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连环铡美案

【新连环铡美案】第十二章 钱才是关键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清河 本章:【新连环铡美案】第十二章 钱才是关键

    作者:小清河

    第十二章钱才是关键

    一、期末考试中

    廉玮答应了我协助破案的请求,并以实习的名义安排我当校警,其实是为了

    更好地利用我。校保卫处破杀人案,属超出职权范围的违规行为,各级校领导全

    力支持,是怕警方查案时查出别的毛病,并没有下达正式的指令,负责破案者纯

    是只有苦劳没功劳,还很可能因此丢官罢职。廉玮当然明白这相当于趟地雷,但

    这起命案间接牵扯到了他的未婚妻,他只能是顶着雷尽全力破案。他和两个助手

    韩壮、鲍强,对大学的情况了解有限,在校内能找的帮忙者只有我,当然要设法

    笼络我。

    本来我就要防着季老师,自是不能完全信任她的未婚夫,干脆跟廉玮来了个

    相互利用。已经暗中调查「铡刀」两年了,刚与两个美女二代组队成了校园探案

    组,等等这些我都瞒着了廉玮。虽然是在相互利用,但我和廉玮队组得很瓷实,

    因为目标是一致的,都想尽快抓住凶手。

    柳荷和甄君被杀的4号的晚上,郝德为首的几个非洲留学生,抽完大麻去

    法学楼的闹事,正好在案发前后的两个小时,当晚值班的大部分校园安保人员,

    因此集中到了法学楼平息冲突,这两起事件很可能有关联。非洲留学生要当老爷

    供着,校方当晚便将此事最小化了,破案的刑警未能了解到此事,廉玮直接参与

    了后一起事件,将调查两起事件可能有关联,作为了他认定的破案线索。我就此

    没什么要帮忙的,正好迎来了期末考试,暂时没有参与。

    法学院这学期要严格期末考试,相比其他学院,总的考试时间后延了一周,

    本科、硕士的主要学科的考试,安排到了月份的第4周,全面考试开始于第4

    周的周一,这时其他学院的考试已近尾声。

    我在考试的这几天里,除了考试就是看案情材料,更详细地了解了案情,据

    此偷偷地去现场勘查了几次,更确定了凶手就是「铡刀」,但没有发现破案线索。

    之前我已发现了多名嫌疑目标,结合刚刚发生的这起命案,将嫌疑范围缩小了一

    半,但嫌疑目标仍有十多个,这些人的嫌疑都是建立于了我的个人认为,距离确

    定哪个是「铡刀」依然甚远。

    边考试边分析案情的几天里,我假装得了感冒,除了去考场和吃饭,剩下的

    时间都待在了宿舍。好赖能考上基地班,我对期末考试全无压力,没有找到破案

    线索,令我很是焦急。

    「铡刀」选择期末前夕作案,是为了减低被抓的几率,必然是考完试就离开

    学校回了家,如不能趁热找到破案线索,等过了一个寒假,再找线索就更难了。

    「铡刀」前两次杀人,连是他干的都没查到,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选择作

    案的时间。

    警方和校方都着急破案,都尚未找到有力的破案线索,我仅是平头百姓,只

    能是耐住性子继续独自分析案情,同时保护起了队友和身边的人。

    我拉鲁蔷和萧雅楠组队成校园探案组,其实主要是借她们土豪二代的身份,

    防备着可能遭到的季老师的暗算。这俩美女都是二代里的异类,破案抓凶手的热

    气非常高,全没考虑可能会因此遇到危险,还好组完队就开始了考试,我让她们

    先专心考试,等考完试再一起抓校园杀手。

    最近跟我成了校园炮友的倪霁,这几天也在开考试,我隐晦含糊地告诉她,

    柳荷甄珺可能出事了,让她除了去考试都在宿舍呆着,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起她。

    倪霁同宿舍的三名女生,考试期间都忙着上晚自习,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在宿

    舍,我干脆本着用脑过度需要调剂一下,在网上调教起了这个绿茶婊。倪霁本来

    就天生骚浪,更只能是傍紧了我,对在网上与我玩s,用不着开发,就展现出

    了合格骚奴的素质。

    今晚我坐在宿舍的桌前,再次看了好几遍案件材料,依然是没有找到破案头

    绪。快到晚八点时,感觉看得头晕脑胀眼发花,我打开电脑上了QQ,又找倪霁

    在网上玩起了网调。

    倪霁上来就先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视频前,向我展示了一番,小巧

    玲珑又凹凸有致的身材,随后穿上了一件黑色的连体丝袜,下面开档、上面敞开

    的款式。

    发佈.

