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术骗局

【邪术骗局】3 【秽】篇 -美少妇与园丁(上)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Tatsuya321 本章:【邪术骗局】3 【秽】篇 -美少妇与园丁(上)

    【邪术骗局】3【秽】篇-美少妇与园丁-(上)

    作者:Tatsuya321(haruki321)

    28年2月28日

    字数:12978

    清晨,微弱的阳光无法突破那灰暗的云层,在这个陈旧的灰白色房间内,美

    丽的依琳照顾了张骏一晚,肯定是累坏了,带着一脸倦容沉睡在病床边上。

    那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双目紧闭着的张骏,脸色苍白就如死人般。

    「张骏!」

    依琳突然大叫了一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张骏,你怎么还没醒啊,我们……我们待会就要去教堂了……呜呜呜」

    依琳边摇着病床上的躯壳说着哽咽起来。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来。

    「进来了啊,女士,我是r。张骏的主治医生,我叫卡鲁斯,你好……」

    一个年纪不大,但已经谢顶了的肥胖白人,穿着一件略脏的白大褂蹒跚地走

    向依琳。

    卡鲁斯托了托那鹰钩鼻上的金边眼镜,把白大褂口袋里那一只肥圆的手,伸

    向了依琳。

    依琳站了起来,伸出她纤细的玉手与那胖医生一握。

    手被他一下紧紧的握住了,依琳此刻无心去察觉那肥胖的卡鲁斯正沉迷着打

    量自己诱人的身段,色眯眯的眼神一直盯着她那仍然穿着黑丝高跟的美腿。

    发佈.

    .com

    当卡鲁斯正沉醉在依琳的美色中,口水似乎都快要从嘴角流了出来,依琳猛

    抽回了自己的手说。

    「卡鲁斯医生,你好,你是来告诉我张骏他的情况的吧?」

    卡鲁斯知道自己失态了,用手擦了一下嘴角说「啊对!不好意思,昨天Mr。

    张骏的手术做到太累了,我还没缓过神来」

    「……没关系」依琳打了个圆场。

    「对了,Mr。张骏的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有过一段短暂的脑缺氧和强烈的

    震荡,再加上内脏也有过大量的出血,他的情况昨晚还是挺不乐观的,不过经过

    抢救之后,现在他的身体一切也算是度过危险期了……」卡鲁斯托了托眼镜一本

    正经的说。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呢?」依琳着急的问。

    「这个嘛……很难说,也有病人当天就醒,当然也有病人一直都没醒过来,

    呵呵」卡鲁斯含糊的回答。

    「……那张骏他,他不会就这么一直……」依琳一听急切的追问

    张骏自己在旁边听着也是一顿抖擞。

    「呵呵,这位女士,你放心Mr。张骏他现在情况还是挺好的,一切渐渐有

    恢复正常的迹象」卡鲁斯笑了笑安慰说。

    「真的吗?那就好……」依琳顿时情绪安稳了一下。

    「真的,这位女士,我看你也累了吧,要不然你先回家休息,Mr。张骏在

    这里有我们照顾,你放心吧,有什么消息我们马上通知你。」卡鲁斯说。

    「嗯……那如果他醒了请马上通知我,我希望能时间陪在他身边」依琳

    想到了自己已经一夜未归,身上还被恶心的人羞辱过,当然家里面那只宝贝博美

    犬也需要喂食了,回家洗个澡,精神一点,希望张骏醒了看到一个干净美丽的自

    己。

    「那肯定的,对了,麻烦到楼下去办理一下入院手续,因为昨晚是救护车送

    进来的,什么都没办好呢……呵呵,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先去看看其他病人了」卡

    鲁斯笑着对依琳伸出手来。

    「好的好的,谢谢你了卡鲁斯医生」依琳紧紧的双手握住了卡鲁斯那肥胖的

    手,连忙致谢说。

    说着卡鲁斯拖着肥胖的身体走了出去,依琳看着病床上的张骏,拿起了手提

    包走了出去。

    「女士,你先给Mr张骏填个入院手续,这是Mr张骏的医疗保险卡,还有

    他的驾照,这些先还给你,另外提醒你一下,MR张骏的保险卡有一定的自付额

    的,医院稍后会有账单寄到你们家,另外救护车的费用是不包括在保险卡里面的,

    这个付款单应该会先收到,谢谢,另外我们的探病时间是早上7点到下午5点,

    由于昨晚是特殊情况,所以让你留在医院里,下不为例。」医院前台的墨西哥肥

    女人不急不慢的对依琳说。

    「嗯……知道了,紧急联系人上面留了家里的电话还有我的手机号,有什么

    情况请马上和我联系」依琳填完入院手续后,把张骏的东西放入包包里说。

    张骏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我要振作,说不定下午来看他的时候,他已经

    醒来了呢依琳边开着车边想。

    依琳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那原本应该充满幸福的家中,迎接她的只有她心

    爱的小博美犬,依琳抱起那可爱的小狗,想起昨夜的委屈与噩耗,眼泪禁不住留

    了下来,小狗仿佛也知道主人的哀伤,不停的舔着依琳的脸蛋,安慰着她。

    「乖宝宝,肯定是饿坏了,妈妈给你饭饭吃」依琳边摸着小狗边拿出狗粮来,

    倒进了狗狗的碗里。

    喂好了小狗后,依琳回到里脱下了身上自觉肮脏的衣服还有那带着泥泞的黑

    丝袜,赶紧到浴室里冲洗起来,更重要的是涑口,她刷牙后似乎要用光那一整瓶

    漱口水般,不断地漱着。

    发佈.

