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物使卡萝

魔物使卡萝 第一章(01)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indainoyakou 本章:魔物使卡萝 第一章(01)

    章「魔物使卡萝」#

    魔物使。

    身为人类的使役者与魔物缔结契约,以自身拥有的魔力支配魔物,将其力量运用在各项领域上的万能型职业。

    ──

    §

    「终──于!终于等到今天了!」

    「呀呼!可以跟烦人的魔导学和捷门语说再见囉!」

    「卡萝、卡萝!妳也过来嘛,我们这组也来拍张毕业照!」

    夏安难掩兴奋地从讲台上蹦蹦跳跳地来到我座位旁,原本和她三两搭肩摆姿

    势的同学们也向我热情地招手,大家脸上的喜悦之情比起以往更加灿烂。

    平常不太能自然融入这股氛围的我也难得感到亢奋,这全是因为我们终于毕

    业了。

    而且我们都十六岁了!「卡──萝!」

    亢奋的情绪犹如弹性十足的皮球不断在体内冲来撞去的时候,夏安抱住了我

    的左臂,硬是将我从座位上拖进她背后的缤纷世界──一本本教科书拆散后伴随

    晨风飞舞,处处充满了同学们以练习用魔导式那五颜六色的亮晶晶咒文绘製而成

    的图画,其中一幅是以捷门语书写的「六年五班」。

    那是陪伴了大家六个年头、每年通常只会更换个数字的我们这一班。

    我被愉快哼着旋律的夏安拖到讲台上,六年级分组时跟我们分在一块的彼德

    和约瑟夫已经就绪,刚才跟夏安勾肩搭背玩拍照的女生们都识趣地熘到一旁去。

    「卡萝真可怜,每次都被夏安拖来拖去,哈哈!」

    彼德是个非常开朗的男生,短短的金髮、整齐的中分,却不像那些书呆子一

    样显得憨呆,笑起来很真诚很有魅力,适才那些台上的女生有些就是故意凑到他

    身边的。

    他的身高也是很亲切,比夏安高一点点,跟我差不多高。

    「好了啦,赶快过来站好。坎蒂,把我拍帅一点喔!」

    「没问题!」

    约瑟夫则是班上最魁梧的大块头,大概比我高一颗半的头。

    他有着棕色的大平头、大浓眉和一对铜铃大眼,长相与行为都十分阳刚,坎

    蒂似乎就是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男子气慨跟他拍拖。

    「卡萝我们挽手还是搭肩好呢──」

    「都可以啊,看妳。」

    「这样、还是这样?呜,借我抱一下看看……感觉不错耶,就这样吧!坎─

    ─蒂!我们好囉!」

    「等等,妳脸别贴上来……」

    夏安忽然把脸黏过来,一副我们从五岁起就很要好谁都不能拆散我们俩的模

    样似地,全然不顾被她又抱又蹭的我根本就僵硬到很不自然。

    此时站在我们小组正前方约五步远的坎蒂已迅速完成术式,浮空的亮晶晶澹

    绿色咒文伴随她停驻于胸前的手指启动,魔导式在众人视野中飞快浓缩成一团掌

    心大的绿色光球。

    坎蒂眼睛盯着约瑟夫说:「要照囉!三、二……一!」

    不习惯直视光球的我频频眨眼,不过我才不会笨到被拍成眯眯眼呢──当我

    抓紧时机睁大双眼的时候,某人的高等魔导学课本第九十页就这么巧地飞到我面

    前……在我和「充能术式」

    的斗大标题相会之时,光球啪地一声响起。

    ……结果我成了这组唯一本体不明的组员。

    就在我和夏安一搭一唱蕴藏重拍气氛时,明明离堂课还有两分钟,班导

