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残

【花残】(9)完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半途生 本章:【花残】(9)完

    29--08

    【第九章】

    度假就是度假,生活终归还是要回到原来的轨道。从东北回来后,徐娇还是

    非常忙,并不因春节将近而稍有松懈,好像人们都想在这一盛大节日来临之前,

    蹦跶出一个最佳状态。

    许思恒在公司里依然不忙,但是,可能是受到了东北人家热闹的节日气氛的

    感染,他把家里的春节安排整个来了一个大升级。于是他和安丽娟也是各种采购

    ,各种准备布置,并且毕竟外派离家两年,家里的小修小补也还是积累了一些。

    所以,三个人年前都是非常的忙碌,日子过得飞快。

    岳父徐春发是年三十的上午到的,可能是刻意的不想给小两口带来太多麻烦。徐娇已经放假,在家中和母亲一起准备春节大餐,许思恒奉命一个人到火车站

    接岳父大人。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好几年过去了,徐父好像愈加的黑瘦。从徐娇的口中,

    许思恒已经知道,岳父这些年过的并不太好,工程已经几乎不做了,目前就是在

    要一要以前的欠账。

    刚开始做工程时,徐春发著实风光了几年。县里几个实权部门的领导他还能

    说上话,工程和结款都有保证。那时他还找了一个小他好多的女朋友,还梦想着

    让对方给他再生一个儿子呢。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挤进了这一行业,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同时,铁打

    的衙门流水的官,的胆子大,路子野,舍得投入的人冲了上来,逐渐地,属

    于他的那个时代就过去了。不光没生成儿子,最后连对方人也没了。

    后来他也找过几任女友,因为从开始就没太认真,当然也不会持续长久。

    说起来也令人欷歔,这一对曾经的夫妻,原来受气小媳妇样的徐母,如今体

    态丰腴,丰润犹存,因为同女儿小夫妻两个不可描述的亲近关系,如同受到了雨

    露的滋润,整个人看起来富有光彩,充满自信。反过来看徐父,原来曾经牛气哄

    哄,随便打骂妻子的包工头,如今因为事业感情双双受挫,看起来干瘪黑瘦,萎

    靡不振。回到家后,虽然女儿,女婿两人极力地招呼周旋,安丽娟却是一副波澜

    不惊,与己无关的态度,更令徐父感觉尴尬。

    毕竟是节日,亲人们齐聚一堂,美食美酒,节目众多,整体的氛围还是非常

    好的,时间也过的很快。当新年的钟声敲过,完成了守岁的传统习俗,小夫妻终

    于回到房间躺倒床上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发觉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热热闹闹,其实两个人的心里都还是挺紧张的。

    初一早上,吃过早饭,许思恒和徐娇两个人就张罗着一家四口人去寺院上香

    ,安丽娟本来不想去的,看到徐娇热切的表情,一旁的许思恒也说着如何灵验,

    如何有讲究的话,安丽娟终于答应一块儿去。

    LY寺是一座历史悠久,声名远播的大寺院,平时就香客众多,大年初一更

    是人潮汹涌。四个人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处大庭院,庭院四周都是卖各种佛教用

    品,纪念品的商店。许思恒看了一圈儿回来,就看到一个妇人正拉着安丽娟在选

    购什么东西,凑近一看,在一个圆形的大玻璃鱼缸里,有好多用来放生的乌龟,

    那个妇人指指点点的,正在帮安丽娟挑选。

    这时徐娇也凑了过来,见此情景,就要上前阻拦。许思恒见状,赶紧一把拉

    住了徐娇,徐娇对着许思恒挤鼻子弄眼,一脸的表情诉说着那个妇人的不可信,

    许思恒安抚着搂住妻子,两人又往后退了几步。

    安丽娟终于选中了一只乌龟,看起来还是其中比较大的,足见她的虔诚。这

    时候徐父也回来了,同许思恒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远远地看着。旁边就有一条

    从山上流下的小溪,那妇人领着安丽娟去溪水旁放生,从三人身旁走过时,安丽

    娟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乌龟,对三个人视而不见。

    徐父黑着脸,深知自己现在对于安丽娟并没什么发言权。徐娇不甘心地耸着

    肩,试图挣脱许思恒的搂抱,许思恒赶紧安慰,说给徐娇听的,也像是说给徐父

    听,咱别管钱是哪个收去了,反正在咱妈的心里是花给佛祖的,而且佛祖也知道

    了咱妈的虔诚,这不就是咱们来这儿的目的吗?