    .com

    「老公,人家昨天,特意从网上买三件情趣衣服,是准备让老公调教我时穿

    的,今天下午邮寄到的,等那三个小婊砸去上自习了,急忙穿上了,正等着给老

    公欣赏呐!」

    我用调教的口气说:「你个小骚货儿,怎么一点儿记性没有?要求你好多次

    了,被调教时,要叫主人!开始被主人调教时,要给主人磕头行礼!」

    倪霁奴的口气回应道:「啊……对不起,主人,小骚货光顾着发骚,忘了主

    人的要求啦!小骚货错了,这就给主人磕头!」

    电脑是摆在了床前的宿舍桌上,摄像头固定在了显示屏的顶端,拍摄到了范

    围有限,倪霁穿着黑色连体丝袜,跪到了正对摄像头的床上,下贱地连着磕了三

    个头。

    我趁势羞辱道:「你个小骚货儿,原来你家,就是住在学校附近啊?以前还

    瞒着主人啦。昨天主人要求你,动员你妈妈,也被主人肏,你做了吗?」

    倪霁跪在床上说:「主人,我的家庭情报比较特殊,我亲爸爸和我妈妈,很

    早就离婚了,后来我妈妈其实是给人当了小三儿,因此跟着来了北京,再后来,

    我妈妈不做小三了,在我上大学前,才来学校附近买的房子。我家的事情太乱了,

    我在学校里,跟谁都没有说过,请主人理解原谅。」

    我说:「好啦,这些算是你有理由吧!别废话了,给主人介绍一下你妈妈!」

    倪霁回应道:「我妈妈,现在是42岁,又过了一年了嘛。长得跟我挺像的,

    也是又细又瘦的样子,颜值比我高,现在年纪大了,身材比我丰满。」

    倪霁接着说:「」我妈妈本来很正经,但是离婚之后,自己带着我生活,当

    然很不容易,所以才当了小三,也就被人玩得很骚啦。我妈妈当然知道,我在学

    校里惹了祸,我说一个学长正在帮我,所以,主人真的有机会,肏到我妈妈。」

    我说:「正忙着考试呢,肏你妈妈的这事儿,等考完再说吧。对了,你怎么

    没穿高跟鞋啊?去穿上双高跟鞋,这样显得更骚!」

    倪霁直起腰下了床,去了视频外的宿舍门口,穿上了一双高跟鞋,走回来背

    身站在视频前,向后伸着抬起左腿,展示了一下,刚穿上的黑色性感高跟鞋。

    发佈.

