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道

【白玉道】(八十三)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陌上昏鸦 本章:【白玉道】(八十三)

    29--09

    【第83章】

    小和尚也不着急,毕竟苏悠是次接触男性下体,若是太自然了白大人反

    而要不是滋味了。

    苏悠感觉自己的手指探了好久,终于摸到了有些粗糙的温热的东西,苏悠原

    本有些害羞的面色突然惊讶的张开嘴,然后下意识一把握住了小和尚的阳具,紧

    接着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玉手嗖的一下离开了小和尚的裆部。

    小和尚也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苏悠这时抬起头望着小和尚略带意外的开口道:「大人的那,那东西,竟然

    是绝世的……」

    苏悠到底是害羞,刚刚她之所以那么大胆的抓上去,只是因为出于一种下意

    识的见猎心喜,毕竟这传说中的东西,她没想到竟然会见到。

    只是这一抓上去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珍贵的草药,这是男人的阴茎,所以

    少女的害羞又让她选择了退却。

    小和尚看苏悠的反应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不过那一下真舒服,比自己娘

    亲抓的那一下差不了哪里去。

    原本只是微微抬头的那活瞬间便高高的的翘挺了起来。

    苏悠和白大人离的挺近,立马就感觉到了大腿根部的硬物。

    苏悠下意识的像躲开,小和尚却硬是把她拽了回来。

    「你要是跑了今晚可别指望我喊你回来,明天这银子的事你也别跟我提了,

    提了我也不答应。」

    小和尚这话让苏悠只能硬挺着站在那里,苏悠心里有些害怕,她怕白大人会

    克制不住,自己这手可是经常在草药里泡着,修长嫩滑,白大人的定力能挺得住

    吗。

    不过为了自己的目的,苏悠只能选择留下来。

    「公子」

    苏悠的声音微不可察,「苏悠已经那个了,现在能和你谈谈钱的事了吗?」

    苏悠现在的性子,白大人是真的克制不住,但他又不敢吃了苏悠,怕破了娘

    亲的法诀,这种事还是需要再忍耐一下的好。

    小和尚这次自己解开裤子,挺着粗黑狰狞的家伙炫耀般的从苏悠面前走过,

    然后麻熘的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不行啊,这事今晚是不行了,你这一弄我难受的很,哪里有心情谈钱。」

    小和尚说到这又从被窝坐起来,「不行,你给我吃的太补了,我得去找找大

    公主」。

    小和尚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起身穿衣服去找大公主,苏悠一看到这面色突然焦

    急起来,好不容易把他留下,谁知道过了今晚他会不会故意躲着自己。

    苏悠一把夺过小和尚的衣服,待到小和尚瞪了一眼后突然开头道:「大人今

    晚还是别去打扰公主了,不如让苏悠解决吧。」

    苏悠这话小和尚一听乐坏了,这丫头挺开窍,也成,今天试试嘴巴怎么样,

    小和尚盯着苏悠红润的嘴唇,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

    「成,成,依你了,钱都好说。」

    小和尚说到这就见苏悠把手伸进了被窝,小和尚激动的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只觉得那柔嫩玉指顺着他的大腿根往自己的阴囊部探了过去,这丫头挺明白的

