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遥控的美人妻

【被遥控的美人妻】下篇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女巫艾达 本章:【被遥控的美人妻】下篇

    作者:女巫艾达

    于28年2月28日

    字数统计:12756

    转眼之间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安老师今天穿了一条玫瑰色纱裙,浅粉色高

    跟鞋,俏脸上涂了桃色胭脂,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似的。可是深谙世事的脸上,

    却无论如何装不出黎晶那种清纯可爱的表情。班里有几个把安老师视作女神的男

    生贪婪地望着她的裙底,只有我知道,那裙子下面裹着一张尿布。

    「我现在把试卷发下去,请大家认真答题。」安老师给大家发着试卷,黛眉

    轻皱,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我知道这个母猪又被尿憋得不行了。

    我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位置,靠近垃圾桶。这个角落是安老师

    以前特意给我安排的「专座」,此时却成了她的噩梦。

    试卷一到手,前面的同学便奋笔疾书起来。安老师趁前面同学专心答题不注

    意她的时候,走到后排我的座位旁边,撅起了屁股。这是我给她立的规矩——想

    排尿时,就要这样做。

    我可不想就这样满足这个骚母猪的要求。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着她修

    长的大腿,然后轻轻脱下了她的尿布,揉了揉她白嫩柔软的屁股,又从文具盒拿

    出一支又细又长的铅笔,插进她的骚穴。

    「走到讲台上去,夹紧骚逼,不许把铅笔掉出来。」我在安老师耳边轻声说。

    安老师桃色的脸更加红了,努力夹紧双腿,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讲台走去。

    我望着那诱人的背影,打开了震动模式,跳蛋在她的阴道内震动着,铅笔点

    点向下滑。安老师惊慌地站住了,两条美腿抽动着,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像夹着

    一条尾巴。她艰难地一小步一小步向前挪动。快要到讲台的时候,我又打开了淫

    水模式。安老师的骚穴中立刻充满了淫水,变得滑溜溜软绵绵的,完全夹不住铅

    笔。

    当她一只脚跨到讲台上的时候,一支沾着大量黏滑爱液的铅笔从她的双腿之

    间掉了下来!

    看到安老师的窘态,我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更可笑的是,这个蠢女人

    一着急,居然弯下腰去捡起了地上的铅笔!她的玫瑰色纱裙并不长,这样一来,

    半个流着水的肥屄就撸了出来,呈现在全班同学的眼前。

    好在很多同学都还在思考题目,没时间观看安老师的走光。可是周围坐的几

    个男生都已经注意到了这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安老师看。

    「认真答题~盯着我干嘛呀~」安老师回过头,脸红到了耳根,开口训斥盯

    着她看的学生。可是,她的声音在下体强烈刺激的作用下,变成了妩媚的撒娇声,

    听得几个同学心都酥了。愣了好一阵,才想起现在还在考试,低下头继续答题。

    安老师看到同学们得注意不在她身上,又急急忙忙地走到我身旁。我将一只

    手伸进她淫水泛滥的蜜缝里玩弄。这两个月里,安老师被我日了无数次,屄都有

    点松了。我很轻易地就插入了三根手指。我用手指刺激着安老师最敏感的蜜豆和

    G点。安老师紧紧咬住自己花瓣一样的粉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一双大眼睛可怜

    兮兮地望着我,充满了哀求。

    「主人,柔柔母猪受不了了,柔柔母猪憋不住她的骚尿了,求求主人开恩,

    让柔柔母猪尿在尿布里吧。」安老师抱住我,在我耳边用比蚊子还细的声音小声

    乞求。

    发佈.

    .com

    我这才给她裹上尿布。安老师很乖地对我撅起屁股。当我按动遥控器的那一

    刹那,只听「哗啦」一声,安老师终于尿在了尿布里。她闭上了眼睛,呼吸声一

    点点放松了,纤长的睫毛因为舒服而颤动着,享受着排尿的快感。看着她一脸惬

    意的模样,可我还不肯让这个贱货就这样解脱。

    「把尿布脱了,贴到后面黑板中间。」我命令道。

    「啊?」安老师惊讶地看着我。

    「快脱。」

    「你、你真是个魔鬼!」安老师对我怒目而视。

    我把手伸进桌肚,拿出遥控器对准她。

    「我脱就是了。」安老师无地自容地低下头,脱掉了刚尿完的湿漉漉的尿布,

    贴到了黑板中央。扫黄的尿液还在不断从尿布上滴下来。

    考试结束后,这块尿布立即在班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同学们围住了后黑板,

    看着那块尿布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人啊,这么大了还憋不住自己的尿,要裹着尿布,羞死人了~」

