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

红尘(0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天罗刀 本章:红尘(02)

    29--09

    我轻轻的挺送着屁股,将我火热坚硬的鸡巴缓缓的塞进岳母那紧小的阴道中

    ,哇!真爽啊,整根鸡巴被一圈湿软温热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一股无已言表的

    舒爽瞬间传遍全身。

    我亢奋的控制着自己的力度,缓缓的将鸡巴抽出一寸,然后再缓缓的塞入。

    我不敢太用力,怕把岳母搞醒。

    这种偷偷奸淫自己岳母的感觉真太他妈的爽了,既紧张又刺激。

    一边害怕岳母醒来或是被老婆发觉,一边做着被人伦道德所唾弃却又令我欲

    罢不能的动作,这种感觉真是无已言表,没有亲身经历是不会明白的。

    当然这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机会品偿到的,,你的岳母必须漂亮,这点

    不用说了,长得丑的,脱光了你也不想上。

    第二,你自己要有这个胆,当然,这风险可是巨大的。

    所以,各位狼友,看看就好,别以身试法,嘿嘿。

    我一边缓缓的抽插着鸡巴,一边将岳母的那薄如纸片的胸罩推了上去,露出

    一对随着我的抽动缓缓摇晃的雪嫩酥乳,只见两团雪嫩的双峰上一对深红色的乳

    头早已涨立而起,随着雪嫩酥乳的晃动,轻轻摇曳,绽放自己最美时刻。

    我双手按在岳母雪嫩的酥乳上,微微用劲,两手就深深的隐入一片雪白之中

    ,好软啊!爽得我双手开始大力的揉捏着这对娇嫩温软的美乳,令其在我的一双

    魔爪中变幻着不同的形状,同时双手还时不时的袭击一下那两粒又涨又硬的乳头。

    每一次拔动,都使两粒乳着更加坚挺,透露出一股不屈的坚强。

    「嗯……嗯……」

    随着快感的加强,我禁不住开始逐渐加快鸡巴抽插的频率,随着我力度和速

    度的增加,一声声轻细的淫啼从岳母丰润的丹唇中飘出。

    呤声既细又轻,似有若无,彷佛来自虚空的天籁之声,淫荡中透着一股空灵

    ,又好像天上仙女思春时的呢喃,令人向往却又无胆亵渎。

    听着岳母这蕴含着两种矛盾意境的淫啼,令我产生岳母时而如仙女般的清纯

    ,时而又如妖女般的妩媚的错觉。

    妈的,这老骚货真是人间极品,不但阴道紧小,双乳巨大,就连这叫床之声

    都叫得与众不同,居然能让人感觉色中有纯,纯中有媚。

    听着岳母的淫啼浪叫,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强烈的快感令我鸡巴快速的抽动

    着,看着下体鸡巴每一次抽动都带出少许乳白色的淫汁蜜液,渐渐的已将我的阴

    毛打得湿淋淋,粘煳煳的,而岳母雪白丰腴的屁股也是一般湿腻,下面的床单早

    已被打湿一大片。

    「嗯……嗯……嗯……」

    随着我快速的抽插,岳母一声声勾魂摄魄的浪啼淫叫一波接一波的快速从那

    丰润性感的丹唇中冲出,在房间中回荡迭加。

    顿时,一首春曲淫调的高潮部分在房间中奏响了。

    同时岳母胸前的那对巨大温软的雪嫩酥乳也表现得异常的狂热,随着岳母身

    体晃动的频率,大幅度的上下摇晃,宛如暴风雨中海上的船支一般,无法自控的

    随着风浪疯狂的起落飘摇。

    看得我暗自心惊。

    妈的,还好岳母这对巨乳是货真价实的,否则的话,我真担心,这对巨乳会

    被如此大的动作搞得破裂或是暴开。

    我双目圆瞪,牙关紧叫,挥汗如雨,鸡巴快速用力的抽插着,为最后高潮部

    分而冲刺。

