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修心

【修行修心】(11-1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1723570988(入梦人) 本章:【修行修心】(11-12)

    作者:1723570988(入梦人)。

    字数:8939。

    魔障。

    吃完中饭后,我和姥姥去车上拿了衣物。回到房间后,姥姥打开带来包裹,一样样的往外面拿着各种物品,一边说道“这件外套是你妈给你准备的,让我叮嘱你记得穿上,防风,这是板蓝根,你妈让你每天晚上睡觉前喝一包,预防感冒。

    这是……,你妈让你……“。姥姥每拿出一样就向我转告着妈妈的嘱咐。我含笑的听着,心里感觉温暖至极。

    包裹清空了以后。姥姥和我相对无言,气氛有点尴尬。我想打破这个气氛,无话找话的问道“姥姥,丑儿还好吗?”。其实,基本上每天我给妈妈通话,丑儿都要抢着和我汇报她当天一天的感受。“丑儿?”。姥姥明显在想什么事,茫然的说“哦,丑儿挺好,挺好的”。房间里的气氛感觉比刚才还要凝固一分。

    姥姥脸上露出踌躇的表情,她缓缓的站起了身,“小黎,你应该可以猜到,为什么我一定要来这里”。她背对着我,缓缓走到了窗边站定。她的背影看起来高贵端庄至极。我在想,如果现在在她头上披上一层薄纱,去扮演观音菩萨绝对入木三分。她又站着哪儿沉默了片刻,打开了窗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起她如同波浪一般的头发,露出她如满月一般秀丽的侧脸。她用带着梦呓一般的语气说“我出生在荆楚有名的莫家,是咱家最小的一个孩子,父母和兄长对我宠爱有加,自小,和父亲学习,我父亲是有名的朱学大家,平生推崇朱学,所以,虽然很宠爱我,但对我的教育按朱学一般严厉。

    父亲很自负,在我十五岁哪里,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对一个人很倾佩,经常在家念叨起他,终于有一次父亲将他请到家中,我见到了他,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正和父亲交谈文学方面的话题,他看上去好像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打扮干净随意,温文尔雅,说话时的语气配合他的手势动作,感觉听他说话如同沐浴在舒适的汤水里一般。“姥姥语气追思,感觉像一个情犊初开的小女孩一样。我居然怦然心动了一下。我暗骂自己”。他就是你姥爷。“姥姥侧脸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注视着窗外。姥姥侧脸时,脸上带着迷离追思神色,真的如同少女一样。我心又是一跳。

    “第一次,我就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我喜欢他温和看向我的目光”。姥姥喃喃的说“我虽然喜欢他,但你姥爷并不愿意接受我,直到我以绝食相逼,还有我父亲相求,终于在我十七岁哪年,如愿的嫁给了姥爷。可是你姥爷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就是他第一个妻子,在文革被逼疯而死。你姥爷从此对感情的事随缘,随心,随性。顺其自然。在我怀你妈妈时,我亲眼见过他和一个爱慕他的女研究生在一起。他们也保存关系好多年。

    直到你姥爷的身体变差。“姥姥叹着气接着说”。其实,你妈出生不久,姥爷因为以前文革流下的病根,就不能人伦了。“姥姥声音低的弱不可闻”。我们就你妈一个女儿,亲戚都离得远,有的还在海外。家里一些重活粗活,全部靠你爸爸,你应该记得五年前,你姥爷的精神头很差,家里的事全靠爸爸了。“深深的一个呼吸后,姥姥接着说”。小黎,你真的不要怪你的爸爸,是我的原因,我在家最小,从小父母兄长保护我,长大后姥爷保护我,在你姥爷身体变差的那些年,是你爸爸让我觉得可以依靠。你别怪他,是我引诱他的。“她捂上了圆月般的脸。

    “其实,我们有几次在一起时,你姥爷看到过”。她声音从指缝传来。“姥爷没有说我们什么,只说了一句顺其自然。但你爸怕你过不去心里的一关,所以我必须和你谈谈”。“哪,该怎么和妈妈说呢?”。姥姥放下手,转过身来。如同一个圣母一样的哀怨的看着我“我和你谈,只是希望你理解,别告诉你妈,好吗?”。

    姥姥如同菩萨一样端庄的脸庞挂着哀求的表情,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我心头一热。

    身体里仿佛有个魔鬼通过我的嘴巴说“你是怎么样的引诱他”……说完这话,我恐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这话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姥姥端庄的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看着我,慢慢的她的眼睛亮了起来,越来越亮。