    「关键是这个尿裤子的傻逼居然会在教室里换尿布,真的是不知羞耻!」

    「要是个男的,一定是个智障,要是个女的……一定是个婊子。」班里一个

    学习吊儿郎当的富二代说道。

    「为什么是个婊子?」他女朋友问。

    「因为……人家的屄被操多了,才夹不住尿的嘛。」富二代一本正经地解释

    道「你真坏!嘻嘻~」女朋友的脸红了,富二代却不以为意,不顾女朋友挣扎,

    把手伸进她衣服里乱摸了一阵。

    讲台上光着屁股的安老师听到学生们的嘲讽,又羞耻又愤恨,流着眼泪跑出

    了教室。

    而当她回到家的时候,迎接她的却是一份离婚协议。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这两个月里,我没有看到她和李校长有任何一次性行为——自从她把大便喷

    在李校长嘴里之后,李校长有了心理阴影,再也不碰她了。然而,安老师是无论

    如何不会同意离婚的。有了李校长这棵大树,她才可以衣食无忧,可以傲慢无礼,

    可以仗势欺人。没有了李校长的钱和地位,她就失去了依托,还会丢掉工作,成

    为一个没人要的废物。

    「老公……不要……我不想离婚。」安老师可怜巴巴地望着李校长,带着哭

    腔说。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不会再碰你的。」李校长冷冷地说。

    「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抛弃柔柔!」

    「滚吧。」李校长推开她。

    安老师跪在地上,抱住李校长的腿,放声大哭起来:「呜呜……我不要离婚

    ……不要……你以后可以去找别人,可以和任何女人上床……也可以不碰我…

    …呜呜……只要不离婚,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什么都答应?真的吗?」李校长突然回过头,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安老师的

    下巴把她哭泣的脸抬了起来,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她。

    「嗯!」安老师点头如捣蒜。

    「来,坐下,咱们慢慢说。」李校长用手揩了一下安老师的眼泪,让她坐到

    沙发上。屏幕前的我和马小川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疑惑,不知李校长葫芦里

    卖的什么药。

    发佈.

    .com

    「小安,你看,上回乔书记来咱们学校视察,是你接待的他。他后来跟我一

    个劲儿的夸你呢,说你长得又漂亮,嘴儿又甜,胸大皮肤白,屁股又翘……」

    「老流氓!」安老师条件反射似的说。乔书记虽然长得不丑,位高权重,却

    已经六十岁了,说安老师是他女儿都有人信。

    「小安!怎么说人家领导呢?乔书记也是你说的?人家是咱们的衣食父母,

    还表扬你,你还不领情?你这女人真够蠢!」李校长怒斥着安老师。

    「额……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安老师连忙道歉。

    「呐,你看,过几天就是乔书记的儿子乔松结婚的日子,他也邀请了咱们。

    到那天,你穿的靓丽一点儿,好不好?」

    「老公,你的意思是……」安老师明白了李校长的意图,惊诧之余难免有些

    伤心。

    「到时候,我给你们在五星级酒店开个大床房,婚礼结束之后,你在大床房

    脱光衣服,洗干净等着。我去邀请乔书记来酒店休息。这可是让乔书记给咱们学

    校增加教育经费的好机会啊!」

    「可是……我不想……」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就可以不离婚。如果不答应,趁早把这个签了。」

    李校长把离婚协议拍到桌子上,起身走了,留下安老师绝望地躺在沙发上哭

    泣。

    「李校长真狠!你说,这母猪会答应,让乔书记日她吗?」我问马小川。

    「当然答应,本来就是个骚母猪,只要不离婚怎么都行。李校长这老货…

    …那笔教育经费到了,绝对要被他贪污了。」马小川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第二天,安老师就向我提交了一份。

    是我给安老师规定的,想要控制自己排泄时要提交的东西。

    为了不在和乔书记滚床单的时候失禁出丑,安老师要保证自己在乔松婚礼那

    天控制自己的排泄。申请书内容如下。

    敬爱的主人谷宇:由于先前的淫乱行为,柔柔母猪现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排泄,

    经常尿裤子,还经常把大便拉在裤裆里,让自己一身骚臭。

    柔柔母猪近来异常淫荡,骚逼情难自已,想要像婊子一样光着屁股,享受乔

    书记大肉棒的操捣。可是由于失禁,母猪不敢贸然前往,希望主人可以帮助柔柔

    母猪,让柔柔母猪能够控制一天自己的排便。母猪跪谢!感激不尽!

    此致,敬礼!

