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修心

【修行修心】(13)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1723570988(入梦人) 本章:【修行修心】(13)

    作者:1723570988(入梦人)。

    字数:14586。

    入魔。

    早晨,闹铃把我唤醒。我起来洗漱完毕后。来到客厅,家人包括丑儿都已经起来了,我和他们打过招呼后,赶紧用早餐,爸爸从小就教育我“守时是种美德,提前等待是对别人的尊重”。

    今天的早餐一入口,我就知道应该是姥姥做的。妈妈做得没有姥姥好,出来到现在一直没有看到妈妈,我不敢多想,怕扰乱我比赛的心境。我用罢早餐后,背着双肩包包,和家人说了一声后,匆忙走了。

    在六点四十分钟左右,我就已经等在了银杏大道路口,大约十分钟左右,刘单他妈妈就驾着一辆红色的飞度过来了,阿姨今天穿着一件淡红色的昵子大衣,画了个淡妆,秀丽可人。过肩的酒红色长发微微曲起,看见我,阿姨有点扭捏笑道:“小柯,早啊,等了有一会了吧”。

    我温和的说:“阿姨早,我也是才到一会,今天要麻烦您了”。阿姨笑了笑,没有说话。

    刘单看着我说:“快上车,柯黎,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堵车”。在车上,我和刘单猜测着今天比赛的题型,说到相同观念时,我们相视一笑。

    阿姨在刘单和我笑时,侧脸看着他,脸上露出宠爱的神情。看到这里,我心头一堵,唉,我和妈妈为什么会这样?

    到了XX大学的比赛场地,我和刘单赶紧收好东西,准备进去,阿姨说:“刘单,你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替你开好房间,免得你考完试后又出来开房”。

    我急忙道谢的将身份证掏出来递了过去。“太麻烦您了,阿姨”。阿姨接过身份证嘴里说“这孩子”。脸却一红。我一愣,没时间多想。赶紧和刘单进了考场。

    我们先来到大厅观看比赛规则,今天比赛是一天,上午八点到十一点,下午两点到五点结束。但规定中午必须在指定地方用餐,然后回考场休息,不得离开考场明天上午公布成绩还有拿证书。

    我们又看了一下考场安排,我和刘单没能在一个考场,我在第八考区,他在第五区,我们相互看着遗憾的笑了笑。

    比赛题出得很有水平,不愧是全国级别的竞赛,假设和条件特别的巧妙,在解答过程中往往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当题目解答出来以后,又如同饮了一壶老酒一般的酣畅淋漓。

    都是以我们封闭时讲的内容为基础。题量却有点多,上午和下午我都是做完后没有时间细细的检查。就到了交卷的时间。

    交完试卷后,我出来看到等在门口的刘单,刘单急忙问我“你有几道题没有做出来?”。得知我全部做完了,刘单露出了沮丧的表情。

    我说:“你别难过,这次的题量很大,难度很深,我估计全部做完的人很少,即使全部做完了,做对了的是个未知数,我不敢保证我做的全部正确。别多想,考完就算了”。

    刘单的妈妈在考场外等着我们,她把房卡和我的身份证一起递了过来说:“小柯,给房卡和你的身份证,房源有点紧张,只剩下几间了,没能挨在一起”。

    我急忙说:“已经很感谢您了,幸亏有您,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阿姨说:“好了,你也别客气了,我们先吃饭,然后休息,用脑一整天不比体力劳动差”。

    在学校食堂,阿姨一定要安排几个小抄,说给我和刘单补补。在吃饭的过程中我总是觉得阿姨的目光有意无意的飘向自己。当我望过去时,她又躲开了。

    吃完饭后,我们来到宾馆,我对她俩说:“你们回房休息吧,我想在校园转转”。刘单答应了一声。

    我笑了笑转身要走,刚走了几步,阿姨叫住了我,她紧走几步到我身边有点扭捏的说:“嗯,哪个,小柯,待会早点回房间,哪个,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我温和的看着她笑着点点头,阿姨的脸一红,转身走了。

    傍晚的X大校园,空气真的很好,路灯下的小道树影婆娑,我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清凉的空气刺激的肺部,让人精神一震,我缓步走在校园,刘单的妈妈找我,估计是刘单将我看到视频的事告诉了她。其实,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毕竟我也在乎和他的友谊。但是我也不方便和他说,正好转告给他妈妈。这样也可以解开他的心结。

