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沉沦 第二部

武林沉沦 第二部(25)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霸道 本章:武林沉沦 第二部(25)

    第25章:心有灵犀!

    「啊啊……」

    地面破裂,高达直直落入漆黑的深渊之中,双手无助在空中挥舞,想抓住什

    么东西,却什么也抓不住,带着无尽的不甘落入深渊之中……

    「高大哥……」张墨桐从恶梦中惊醒过来,一下子坐立在床上,待眼睛将事

    物看清后,发现自己仍在开封城赵家的豪华大宅中。床上孙齐岳与李解冻正分别

    在自己两侧睡得正香,昨天晚上两人在自己前后两穴里舍生忘死,累成像一条狗

    般。

    想起刚才的恶梦,张墨桐没来由心里一阵烦乱,玉足乱蹬,将两人踢下床去。

    孙李两人惊愕不止,忙人地上爬起来,分于左右讨好:「桐妹妹,你怎么了,是

    哥哥们惹你生气了?」

    「出去,出去!」张墨桐也不知为何极度心烦,不由分说地将两人赶出房去。

    孙李两人走后,她拿着被子将头紧紧盖住,脑子里全是高达的影子。

    自从当日高达回师门复命后,与张墨桐她们分别后,算一下都已经有三个多

    月了。这三个月里花染衣一直在花府调养身体,足不出户,不知在家里搞什么。

    朱竹清则高达离开三天后,独自一人回去天山派了,连花染衣提出让人陪同

    也被拒绝。

    用朱竹清的说话:「玉罗刹在江湖上一直独来独往的,根本不需别人陪同

    与保护!

    而张墨桐却是一直住在赵府没有走,因为张威与赵嘉仁的丝调生意需要长谈,

    很多细节还要处理,加上她也舍不得离开,便一直住在赵府之上。其间在赵薇的

    挑逗下,忍不住又跟川中四英胡搞在一起。

    有赵薇这样的优秀老师教导,情窦初开的张墨桐很快享受到各种各样的性爱,

    席天幕地的群欢更是家常便饭。在赵薇处还学到的姿势和情调,直把她美得

    不知身在何处,如果不是心里已经有了高大哥,甚至还想着一辈子都跟在薇姐身

    边。

    一想到高达,张墨桐心里暖洋洋的,据蜀中老家传信,青云门长老萧真

    人下彩礼已经送到了唐门,使得唐门上下都为之沸腾了。虽说唐门与中

    原武林少有来往,可能与青云门这样大门派结亲,还是下一代掌门继承人,

    即使是唐老太这样的老江湖也乐翻天了。

    现在张墨桐在唐门里成了一颗耀眼的新星,人人以她为荣,更被誉为

    唐门千年以来最杰出的青年弟子,不少长辈更以她为榜样,对儿辈们说;生

    女当如张墨桐,连老家送回来的族信中也对她关心有加。

    在床上打了几个懒滚,多想一些开心的事,张墨桐很快就将那个恶梦抛之脑

    后,柔柔地自语:「高大哥,就让你多纳几个妾吧!等你兴趣过去了,或者惹人

    家不开心,就偷偷毒死她们。嗯?至于花姐姐身边那两个陪嫁丫环,看在花姐姐

    面子上就留着吧。桐妹对高大哥实在是太好了,呵呵!」

    翻滚间,小穴与后庭里的阳精有不少渗了出去,用手一摸沾答答的。张墨桐

    回想起昨晚孙李两人的辛苦,刚刚那样把他们踢下床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两位哥哥昨晚弄得人家真的好舒服,在里面射了这么多,找机会再好好补偿他

    们吧。」

    沾答答的感觉并不受,张墨桐坐在床上嚷扰着:「秋香!过来!给人家准备

    热水,人家梳洗啦……」

    可能是张墨桐生得太可爱了,无论是朱竹清,还是赵薇对她疼爱有加。就连

    自视甚高的花染衣对她也是好感连连,在其心里看不起朱竹清,但对张墨桐的疼

    爱胜似亲妹。

    而三人中对张墨桐最好的,就算是赵薇了,一切好的都与她分享,使张墨桐

    的地位赵府之中已经成为二小姐的存在。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三个月,已经把张墨桐养成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平时自己起身穿衣这种事都懒得做。她吆喝几声后,秋香捧着一件雪白外袍进来,