    您永远的母猪、尿壶、肉便器:安柔柔想到安老师羞耻地在纸上写「此致敬

    礼」的模样,我笑出了声。

    「母猪,你这个文件嘛,我还要考虑考虑再批准……」

    「主人,求你了,只要你答应让贱货母猪自由大小便,母猪愿意喝您的尿,

    给您舔鸡巴,什么都愿意……」

    「安老师,你记得我爸我妈么?」

    「主人,母猪知道错了,母猪知道错了……」一想起她欺辱我父母的样子,

    安老师就惊恐万分,知道我又要开始折磨她了。

    「这不是放假了吗,你跟我回家,去和我父母道歉去。」

    「好好好……」听到这个不算过分的要求,安老师松了口气,忙答应下来。

    第二天,我带着安老师到了去我家的长途汽车站。我们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

    大巴车。车上净是些进城打工、又没挣到钱的乡下人。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一

    看就是好几天没洗澡了,有的人还脱了鞋在座椅上睡觉。整个车里有一股浓浓的

    酸臭味。安老师的白色衬衣、黑色短裙和光滑的丝袜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

    「母猪,你以前不是嫌我身上有汗臭味嘛,你闻闻这里这个味道怎么样?」

    「咱们非得坐这辆车嘛?」安老师皱着眉问我。

    「不然呢?让你老公开车送你?」我反问道。

    安老师一脸嫌弃地捏着鼻子上了车,坐在我旁边。这车的座位一排三个,我

    在最左,安老师在中间,她右边坐了一个胡子拉碴、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他一

    上车便脱下鞋子,把脚放在座位上,用手抠下脚上的泥垢,扔在地上。

    「你捏着鼻子干啥,嫌弃我们村里人?」

    「没有没有……」

    「给我深呼吸!」我掐了一下安老师的屁股,命令道。

    安老师可怜兮兮地看了我一眼,咬住粉唇,慢慢张开小巧的鼻翼,一点一点

    地把这股酸臭味吸进肺里。

    「呕……」这股浓烈的味道让安老师忍不住想吐,可是在我这个主人面前,

    她又不敢,她强行捂着嘴,把胃酸咽了回去。自己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别吐!你再多吸几口,一会儿就没事了。」我把手伸进安老师的上衣,抓

    着她的胸部安抚她。

    「呼……」安老师深深吐了口气,又乖顺地深吸了几口。

    「怎么样,还觉得恶心嘛?」

    「好多了。」

    「就像你教我们的那句话:久而不闻其臭,即与之化矣。等你下了车,你也

    成立个浑身酸臭的母猪了。」我嘲讽道。

    发佈.

    .com

    缓过劲儿来的安老师闭上眼睛躺在座椅上,任由我的手在她肥美的乳房上来

    回揉捏。安老师D罩杯的胸部柔软又富有弹性,因此她是班里好多男生的意淫对

    象。如果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们知道他们的女神正坐在去往农村的破大巴上,闻着

    刺鼻的脚臭味,被我不停摸着奶子,他们大概会马上疯掉吧?

    我用手挑逗着安老师软绵绵的乳晕和乳头,渐渐地,安老师的乳头在我手上

    变硬、翘了起来。我们只遥控了她的下体,没有对乳头做任何改造,现在,樱桃

    般翘起的乳头说明安老师的性欲正一点点被我激发。也难怪,毕竟她和老公好久

    没有性生活了,而我对她的调教也以羞辱为主,没怎么干她。

    「母猪,你发情了?」我把嘴凑上去,在她耳边说。安老师没有说话,红着

    脸把头扭向另一边。我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捏着她敏感的乳尖,不一会儿,安老

    师就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右边脱了鞋的中年男子听到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安