    ,还知道来点前戏。

    白大人舒服的叹了口气,正想表扬两句,突然面色一边然后嗷的一声叫了出

    来。

    苏悠也被小和尚的叫声下愣住了,难道自己扎疼了?不应该啊。

    小和尚突然做起来掀开被子,只见刚刚还一柱擎天的东西现在已经软趴趴的

    垂了下来,小和尚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老二,面色闪过一丝慌乱。

    然后又看了看苏悠手里的银针,扯着嗓子喊了出来了,「你疯了,你怎么把

    我给废了,我还没过瘾呢,我靠,兄弟起来啊,醒醒,嘿,兄弟,抬抬头,我靠。」

    小和尚语无伦次的发着疯,最后甚至对着自己的老二又捏又打,可那东西就

    是没反应。

    苏悠也被白大人的样子吓到了,看了白大人的反应恍然意识到自己还没跟他

    解释清楚。

    「公子,你不用怕,五个时辰就好了,这是金针存阳,对你身体有好处的,

    明日定能比今晚还好。公子,大人,白大人?」

    苏悠看着一脸颓废的小和尚,试探的喊了几声。

    小和尚也明白过来,不过看向苏悠的眼神闪过一丝恐惧,然后一脸恼怒的看

    向苏悠。

    「你经过我允许了吗,万一扎错了怎么办,万一我要是废了怎么办,一点直

    觉都没了,我操」。

    白大人的话让苏悠一愣,皱着眉头开口解释道:「大人刚刚不是答应了吗。」

    小和尚一听这话更恼了,「我答应个锤子,你这属于欺诈知不知道,你说话

    的时候咬嘴唇干嘛,还不是故意诱惑我往你嘴巴上想,我他妈要是知道是这样消

    性欲,打死我也不干。你这就是误导懂不,赤裸裸的欺诈。」

    小和尚说到这看到苏悠还想解释,突然摆了摆手「你别说话,求你了,我是

    你奴才行不,你现在赶紧给我弄回来,你拿针干嘛,还要扎,别,别,别,我服

    了,你是我主子,真他妈操了。钱钱钱,钱个屁,本大人得给老二看病,没钱给

    你师父。我给你说,我若真出了事,我还得找你师父要钱呢。真倒霉」。

    小和尚说完后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被窝,双手捂住自己的老二心里哀叹了一声

    ,苏悠咬着牙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竟然闹出来了这么大的误会,不过苏悠可不

    能走,走了就拿不出来钱财了,况且白大人虽然恼怒却不是真生气,至少真生气

    的白大人从来不发火。

    苏悠扭捏的站在小和尚的床前,然后慢慢跪了下去,「公子,苏悠错了,让

    公子误会苏悠的意思了。」

    苏悠点头认错,小和尚却并不说话,二人僵持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小和尚终

    于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然后对着苏悠拍了拍自己的里面开口道:「我不跟你耗,

    不然一晚上都不肃静,脱了衣服上来,你给我把针都丢了,发簪也丢了,任何尖

    的东西都不要。」

    小和尚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苏悠听了小和尚的要求面色红润的点点头

    ,她被小和尚占便宜的次数不少,今天虽然要陪他睡觉,但白大人那东西不管用

    ,顶多也就是手头上吃点好处。

    苏悠只有一个裙子和小短褂,内衣没有脱下来,不过下面那巴掌大的地方也

    盖不住多少,尤其是腚沟那,绳子已经勒进去了。

    可惜白大人没心情欣赏,他一想到自己的老二接受刺激没反应,心里就一阵

    憋屈。

    苏悠脱了衣服钻了进来,如今到了这地步反而不再扭捏,小和尚一把楼住苏

    悠还没感受苏悠的肉感就把自己的那活对着苏悠的身体擦了过去,可惜还是没反

    应。

    小和尚泄气的松开苏悠,但苏悠的脸蛋却泛起了一丝春情。

    苏悠对自己的身体一直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那就是她的淫豆特别大,阴

    毛也特别浓密,不过小和尚今天并没有去打量。

    苏悠初潮从小就比人来的早,师父那时也说了她的体质比其他人有些不同,

    苏悠一开始还没决定什么,可随着年龄的发育,她的不同越来越明显。

    圣医阁里女弟子在一起洗澡,同龄中苏悠是个长出来阴毛的,因为这她

    还被人嘲笑过。

    等到再大一点,苏悠的淫豆也显露出了它的与众不同,又肥又大,颜色粉嫩

    饱满多汁,有时不经意的划过都会让她心生荡漾。

    师父也看出了她的不同,给了她一本静心的功法修炼,苏悠的状态这才慢慢

    好了起来。

    从那以后苏悠就不在和其他人一起洗澡了,对一些旁人的议论也试着不放在

    心上。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反而让苏悠养成了澹泊的性子,也正是她的性子让她

    功法的成就超过了其他同辈人。

    苏悠的地位上来了,而且同辈人的年纪也大了,明白了那只是青春期一个过

    程后,便也没人再去说过这事。

    但苏悠却是知道,自己阴蒂的发育从来没有停止,便是现在依旧再慢慢的变

    大。

    不过苏悠不管发情不发情,阴蒂都是饱满圆润的,看不出来太大的差别。

    苏悠的异样小和尚也能看出来,但白大人没多想,那个女子被男人睡身边会

    不动情,只是他却下意识的忽略了,身为圣医阁的弟子,又一直澹泊名利的性子

    ,苏悠哪里会被他蹭蹭就春情勃发。

    小和尚今晚很老实,他是不得不老实,天下间最难过的不是没女人,是有了

    女人硬不起来,那滋味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苏悠看到小和尚把手撤了回去,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她终究还是不想小和尚

    看到她淫荡的样子。

    「公子,今晚苏悠做的不好,还请公子多担待,以后苏悠会好好学习的,那

    个,公子?」

    苏悠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小和尚平躺着揉了揉脑袋开头道:「别喊了,我听到你声音就哆嗦,圣医阁