    服伺着她起身去冲澡,洗刷。

    在汉白玉所做的浴池中一翻洗梳后,张墨桐只觉得神清气爽之极,让婢女为

    自己擦拭干身上水珠后,来到那块等人高的铜镜前,仔细打量着自己,在这三个

    月以来日夜被川中四英灌溉,身材比起当日清涩的少女,变得更加性感与诱

    人,前挺后跷,即使身为女人也为之心动。

    穿上一件出自名手伊天彩缝制昂贵秋衣后,张墨桐在秋香带领下,前去与赵

    薇共用早点。

    张威在开封城经常忙于要事,时常数天不归,而她娘亲的李茉不是在房间内

    大步不迈,就是偷偷去跟赵嘉仁幽会,完全没空理会她。于是每次只要张威外出,

    张墨桐就搬到后院与赵薇往在一块。

    来到赵薇那幢高大的销魂楼阁内,里面早摆满了一桌各式各样的早点,赵薇

    坐在首席等候多时,远远就对张墨桐招手:「桐妹,过来姐姐身边坐,今天姐姐

    有个好东西给你玩。」

    一听到有好东西,喜欢新奇事物的张墨桐就按捺不住,连蹦带跳跑来到赵薇

    身边:「好姐姐,有什么东西,快拿来给人家玩玩!」

    「别急,那货已经到好几天了,只是没有调教好,所以没让你玩,直到昨天

    才调教完毕。」赵薇拿起桌子上一碗墨黑色药汤,递给张墨桐像在哄孩子般说道:

    「现在呢,你首先得把这碗药汤给喝了,然后用过早点,我再带你去玩。」

    「嗯……」张墨桐瞧了一下,嘟起小嘴:「又是这些又苦又难喝药汤,人家

    不想喝。」

    赵薇笑道:「你这个傻丫头,天天被男人们射一肚子的阳精,不喝这些药汤,

    你想给他们生孩子么?」

    张墨桐摇摇头:「人家只给自己喜欢的人生孩子,只给高大哥,其他人不给,

    但这药实在太苦了。好姐姐,你就不能弄一个甜一点的药汤么?」

    赵薇轻轻点了她额堂,嗔骂道:「傻丫头,真是不识好歹。你可知道这碗药

    汤,可是大内太医之手,不知下了多少名贵药材,不但能避孕,还能滋补身体,

    比起武林上那些女侠用内力逼出阳精,不知道强上多少倍,你还嫌三嫌四。不喝,

    我倒了。」

    「喝!喝……好姐姐,人家知错了,你为了人家好!」张墨桐见赵薇似是生

    气,连忙陪罪,拿起药烫一饮而尽,却觉得有些不对:「今天的药汤,怎么有点

    甜甜的味道,一点也不苦啊。」

    赵薇弹了一下她的小琼鼻,笑道:「还不是为了你,我在里面加了不少蜂蜜

    啦!」

    张墨桐欢喜说道:「好姐姐,你对我真好。」说罢,便沾到了赵薇身边撒起

    娇来。

    赵薇大受其用,自小独女长大的她,特别渴望有一个妹妹,因而像张墨桐这

    种自来熟,又喜欢沾人的小女孩特别没有抗拒力。

    两女一边亲密无间地说着悄悄话,一边胃口大开地享用着早点,赵薇见到张

    墨桐对早点上的糕点,大部分都是尝一口就不吃了,跟当初刚到赵府时那样不浪

    费一粒饭米已有天壤之别,便说道:「看来桐妹,已经跟姐姐一样懂得学会享受

    生活。只是不知道你的情郎,有没有这么多钱养得起好妹妹了。」

    张墨桐嘟起小嘴:「高大哥,虽然是青云门将来的掌门继承人,但肯定

    没有姐姐多钱了,到时人家一家就要到姐姐府上蹭饭吃了。」

    赵薇故作有不悦说道:「妹妹,你这张嘴这么挑食,来一次开销这么大,姐

    姐得有个好处是不?」

    张墨桐嘻嘻笑道:「要不,让高大哥把你也娶了,这样不是一切都结了么。

    咱们姐妹又可以天天沾在一天,又可以吃得好,穿好的。」

    赵薇有些心动,这个丫头总算没有白疼她,这段时间她可没少对张墨桐暗示,

    自己对高达有意思。只是她可不想嫁给高达,因为这是不大可能的事,高达乃

    青云门未来的掌门,自己的声名狼籍,跟他完全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高达真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娶她,她也是愿意嫁给高达的。当然这种事只

