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

【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台中鱼 本章:【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

    「余先生,您好,这就是我们刚搬的新家。」

    王瘸子领着我往他们的新出租屋走去。

    王瘸子掏出钥匙。

    把钥匙插到门锁里面一拧,门开了。

    他把我让了进去。

    我进了他的房间之后发现,这新房子确实比以前的房子好多了。

    宽敞明亮。

    厨房里传的滋滋的炒菜声。

    王瘸子对着厨房喊了一声:「阿榕,余先生来了。」

    王瘸子他老婆,立刻停下手中的谎。

    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她要向我鞠了9°的躬,说:「余先生,您来啦。

    欢迎欢迎!」

    我看了一眼王瘸子他老婆。

    确实有几分姿色,于是我点点头。

    王瘸子拉着我往客厅里走,客厅里放了一张大桌子。

    上面放了五个菜。

    碗筷都已经备上了。

    旁边还放了一瓶红葡萄酒。

    王瘸子连忙拉了一个椅子让我坐,说:「余先生您坐。」

    我连声说「好。」

    然后就坐了下来。

    王瘸子对着厨房的方向说:「阿榕还有几个菜没炒?」

    王瘸子他老婆回道:「只剩一个青菜了。马上就好,你们等一下。」

    黄瘸子满脸愧疚地说:「嗯。我老婆动作太慢了。余先生,你不要介意。你

    稍等一下就好。」

    我摆摆手说:「没有关系,慢慢弄,我也不急。」

    我环顾四周,看了一下他们的居住环境。

    我再想想上次我去他们家的时候。

    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啊,那哪是人住的地方。

    上次他们就住在一个十分破旧的房屋里。

    房间连个像样的门都没有。

    墙壁黑黜黜的跟黑炭似的。

    家里面一片脏乱。

    两岁的小孩坐在凳子上哇哇大哭。

    寒风通过门缝钻进来,让人冷的瑟瑟发抖。

    于是我对王瘸子说:「老王啊,现在生活方便多了吧!」

    王瘸子连忙站了起来,对我弯腰说:「都是拖余先生您的福。」

    我站起来四处走走,发现客厅的墙上贴满了很多杂志的页面。

    我走过去看了看。

    老王也走了过来。

    我问老王:「这是什么?」

    老王笑着说:「都是我老婆瞎弄的。她硬要把我以前在杂志上发表的诗作贴

    在墙上。」

    我举头看去,果真是老王以前写的诗。

    只不过,这些杂志我从来没看过。

    于是我问老王:「这都是些什么杂志?」

    老王笑道:「不怕余先生笑话,这些都是不出名的小杂志。」

    这些这些页面的右边,贴了几张老王和陌生人的照片。

    我又问老王:「这是谁?」

    老王笑道:「这是我诗友,前段时间过来看我。」

    我说:「老王,你行啊。朋友遍布天下嘛?」

    老王笑道:「余先生,您见笑了。他呀,和我一样都是穷光蛋。」

    我又转了一下。

    发现后面又贴了几个人物的照。

    我指着问:「老王,这个几个又是谁?」

    老王有点不好意思。

    指着发头很长的那个家伙,说:「这个是唐家三少。」

    又指着一个脸胖嘟嘟的家伙,说:「这个是我吃西红柿。」

    又指了指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说:「这个是天蚕丝豆。」

    「噢,」

    我点了点头。

    老王说:「这几个作家都是年收入过千万的富豪。他们是我的榜样。我的理

    想是有一天能够超过他们。虽然现在我的诗和没有人读。我想我有一天一定

    会熬出头的。」

    我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这时老王他老婆也出来了,端了一盘菜,把菜放在桌子上,说:「吃饭啦。」