    那你想都不要想,这事没得谈,给我送来个祸害人的丫鬟,不让你师父赔钱就不

    错了。」

    小和尚气呼呼的说了一句,本以为苏悠还会求情,却突然发觉那边没了动静。

    扭过头看一眼,只见苏悠竟然吧嗒吧嗒的流着泪,可能害怕小和尚听到,竟

    然还咬住了嘴唇。

    「要哭扭过头去。」

    小和尚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苏悠听到后竟然真要把身子转过去,小和尚看到

    这一把摁住了她的肩膀,脸上带着一丝无奈,「得了,就没见过你这性子的,两

    句话就给你说哭了,算了,我不做那么绝,给你留个面子,全当是看宫里那位了。」

    苏悠没注意小和尚话里有话,眨了眨一双诱人的眸子,脸蛋也没了刚刚的委

    屈,盯着小和尚讨好的笑了笑。

    小和尚捏了捏她的鼻子开口道:「钱都不是事,不过我这钱借出去可得要利

    息,就按正常利息的一半算。还有借条必须要打,你师父亲自画押,最重要的一

    点,这钱直接以黑军伺的名义发下去,不能算你圣医阁的头上。」

    小和尚前面几句话苏悠还能坦然接受,可最后一句却让她有些不服气的抬起

    头开口道:「公子,哪有你这样借钱的,好处都让你落了,最后还让圣医阁来出

    钱,你这也太不合规矩了。若是这样圣医阁不插手,就让你黑军伺直接赚个名气

    就是了。公子,没你这样借钱的,一分钱不花吃了利息不说,还把名声都揽下来

    ,无韵阁都没你这么不要脸呢。」

    苏悠躺在小和尚身边,底气比以往足了许多,在她看来,小和尚摸了她的身

    子,总得给她一点面子。

    可惜白大人是啥样的品性,嘴里说着有钱大家赚,其实那是知道自己吃不下

    ,若是有机会独吞,他的吃相比谁都难看。

    「别跟大爷来这套,借钱的是你师父又不是我,嫌我这不行,就让她找玉剑

    阁或者摘花楼啊,搞不好利息都不用拿。你师父说到底还不是想探探你是不是能

    吃得住我。你既然说了我肯定给你个面子,但我黑军伺不要什么名声,除非这名

    声是白送的。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一封信就能把我打发了?我还以为她会亲自

    出面的。我可给你说,面子我给足你,要多少你开口,钱不够我给出去借也成,

    但必须以黑军伺的名义发下去。」

    苏悠咬着嘴唇盯着身边的男子,心里真有种想掐死他的感觉,见过不要脸的

    没见过把脸当抹布用的,这话他开的了口。

    苏悠对着小和尚怂了鼻子突然一手摸着胸前玉佩一手捏了法诀。

    然后便有一巴掌大的鸽子在空中现出了身形。

    苏悠把小和尚刚刚提出来的要求口述了一遍,然后鸽子瞬间没了踪影,小和

    尚知道估计圣医阁对这笔钱需求还挺急,不然不会现在就传音过去,不然就是写

    信也耽误不了几天。

    苏悠做完后没一会,小和尚就看到了她胸前玉佩亮了一下,然后苏悠一个法

    诀捏出来,那鸽子又显形了。

    一个轻柔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师父知道了,若是白大人不限制借钱数量,把还钱时间推迟到三年之后,

    那便替师父答应下来,白银二百万两,借条师父随后会派人送过去。不过师父有

    个条件,这钱可以以黑军伺的名义出,但具体用在哪里必须圣医阁说了算,不能

    走朝廷官员的手。白大人若是不放心,可以派人监管,圣医阁绝对不会贪墨一分。」

    小和尚一琢磨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想来这钱要是走朝廷的路子,能进圣医

    阁手里的连一百万两都是多的,看来圣医阁也是吃过亏啊。

    苏悠这时看向了白大人,小和尚点点头苏悠一个法诀捏出来正想说话,小和

    尚却捂住了苏悠的嘴巴开口道:「在下黑军伺白离,圣医阁辛掌门普世之心,让

    在下甚是惭愧,只是这钱毕竟是黑军伺的官银,总得让黑军伺落个名声,不过本

    大人也不是不懂规矩,宣扬此事时会指明让你们圣医阁处理这笔钱,如此一来辛

    掌门应该放心了吧。银子很快就会派人送去通州,不走官路让无韵阁的人护送过

    去。中间的路费本大人包了。三年后连本带利一起算清,辛掌门觉得怎样。掌门

    好回复快一些,我都已经睡下了,苏悠也困了,呜……」

    小和尚后面的话被苏悠捂在了嘴里,苏悠连忙一个法诀打出去让鸽子消失,

    她生怕晚一会白大人又会说出什么不着边际的话出来。

    小和尚拨开苏悠的手,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显然是不满意的做法。

    苏悠一开始也是不甘示弱的回瞪着白大人,但感觉到白大人那慢慢探过来的

    手,终究还是气势弱了下去。

    小和尚被苏悠这娇羞的姿态弄的心痒痒,可惜自己下面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这也不妨碍白大人美人在怀,苏悠被小和尚略带霸道的搂住身子,一股男性