    .com

    二、妈妈的往事

    本着玩s的套路,我语言羞辱了一番倪霁,正式进入了玩网调的节奏,开

    始玩起了意淫情节,不由地将主题又拉回到了倪霁的妈妈。

    我提示性地问道:「既然你妈妈,跟你亲爸爸离婚后,被人保养过很多年,

    哪……你的后爸,有没有一起肏过你们娘俩儿啊?」

    倪霁回应道:「这个真没有的!不过我妈妈和我后爸,与别的两个男人群P

    过,我曾经看到过两次。」

    我不由地追问道:「是吗?你妈妈和你后爸,都这么前卫啊?还约人玩过群

    P啊?」

    倪霁有些伤感地说:「我家是南方的,我妈妈离婚前就下岗了,离婚后开了

    一个烟店,多一半的本钱,是借的高利贷,挣到的钱,只够还高利贷的利息,我

    妈妈当时要供我上学,所以只好给人家当了小三儿。算是我的后爸吧,姓韩,是

    烟草局的销售科长,我妈妈和他在一起了,开烟店当然能挣到钱啦,条件是

    被他各种玩弄。那个人不算太坏,只是各种玩我妈妈,没有把我一起肏了,也是

    那时我还小。」

    我问道:「那时候你……不是,那时候你妈多大啊?」

    倪霁说:「嗯……那时候我上初中,我妈妈,大概三十五岁吧。」

    倪霁接着说:「我次看到,我妈妈被群P,是放学回家撞见的。那时开

    烟店的房子,是租的临街的民房,前面是烟店,后面是卧室,我妈妈和我就在后

    面住。那天我回家,是从楼道的外门,直接进的后面的屋子,结果进屋就撞见了,

    我妈妈光着身体躺在床上,正在被两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肏,我后爸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我当时很小,惊呆在了当场,我妈妈急忙让我出去了,我后爸他们也没有

    阻拦我。」

    倪霁继续说:「我第二次看到,是无意中看到我妈妈,与几个男人进了KT

    V,我怕我妈妈遇到了坏人,就偷偷跟进去了。找到了他们去的包房,这才偷偷

    看到,是我后爸带着我妈妈去的,我妈妈穿着齐逼小短裙,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

    被那个男人从下面肏,还有一根大鸡巴,塞在了她的嘴里,我后爸依然坐在旁边

    看着。到第二次看到,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没有被我妈妈他们看到,自己

    悄悄地离开啦。」

    感觉倪霁说的她妈妈被群P的事情,应该是真实的,我不由地问道:「之前

    在你的手机上,看到的你妈妈的照片,都是美拍的,你有你妈的生活照吗?最好

    是全身的、性感些的!」

    倪霁想了想说:「嗯……手机里没有,但我能找到。我给我妈在征婚网,发

    了一个征婚信息,当时发了两张照片,我这就上哪个网站去找啊!」

    发佈.

    .com

    我还没达到太无耻的境界,看过了倪霁发过来的,她妈妈两张性感生活照,

    带有岔开话题意思,询问性地说:「你妈妈和你后爸,是在你上大学前,因为你

    后爸调来了北京工作,所以一起来了北京,你妈妈还是开烟店,不是正式夫妻,

    所以说的是来了北京做生意,后来你妈妈和你后爸分了,你妈妈来学校附近买了

    房,仍然是开烟店,现在正式成单身了,所以你在网上帮你妈征婚,是这样吧?」

    倪霁回应道:「对对对,就是这样,主人太聪明啦!我妈妈和我后爸分了,

    是因为我后爸贪污被抓了,跟好多贪官一样,被抓后不久自杀了,死了贪污的事

    就不查了。我后爸是烟草局的,我妈妈是开烟店的,我后爸死得很匆忙,有笔钱

    没有来得及转移走,死后也就没人追查了,我妈妈拿这笔钱在京买的房,但买完

    房全花完了,北京的房子太贵嘛。」

    我不想再意淫她的妈妈了,倪霁反而是对此聊出了兴致,又展示了她身穿的

    黑色连体丝袜,显得很兴奋地说:「主人,这件情趣内衣,是不是很有奴的感觉

    啊?不过,感觉更适合熟女,哪就等主人,一起肏我和我妈妈的时候,让我妈妈

    穿这件连体丝袜吧,嘻嘻嘻……」

    我有些无奈地说:「嗨,一起肏你和你妈妈,估计眼下很难实现,跟着感觉

    走吧,等有机会了再说。」

    倪霁浪笑着说:「主人,现在你就有机会,能肏到我妈妈啦。我的亲爸爸和

    我的后爸,都比我妈妈大了很多,现在我妈妈有条件再婚了,希望找个比她小一

    些的,被我后爸将她玩得很骚了,她没少了找小鲜肉约炮。这次我在学校惹了事

    儿,主人正在帮我摆平,所以趁得这个机会,我妈妈很乐于被主人肏.」

    我更无奈地在心里嘀咕道:「唉,现在好几个学妹的美妈,上赶着找约炮,

    我这都没心思了,哪还有心思再去玩你妈。」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趁得倪霁刚才说买了三件情趣衣服,让她再去换一