    我们两个又回到了餐桌。

    老王这个时候钻进卧室。

    不一会儿出来了。

    他拿着一本书对我说:「余先生,这就是您资助我出的。这本是赠送

    样书,您收下吧。就当做纪念。」

    我接过书,瞄了一下封面。

    上面写着「,王瘸子着。」

    老王他老婆。

    又进厨房把围裙解了下来,手又洗了洗。

    才有回到餐桌。

    我和老王都坐了下来。

    我随便翻了翻老王的着作。

    老王讪笑道:「还请余先生多多指导。多提宝贵的意见。」

    我大致看了几段。

    感觉老王的文笔确实不错。

    只不过是这些朴实的生活情节。

    虽然感人,但太过悲情。

    现在是一个商品化的社会,快节奏的社会,物欲横流的社会。

    现在的年轻人有谁会耐下性子看这些长篇大论的文章呢?」

    老王他老婆也坐下来看着我问:「余先生。您看我们家老王。这书写的怎么

    样?还是多亏你资助我们,这本书才得以出。」

    我举头道:「老王,你这文笔确实没得说。绝对是一流的。」

    老王看了看他老婆。

    又看看我。

    笑道:「余先生您过奖了。你太折煞我了。」

    我说:「没有,实质名归!」

    「但是。」

    我又顿了一下。

    只见老王的脸色大变。

    老王他老婆轻声问:「但是什么呢?」

    我放下书本。

    伸出左手拍拍老王的肩膀:「老王啊。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老王马上要站起来:「余先生,您有什么话您直说。没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我连忙又把老王按下去。

    老王他老婆也说:「余先生,您对我们家老王有什么意见?你快说呀,没有

    关系的。您不管怎么说也是帮助我们老王提高嘛!」

    我的头低了一会儿说:「老王啊。你的写作水平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咱的文

    章的体裁,还需要再改进改进才行啊。你看现在流行的。要么是宫斗性质的。要么是都市异能的。要么是修真修仙的。要么玄幻神话的。你看咱写的。

    通篇是讲咱和咱老婆的这点小事情。虽然感情真诚。可是现在社会上的人,又有

    几个人愿意耐下心来读这种呢?现在人家对贫苦人家的生活并不感兴趣。他

    们对富二代,对贵族的生活,那才感兴趣。那才是我们作为写作者应该写的内容

    ,您说呢?」

    我的这句话一出。

    老王低头不语。

    老王的老婆连忙说:「是啊是啊,余先生,你说得对,我也觉得我们家老王

    写的东西都已经过时了。现在的年轻人谁会读这些呀?还有他没事的,天天写诗

    ,现在的人又有几个人愿意读诗呢?平时我说他,他总是说我一个妇道人家什么

    也不懂。今天你说这些东西,我觉得说的很对。」

    我看了看老王,问到老王:「你说是不是?」

    老王低着头。

    过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对,余先生,您说的对。我

    其实早都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没有关系。你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相信你