    却很煞风景地进了教室并打断四处响起的拍照声。

    「同学们,收起你们的魔导式、回到座位上!数到三──」

    顶着一头蓬鬆金髮、穿得相当制式的美人──梅兹娜老师快步踏上讲台,我

    们这群一度佔据讲台的小傢伙赶紧熘开,因为快步逼近的老师身旁正浮现密集的

    紫罗兰色魔导式。

    梅兹娜老师的魔导式生成速度比同学们要快好几倍,而且不像我们这群菜鸟

    还要靠手指书写,她的魔导式是直接凭空构成。

    而她的口头倒数在迅速生成的魔导式结合历史教训下显得相当有说服力。

    当她立于讲台中央并倒数完毕时,魔导式已构筑成一块完整的小型魔导阵,

    我们都知道那是用来教训不听话的坏宝宝。

    被梅兹娜老师从一年级电到六年级的大家就像群训练有素的猫咪各自回笼,

    失去魔力灌溉的五颜六色魔导式一个个消失,张狂飞舞的课本内页也都沉寂下来。

    老师对大家的表现报以满意的微笑,魔导阵宛如倒流般原地分解后消失。

    「首先,恭喜各位在圣美狄亚中央高等学校的学业即将结束,身为五班的班

    导,我很高兴我们班一个也不少地大家都可以顺利毕业。」

    老师温柔的语调将本来还很嗨的气氛带进了既兴奋又有些悲伤的情绪,让我

    们重新体认到这股毕业的喜悦中,同时也存在着分离的意味。

    我们都是十岁就进入这间住宿制的高等学校,六年学校生活下来,彼此之间

    的点点滴滴已固执地佔据心湖的一部分。

    一旦感受到大家即将分离的实感,很难像小时候和朋友分开那么简单就能释

    怀的。

    对我来说,夏安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和她从入学日分配宿舍的那一刻起,就当了足足六年的室友,不管是低年

    级的八人房、中年级的六人房还是高年级的四人房,夏安总是很自然地盘踞着我

    视野的一隅,天天用她过盛的活力干扰我的清静。

    一开始还有点烦也吵了几次架,后来竟然被烦惯了,有时候她太安静还会让

    我觉得浑身不对劲……再说,因为她那谁都可以聊天搭话谈事情的活泼个性,相

    对之下比较内向的我也算是沾了点福气,起码不太会被当成孤僻的女生进而被调

    侃欺负。

    所以虽然她是个吵吵闹闹的女孩子、我是个文静的女孩子,我们的个性却在

    这些日子裡从不太合转变成互补,夏安因此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朋友。

    啊,彼德和约瑟夫也算啦,大概是三分之一个夏安这么重要吧。

    「稍后钟声响起时,各自回到宿舍做最终整理,要寄回家的东西记得先向宿

    舍长办理手续。都整理好的同学就东西带着前往圣玛莉亚广场集合,我们在那拍

    完毕业照就进典礼会场。动作比较慢的同学请记得,当第二道钟声响起就要赶快

    集合。有没有问题?」

    先是把气氛导入悲喜交加,再透过一连串的流程说明与指示让大家忙着去记

    而澹忘悲伤,老师这招还真厉害。

    大家开始为了整理的事情交头接耳,坐我前面的夏安也一脸紧张地转过来问

    我她那堆布娃娃该怎么办?我说她大概会创下寄最多跟学业无关的杂物记录吧。

    老师放任大家叽叽喳喳好一会儿,才继续叮嘱些注意事项;儘管台下还有些

    杂音,她仍继续讲。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开始怀念梅兹娜老师的紫色魔导阵呢?不久钟声响

