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

【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心殇1 本章:【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

    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

    作者:心殇1。

    第一章。

    ***********************************相信看过老狼大大的极品公子改编版的兄弟,一定对此感到遗憾。我也是所以写了本篇文章希望大家能满意,也感谢微大邀请码和那一刻漫步夕阳下的鼓励。

    由于是新人还比较忙速度可能会比较慢但会努力写完,最后先申明本文会比较重口黑暗,但不会血腥,如果受不了抱歉,如果大家有有想到有趣黑暗的玩法可以回复我会考虑写进去。

    ***********************************。

    贪狼走进了房间,只见房间内,灯光依旧明亮,一张宽大的床上,叶无道和一名安倍像夹三明治一样,用两根巨大的肉棒干着中间犹如神仙般的叶晴歌。

    叶晴歌的身体随着两人的耕耘不断得抖动着,一声声诱人的呻吟。两人两根粗大的鸡巴在叶的小穴与菊花中抽动,随着鸡巴的抽动大量的淫液混杂着丝丝血迹和浓稠精液,形成了大量的泡沫。和本来就有着大量阴毛的仙子私处变得更加淫腻,阴毛被液体浸染从原本的柔顺黏成了一团。

    安倍看到贪狼一边干着晴歌一边道:“你怎么过来了”。

    听着安倍的话叶晴歌才发现放间里多了一个妖艳的女人,她顿时害羞不已想要捂住胸口,但被叶无道拉开了双手更加用力得操起了菊花,一双高耸的玉乳随着鸡巴的抽动在空中抖动着。

    贪狼看着这被干着的叶晴歌,走上前去一手揉着她的玉乳,一边手揽过了她的头在她的红唇上亲吻了一口,接着道:“我只是来带着叶无道,顺便告诉你一下明天晚上慕容雪痕就到了,这周末会有个大会你可不要错过哦。不过这叶晴歌的味道真不错,毛还这么多真是块当妓女的好料子,难怪你会念念不忘,我都快忍不住了。快把她给我玩玩”。

    安倍闻言道:“我可是还没玩过瘾呢,不既然你这么说,也可以不过得让我也一起来怎么样?”。

    贪狼闻言妩媚一笑道:“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这样吃不了亏,算了今天就便宜你了,以后可得给我好好干事哦”。

    说着便脱下鞋子,一双布满了黑丝的纤细小脚,走上了床。施术控制了叶无道,一双玉手将插在叶晴歌菊花中叶无道的肉棒拔出,将床边布满了淫液落红的白色肚兜扔给了叶无道,让他用这肚兜到一旁撸去了。

    叶晴歌看着无道用着自己肚兜撸脸色一红,就在这时一双玉手侵入了她的菊花在里面不断得抠挖起来。而同时安倍也加大了抽插力度道:“贱奴还不给贪狼大人请安,感谢她抠你屁眼”。

    叶晴歌闻言沉默不语,安倍见她不听话道:“你这贱女人真是欠收拾,难道你想要和几个黑人演AV,让你侄子在旁抱着你被黑人干”。叶晴歌闻言心里一颤,只能张开口一断一续地到“感……感……谢,贪狼大人……抠……抠……晴歌的……屁屁……眼”。

    贪狼闻言道“既然感谢就过来好好报答吧,过来舔我的屁眼和阴道吧”。

    说着她躺到了床上将黑丝褪去了一半,露出了黑色的阴户和褐色的屁眼,阴户上一丝丝淫液不断流下。

    而安倍见状将叶晴歌摆成了后入式,雪白的翘臀翘起,叶晴歌的俏脸低垂看着眼前的黑色的阴户和屁眼。阴户的阴唇肥厚,往两边拱起,中间一个小巧幽深的小洞不断得流下淫水。

    贪狼看着叶晴歌道“很骚,很淫荡吧,我们这是我们女人的命运再怎么反抗它都会成这样,我们只有靠自己才能掌握命运。可惜的是你没哪个机会了接下你的下面将会逐渐变黑变骚迎接一个又一个男人,甚至比这更淫荡。现在好好舔它吧”。