    我约莫转了半个小时左右,回到了宾馆,我看看房卡,我的房间在 515,刚才忘记问她们的房间,若阿姨过来正好问问。

    我打开房间,咦?我的双肩包放在房间里,肯定是阿姨帮我放的,阿姨真是周到。我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感觉舒适了很多。然后,我在床上盘膝坐下,入定起来。

    大约三四十分钟左右,房门敲响了,应该是阿姨。我打开门,眼前一亮,阿姨化了个很艳丽的妆,酒红色的长发批撒在肩膀上,漂亮的眼睛,睫毛经过打理,魅惑的往上翘起,嘴唇艳红的鲜艳欲滴。

    我看了不由得一呆,阿姨一笑“小柯,我可以进来吗?”。

    我连忙说:“啊,哦,阿姨,你,您请进”。

    感觉阿姨很满意我的反应。迈步进来后,反手关上了房门。她穿着早上看到的淡红色长大衣,不同是,早上大衣是扣着的,现在微敞着。

    我感觉手忙脚乱,忙着说,“哪个,阿姨,我给你倒杯水”。说着我走到书桌旁拿起烧水壶,哎呀,真丢脸,我还没烧开水了。

    阿姨轻笑着说:“小黎,不用了,我口不渴”。阿姨笑声有点媚。

    我转过身看着阿姨,发现她敞开的大衣下是一件黑色的紧身毛衣,包裹着的胸部好像要裂出来一样,下面一条很短的裙子,裙子下一条黑色丝袜,脚上穿了一双估计有五寸的黑色高跟鞋,显得性感无比。

    阿姨在我面前来回的低着头踱着步,思考着话题,走动中,胸前随着步伐像水在流动。终于,她抬起头,看见我盯着她胸部的眼光。

    “小柯……”。她带着鼻音的媚声。叫的我吞了一口口水“咕咚”……“嘻,嘻,嘻”。她笑声像是一根羽毛捞在我的心上。她拉着我的手来到正对床头柜哪,“小柯,你玩过女人没有?”。

    “啊,阿姨……”。

    她魅惑的将脸贴了过来,用像猫儿一样的叫声在我耳边说:“阿姨让你玩好不好,你想怎么玩都可以”。说完,她把我轻轻推到床上坐着。她直起身,脸上带着妩媚的神色,像个妖精一样脱掉自己的长大衣。高耸的胸部感觉要顶破黑色的毛衣,黑色的高跟丝袜闪耀着诱人的光芒。

    阿姨调整了一下角度,朝床头柜方向看看,转头媚笑的看着我脱掉了毛衣。

    我的天啊,粉色的胸罩包裹的又白又大的乳房在毛衣脱掉的一瞬间,抖动的让人热血沸腾。她又不由自主的看看床头柜,回头看着我说:“小柯,喜欢……”。

    “阿姨,你为什么总是看床头柜?”。我奇怪的也转头看过去。

    “啊,没什么,阿姨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走到床头柜旁边,没什么啊,我仔细观察,墙上的一排镜前灯中间哪里忽然闪了一下微弱的红光。

    “咦,这是什么?”。

    “小柯,能有什么?你……”。阿姨过来抱着我的胳膊。我没有理会,伸手摸过去。在灯的隐蔽处有什么,我掏出来一看,应该是一个微型的摄像仪吧。

    我转过身,拿着摄像仪,脸色阴沉的看着她,阿姨花容失色的瘫坐在另一张床上。

    “你,想,拍,我”。我冰寒的语气说:“我……不是……哪个……小柯……你听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一股怒气涌上心头,为什么这样,我是发现了她们母子的秘密,我还极力想挽回和刘单的友谊,他居然伙同他妈妈来算计我。来偷拍我,想威胁我吗?