    .com

    不行,不能让张骏看到这样的我,我要忘掉这一切,昨晚那一定是噩梦,

    等张骏醒了,不能让他看到这样的我,张骏他喜欢我开心的样子,我一定要振作!

    '看着镜子里面自己憔悴的样子,依琳不断地安慰自己说。

    梳洗完之后,依琳换上了一身白色的丝质长裙睡衣,那是欧洲著名品牌的限

    量,质地柔软的如婴儿皮肤般,剪裁也是凸显着女性身段的高雅,这是依琳近

    期最爱的睡衣,就这样,依琳舒舒服服地躺进了那软绵绵的大床里,不一会儿便

    进入了梦香。

    一阵急促的狗吠声把刚刚依琳从睡梦中惊醒,还有外面哒哒哒的剪草声。

    是那两个墨西哥园丁又来剪草了,上礼拜来的时候,球球也是不停的叫到

    他们走为止,应该很快就剪完了想着依琳用被子盖住头翻了一下身继续睡。

    没有一会儿,剪草的声音停了,但狗狗的叫声却越来越凶猛,接着是一个又

    一个按门铃的声音。

    「真是的,有完没完啊,球球别叫了妈妈来了!」依琳一下掀开被子,披上

    一件与睡衣配套的丝质的睡袍,匆匆忙忙地下楼。

    「请问是哪位?」隔着大门的雕花玻璃,依琳隐隐约约地看见两个黑黑实实

    的家伙站在了门前。

    「女士,我们是园艺公司的园丁,刚刚帮你煎完了前院的草坪,我们是

    两个礼拜收一次帐的,加上上个礼拜的费用,一共是9美金」一个带着严重西

    班牙口音的英文说道。

    「……好的,稍等一下我取钱给你」依琳说着回到房间拿了钱出来。

    「来……这是不用找零——」当依琳打开门,话都没说完的瞬间,她

    心爱的小博美却从门缝里冲了出去,对着门外其中一个墨西哥园丁的小腿,一口

    咬了下去。

    「SHIT!!#¥%%%」那园丁疼的不断地骂着西班牙语,摔开小狗。

    「球球不要!」依琳猛的一下冲出去想要把小狗抓回来,可是被另外那个园

    丁抢先了一步抓起了小狗。

    「……你没事吧?」依琳战战克克地询问着在地上捂着脚的那个。

    两个墨西哥园丁在用西班牙语交谈着什么,并没有理会依琳的询问,那个被

    咬的露出痛苦的表情一直在抱着脚。

    「女士,你的狗是疯狗!你要为这件事情负责!」原本笑呵呵的憨厚园丁捂

    着小腿露出一股凶狠的表情,斜眼看着依琳说。

    「你看!我的朋友可能有一段时间没办法工作了,他还有5个小朋友要养,

    还有一个老母亲要照顾,这段时间你要他们怎么活?!!」那拽着小狗的园丁比

    较高大,留着一撮长长的山羊胡,正对捂着脚的那个使着眼色,气哄哄的说。

    「那……那我帮你们叫救护车……医药费我出,该给的费用都我陪……你们

    觉得可以吗?」依琳慌慌张张的,拿起手机正要拨打9。

    「NO!!!」那个胡子园丁突然怒吼了一下,夺取了依琳的手机,这一下

    可把她给吓到了。

    「我的朋友尚恩,他几个月前才刚刚偷渡过来!眼见下礼拜就拿工卡了,这

    个时候你叫救护车不是要把他送回去吗!我看这样吧,你陪他点钱,我带他去看

    看医生就好了」胡子园丁在依琳的耳边说。

    「……那我要拿……拿给你们多少呢?」依琳双手抱肩,抬头看着那凶狠的

    园丁问。

    「我和尚恩商量一下」两园丁叽里咕噜的说着西班牙语一会儿。

    「我看这个要……要2……」胡子园丁对依琳说。

    依琳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他们会狮子口大开,没想到才要2,

    一直生活得无忧无虑的依琳哪知道这些底层的黑工者,两千美元对他们来说可是

    个大数目了。

    「好!我上楼拿给你」依琳爽快的答应了。

    「不行!待会你把门锁上了不开我们不是吃大亏了!我看这样吧,外面这么

    晒,我朋友也被你的狗咬伤了,让我们进来坐一会儿,等你给了钱我们马上就走」

    发佈.