    叶晴歌一边忍受着身后的快感,反驳想说这不是她的命运,可是话到口她却发现她的想法是多天真,此时她还能怎么做呢,自己爱着无道,不过他是自己的侄子两人不可能的,而无道现在又在他们手上,自己还失去了反抗能力,我该怎么办呢。

    她这样想着可是贪狼不给她机会,她按着她的脑袋强迫她舔,她只能伸出舌头舔舐着贪狼的阴户将里面的淫液和污垢清理,而贪狼则是随着她的舔舐呻吟逐渐高亢道:“啊,啊对就是哪里,贱人你的舌功真不错”。

    之后随着一股高亢的呻吟一个淫液从阴户喷出,喷了叶一脸,而叶晴歌身后的安倍也到了高潮又一股浓稠的精液注入了她的阴户。叶晴歌感受着精液的注入顿时再次失神,瘫软在床上。

    贪狼在到高潮后显然没尽兴,她将瘫软的叶晴歌和她摆成了69式,只见叶晴歌的私处粉嫩的小穴微张血迹混着精液从中流出,而她原本粉嫩娇小的屁眼则大开无法合拢。

    接着贪狼对安倍道:“你不是想来干我吗,那就来吧,顺便让这小骚货舔吧她的舌功真领人回味无穷”。

    安倍闻言就挺着鸡巴上前,将沾满淫液的鸡巴砸着她美丽的俏脸,将她的神智换回,她厌恶地看着眼前沾满精液的肉棒,可是想起安倍之前的话,她只能不情愿地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一点点舔舐着上面咸咸的腥臭的液体,过了一会儿,安倍从她的口中抽出肉棒,对着贪狼的菊花用力一刺,开始了抽插。

    晴歌看着眼前抽插着菊花的肉棒,想着我那就是这样被抽插的吗,不等她多想,安倍按着她的头颅接近菊花和肉棒的交合处道:“骚货快给我舔”。晴歌内心想着我不能这样做,这不是我的命运,可是被按着无法脱离,不过看着交合处,她竟然不为何不自觉得伸出舌头舔了上去,而且还无师自通地将香津吐在其上给其润滑,然后在香津混合肠液后主动舔舐将它舔入口中。她感受着自己动作内心无比羞耻,想叶晴歌你怎么能这么淫荡,难道我真的天生适合当妓女吗?安倍得意地感受叶晴歌的舔舐,然后望向贪狼,两人心照不宣会心一笑。原来贪狼用秘法让女子受到言语暗示不自觉间做出淫荡的事。

    而在叶晴歌的身后贪狼兴奋得一边感受着屁眼被操的感觉一边舔着她的阴毛密布,精液淋漓的私处,一只玉手拍击着她圆润的没有一丝褶皱的雪臀,一只手肆意得抠挖着她的菊花。

    她的手法特别的老练,叶晴歌在她的玩弄下每次都会呻吟“额啊,额那里不要,啊轻点好疼”。

    安倍听着晴歌的呻吟特别得意,想着让她叫的更加淫荡望着使用秘法的贪狼暗继续道:“贱人,真是淫荡,快叫得再浪浪点,说你说是骚逼,欠干,想要鸡巴”。

    受到暗示催眠叶晴歌身体也在多次的高潮中神智有些涣散,即使内心在不甘也无法控制开始了浪叫“晴歌是贱奴,啊,屁股,屁股被打的好爽,好厉害。骚,骚穴好好痒,好想要肉棒。肉棒肉棒在哪里快来肏我。晴歌好想要啊”。

    随着一声声呻吟的放出,叶晴歌的心防开始逐渐丧失。安倍看着叶晴歌越来越迷离的眼神,知道机会到了诱导道:“晴奴,你就是个淫荡的人,喜欢自己的侄子,你的毛那么多身体这么骚,就该要接受这些,接受你的命运好好当个贱奴这样才能和你心爱的侄子在一起,才能够享受肉棒的快乐”。