    她像菩萨一样驾着云朵,飘到我的身前,仪态万千站直身子,她手轻柔的放在风衣腰带的蝴蝶结上,优雅的一拨动,解开了腰带。双手捏住左右两边的衣边,脱掉了风衣,像盛唐的仕女图一样,淡红色的针织衫包裹着她鼓鼓朗朗的胸部,她双手抓住针织衫底部像仕女图里仕女慵懒伸懒腰一般脱掉了。然后又脱掉了深紫色的胸罩。赤裸着上身站在我的眼前,她体态丰腴而不臃肿,像婴儿头颅大的乳房如同白瓷碗样倒扣在胸前,乳头如深秋苹果颜色,约小指头一般大小。涨大的立在略微下垂的乳房上。腰部有些发福,整个上身给人一种极度肉欲感。

    她就这么垂手交叉的放在肚脐上,站在我跟前,低着头,居高临下的像准备肉身布施菩萨一样,用慈悲的神情轻轻的望着我说“孩子,我的屁股太大了,你帮我把裤子脱掉好吗?”。我激动的双手都在发抖,放在她肚脐下的裤子纽扣上,不能平静的手在哪里抖动了好一会,才解开绷劲的裤子纽扣。估计肚脐是她的敏感区,抖动的过程中,她的腰部一阵扭动。我难堪的抬头看着她,她的凤目微微眯起,眼中媚光盈动。哪端庄圆润的脸庞居然出现这种神情。

    看得我热血都快从头发丝里涔透出来了。我双手贴着她腰间的皮肤插进内裤上,用力朝下一扯,“吱”。的一声,估计裤子拉链都被我崩开了。一把将她的裤子扯到了脚下。她“啊”。的一声惊叫。我一把抱住她丰腴肥大的屁股,嘴巴堵在她的肚脐眼上,用灵巧的舌头在哪里舔弄。双手抱住屁股的一瞬间,感觉手像陷入了两堆面团中。让人情不自禁的用力揉捏。感觉姥姥身体一软,双手紧紧的抱紧我的头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摔倒。她嘴里发出“啊,乖乖,啊,乖乖”。的呻吟声。揉捏了一会,我恋恋不舍的从一堆肉团中抽出了一只手,伸入两腿之间,下面是一片湿腻腻的滑不溜手。

    我在哪里流连忘返。“乖乖,哦,我站不住了,我站不住了。啊……”。我再也忍受不住,站立起来,双手把她推到床上。

    手脚并用,急匆匆的脱掉自己的衣裤。她躺在床上,脸上娇羞不以。我爬到了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她下面的毛发茂盛,黑白交汇给我一种艳媚的肉欲感,我不禁的低声叫到“姥姥,我…”。“别,黎儿,叫我媛媛”。她娇羞的说。“啊,圆圆?真的圆润滑手啊”。她更害羞了,用手捂着脸“不是哪个圆,是女,爱,媛”。

    一边说,一边微微的曲起双膝分开两条丰腴的大腿。我激动无比。挺着我如标枪的JJ,抵在她哪丰腴湿腻的阴唇上,缓缓的插了进去。“啊,乖乖”。她放下捂着脸的手,把手放在我两边腰上。我继续缓缓的插入,感受着她里面丰腴的包裹。

    突然,她微微仰起上身,勾着头看看我们交汇的地方,有点吃惊的睁大魅力韵味的凤目看着我,小女儿状的娇媚的说“还有这么多没进去?”。我有点小骄傲的神情“媛媛,你吃的下去吗?”。她脸上显出娇艳羞涩的神情,没有说话,却扭动着丰硕肥大的屁股迎合着我。

    我躁动的双手抱起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膀上。用力的一挺,根部紧贴在她肥美的大阴唇上。