    .com

    胡子园丁一手握住了依琳正要关起的大门恶狠狠的说。

    「……那你们就……就进来吧」依琳其实心里可是非常害怕的,但是手机在

    他们手里,对方两个墨西哥大汉挡在门前,自己再怎么样也无法挣脱,只能在心

    里默默的安慰自己对方只是要两千块钱,要完就走。

    尚恩捂着脚一拐一拐的先走了进来,大胡子随手把依琳的小狗往外一扔,也

    随后而入。

    「你怎么能把我的球球……」依琳说着正想慌忙的想冲过去抱回狗狗,可是

    那大胡子随手就把大门紧闭上了。

    「让狗狗在外面自己先玩玩,我们拿完钱就走」大胡子恶狠狠的说。

    透过大门旁的窗户,依琳看到了自己的小狗正活蹦乱跳的在草坪上玩耍,心

    理也一下踏实了一点。

    于是默默地往楼梯走去,可是随后依琳仿佛听到了听到了大门给反锁了的声

    音,但是目前的状况容不得依琳去管那么多,只想赶紧走到二楼的房间,拿钱打

    发他们走。

    「尚恩,这房子里面不仅漂亮,而且好香啊」在客厅中四处观望着的大胡子,

    四周嗅了一下说。

    「对啊,刚刚那婊子一开门我就闻到了,这香味可真吸引人」尚恩大口的吸

    了一下四周的气味。

    「这味道再吸引人也不及这个吸引人」大胡子抬头,痴痴的看着依琳那带动

    着薄丝质睡裙摇动的背影说。

    「呐快看,这个屁股,好圆好翘呀,真想摸摸……」大胡子舔着舌头沉醉在

    眼前的景象中。

    「嘿嘿,刚刚我就发现了,你看这婊子走起来一扭一扭的,看着我都硬邦邦

    了」假装腿疼的尚恩,摸了摸自己的下体说。

    「还有你刚刚看到她那白嫩的奶子没?亚洲人居然皮肤那么白,看着能捏出

    水来,我口水都流出来了」大胡子摸着自己的大腿说。

    「对呀,看那乳沟,真想把我这热腾腾的热狗插在中间,让这亚洲婊子尝尝

    咱们墨西哥热狗的厉害!」

    「你看她在家穿得,那么的性感,那薄薄的睡衣都贴到股沟里了,我倒想给

    她那屁眼尝尝我的大家伙,嘿嘿,想着就受不了」

    「喂,其实前两天我和我哥们荷西开车经过这里,他说这房子好像是让人包

    暗娼玩的,你不觉得这个婊子很像妓女吗,美国这里的只有妓女才有特别多现金

    的」大胡子突然说。

    「嘿嘿,我看也有那么一点像,穿得那么的性感,你瞧这么好的房子,这女

    的肯定就是被某个有钱的包在这的。」尚恩想了想说。

    「对,越讲我越觉得像!嘿嘿」大胡子笑说。

    「老哥,美国这里一般妓女多少钱一次?」尚恩舔着舌头问。

    「这个嘛,荷西之前光顾过一个在中国城那边的越南妓女,大概2一次

    吧,他说这边的婊子是中国人,中国妞要2」大胡子摸着胡子说。

    「我还没尝过中国妞呢,而且这个也太棒了,2我觉得可以啊」尚恩已

    经完全色迷心窍了。

    「嘿嘿,我听说这种包养的妓女活都巨好,各种都能玩,待会我也来2,,

    我一定要让她那中国屁股看看我的厉害,」大胡子摸着已经硬邦邦的下体说。

    「哈哈哈,这个好啊,说不定给她加点钱,还能玩些更刺激的呢,」尚恩兴

    奋的说。

    「你这小子,再加下去我们坑来的2块又得贴回去给这婊子了!」大

    胡子拍了一下尚恩说。

    「哈哈也对!不能让她奸计得逞,待会就给她付一次钱!」尚恩笑着说。

    两个肮脏的园丁在这华丽的客厅里,你一言我一语的用西班牙语淫秽地谈论

    着美丽的女主人。

    可是女主人依琳却毫不知情,只认为他们因为马上得到二千美刀而乐不拢嘴

    而已。

    依琳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叠全是百元的大钞,略数了一下,便匆忙地从

    楼梯上走了下来,此刻两个园丁已经在楼梯下等着她,猥亵地盯着依琳性感的身

    躯一步一步的接近,他们迫不及待地赶了上去。

    「拿好了,这里是两千!」依琳再他们面前数了一遍手中的钞票后,递给了

    尚恩。

    尚恩一手便从依琳手上夺了过来,塞到了自己口袋里。

    「钱也给你们了,手机还我,赶紧走!」依琳故作凶狠地说着,正想去打开

    那已经上锁了的大门,可是大胡子却一下的拦在了大门前面,露出了一脸不怀好

    意的表情,又对旁边的尚恩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个把依琳一前一后的围了起来。

    「等一下,女士,其实呢,我们还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大胡子从口袋

    里拿出依琳的手机,晃了晃说。

    发佈.

