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萃

【夺萃】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135746019 本章:【夺萃】

    作者:135746019。

    字数:6164。

    “喂,是杨峰吗?”。

    “你是……”。

    “哈哈,你小子这么早快就把我忘了啊?我是陈威啊”。

    “啊?”。

    我微微一愣,脑袋中一些陈旧的记忆也是自动翻了出来。

    “喂喂喂?怎么不说话了啊?我还以为你挂了呢”。

    “呃,你打电话给我有事情吗?”。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哎,也没什么事了”。

    陈威哈哈一笑:“明天我在莲花大酒店结婚了,这不,大家都老同学一场,请你们来吃个大餐了”。

    “这个请帖我已经给了徐老师了,好像就她找得到你的家了”。

    小学七年(复读),初中三年,中专三年,大专两年,专升本三年,读研三年,博士三年。

    想到自己的血液之路,我心头不由得吐了一口气。

    自从中专毕业后,大家都是各奔东西,很久都没有聚在一起了。

    当然,现在也就是以前的徐老师还在县城,其他的要么是去乡村当医生,要么就是大城市的护士了。

    医卫里的人,不是当护士就是医生咯!其他的东西,还真没什么人去学呢!

    “我还要布置一下明天的婚礼,杨峰,再见咯”。

    我放下手里的华为保时捷,随意的丢到桌子上。

    “陈威……我还真不相信这家伙有这么好心呢”。

    陈威在中专读了一年后便是离开了学校,去打工去了。

    我在读大专的时候听说,他好像成了一个公司董事长的秘书,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了。

    至于这说的好心……我眼底闪过一抹冷光:“黄鼠狼给鸡拜年”。

    “哒哒”。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我打开了门,只见到一个穿着黑色教师服的女子,站在我门口。

    “徐老师好”。

    我脸上微微一笑,后退了两步,请她进来:“徐老师,好久不见,进来坐坐吧”。

    徐老师是在我们中专读第一年的时候的一个专业课老师,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本科生,当初对我们可是满满的不屑呢!

    徐老师并不是一个上年纪的人,事实上,当时她和我们的年龄相差也不大。

    据说她教我们高三的时候,也只是二十六岁。

    当然,现在的她,可是三十六了呢!

    不过,如果不是知道她真实年龄的话,还真不见得能看出她有那么大了呢!

    “杨峰啊,你这才从外面回来,是打算回县城当老师,回报母校吗?”。

    随意寒暄聊了几句后,徐老师忽然一笑,打趣道:“呃,我回来就是看看几位老师,还有家人同学这些”。

    我挠了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说着,我从冰箱里拿出两瓶满都是英文的罐子,把一瓶放在了徐老师眼前的桌子上:“老师,我也是刚知道您要来的,这不好意思哈,我这儿就只有这个了”。

    徐老师到底也是本科生来着,哪怕十几年没有看英语了,但这瓶子上的英文,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Fuelosophy饮料?”。

    我把两瓶都打开后,微笑着看着她,笑道:“这英文我可不认识,是我一个朋友送的”。

    由于我中专英语极差,徐老师倒是没有怀疑,她反而好奇地说:“你有个朋友送的?不是吧?”。

    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就是一瓶饮料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徐老师转头看了我一眼,眼底深处露出了一抹鄙视的神色:“真的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子,连这个都不知道,难怪连本科生都不是呢”。

    当然,这话以她的性格还真不可能当面说出来的。

    她耐心的解释道:“Fuelosophy饮料,价格可是5000块钱才买得到一瓶的!而且啊,这一种饮料,每一个厂家一年也就只生产一瓶”。

    可她说完这话后,脸色就有点黑了。

    因为我压根就没听她的话,直接开始喝了。

    “呃老师对不起,我这刚刚做完运动回来,有点口渴哈”。

    看着她黑了的脸,我干笑了一声,指了指她手里那已经被我开了的饮料:“老师,你尝一下这价值不菲的饮料味道如何吧?”。

    徐老师拿着瓶子,微微点头,轻轻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不错,这味道”。

    我心头冷笑一声,但脸上却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老师,您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您稍微等一下,在我这吃午饭吧?”。

    我指了指放在一边上的菜:“刚好我在市场买了菜,老师您就别客气了”。

    不等老师说话,我把电视遥控放在沙发上,就提着菜走进了厨房。

    “还会做饭?”。

    徐老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拿起遥控就打开了电视。

    她看着电视,先前是每一分钟喝一口饮料,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喝饮料的频率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她脑袋一歪,晕在了沙发上。

    啪嗒!