    叶晴歌随着贪狼的秘法暗示将安倍的话逐渐映入了心房,在其中回荡,她的想法开始改变“是的,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们是姑侄,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无道,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全,我已经不干净了无道应该得到最好的我配不上他。既然这样我要保护他即使是用我的身体”。

    说着她不自觉地舔舐得更加仔细了,甚至不时得含着安倍的蛋蛋,然后吮吸几下。而她原本就潮湿不堪的阴户更多的水不断流出,贪狼对此更是一丝不放过,她的力量是三星之力的贪狼属木,叶晴歌的这种修炼之人的淫水对她是大补之物,她还暗中运用秘法将叶的功力引导致阴户随淫液流出。随着淫水和功力的流出,叶的快感也不断上升。

    而安倍此时也在享受完贪狼紧致的屁眼后,受不了叶晴歌的浪叫在将沾满污秽的肉棒让叶舔干净后走到她身后一杆入洞,奋力地抽插。叶晴歌本就涣散的神智和快感再次被点燃上升,随着安倍的抽插和贪狼秘法的运转她苦修多年的功力迅速地散失,她阴道不断的收缩夹得安倍的肉棒舒爽无比,而安倍也感觉了她的功力散失,知道贪狼在使用秘法让叶功力散失,此生沉沦,也趁机开始捡好处他一下下地冲击着叶晴歌的子宫花心,感受被哪里流出的淫水的滋润,也刺激地她放声高喊。

    之后随着一大股叶晴歌功力的流出,她也到了顶峰,在云端的感觉下他她的子宫口竟然松开了一小口,安倍的肉棒也趁机顶入其中,他它的龟头进入子宫,然后一松大量的精液进入这从未被浸染的宫腔。将里面全部灌满乳白的精液。

    接着安倍趁着贪狼的秘法下了最后一个暗示“记住这高潮的感觉,今后只有当男人精液才能让你达到高潮,而如果一天没有高潮你会无比渴望被操,到时不管操你的人多丑你都会把他当成叶无道一样”。由于功力的大量失去叶晴歌完全无法抵抗,只能任由这暗示进入她的心中。

    贪狼起身看着被下暗示的叶晴歌对安倍道:“这样叶晴歌就算沉沦了,今后再也离不开男人?不如我们在给她来点礼物咋样?”。说着她操控着将肚兜射满精液的叶无道,将她抱到了厕所在马桶里面满是她之前被灌肠和尿出来的秽物,接着叶无道在贪狼的命令下将已经污秽不堪的肚兜丢到了马桶中,肚兜很快被秽物污染。

    贪狼按着冲水按钮对叶晴歌道:“贱人这可是代表你贞洁的东西哦,现在被你的侄儿丢到马桶里了,想要吗想要的话先爬过来喝我尿然后在过去用嘴巴它叼出来塞进你的逼里”。

    叶晴歌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知道她别无选择那是她与无道唯一的见证,见证她的爱,和纯洁即使已经污秽不堪她也要拿回来。这样想着,她慢慢地爬了过去张开了嘴,贪狼看着这曾经高傲的女人的样子一整得意,便放松一股水箭从她胯下射出射到了叶晴歌的嘴里。叶晴歌的嘴里很快就被黄色的尿液填满,接着大量的尿液满溢淋到了她身体的各处。

    在贪狼尿完后,叶晴歌爬向了马桶,里面的肚兜已经沉没了下,只有一根吊带在桶边,她只能用嘴巴含着吊带一点点得将肚兜从中含出来,中途免不了含到各种秽物。最后肚兜被叼了出来,只见曾经雪白无暇的肚兜上面满是黄色的秽物,上面沾染的处子血也依稀不可见。之后叶晴歌看着这肚兜像她的身子一样遍是污秽,内心悲凉,不过为了留下它她只能含泪将它拿起一点点塞进了满是精液,穴口久久无法闭合的小穴中,然后在小穴的挤压下大量的液体从穴口流出到了地上。

    做完这一切她看着贪狼,贪狼看着这女人满身污秽的样子觉得满意,心想真是个淫荡炉鼎,以后有机会可以多来采补下,不过也不能彻底玩坏了那样就不有趣了,就施术让叶无道抱着她去了浴室清理,然后转身对安倍说了明天务必到场就离开了。