    .com

    「没什么东西和你们谈的!手机你想要也当送给你!拿了还不快滚?!」依

    琳看着眼前这两个一身脏兮兮,浑身酸臭的园丁,想必还想再坑自己多一点,但

    她决定不能再让他们贪得无厌,哪怕此刻赔上自己的手机,也想立马赶走他们,

    于是叉着腰大声喝道。

    两个园丁视乎并不在意,他们看了一下依琳生气了的样子,又用西班牙语谈

    了几句,大胡子便扯着他那口音严重的英文问道,

    「这位女士,其实我就是好奇,你这里有那么多现金,你是不是妓女啊,嘿

    嘿」大胡子边问边摸着他那杂乱的胡子淫笑着。

    「kk,,,,你们赶紧走吧,没什么好谈的,电

    话也是送你们的!」慌乱之中依琳根本没法听清楚他问自己是不是妓女,也根本

    不想和他们再纠缠,便胡乱地回答着把眼前的大胡子往大门边推了一下。

    「,s!果然被我猜对了!」尚恩在依琳后面突然猛的一下抱住了

    她。

    「你想干嘛呀!非礼呀!lp!」依琳被吓得一下大叫起来。

    可是大胡子的一只大手一下捏住了她的脸颊,在依琳的耳边低声问,

    「女士,其实我刚刚想跟你谈的就是这个,就我们进门起,就猜到你是做妓

    女的,这是房子是包月玩你的人住的吧?你开个价,我们哥俩就各来一次,怎么

    样?」

    「!!NO!什么妓女呀?!放开我!滚开!」依琳使劲地想挣脱

    背后那个比自己矮半个头,得长跟土豆一样的尚恩,但那深棕色的长满黑毛的粗

    壮双臂实在太有力了,丝毫不动的锁住了柔弱的依琳。

    「噢!你这妓女也有权挑客人吗?!告诉你!你这婊子!钱虽然是从你这索

    赔的,但我们今天也算是来消费的了,你也别想坑我们,我知道公价是2刀,

    今天给我们兄弟两伺候好了,小费也少不了你的。」大胡子说着抓住依琳的嘴一

    下亲了过去。

    「唔……滚开……唔唔……」依琳使劲合着嘴巴,大胡子的厚嘴唇却一直吸

    着她的双唇,舌头还不停地想方设法往她嘴里面钻,那口水沾满了依琳的嘴边,

    一阵阵恶心的臭味攻入了她的鼻子。

    「中国妓女的皮肤可真滑溜,这个触感太棒了。」在依琳身后的尚恩也不闲

    着,开始上下其手的抚摸着依琳的身体,刚刚够到依琳肩膀的嘴巴在她的香肩上

    来回地吸允着。

    大胡子从前面抱着依琳,嘴巴仍贪婪地在吸着那美妙的双唇,双手不停在揉

    捏那包裹在丝质睡衣里的美臀,正在享受着手上那丝滑柔软的触感。

    「啊!臭婊子!」突然的一下,大胡子松开了依琳,捂住嘴叫道。

    「怎么啦?!」突如其来的一下,尚恩这时也松开了双臂,向大胡子问道。

    原来依琳实在忍受不了大胡子那恶心的口水味,下意识反抗,狠狠地往他的

    嘴唇咬了下去。

    「呃……恶心死了!救命啊!HELP!!!」得以释放的依琳,大声的想

    向外求救。

    可以大胡子一个巴掌便删了过来,依琳只感到脑子一阵晕眩,靠着楼梯的扶

    手倒了下去。

    「臭婊子,看你漂亮准备先绅士点对你,你竟然嫌我臭还咬我,看我怎么收

    拾你!」大胡子抓住了依琳的头发说着,往她美艳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狠狠地

    抹满她的脸庞。

    「哥们,这中国妞出来做妓女的还真犟……」尚恩乘机抱住被扇得迷迷糊糊

    依琳,双手更是放肆地捏起她柔软的双乳来。

    发佈.