    能是如果,当下她只想跟高达有段露水情缘而已,而且她更加喜欢现在这种生活,

    高高在上,无忧无虑。

    「娶我就算了,青云门那个小庙还容不下我这尊大佛,我有更加远大的

    目标。」

    张墨桐好奇问道:「什么目标啊?」

    赵薇卖了个关子:「暂时不告诉你,等你出嫁那天,再跟你说。」

    「不说就不说了,我也不想听了。」张墨桐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是很想跟赵

    薇呆在一起,但是要她跟别人分享丈夫,还真有点不愿意,之所以拉赵薇入局,

    只是给了自己拉个好帮手,面对花染衣,她的压力真大啊。

    谈起了高达,张墨桐不由自主想起早上那个恶梦,便将此事跟赵薇说了出来,

    希望她能为自己解惑:「薇姐,你说下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高大哥,是不

    是遇到危险了。」

    赵薇又轻轻弹了张墨桐的小脑袋,笑说道:「我看来你是想情郎了,日有所

    思,夜有所梦。高达在青云门能有什么危险,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师门撩着师

    妹呢。江湖传闻,青云门的两位女性长老可是谱绝色谱前五的美女

    哟!」

    「她们是高大哥的长辈,不可能的事。」张墨桐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没有底,

    自己的娘亲不就是长辈么,还是高大哥的岳母,还不是给他操了,还一次操着自

    己两母女呢。如果高大哥的两位长辈,真的这么美的话,会不会把她们也娶了啊?