    一股股强烈的快感充斥着整根鸡巴,套用那句俗话--鸡巴都爽上天了。

    此时我无暇理会岳母高昂的春叫淫啼是否会把老婆吵醒,我整个脑子都是一

    片空白,只知道用力快速的抽插着鸡巴,完成最后阶段最关键时刻的冲刺与结尾。

    此时就算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为所动的继续抽插。

    这是我生平次有如此强烈的快感,就算是短寿几年也要完美的划上句号。

    「啊!」

    我低沉的吼了一声,用劲全身力气最后一插,只听啪的一声,这是我下体前

    端的耻骨重重撞在岳母肥厚的阴阜上的声音,并且紧紧的贴在岳母的阴阜上,整

    根火热坚硬的鸡巴在岳母那紧小温腻的阴道中一跳一跳的,喷出一股股乳白色火

    热滚烫的浓精,浇灌在岳母阴道最深处比花还娇嫩的肉壁上。

    「嗯……」

    突然,岳母再次淫啼一声,同时整个雪白娇嫩的胴体连连轻颤,大股大股的

    乳白色的淫水从阴道的肉壁上滚滚涌出,从鸡巴与阴道紧密贴合处缓缓的溢出,

    滑过股沟,滴落在床单上。

    我就这么保持着一动不动,过了十几秒后,我才依依不舍的抽出鸡巴。

    抽出之时陡然感觉鸡巴传来一阵酸软,就好像手臂或是腿部运动过量时的那

    种感觉。

    而随鸡巴一起出来的是还有一大团的乳白色粘稠的液体,不知道是我的精液

    还是岳母的淫汁蜜水。

    抽出鸡巴后我正想起身,突然双腿一软,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四肢发软。

    我休息了几秒,缓缓起身,找来纸巾,将岳母那被我干得一片狼籍,湿粘不

    堪的下体擦拭一番。

    然后将她的丁字裤归位,胸罩拉下,依旧将那对雪嫩酥软的美乳罩住,再将

    睡衣的扣子扣好,顺手将台灯关了。

    一切做完这后,我轻手轻脚的将房门打开,熘了出去,带上房门,又做贼似

    的摸回自己的房间,悄悄爬上床,躺了下去。

    「上帝保佑,阿弥陀佛,老婆没有醒,真是万幸!」……第二天一早起来,

    哎哟!感觉腰酸得要死,看来昨晚干得太用力了,妈的,真是岁月不饶人啊,这

    还3不到就有点受不了两次做爱,看来最近要多加强身体的锻炼才是。

    梳洗了一番,穿好衣服裤子,我就出门上班去了。

    到了公司,我一整个上午都是心不在焉,不知道岳母早上起来是什么反应,

    想到此处我有点惴惴不安,心烦意躁。

    于是播了电话给老婆。

    「嘟……嘟……嘟……嘟……」

    电话一直响但就是没人接,这使得我更加的坐立不安,再次拔了过去,这次

    只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起了,我刚吁了一口气,可立即又将心提了起来,有些心

    虚的说道:「喂!老婆……」

    「嗯……什么事啊?」

    电话中传来老婆几近梦呓的声音,看来还没睡醒,顿时我提着的心缓缓落下。

    「啊……没……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你了。」

    我随口瞎扯。

    「我才不信,真是的,没事这么早打电话,把我吵醒了。」

    老婆嗔怪的娇声抗议道。

    「都快点十点了还早,你真是猪啊!」

    「你才是猪……哼不理你了。」

    啪的一声,老婆将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也心安不少,岳母应该没有发现吧,就算发现了,也没有说出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一个客户的电话打了过来,要求我过去谈个项目,于是我立