    东京银座,一间著名的风俗店,门口数位美丽的地女子在招客,前一身黑衣的奥古斯到了这里,他看着这日本的特色服务店微微一笑,他对日本的历史不屑一顾但对日本的这种文化却很喜欢,在他眼中不管如何优秀的女子都应该是这样风骚是人人能干的妓女,女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资源和玩物。

    即使如他之前干过的叶隐知心这个岛国剑圣,也无法令他驻足,此刻那曾经高傲的剑圣应该在几个黑人的夹攻下拍着AV吧,想想她那原本充满希望的表情变成绝望的样子就是刺激。等再调教几天她就能成为个合格的母狗吧,加上剑圣的身份,到时候我的那些人一定会争着干她吧。

    这个贪狼这女人也是舍得让那英式奕送来这样的大礼,来拉拢我,不过也是就贱女人罢了,之前为了上位当了前代头目三年的性奴,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贪狼之力,将前代头目和一众高层全部吸干成了老大,这样的骚货不得不防。

    不过哪个英式奕在送礼的时候暗中告诉我来这,估计想对付那个贱人,就先看看他想干什么。

    这样他一边思考着一边走到了一个女郎身边,揽住了她的纤腰,凑上了她的耳朵,装做舔舐说出了暗号,那个女人闻言就微微一笑,领着他走进了店内一个房间,接着按了下床下的机关,房间的墙便开了个门。

    奥古斯走了进去,只见英式奕正坐在椅子上,他的腿间一个一个美艳的女人,双膝跪地,臀部高跷,两腿间的私处和菊花插着两根粗大电动棒不断地抽动着,大量的淫水不断流下。奥古斯玩味得看着这样个骚女人对英式奕道:“你可是好兴致,特意找我来有什么事吗,难道是为了干这个烂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走了”。

    英式奕见奥古斯的不耐烦,拍了拍望月鸾羽的脸到“贱货还不趴好让,奥古斯大人入坐,奥古斯兄今天当然不是为了干这骚货这点事来找你,我今天是想跟你谈谈三星之力和贪狼的事”。

    奥古斯闻言就有了兴趣坐到了望月的背上,一边把玩着她腿间的电动棒一边道:“哦三星之力,是贪狼,破军,七杀吗,我记得三大星力各自有不同的特殊之处,贪狼修炼的是贪狼星力,还有意大利的司徒家族靠破军星力传承,不过自哪个司徒贱女人上位后就再没人施展过了,至于最神秘的七杀在十几年前自白家家主用此杀了围殴的京城各大家族高手,然后暴毙就不知所踪”。

    英式奕接着道:“三星之力各有所长,互相制衡。七杀注重个忍字能使所有受到内力无效,能克制破军,但无法抵抗贪狼的魅惑,但七杀自白家之战后,便失传,不过贪狼让我注意当年大闹京城的叶河图,据传白家家主可能将七杀交给了他,贪狼的贪狼星力靠女子的淫水积攒力量,能够迷惑心智,一旦与男子交合就能肆意吸收男子的内力,当日她就是靠此从一个贱奴成了我们的头目,不过据传破军星力能克制她,我知奥古斯兄准备集合你的圣日会和教廷的力量对付司徒,不知你等你功成后若得到破军星力对付贪狼这贱女人是否感兴趣呢?”。

    奥古斯闻言思考了一会儿“你这样背叛贪狼又有啥好处呢,你现在可是在日本她之下第一人哦”。英式奕咬牙道:“第一人又如何还不是那贱女人的狗,那女人当日放过我还不是因为我听话像条狗,这天下本就该由我们男人掌控的,我总有一天要让那女人跪着喝我的尿舔我的鞋子。至于好处我想要加入圣日会成为十二席之一”。

    奥古斯看着他的表情觉得他没有作假,接着道:“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就凭借这点情报就想我同意你入会和对付贪狼可还不够哦。你还得拿出些筹码来体现你价值”。