    老师无奈,又把头转向左边看着我。经过这两个月的调教,她看我的眼神里已经

    没有厌恶和反抗,只剩下顺从。

    「你右边那个大叔对你很感兴趣,你去勾搭勾搭他。」我说着,推了安老师

    一把。毕竟有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得找点儿乐子。

    自从被李校长出卖之后,安老师就放弃了作为人妻的矜持和贞操。可是,眼

    前这个肮脏邋遢的农村大叔显然不是她想要的出轨对象。安老师一脸为难地看了

    一眼那个大叔:「可是……他好脏啊。」

    「你敢嫌我们农村人脏?小心一会儿我让你拉在裤子里,看你俩谁更脏。」

    「……好吧,你要我怎么勾搭他?」安老师一脸认命的表情。

    「贱货,怎么勾搭男人,你心里没数吗?」

    安老师想了想,解开了衬衣上面的几个扣子,假装睡着了,把头靠在大叔肩

    膀上。大叔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不知所措,一抬眼,就看见了安老师衬衣里两个

    又大又白的奶子,深深的乳沟和紫色的蕾丝胸罩。大叔目不转睛地盯着安老师的

    胸看,安老师继续装睡,又用她的小脸在大叔身上来回蹭着,像只小猫似的,时

    不时眯起眼睛偷偷看我。我竖了一下大拇指,示意她继续。

    「啊……嗯……」安老师在大叔耳边呢喃着,假装是梦中呓语。大叔看起来

    也是个老实的庄稼人,以前哪遇到过这种事儿?此时魂儿都快被她勾去了。他如

    履薄冰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搂住了安老师的纤腰。那只手刚抠完脚,指甲缝里还

    有他脚上的泥垢。我看得暗笑。

    「刺——」

    正在大叔快要硬起来的时候,大巴车到了中间的一站,司机来了个急刹车。

    安老师的头磕到了椅背,她吃痛的叫了一声。大叔见安老师醒来,尴尬得要

    命,怕安老师骂他耍流氓,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

    「对对对不起,你刚才睡,睡着了,俺不,不是故意的,俺下下下去抽根烟。」

    大叔说完,不等安老师反应,逃也似的跑下了车。

    「嘻嘻……」看着大叔面红耳赤,语无伦次的样子,安老师竟然捂着嘴偷笑

    起来。这也难怪,这段时间,她在家什么都得听李校长的,在学校里又完全由我

    这个主人控制着。此时看着这个傻乎乎的男人被自己捉弄,她感到一种变态的满

    足。

    「这就可以了,到此为止吧。」我对她说。

    「啊?可是我们还没有……」

    「我让你勾搭勾搭他,又没让你睡了他。这样就够了。」

    「知道了。」安老师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

    「当然,如果你自己发骚愿意让他干一顿……我也不拦你。」我盯着安老师

    的脸,戏谑地说。我知道,这个原本轻浮放荡,又长时间没有性生活的女人已经

    饥渴难耐了。

    这时候,大叔回来了,车也继续前进。安老师只犹豫了几秒钟,就笑着和他

    搭讪:「大哥,你抽完烟了?要不要吃个润喉糖?」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颗糖,

    亲手喂进大叔嘴里。

    「谢、谢谢大妹子。」大叔含着甜甜的润喉糖,连忙道谢。

    发佈.

    .com

    过了一会儿,安老师又闭上美目,伸出一条穿着丝袜的美腿,插入大叔的两

    条腿中间,脸上带着一丝浪笑。大叔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会儿,忽然把手

    伸进兜里,掏出一把钱开始数。这把钱有硬币有纸币,最大的是十块钱,统共加

    起来超不过五十。

    大叔数了三遍,才战战兢兢地叫安老师:「大、大妹子?」

    「嗯,怎么了?」安老师看到大叔数钱,也有些奇怪。

    「俺身上只带了这、三十八块六毛钱,你看能不能……能不能……让俺弄一

    次?」看来,这个大叔把安老师当成野鸡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安老师的脸一下子冷下来,瞪着那个大叔。

    「你、你不是……」大叔得知安老师不是野鸡,羞愧得无地自容,「可可可

    你这……」他指了指安老师的腿,那白皙的大腿还搭在大叔腿上。

    「嘻嘻,大哥,我看你长得帅,就给你弄一次,不要钱。」安老师忽然露出

    温柔可爱的笑容,伸出手搂住大叔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说道。

    「真的?」大叔受宠若惊,摸了摸自己早已被岁月磨砺得沧桑的脸颊,和沾

    满污物的胡茬,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安老师抓住大叔的脏手,放在自己那对儿白奶子上:「你说呢?」