    即准备相关资料带着一名助手就出发了。

    项目谈得挺不错,只待进一步商谈如没问题就可以签合同了,这让我心情十

    分不错,早将担心岳母会发现什么的事情抛置脑后,十分愉快的跟客户用完餐后

    我带着助理就先回公司了。

    为了确保项目没有什么变数,我又拔通了客户的电话。

    「喂!罗总啊!您好!是我,小王啊!」

    「哦,王总,您好!您好!」

    「罗总,晚上有空吗?对于这个项目还有一些细节的地方,还需再商谈一下。」

    「晚上啊……嗯……好吧」

    电话中罗总故意沉呤片刻才答应,装着好像十分勉强一般,操他妈的,这个

    老狐狸,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那就这样定了,到时我来接您,谢谢罗总的赏脸。」

    我装成好像中了五百万大奖般的兴奋(操,兴奋得个鸟,陪客户最累了)。

    「行,王总,那就行这样吧,有什么晚上再说。」

    「好的,好的,那不打扰您好,罗总拜拜,晚上见。」

    我陪笑着等着对方挂了电话后再挂。

    想想今晚又得喝酒就是一阵心烦,这次连电话也懒得打,直接发个短信给老

    婆,告诉她我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

    「洛思,进来一下。」

    想了想我决定今晚带这个小美人去助场。

    「王总!」

    许洛思款款的走了过来,站在我的边上,等着我的吩咐。

    「晚上有空吗?」

    我澹澹的扫了她一眼,目光在她那丰满的胸部上略略顿了顿。

    「晚上……有。」

    许洛思沉呤了片刻才应道,双眸中流露出一抹失望,好像是对我目光没有过

    多停留的失望。

    「那晚上跟我一起去见个客户。」

    我用不容商量的口吻对她说道。

    「是,王总。」

    许洛思面上闪过一丝兴奋不过被她极好的掩饰起来。

    「好了,你先出去忙吧!」

    我挥了挥手,将她打发出去了。

    「是!」

    许洛思有些失落的走了现去。

    嘿嘿,这小妞,看来是想亲近我啊!其实并不是我不在意她,而是昨晚元气

    大伤,并且搞得十分兴奋,到现在还回味无穷,所以没什么心思在许洛思的身上

    了。

    其实许洛思长相甜美,身材高挑,虽然不是波霸类的,但一对玉乳高挺丰满

    ,也是十分的勾人心魄。

    时间不知不觉已到傍晚,于是我打了个电话与罗总约好后立即带上许洛思一

    起去接罗总。

    将罗总接上车后,客套了几句,我就开始与罗总海天胡地的聊了起来,而这

    老色狼的眼光总是时不时的瞄到许洛思的身上,开始找话题与她交谈。

    这老色狼,妈的,老子的肉你也想抢。

    看得出这老色狼比较中意许洛思,时不时的逗得许洛思咯咯直笑,看得我老

    心里十分不爽,不过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陪着笑,感觉好像真的很好笑一样,

    我擦!终于到了用餐地点--卡罗斯国际酒店,这是Y市最好的酒店也是唯一的

    一家五星级酒店。

    酒店一共二十层,一至七层是用餐和娱乐,八至顶层则是住宿。

    酒店经理将我们带到我已订好的包间--风梨园,我请罗总请到了上坐,我

    与许洛思一左一右落坐,此时一名长得颇有些姿色的服务员拿着菜单让我们点菜

    ,我将菜单递到罗叫面前,殷勤的说道:「罗总,您点几个喜欢吃的菜。」

    「不了,我这个人最不会点菜了,还是王总来点吧!」

    罗总客气的推却道。

    我也懒得废话,直接对着服务员说道:「推荐一下你们这里的特色菜。」

    「好的,我们这里特色菜有‘八仙过海闹罗汉’、‘佛跳墙’、‘太极明虾

    ’、‘龙须凤爪’、‘三吱儿’、‘烤鸭掌’、‘铁板甲鱼’、‘浇驴肉’……」

    这服务员报的菜名听得我一阵毛骨悚然,早知道不让她报了,前三样还好,

    从「龙须凤爪」

    之后哪个不是以残忍着称的名菜。

    这其中的「龙须凤爪」

    大多数人应该知道,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

    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

    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

    其后的「三吱儿」

    听说过的人应该不多,这是用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

    的叫一声(这是吱儿);放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

    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

    还有这「烤鸭掌」

    是把活鸭放在烧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逐渐加温。