    件情趣内衣。倪霁当即表示了答应了,离开了视频前几分钟,等又回到了对着床

    的摄像头前,换上了一件透明的白色蕾丝长袍。

    倪霁穿着这件情趣内衣,在视频前扭动身体跳了段艳舞,随后跪在床上说:

    「主人,快九点啦,正在考试,那三个小婊砸,上自习回来晚,但马上要回来啦,

    我只能是先下啦,明天再伺候主人吧。」

    我表示了同意,不由地提了个要求,「你妈妈既然群P都玩过,肯定拍过艳

    照,明天找机会,偷几张你妈的艳照,发给主人看看。」

    倪霁穿着白色蕾丝长袍,扭动着身体淫浪地回应道:「好的,主人,我妈妈

    真有这样的照片,后天我就能考完啦,回家去找我妈妈要几张。」

    发佈.

    .com

    三、钱才是关键

    结束了与倪霁的网调,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看了下时间还不到点,拿

    出已自己整理为几份的材料,继续看着材料分析起了破案线索。

    我先看起了关于周教授的材料,忽然间眼前一亮,「刚才倪霁说,玩她妈的

    烟草局科长,被抓后就自杀了,留在她妈这的一笔贪污款,成了无主的钱,她妈

    拿这笔钱在京买了房。周教授也是个贪官,也是抓后就自杀了,这老家伙装得清

    高廉洁,其实是个地道的守财奴,成了左网红,通过各种方式,搂了很多

    很多的钱,必然在身边藏了大笔现金,因为贪官都这么个套路。」

    我又琢磨道:「周叫兽是突然被抓的,通过左网红的朋友圈,提前几

    个小时知道了要被抓,俩媳妇和儿子早移民去了,他整天骂的美国,他自己也办

    了美国绿卡,知道要被抓没逃跑,是因为来不及了,但来得及藏起来钱。被抓前

    一直在学校,钱肯定是藏在了学校,认为法学院是他的地盘,肯定是藏在了法学

    院,不知哪个坑爹专家设计的法学楼,被戏称为魔鬼城堡,不特别熟的人进

    来就懵圈,钱应该是藏在了魔鬼城堡。」

    我接着琢磨道:「柳荷甄珺和李志闯、王凯峰、吕海军,是周叫兽最忠实的

    五个狗腿子,但狗腿子是不能信任的,守财奴更不会让别人替自己藏钱,所以周

    叫兽,肯定是自己将钱藏到了魔鬼城堡。本以为有左网红的保护光环,

    没想到被抓后不久,就因为自找死被自杀了,周叫兽藏到魔鬼城堡里的钱,

    也就成为谁找到是谁的钱。最先知道周叫兽藏钱的人,是他最忠实的五个狗腿子,

    听说主子挂了之后,五个狗腿子合起伙,找到了主子藏的巨款,然后就地分了钱。」

    情不自禁地使劲拍了下脑门,我激动地跳了起来,「啊……我明白怎么回事

    儿了,原来钱才是破案的关键。」

    去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我掏出烟点上了一根,顺

    着已想到了的思路,自言自语着继续起了分析。

    「案发的那天晚上,那几个非黑留学生,由王凯峰和吕海军领着,吸了毒后

    去7教室闹事儿,其实是被五个狗腿子给利用啦。事后都没发现,利用非黑

    的包括两名死者,是那几个黑玩意儿,智商尚处于进化中,完全不知道是被利用