    她一声媚叫,“啊,你居然插进了我的这里”。我感觉一张软绵绵会活动的小嘴里,感到舒适无比。激荡着我一把抓住她一对光滑丰腴大乳房,肆虐的揉捏着,下面像打桩机一样进出。“啊,啊,小黎…”。她满脸脸迷离的神色,妩媚的眼睛都要滴出水了。“你,你好厉害呀,黎儿,你的,你的,好厉害啊……”。她肥大的屁股配合着。我感受着手上的丰腴软滑的刺激,JJ肉腻舒爽感。“媛媛,我好舒服啊”。听到我这话,她声音高昂了一些用“啊,啊,啊,啊”。的回应着我,听得我兽血沸腾。我突然拔出了JJ,粗鲁的把她翻了个面,她硕大肥美的屁股和丰腴的腰身给我一种淫乱感,我骑她的屁股上,从后面直接插入她的阴道,喔,我感觉像插入了一团云朵里,包裹的更紧致的肥美感让我更加激动,我加快了抽插。她像一匹被压迫的大马,嘴里快意的叫着。终于在我运动了七八十下左右,我脊椎骨一麻,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用力的一挺,把精华射入她里面的小嘴巴里。我觉得哪个小嘴巴整个包着我的龟头吸吮。舒服极了。

    我就这么瘫软在她背上。我们就这么一动也动不了的揣着粗气。待了一会,她身体不安的轻微扭动着。

    扭了一会娇羞的轻声说“小黎,你下来好不好,我被你弄得快要失禁了,让我上个卫生间”。声音低不可闻。我一愣,赶紧下来,只听到“啵”。的一声。我还没软下来的JJ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来。她更是不好意思了。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忙的跑向卫生间,跑动时乳波臀浪一阵阵的翻动。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胸口一荡,尚未软下去的JJ又膨胀了起来。

    我起来坐在床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卫生间的门,一会后,她步姿优雅脸色忸怩的走了出来,看见我居然这么坐着,“啊”。了一声,在了门口站定。满脸娇羞。

    我嘴角上扬显得邪邪的一笑。我起身走到书桌旁,将椅子提起,就这么赤裸着挺着JJ,慢慢走着,拖着椅子,来到她跟前,我放好椅子后,到她眼前,看着圆润端庄的脸,我脸上邪邪之意更浓,伸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抚摸游走,如同滑润温和的圆玉一般,她微微侧脸靠向我的手掌,牙齿轻轻咬着嘴唇,显得娇羞动人。

    我面对她坐了下去去。我靠向椅背,仰头看着她,用命令的语气说“媛媛,过来,坐上来”。她眼睛的光芒闪动了两下,朱唇张合着轻声道“魔障”……说完走过来分开丰腴的大腿,手轻轻握住我的JJ,对准后,缓缓坐了上去。

    漂亮的凤目含羞带媚的看着我。终于完全坐下。我们同时发出一声舒坦的声音。

    她坐在上面没有动。看着我的眼睛。“小黎,你的气质真的越来越像你的姥爷,在这方面居然也像,我陷进去了,该怎么办?”。我伸手抓住她胸前的肥大乳房,快意的揉捏着说道“顺其自然吧”。“又是顺其自然,又是这句话,呵呵呵”。

    她的眼睛显出了哀色,脸色变化不定,身体本能的的起伏着。就这么缓慢的起起伏伏二十多下。

    她里面的丰腴湿腻的媚肉包裹挤压着我的JJ快感无比。我忍不住抬起右手在她肥硕的屁股上用力一掌。突来的“啪”。的一声,屁股上传来的刺痛,惊醒了她,她愣愣的盯着我,脸上慢慢勾形成一点媚色,媚色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浓…,眼色呈现出疯狂的神色。“呵,呵,呵,呵”。从她喉咙深处传来。她加快了一点起伏的速度,端庄疯狂的脸贴在我的脸上滑腻异常,用舌头舔了几下我的耳垂,用魅惑的呻吟声说“男人啊,都喜欢这样”。我双手紧紧抱着她的硕大的屁股。

    粗鲁的抚摸的。“对,就是这样,都喜欢这样”。她继续说。我右手又一下打在她的肥美的屁股上。“啊…”。她仰起上身抬起头。片刻,她低下头,脸上的端庄之色消失殆尽,换上了疯狂的迷离之色。猛然伸手抱住我的头,把头按进了胸前,天啦,我头跌进了白晃晃的棉花之中。

    “呵,呵,呵,呵,”。她起伏的速度到了极点,我的JJ感觉真的很美妙。

    “啊,我,我要榨干你”。她放肆的疯狂说道。

    我热血沸腾,邪劲上涌两手用力的捏了一把肥腻的屁股,头挣扎出胸,抬头看着她邪恶的说“榨干我?是吗?”。我双手用力,抱着她的屁股站了起来。她“啊”。的一声,带着挑逗快意的尖叫。“哈哈哈”。我邪邪的对她说“来,你试试看”。