    「好了,吓你的。」赵薇看张墨桐脸上有些难看,轻轻一笑:「你的高大哥

    为人如此正直,你还不相信他不成。好了,别说这个了,姐姐让你看看新玩具,

    保证乐得你忘掉这些不快。」

    「好的!」

    ………………………………………………

    春香很快就领着一位壮实如牛的男人进来,那男人一进来立刻跪在地上,五

    体投地跪趴两女:「大小姐,小人曾阿牛,向您请安!」

    「好黑啊!这个人是妖怪吗?不,这难道就是传说昆仑奴吗?」

    赵薇所说的新玩具是一个全身漆黑的高大男人,黑漆漆一片比起传说中

    的黑面包青天还要黑上数分。张墨桐眼看到吓了一大跳,直道遇着什么妖怪

    了。她始终出身大户之家,不是什么村姑愚妇,很快认出此黑人像极古书上所说

    的昆仑奴。

    赵薇称赞说道:「桐妹,不愧是学识渊博的大家闺秀啊!一眼就认出是昆仑

    奴!」

    张墨桐得意洋洋地说道:「「昆仑奴,新罗婢!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三

    宝太监出海带回不少西洋奇宝。成祖对蜀王赏赐了不少西洋宝贝,其中就有过昆

    仑奴,所以人家认识啦。只是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人家只是有所耳闻,还没

    曾见过真物。

    薇姐,还是你历害啦!自成祖之后,朝庭就只有宣宗时下过一次西洋。此后

    朝庭就没有再下西洋,还把海给禁了,你这里居然还能有昆仑奴,你是怎么买到

    昆仑奴的,真是神通广大啊!」

    赵薇说道:「朝庭禁了海,可是禁不了我们这些商人。朝庭是不下西洋了,

    但暗中还是有很大家大户私自组成船队出海的,这些昆仑奴便是从这些人手中卖

    来的。经过专门的调教,能说汉话,力大如牛,是不可多得奴隶。」

    「嗯……」张墨桐微微点头,再次仔细打量起这位昆仑奴来,发现他除身体

    漆黑,长得比较高大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与众不同的地方,新奇感很快就失去

    了:「薇姐,他除了有点黑,我看不出有什么好玩之处?」

    「别急,桐妹,对女人而言,男人好玩的地方,当然是他的阳物了。」赵薇

    说着,转对叫曾阿牛的昆仑奴说道:「阿牛,站起来,把裤子脱掉,让桐妹妹,

    看看你的阳物。」

    叫阿牛的昆仑奴听到这话兴奋之极,他在被卖到赵府前,就是受到的就是这

    方面的调教与训练的,专门伺待贵妇与怨妇的奴隶。他原以为那些怨妇都是一些

    年老色衰,相貌丑陋被夫家不喜的老女人。

    哪里想到自己的买主居然是两位如此国色天香的美女,也不用挑逗诱惑,光

    想着接下来将要发出的事,就让他的肉棒肿硬涨大起来,把裤子顶起一个大账篷,

    身上那件劣迹布衣,险险就要被它顶穿了。

    张墨桐掩住小嘴尖呼一声,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啊!好大啊!」

    曾阿牛刚刚站立起身时,大肉棒顶着裤裆已经让张墨桐吃惊万分了,心里已

    经有了这阳物大概的规模。可当曾阿牛将裤子脱下来后,完全将肿涨脖起大肉棒

    展示在张墨桐眼前时,仍然把她吓了一跳,这根肉棒已经不能叫肉棒了,它的规

    模完全超出了张墨桐所有认识。

    即使是高达那根驴根般大肉棒相比起来,仍然要逊色一分。它就像一条史前

    的泰坦巨蟒般,在空中甩动着,还带出阵阵风劲之声,巨大漆黑龟头更像一个凶

    狠蛇口,张牙舞爪,要吞食眼前一切。

    赵薇喜道:「妹妹,看你这么入迷,很想尝试吧。阿牛,还不上前来服待桐

    妹。」

    「不,人家不要……」张墨桐看着阿牛走过,从震憾中惊醒过来,开什么玩

    笑,这么大的东西要是插进来,还不把自己痛死。

    赵薇笑道:「桐妹,你不是经常吹嘘你高大哥的阳物很大么,大得让人吃惊

    么?你的小穴都能容下来,有什么好怕的,再者女人连婴儿那么大都能生出来,

    区区阳物更是不在话下啦!」

    张墨桐把头摇得播郎鼓般:「我的小穴当然能容得下,可是我为什么要给长

    得丑的男人插进去,人家只跟相貌英俊与看得上眼的人欢爱。这种昆仑奴长得又

    丑,身份又低微,我才不要。」

    赵微说道:「一个玩物而已,又没让你动真格,玩下就丢到一边去。」

    张墨桐还是摇头表示不喜,赵薇见状也不强迫,她知道张墨桐心口不一,嘴

    上说不要,身体却是很诚实,只需稍加挑逗她就会忍不住的。

    这个的大肉棒的昆仑奴,可是在二个月前,两女与川中四英群欢时,桐

    妹说四英肉棒有点小的,没有高大哥的大,专程托人花重金购来的,为了让张墨

    桐开心,真是煞费了苦心。

    「阿牛,上来伺候后本小姐!」

    「是大小姐!」阿牛满脸激动地来到赵薇身边的,来到天朝之后所谓训练都

    是皮鞭与老女人,像赵薇这样身分高贵与美丽的女人,还是次见到,更别谈

    能操到她了,焉然不激动。

    赵薇让下人拿出来一张玉榻,玉体横阵地往上面一躺,向曾阿牛招招手:

    「帮本小姐脱衣,把你伺候人的手段全部用上来。如果让本小姐不满意,本小姐

    就把你剁碎了,拿去喂狗。」

    曾阿牛一听到这话,当场吓得冷汗直流,胯间的肉棒差一点就吓软。在被卖

    到天朝后,那牙人训练他时曾说过,要牢记在天朝身为奴仆,身家性命皆是主人

    的,主人可以活生生将奴仆打死也不犯法的!