    啦,估计连大麻烟,是谁给的都没整明白。

    包括被杀的柳荷甄珺,利用几个弱智非黑,去法学楼捣乱挑起冲突,其实是

    为了将校园安保,吸引到7教室在的E座七层,他们好将已找到的钱,顺利

    从法学楼带出去。周教授刚挂了,他们几个备受关注,钱估计太多装了好几箱子,

    不调开保安,往外拿很可能遭到盘问。

    杀柳荷甄珺的,不是另仨狗腿子,李志闯、王凯峰、吕海军在案发后,首先

    遭到了调查,都排除了没有作案时间和动机。杀柳荷甄珺的,依然能肯定是铡

    刀。

    铡刀的目的是制造完美铡美案,其实就是用铡刀杀比较漂亮的女生,

    没有明确的目标,东操场紧挨着外墙,柳荷甄珺拿到了分得的钱,应该是直接想

    逃跑不上学了,结果被正在寻找下手目标的铡刀给跟上了,在没人的滑冰场

    上被杀了。

    这才是铡刀制造的起铡美案,准备了一口精致的玉铡刀,是为

    了多次杀人使用的,但杀完人没带走铡刀,是因为意外获得的大笔钱。铡刀

    是个变态,目标就是为了杀人,但变态也是人,没人不喜欢钱。说白了,变态杀

    手也是装清高,既满足了杀人欲望,又抢到了大笔钱,当然不会放弃钱,因为钱

    太多拿不了铡刀了,所以把凶器遗留在了现场。」

    我自言自语这分析到了这些,又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因为对应于这些分析,

    李志闯、王凯峰、吕海军分到的钱,当前他们只能是继续藏在学校,而他们找到

    了周叫兽留下的钱,谁抢到了就是谁的。抢谁抢到就是谁的无主巨款,当然是相

    当令人激动的事情。

    本来就不能完全信任廉玮,又有了抢到大笔钱的机会,刚分析到了破案线索,

    我当然不会去告诉廉玮。能卧底贩毒团伙的刑警,绝对不是傻子,但廉玮正在查

    非洲留学生闹事的线索,只能带着两个助手悄悄地调查,没额外精力去想别的线

    索,所以我暗中抢钱不用太担心廉玮。不过我的两个美女队友,鲁蔷和萧雅楠,

    马上就考试完了,需要继续让她们别掺和,本来就有点也利用她们的意思,不能

    让她们冒险去抓杀人犯。

    当夜我先去暗中侦查了一番,确定了李志闯、王凯峰、吕海军都在学校,都

    没有要准备逃跑的迹象。这说明他们将分到了钱,藏到了某个秘密的地方,准备

    考完试放了假后,再名正言顺地带着钱离开学校。

    次日是周三,日期是月23日。下午我考完了最后一科,出考场直接去理

    了个发,之后回宿舍冲了个澡,外面的天色黑了下来,给鲁蔷打去了电话。鲁蔷

    和萧雅楠上午已考完,因我下午还有一门考试,忍住了没急着联系我,鲁蔷接了

    我打去的电话,说她和萧雅楠正是校园健身馆,让我去健身馆找她们。

    学生们俗称的校园健身馆,实际不是学校开的,是开在了广义的校园范围内,

    主要针对的消费群体是的学生,平时生意很火爆,现在已实际放了寒假,整个健

    身房没几个人。

    鲁蔷和萧雅楠正盼着破案抓凶手,拉着我来了二楼的休息区,着急地问起了

    我案情进展。

    发佈.