    .com

    「尚恩,你今天必须让我先会会这个中国婊子!」说着大胡子在尚恩手上抢

    过依琳,扛上肩膀。

    「哥们,那钱不是我……给的吗?」尚恩依依不舍的问道。

    「没我你哪能从墨西哥偷渡过来?!你放心,不用很久的,待会轮到你的时

    候我保证这婊子会温顺得像个兔子一样……再说不就是个妓女吗,又不是处女,

    而且哥们我……嘿嘿……保证你待会玩的时候你的骚逼还是干净的」大胡子摸着

    依琳的美臀,拍了拍,淫笑着对尚恩说。

    「啊——哈哈,哥们你还真只惦记着这个」尚恩也会意的淫笑了起来。

    「在下面等着,把窗帘什么都拉上」大胡子对尚恩说完便扛着依琳走上了楼

    梯。

    看着大胡子扛着那吃到了嘴巴的美肉,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梯,尚恩也只能眼

    馋着,乖乖的把客厅几扇窗帘都落下了。

    大胡子把依琳粗鲁的一下丢到了床上,脱下了那脏兮兮的工装裤,露出了那

    毛绒绒的大肚皮下旧到发黄的四角裤,一根粗大的东西已经在那支起了个帐篷,

    然后他整个人压了上去,张着大嘴就往那细嫩的身体上一顿乱亲,双手肆无忌惮

    地揉虐着依琳美丽的身躯。

    「不要啊,放开我,HELP!PLEASE,HELP!」被重压着的依

    琳从晕眩中清醒过来,使劲挣扎着。

    「FKYO!臭婊子,给我听话点!」大胡子大手一下抓

    住依琳丰满白嫩的美乳,大声喝道。

    「噢噢……死老墨臭园丁低贱的墨西哥狗快滚开啊!!!脏死啦……」双乳

    上的挤压感,再加上大胡子扑鼻而来的汗臭,使得依琳一下叫了出来,双手双脚

    不停地乱踢着大胡子那沉重的大肚子。

    「就知道你们这些中国人瞧不起我们,但你给我听着,我今天是来消费的!

    你只是我今天嫖的臭!婊!子!」大胡子这时猛的一下掐住了依琳敏感的乳

    头,狠狠地边拧着边说。

    「哦……不要啊!NO!我不是!我不是妓女!我——哦……」突入的刺激

    让依琳无法再猛烈地挣扎,她只能摇着头否定着对方的误会。

    「现在不认也太晚了,我什么都知道,你收2刀一次,怎么操都行,对

    吧?!」大胡子一只手玩着依琳的乳头一只手揉捏着另外一边美乳,舔了一下依

    琳的脸,凑到了她的耳边说。

    「唔……不……我不是……放开我……我给你们钱……」依琳闭紧了眼睛,

    她实在无法接受自认美若天仙的自己,居然被这丑陋肮脏低贱的墨西哥园丁压在

    身下,当成了2美金一次的妓女玩弄着,在她的眼中,2美金平时也只

    不过是她和张骏,去高级餐厅吃饭的最低消费。

    「嘿嘿知道你们妓女有钱,不过我们墨西哥人不贪心,今天我们钱够了,就

    是来给你生意的!这钱你必须要赚!」大胡子说完,猛的一下,将依琳架在了自

    己长满了刚毛的大腿上,一下抱紧了她,那脏内裤下的硬家伙也紧紧的贴到依琳

    睡裙下的蜜穴上,大胡子张嘴就开始吸允着她那已被掐得红肿的乳头。

    「嗯~不要~放开我,嗯~放我走——哦救命啊!哦哦……」依琳双手抓着

    大胡子那毛绒绒的背,忍受着乳头上的刺激感哀求着。

    「臭婊子你还叫!」大胡子说着一下捏住了依琳的双颊,在那条刚刚脱下的

    工装裤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工作已经发黑了的手套,将那恶心的东西狠狠的塞进了

    依琳嘴巴里。

    「唔——————」依琳的双手被大胡子那如机器般力量的大手一下抓住了,

    大腿也夹在了那硬实的肥肚子与毛大腿之间无法动弹,在这种长年干着粗活的墨

    西哥人面前,原本就娇气的依琳简直就如洋娃娃般任其摆布。

    「这样就听话了吧?再让我吃吃这中国奶子,这口感实在让我上瘾……」大

    胡子说着大手捏起依琳的美乳,一口往乳头的吸了上去。

    「唔——唔————唔」依琳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突然,半闭着眼睛的依琳,发现了在大胡子背后那工装裤里亮起了光,那是

    自然是来自,自己刚刚被夺去的手机,那是一个脚差不多能够得着的距离,于是

    依琳努力的伸长着脚,希望能把手机勾过来。

    可恶,如果能拿到手机就能求救了,紧急电话不用解锁就能打的……眼

    见慢慢的手机已经从那条看着不知道穿了多久的工装裤里滑了出来,依琳用脚尖

    轻点了一下HOME键。

    眼见马上就能拨打紧急电话了,可是这时双乳上那恶心的屈辱感却顿时停止

    了。

    大胡子那原本正在捏奶子的手一下抢过了依琳的手机,一下往墙上一扔,发

    出了屏幕碎裂的声音。

    「臭婊子你还不老实!想打电话求救?我今天非让你做我生意不可!」大胡

    子说着,一下抓起了依琳的头发把她从床头一下拖到了床尾。

    发佈.