    为了活命,曾阿牛急忙将为赵薇宽衣解带,将学来的手艺百分一百发挥出来。

    不一会儿,在曾阿牛高超的调情技巧之下,赵薇很快就被弄得满脸桃红,温

    顺地配合着曾阿牛的动作,一具洁白无瑕、玲珑有致的性感女体展现在众人眼前,

    直把曾阿牛看得双眼赤红,在他的老家的女人都是黑漆漆一片,皮肤粗糙皱巴,

    哪里见过这么娇嫩雪白女体啊。

    现在曾阿牛心里直觉得上天对他太好了,能操到这样美女,他情愿做一辈子

    的奴隶。赵薇见到曾阿牛看呆了,大肉棒上龟头处竟不自觉的流出了数滴精液,

    脸上露出自豪的神色:「看什么?你这奴才,你的主子不是让你欣赏的,是服侍

    的。」

    「是是!阿牛知错啦!」曾阿牛连忙道歉,一双漆黑的大手再次在赵薇轻抚

    爱摸,摸乳扣穴,每一个动作都是恰到好处,一看就是经过名家调教。赵薇被弄

    得娇哼不止,想到自己将要尝到外邦男人的味道,下体内就骚痒无止:「舔它,

    弄湿点,你的阳物太大了,要湿一点才行。」

    「是的,大小姐!」曾阿牛急忙埋首于赵薇胯间,将粉红娇嫩的小穴当成人

    间美味般,全心全力地舔弄起来。

    旁边的张墨桐看到曾阿牛把赵薇舔得尖叫连连,芳心痒痒的:「得了,薇姐。

    别这样假叫啦,人家不会上当的。」

    「嗯……好历害啊……舌头再进去一点……向左边一点……阿牛,你好历害

    ……」赵薇强忍着下体阵阵强烈的快感,娇喘连连:「桐妹,姐姐,没有装啊!