    父女两个脸色稍霁,此时安丽娟也回来了,却是一副神色轻松的样子。四个

    人一块儿接着向山上的大殿走去。走在中间的许思恒这时忽然想到了一个故事,

    正好应景,于是一边走一边和那三个人讲述。

    说有一位高僧,晚上路过山中一座孤零零的茅草屋,远远望见茅屋的上方佛

    光缭绕,知道里面一定住有佛缘高深之人,于是过去投宿。

    到了屋里面发现只有一位孤零零的老妪。这个老妇人热情地招待高僧休息,

    一问之下了解到,原来以前也曾有一位高僧路过此地,教给了老妪一句六字真言

    ,从此以后,这位老妇人每天晚上都背诵这一六字真言,并且越是背诵,越是感

    到身心轻松愉悦。

    老妇又诵了一遍六字真言,高僧却发现老妪最后两个字的发音完全错了,于

    是热心地教导老妇改正。

    几天后又路过此地,高僧发现那个茅草屋上方佛光不再,就是一座看起来孤

    零颓败的茅屋。那高僧大吃一惊,赶紧进屋问询,老妇说,自从他教了正确的念

    法之后,她每天晚上背诵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再给念错了。

    高僧猛然惊醒,遂对那老妪说道,我记错了,你原来的念法是正确的,还是

    按照你原来已经熟记的方法背诵吧。

    老妇闻言,高高兴兴地又按照自己已经习惯的方法念诵。走出屋外,高僧发

    现那茅屋重又被佛光笼罩。

    讲至此,许思恒又搜肠刮肚,缓慢说道,经书上有句话,叫做「渡海需舟楫

    ,到岸不需船。」

    听到这家伙讲了这么一个应时应景的故事,从进了大门后就小心翼翼的安丽

    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步子也变得轻快,满心欢喜地往山上走。徐娇也心中高兴

    ,却不想让这家伙忘乎所以,只是冲着他瘪了瘪嘴。

    看着母女两个欢欢喜喜地踩着石阶往山上走,岳父徐春发满腹心事地默默跟

    在旁边,许思恒心中一凛,暗暗地叫道,罪过,罪过。

    总的来说,这是非常令人愉快的一天,四个人都很尽兴。返程的时候,又去

    了一家当地有名的大饭庄,算是对徐父的正式欢迎宴。安丽娟也不再对前夫完全

    的不理不睬,偶尔也会支应两句。高兴之下,两个男人都放开了喝。一喝,许思

    恒才发现,他的酒量还真喝不过他的这个前包工头岳父。

    接下来几天,也都是在近处的几个景点或是商业区转转。安丽娟不再跟着去

    ,都是小两口陪着徐父三个人一起。徐娇为自己老爸买了两套保暖内衣,一件名

    牌羽绒大衣。回到家时,安丽娟已经把晚饭准备好。徐父的酒量真的不小,喝的

    也快,后来已无需许思恒陪着喝了。徐娇夫妻和安丽娟还是各自在原来的房间睡

    ,徐父自己就临时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每天晚饭后,一切都收拾妥了,安丽娟就会早早回到自己的房间,看那个许