    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味道让苏悠有些心慌,下体的那个淫豆有些痒痒的麻麻的感

    觉。

    白大人现在对苏悠是越来越喜欢,这性子柔中带刚,却又知道做人做事的底

    线。

    心地善良在意别人的感受,对人对事都是拿的起放的下的性子,而且最重要

    的是与世无争,她从没开口要求过要什么身份,虽然现在凌夫人和大公主对她都

    还不错,但苏悠仍旧是以下人的身份敬着她们,这份心性,小和尚都有些佩服。

    就在这时,苏悠胸口的玉佩突然热了起来,辛掌门的回复到了。

    「不知白大人也在,安然唐突了。白大人为国为民之心,安然心生佩服。黑

    军伺成立本掌门准备了一些小礼物,弄送借条时让人一并送过去,以贺大人升迁

    之喜。既然白大人要休息,本掌门便不打扰了,苏悠在白大人那,本掌门也算放

    心了。对了,白大人,最近小心些,白大人要爱惜自己的羽毛才是」。

    辛安然这次回话很简单,对于小和尚和苏悠的事只是一个放心带过去。

    小和尚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辛安然最后一句话肯定另有深意,爱惜自己的羽

    毛?暗指的是哪方面?小和尚不确定。

    回头想想最近的事,到底是谁想对自己下手呢,刘公公,候家,南宫家,还

    有王大元帅。

    小和尚把这些人一一过滤了一遍,每个人都有可能,每个人又都没可能。

    听辛掌门的意思,好像她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手段,自己两百万白银砸出去,

    竟然就换了一句模棱两可的提醒。

    小和尚心中有些不舒服。

    小和尚想事情入迷,但他的手仍旧下意识的揉捏着苏悠的乳房,有时想到困

    惑处,手上的力度也大了许多。

    苏悠被人搂在怀里做弄,想反抗却又提醒自己要注意身份,哪有丫鬟反抗主

    子的玩弄。

    苏悠的身体越来越热,嘴巴里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尤其是那绝色的脸蛋,早

    就被春情染成粉红色。

    苏悠突然觉得下体一阵火热,一滴粘稠的淫液竟然滑了出来。

    苏悠的眼里闪出自卑之色,自己那异于常人的下体,会不会让他觉得厌恶呢

    ,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淫荡的女子,那里毛那么多,淫豆那么大。

    苏悠其实不知不觉中已经默认了小和尚会占有她的事实,即便现在思考事情

    ,都是在这个前提下去考虑。

    小和尚想了很久都没找到头绪,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悠,却发觉怀中的

    女子竟然微闭着眼睛动了情。

    小和尚被这诱人的样子惹得心里一热,暗道了一声可惜。

    不过心中对苏悠如此敏感的身子却是有些高兴,这丫头怎么能跑的出自己的

    手掌心。

    小和尚把脸转向苏悠,一只手摸索到苏悠大腿周围慢慢撩拨着。

    苏悠竟然轻声的哼了一声,然后一只手无力的搭在小和尚胳膊上,想把面前

    的男子推开。

    可她一点力气也用不上,望着白离的眼神也满是压抑的欲望。

    苏悠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本性,她不想在小和尚面前太放浪。

    只是小和尚哪里看不出其中的门道,自己这些女人可不是白玩的,小和尚的

    手慢慢的滑动到了苏悠的裆部,还未进入中间便感觉到了那茂盛的黑森林。

    小和尚眼神一亮,没想到这看似漂亮单纯的女子,竟然有这么浓密的下体。

    小和尚想到这又笑了笑,好像这两点没什么必然的联系。

    只是以小和尚的固定思维来看,苏悠这么澹泊素雅的女子,应该是稀稀疏疏

    的几根,而且性欲也没有太么强。

    苏悠也感觉到了小和尚的摸到了自己那可耻的裆部,既然不能反抗那边闭上

    眼睛等待吧,苏悠很怕,他怕小和尚会讨厌她的下体。

    小和尚从阴毛中继续摸索,两片肥嫩的阴唇滑腻腻的,看来苏悠的淫水可不

    少。

    突然小和尚的手指触碰到一个软中带弹的小疙瘩,也就在这时苏悠突然微张

    开醉吧,身体也僵硬的一挺,下体犹如撒尿一般竟然射出了一股阴精。

    小和尚的手被瞬间打湿,可面上却带出一丝兴奋,没想到苏悠还是个潮吹的

    体质。

    小和尚拿出自己的手,舔了舔苏悠的淫液,味道很清澹,想来也是很在意保

    养。

    苏悠次在男子面前高潮,那种羞耻感让苏悠能记得一辈子,苏悠毕竟是

    个小高潮,很快就缓了回来,但苏悠不敢睁开眼,她怕看到白大人眼里的嫌弃。

    白大人的手离开了苏悠的下体,苏悠心中的担忧更甚,难道白大人接受不了

    如此淫荡的自己?小和尚那边没什么动作,苏悠越等越心凉,不知怎的一股难过

    伤心之意涌上了心头。

    小和尚本想等着苏悠醒来再羞羞她,可左等右等却等来了苏悠眼角的泪滴,