    她手里的瓶子也是掉在了地上。

    听到声音之后的我,也是慢慢的从厨房走了出来。

    “你不是第一个试验品,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冷笑着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徐老师,我淡淡的说道。

    随手拿起那放在地上的瓶子,把它拿到了我的实验室中,打上一个『徐老师』的标签后,就放在了一边的冷藏柜中。

    随手打开柜台的锁,从中拿出了一瓶药剂,我再伸手,在柜台的下面又拿出一瓶Fuelosophy饮料。

    做完这些,我走出了实验室,看向那晕倒在沙发上的徐老师。

    拿出注射器,我熟练的拿着,抽出药剂中的药液,摇混均匀,目光泛冷的看着徐老师:“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当初我们读书的时候,这女人狗眼看人低的话,也就算了。

    可先前那会,这女人眼底的不屑,可就让我心头有些恼怒了。

    原来,为了低调,我并没有和别任何人,包括家人说,自己读研考博士了,只跟他们说自己读完大专就出来打工了。

    “不过,这个下午,就是你的噩耗了”。

    我拿起徐老师的手机,用她的指纹解锁,翻阅了一下后,找到了她的课表。

    从这课表上我能看出,她今天下午没有课,晚自习也没课。

    如此一来……我冷笑了一声:“真的是天助我也啊”。

    随手一捏,恰好抓住了徐老师脖子的大动脉。

    另一只手也没有愣着,一把将注射器刺入这根大动脉之中,药液,飞速的注入其中……十分钟后。

    徐老师悠悠的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

    “你醒了”。

    徐老师一愣,转头循声望去,只见到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年,站在一边。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徐老师早就会大喊『流氓』了。

    可惜,这不是正常情况下。

    “你是谁啊?”。

    她对于我全身赤裸并没有露出疑惑或者恼怒的神色,反而疑惑的问。

    “你不是来找我做运动的吗?”。

    我走进了她,淡淡的说道。

    “做运动?有吗?”。

    徐老师一脸懵的,可如果我不是找他做运动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啊?

    “怎么,你不认账了吗?”。

    徐老师摇了摇头:“没有,既然你说我是来做运动的,那就是来做的”。

    可下一秒她又迟疑了:“那……我要怎么做啊?”。

    我微微一笑:“你把衣服都脱了,只留下内衣和内裤就行了”。

    “啊?”。

    徐老师一懵:“只剩下内衣内裤?”。

    她倒不是愤怒,而是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妥,但却说不出来。

    “是啊”。

    我微微一笑:“快点吧,等下还要吃饭呢”。

    “哦哦”。

    徐老师很快就把自己脱得只剩下内衣,那如二十岁少女般的身材显露无疑。

    她上半身有一对紫色的胸罩,将那傲人的胸脯给遮掩住。而下身则光溜溜的露出黑森林和粉色的肉腔,一双白皙丰盈的大腿习惯性的合拢,翘挺十足的雪白屁股,和饱满的丰乳形成前凸后翘的女性弧度。