    .com

    「唔——————————————————」这一下让依琳疼紧闭着眼睛,

    被扯过头发的那块头发疼得直发麻。

    「让你不老实,我让你不老实,今天我就教教你这中国妓女怎么在美国做生

    意!」大胡子在工装裤上抽出了皮带,将她以趴着的姿势,将她双手死死地扣在

    床尾那镂空雕花上。

    不,不要再继续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怎么样呀~」依琳忍受着头上的疼痛,

    那未知的恐惧不断地侵袭着她的心灵。

    「这样就轮不到你不老实了,嘿嘿,这下就乖了」大胡子说着坐到了依琳身

    后,抚摸起她那包裹再高级丝质睡裙里的身体,就好像在夸奖自己家的母狗一样。

    可恶的死老墨,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呀!谁能来救我啊!依琳摇动着被捆

    绑的双手,可是那劣质的皮带被系的牢牢的,似乎丝毫不动,依琳只能眼睁睁的

    发出唔唔的声音。

    婊子!把你的骚屁股给我抬起来!」大胡子喝道,使劲的按低依琳的头部,

    使得跪在床上的依琳高高拢起了性感的美臀。

    「就给我保持这个姿势!听好了婊子!」说着大胡子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依琳

    那丝质睡袍下的屁股上。

    「哦嗯……」依琳疼得差点翻了白眼,接下来屁股上便是一阵发麻的感觉传

    到了大脑,依琳弓起了腰,大腿缩紧的想让屁股缩下去一点。

    「我叫你保持姿势婊子!」

    「啪!」大胡子话音一落,在依琳另外一边白嫩的美臀上有传来一阵麻痹的

    疼痛感,依琳忍不住大腿又是一缩。

    「臭婊子听不懂还是听不见啊!!听不见啊!!听不见啊!!」

    「啪!啪!啪!啪!」大胡子发疯似边叫着,边连续好几下的抽打着依琳的

    屁股。

    「唔唔唔——唔————」依琳此刻眼泪都已经流到了下巴,身体却不敢再

    蜷缩着,自己颤抖地又翘起了美臀。

    「嘿嘿懂得听话就好!」大胡子再次夸奖依琳似的抚摸起她的美臀来。

    「唔嗯~唔嗯」依琳感觉自己被打得火辣辣的屁股,被那粗糙的手掌抚摸着

    更不是滋味,但总比再挨打好受,而且还指不定会怎么样折磨自己呢,于是稳住

    自己颤抖的大腿保持着姿势。

    「要保持好才是个好婊子嘛……」

    「扑哧————」大胡子一下把依琳那贵重的丝质长睡裙在臀部的地方,撕

    开了一道长长的口中,那睡裙就变成了从后面开叉的样子,依琳的美腿与美臀完

    完全全暴露在了大胡子面前,原本已经贴身的黑蕾丝丁字裤,也因为依琳的屁股

    被打得红肿,而深深入在她的股沟内。

    「嘿嘿婊子,看你的屁股现在红扑扑的,感觉比之前还大还翘了,是不是再

    打几下就会更大啊?」大胡子拉扯着依琳的丁字裤轻拍着她的屁股笑着说。

    「唔唔嗯唔唔嗯」依琳支支吾吾的摇着头。

    「嘿嘿,那我们就来点正经的吧」大胡子抚摸着依琳的包裹在黑蕾丝下的阴

    部说。

    「唔——」依琳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低下头紧闭着眼睛。

    丁字裤后面的细绳被撩开了,一阵粗糙的摩擦感从她的下体外慢慢的插了进

    去,是大胡子粗糙的手指,但产生感觉的却是依琳那美臀之间的菊穴。

    「唔唔唔唔唔!!」依琳使劲的摇头,却不敢再移动那被手指插着菊穴的臀

    部。

    随着大胡子的那根食指在她的肛门口慢慢的进进出出,依琳的身体害怕的不

    停的颤动,菊穴也无意识地一张一缩的想推出那里面粗糙的东西。

    「哦我的好婊子,看来你那些中国客人不喜欢玩屁股嘛,你的屁眼居然还是

    个处女,不过今天你得谢谢我,我来教教你,你懂了以后,就能让你做类型

    的生意了,嘿嘿」,大胡子拔出了塞在依琳菊穴里的手指后,压到她后背上,舔

    着她的耳朵说。

    「不要啊,疼,会玩坏的,求求你不要弄那里,」依琳含含糊糊的流着泪,

    摇头求饶着。

    发佈.