    这个……阿牛……舌头……好历害……要不……你也试下……」

    「骗人,人家才不要……」张墨桐被赵薇说得心动不已,可一看到曾阿牛那

    张黑脸,什么兴致都没有了,可是一副活春宫在旁,又把她弄浑身燥热难忍,只

    得将双目紧闭,双手捂着耳朵,不看不听。

    然而两人离得这么近,赵薇叫得又大声,两只小手焉然尽挡其声,那诱人的

    声音依然不时传入张墨桐的耳朵之中,直至赵薇说道:「阿牛……你慢慢插进来

    ……慢点,太大了……嗯……你技巧真好……我一点也不觉痛……好酸……好爽

    啊……顶到了……花心……」

    「哪个昆仑奴插进去?」张墨桐好奇不已,睁开双眼望过去。

    只见到赵薇那个娇嫩的小穴里被插进一根巨大漆黑的大肉棒,当然没有全部

    插进去,尚有三寸多长裸露在外面,但这样依然胀得两片阴唇已翕张成平扁的形

    状,小穴紧窄得将大肉棒包裹得纹风不透,就像一只大脚强行塞进一只紧窄鞋子

    里。

    而那个昆仑跪坐赵薇的两腿间不停挺送着,使得那根大肉棒不快不慢地在小

    穴里出出入入。他的抽插技术很好,像是受过训练似的,每向外一抽,必将肉棒

    抽拔到小穴口,然後沉身向内一插,又慢慢插进女人小穴深处的花心上。

    这样长抽深插,纵然温柔无比,可是以曾阿牛那根巨棒的规模,光这样就足

    以把赵薇插得淫水直流,发出一连串的噗哧之声。两个人的大腿根部份已都

    被淫水湿遍,赵薇舒服得全身发生了痉挛,嘴里「嗯!啊!……插得很爽啊…

    …」的呻吟着。

    这个昆仑奴实在太历害,赵薇也是个久经欲海的女人,只是让他插进来几下,

    就使得自己高潮跌起,眼看快要丢精了。起先的一点不适不翼而飞,现在她只道

    怎么样才追求到更大的快乐。

    每当曾阿牛的大家伙往里插时,赵薇娴熟地抬起了粉臀往上一耸,并且收缩

    一下小穴内的壁肉,将龟头用力的挟一下。插得越深,赵薇越感觉舒服,她真希

    望那个曾阿牛能够全根也一起塞进来。

    曾阿牛见赵薇配合着自己,满脸爽快欢畅,知道自己成功取悦到主人。胆子

    也慢慢大起,在经过一阵轻抽慢送之後,突然渐渐加快起来,挺动着大家伙,越

    捣越快,捣得赵薇不停地扭动着自己那圆肥白嫩的粉臀迎凑着,两个人紧紧的紧

    抱着在卧榻上翻来滚去。

    倒有一人不爽了,那是张墨桐,她被两人撞倒下床去,小嘴嘟起来:「姐姐,

    你撞到人家了……」

    可见赵薇被昆仑奴插得口齿不清,压根顾不到自己,心里升起一股醋意,冷

    哼一声:「你们慢慢玩,人家不陪你们……」说罢,重重关上房门离去。

    赵薇也只是微微应一句:「慢走,姐姐享受完了,再找你……」

    曾阿牛看到另一位美若天仙的女人离去有些失望,可下身传来紧窄感爽死了

    他,一面猛烈地抽插着赵薇的小穴,一面低下头去,将嘴唇压在她的樱唇上,疯

    狂地吮吻着她那微微湿润的两片樱唇,并咬她的香舌,看他那猴急的样子,真好

    像恨不得把她吞下肚去。

    却想不到,情欲中的赵薇突然翻脸,一记耳光打在曾阿牛脸上:「该死的奴

    才,主子也是你能亲的?」

    曾阿牛吓得捣头如蒜:「阿牛,知错了,对不起,主人,阿牛知错了。」

    ………………  ………………  ………………

    虽说负气而走,张墨桐却没有生赵薇的气,曾阿牛那巨物的诱惑力太大了,

    她生怕自己再呆久一点就要和赵薇一样,被那个昆仑奴一起操了。自己刚刚明明

    说了不要,如果被操了,面子往哪里搁啊?

    现在张墨桐急忙赶回自己一家所住厢房,想冲一个冷水澡,凉快一下。当她

    刚踏进庭院,就听闻父母的房间内传来一阵阵男欢女爱时放浪叫声,在房间门口

    处还散落着一些男女外衣,心里疑惑:「爹爹,都外出一段时间了,难道是娘亲

    又跟赵叔叔在偷欢吗?」

    怀着这个念头,张墨桐忍不住好奇心,悄悄来到父母房间外。好家伙,他们

    居然连门都没有关好,张墨桐轻轻推房门推开一条缝,往里面一瞧,果然看到了

    让人血脉喷胀的一幕。

    房间内,忘情欢爱的男女正是李茉与赵嘉仁,只见赵嘉仁坐在一张太师椅上,

    而李茉跨坐在他身上,然后将他的肉棒吞入自己的小穴里面,手扶在赵嘉仁那微

    微发福的双肩上,然后慢慢地上下挺动。

    从张墨桐的角度刚好看到娘亲玉背部位,看到李茉股间将赵嘉仁的大肉棒吞

    入一半,然后上下套弄,而且腰还不时地左右或前后摆动,使得每次接触的方式

    以及部位都有所不同。

    而赵嘉仁呢,不仅丝毫不费力地坐在太师椅上,而且还可以伸出双手来蹂躏

    李茉那双有如木瓜般的巨乳,简直是爱不释手:「阿茉,你的小穴好历害……夹

    得我好舒畅啊……还会咬人……哎哟……这个小穴都操了三个月,真是百操不厌

    啊!」

    李茉满脸艳红,说不出美艳动人:「死相,啊……真是奸商……嘴巴就会哄

    女人开心……前晚居然还趁着相公酒醉……偷偷摸上床来操我……啊……嗯…

    …唔……唔……真好……真棒……好舒服……好快活……真棒……唔……唔…

    …唔……嗯……」

    「还不是过几天,你就要去参加慕容家的长子婚礼,我舍不得你啊!」赵嘉

    仁感觉到李茉的动作变成了大起大落,便将自己的肉棒用力在她的体内一次又一

    次地挺顶着。

    大肉棒每次挺进的时候,都让李茉的肉壁急速地分开,而每次抽出的时候,

    龟头的肉伞也在小穴肉壁上刮磨,磨得她的芳心都碎了:「你又来了……啊嗯

    ……咱们说好的……咱们只是追求快乐……你让我快……乐……我让你满足了

    ……你的愿望……」

    说着脸色上大变,扭动的腰肢也停了下来,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不能干涉

    我的生活的,也不能有过份之想,难道你想食言么?如果你有过份的念头,大不

    了鱼死网破,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赵嘉仁见李茉生气了,知道对方性子说到做到,急道:「阿茉,我一直都信