    了,整栋楼登时爆出一阵耸动的欢呼,我们班也跟着确实迈进的毕业步伐兴奋地

    鬼吼鬼叫。

    「记住!整理好到圣玛莉亚广场!」

    「好──!」

    圣玛莉亚、圣玛莉亚……不是食堂旁边的圣约瑟芬,也不是大礼堂后面的圣

    伊莎贝,如果是宿舍前面那块最漂亮的圣乔安娜就好了……不知不觉想出神,回

    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和苦笑着的梅兹娜老师擦身而过,夏安正拉着我的手走

    出教室。

    走廊上塞满了从我们班和隔壁班涌出的同学,喧闹声此起彼落,磅礡的欢喜

    之情大概已让对面栋的中年级学弟妹跟着按捺不住了吧!夏安圆滚滚的脸蛋漾着

    可爱的红晕,她没有跟着大家发疯,而是有点感伤地看着教室说:「这次离开教

    室,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呢。」

    「对啊,除非老师在整理妳的成绩单时突然发现有一科不及格。」

    「喂!卡萝!」

    夏安作势要挥我一拳,但是娇弱的拳头没有意思一下撞过来,仅仅停留在她

    胸口。

    她皱起眉头,看起来似乎真的在担心这件事,因为她有几科确实是低空过关

    的。

    嗯嗯,我看差不多该说些会让她开心的话题来转移焦点了。

    梅兹娜老师训话的声音从我们背后稍远处传出,隔着一片闹哄哄的氛围。

    我先是安抚夏安一番,然后再把话题带往食堂的巧克力派,甜点至上主义的

    夏安很快就提起精神。

    一扫阴鬱的她睁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贴着我说:「等一下赶快整理完,我们

    先去吃草莓还有巧克力冰淇淋,然后再去集合好不好!」

    「好啊……既然是最后一天吃食堂,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吃到妳的肚皮圆滚

    滚为止。」

    「真的吗!」

    「嗯!」

    「耶,我最喜欢卡萝了!」

    吃到妳的肚皮圆滚滚当然没问题,反正圆的是妳囉。

    来到校舍前面的圣凯瑟琳广场,脚下的步道从灰黑色变成了乳白色,一路朝

    前方高耸的凯瑟琳圣像两侧展开,乳白色磁砖以圣像为中心铺成宽阔的四方形。

    圣凯瑟琳有五层楼高,只有爬到山坡上的宿舍顶楼才可以看到她的头顶,不

    过也没啥好看的,就是一座纯白的着名魔物使圣像。

    她唯一能吸引人的大概只有从三楼延伸到四楼高、隔着一小段距离围绕着她

    自转的深金色巨大魔导式。

    魔导式生成的速度相当缓慢,前端刚织出,尾端就消失,是一个绝对形不成

    魔导阵、也不会消失的装饰用永恆魔导式。

    刚入学时我跟大家一样都被每座圣像的巨大魔导式所吸引,然而当我们发现

    那不过是个一直转、一直转的东西后,对圣像们的兴趣也跟着转进了谷底。

    「唷呼!」

    坎蒂尖尖的声音袭上我们的背,接着是肩膀传来的温温触感。

    她快步来到我们身旁,塞给我们一人一颗绿色的小水晶球。

    稍早利用魔导式记录的影像导入资料保存用魔导具后,就成了这样一颗只有

    三分之一掌心大的小水晶球。

    「任务完成,待会见囉!」

    坎蒂把东西交给我们马上就熘走了,一定又是跟约瑟夫恩来爱去……果不其

    然,她直奔的对象就是棕色大块头。

    「达──令!」

    呃,还是不要告诉她梅兹娜老师正在他们背后虎视眈眈好了。

    由于我和夏安打定主意要到食堂吃顿离别餐,也就快马加鞭回到女宿去。

    高年级住的都是四人房,一间两座双层式通舖,我们的床位很明显,只要看

    床上摆满娃娃的位子就是了。

    没错,「我们」。

    最新222点0㎡

    家.оm