    思恒在节前给她匆匆安装上的电视。只有徐娇夫妻二人在客厅里陪着父亲。毕竟

    徐父喝了很多酒,也不敢耽误他睡觉,二人每晚也是早早回自己的房间。所以春

    节这些天,倒是养成了他们早睡的习惯。

    初四这天,晚饭时徐父突然宣布,他已经买好了第二天早上的火车票,明天

    起早就走了。许思恒和徐娇一再劝多待几天,无奈他主意已定。确实,任谁也能

    看出来这几天他待的并不自在。已经分开多年,毫无来往的曾经的夫妻,能在一

    个屋檐下共处几天,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做儿女的对此也只能徒唤奈何。

    这就变成了送别宴。许思恒拿出了珍藏的茅台。他自己基本上就是满上一杯

    意思意思,一瓶酒大部分都是徐父徐春发一个人喝掉了。菜很丰盛,安丽娟依然

    很快就吃好了。下桌时,眼睛虚虚地望着前夫,淡淡说了一句,往后少喝点酒吧。

    徐父楞了一下,望着安丽娟的背影,似有似无地嗯了一声,又端起酒杯,一

    饮而尽。

    夜里,好像刚迷迷瞪瞪的睡了不长时间,许思恒就被客厅里的声音惊醒。听

    起来像是碰撞茶几,水杯倒地的声音。怕徐父出什么意外,许思恒和徐娇两个人

    急忙起身,到客厅查看究竟。

    客厅里,却见安丽娟斜靠在靠近卫生间一侧的单人沙发上,脸色绯红,睡衣

    的领口歪斜,一片圆润的肩膀露在外面。徐父徐春发尴尬地站在旁边,看到小两

    口出来,退回到自己睡觉的中间长沙发边,长出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去。

    安丽娟盯了一眼许思恒,一言不发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摔门,却关的

    严严的。

    倒是小两口杵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要是哥们之间遇上这种事,可以说说

    天涯何处无芳草,或者说慢慢来,讲究点策略等等之类的话,对自己的岳父和父

    亲,好像怎么说都觉得别扭。

    徐娇识趣得快,暗中悄悄地推了一下男人,留下许思恒一个,自己也反身回

    了房间。

    许思恒孤零零地站在那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毕竟是你家的客人,毕竟

    是你的长辈,总不能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吧。

    他别别扭扭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扶起倾倒的水杯,擦了擦茶几上的水渍,又

    倒了一杯水,推到岳父跟前,说了一句,爸,喝点水。

    这句话就是一句万能的狗皮膏药,就像是劝女朋友多喝开水一样。在此的目

    的就是表明我在这儿呢,我出声了,拐弯抹角的劝你了。

    徐春发重重地叹了口气,双手抱头,靠回到沙发靠背上。这一声叹气,也就

    意味着我认可了你的在场,现在我们建立了关联,你小子要劝慰我,和我一块儿

    面对目前的状况。

    许思恒又努力地尬聊了几句,无非是喝点水,别多想,早点休息之类的,大

    概只有早点休息是发自内心的吧。徐春发对此一概回以或长或短,或轻或重的叹

    息,分别代表了我容易吗,我什么都没想做呀,为什么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呢之类

    的含义。

    过了好一会儿,许思恒再尬聊不出什么新意,徐春发也叹够了气,双手支在

    大腿上,嘿了一声,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一边收拾

    ,一边说,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现在就到火车站去,免得明天早起又折腾你们。

    最新222点0㎡

    家.оm

    找回#g㎡A∟、⊙㎡

    许思恒心想,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岳父的火车是早上六点多的,不如两

    个人就在距离火车站近的地方找个宾馆休息一晚,这样既能多睡一会儿,最主要

    的是避免了第二天早上的再次尴尬。于是和岳父说了自己的想法,两人一起收拾

    东西,出门而去。

    第二天早上,许思恒送过岳父回到家里时,还不到7点。母女二人的房门都