    以后一定能够写出了不起的作品。」

    老王一直点着头,也没说别的。

    老王他老婆这时和我说:「哎呀,别说了,再说菜都快凉了,我们吃饭吧。」

    老王这时候也说:「是啊是啊,余先生,我们先吃饭。」

    老王又对他老婆说:「阿榕啊,把杯子拿过来。把啤酒瓶开了,跟余先生倒

    上。」

    老王他老婆站起身把杯子摆了上来。

    先给我倒了一杯红酒。

    然后给老王也倒了一杯。

    给她自己也倒了一杯。

    老王他老婆站起来。

    端着酒杯对我说:「余先生。这杯酒,我敬你。」

    我也站起来说:「嫂子,你不用客气。」

    老王他老婆说:「不不不,余先生,你千万不要这么讲,我们家没有你,真

    的是过不下去。我们家的老王如果没有你。可能一本书也出不出来。你是我们

    家的大恩人。这杯酒我敬你。」

    我说:「不要这么客气,其实我不善于喝酒的。」

    老王他老婆说:「没有关系,余先生。我全干,您随意。」

    我看老王他老婆也不善于喝酒。

    把酒往嘴里灌的时候分明眉头紧锁。

    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似乎很用力的把剩下的酒全部喝完。

    把这杯喝完之后,老王他老婆擦擦嘴。

    似乎头有点眩晕。

    而我只是随便品一口。

    老婆他老婆推了推老王道:「老王,你也敬余先生一杯吧。」

    老王连忙站起来,也要敬我。

    又说了一堆讨好我,感恩我的话。

    说的我挺不好意思的。

    我们随便碰了一下。

    老王全喝,我也同样只是喝了一小口。

    然后就是吃饭。

    吃饭的期间,他们各种讨好。

    老王还说要让小孩认我做干爹。

    有我这个干爹罩着,以后小孩的人生道路肯定顺畅不少。

    老王又站起来,说要敬我一杯,说是代自己的小孩敬我的。

    还说是小孩敬干爹的酒,我不能不喝之类的。

    我突然发现今天我被他们夫妻两个套住了。

    他们用感情套住了我。

    说的我好像是个大善人似的。

    我是大善人吗?我不是!老王又把杯递过来,要碰酒。

    而我却有点厌烦。

    我伸手把老王的杯子顶了过去。

    我对老王说:「老王。你不要对我说这些东西。你应该知道。我资助你。是

    有条件的。你不要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老王先一愣。

    然后是满脸笑道:「余先生。你先喝了这杯酒。老王我什么都没有忘。」

    我有点不痛快。

    把桌子上整杯酒的酒全喝了。

    老王也干了。

    老公干了之后对他老婆说:「阿榕。你先进卧室,换身衣服准备准备。」

    这时,我见老王他老婆全身一颤抖。

    「刷」

    一下,整个脸蛋都红了。

    这时我的心,也跳到了嗓门。

    我突然想起来他们家的两岁小孩。

    如果小孩在家里面多不方便。

    于是我问:「你们家的宝宝呢?」

    老王道:「昨天已经送回到外婆家了。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老王就对他老婆道:「阿榕。还愣着干什么?去卧室换衣服啊。」

    他老婆的脸红扑扑的。

    「啊!」

    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转头向卧室走去。

    老王他老婆,上身穿着白色短袖。

    下身穿着褪了色的牛仔裤。

    一副普通的中年妇女打扮。

    老王他老婆进了卧室之后,就把门关上了。

    这时我低头不语。

    气氛有点尴尬。

    过了几分钟。

    卧室门开啦。

    老王他老婆走了出来……

    我的眼前顿时一亮。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老王他老婆。

    穿着红色的旗袍。

    腿长穿着渔网状的丝袜。

    就这样,一摇一摆地走了出来。

    老王他老婆走出来之后,坐到老王的旁边。

    搂着老王的脖子,满脸通红。

    不敢正眼看我。

    老王搂着他老婆的腰。

    对我说:「余先生。你看我老婆这份这身装扮,还满意吗?」

    我看了一眼。

    心跳的厉害。

    答到:不错不错。」

    老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把他老婆推到了我的面前,并对他老婆说:「阿榕,你好好陪陪余先生。」

    老王他老婆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

    我看着她老婆娇羞的样子。

    真是情不自禁,不能自拔。

    又顾不了许多了,我一把把他老婆拉过来。

    搂着他老婆的腰,让他老婆坐在我的腿上。

    「啊」

    老王他老婆惊呼一声。

    就坐在我的腿上。

    我抱着他老婆。

    举起她老婆的下巴。

    与他老婆四目相对?我突然发现他老婆长得好美。

    一双眼睛如秋水般清澈。

    真是楚楚动人。

    他老婆的红嘴唇微微张着。

    微微的喘着气。

    我真忍不住了。

    抱着他老婆的头,就把嘴伸了过去。

    吻上了他老婆的嘴。

    他老婆扭动着腰,似乎要避开我的样子。

    但是我岂能放过她?我伸出双臂用力点固定好她。

    最新222点0㎡

    家.оm

    找回#g㎡A∟、⊙㎡

    把舌头伸进了她老婆的嘴里。

    同时左手伸进了他老婆旗袍的裙摆里面。

    摸着他老婆穿着鱼网丝的大腿。

    他老婆也喘的厉害。

    被我搞得坐不稳,差点倒在地上。

    这是老王说:「余先生,这里不方便。要不你们还是到卧室里面吧。」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我站起来,把他老婆公主抱。