    英式奕接着道:“当然我肯定有准备的,我知道你们圣日会的规矩需要缴纳优秀的女子,可以帮你在中国和日本搜集这些人,你们圣日会的势力都在欧洲想必那些欧洲女子都玩腻了,来些亚洲的如何,而且贪狼现在手下的势力我已经暗中接管一半,只要你能对付贪狼,之后的事我来解决,你们圣日会就能掌控远东。

    这筹码够了吗”。

    奥古斯听完思考了一下,心想这样的人是个小人但还是很有价值的远东这边之前没有办法扩展势力,现在乘这机会让这人代言也不错,而议会就算加了他一个那几个人眼里也不会在意的,还能趁机搜集远东的女人们,就算不成还没啥损失。思考完后他就道”。“既然如此就合作愉快,欢迎加入圣日会”。

    “说着便和英式奕握了手。

    英式奕道:“合作愉快,不过不知道入会后有什么要求”。奥古斯道:“你现在还需要留着着没啥特别要求继续影藏好就行,我回去会将你列为十二席。议会成员可以对会内所有的女人随意支配玩弄,不过有几个热门的女子,老是被抢,所以需要用贡献换取玩弄的月数。你刚入会还没贡献等你成功后贡献少不了你的,至少可以包几个热门像教廷圣女珠曼沙华,荷兰女王蓝妮雅啥的至少一年随便怎么玩都可以。记得现在珠曼沙华好像被洛克菲勒家的那个老变态包着,他上次录的那几份录像可真是会玩,珠曼沙华穿着雪白的修女服坐在他的腿上一边挨操一边唱圣诗,然后在射精后,他拔出了尿在了一个杯中,珠曼在舔干他的鸡巴后蹲着尿人其中,在他的命令下喝了一半然后被他用管子灌入了她的屁眼。等我们成功贪狼那种贱货随便玩不要太在意”。之后奥古斯离开了,两人的同盟就此达成此时日本的东京机场,一架航班到达了了机场,慕容雪痕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上黑色吊带丝袜覆盖其上配着粉丝的超短裙。她双手抱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神色复杂地看着窗外这片土地。她的俏丽的脸上带着口罩让人无法看见她的表情。

    在那个梦魇般的夜晚后,曾经幸福的日子不存,她被英式奕交给了蓝刃调教。

    虽然由于她怀着无道的孩子,蓝刃没敢很过分,只是让她继续她的音乐事业,但是每天她都需要替他或者他找来的各种不同人口交喝下精液,每次排泄都要像他申请,在他的注视才下能排泄,甚至即使在上台表演时她的内裤上还满是精液。

    这样的凌辱从未断过,但为了女儿和无道她却不得不接受。

    上周在她在蓝刃的安排下在演出时宣布休息一年,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掩饰越来越隆起的肚子,同时到这日本接受进一步的调教。蓝刃还在某次被她口的时候说,到时候她会有个出道大会,今后的一年里会成为个合格性奴女优。

    她回想到这,不由的一阵苦涩,“无道你在哪里啊,你的雪痕不干净了,你一定要摆脱他们的控制回来的,宝宝你在忍忍,妈妈会生下你的而爸爸会来救我们的”。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她身旁的蓝刃,用力得捏了下她翘臀,将她的思绪拉回。她只能默默地起身被蓝刃牵走。

    等到她走出了安检口,被蓝刃用力拍了下屁股她才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但就在这时一副熟悉的面容,映入了她的脸庞。看到自己最爱的无道脸庞,她顿时高兴不已忘了所有的苦难和悲伤,跑上去抱着叶无道。

    但没过多久一个妖艳的声音在她耳畔想起“慕容小姐和叶无道真是情深义重啊,不过你刚到日本可得要叶无道带你好好领略下我们的日本风情和肉棒哦,不然这周末的大会你可能会一下子受不了哦”。

    说着她施加了命令给了叶无道,叶无道也在受到命令后带着神色复杂但又望着漠然的爱人的慕容雪痕离开了。

    东京的银座歌舞街,慕容雪痕被叶无道拉着来到了这边,慕容雪痕神色复杂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人有的是满脸淫笑的猥琐大叔,有的是花枝招展找寻客人的援交学生妹,还有人找到了客户像她一样抱这男伴的手。