    安老师又对大叔耳语了几句,大叔走进了车上的卫生间。安老师起身准备跟

    进去,被我一把拉住。我盯着安老师的脸,像不认识似的打量着她。

    「操,我知道你骚,没想到你TM能骚成这样。两个月不干,憋着你了?」

    安老师没说话,脸上的神情宛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贱货。去吧去吧。」

    安老师跟大叔去了好一阵还没回来,我忍不住走到厕所旁边。大巴上的厕所

    门有些歪,露出一点缝隙。我从缝隙里观察里面的两人,看到安老师正撅着屁股,

    露出肥美的肉穴,用纤纤素手抓着大叔的肉棒,插入自己的身体里。大叔背对着

    我,可以看出他对这次艳遇很享受。

    「哈……喝,太舒服了!大妹子,你的逼真舒服,啊啊……」

    「嘻嘻~大哥,我水儿多吧?再插深一点儿,嗯~」安老师晃着大屁股,双

    腿靠拢,阴部收缩,一下一下夹着大叔的肉棒。

    「啊啊,别夹,别夹,太舒服了……哎呦!大妹子饶了我吧……」

    安老师看到大叔魂不守舍的样子,十分得意,夹的更起劲了。大叔在安老师

    背后不断抽送着,安老师还嫌他插得不够深,让大叔抱起她的一条腿。大叔又黑

    又粗糙的手在安老师光滑的大腿上捏着,把她的一条腿抬的高高的。

    正在这时候,车上的一个醉汉要上厕所,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人出来,急得像

    热锅上的蚂蚁,都快要尿裤子了。这时候只听里面一声浪叫。

    「啊~哦哦哦~大哥你好厉害,我要死了~」

    醉汉听了,勃然大怒——自己憋了半天尿,厕所里面的人居然还在乱搞,怎

    么能不气?酒壮怂人胆,他竟冲过来,一脚踢开了厕所门。

    厕所里的大叔正要高潮,忽然被人踢开了门,惊慌失措,想要穿好衣服,屌

    却还在安老师身体里,一时懵了。安老师却还在享受之中。

    "啊啊~再深一点呀~啊,大哥,你怎么停了?"全车人的目光都被这风骚

    的淫叫声吸引了,我趁机动了一下遥控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这样一幅淫靡的

    画面: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衣衫凌乱,衬衫扣子被解开,露出蕾丝内衣,一只巨

    乳从蕾丝里面跳出来,能看到挺立的乳头和粉红的乳晕。下身更可以说是一丝不

    挂,黑色短裙被掀起来,肉色的丝袜被撕开了,柔软富有弹性的白屁股高高地撅

    着,一条腿上挂着紫色内裤,两条细腿之间,两片深红色的肥美的"鲍鱼"清晰

    可见,一根肉棒正插在里面。这根肉棒的主人是一个相貌猥琐,衣衫褴褛的中年

    男人,他那肮脏的手还放在美女的屁股上。而美女似乎受到了惊吓,双腿之间忽

    然喷出一道骚黄的尿液,落在厕所的地面上。美女想憋住尿,尿液却像开了闸的

    水龙头似的不断往外流。

    车上立刻沸腾了,男人们都贪婪地看着这个风流淫荡的美人儿,而妇女们都

    低声咒骂着。

    「这是哪个村儿的小婊子,长得这么俊!」

    「像是城里人啊,皮肤那么白嫩。」

    「城里人谁会和那个脏兮兮的穷光蛋搞在一起?」

    「谁知道呢,也许是那老穷鬼鸡巴大呢。」

    「别看了,一个贱货野鸡有啥好看的?」

    我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传给了马小川。

    还是大叔先反应过来,把醉汉推了出去,"啪"的一声把门关上。几分钟之

    后,两人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安老师的脸上带着晚霞一般的红晕,不知是害臊还

    是高潮后的余韵。车上的人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个在厕所里被干尿了的骚货。

    「美女,多少钱能操你一次?我也要。」一个年轻一点,却一脸流氓气的男

    人拦住她问。

    「呼……不做了不做了,刚刚累死我了。」安老师喘着粗气说。

    「来嘛~我给你2,行不行?」小流氓说着用两只手抓住了安老师的大

    腿。安老师的丝袜已经被撕坏了,小流氓的手直接按在她光洁细腻、白如凝脂的

    皮肤上。

    「那就在这儿好了。」安老师一下跨坐在小流氓身上,解开小流氓的裤子,

    就要掏出他的屌。

    「啊?别别别大姐,这么多人看着呢,别冲动,哎!」小流氓被安老师突如

    其来的举止吓了一跳,赶紧推开她。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安老师从他身上下来,

    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我看着安老师一脸满足的样子,甚是惊诧。是谁把她变得如此淫荡?是李校

    长,马小川,还是我?或者说她的淫荡就是骨子里的,我们只是把它激发了出来?

    「你真行。小流氓都被你制住了。」我说。

    发佈.

    .com

    「那当然,我可是老师。」安老师瞥了我一眼,从座位底下把她给我爸妈买

    的点心拿出来。

    「行了吧,在讲台上逼着高中生当众脱裤子,你也配当老师?我可告诉你,

    我们村老光棍可多了,有挑粪的闵叔,拾掇鱼的张叔和要饭的二傻子,你想想,

    今晚在谁家里过夜?」

    「我累了,就在你家过夜。」

    「呵呵,贱母猪,刚才骚的那样,现在不行了?那你就睡我家猪圈吧。」

    「哼……」安老师充满埋怨地白了我一眼,可是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前那种怨

    念,反而有种向男朋友撒娇的感觉。

    大巴停了。

    当安老师跪在我父母面前,捧着一盒精美的点心,嘴里连声道歉的时候,我

    的爸妈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哎呦呦,这怎么使得?老师您快起来,快起来!」母亲连忙走上去扶安老