    然后离开餐桌朝他们的卧室走去。

    到了卧室,我发现他们的卧室布置的还算温馨。

    我把他老婆扔在了床上。

    「啊」

    他老婆惊呼着。

    我解开自己的皮带,把自己的裤子快速褪了下来。

    内裤也撕了下来。

    自己粗大又坚挺的阴茎就跳了出来。

    爬上床上,站在他们的床上。

    对老王他老婆说:「嫂子。来给我舔舔。」

    这时,老王也一拐一拐的走了进来。

    老王他老婆看着老王,很害羞的样子。

    这是我见老王。

    把他的右手。

    伸到他的裆部。

    手搓起他的阳具来。

    边揉边说:「阿榕,你快去给余先生舔舔。」

    然后他老婆他爬过来。

    然后蹲在床上。

    十分艰难的伸出右手。

    抓住我的阳具。

    他老婆又看了眼老王。

    老王手对着自己的裆撸得更厉害。

    老王道:「你快点舔,愣着干什么?」

    老王他老婆看了一眼我的大阴茎。

    咬了咬嘴唇。

    作出很大决定似的。

    然后一口把我的鸡巴吞没了。

    我就感觉到一个又湿又温暖的口腔包围了我。

    「哦。」

    我爽的不行。

    但是我仍觉得不过瘾。

    于是我对老王他老婆说:「跪下!跪在床上口。」

    这时候,只见老王他老婆。

    把腿曲起来。

    两条腿跪在了床上。

    这时候我就可以,以居高临下的角度,看到他老婆正在为我口交的脸。

    只见他老婆。

    一会吞吐着我的肉棒。

    一会儿又伸出舌头舔我的蛋蛋。

    我突然有点眩晕。

    我真是太爱这种感觉了。

    我把鸡巴狠狠地往他老婆嘴里面捅了几下。

    然后我又把他老婆的脸捧起来。

    看着他老婆长得水灵水灵的脸,就忍不住把舌头伸到她老婆的嘴里,深深地

    舌吻。

    过一会,我把舌头拔出来。

    我跟他老婆都喘着粗气。

    我看着他老婆的脸,于是问道:「嫂子,你长这么美。当初是怎么看上老王

    这个瘸子的?」

    这时,老王他老婆喘着的气道:「当初,他天天给我写诗。我爱上了他的才

    华。」

    我心里突然一一凉。

    心想这种女人真是悲哀。

    才华当吃还是当喝?如果不是靠老子赞助,他一分钱都赚不到。

    但是我没有说出来。

    取而代之,我又把阳具插进她的嘴里。

    这时,我看到老王倒在旁边的沙发上。

    他把手伸进裤裆里面。

    一边打着飞机一边看着我们。

    脸蛋都兴奋得有点扭曲了。

    我在老王的老婆嘴里面捅了几百下之后,我又感到不过瘾了。

    于是我把他老婆推倒在他们床上。

    抗起她老婆的两条腿。

    把他老婆两条穿着渔网袜的腿抗在肩膀上。

    把旗袍的裙摆往上推。

    这是露出来他老婆黑色的内裤。

    把他老婆的内裤扒在一边。

    他老婆那肥美的阴唇就露出来了。

    我没有二话。

    我用鸡巴,对准他老婆的逼就插了进去。

    「啊?」

    他老婆叫的声音上有点大。

    似乎有一种狂喜的味道。

    我抱着他老婆的腰,狠狠的往里面抽插。

    干了她老婆几百下。

    这时,只见老王从沙发上站起来。

    又一瘸一拐的跪到床边。

    趴在床边看着我在他老婆身上做活塞运动。

    我看了眼老王问道:「看着我干你老婆你爽吗?」

    老王的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我和他老婆的结合处。

    答道:爽,很爽。

    我看着老王,边插边问:「你这个样子。是怎么娶到你这么漂亮老婆的?」

    老王这个时候,咬着嘴唇说:「我骗了她,我骗了她。我是个王八蛋。」

    我附下身子。

    又吻吻他老婆的嘴。

    然后问老王:「当初是怎么骗的?」

    这是老王的眼睛红红的。

    他说:「我骗了我老婆。我说。我的能赚很多钱的。能赚几千万,就会

    买十套别墅给她住,她想住哪一套就住那一套。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写的文章没

    有人看。我一套别墅也买不回来。我甚至有个厕所也买不起。我是王八蛋。我骗

    了我老婆。我让我老婆跟我过苦日子。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老王他老婆屁股往上举举。

    这直接导致我的鸡巴插在她身体里面插的更深。

    他老婆这样挣扎着。

    靠近老王。

    伸出一只手来堵着老王的嘴。

    说:「老公,你别说了。你别说了,真的。」

    老王这个时候双手抓着他老婆的手,把他老婆的手放在他的嘴边。

    一边吻他老婆的手。

    一边哭着说:「阿榕,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说我能赚很多钱的。可是,

    我现在还是个穷光蛋。我是个王八蛋。我配不上你。」

    老王他老婆在我身下。

    不断地摇着头。

    对老王说:「别说了,老公你别说啦。我知道,我不怪你。」

    老王又把他老婆的手指,含在嘴里面。

    眼泪也流到了手上。

    说:「啊榕,我的老婆。你跟着我没有过一天好日子。如果没有余先生帮忙

    ,我们还要在寒窑里面过好多年。」

    他老婆也哭了,说:「老公,我不怪你。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老王哭喊道:「可是我怪我自己,我有关系!」