    紧紧关着,他踮着脚尖轻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气徐娇昨晚把他一个人扔在了

    客厅,所以和岳父出门时,故意没有和徐娇打声招呼,直接在睡衣外面套上外衣

    就走了。现在看徐娇好像还在酣睡,他甩掉外衣,上得床来,就欲行不轨。

    徐娇早就醒了,或者说,她觉得自己就没怎么睡着。她知道父亲的发车时间

    ,知道男人这个时候应该快回来了。之前也听到隔壁的母亲已经进进出出两三趟

    ,好像很不踏实的样子。感觉到男人的胳膊圈住了自己,随之整个身子也靠了过

    来,调皮的家伙一幅又要调皮的架势,徐娇弯起腿,抵住许思恒,阻止他的靠近。

    这时候的男人总是最好说话的。许思恒赶紧交代自己如何为岳父着想,在车

    站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让他能好好休息,又说岳父解释了,昨晚只是想拉着刚从

    卫生间出来的岳母说说话,没想到岳母误会他了。一边说一边又要动手动脚。

    徐娇更加用力的抵着他,同时说道,你过去看看我妈怎么样了。

    男人听了心中一愣,选择无视这句话,愈发认真地胡来。

    徐娇背对着男人,用脚踢着说,去吧,去吧。看到男人仍然装着一副不明所

    以的样子,猛地转过身来,用双手抵住许思恒,低着头说,咱们年前在农家乐时

    都那样子了,你难道还认为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吗?说至此,抬头盯住男人,接

    着说,我知道妈妈当初肯定是为了我,我都想好了,你过去陪陪她吧。

    许思恒停下胡闹,审视着妻子脸上认真决绝的表情,知道现在是nowo

    rnever。他双手捧住妻子的脸,在额头上轻轻一吻,下床离去。

    娘俩的睡姿一样,安丽娟也是背对着门侧卧。她无疑已经感觉到了来人是谁

    ,这从她肩膀的紧张程度就可以看出来。许思恒的手刚搭到她身上,安丽娟就用

    和女儿一样的姿势踢着男人,不过说的话是,回去,回去,并且说得也更加的急

    促。

    男人愈发的贴近,胳膊也试图圈住女人。安丽娟双手紧紧环抱自己,阻挡男

    人的入侵,同时更加急迫地说,不要,不要,快回去,快回去。

    男人终于紧紧地贴在了女人的身后,头枕在女人的头上,在女人的耳边轻语

    道,是你女儿让我来陪陪你的。

    女人立即就不动了。身体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可是全身的劲道一下子就

    泄掉了,眼睛里也涌出了泪水。

    许思恒把女人的双手一个一个地从她自己的身前扳了下来,自己的双手一上

    一下从安丽娟的身后环了过去,交抱在女人丰满的胸部,轻柔爱怜地揉按着,仿

    佛在安慰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即使是贴在后面,许思恒也能感觉到安丽娟在默默地哭泣,于是他也默默地

    爱抚着。渐渐地,这种相互怜惜的感觉让位给了一种更加急迫的感受,这从安丽

    娟乳房状态的变化,和她蠕动着丰满的臀部,试图更加靠紧男人的动作就可以看

    得出来。

    许思恒坐起身,毫不客气地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俯下身去脱安丽娟的睡

    裤,女人非常配合,只是当男人试图把她扳成仰卧的姿势时,说了一句,就这个

    样子吧。

    这时的安丽娟下身赤裸,上半身的睡衣凌乱地堆叠在胸部,两只丰满的乳房

    暴露在空气中,已经突起的乳头和分布着几个鼓起的小肉粒粒的乳晕,略深的颜

    色和稍大的形状,正是体现了熟女的诱惑。尤其是侧卧之下,翘起的肥臀,既紧

    实又柔软,让那阴影之中的桃源圣地更加的勾人魂魄。

    许思恒也侧卧,挺枪深入腹地。一探之下,发觉淫水早已泛滥。遂不再客气

    ,在周围研磨几下,檫湿枪头,找准位置,手扶长枪向洞口挤入。

    洞中早已泥泞不堪,但仍然处于紧闭的状态。长枪过处,体验到的不是阻碍

    ,而是一种粘粘热热的紧裹。粗大的钻头挺入后,那腔道被扩张之后马上又收缩

    回来,紧紧包裹住后面的茎身。进程过半,许思恒仿佛不胜刺激,长换一口气,

    然后慢慢地小幅运动几下,好像让次绞合到一起的两个部件相互磨合一下,

    接着腰部一挺,长枪一插到底。

    从男人在那泥泞的幽谷中研磨开始,安丽娟就努力地抑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当许思恒开始小幅地来回运动的时候,她嘴里还是不自觉地发出嗯嗯的声音,