    .com

    我看了看四下无人,小声地对鲁蔷和萧雅楠,白话了好一阵,关于柳荷甄珺

    被杀一案的分析,大部分内容都是信口胡编的。我不是想骗鲁蔷和萧雅楠,是怕

    她们参与抓「铡刀」会遭遇危险,不想带着她们两个玩这个风险游戏。鲁蔷和萧

    雅楠对案情尚不了解,都让我的一通白话给唬住了,更急切地要求我带着她们抓

    凶手。

    萧雅楠穿着一条紧身衣,挺着一对丰满的乳房,一脸崇拜地着急问道:「哥,

    我这回真服了,你比柯南厉害,波罗、福尔摩斯的范儿,哪你赶紧接着说啊,咱

    咋能抓住凶手呢?」

    我想了想说:「马上放假了,就咱仨业余货,抓住凶手估计早呢,需要有个

    落脚地。蔷,你去培训中心开个房间,编个理由,别用咱仨的身份证,这个你很

    容易能办到。不能只弄个房间,你完了再准备些,抓凶手能用到的东西,比如手

    铐什么的。」

    我又对萧雅楠说:「小楠,你家我叔人脉广,你和狄娇不认识,比我和蔷更

    合适,你这就去查一下,狄娇的干爹是谁,当然了,最好别麻烦到你爸。警察叔

    叔,暂时都没破案头绪,咱仨业余的更难破了,所以有必要从头开始捋。」

    我分别交代鲁蔷和萧雅楠去做的事情,其实都是可有可无的,不给派个任务

    她们不答应,只能是这么忽悠她们两个了。鲁蔷和萧雅楠都觉得很激动,迫不及

    待地就要开始行动,随即与我离开了健身房。

    尚不到晚上6点半,我去食堂吃了晚饭,买了两包烟回来宿舍。点来钟,

    鲁蔷气喘吁吁地跑了我住的宿舍,先给了我一把大号的钥匙,说已在培训中心订

    好了房,房间号是43。还要去买抓凶手的用具,鲁蔷喝了一杯茶,急匆匆地

    离开了。

    眼下的重点改为了抢钱,我抽着烟琢磨起了,该如何抢到周教授留下的钱。

    琢磨到了后半夜,想出了一个完整的抢钱计划,感觉脑袋累得发胀,我直接脱了

    衣服躺到床上睡了。第二天,我要开始按计划抢钱时,不想沈墨老师来了学校。

    四、妈妈的艳照

    沈墨老师来了,我当然要去迎接,沈墨老师的女儿当然更要接妈妈,是在培

    训中心见的面,帮忙订房的带哥也加入了迎接中,我和沈墨老师只能是解释为了

    远房亲戚,当晚沈墨老师请我和带哥一起吃了顿饭。沈墨老师的女儿已考完试,

    正在法戏社积极排练,准备年前去政法系统演出,沈墨老师要跟女儿住一起,且

    急着去看女儿排练节目,过几天才方便与我单独见面,这其实是我眼下希望如此

    的。

    当前学校处于了假前状态,学生们都考完了试,因狗年过年晚,放假相对过

    年早了半个月,大部分人考完试都没急着回家。因为沈墨老师的到来,抢钱计划

    拖延了一天,我晚上回到了法学院内,急忙先去暗中侦查了下,发现李志闯、王

    凯峰、吕海军,暂时都没有离开学校的意思,看来是因没有将钱藏在身边,等着

    学校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再去取出藏起的钱离开学校。

    正式放假的日期是月26日,宿舍楼的封楼期限是2月日。李志闯、王

    凯峰、吕海军三人,显然是在等着月底离校,之前的几天里,不会去藏钱的地方。

    根据这一判断,我压制住急切的心情,调整了抢钱计划,月底前留意但不紧盯这

    仨货,以免打草惊蛇,等到他们去取藏的钱时再行动。

    拿定主意心里有了底,这几天真是累坏了,我躺倒踏实地睡了,第二天快到

    中午才起床。去食堂吃了午饭,我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登录上QQ,找倪霁在QQ

    上玩起了网调。

    倪霁等连上的视频,显得很开心地说:「主人,你调教我的事儿,我都告诉

    我妈妈了,她说……」

    我听了不由地惊叫了一声,不由地插言打断了倪霁,「不是吧?这事儿你跟

    你妈说啊?」

    倪霁笑着说:「主人,你已经了解啦,我的后爸,其实是包养了我妈妈,相

    当于让我妈妈当了他的性奴,要不能找人群P我妈妈嘛,所以,我妈妈已经被调

    教成性奴啦。我和妈妈的母女关系,相比别人很开放,也是生活无奈造成的吧。

    主人能理解我,我妈妈当然也能理解啦,当然不想我被调教了,所以呢,想代替

    我被主人调教。」

    倪霁对我解释了一番,随后跟我发过来了两张,她妈妈的自拍艳照,一张是

    穿着黑丝情趣装,一张是躺在床上的全裸照。

    发佈.