    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

    结果鸭掌烧熟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沾满调料的鸭掌,即可直接装盘上桌

    ,活鸭子做其它菜用。

    之后的「铁板甲鱼」

    并不是像「铁板牛肉」

    那样烹饪,而是将鲜活的甲鱼投放在配好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当水渐渐升温后,活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大量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

    体内。

    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兴奋异常。

    等到甲鱼熟了,甲鱼喝下的汤汁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最后的「浇驴肉」

    也是残忍无比,将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

    食客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或刽子手便剥下那一块驴皮,露出鲜肉来,再

    用勺舀沸汤浇其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好家伙,这十大残忍名菜就占了一半了,还好没报出「活吃猴脑」

    和「人生果」,这「活吃猴脑」

    大家都清楚,可什么叫「人生果」

    呢,想必没有几人知道。

    这道菜是选每月十五新生之男婴,三天以内的,用密法养至日,以

    3味天阴药材做汤沐浴三日,内服外津,上锅清蒸可食,名为人参果,最是滋阴

    养颜的食补方子。

    ‘呵呵,确实是残忍了点,不过据吃过的人说味道是个中绝味,天下没有一

    物可与之相比,当年确是佘隆一道绝品菜,当时沪上大佬的姨太太们都以吃到这

    个菜为荣。

    不过现在应该没有人这么变态叫这道菜,这可是违法的。

    听完服务员所报的特色菜,罗总居然双眸中闪过兴奋之色,露出一副垂涎欲

    滴的模样,对着服务员直接开口道:「来一份’三吱儿‘、'龙须凤爪’、'烤

    鸭掌‘还有’铁板甲鱼‘。」

    说完后看了我一眼,问道:「王总还要添点什么吗?」

    「再加一份’太极明虾‘然后来两瓶五粮液。」

    听着这老色狼居然一下点了四份残忍名菜,我面色有些怪,禁不住暗道这老

    家伙不会是变态吧。

    「罗总,什么是’三吱儿‘?」

    许洛思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这个啊,呵呵,这’三吱儿‘可是好东西啊!一般人可不敢吃的。」

    罗总一富高深莫测的样子。

    「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一般人不敢吃?」

    听这老色狼一说,许洛思更加好奇。

    「哈哈哈,其实啊,这’三吱儿‘也不是什么稀奇之物,就是一盘刚出生的

    小老鼠,我们用筷子夹的时候它会’吱儿‘叫一声,然后放在调料里时它又会’

    吱儿‘叫一声,最后将它放在嘴里时又会’吱儿‘叫一声,这道菜从上桌到吃完

    一共叫三声,所以叫三吱儿。」

    说完这老色狼还一副得意的望着许洛思。

    听着罗总介绍这三吱儿,许洛思一脸惧色,胃里一阵翻滚,有些不可思议的

    说道:「好可怕,怎么能吃。」

    「哈哈哈!小丫头,再过几年你就敢吃了。」

    罗总装成一副长辈关心晚辈模样,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许洛思的肩膀,亲切的

    说道。

    妈的,看得老子一阵恶寒。

    不一会儿,服务员送了几蹀小菜和酒进来,打开其中一瓶五粮液,将酒倒在

    分酒器中,为我们三人斟上,然后默默的退到一边。

    「小许,你喜欢喝什么果汁。」

    突然,罗总转过头轻声的问许洛思。

    「啊!我……喜欢菜果汁。」

    许洛思有些受宠若惊的应道。

    「榨一份菜果汁进来。」

    罗总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立即将单子写好小跑出去。

    【】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尘》,方便以后阅读红尘红尘(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尘红尘(02)并对红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