    同时肥臀也顺着那长枪的方向颤动,好像在试图减少鼓胀的龙头在腔道内的剐蹭

    力道。最后那体内的异物突击到底,那个凸起的家伙硬硬地顶在了她体内一处酸

    酸痒痒的所在,安丽娟的丰臀猛地夹紧,嘴里忽然发出来一声「妈呀!」那个呀

    字的尾巴还让她生生地咬了回去。

    听了安丽娟的呻吟,许思恒的脑中电光石火地和那晚徐娇高潮时「妈呀!妈

    呀!」的浪叫重合在了一起,超强的刺激让他的龙头骤然膨大,赶紧收摄心神,

    抱紧女人,小腹紧贴住女人的肥臀,一动不动,体会着腔道内的火热和微微的颤

    动。

    这对于他们两个都是一个必要的适应和缓冲,不至于让这个费尽周折,终于

    达成的性爱变得虎头蛇尾。

    在稍稍缓了一下之后,许思恒又开始了运动。他动的非常耐心细致,或是长

    进长出,或是抵住丰臀,转圈研磨,或是轻轻重重的组合冲击。

    他在那儿好整以暇,安丽娟却是水深火热。因为那个讨厌的蘑菇头就如同是

    在一眼深井中打水一样,一会儿在井底钻磨,磨出了好多的水,然后是满坑满谷

    地往外长长的提拽。提拽时,蘑菇头划过井壁,发出咕叽咕叽恼人的声音,而且

    这提拽就像是要把心肝儿也拽出去了,让她感觉既空虚又酸痒,难耐的发出嗯嗯

    的低呻。

    更加恼人的是那蘑菇头如同重锤一样突然间锤向井底,锤得水浆四溅,锤得

    她的心肝儿也从胸腔里飞了出去,这时她什么也顾不得,只有发出长长的「啊!」才能把那飞走的心肝儿再拢回来。

    身为岳母的低哼长吟,并不比那火热粘腻的包裹,刺激稍逊分毫。许思恒的

    速度逐渐加快,也愈加的硬挺,他用下面的手肘支撑起自己,上半身斜压在安丽

    娟身上,另一只手紧抓着岳母滑腻的丰乳,开始简单粗暴的快速锤击。

    几乎是在男人刚刚压上来,开始快速冲击的同时,安丽娟就达到了高潮。又

    是一声突如其来的「妈呀!」她一只手抵在床上,支撑着不被男人压爬下去,另

    一只手紧紧地扭着自己的一只乳房,大腿绷紧,腔道内的褶皱开始一波接一波地

    颤动。

    紧接着,许思恒也开始发射。在这种姿势下,他觉得自己是在挺射。那些火

    热的子弹,仿佛是从他的腰椎那里发射出去,以极大的力量冲刺,甚至让他感觉

    眼冒金星。

    良久才平息下来。许思恒怕压到安丽娟,欲抽身下来,没想到安丽娟抓住他

    仍然握着她乳房的手,轻声说多躺一会儿。

    终于,方才还在张牙舞爪的家伙,「波」的一下褪了出来。许思恒翻身下来

    ,安丽娟从床头拽过几张纸巾,递给男人几张,自己把几张纸巾胡乱一叠,就夹

    到大腿中间。一向干净利落的她,此时好像一丝多余的动作都不想做。

    两个人刚刚重新躺好,房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娇小的身子闪了进来。一双手

    抱住了仍然侧卧着的许思恒,一个湿湿的小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许思恒心里一惊,就要转身抚慰娇妻。那双手却抱紧了他,湿漉漉的小脸也