    我就这么抱着她大约一百三十来斤的肉体,就站在哪里,腰部来回的抽插运动着。

    她丰满的双脚盘起,夹在我的腰上。嘴里发出快乐激昂的呻吟声。我们像两只疯狂的野兽,疯狂的向对方索取,就这么插动,良久。我觉得JJ一阵的跳动,我赶紧抱着她走到床边,就这么顺势倒了下去,她发出一阵尖叫,我猛力抽插了几下,射了进去。她身体一僵。一股热流碰到我的下腹。她抽筋的一抖一抖,大三分钟左右。我们才平静下来。

    她把我推开,我看着她,她满脸通红垂涎欲滴着眼帘,“这次真丢脸了,我,我哪个潮喷了”。我低头一看,床边被单上湿了一大片。“你到哪个床上去睡,我把这个洗一洗”。“你还有力气洗?”。我一呆,她红着脸点点头。“你累了就先睡会。我去卫生间洗”。“哦”。我答应着,嘴里忍不住嘟噜“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小黎…”。她害羞的居然像小女孩样跺了一下脚。这一下跺得胸前的肉一阵乱颤。跑进了卫生间。我的确是很累,在另一张床上一会就沉睡过去。

    南摩。

    我睁开眼醒来的时候,房间也空无一人,我以为姥姥在卫生间,我走到卫生间,咦,没有人,我索性在里面冲了个澡,我清醒舒爽了很多,出来时,我看到书桌上有张纸条。我走过去一看,上面三个娟秀的大字“我走了”……我哑然失笑。

    我穿好衣服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清凉的风袭来,让我精神一震,,刚才的事情责任在我,估计是受到刘单昨天的视频的刺激,再就是姥姥一直高贵端庄的样子给了我阴暗邪恶的征服感。话说回来,刚才的发泄真的很满足,对,是发泄,这与妈妈比起来差了哪种灵肉合一的感觉。我又开始想念妈妈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她在想我吗?唉…爸爸呢?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他在外面还好吗?其实每次想到妈妈,我都会对他有一种愧疚之情。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他对我视如己出。我一直很儒慕他,每次和他在一起时,感觉都很舒心放心,嗯,是有安全感,虽然,我在姥爷的影响下,打小很独立,没有让他操心。但是和他在一起时,如同在冬日的太阳下,我喜欢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让人从毛孔里都能感受到的舒适感。

    就这么待在窗前,我思绪平生头一次这么的复杂,算了,想不通,不想了,顺其自然吧。我很久没有盘膝入定了,今天,我来到床上,盘膝而坐,进入冥想入定的状态。练习姥爷从小教的运气方法,进入空灵之中。

    四十分钟左右,我睁开双眼,一身轻松。舒爽无比。我看了一会资料。动手做了做习题,我觉得,这次训练习题虽然分类较多,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很多只是加入了一些细节和引导方式的变化。只要基础扎实,完全可以一力降百变。我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我打开门,是刘单和他妈妈站在我的门口,他妈妈微笑的对我说“小柯,晚饭时间到了,咦?你妈妈呢?”。刘单在她身后说“妈,哪不是他妈妈。他妈妈要年轻很多呢”。我笑着说“哦,哪是我姥姥,家里还有事,她先回了”。“呀,哪是你姥姥,她看起来好年轻啊”。

    听到她这话,我不禁想到哪张端庄秀丽的脸,我看着她的脸说“阿姨,您也很年轻,嗯,很漂亮”。她的脸像被刚刚浇灌滋润过的鲜花一样,对被滋润,我看看刘单,还是哪么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真的?”。她伸手摸摸脸,脸上显出高兴的表情,“小柯,你真会说话。走,我们一起去餐厅,好吗?”。我答应了一声,回房穿上外套。跟随她们母子往餐厅走去。阿姨走路的样子很有风韵,像被微风吹动的柳条微微摆动。她们母子很亲密的手挽着手,让我想起了妈妈,我们在一起时也是这么亲密的在一起。