    .com

    「哎呀臭婊子你不用怕,我很有经验的,你知道我在墨西哥那的女人,被我

    玩过几次屁股之后,现在都不想被操逼了,连自慰都扣自己的屁眼,拉屎的时候

    还发出高潮的声音,天天晚上求着我操她屁眼,嘿嘿」大胡子笑着舔掉依琳脸上

    的眼泪说。

    「这个东西应该好使……」大胡子在依琳的床头柜内翻出了一瓶香薰精油,

    那是依琳的朋友从欧洲带回的名品,有着放松神经的作用,大胡子将那精油挤到

    自己的手指上,将手指一下又插回了依琳的菊穴里,这次插得更深了,然后在里

    面慢慢的转动着。

    「唔……唔……」这感觉明显比之前那带着撕裂的感觉好那么一点,依琳那

    一张一缩的肛门口更容易地推出了那粗糙的手指。

    「小婊子还有点天分,要有点节奏!」大胡子这下直接吧精油往依琳的菊眼

    处挤,手指开始由慢而块的转动着进进出出。

    这感觉……好像大出来的感觉……不要……好羞耻啊依琳心理面不断地

    抵触着这种从来羞辱感,此刻的她就仿佛在这个她觉得低下无比的男人面前排泄

    一样,可她菊眼却跟那手指的节奏活动起来。

    「很好!再来加一根看看……」大胡子又挤了点精油,一下把中指也插进了

    依琳的菊眼。

    这也太粗了……会坏掉的啊……」依琳咬紧了口中的工作手套,紧闭双眼

    强忍着肛门那突然的扩展。

    「小处肛还不错嘛,吃进去两根了,有潜质」大胡子边说着边抚摸依琳那娇

    嫩的美臀,两根手指开始规律的慢慢抽插起来。

    好羞耻啊……被别人知道了……我还能活吗……但是……感觉……好顺畅

    啊……依琳被那手指不断地攻击着羞耻心,同时身体却开始默默地认可,肛门

    所带来的顺畅感。

    「是不是感觉还不错呀婊子,现在让你的骚逼也一起感觉一下」大胡子说着

    将依琳的双腿扒开到更大,然后隔着丁字裤粗暴地揉弄起依琳的蜜穴来,另外一

    只手仍然不停地慢慢抽擦着菊穴。

    好……好变态啊……现在感觉好像再排泄时被摸着私处……不要再继续了

    ……我不要这样的感觉……'平时张骏对依琳的爱抚简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性行为时最多换几个不同的姿势而已,这种前后同时被玩弄的感觉简直超出了依

    琳所想象。

    「怎么样呀,臭婊子的骚逼都流水了,你那骚内裤全湿了,前面也来刺激点!」

    大胡子拉长了依琳那黑蕾丝丁字裤,在她两片阴唇间的阴蒂上不断地摩擦,

    在菊穴里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唔~唔~唔~唔————」依琳的身体跟上了大胡子手指的节奏,前后扭

    动起来。

    不要……不要再继续了……好刺激啊……不……太恶心了……我怎么可能

    会……会有感觉……依琳摇着头拼命地想阻止自己下体,可是大胡子在蜜穴上

    的动作,每一下触碰到了她最敏感的对方,使她身体暗暗地产生了快感。

    「嘿嘿,婊子开始发骚了,这样是不是就更爽啦——」大胡子那粗大的手指,

    巧妙地捏住了依琳已经突出了的阴蒂揉弄起来,在抽插着菊穴的两根手指速度越

    来越快,越来越深。

    我……我不行了……居然……好爽啊……依琳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美

    臀早已高高的抬起,顺从着大胡子粗暴的玩弄。

    「嘿嘿……看样子要来了!」大胡子猛的一下拔出了在菊穴里的手指,然后

    往用力一捏依琳的阴蒂。

    「唔———————————」依琳翻了白眼发出了一声娇嗔,躬着腰,一

    些深咖啡色的东西从她的菊穴处喷出,撒在了她洁白的床上,蜜穴处的阴液也流

    到了大腿间,大汗淋漓地趴在床上喘着气,屁股仍然跟着之前的节奏前后伸缩着。

    「哈哈哈哈婊子,你爽到连屎都喷出来了,婊子再包装得高贵还是个会拉屎

    的婊子,哈哈哈哈」大胡子看着那满床的大便粒,拍了拍依琳的屁股说着,走到

    依琳面前,扯下了她嘴里的工作手套。

    「呜呜呜呜……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呜呜呜」在这

    低贱的墨西哥园丁面前,还要在自己的床上喷出大便来,这对平时在圈子里有如

    女神般存在的依琳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嘴巴得以解放的她,放声的哇哇大

    哭起来。

    「NO,NO,NO婊子不老实,婊子的骚逼可是老实,你看看你的骚水」

    大胡子把那沾满了阴液的手抹在了依琳漂亮的脸上说。

    「接下来要来真的了,骚婊子你的菊处女可要献给它了,给我睁大眼睛好好

    看清楚它!」大胡子扯下了四角裤,一把抓住了依琳的头发,把她的脸贴近了那

    刚毛密布的大腿间。

    大胡子那根肉棒不算很长,但是就如他的人一样是粗壮的,龟头特别大,发

    出紫红的亮光,就像个短粗的麦克风一样,还有散发着那浓郁的汗臭,依琳的鼻

    子已经被紧紧的贴在了那东西上面。

    「不要啊,求求你,太粗了,不要插我后面,会……会很痛的,我受不了

    ……」依琳看着那可怕的肉棒,抬起头哭着哀求着。

    「你这婊子,我刚刚给你做了那么多东西就是为了让你的中国屁眼,尝尝我

    这墨西哥大肉肠的,哈哈哈,保证你试过之后会天天想着要呢」大胡子说着再次

    爬上了床,一手抓住依琳的屁股,扶着肉棒往上面倒上了最后那点精油,将龟头

    摩擦在依琳的已经被手指到略松了的肛门口上。

    发佈.