    小和尚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太过分把苏悠惹到了。

    小和尚用那只干净的手给苏悠擦了擦脸蛋,「哭什么呢,以后这日子多的是

    ,难不成你后悔跟了我。我可说好,你后悔我也不会把你送出去,好不容易来了

    一个床上这样敏感的美人,我得天天都把你带在身边调戏一番,想让我放手,那

    是做梦呢。」

    小和尚说到这又搂住了苏悠的身子,「你这身子真是标致,花那点钱把你买

    下来还是赚的,你这性子我喜欢,今天看你这身子我更喜欢,尤其是你的下面,

    说句心里话,我想亲它比想亲你嘴巴还要渴望。以后咱可定下规矩,只要在家,

    天天晚上你都得给我暖被窝。」

    小和尚话音刚落突然看到苏悠睁开眼愣愣的看着他,小和尚有些纳闷,正想

    开口,苏悠突然低声问了一句:「公子不嫌弃我身体淫荡吗?」

    小和尚听到这话呆了呆,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以苏悠的性子刚刚哭不是因为

    自己的作弄。

    而且因为自己身体的淫荡反应让她觉得丢人了。

    小和尚想到这哈哈一乐,一把搂住了苏悠的身体。

    「想什么呢,你不知本大人就喜欢这一口,你看凌夫人和黎莹,原本也不是

    这个样,尤其是黎莹一点闺房之乐也不懂。但你知道吗,黎莹现在肚脐上还带着

    催情珠呢,那是本大人亲自装上去的。本大人就是喜欢身体敏感床上浪荡的女子

    ,苏悠你可差的远了,不过你这潜力大。你是没见过大公主那个浪劲,不然你就

    知道本大人真正的爱好了。」

    苏悠仔细观察着小和尚的面色,她要肯定这男子是不是只是一时兴起的撒谎。

    不过小和尚脸上那淫荡的笑容做不了假,苏悠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彻头彻尾

    的坏人,爱羞人的坏人,喜欢淫荡女子的坏人。

    知道了小和尚并不会反感她这样,甚至还喜欢这样的她,苏悠心也放了下来。

    苏悠突然有些惊恐,自己以前只想着尽本分做事,听天命而为,可如今竟然

    不知不觉中却要去考虑白大人的想法。

    不过苏悠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改变,但她不会选择抗拒,只要初心不变,一

    切都顺其自然,就算爱上了他又何妨,只要他能坚定的站在自己身旁。

    小和尚说完后苏悠没有接话,而是侧过去了头,算是接受了小和尚的解释。

    小和尚看到这嘿嘿一乐,轻轻凑到了苏悠的耳边问了一句「还想要吗?」

    苏悠被着羞人的话问的浑身一颤,刚刚那滋味也萦绕在了心头。

    苏悠轻轻摇了摇头,但小和尚的手却再次探入到了下面。

    苏悠扭过头看向小和尚,然后化掌为拳抵挡在了小和尚的胸口,同时再次对

    小和尚摇了摇头。

    小和尚嘿嘿一乐,伸进被窝的手中突然拿出来一样东西在苏悠的下部摩擦起

    来。

    「本大人就是问问,不代表接受你的回答。要不要你说了不算,本大人说了

    才算。」

    小和尚话音刚落,苏悠突然感觉自己的淫豆被东西扎了一下,也就是这略带

    一丝疼痛的轻扎,苏悠原本反抗的双手瞬间无力的滑落在了小和尚的怀里。

    眼神里那一丝情欲再次升腾起来。

    苏悠的第二次依旧很快,那小拇指肚一般大小的淫豆被小和尚一扎一捏,一

    揉一弹,旁边的女子瞬间又绷直了身子,身体中的阴道也再次收缩,滚烫的阴精

    液也随之泄了出来。

    苏悠这次没有必要,反而是在高潮的一瞬间抱住了小和尚的手,那优美灵动

    的身子也略带不安的贴了过来。

    小和尚搂住苏悠,另一只在被窝的手也拿了出来,手里还带着一个沾满淫威

    的发簪。

    苏悠也慢慢的缓过来了劲,红润的嘴唇在小和尚的胳膊上点了一下,也对对

    于这个害羞的女子来说,这便是她对爱意的表达。

    苏悠一抬头就看到了小和尚手里的东西,那发簪就是陆公子送自己的,本以

    为白大人会扔了,谁成想竟然用它来作贱自己。

    苏悠红着脸手带内力想毁去发簪,但小和尚却先人一步把发簪护了起来,「

    怎么的心疼了,嘿嘿,你说我把这发簪送过去,他是不是对你就彻底死心了。搞

    不好回家就得把你送的东西毁去。」

    苏悠没好气的白了小和尚一眼,然后又伸手去夺发簪,可惜她终究还是比白

    大人弱了几分,一阵折腾下来不仅发簪没夺回来,反而春光外泄了不少。

    苏悠泄气的回到被窝,望着白大人的脸蛋打量了几下开口道:「你这人不要

    脸,苏悠还要脸呢,哪有你这样作贱人的。再说了陆公子和我都没关系了,不管

    他怎么想,但我心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他都已经那么可怜了,何必还要去落

    井下石。苏悠都被你买来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小和尚听到这突然来了兴致,把发簪丢在地下,然后搂着苏悠开口道:「说