    师。

    「我真的不该那样对待您的……呜呜……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谷宇。」安老师

    哭的梨花带雨,一副悔恨至极的样子。

    小婊子还挺能演。我心想。

    「啊,还带礼物,不不不,别这样,您只要以后好好对待我们家谷宇,就是

    大恩大德了……」母亲的手不断哆嗦着,不敢接礼物。

    「您就收下吧……不然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安老师跪着,抱着我母亲

    的腿求她。

    「这……好、好吧,您快起来,快起来!」母亲如履薄冰地接过礼物。那是

    她这辈子从未尝过的高级点心。我在背后看着安老师,扬眉吐气。

    这时候,我的手机收到一条信息,发件人是马小川。我打开一看,笑了。

    晚上,我善良的父母让我带安老师去找住宿的地方。我一把把这只母猪推进

    了猪圈里。猪圈里还有两只老母猪,已经睡着了。

    「母猪,你确定要睡这儿?不去哪个单身汉家里享受一番?」

    「不去不去,睡这儿就睡这儿吧。」安老师找了一堆稻草躺下。

    「嘿嘿,别急着睡,我给你看个东西。」我拿出手机,把刚刚马小川发给我

    的小视频打开给安老师看。

    视频里拍的正是安老师的家。李校长搂着一个刚来的年轻小老师进来,两人

    在沙发上坐着喝红酒聊天。李校长开了个玩笑,小老师笑得花枝乱颤,依偎在李

    校长怀里。

    「谷宇,你们监视我家?这个小骚货来这儿干什么?」

    「你接着看不就知道了?」

    李校长忽然伸手拉开了小老师裙子后面的拉链,小老师撅起嘴,半推半就地

    被李校长脱下了裙子。

    这个小老师长得很白净,身材娇小,很瘦,却不如安老师的丰满,胸部大概

    只有A罩杯的样子。李校长却十分宠溺地脱下她的胸罩亲吻着她的奶子,脸上露

    出满足的神色,下体也渐渐硬起来了。

    「操,不要脸的老畜生!」安老师骂了一句。

    「注意文明用语哦,你可是老师。」我说。

    安老师强忍着怒火,看着李校长把小老师抱起来,按在沙发上,两人舌吻了

    许久。李校长的手伸进了小老师的内裤里,小老师发出性感的声音,李校长忍不

    住了,两人脱下衣服大干起来。

    「校长~你好厉害~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哦哦~」

    「这种时候提那个臭婆娘干嘛?别扫兴。」

    「嗯嗯~是~好爽啊~啊啊啊啊啊……」

    「有这么爽么?」安老师奇怪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这个似乎被干得高潮迭

    起,淫声不断的小老师。

    「为了讨好领导,达不到高潮也得装啊。」我猜测着。

    「有道理,没想到谷宇你还挺聪明……等等,你先给我解释解释,你什么时

    候在我家安了个摄像头?」

    「马小川……就是我表哥安的啊。不是为了更好的玩你么?要没有这个摄像

    头,我们怎么能让你这么准确地拉在李校长脸上呢?」我一脸坏笑看着安老师。

    「你们、你们真狠……哎,算了,这老畜生,让他吃屎算便宜他的。」安老

    师看着自己的老公带其他女人回家,内心充满愤恨,完全没心气儿指责我和马小

    川了。

    「呐,你晚上还睡猪圈吗?还是去哪个单身汉那儿玩玩,报复下你的出轨老

    公?」

    「来来来,让他们几个都来!看谁玩得过谁!」安老师愤恨地对着视频里的

    老公说。

    闵叔是挑粪的,身上总有一股大粪的味道;张叔是拾掇鱼的,身上总有一股

    鱼腥味。因此两人一直没有娶到老婆,想来每天夜里听到别人家的欢声,他们也

    憋的难受。当我把这样的两个人和安老师都带到闵叔家里的时候,安老师吸了一

    口气,转身捂着嘴跑了。

    「呕……我知道我不该吐可是我忍不住……呕……」安老师冲到门口就吐了,

    由于没吃什么东西,只吐出一摊透明的胃液。

    「没关系,不急,你和他们待一会儿就适应了。」我拍了拍安老师的背。这

    个母猪最近一直乖的很,搞得我都不忍心虐待她了。

    「咳咳……我尽量……咳咳咳……」

    发佈.