    找回#g㎡A∟、⊙㎡

    打从二年级开始,夏安的娃娃军团就越界正式入侵我的床位,原因只有一个

    :没地方放了。

    我们每个双数週的週末白天可以离开学校,通常我得帮忙夏安背一堆娃娃回

    她家,在她家吃顿饭,然后被荷包获得补充的夏安拉着到处跑,再买一堆娃娃背

    回学校去……因为入校的娃娃每次都比离校的娃娃还要多,夏安的娃娃军团越来

    越庞大,最终选择了相当具有战略意义的行动,也就是佔领我的床。

    「我回来了──!」

    夏安很有精神地对着寝室喊道,儘管和我们同寝室的隔壁班同学都还没回来。

    我只好代替平常总会回应她的另一位同学应了声:「欢迎回来。」

    思及待会还得挤出时间吃甜食,放鬆了会儿的夏安便开始积极整理娃娃军团。

    「小史咪!我们要回家家囉!」

    这是第五隻叫小史咪的娃娃了。

    「凯瑟琳喵喵……妳好髒喔,箱底交给妳吧。」

    喂喂,圣凯瑟琳会哭泣的。

    「啊,迷妳小卡萝也陪凯瑟琳喵喵防守箱底好了。」

    「别给那头粉红猪取我的名字啊!」

    夏安鼓起双颊,一副不退让的态度说:「可是迷妳小卡萝很可爱啊!」

    「再可爱的猪还是猪。」

    「好嘛,不然迷妳小夏安陪妳,可以了吧?」

    「为什么漂亮的女孩娃娃就是妳的名字啊!」

    「齁,妳真的很难伺候耶!待会还要赶食堂说……」……放弃沟通。

    一遇上娃娃军团就执拗起来的夏安是无敌的,别做无谓的抵抗才是明智的选

    择。

    夏安每收一隻娃娃就会跟那娃娃说一句话,虽然可以感受到她对娃娃军团的

    爱啦,但是这样好吗……我们不是要挤出时间吗……大小姐您这么没效率地整理

    真的可以吗……我看八成又是我先整理好然后过来帮她加个速吧。

    果不其然,我这边五分钟就打包完毕,夏安才收拾了大概快一半的娃娃,其

    馀私人物品都还没动,而她还在好整以暇地向娃娃们说话。

    我拍拍她的肩、指了指衣柜,她摇摇头,我就拎着她的大背包迳自去替她打

    包。

    是的,我们俩默契已经好到就算鸡同鸭讲也能顺利沟通,如此莫名其妙的事

    情到了我们之间竟然会合理得不可思议……好在夏安的衣服不像她的娃娃会军团

    化,毕竟我们也就夏冬两季、制服与运动服各两套,除此之外就是外出便服和内

    衣裤。

    我把她那柜的衣物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折起来塞进背包裡,再三确认没有遗

    漏的东西,也是不到几分钟就搞定。

    此时还有些娃娃正排队等进箱。

    「下一个是……甜橙莉莉!每次魔导学考试当晚妳都会安慰我,呜呜……」

    嗯,看来这边暂时还不需要我。

    虽然我没东西好寄,还是先帮夏安打点好寄物手续吧。

    大概是三个箱子……报四个好了,省得她突然心血来潮。

    宿舍长那儿正忙得鸡飞狗跳,两个宿舍委员赶着向挤在柜台前的学生们发申

    请单、收申请单、确认完再发放识别用魔导具,紧接着我也加入活像饿死鬼讨饭

    似的抢单大队。

    一阵兵荒马乱,总算是抱了四颗小水晶球回房,而夏安已经把四个大木箱搬

    到门口。

    还好有帮她报四件。

    寝室内有谈话声,隔壁班的两位同学都回来了,可是气氛却有点怪。

    我边向她们打招呼边走进去,还没问是怎么了,脸上写满担忧之情的夏安就

    抢先一步为我解惑:「卡萝!玛雅她们不能毕业了啦!」

    「不、不是不能毕业啦!是要补考,然后等两个月补毕业……唉……」

    「唉唉唉……」

    还真的有人因为成绩不及格毕不了业喔……虽然以前就有听说每届都会有一

    小撮人延毕,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夏安大概已经先安慰过她们一番,事到如今我再说安慰话好像没什么用,只