    “你没有穿内裤吗?”。

    徐老师摇了摇头:“没有”。

    她竟然当着自己曾经的学生的面,在脱得只剩内衣的情况下,谈论着有没有穿内裤。

    看到她这般模样,我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冷笑:“吃了这个吧”。

    我拿出了一盒药,递给她。

    这是我自己研发的一种促排卵的药物,效果这些,都是根据我的实际情况弄出来的。

    “哦”。

    徐老师没有感觉到奇怪什么,她现在觉得是,既然是来做运动的,那么我说的话,也自然是和运动有关系了。

    看到徐老师这一副模样,我感觉到小腹中烧出了一片邪火:“转身趴下,脸朝墙,屁股抬起来,认真做好这运动的基本动作”。

    此时的徐老师对于我的话压根就没有半点迟疑,立刻做出这个狗爬式的动作,脸上没有一丁点的神色变化。

    仿佛这样的动作,只是喝水一样简单的。

    “双腿再分开一点”。

    我手扶着坚挺的肉棒,慢慢的插到徐老师的阴道中。

    她的阴道很窄,如果不是因为我注射入她大动脉的药物有催情的作用的话,或许我这摩一下,就可以把我老二给擦出皮了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伸出了手,渗入了她的胸罩,揉着起她那两个C罩的乳房。

    “这手感还真不赖啊”。

    我心头感叹的一下,随手抽出一只手,随意的在徐老师的身上点几下。

    这时,我感觉到的是,她的乳头挺立了起来。

    心头微微一笑,我的另外一只手抓,把徐老师的胸罩扯了下来,丢到一边上去,肉棒仿佛是冲锋兵般的,朝着阴道前行而去。

    “恩?”。

    忽然,我感觉到肉棒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这是处女膜?”。

    似是想到了什么,我脸上微微一愣:“还是一个老处女啊?”。

    旋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我毫不客气的一挺腰:“那就让我这个昔日,你看不起的学生,给你收下了”。

    “啊”。

    破处的痛楚,让得徐老师浑身都是一抖,浑身僵硬了起来。

    我随手在她的身上拍打了几下,却恰好点中了几个穴位。

    这时,她那僵硬的身体才缓缓放松了下来。

    我缓缓挺动着腰肢。

    而此时,徐老师双手颤抖的扶着墙壁,恭迎着肉棒对她阴道的进攻。

    “啊………啊…啊…啊…啊…这运动好奇怪,好热的呢”。

    我微微一笑,继续挺动着自己的肉棒。

    随着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窄小的阴道也是被我不断的扩大,其中夹着我肉棒的嫩肉,也是越发越的火热。

    当我的龟头顶到一片软肉的时候,我便是知道,此时此刻,我的柔板已经来到了徐老师的子宫口。

    此时,徐老师的淫叫也是越发越大。

    于是我在徐老师的淫叫声中,开始了作为处男的第一次抽插。

    “啊……好舒服,这运动……好舒服啊”。

    随着我的不断抽插,徐老师的皮肤由当初的水嫩白皙变成了红润的颜色,身上被汗水浸湿,仿佛是一条从水里捞出来的鱼一样。

    随着我头皮一麻,我大叫了一声,将自己有史以来的第一发精液射到了徐老师的身体之中。

    而徐老师则迷失在了大力抽插的快感之下,只是嘴中时不时的透出些许话语:“热……好热……流进来了”。

    半个小时后,我挺立的下身依然插在徐老师的子宫当中。

    只是,此时的徐老师一脸的呆滞,嘴巴流出的口水都落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好像是被玩坏了一样的。

    单手抱着她,肉棒宅在她那温暖的子宫当中,我一步步走向电视机,拿出了电视机下头的那一个药剂和注射器。

    把徐老师丢到沙发上,我随影而上,肉棒和子宫依然不分离的。

    熟练的配好药之后,我拿起注射器,重新注入了她的大动脉之中。

    做完这些,我随意的玩弄着她那皎洁的乳房,时不时去含一下乳头。

    大约三分钟后。

    徐老师幽幽的醒来。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此时在她身上的我。

    “杨峰,你做什么?”。

    她并没有愤怒或者是震怒,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老师”。

    我抬起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你身上好香好暖和,学生想要躺一下”。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话,徐老师肯定会一巴掌甩过来的。

    因为我这话相当于是在调戏人家了。

    “哦,躺一下啊”。

    徐老师刚要坐起身,却感觉到脑袋有些眩晕。

    她甩了甩头,也没多想,只觉得是自己这几天太累了。

    随意看了一眼我那没入在她阴道内的大肉棒,她也没有在意,抱着我躺在沙发上:“好,那就躺一下吧,刚好老师也有点累了”。

    我微微一笑,抬头露出灿烂的微笑:“老师,我这样吸热呃不好,要不我们一起耗能产热一下?”。

    徐老师微微一愣,看着我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后,也是微微一笑:“好吧”。

    “不过,老师有些累了,你自己运动一下”。

    “然后老师吸一吸热就行了”。

    我心头有些莫名的刺激感,而这一股刺激感觉,致使我的肉棒更加的长了一圈。

    这和先前可不一样啊,现在可是在徐老师清醒的状态下和她啪啪啪的啊!

