯”。地开怀嘶笑了起来,言语里也尽是污言秽语。

    “古熏儿小姐你的衣服真是好香啊~”。

    “老夫嗅着小姐你贴身的衣物,就感觉贴在小姐你的身上尽情地探嗅着你的娇躯一样~真是享受至极啊~”。

    “小姐你的胸衣除了淡淡的清香以外,竟然还有微微的奶香!小姐你怎么会有奶香呢!真是神奇的奶子啊”。

    “可惜啊~没能嗅到古熏儿小姐你的亵裤,不然那个滋味肯定又是另一番香气四溢了!真想闻闻古族的大小姐的小穴是怎样的骚味啊~会不会有什么独特~”。

    “住口”。不只我忍无可忍,熏儿也是承受不住了魂鬼的肮脏言语。

    可魂鬼依然我行我素,我心里咒骂着自己的无用,尽然有人当面羞辱自己的女神,自己却毫无办法!

    弱者真是连屎都不如!

    “唉~怪老夫~怪老夫~不该让古熏儿小姐您早上光着屁股出门的,但小老儿也是料想不到晚上居然有如此艳福,尊贵的古族大小姐您居然邀请小老儿品尝您的贴身衣物~真是罪过罪过啊~”。魂鬼依然高兴地喋喋不休。

    直到好一会儿,他仿佛终于过足了嘴瘾,咂咂嘴挑回了话题。

    “剩下的两个条件:光着屁股出门和在外屋开着门缝洗澡,古熏儿小姐您都很诚信地完成了~老夫再次祝贺小姐的重情守信”。

    “那老夫明日的三章是:一呢,这样,老夫看大小姐您如此重情义,也相信您不会不顾萧家人的安危做出通讯古族的事,老夫也就不将这条作为条件了,浪费了您的享受,呵咯咯咯~”。

    这老混蛋,什么不做条件,这是明摆着了威胁做成潜规则了已经!

    “那这个一呢,就如同今日吧,古族大小姐您明日不得穿上亵裤~”。

    呼~还是可以,注意点就不会暴露。我心里稍微一松,虽然初时知道很生气,但现在想来还是可以,注意点也不会被人发觉,我看熏儿沉默不语,估计心里也是如此想法,毕竟今天她就已经做到了。

    “二嘛…”。魂鬼停顿了一下,然后呵嘎嘎嘎地说道:“我要求古熏儿小姐您明天不得穿着胸衣”。

    “什么?”。“什么?”。

    两声大叫,明里暗里。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这个老混蛋的要求必定猥琐万分,但让熏儿不穿着胸衣出门,还是有点让我承受不住。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没有乳贴那种玩意,现在还是春季转夏,衣服本来就少,不穿胸衣,那岂不是绝对会暴露熏儿的胸前!

    而在水桶里的古熏儿也是面红耳赤,有半是羞有半是怒。

    古熏儿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的衣物都是如同紫色华服般的样式,裹胸款式,会露出少于内里的胸衣,而自己一般都会搭配上素白的胸衣,只因为自己不是一个豪放的女孩子,能这样穿着已经是自己女孩子追求美丽的极限了。

    而且自己虽然年纪才十四岁,但可能是修炼者的原因,自己的身材发育得极好,胸脯已经初具规模,沉甸甸的,按照大陆的规定尺码自己已经够得上c杯了竟然。

    让这样的自己不穿胸衣裹束,那自己明天就不用出门了!

    但形势逼人,古熏儿知道这魂鬼打定了羞辱自己,是不会更改条件的,那明天就不出门!

    “好!第三条呢?”。古熏儿冰冷地答应道。

    “嗤嗤嗤~第三条嘛…”。

    “我要求古熏儿小姐您明日在萧家训练场练上一天”。

    ……我心情压抑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最终熏儿还是答应了那个魂鬼老家伙所谓的“约法三章”。,心就不时地抽痛了几分。

    明天熏儿得不穿胸衣不穿亵裤地出现在训练场和他人训练!这可是一个不慎就会被别人占了便宜!

    不行!明天我一定要去保护熏儿!

    这一夜,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最后不知何时才入睡。

    ……清晨,我从自己的床上坐起,看着自己胯间高顶的帐篷,不由地苦笑,昨晚那个梦,真希望永远不要成真。

    日有所见,夜有所梦。

    昨晚的梦里,我居然梦到了一个老男人伏在熏儿的身上喘息着运动,而熏儿也是满脸春色地回应着!

    可恶!魂鬼!我终有一天要将你打的魂飞魄散!

    我赌咒发誓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斗破之我就瞎写写》,方便以后阅读斗破之我就瞎写写【斗破之我就瞎写写】(一:夜色隐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斗破之我就瞎写写【斗破之我就瞎写写】(一:夜色隐秘)并对斗破之我就瞎写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