    我怒不可遏的把摄像仪用力朝地上一摔,“啪”。的一声脆响“混蛋”。

    阿姨抓住我的裤腿,激动的说:“柯黎,你听我说,是阿姨不对,小单,小单并不知道,是我怕……怕你乱说,才,才出此下策的。你别怪他,求求你了”。

    阿姨丰满迫人的乳房在激烈的动作下,炫得我眼睛一阵阵发晕。我邪念突起,妈妈这两天的冷漠,被好友的出卖的负面情绪冲击着大脑。

    眼前香艳的肉体如同一块石头打破玻璃一样,感觉大脑“嗡”。的一响,我一把伸入她深不可测的峡谷中,“贱人,敢偷拍我,我让你拍”。

    抓住她粉色的胸罩,一扯,“嘭”。的一声,两只丰硕雪白的大白兔像受到惊吓一样跳了出来,还在哪里瑟瑟发抖着。

    “啊”。阿姨一声惊叫,我一只手在她雪白的丰乳上肆意的揉捏,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嘴里冰冷的说:“阿姨,你刚才想引诱我,对吗?”。

    阿姨惊惧的看着我,“柯黎,你,你不要这样,好吗?”。

    我暴躁的打断她的话,把她推到到床上,“贱货,你想引诱我,让我来操你对吗?”。她被我推到床上时,胸前的一对爆乳一阵霸道欢快的乱抖,看得我火气直冲小腹,感觉鸡巴被裤子束缚的强烈的抗议。

    我伸手解开裤子,阿姨在床上害怕的转身想逃,我急忙一把按住了她的臀部。

    “你想跑到那里去了?”。

    “柯黎,你放过我,好吗?是我错了,对不起,我道歉”。

    我把她的小短裙一把扯掉,成熟女人丰腴腰身下,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圆润的屁股,还有哪传说中只能扒开屁股才能得见的丁字裤,她健美的大腿不断的扭动挣扎着,刺激着我如同淫魔附体。

    “道歉?呵呵呵呵…”。我双手抓住她屁股上的丝袜用力一撕,露出里面白晃晃的屁股,我用指头钩开夹在屁股里的粉红色小布条,露出有些发黑的阴唇。

    “阿姨,如果道歉有用,警察还要长鸡巴干嘛?呵呵呵”。我邪恶的笑道,握住她的腰往下一拖,阿姨估计听了我的话,一呆,我趁机把鸡巴抵在她的阴道口,用力一插。

    “啊”。她发出一声惨叫,我也发出一种疼但很快意的叫声。她的阴道里没有多少水,有点干,但阴道不是很紧。

    “小柯,好痛,拔出来好不好,啊……”。她的长发来回摆动,身体想脱离我的掌控,我快意在里面抽插着。

    “贱人,想拍照,想威胁我,是吗?”。她惨烈的挣扎着。

    “好痛啊,别这样,真的好痛”。

    我疯狂的笑道:“呵呵呵呵,你挣扎呀,你反抗呀,你越挣扎,我越是兴奋,哈哈哈”。我突然感到这句话很耳熟,自己忍不住快乐的笑了起来。

    我继续不停的抽插着,下腹每次接触光滑的丝袜,感觉真的很舒服。阿姨听了我这话反而不动,尽力打开双腿,爬着哪,痛苦的呻吟着。

    我暴虐的抽插了二十多下,双手在屁股上光滑的丝袜抚摸抓捏,快意袭转全身,我突然拔出鸡巴,抓住她的屁股,把她翻了个脸,我伸手抓住哪两只硕大迫人的雪白乳房,在上面尽情快意的揉弄,接着,我跪坐在她面前,用我沾着她体液的鸡巴,硬邦邦敲打着她艳丽的脸庞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阿姨,给我舔一舔”。阿姨哀怨的看了我一会,张开艳丽的双唇,侧脸含着我的鸡巴,哦,一种不同于阴道的舒适感让我舒适的一声长吟,阿姨的口功真是特别的厉害,吸,舔,轻咬,转配合的恰到好处。

    我不禁抓住了她的头发,静静的抽插着,激动时,我不由自主的把鸡巴插入她的喉咙,她极力的配合着我,尽力使口和棒身留点空隙,喉咙的扁导体抖动刺激着我的龟头,鸡巴的刺激真的让我难以自抑,贱人,想让我早点消停。

    我拔出我的鸡巴,玩味的看着她说:“阿姨,你不乖哦”。说完,我把她的丝袜连同粉色的丁字裤扯下到她的大腿上,双手抱起她的丝袜美腿,一起扛在我的左肩上,扯下丁字裤的一瞬间,我看到她乌黑卷曲的阴毛,浓密狼狈的散落在小腹,私处高高隆起,我左手抱着丝袜美腿,右手抓住我硬梆梆的鸡巴,用鸡巴放肆的轻轻敲拍在她肥美的大阴唇上。