    到跑我想起来一件事,你腿上戴这东西碍事吗?会不会影响你的功夫招式。我想

    给你换个好一些的,用玄金做的,好好的打磨凋琢一下,不过戴上去估计就不能

    拿下来了,我会给你锁住。除非你入天人境不然不可能挣脱了。早就有这打算,

    但以前一是手头紧,二是我没摸清你的底细。现在吗,有了钱便打算把这事做了。唯一担心的是怕影响你的功法,我对你们圣医阁的招式没研究。听说你们以手

    上功夫见长,胜在内力连绵不绝,缺点是瞬间爆发略有不足。」

    最新222点0㎡

    家.оm

    找回#g㎡A∟、⊙㎡

    苏悠听完后面色变得有些怪异,盯着小和尚审视了一番后突然转过了身子。

    「公子,天色不早了,睡吧。」

    苏悠说完后便没了言语,小和尚摸了摸自己脑子不知苏悠是什么意思,这算

    是寂寞的抗拒么,小和尚也平躺了下来。

    正当小和尚有些困意时,一声幽幽的声音传来过来。

    「有影响,但九成实力还是能发挥的出来。公子若仅仅是想做这事,不必跟

    商量,有不妥之处苏悠会主动说出来让公子斟酌。若公子的刚刚那话是为了提醒

    苏悠,还请公子放心,苏悠不会做出那种败坏师门被人谩骂的事。那发簪白大人

    不觉得丢人,想送便去送。」

    小和尚一听这话知道苏悠误会自己了,原来自己刚刚那番话让苏悠觉得是对

    她和陆公子不放心。

    小和尚没去解释,苏悠既然会误会,显然还是对那事放不下,或许她并没有

    什么想法,但她总觉得自己会有想法,说到底还是想的太多。

    第二天一清早苏悠醒来时发觉白大人已经走了,床上放了一套干净的衣物,

    苏悠想起昨晚的事脸色微微红润起来,穿上衣服起床后突然看到了地上的那根发

    簪,小和尚没有拿走而是扔在了地上,显然是让苏悠去处理。

    苏悠有些恶心的发簪拿起来,上面的淫液已经干枯了,虽然是自己的东西,

    可苏悠还是有些觉得恶心。

    发簪被苏悠在院落里高高的抛起来,那凝固的淫液像是给发簪刷了一层亮漆

    ,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一阵清风被内力包裹住抚过发簪,然后像是粉尘一般爆裂,木质的发簪从这

    一刻开始,再也没了一丝痕迹,彷佛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这发簪一般。

    「你应该懂了吧!」

    苏悠望着京城陆家的方向,一个男子看着腰间碎落的木塞黯然垂泪。

    小和尚今天去了黑军伺,原本打算去看荆玉莹却被刘公公的带刀儿子拦了,

    说是刘公公和黎莹手下的一个刘姓女子正在谈事,不管是谁都不能去打扰。

    不过小和尚身份在这摆着,他那干儿子也不敢说狠话,只是让白大人等一会

    他去通报下。

    小和尚摆了摆手让他不用去了,然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地方让人请大公主过来。

    小和尚知道荆玉莹在养身子,至于那个刘捕头肯定会被占便宜,但小和尚对

    这些不关心,刘捕头就是被人操了他都不带心疼的,顶多是怕玩的太过刘捕头撑

    不住,花出去的钱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小和尚想到这又派人给刘公公那传给话,告诉他刘捕头还有其他用处,让他

    悠着点。

    小和尚的话反正是带到了,具体刘公公听不听他就不管了。

    小和尚没等多久便看到大公主来了,这里只有两个人,所以小和尚也没摆架

    子去行礼,反倒是大公主一开口就打趣道:「白大人这升了官就是不一样,

    次听说还有官员派人去喊帝国的公主来见面。」

    大公主这话说的不架,让大公主来见他,这真要上纲上线,那可是掉脑袋的

    大事。

    不过大公主也仅仅去打趣,小和尚喊她,她哪里敢不来。

    当然对外得说自己主动去看看,不能让人知道是白大人的意思。

    「那可不是,本大人何许人也,就是皇帝女儿我也骑啊,而且还打算骑两个。」

    小和尚挑着眉毛说了一句。

    大公主听到这话后立马像是一个发了怒的小猫咪,三两步飞奔过来,一下骑

    在了小和尚的身上。

    「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又动了哪个公主,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你胆子也太大

    了。」

    大公主直接想到了几个妹妹,不过却又觉得不可能,那几人虽然姿色也有,

    但大多都外嫁了出去,唯一嫁在京城的两个姿色也只是一般,小和尚会冒着危险

    撩拨她们?小和尚也看出来了大公主的疑惑,便把苏悠的事说了出来,他想了很

    久还是不打算瞒着大公主。

    小和尚对她是无条件的信任,曾经应过不会瞒着她做事。

    苏悠的身份透露给大公主也是小和尚想让大公主有个底,以后真有什么冲突

    她这做姐姐的也要让着一下。

    同时小和尚还有一个意思,便是以后大公主若是争房,苏悠想改身份必须他

    点头,虽然大公主不会逆着小和尚的意思,但万一到时二人关系不融洽,大公主

    难免心里会不舒服。

    不如提早说出来苏悠的身份,看看大公主的态度如何,自己也好有个底,这

    事还是早做安排的好。

    小和尚把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大公主听完后沉默下来,怪不得她对苏

    悠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原本以为是苏悠的美貌让自己有了忌惮,但如今想来

    ,这感觉可能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大公主思考了良久开口道:「这事你打算怎么安排,苏悠知道吗?何贵妃那