    好拍拍玛雅和蜜塔的肩,就提起我们俩的背包并对她们俩握拳说道:「加油,我

    们先走囉。」

    「……」

    三个人不约而同对我投以讶异的目光,其中两个稍后露出尴尬的苦笑,一个

    则是跳起来拧了我的脸。

    好痛!为什么要被捏啊!「卡萝,妳太冷血了!」

    「不是啊!我想说妳应该安慰过了,所以……」

    「唉,卡萝今天也是正常运作呢……」

    「也是呢……」

    呃,所以我应该坐下来好声安慰个几句吗?还是暗示夏安食堂的事?唉,她

    明知我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无论如何,直接走掉似乎会变成坏蛋,我只好东

    西放着坐到夏安身旁,听玛雅她们抱怨起召唤学的事情。

    「召唤学根本莫名其妙!明明就说没有制式术式,大家的术式构成都差不多

    简单,为什么就我们俩被当掉啊!」

    玛雅超悲愤,和她一起被当掉的蜜塔也悲愤起来,听着室友受难的夏安不晓

    得在跟着悲愤什么东西,于是我只好追着夏安的尾巴搭上悲愤末班车。

    「对啊!我跟玛雅的捷门语都拿很高分,术式才不可能写错,结果老师却说

    我们的召唤魔导式错误百出!」

    第二波悲愤潮席捲而至,总之跟着悲愤就对了。

    天啊!真是太过分了!哼!「我懂、我懂!梅兹娜老师也不准我用魔导式画

    蛋糕,那堂课还扣了我两分!」

    先不管夏安是在乱入个什么劲,因为悲愤潮是宽容仁慈的,所以我们三个也

    都悲愤地怪起明明就没做错事的梅兹娜老师。

    总之我们就像这样听听玛蜜双人组的抱怨、夏安偶尔也乱抱怨一通,大家再

    一起化怨气为悲愤通通发洩掉。

    我不知道这样是否有比较好,因为我没有过类似的经验。

    看着玛蜜双人组从一开始的愁眉苦脸到现在稍微和缓些,大概是真的有用吧。

    现在也不用悲愤了,夏安开始展现她温柔的一面,给予双人组超级无敌多的

    鼓励。

    嗯,我是没意见啦,因为看起来似乎真的有效,反而不好意思暗示夏安时间

    快到了……结果夏安还真的安抚她们直到钟声响起,才忽然忆起某事而又陷入悲

    愤。

    我只好转过来拍拍她的肩,说些反正学校外面也吃得到啊之类的好听话安慰

    她。

    这回真的要跟双人组说再见了。

    「夏安,卡萝,虽然不能一起毕业……但是恭喜妳们。」

    我代替悲愤到无法言语的夏安向玛雅颔首,再代替夏安握了握她们俩的手。

    「这一年来承蒙照顾了。」

    「彼此彼此,保重啦!」

    「嗯,妳们也是。」

    总觉得……依依不捨的感觉只冒出一株幼芽,并未茁壮。

    我好像真的有点冷血耶。

    不管怎样,道完别我们就开始把背包和木箱通通搬出去,玛蜜双人组见状也

    来帮忙。

    虽然说很感激她们的支援,但是才刚道别就一起行动,这心情让我超矛盾的

    ……将识别用魔导具一一展开并施加到夏安的寄物箱上、再交给宿舍委员,这回

    可就要真的拜拜了。

    我们背着背包、提着大包小包赶往位于中年级校舍与低年级校舍之间的圣玛

    莉亚广场,远远地就瞧见环绕着圣像的翠绿色巨大魔导式;待穿越中年级校舍,

    长着一对长耳朵、手持长弓的玛莉亚圣像正以她万年不变的拉弓姿势迎接我们。

    当然还有梅兹娜老师跟近乎全班的同学。

    我们不是最慢到的,但也排得上倒数前五名了。

    梅兹娜老师叫我们把行李放到旁边去,同时她一边指挥大家在圣像前排好队

    ,只等人齐就拍团体毕业照。

    有些坐在窗边的学弟妹偷偷在看我们,就算刚跑了一段路喘得跟狗一样,还

    是教人忍不住挺起胸膛骄傲了起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物使卡萝》,方便以后阅读魔物使卡萝魔物使卡萝 第一章(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物使卡萝魔物使卡萝 第一章(01)并对魔物使卡萝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