    吃完饭后,我回到房间,刘单送他妈妈去了,我觉得我不能和他们待在一起,因为,我总是不自觉的眼光飘向他妈妈的胸部,让我自恼。而且,我敏感的感到刘单对我有些不自然,这小子,我又不好去和他谈,由于成长环境,他自卑又敏感。我担心适得其反。我在房里做了一会运动,闭目练习了一下洞箫指法,开始学习……时间就这么在我们紧张的学习中溜走,今天就要回家了,妈妈说过,要来接我,没能如愿,因为她的年休假完了后,工作很多,按她说的,休假欠的工作债。必出完成。爸爸回来了,让爸爸来接我,我有点遗憾。在结束训练的总结会上,王老师“同学们,经过一个月紧张的学习,全部结束,我昨天已经通知各位家长来接你们,两天以后,在XX大学比赛,比赛安排两天,回家休整这两天,希望你们不要放松,最后预祝大家取得好的成绩”。我们都低声欢叫的赶回房间拿行李,到了大堂,我看见爸爸正在哪里等我,高大威武的爸爸在一群南方人中显得鹤立鸡群样。我带着既高兴又愧疚的复杂心情快步走了过去,“爸,您来了”。

    “嗨,小黎,嗯,还是瘦了一点。哈哈哈”。爸爸拍着我的肩膀发出爽朗的笑声。

    在爸爸车上,爸爸和我在集训的生活学习方面聊了一会。会题一转。“小黎,你妈最近的心情有点不好,回家后,你要多关心她一下”。我一急“妈妈怎么了?”。

    爸爸踌躇了一下“钟局长的事,在你哪天和我说了后,我找人对付他,前天,他死在他的办公室了”。“是你下的手?这和妈妈有什么关系呢?爸爸一脸嫌弃的样子”。呸,我才不会下手,这种人,我嫌手脏。“爸爸接着说”。我请私家侦探跟踪他,掌握了他的一些证据,寄给他了,本来准备过几天发给纪委和检察院,可是他却提前了解了自己。“我说”。这和妈妈有什么关系?“”。唉,哪姓钟的死了,外面就有些不好听的话,因为工作关系,你妈和姓钟的接触有点多,你妈长得又漂亮,净说些……“爸爸停住了话语。哦,我明白了”。本来,你妈说要一起来接你的,我没同意,让她在家里休息,我打算,这两天陪你妈出去旅游散散心,免得在单位听一些风言风语的。“”。好的,爸,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回到家了,一开门,妈妈就笑着迎了上来,妈妈还是哪么高贵动人,只是脸色的确有一些憔悴。平添几分柔弱,让人想抱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妈妈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对我说”。小黎,对不起,原准备去接你的。可是…“我满脸温和的笑着打断她的话”。没关系的,妈妈,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又看看爸爸说”。不是还有爸爸吗?“爸爸朗声一笑。妈妈眼里闪过一丝愧色”。小黎和你爸先休息一下,我去做饭。“我笑着望着妈妈没有说话。

    我把行李箱带回房间,整理一下,把需要清洗的衣物拿出来,把训练资料归纳放好,然后拿起需要清洗的衣物到了客厅。爸爸正看着电视,我走到洗衣间,将衣物放入洗衣间清洗。出来后,爸爸说“小黎,别忙乎,来坐着休息一会,等下咱俩去健身房比比,呵呵”。我笑道“好啊,我不坐了,去和妈妈说说话”。

    爸爸笑着挥挥手。

    我在厨房门口,看着妈妈在优雅而有条不紊的做着饭,感觉很赏心悦目,心里一片温情。忙碌的妈妈不经意的一转身看到我“呀,吓我一跳”。斜着眼睛横了我一眼。妈妈魅力的凤眼风情万种。我心头一热,挪动脚步,叫了一声“吗…”。

    语气里包含的热情让她听懂了,她转头看看爸爸哪边。脸色复杂,伸手一挡“小黎,别帮倒忙”。我愣愣的站定。她用轻声的语气说“小黎,我这几天心情很乱,让我静静,好吗?”。我茫然不知所措。唯唯应了声。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厨房。她转过身,眼睛不和我对望。

    我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客厅,爸爸招呼我坐下,很爽朗的和我聊着天,我很喜欢爸爸的性格,可能是因为我的性格有些内向,什么事只喜欢放在心上,所以姥爷说我如果在东晋的话,会和陶渊明一样,选择避世。所以这也是我们性格互补的原因吧。饭做好了,妈妈出来看到我们父子和谐的样子,脸上带着复杂的笑容“别聊了,吃饭吧”。我赶紧起身,端菜,准备碗筷。吃饭过程中,虽然聊天的氛围和以前一样。但妈妈却一直躲避着我的眼神。