    即使她带着口罩遮掩了倾国的面容,但完美的身材仍然吸引人,但路上的男人时不时的看着她将她当成了廉价站街女。想到这经过调教的她的身体竟然因为羞耻,下体有一丝淫液流出。

    叶将她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厕所,把她拉进了男厕所的然后无情地对这深爱着他的女人道:“贱人,脱衣服”。慕容雪痕看着这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孩子的父亲知道他是被控制想要唤醒他道:“无道看看我,我是雪痕啊,快醒醒啊”。然而深受控制的叶无道却毫无反应,给她一巴掌扯下了她的脸罩甚至把雪痕按在了地上强迫她跪下道:“贱人你谁啊,给我好好跪着脱衣服,然后给我撅起屁股表演放尿”。

    慕容雪痕满是凄苦,但怕无道再动手伤了孩子只能默默得跪着在肮脏的地上,一点点解开了白色衬衫露出了里面黑色蕾丝的胸罩。粉丝短裙被褪下,露出了黑色透明内裤。

    不一会地上满是雪痕的衣物,而雪痕一身雪白晶莹的玉体上只剩下黑色的吊带丝袜。叶无道阻止了她继续脱拿起了衣物随手丢到小便池里,一手将慕容雪痕雪白的俏脸按到了地上,她一双圆润的玉乳倒挂,纤细的小腹隆起,一手摸了吧慕容粉嫩的流出水的小穴,用力揉捏了她肿胀的阴蒂然后道真是淫荡还流水了,尿吧贱人。

    慕容雪痕的身体特别敏感尤其在蓝刃的调教后每次被摆出这些羞耻的姿势时都会莫名的兴奋,此次被心爱的人这样对待和玩弄即使内心悲凉但身体却无法控制,在被这样辱骂后竟然到了小高潮,之后两股水箭从她的股间射出,在她腿间汇成了了一滩不断扩散沾染了她的黑色丝袜使它更加透明显现出里面包裹的玉腿,之后更蔓延到了她的脸庞。使得她一阵恍惚。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厕所外传来,之后一道猥琐的身影走了进来,来者进来看到地上撅着雪白屁股的慕容和叶无道,开始一惊但立马猥琐得笑了起来。对叶无道道:“朋友好兴致啊,这花姑娘真漂亮多少钱啊,看着不错真是骚啊那家店的”。

    叶看着眼前这身高一米六挺着肥胖肚子的日本人想起到了个点了到“这个贱人是主动来找我干的,我嫌她怀孕而且脏没干不如你来试试”。

    说着扳开了慕容的黑色美腿露出了里面粉嫩的小穴。这猥琐胖子见状立马道:“那就谢谢老弟了,不过我得先解决下方便一下”。

    叶无道道笑道直接尿这这贱货的骚逼里不就行了。这时缓过神来的慕容急忙到不要这样的,对孩子不好。胖子听后一边解开了裤子露出了挺立的黑丑的鸡巴道既然是孕妇那就尿你的屁眼里不过你得主动把我的鸡巴塞进去。

    慕容雪痕听完先是一喜,但听到后面只能无奈苦笑,但为了孩子只能主动搬开臀部,腰部下降,撅着雪白的屁股露出两瓣臀肉间粉嫩的屁眼,两条美腿慢慢地往后挪。很快她就感受到了根火热的棒子定在她的臀部,她默默下了决心往后挪动着。

    胖子只见粉嫩的屁眼的褶皱慢慢被自己的肉棒分开,然后包裹住它,很快自己的肉棒便被屁眼吞没,之后被紧紧地被温热的肛肉缠着。

    他当即放松原本憋着的尿液,一股股尿液从他被包裹着的肉棒中射出,直接射到了慕容雪痕娇嫩的肛肉上刺激地她不由得呻吟,很快她的肠道里便满是尿液,烫的得她不由得收缩屁股,紧缩的肠道夹的胖子异常爽快。