    .com

    「呜……不要啊……会死的……不要……」依琳不断的扭动这身体哭诉着。

    「要进去了!!」顺着大量精油的润滑,大胡子猛的一下把自己的大龟头一

    下子,往依琳的菊肛插了进去。

    「噢……」菊肛被更加撑开的感觉让依琳娇嗔了出来。

    我……居然被……被这个恶心的老墨肛……肛交了……依琳的羞耻心再

    一步被击溃。

    「嘿嘿,婊子的菊处女被我拿走了!」大胡子狠狠的一下把整根肉棒插了进

    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菊肛内传来炽热的疼痛感让的依琳大叫出来。

    「这下感觉真痛快,哈哈,处女肛就是要这下的感觉!」大胡子说着慢慢地

    抽插起来。

    「嗯呃……啊呃……嗯呃……」慢慢的随着那炽热的疼痛感麻痹,依琳的屁

    股也随之而动,前后摇摆起来。

    「嘿嘿,是不是开始慢慢的爱上啦,我都感觉到了你屁眼的贪婪的吃着我的

    墨西哥热狗」大胡子边抽插边摸着依琳的美臀。

    「嗯呃……啊呃……嗯呃……嗯呃……嗯呃……嗯呃……」那粗圆的龟头就

    行挖掘机一样,把依琳的直肠液不断地往外掏出,菊穴内越来月顺滑,犹如便秘

    般的撕裂疼痛感也再慢慢的消失,变成了舒畅感,而且一波又一波地侵袭着依琳

    的大脑。

    我的屁股里居然塞进了那么粗的东西……好恶心啊……可是这感觉……好

    奇怪……依琳持续地发出了呻吟声,她似乎觉得自己正被那粗暴的肉棒在征服

    着。

    「这大婊子屁股,给我动作大点!肛门也别闲着!」大胡子边有节奏的抽插

    着。边开始拍打着依琳的美臀。

    「噢~噢……NO,噢~NO,噢……不要,噢~不要啊,噢……不要停啊

    ……」菊穴内那一紧一缩的畅快感,让细嫩的屁股被拍打时的刺辣感似乎也成了

    一种快感,依琳呻吟着大声娇嗔了出来。

    「骚婊子,墨西哥大热狗辣不辣?你的中国屁眼爽不爽?!」大胡子看依琳

    开始大汗淋漓,眼神迷茫,身体也放松地随着自己骚动,更是兴奋地大力抽插起

    来,那大肚子也狠狠地撞击着依琳白嫩的美臀。

    「噢……辣的,屁屁好辣啊……受不了了……要……噢————」依琳忘我

    地浪叫出来,菊穴那的快感视乎已经掩盖了她脑中的屈辱。

    「爽了吧?臭婊子,那这样呢?!我让你再爽点!」大胡子伸手再次捏住依

    琳的阴蒂,疯狂地玩弄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依琳一下子刺激

    到白眼翻起,身体骚气地扭动起来,大声发出甜美的浪叫,在宽阔的房间里回荡

    着。

    「婊子,屁眼夹紧了,我请你喝墨西哥辣酸奶!」大胡子看着依琳发骚的模

    样,再也受不了了,肉棒内的精液随着依琳魅惑的浪叫一波又一波的射进直肠内。

    「啊……我不行啦……啊啊啊啊啊啊————」依琳感到直肠内一波又一波

    的热力被喷射着,一下子蜜穴内也溢出了大量的阴液。

    「啵」的一声,大胡子把射完精了的肉棒一下从依琳的菊穴内拔出。

    「噢噢!!!!!!!!!!!!!」这时依琳那高举的美臀内居然如喷泉

    一样,排泄物与大胡子的精液一同的喷射出来,她高声浪叫着似乎也得到了另一

    种高潮。

    「嘿嘿,婊子装高贵有什么用,大便还不是一样的臭,还真是个臭婊子」排

    泄物完完全全喷到了大胡子那毛绒绒的大肚子上,大胡子满足地抓起依琳的睡裙,

    拭擦着肉棒和肚子,笑着说。

    「呜……不是的,我呜~我不是臭婊子……」依琳羞耻心奔溃的流出了眼泪。

    「哈哈,你自己好好闻闻,看是不是臭的,哈哈哈哈哈」大胡子大笑着,把

    那满是排泄物的长裙摆一下抹到依琳满是泪水的脸上说。

    「嘑————」依琳被那带着精液腥臭的排泄物呛到干呕出来,颤抖着身体

    蜷缩在床上。

    大胡子穿好衣服后,解开了依琳手上的皮带,抓住依琳的头发对她说,

    「这个肮脏的婊子,看你弄得多脏多臭啊,再装高贵也没用,你给我好好洗

    一洗,打扮打扮,待会来伺候我朋友尚恩,要是他不满意的话,有你好看的!」

    说着大胡子把皮带扣回自己的工装裤,走出了房间去。

    只剩下依琳一个人在满是臭味的房间里独自哭泣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邪术骗局》,方便以后阅读邪术骗局【邪术骗局】3 【秽】篇 -美少妇与园丁(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术骗局【邪术骗局】3 【秽】篇 -美少妇与园丁(上)并对邪术骗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