    我带着邪笑的说:“阿姨,这里是你和刘单快乐的地方吗?”。

    阿姨听了一震,明显的看见肛门一夾,脸上显出一丝羞愤的春情,我抵住阴道口,“刘单是这么插吗?”。缓缓的插入,双手抚摸着左肩上的美腿,“你会用你的阴道夾他的鸡巴吗?”。阿姨脸上的春意愈发浓厚了,“他会说,妈妈,夹紧我吗?”。

    阿姨的眼里都要滴出水了,“你这个小魔鬼”。她的阴道明显润滑了很多。

    我大力的抽插起来,手在光滑的丝袜上抚弄着,嘴里说:“阿姨,你和刘单血缘哪么近,怎么做这事,你感觉刺激吗?”。

    “是的,很刺激”。她吃吃的媚笑回答。“他还会边搞我边问我,妈妈,我鸡巴大不大,提醒我和他的关系,让我有一种犯罪的快感”。

    听得我鸡巴一跳跳的,加大手中揉捏丝袜美腿的力度,阿姨脸上媚色得意的笑了,“我从心里喜欢和我儿子做爱,小柯,我做你妈妈好吗?我有你妈妈漂亮吗?你叫我妈妈好吗?”。

    我激动的脸都赤红了,加快加力的抽插着,阿姨放荡的笑着,把一双丝袜美腿从我肩上挣开,双腿勾住我的腰。

    “儿子,来呀,揉妈妈的奶子,对用力揉”。

    我不客气的抓紧了两只雪白的乳房,“啊,啊,啊,儿子,你太厉害了,用力的搞我”。阿姨的叫声激昂,我觉我眼睛都发红了,“妈妈的儿子,搞得妈妈好舒服,就这么用力搞妈妈乱伦的骚逼,我快活死了啊,啊……”。

    我觉得鸡巴一阵阵跳动,阿姨敏锐的感受到了,尖叫到,“妈妈也要高潮了,儿子射到妈妈的贱逼里面,让妈妈怀孕,让妈妈怀孕,让妈妈给你生小宝宝”。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声闷吼,射了进去,阿姨像八角鱼紧紧困住了我,叫道:“啊……好舒服啊”。艳丽的红唇霸道的含住我的双唇,舌头顶进来不停的探索。

    我舒爽的和她拥吻在一起。失神良久,我们就这么拥吻的看着对方。

    回过神后,我面色慢慢变冷的看着她,“阿姨,给我个解释”。我命令的说道,阿姨强笑的说:“呵呵,小柯,你真是拔了鸡巴开始不认人了”。

    我脸一红。马上脸色一整,盯住她没有说话,阿姨脸上慢慢变得哀怨起来。

    她把我从她身上轻轻的推下来,起身曲腿坐在床上,一动之下,她的乳房又是一阵阵舞动。感觉有种凄美的艳丽。

    “小柯”。她看着我的眼睛真诚的说,“刘单性子敏感,内向,在学校没有其他朋友,难得你和投缘”。她轻咬了一下艳丽的红唇,理了一下思路,“刘单的性格很不好,懦弱胆小,我的家庭有很大的原因,唉,本来我们也有一个和别人一样的幸福的家,哪时的刘单活泼可爱,可是在他九岁哪年,他哪个死鬼老爸不学好,交的什么狗屁狐朋狗友,先引着他去赌博,然后又去吸毒,最后好了,没钱,去骗,去借,去搞高利贷,被人砍死在街上,呸,死了活该,可是,却连累了我们娘俩,追债非要找我们要,说什么夫债妻偿,父债子偿,哪些人都快逼死我们了,从哪起,我带着小单东躲西藏的到处跑,可是不行啊,怎么跑他们都能找到我们,没法子,我只好……”。她有些扭捏的看看我说:“我只好下了海”。

    我眉头一皱,“就是做小姐,哪几年的日子过得真的是像地狱一样啊”。说着她眼睛一红,“我们娘俩就租住一个单间,追债的跑来要债,我可怜单儿就吓到缩在角落,吓到直发抖。出门呢,左右邻居不许自家孩子和他玩,说他妈下贱,为了还债,甚至客人在家当他面做……”。

    阿姨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下来看着我见犹怜,她把眼泪一擦接着说:“所以,我常常对他说,好好念书,读好的学校,交高端朋友,找好的工作,就可以不让人看不起。刘单聪明争气,考了全市重点高中,成绩很好,你们老师说他不出意外,可以上 985,我真的很高兴”。阿姨又瞟了我一眼。