    饭后,休息了一会,爸爸就邀着我一起来到健身房。我们一起练习了一会器械,爸爸顽皮的把上衣脱掉,朝我得意的秀着自己的肌肉,爸爸毕竟有四十多了,有些发福,肌肉有些松弛。爸爸说“小黎,让我看看你的马甲线”。我笑着脱掉上衣,我是标准的六块半腹肌。“呵…小黎,真人不露相啊,你是哪种有肉在骨头里的啊”。我洒然一笑。“爸,我去洗澡了”……爸爸感觉像受到刺激的说到“你去吧,我再练练,这两年在外面应酬太多,身体拉下了,我要补回来。哈哈哈”。他说话的样子像个孩子。

    我笑着走出了门,在过道看见了妈妈,她看到我赤裸着热汗腾腾上身一愣,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上身。我心头一热,走过去,抱着她的丰臀,踮起脚向她的诱人的嘴唇上吻去。她呆呆的看着我,一接触她的嘴唇,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像打入了我的心里一样。我激动的揉着她的屁股,可是就在我把舌头抵住她的牙齿时。

    她突然惊醒了一样,一把推开了我。“小黎,小黎,我这几天很混乱,你别这样,让我好好想想,好吗?”。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柔声对她说“好的,妈妈,爸爸不是说吗?没有跨不过去的黄河。别难为自己”。听了这话,她脸色更加复杂了。

    点了点头,转身走了。我愣愣的看着她美妙的背影。

    洗完澡后,我来到问心室。手指缓缓虚按着钢琴健。妈妈怎么了?为什么在躲我,是爸爸的因素?是因为钟局长的死而流言蜚语的因素?还是什么?她这么对我,难道不知道,我的心很受伤吗?“问心”。可是我的心很乱,从来没有过的乱。我该怎么办,怎么面对?

    我拿出学习资料,强迫自己进入学习状态,我有个好的习惯,当我全心全意做一件事的时候,就可以完全沉浸在其中。

    第二天,我拒绝了爸爸送我上学。我走在银杏大道上,一个月了,银杏叶已经掉了,只留下稀罕的几片顽强的不肯离去。显得有些萧然。在路上碰到了刘单,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和他打着招呼,我感觉他和我疏远了很多。“刘单,你明天怎么去XX大学,要在哪里住一晚上,你住在哪里?”。刘单“我妈陪我去,我们就住学校的招待所。你呢?”。“我自己去,不让家人陪我,他们有他们的事,我也住学校招待所吧”。刘单又说“你需要座我家的车去吗?”。我沉吟了一下“方便吗?”。“肯定方便”。看见我接送了他的帮助,刘单突然很高兴。我见他开心,我也很高兴,毕竟我也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

    晚上回家,一开门,就听到丑儿的欢叫声,“啊,肯定是哥哥回来了”。一团小肉球扑了过来。我一把抱起了她,和她抱在一起一阵的亲热。小肉球嘴巴又是一大堆的报告今天她感觉很快乐的趣事。我嘴里应和着,眼睛往客厅看去。姥姥和以前一样优雅端庄的站在哪里。见我看过来,她的脸上一红。赶紧装着没事人一样说“小黎回来了,正好,可以吃饭”。我马上放下丑儿,站直身体,向她一颔首“姥姥好”。姥姥眼里露出欣慰的眼神。

    爸爸和妈妈一起从过道走过来。“小黎回了”……爸爸说“明天你什么时候去XX大学?”。“我六点半出门,我乘坐我同学家里的车去,她们七点在银杏大道等我”。爸爸说“好,我们明天一起去杭州旅游,大约一周后回,你自己应该可以照顾自己,我已经安排好了公司谭可来解决你晚饭问题。中饭你还是在学校食堂解决吗?”。我笑着说“是的,你们不用操心我,玩开心就好”。晚饭后,休息了一下,我和爸爸又在健身房活动。因为妈妈的态度,我今天不知不觉的加大了器械的力度,一直到爸爸阻止。“小黎,别一下太猛了,你明天还要去比赛的,过量了会有影响”。说完,他疑惑的看着我。我羞涩的一笑“今天起了取胜之心”。

    爸爸疑色顿除,爽朗的笑了。“好了,爸爸,我洗澡去了”。我洗完澡,开始温习资料。姥姥今天在饭桌上,刚开始和我眼神碰在一起时,还有些不自然,后来慢慢自然了起来。端庄和蔼依旧,我觉得她喜欢我对她的态度没有变化。但是妈妈冰心刺骨的疏远感,这让我非常烦躁。是的,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能接受。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行修心》,方便以后阅读修行修心【修行修心】(11-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行修心【修行修心】(11-12)并对修行修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