    .com

    倪霁对两张艳照解释道:「上次发给主人的,是我妈妈发在征婚网上的照片,

    当然要拍得淑女啦,这次发给主人的,是我妈妈拍的艳照,当然拍得足够风骚啦,

    所以感觉有些不太像一个人,但绝对都是我妈妈哦,主人可以当面找我妈妈验证。」

    倪霁又说:「我当然不好直接,帮我妈妈和主人约炮啦,我已经把主人的手

    机号和QQ号,告诉我妈妈了,今晚我再跟妈妈说一下,明天让我妈妈,自己和

    主人联系吧。起码主人能理解的,我们母女这样的情况,只能是以色相保护自己

    啦。所以,我妈妈被主人调教,是有条件的,主人要帮我摆平了,我因为认识了

    坏人,遇到的可能被开除的麻烦。」

    我在语音上向倪霁表示了一番理解,随后在心里嘀咕道:「嗨,我他妈的太

    能理解了,你们母女这样的,我已经接触了不止一对儿啦。」

    粘上的这样的妈够多了,眼下正有重要的事,不想再粘上一个了,我语气中

    肯地说:「咱俩不算男女朋友,起码是朋友了吧,我帮你摆平了麻烦,是应该应

    分的事儿,不能白把你肏了嘛。所以,你就别劳烦你妈啦,我正帮你找人呢,不

    行了再让你妈出面。」

    倪霁有些感动地说:「主人肏我,跟我妈妈找主人做爱,是并不矛盾的,只

    是没有母女一起被肏了,嘻嘻嘻……我知道主人是好人,但我惹的麻烦很大的,

    我妈妈当然很担心啦,不管主人肏不肏她,还是让我妈妈,先跟主人见一面吧。」

    我想了想,倪霁说的确实是心里话,又想了想回应道:「哪这样儿,你妈不

    是卖烟的嘛,让她先准备两条好烟。我找谁你也知道,季院长去国外了,她老公

    不在学校呢嘛,我找的是廉科长。需要送点儿的话,再让你妈妈来学校,当然啦,

    别让你妈妈跟谁都使美人计,人家廉科长,尚且是季院长的未婚夫。」

    倪霁回应道:「好的,主人,我懂得你的意思,待会儿就告诉我妈妈。其实

    吧,我妈妈很需要被肏的,所以,主人肏了她,是她也很想的事情。既然这样,

    主人就和我妈,你们自己约吧,嘻嘻嘻……」

    我在心里嘀咕道:「唉,这闺女真是奇葩了,帮妈约上炮了!」

    倪霁这时又发过来了两张,她妈妈穿黑丝情趣装的艳照,明显与刚才发的是

    成一套的。

    发佈.

    .com

    「主人看到了啦,我妈妈的几张照片的,穿的情趣衣服是一件。这些照片,

    是什么时候拍的,她没有告诉我,应该是找人约炮时候,肏她的人给她拍的吧,

    所以,我妈妈其实很骚的,主人很容易就能上了她,嘻嘻嘻……」

    我有些无奈地暗中叹了口气,想了想问倪霁道:「你后爸,不是给你妈妈,

    留下了挺多钱吗?有钱应该什么都好解决啊!」

    倪霁在视频前摇了摇头:「唉,留下的钱是不少,可在北京买了房,也就全

    花光了,现在我妈妈,依然是靠开烟店供我上学。我不太懂事,以为攀上了周教

    授,就不用发愁上大学找工作啦,现在才明白,是被柳荷甄珺,这两个小婊砸,

    把我给骗啦。结果现在闹得,面临到了要被开除。」

    我宽慰道:「行啦,我这不正帮你,摆脱这些麻烦吗?你知道你妈不容易,

    以后要懂些事儿,考完试放假了,帮你妈妈看看店,别就知道花钱,净交些不好

    的朋友。」

    倪霁连点着头说:「嗯嗯嗯,主人是好人,我已经深切体会到了,以后会听

    主人的话的,不再交不好的朋友啦。经历了这些事儿,我已经开始懂事啦,今天

    就是在烟店,帮着我妈妈看店呢!」

    我带有转移开话题的意思,坏笑着对倪霁要求道:「那天你说,买了三件轻

    取衣服,有一件那天没来得及穿,现在你在店里,没法去换上没穿的那件,如果

    方便的话,哪就在店里脱光了,给主人欣赏一下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新连环铡美案》,方便以后阅读新连环铡美案【新连环铡美案】第十二章 钱才是关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新连环铡美案【新连环铡美案】第十二章 钱才是关键并对新连环铡美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