    .com

    「你们先玩着,我去把那个要饭的二傻找来。」我说着走了,把安老师留给

    了闵叔张叔这一对儿饿狼。

    二傻其实并不傻——或者说,没比村里其他人傻到哪去。他只是不务正业,

    和人打赌把家里地都输了,只能要饭为生。村里人都穷,哪有饭给他?他只能去

    别人家里偷点猪饲料吃,或者喝点泔水。二傻常年不洗澡,因此身上尽是猪尿味

    和泔水的酸臭味。

    我找到二傻的时候,他在和野狗抢一根骨头。

    「二傻!」我叫了一声。酸臭味袭来,我忍不住捏住了鼻子。

    「呀,小宇,你回来咧!」

    「是呢,二傻哥!」

    「哎呦,操!」二傻一分心,骨头被野狗叼走了,「你找俺啥事?」

    「二傻哥,你日过女人吗?」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让我日?你看我这样子!」

    「那你想日女人吗?」

    「做梦都想!」

    「嘿嘿,跟我走,今天晚上你就有机会日一个女人了!」

    「真的?那好那好!」二傻也不问缘由,乖乖和我走了。

    二傻跟着我回到那房子里,只见闵叔张叔和安老师三人都在闵叔家炕上。安

    老师像母猪似的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抬起头,嘴里含着闵叔的鸡巴。闵叔坐在安

    老师面前,硬挺的肉棒享受着安老师的舔弄。张叔则在后面,用老汉推车的姿势

    日着安老师的屁眼。

    「张大哥你轻点,别让这个小婊子太舒服了,一激动把我的鸡巴咬下来。」

    闵叔说。

    「不可能,我的口活多好啊。」安老师吐出闵叔的鸡巴,对他说。

    「呵呵,还真是……我以前找的野鸡都没你厉害,你这小骚嘴,就是为了吃

    鸡巴而生的吧。」闵叔笑着,把肉棒插入安老师喉咙更深的地方。安老师伸出香

    舌,在张叔的肉棒根部来回扫动,时不时用舌尖逗弄一下张叔的卵蛋。

    「哈……哈……哈……这大屁股,日着真带劲……」张叔一边拍打安老师洁

    白的屁股,一边在安老师屁眼里大力抽送着,屁眼外面浅棕色的纹路在肉棒的作

    用下连续收缩和扩张,像一朵一开一合的菊花。

    「阿嚏……这么大酸臭味,是二傻来了吧!」闵叔一个掏粪工,竟然被二傻

    身上的味道熏得打了个喷嚏,捂着嘴看着我们。张叔和安老师也立马捂住口鼻。

    「喝!小宇你真行,能让我们日这么漂亮的女人?」二傻毫不客气地伸出手,

    抓住安老师垂下来的两只巨乳玩弄。

    「唔……」安老师捂着嘴发出抗议。

    「出去出去出去!等我们日完你再来!」张叔一边抽送着,一边伸手赶开了

    二傻。

    「你们也别在我这儿弄,重新找个地方!」闵叔也不想让二傻把自己的房子

    搞得更臭。

    我只好带着二傻出去等着。只听里面发出噗嗤噗嗤抽插的声音和安老师绵绵

    不绝的淫声。

    「两位大哥鸡巴好大……好粗……比我老公厉害多了……啊啊……」

    「骚娘们儿,你这嘴舔过多少根鸡巴了?舌头这么灵活。」闵叔说。

    「嗯……嗯……舔过好多……我就是一个专门舔鸡巴的小骚货、小母猪…

    …啊啊……再插深一点……」

    发佈.