    呢?」

    小和尚摇了摇头,显然他一时还没拿定主意。

    大公主沉思了一会开口道:「你先和何贵妃达成的共识,不管何贵妃平时怎

    样,但至少还都是按着你的规矩来,你若背弃了信用,以后和你合作的人多少心

    中会有忌惮。而且淑妃暂时不想认,淑妃下面也没儿子,你把她推到皇后的位置

    上便可以了,对苏悠也算有个交代,以后好好对苏悠,这才是淑妃娘娘想要的。」

    小和尚轻轻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想让淑妃随你父皇去,这事即便能瞒住苏

    悠一辈子,我心中也过不去。跟你说句实在话,我对苏悠跟对你的感情差不多,

    虽然认识不久却都是能让我真正喜欢的人儿。你也不用瞎想,你在我这谁都替代

    不了,除了我娘亲你是第二个做任何事都把我放在位的女人,就因为这一点

    ,我便能容忍你所有的小心思。」

    小和尚说到这把大公主搂在了怀里,「苏悠到底还是你妹妹,以后你俩好好

    相处我就安心了。至于何贵妃那,你又怎知道她没二心,有些事我和她不想说破

    而已,但她一直在游走在我的底线上,我不喜欢这样。知道么,她打算插手我后

    宫事那一刻便注定要承受这结果。大公主听了这话不依的扭了扭屁股开口道:「

    你又来,我都被你罚那么狠了,你还拿这说事。我都不给她写信了,你要不放心

    就把我像韩皇后那样圈起来,身边都安排上你的人,省的没事就在后面瞎琢磨。」

    说到这大公主突然有些丧气的靠在了小和尚的怀里,「没你的日子可难熬呢

    ,真想光明正大的嫁到你家去,天天陪着你,便是被你作贱也开心。想看你的时

    候随时都能看到,晚上睡觉都觉得踏实。可父皇就是不松口,现在他满脑子都是

    自己继承人的事,前天还把我喊过去,提醒我不要插手这种事,其实人家哪里主

    动插手过,都是按着你的意思来的。三皇子那点破事,我若捅出去早就让他滚出

    京城了。不说那个了,最近皇帝对三皇子的态度有些改变,好像觉得他风头太大

    了,不然也不会提出来把淑妃立后压一压何贵妃。估计也是想让小子安分几年。」

    小和尚的脸色有些阴沉,大公主说的那点事他知道,当初三皇子给大公主下

    药,若不是中间有人拦着,怕是早就夺了大公主的身子。

    这事皇帝不知道,若是捅出去闹大了皇帝怎么也得表态。

    不过大公主现在是小和尚的人,这种事闹大了小和尚脸上不好看,所以便把

    这想法压了下来,同样小和尚也不想让大公主自揭伤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知道我为何说何贵妃有二心吗?她不应该把陆家牵扯进来,用陆家对付苏