    守着诺言,我只在为你感到有些不值。远行慕容世家为什么义弟不随你一起去,

    反而让你带着女儿单独前去呢?」

    李茉眉目舒展下来,又开始又扭动腰肢,慢慢地吞吐着大肉棒:「蜀中唐

    门与慕容家关系并不好,相公当年更是与慕容家三当家慕容白有过节。我此次

    前往慕容赴约也只是以个人名义去,谁叫义姐甘凤凤是慕容墨的妻子,她儿子成

    亲这样的大事,我不能不去啊!」

    「唉!这样吧!纵然如此,但开封到苏杭也将近千里路,路程遥远,你们俩

    母女单人上路,怎么让人安心。听说皇甫世家过几天也会前去慕容家,到时我安

    排让你们与他们一起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吧!」

    「你啊!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啊!」赵嘉仁的贴心安排,使得李茉觉得很温

    暖。她首度觉得长期与赵嘉仁保持着这种关系也不错,不但能在他身上获得巨大

    快感,还有赵府源源不绝的关系与财力帮助,让她越看赵嘉仁越觉得喜欢,性致

    一起,又渐渐狂野起来。

    「啊,泄了……」李茉一声高昂的浪叫,阴精狂泄而去,力气也耗尽了,无

    力地软倒趴在赵嘉仁的身上。

    「阿茉,我还没有射呢!」赵嘉仁并未就此满足,他让李茉趴在桌子上,然

    后从后面开始干她。这样小狗式的玩法,在前面的日子里丁剑那老淫棍最喜欢用

    的姿势,李茉对此并不喜,太羞耻了。

    但现在她高潮泄身,丝毫没有办法反抗的这种姿势,再者赵嘉仁粗大的肉棒

    虽然在块头逊色于丁剑,可在耐力上却毫不逊色,在她的小穴里面操弄,一下又

    一下,不停触及着花心,很快就又将她送上高潮。

    「啊……啊……好棒……好棒……赵哥哥……你……怎么……还不射啊…

    …妹妹好快活……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嗯……唔……唔……唔……唔……啊……啊……」