    之后随着啵一声鸡巴抽出慕容的屁眼很快闭合,但仍旧有很多尿液顺着她的股间流到了她的大腿和粉嫩的小穴。

    胖子对着叶无道说这贱货真骚,又对慕容雪痕道,贱人过来舔干净不然直接操你的骚穴。

    慕容雪痕听到当即转过身子生怕他直接插进去,然后看到一根丑陋的滴下尿液的肉棒。

    胖子由于厕所的光线看不清慕容雪痕的脸,只觉得这个淫贱的怀孕的女人有点像自己追的音乐女神慕容雪痕,当即觉得不爽,直接捏着她的脸到贱货快给我舔干净。慕容雪痕怕他更加粗暴只能张开小嘴伸出小巧的舌头,按照之前被调教的方式一点点舔舐着肉棒,一边侧眼看着旁边欣赏着她苦涩表情的叶无道。

    很快肉棒就被舔的一干而净,所有的污渍都被慕容雪痕灵巧的舌头一点舔舐然后吞咽下去。之后叶无道两手从身后把她抱起,两腿叉开摆成了小孩撒尿的姿势,还用手指搬开了慕容雪痕早已经满是水渍的小穴。

    慕容感受这曾经温暖的怀抱,即使被摆成了这羞耻的姿势她仍然贪恋这叶无道的怀抱,但此时一切都已经改变。

    叶抱起她后就无情的将她的小穴对准着胖子早已经挺立已久的肉棒套了上去。

    她紧闭的阴道被肉棒无情地分开,胖子则是觉得肉棒被柔软湿润的腔壁紧紧得含住,龟头则是直接顶在阴道尽头小巧圆润的子宫颈上。子宫颈由于怀孕紧紧的闭合,一圈软肉由于充血异常地柔软,胖子的肉棒顶住上面仿佛被小嘴用力得吸吮。

    胖子不由地两手抱着她一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开始用力开始抽插,慕容雪痕则是由于身体过于敏感,一声声的娇喘不断的从她的口中发出,她还由于怕摔只能双手紧紧地搂着胖子的脖子。在他耳边说:“轻……轻。点,都顶到里面了……会……会伤到到孩子的。求求你”。

    而胖子则是全然不顾,将眼前这和他的偶像慕容雪痕相似的贱女人当成了她,奋力地干着,不由自主地道:“雪痕……雪痕……你的小穴好紧,夹的老公好爽啊”。

    慕容雪痕听着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内心一颤以为被认出来了,被粉丝干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兴奋起来,很快随着一声诱人的呻吟,慕容雪痕的小穴夹得更加的紧了,敏感的身体胖子的攻势下很快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春水流出浇在了胖子的龟头上,胖子被突然起来的刺激刺激地直接控制不住,大量的精液从肉棒中喷出浇在了慕容雪痕的宫颈上,阴道中。

    之后全身瘫软无力地被胖子放置在了脏臭的厕所地板上,黑色丝袜上满是尿液和各种污渍,她的两腿之间的小穴微微充血张开,大量的滚烫腥臭的精液被紧致的阴道关在里面,只有少量精液在肉棒抽离时被带了出来从小穴缓缓流到了地上。

    慕容雪痕无力地转头寻找找叶无道却见叶无道拿着她之前脱下的,被丢到小便池的内裤自慰撸着被她看见就射在了上面,然后走到到了她的面前将内裤直接丢在了她的胸上,一泡尿浇在了她布满汗水和泪痕的脸上,之后肆意得浇在了她雪白的酮体上。

    之后的几天里,慕容雪痕白天被叶无道带到了东京的个个地方游览。有时在东京阴暗的小巷里替无处可去的肮脏流浪汉口交,舔肛,有时戴着口罩小穴里塞着电动棒忍着强烈的刺激游览满是游客的东京塔,有时在公园脱下大衣套着狗项圈放尿,而每到晚上则是被带到贪狼面前一边被舔舐春水,一边被贪狼用秘法暗示,调教学习,各种淫荡的话语和姿势准备着周末的大会正式成为贪狼用来结交势力的娼妇。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并对极品公子改编版伪续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