    我看他们两个如此的恩爱。

    实在看不下去了。

    于是我的屁股又用力抽动几下。

    把老王他老婆干的嗯嗯直叫。

    然后附下身来。

    把嘴吻上了他老婆的脖子。

    吮吸着他老婆脖子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老婆被我干的有点迷乱。

    已经没有空跟老王讲过去的苦日子了。

    只是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不住的嗷嗷直叫。

    老王,这个时候,哭倒在地。

    跪在地板上。

    我突然心里有点痛。

    觉得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于是我停下来。

    看着老王问:「老王,你你还好吗?」

    老王摇着头道:「没事,我没事。」

    我说:「老王,对不起。是不是我的话刺激到你们了。我这人不会说话,你

    多担待。不要放在心里。」

    老王摇摇头道:「没事的,没有关系。余先生,跟你没关。」

    我说:「老王呐?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吧。我改天再来,你看咋样?」

    这时老王赶快过来。

    拉着我的手,道:「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有怨气在心里。我老婆知道的。余先生我求你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老王道:「余先生,你可不可以骂骂我?」

    「啊?」

    我好象没有听懂。

    老王道:「骂我。羞辱我。我心里憋着一股气。气我自己,恨我自己。我对

    自己不满意。对老婆愧疚。我已经好久对老婆硬不起来了。余先生,您帮帮我。

    骂我,不要管我。不要给我尊严,不要给我面子。骂我。羞辱我。给我解脱。让

    我寻求暂时的解脱吧。谢谢你。」

    说着跪在地板上给我磕头。

    我有些为难道:「这样真的好吗?」

    老王说:」

    好。

    好啊。」

    然后呢,老王又对他老婆说:「阿榕,你告诉余先生。请余先生骂我。」

    我看着身下的他老婆。

    已经被我干的头发凌乱。

    他老婆对我说:「余先生。你骂我老公吧。没事的。我和他平时在床上她做

    这种游戏。」

    于是我试着骂道:「老王,你是个窝囊废?」

    这时,只见老王两眼放射出兴奋的光:「对,就这样骂我,边骂边插看我老

    婆。」

    我又附下身,在她老婆身上抽动了几下,又骂道:「你个死瘸子。我操死你

    老婆。」

    「啊」

    老王呻吟一声。

    说:「再骂,再骂狠点。」

    于是我又骂:「你这死瘸子。你不配拥有老婆。你老婆就是让人干的。你这

    死瘸子,只有当王八的命。」

    「啊啊啊」

    老王把自己的鸡鸡掏出来。

    开始使劲撸起来。

    说:「对,就这样吧,再骂狠点。」

    我把他老婆翻个身,让他老婆趴在床上。

    我从他老婆身后,后入他老婆。

    我使劲的插着他老婆?他老婆就像一个只母狗。

    被我干着。

    我说:「你这个无能的王八!你老婆嫁给你只能受苦。为了生活,还得被野

    男人干。要你有什么用?我操你妈逼。操你老婆的逼。我日死你老婆。我干死你

    老婆。插死你老婆。操烂你老婆的逼。」

    老王边撸边哭起来。

    他哭道:「我无能。我没本事。我只能让老婆受苦。我保护不了老婆。」

    老王一遍哭。

    一边爬过来。

    抱着他老婆。

    我狠狠地日他老婆。

    把他老婆往他身上推。

    边插边骂:「你这个死瘸子。你文笔好有什么用?你会写诗有什么用?你会

    写有什么用?老婆不还是被别人干吗?我干死你老婆。你不是有才华吗?有

    才华又如何?你的才华还没有我的鸡巴厉害。老子没有才华,不照样操你妈的逼。老子不会写。起码鸡巴在你老婆的逼里面。才华算个屁。我把你老婆插死。」

    这时我看到老王。

    满脸通红。

    眼睛往上翻。

    张着嘴巴。

    脸都扭曲了。

    手快速的撸着鸡巴。

    嗷嗷直叫。

    这时老王突然对他老婆说:「我要射了。」

    可是我只感觉到自己的鸡巴以被夹得更紧了。

    只见老王他老婆全身一颤抖,她高潮了。

    老王也射了出来。

    射在他老婆的脸上,我也再也忍不住了。

    抱着他老婆的屁股,又狠日几下,就把这子子孙孙都射进了她老婆的子宫深

    处。

    后来老王又写了几部。

    不再写生活中那点事情。

    转写玄幻的,盗墓的。

    一年之后,他终于签约了。

    又过了半年,上架了。

    听他的订月量还不错。

    再后来。

    老王年收入达十几万。

    终于过上了依靠维生的生活。

    我后来又借了他5万。

    给他付了房子的首付。

    这就是当今社会普通文人的坎坷之路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方便以后阅读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并对这样帮他:当他面 日他老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