    「阿茉……你忍着点……你再过几天……就要离开……此别之后,不知何时

    再见……让我……操久一点啊……啊……」赵嘉仁说完之后,又冲刺了近百下,

    巨大龟头强行顶破子宫口,顶进入了子宫之中,使得李茉又再次进入了高潮之中

    ……

    「啊啊……顶到了……啊……」

    「娘亲,与赵叔叔真快乐啊!」在门外偷看的张墨桐真看得欲念焚身,一双

    玉腿紧紧夹在一起扭动,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房内的情况,却突然赵嘉仁的目光

    向这边看了过来,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惊讶。

    「啊……」张墨桐暗自一惊,吓得她连忙快步离开,飞快跑回自己的闺房之

    中,一头扎入床单之中不敢露面。

    不好了,这次赵叔叔一定是看到自己了,他会不会找自己麻烦啊。张墨桐随

    即又想到娘亲早知道自己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娘亲一定会将赵叔叔摆平的,有什

    么好怕的。

    等了半天,果然娘亲没有过来,赵叔叔也没有过来找自己,想必是这样了。

    心情为之一宽,按奈不下的情欲再升起来,早上所看的两幕活春宫,一幕一幕在

    她脑海里冲过,渐渐地她的小穴里又湿润起来,越想越冲动,越冲动就越受不了,

    小穴里好似有千虫万蚁在钻动似的痕痒难当。

    「要找赵哥哥他们么?不了,现在娘亲看到自己了,待会要是来找自己,怎

    办?可不能让她知道的,用小手摸下吧!」张墨桐俏眉微闭,情不自禁地撩起裙

    子,露出光洁的玉腿,褪下去里裤,玉指按在小穴的阴蒂上温柔地搓揉着。

    「高大哥,桐妹,好想你啊……」本来只想搓了下泄泄火,没想到越摸,小

    穴里越是空虚,一双玉腿大大地分开着,玉手越摸越激烈,这个时候真希望有一

    根肉棒能插进来:「我好想啊……」

    然而上天似乎听到她的呼唤,一只粗大的手掌温柔地拿开了她的小手,一根

    湿答答且硕大无比的肉棒顶在张墨桐湿润的小穴上,巨大的龟头乘风破浪一插到

    底,死死顶在花心之上,爽得张墨桐尖叫一声:「高大哥……好爽啊?!」

    ………………  ………………  ………………

    「桐妹,我也好想你……别吻了,你弄得好痒啊……」

    高达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与张墨桐、朱竹清、花染衣、温柔、路雪五女大被

    同眠,上演一切一龙战五凤的大戏,他持枪上阵,奋勇杀敌,一连击败四个位娇

    妻后,最后与张墨桐战得难分难解,他双手把玩那双女中豪乳,而张墨桐则不停

    亲吻着他的脸,与嘴唇,弄得他十分痕痒。

    「桐妹,我生气了……」高达不堪其烦用力甩了头,想避开张墨桐缠吻。

    「我还活着,这里是哪里?」这一扭眼前的景物巨变,使得高达从梦中惊醒

    过来,这里那是什么温香软玉女性闺房。分明是一个漆黑石洞,仅仅石洞上有几

    块发出莹光的矿石,目光所视之处,不足数丈,难以看清石洞顶部是什么情况。

    高达借着这微弱的莹光,仔细打量周遭事物,发现自己所在之处也不是什么

    大床,而是泡在一个冰冷潭水之中,最可怕的是在自己旁边还漂着一个人头,从

    面容上来看是夏则夷,刚刚的大爆炸将他爆得肢离破碎,与自己众人一起掉落裂

    缝之中,其他断肢也正泡在潭水之中。

    「难道刚才亲我的是他……」高达看着人头随着潭水一荡一荡的,磕碰着自

    己,不由联想起刚才的梦,吓了一大跳。连忙将这个人头打开,大声高呼:「林

    师弟,水月师叔,你们在哪里,在哪里啊……」

    他们与自己一起掉入列缝之中,下面是一片池水的话。高达坚信自己活着,

    那么他们一定也会活着。

    果然不出其然,在高达呼唤几声后,不远处黑暗潭水传来两声回应之声,那

    声音正是林动的。「林师弟,等我……」高达欣喜若狂,使劲向声音向声游过去,

    很快就让他找到林动。

    林动受了伤,脸色惨白无比,高达急忙向其体内输入真气,得到高达精纯无

    比的真气相助,林动的脸上很快就恢复了血色,指了指前面不远处漂着的一个白

    影:「大师兄,我没有事了,你快去看水月师叔……」

    「哦,我马上过去。」高达查看了林动一翻,发现他身上并没有致命之伤,

    相反而水月师叔漂在哪里一动不动,对自己呼唤没有半点反应,难不成在刚刚爆

    炸受了重伤,怀着这个想法,飞快游了过去。

    高达游到水月真人那边,借着微弱莹光,只看到她的背部,上面一片殷红,

    想来是受伤了。他急忙伸手过去将其拉入怀中,焦急地叫道:「水月师叔,你没

    事,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谁要你多管闹事,快放开本真人,不然我杀了你……」

    「师叔,你没事啊!为什么,刚才叫你,你不理我们啊!」高达惊喜万分,

    发现水月真人除上脸色惨白,背后开了个口子,呼吸有力,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

    子。

    「混蛋,快放开我……」水月真人恨得银牙紧咬,其实以她功力,远早于高

    达清醒过来,只是离开极寒的冰火洞后,落入这个水潭之后,体内的摄魂

    香失去压制,随着她清醒后,药力更胜以前,使得她一身功力尽失,难以自救,

    却又不想高达等人来救。

    因为她从林动口中得知,摄魂香乃潜欲独门春药,其霸道的药性无

    与伦比,每发作一次,其药性猛上数分,上次自己中了这个摄魂香发作,跟

    林动缠绵两个多时辰,才勉强压下欲火。

    现在又经过强压与刺激,淫药已经把她身体上所有的欲望引爆,不但是初处

    人事的小穴有着渴望,连羞人已极的菊穴也似盼望着再度让男人绽开,怕不是又

    要再次跟林动与高达狂欢数时辰不可。

    一想到这里,她就想自杀了,拼命地强忍着体内翻腾的欲念,现在高达碰近

    过来,更是像明火般遇着易燃物般,浓烈的男儿气息,使得她几乎把持不住,如

    何叫她不怒。

    高达不明所以,紧紧抱着水月真人不放,在其怒斥声中向林动那边游过去:

    「师叔,现在不是计较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先上岸再说。」

    就在高达抱着水月真人与林动向岸边游去之时,微弱的莹光照映下,冰冷的

    潭水中生出一个黑影,在水底下拉着夏则夷的残尸,打着旋儿沉入漆黑的水潭底

    部而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武林沉沦 第二部》,方便以后阅读武林沉沦 第二部武林沉沦 第二部(2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武林沉沦 第二部武林沉沦 第二部(25)并对武林沉沦 第二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