    .com

    「喝……我射了,闵弟,你一会儿跟我换一下,让我试试这个婊子的口活怎

    么样。」张叔把白浊的液体射进了安老师屁眼里,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安老师

    的口活。

    等了好久,俩人才完事,把吃了好几顿精液的安老师送了出来。安老师的嘴

    角和菊花周围还挂着黏乎乎的白色液体。二傻一看到安老师就急不可耐地抱住了

    她。安老师吓了一跳,随即也伸出又细又白的双臂,温柔地环住了二傻。

    二傻大概二十多岁,因为是夏天,只穿了一条破破烂烂的短裤,光着上身。

    浓密的胸毛和腋毛上,还有泔水晾干后的油腻污渍。安老师白里透红的俏脸

    被他紧紧贴在胸上,埋在胸毛里。安老师口里是精液的涩味,鼻子里充满泔水和

    汗水的酸臭,被熏得喘不过气来,不住地低声咳嗽。

    「你俩在我家猪圈里搞吧,反正那里面本来味儿就大,我爸妈也发现不了,

    你们看怎么样?」我提议。

    「听你的听你的,你是主人。」安老师同意了。

    「我也听你的,你能让哥哥日到这样的女人,哥哥实在是感激不尽!」二傻

    也说。

    我把两人带到了猪圈里,安老师让二傻在稻草堆上躺下,用一只手脱下他的

    裤子,扶住二傻高高挺立的肉棒,然后自己主动骑了上去。二傻用双手抱住安老

    师的屁股,安老师跪在他身上,膝盖发力,用自己的阴道上下套弄着二傻的鸡巴。

    二傻舒服得连声赞叹。

    「舒服舒服!原来日女人这么舒服啊!谷宇,这么漂亮的女人,你是怎么让

    她这么听你的话的?」

    我拿出遥控器递给二傻,让他摆弄:「有了这个东西,你想让这母猪流水她

    就流水,想让她尿裤子她就尿裤子!」

    「这么神奇!这个红色的按钮是干什么的?」

    「啊啊啊好爽,这个是用电流刺激我的小骚逼的~你好坏哦,个就按到

    这个。」安老师俯下身亲着二傻的脸颊,在他耳边给他介绍遥控器的用法。那对

    儿柔软的大奶子在二傻的身上来回按摩。

    「这个呢?」二傻又按动了淫水键,安老师本来就湿漉漉的小骚逼此时淫水

    泛滥起来。

    「这是让我流出的淫水啊~你摸摸,这里是不是又湿了很多?」

    二傻伸手在安老师大腿上一摸,果然一片湿滑,立马用充满崇拜的目光看着

    我:「厉害厉害!小宇,你们城里的妓女都这么高级啦?还能遥控!」

    「哎呦,你说什么呢,人家不是——啊!」安老师正要解释,二傻按动了排

    便的按钮。一条粗长的粪便从安老师的肛门里慢慢排出来,落到猪圈的地上。安

    老师在肛门排便和阴道被插入的双重刺激之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哦~哦~啊啊啊啊啊——」安老师的淫叫声一声比一声大,睡在猪圈里的

    两头猪被这淫声惊醒了,不安地乱跑着。

    「小宇,你回来了?给你们班主任找到住的地方了吗?」听到两头猪来回乱

    跑的声音,我母亲跑到猪圈来,看到了我。光着屁股的安老师忙把身子一缩,用

    稻草把自己盖住。

    「找到了。」

    「那就好……哎,猪圈里怎么好像有个人?」

    「是二傻来偷吃猪饲料了。」

    「二傻又饿了?这孩子也是可怜。厨房有点米饭,你给二傻拿去吧,别让他

    吃猪饲料了。」善良的母亲拿了些饭给二傻,二傻收了,对我家千恩万谢,就差

    跪下喊我爹了。安老师则是自己在猪圈睡了一晚。

    乔书记的儿子和黎晶的姐姐大婚那天,我把遥控器给了安老师。安老师极尽

    奉承之术,把乔老爷子舔的心花怒放,又给了鸾州一中跟多的教育投入。从此,

    安老师成了李校长用来讨好各级领导的工具。这些领导人大都是些六十岁以上的

    老头子,并不能满足安老师日益增长的性欲。安老师难免总要求我带她回村里,

    和那些野汉偷情,从此变成了我们村的公共肉便器。

    在学校里,安老师对我的态度的改变,导致同学们也不敢欺负我。我的学习

    成绩逐渐提高了,只是原本对我不错的黎晶却一直对我爱答不理的,让我很是疑

    惑。

    一年之后,我以高分被鸾州大学录取,而马小川则考上了某常春藤学校的医

    学博士。

    「弟弟,我以后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马小川临走前给我一

    瓶药水,嘱咐道,「这是一瓶媚药,你拿着,以后遇到想日的女人,可以用。保

    证她对你言听计从。」

    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我拿着通知书,去找黎晶表白。

    「晶晶,以前我丑,穷,学习差,喜欢你却不敢说,现在我考上大学了,我

    相信我还会考上研究生,博士,会用自己的努力给你一个美好的明天。你可以和

    我在一起吗?」我拿着一束玫瑰对她说。

    「省省吧。」黎晶冷冷地看着我,「那天放学安老师让你留下,我担心她为

    难你,就悄悄躲在书柜里看着。之后,你对安老师做了什么,我都看到了。」

    一时间,我如同五雷轰顶,六神无主,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我该怎么解释

    这一切呢?我能怎么解释,她才能原谅我呢?

    「小时候,我妈对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不好,我告诉她这样不对,却没有用;

    后来,我哥哥时常欺负穷孩子,我告诉他这样不对,却没有用;再后来,我

    看到安老师欺负你,我又说这样不对,还是没有用;如果我那天晚上告诉你,那

    样对待安老师不对,你想必也不会听我的吧……对待这个复杂的世界,我的抗议

    总是那么软弱无力。」黎晶脸上露出哀伤的神色,看得我心疼。

    「晶晶,你对我说这样不对,我会听的!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没有用了。我要到美国音乐学院留学,回国后,我要当一个歌星。我要让

    自己变得更强大,也许那时候,我说的话会有人听了吧。」黎晶说着,喝了一口

    茶。

    看着黎晶白皙的鹅蛋脸,单纯如同秋水的眼睛,粉嘟嘟的小嘴,和她已经开

    始发育的诱人身体,我咬了咬牙,终于没有把媚药倒进她的茶水里。对于这个善

    良可爱女孩子,我想得到她的爱情,而不是身体。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那时我会让你刮目相看的。我对着黎晶的背影默念着。

    (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被遥控的美人妻》,方便以后阅读被遥控的美人妻【被遥控的美人妻】下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被遥控的美人妻【被遥控的美人妻】下篇并对被遥控的美人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