    紧抵住他的后背,阻止了他的转身。不光如此,那小手还抬起男人的手臂,搭在

    身前女人的身上,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把前面的女人也要抱紧。

    这就成了一个三明治。在三明治中间的男人对于前后两个女人都是全副身心

    的热爱和付出,可同时他对于两个女人又都感觉到亏欠。那两个女人当然并不认

    为他亏欠她们的,同时对于男人也是满腔的热爱和感激。可是在互动模式上,却

    表现得好像男人欠了女人好多似的,这可能是全天下所有恩爱男女的最常见模式

    吧。

    就比如现在,三明治两边的两个女人,惺惺相惜,相互怜惜,互相爱抚,热

    泪盈眶,互动频频,完全视中间的男人如无物。这就令中间的男人分外的尴尬,

    尤其是他目前还全身裸裎,刚才还威风八面的小兄弟,现在包着纸巾,耷头耷脑

    地缩在依然丰盈的肥臀上。令他在贤者时间之外,又增加了一段罪恶感时间。

    不过公平地说,两个女人能有现在的情感宣泄,也正是源于之前男人的「辛

    勤劳作,」而且实际上两个女人也没有忘记他的辛苦付出,所以他现在才会前有

    丰臀,后有椒乳。

    感情得到了释放,力比多也得到了释放,一夜都没有睡好的三个人终于又沉

    沉睡去,至少徐娇和许思恒两个人又酣睡了过去。

    两人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叫醒的,不出所料,安丽娟此时已经起床出去

    了。刚按下通话键,手机里就传出来赵有才的大嗓门,赶紧过来,斗地主。背景

    中还有人喊,就差你们两个了。

    原来是如今的技术部主管赵有才,邀请几个曾经在一起共同奋斗过的小伙伴

    ,今天去他家里,为他刚搬进去不久的新居暖暖房。

    想起此事,许思恒匆忙起床收拾,又四处寻找着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忙了一

    圈回来,发现徐娇还懒懒地躺在床上。许思恒当然催促,没想到那个家伙两腿大

    大地一张,气哼哼地说,我也要。

    通常情况下,许思恒可以把这句话当做夫妻间的一个玩笑,或者是另约时间

    再战。可是这次那个「也」字却让男人心虚。他于是跪到床边,一把拽过娇妻,

    就欲整军备战,没想到徐娇一个骨碌翻到一旁,嘻嘻笑着说,这次就先饶了你吧。

    当晚,当夫妻两个从赵主管那里尽兴而归时,吃惊地发现自己家里没有亮灯。两人赶紧在各屋查看,都没有发现安丽娟的身影。许思恒心知不妙,拉开衣柜

    ,发现岳母的物品包括她的行李箱都不见了。返身回到客厅,看见徐娇手中拿着

    一页信纸,怔怔地坐在沙发上。

    许思恒接过信纸,只见上面写着:

    娇娇

    妈妈在家里待不住,决定出去打工了。你不用找我,这次工友给我介绍了一

    家北方的公司,等我都安顿好了,我再和你联系。

    看得出来,安丽娟写的非常认真,虽然字体略显生硬,却是非常的规整。

    许思恒连看了好几遍,总感觉漏掉了什么,到最后都能背下来了,才发觉,

    那是因为安丽娟在信中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他。

    接下来的两天假期,两个人都待的恹恹的,晚上在沙发上靠在一起看电视时

    ,徐娇特别的老实,好像是失去了撩骚的动力。

    正月十五上午,到公司不久,许思恒就接到了一个颇长的短信,来自于一个

    他颇为熟悉的手机号:

    小许,谢谢你!我很好,请你照顾好娇娇,等你们有小孩了,我回来帮你们

    带小孩。

    许思恒把手机扣在办公桌上,闭上眼睛向后靠着椅背,听着电脑音箱中传出

    来的筷子兄弟的歌声: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

    ······

    (全文完)

    ——谢谢,感恩相遇——


如果您喜欢,请把《花残》,方便以后阅读花残【花残】(9)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残【花残】(9)完并对花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