    而且,还是在她带着微笑的脸的注视下。

    我双手抓起她的乳房,毫不客气的捏动了起来,然后,腰部也是开始发力,一动一动的。

    徐老师对我抓她的乳房并没有感到羞耻或者愤怒,脸上的微笑至始至终都没变过,看着在她身上耕地的我,仿佛是在看一个调皮小孩的打闹一般。

    “可我为什么觉得有点乖乖的啊?”。

    徐老师不解。

    这一次由于是在徐老师的眼皮底下,在加上我也没有忍耐,才不到十分钟,便是在徐老师的子宫里射了。

    “唔!好热啊”。

    小腹中传来的热量让得徐老师微微皱起了眉头,她看向我:“杨峰,你说的热量就是这个吗?果然很暖和啊”。

    我微微一笑:“老师,你把腿抬高一点,不然的华,这很容易冷的”。

    “也是啊”。

    点了点头,只见到徐老师双腿朝着天花板分开,那还带着精液的阴唇,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对视了起来。

    这一幕,显得格外淫荡。

    “老师,你看你都尿裤子了”。

    我拿起肉棒在徐老师的阴部擦了擦,然后穿好衣服,指着她的阴唇说道。

    “啊?”。

    徐老师一愣,去抓了一下,果然有点湿的。

    “这该怎么办啊?”。

    此时的徐老师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很简单的,老师,你用你的胸罩擦干净,然后用我的内裤堵住你的洞就行了”。

    徐老师眼睛一亮:“小威,你真聪明”。

    她立刻就拿起放在一边上自己拿紫色胸罩,擦干净了自己的阴部,然后又接过我递给她的内裤,直接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老师,穿衣服等会吃饭了”。

    吃完饭后。

    “老师再见”。

    看到徐老师离去的背影,我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原来,我给她的那个饮料,是被我做了手脚的。

    这种迷药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能够让人陷入重度昏迷,用俗话说就是假死。

    而在这种假死状态下,如果七十二小时没有用独特的方法的话,那么假死便是会成为真死!

    我给她注射的药,乃是一种麻醉记忆的药物。

    被注射之后,大脑的之中的记忆领域处于休眠期,除了基本的常识之外,什么都记不得了。

    而且,还会相信一切符合逻辑的话并且执行————这也是为什么,徐老师不认识我但却听话的原因了。

    而在清醒之后,由于记忆领域长时间处于休眠麻痹,致使她的一些常识和记忆出现了短暂性的障碍,无法判断是否合理。而等到记忆领域完全恢复的时候,这些事情,已经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了。

    ————第二天,早上。

    徐老师蹲在厕所,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塞了什么东西,疑惑之下抓去。

    “怎么是内裤?”。

    她一眼就看出这不是自己的内裤,而且,看上去也不是女士穿的。

    “对了,我昨天是尿裤子了,然后,是用小威的内裤堵上的”。

    她忽然觉得这好像有点不合理,但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合理,好像这也没有错。

    正常的来说,哪里有女性用男性的内裤堵住自己的阴道的啊?可在药物的影响下,『用小威的内裤堵住阴道』这一个事情,已经编入了记忆领域之中,成为了合理的事情。

    “算了不管了”。

    她重新把内裤塞了进去,走出了厕所,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小龙哥到机场了”。

    小龙是徐老师的未婚夫,是一个当兵的。

    看到短信后,她打扮了一番,便是带着满一肚子的精液,以及塞着男性内裤的阴道,驱车去见未婚夫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夺萃》,方便以后阅读夺萃【夺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夺萃【夺萃】并对夺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