    家,这步棋下的太臭了。我让她做戏而已,她却给我来个假戏真做,想逼迫我不

    得不站队。那我便要看看她母子俩到底是不是那块料。」

    小和尚说到这看向大公主的胸部,大公主也知趣的拿过来小和尚的手塞进了

    自己的衣服里。

    一个白嫩翘挺的肥乳被小和尚狠狠握在怀里揉捏着,大公主的脸上闪过痛苦

    之色。

    这种默契刚刚培养不久,起因就是那次小和尚摔扇子。

    和好后大公主提出了这事,说小和尚一生气就爱摔东西发泄,为了不让小和

    尚再乱摔东西,大公主这奶子便成了小和尚的发泄之物,这还是大公主亲口提出

    来的。

    小和尚揉捏了没多久便看到大公主的前襟被奶水打湿了,想来今天还没排过

    奶。

    「今天没有喂雨儿,落雪惹到你了还是那丫头惹到你了,你别一时任性把孩

    子饿到。」

    小和尚对雨儿还是挺关心的。

    小和尚说完后还把手抽了出来,生怕挤没了以后没有雨儿喝的了。

    大公主轻轻摇了摇头,「雨儿大了该断奶了,也得吃点五谷杂粮了,偶尔让

    她喝喝就行了。真让她把这当饭吃,我这点哪里养得起。」

    大公主说到这突然神情有些落寞,「再说了,我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先给人

    家的孩子喂了大半年的奶,又不是你亲生的,我心里屈着呢。」

    小和尚听到这有些愧疚的摸了摸她的头,不管平时怎么样,自己终究还是不

    能给她一个作为母亲的自豪。

    大公主虽然面上不说,但心里肯定有些难受。

    小和尚捏了捏他的下巴开口道:「未必没有机会的,天无绝人之路,俗话说

    的好,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万事都有没有绝对的。况且我现在已

    经有了一些想法。」

    小和尚说到这大公主面色惊喜的抬起头,眼里那浓浓的情意让小和尚微微一

    荡,不过紧接着他又给大公主打了预防针。

    「不管以后怎样,现在你是绝对不能要孩子的,你是女子,你父皇对你还没

    太多防备,但你若要怀了我的孩子,恐怕你父皇就不是现在这个态度了。你父皇

    怎么对付我都行,但他若要想针对你和孩子,我又怎会善罢甘休,你也不希望我

    和你父皇有撕破脸的那一天吧。」

    「去去去乌鸦嘴」

    大公主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捏住小和尚的嘴巴拽了拽,「呀,长胡子了,

    扎手呢!」

    二人你情我浓的坐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

    宫中御书房,皇帝面前摆着一副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几乎囊括

    了整个帝国所有军团的分布。

    王大元帅和她夫人也在,只不过他夫人面色痛苦被皇帝搂在怀里。

    腿上有些松弛的肉被皇帝时不时额掐上一点,但皇帝的胯下却依旧没有反应。

    「老了,老了。」

    皇帝一脸踹开了怀里女人叫了起来,「朕老了啊,他们都说朕老了,一个个

    的都不消停是吗?一个个的都以为朕煳涂了。王大元帅,你能调动多少人马,朕

    要你现在就去围了那两个洲,把那一对不安分的母子给朕杀了,朕他妈再生个孩

    子,再活个几十年。」

    皇帝的话没有得到回应,王大元帅真的发觉皇帝老了,有些事他已经看不透

    了,三皇子的确不安分,但机会不都是你给的么。

    不过他也知道皇帝只是一时气话,若真那样做,恐怕华龙立马就要乱了。

    到时候王大元帅肯定会被各方力量联合起来搅碎,这时候他不会去伸头的。

    哪怕面前的男子是他最忠心的皇帝,哪怕他们二人早就情同兄弟一般。

    「你也觉得朕老了是不是,哈哈,你们都错了,朕不老,朕一点都不老,就

    看看那些奴才们能安分几年。制造局啊,二十万马具啊,谁的意思,谁的意思啊

    ,王大元帅你告诉朕这是谁的意思。刘公公,曹家,姓白的,大公主,还是何贵

    妃亦或是三皇子。哈哈哈哈!」

    皇帝坐在龙椅上放肆的大笑起来。

    「回陛下,制造局的总管是刘公公的人,刘公公和白大人走的近,白大人和

    何贵妃有联系,大公主应该知道此事,她没参与也没阻止。曹家参与其中,定然

    是卖的白大人的面子,还有估计便是因为大元帅的职位,想给朝廷摆个态度。」

    王大元帅把想法说了出来。

    皇帝听完后点点头,然后开口问了一句:「你说这刘公公是不是被拉下水的。」

    王大元帅沉吟一下点点头,「陛下是与不是并不重要,刘公公已经做出来了

    他自认为对的选择。白离或许有阴谋,但他已经把阴谋摆在明面上,这事只有两

    个选择,一个是废皇子,连同何贵妃的西宫势力连根拔起,同时把制造局的人全

    部问斩包括刘公公。第二便是压下此事,依旧按照以前的规划进行,但是这事必

    须有个交代,刘公公依旧还得死。陛下,结果对您来说不同,但对白离来说都一

    样。白离来看出了你要做的是给三皇子铺路,他如今做的只不过是把过程提前了。只是三皇子那可能有些膨胀了,疏忽了您做父亲的感受。」

    「说的好,跟朕想的一样,只是你忽略了一个人,朕的大女儿。她呀如今也

    不在乎我这做父亲的感受了。那天我给她提了醒,希望她有自知之明,可她终究

    还是让朕有些失望了,朕要的不是她保持中立,朕要的是她的全力支持。不过朕

    不怪她,她也是为了给自己找后路,或许她也觉得朕老了」

    皇帝说完后叹了口气。

    「那这马具的事?」

    王大元帅开口道。

    「二十万,一个不少的交出去,反正都是进了咱们手下的兵,就当给三皇子

    明年的礼物了,不过这孩子还是有些坐不住,朕得给他提个醒。唉手中无人啊,

    三皇子搞些阴谋诡计还行,终究还是缺了帝王身份的大度与眼界。不过何贵妃能

    辅佐他这也是好事,她的眼界是够了,就是心太狠了。对了侯家那边的动静怎么

    样了?」

    皇帝开口问了一句。

    王大元帅听到这话突然跪了下来,「请皇上息怒,侯家已经开始再造势了,

    说的是关于,关于韩皇后和黑军伺指挥使白离。」

    「岂有此理!」

    皇帝突然把桌上的地图摔在地上,「岂有此理,皇家的威严也是他能随意抹

    黑的。朕问你,他们二人到底有没有事,我让淑妃去探过,淑妃说没看出来什么

    ,宫里那个太监也说没什么,朕也觉得他不敢这样,不过朕想听你一句话,一句

    真心话。」

    王大元帅犹豫了一会摇了摇头,「臣不知,有证据但不致命,韩皇后可能真

    的又不洁之处,但另一个人是谁微臣不清楚,有可能是南宫家安排的,也可能是

    白指挥使近水楼台先得月,或许还有可能是其他人,何贵妃突然和韩皇后走的挺

    近,这是微臣查出来的。」

    「贱人,朕就知道她是个贱人,四皇子有可能是她故意勾引的,最后竟然为

    了保住自己诬陷我那儿子。白离可能性也有,但朕不觉得他有这个胆量,也不觉

    得他能瞒得住大公主,大公主若是知道不可能容忍这事。但白离肯定知道一些什

    么,何贵妃吗,还是我那儿子,一个女人把朕这宫里弄的乌烟瘴气,这事要好好

    安排了,朕要把她彻底废了,另立皇后。」

    皇帝说完后便颓废的坐了下来,他是一直不喜欢韩皇后,也同样把所有的罪

    过都推到了韩皇后的身上。


如果您喜欢,请把《白玉道》,方便以后阅读白玉道【白玉道】(八十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白玉道【白玉道】(八十三)并对白玉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