    “可是,你们封闭训练后,刘单回来,恐惧的对我说,你发现了我们母子的秘密,他又说很在乎你对他的看法,在家里坐立不安。我真的很担心他”。

    她有些恐惧的抓着我的手说:“小柯,你知道吗?我很害怕,五年前,XX市十几中学的张飞跃母子,就是因为这样被人泄露了他们母子的秘密,自杀了,万一你不小心说出去,以单儿的性格,肯定会走哪条路,要是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她幽怨恐惧的说:“所以,我就想拍了你和我的视频,威逼你不要乱说。唉,第一次做这事,被你发现了”。

    “小柯,这是我错了,刘单真的不知道,是我……”。

    我长叹一声,没有说话,阿姨忽然一下扑在我怀里说:“小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别怪刘单,也别和别人说,阿姨陪你玩,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好不好,我把我电话号码给你,你随时想阿姨都可以打电话给我,好不好?”。她一边说一边在我身上抚摸,用她的乳房在我鸡巴上滚动着,“小柯,我的电话号码是135……你不要说好吗?”。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她高兴的在我嘴巴上一吻,我不禁想起了妈妈,刘单的妈妈是这么爱刘单,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唉,心乱,我推开她,下床后,脱掉上衣,“阿姨,你先回去吧,免得刘单担心”。

    便自顾自的走到卫生间,我想洗个澡,冲冲混乱无比的脑袋,花洒喷着热气腾腾水冲击着我的额头,我闭着双眼,感觉头脑里像这雾气一样翻滚,妈妈,你现在在干吗?在想什么?你说你爱上了我,是真的吗?为什么爸爸一回家,你对我的态度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是爸爸……正在这时,我感觉背后一对软润的东西抵在哪蠕动,阿姨带着魅惑的呻吟声,“我帮你洗,好吗?”。一双手像蛇一样在我胸前游动,我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她含住我的耳垂舔弄着,感觉得到了默许,阿姨的乳房贴的我背部更紧密,蠕动更大了,手指在我乳头上抚弄挑逗着,一只手顺着我坚硬的腹肌往下,抓住我已经勃起的鸡巴上,“嗯”。我闷哼,她一边蠕动丰满滑腻的乳房在我的臀部腰部上下滚动,一边套弄着我肿大的鸡巴,嘴里在我的背上发着诱人像猫抓一样的呻吟,舔着我的背。我还是没有说话,闭着眼睛享受着。

    然而,她套弄了一下后,放开了我鸡巴,慢慢移动我面前,我面无表情的睁开双眼,她带着讨好的媚笑,抱着我的后脑,肉欲的胸部压在我胸前轻微蠕动,下腹贴着我的下身,用湿腻的阴部摩擦我的鸡巴,艳红的嘴巴微张,伸出粉红的舌头,像蛇样舔着我的耳朵,眉毛,鼻子,嘴唇,我不由的抓住她圆润的翘臀抓捏起来。

    “嗯……”。她发出猫叫一样的呻吟声,舔着我耳垂说:“小柯,你的身材真是棒极了。阿姨好喜欢你”。她顺着我的下巴,颈子,来到我的胸前,用舌头舔吸我的乳头,一只手抚弄我的另个乳头,一只手套弄我的鸡巴,脸向上带着讨好的表情,魅惑的看着我。刺激的我直发抖,我按住她的头,把她脸按在我的胯下,把鸡巴插入她艳丽的嘴里,她及其恰到好处的吸吮着,我来回插弄着,一种舒爽的征服感刺激的我不能自抑,用力把鸡巴插入她的喉咙,抵住,憋的她满脸通红,我又抽出,她激烈的配合着我,我加大抽插的速度,嘴里发出舒爽的“哦……”。

    声,她更激烈的配合,酒红的长发凌乱的摆动着,我大力的抱住她的头用力的插入她的喉咙,射了进去,“嗯,舒服”。一种极度的变态征服感让我从头爽到脚,在我射完后,她憋的满脸通红,马上从我的胯下移开,仰着脸失神的望着我,艳丽的嘴流下白色的液体。我们就这么对视了一分多钟。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行修心》,方便以后阅读修行修心【修行修心】(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行修心【修行修心】(13)并对修行修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