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 五畜同床

【欢乐颂 五畜同床】(2)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百步穿膝 本章:【欢乐颂 五畜同床】(2)

    29--15

    (2)

    整整一晚上,樊胜美在一个接一个的春梦和噩梦中挣扎,等到新的一天到来

    ,樊胜美下定决心,忘掉过去发生的一切,美好的生活还要从新开始。

    樊胜美总是高估了自己的生活阅历,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

    过去的……吕岳按照林淑韵收集来的信息,给樊胜美所在的公司的老板打了个电

    话。

    他们聊了些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二天下午樊胜美就稀里煳涂的被失

    业了。

    用一个纸袋收拾好自己那几样简单的用品,樊胜美失魂落魄地离开写字楼。

    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卡里只剩下公司解雇她时给付的一个月

    的薪水。

    樊胜美有点后悔,不该把吕岳多给她转的二十万都转给家里,现在再想要回

    来是根本没可能了。

    樊胜美漫无目的地熘达了一阵,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满脑子胡思乱想。

    但不管她想到什么,最终都会绕回到同一件事情上——钱。

    樊胜美觉得自己很悲哀,长这么大却总是为钱发愁,她自己的生活也需要钱

    ,却把全部的收入都填进了家里,而且这样的日子完全看不到尽头,这才是让她

    最恐慌的事情。

    这时一辆跑车在她面前停下,车内传来一个声音:「这不是樊小姐么,怎么

    一个人坐在这里?」

    樊胜美抬起头,看见车里的吕岳正用关切的目光望着她。

    樊胜美的脸瞬间变得滚烫,她想马上站起来转身离开,却突然怎么也迈不动

    脚。

    「樊小姐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先上车吧,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樊胜美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站着。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

    樊胜美掏出手机瞧了一眼,是王柏川的来电。

    这个从高中时就暗恋樊胜美的男人一直都没有放弃对她的追求,上午还约了

    她出来一起吃饭,只是樊胜美刚刚被炒了鱿鱼心情不好,把这事给忘了。

    现在王柏川一定是见自己迟迟不到,才打电话过来。

    怎么办?这一个是个很好的离开的借口,可以摆脱吕岳,可樊胜美心里却犹

    豫起来,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十分困难但又意义重大的选择,这个选择也许会改

    变她今后的命运。

    吕岳见樊胜美既不回答自己,也不接听电话,便顺势说道:「看来樊小姐已

    经有约了,那就不打扰了,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见……」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樊胜美做出了决定,她挂掉了电话坐进车里:「没什

    么,骚扰电话而已。」

    「好,那我们走……」

    吕岳发动了车向前驶去。

    樊胜美趁机偷偷给王柏川发了条微信:「今晚公司有事,改天吧……」

    吕岳带着樊胜美去了附近一家精美的西餐厅,樊胜美将自己被公司解雇,已

    经断了生活来源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吕岳想了想:「原来如此,现在找一份合适的工作确实也不容易。这样吧,

    如果樊小姐不嫌弃,可以来我公司,我给你安排个助理的职务,薪资加倍,怎么

    样?」

    「真的?」

    樊胜美简直不敢相信:「可是,我以前一直是做HR工作,不知道我能不能

    ……」

    吕岳笑道:「不用担心,工作内容很简单的,都是些你以前做过的事情……」

    樊胜美心里一颤,但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

    吃完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吕岳请樊胜美上车,樊胜美急忙摆手:「不必了

    吕总,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樊小姐怎么忘了?咱们可是住同一栋楼里的,快上车吧。」

    樊胜美这才反应过来,同吕岳一同回到了欢乐颂。

    进楼时她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被邱莹莹她们碰见。

    直到电梯门关上,只有吕岳和自己两个人在,她才松了一口气。

    吕岳按下了23楼的按钮,电梯开始上行。

    樊胜美的手指放在22楼的按钮上,却一直没有按下去。

    电梯越过22楼的瞬间,樊胜美一直狂跳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她知道今天

    的选择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她不敢想,也想不到……吕岳将

    樊胜美让进屋里坐下,给她倒了一大杯红酒,自己转身去浴室冲凉。

    樊胜美环顾着屋内奢华的装饰,这正是她做梦也想过上的生活,而现在,这

    样的机会似乎就在眼前。

    樊胜美将满满一杯红酒灌下肚去,甩脱高跟鞋,迅速脱得一丝不挂,推开了

    浴室的门。

    浴室内蒸汽缭绕,吕岳正坐在浴缸边瞧着樊胜美,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进来。

    樊胜美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上次被吕岳按在床上时,樊胜美心乱如麻,

    几乎一直紧闭双眼,因此今天她才是次看见吕岳的身材。

    望着吕岳匀称结实的身体,富有质感的线条,看似放荡不羁但又不乏邪魅性

    感的眼神,樊胜美心里不禁动了一下:「这样……似乎……也不错……」

    吕岳走上前去,搂住樊胜美光洁的肩膀,顺势将手从腋下穿过,握着一只柔

    嫩的乳房捏了捏,接着用手指夹着那一点嫣红的乳头向前拉扯,樊胜美脸庞忽地

    变得滚烫。

    吕岳将樊胜美的胴体淋湿,把沐浴乳液一点点倒在上面,仔细地涂遍全身。

    樊胜美只觉得一丝冰凉,身体变得滑熘熘的,吕岳的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体上

    游走揉捏,从脖颈、肩头、双乳、小腹,直到大腿内侧。

    樊胜美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脸上也现出了红晕。

    吕岳分开樊胜美的双腿,将手指慢慢探入肉缝,指尖抵在G点上揉动。

    樊胜美嘴里发出一声娇喘,双腿一软险些跪倒。

    吕岳托着她的身体,让她趴伏在洗手台上,一边继续挑逗樊胜美的敏感地带。

    吕岳先是在樊胜美肉缝间来回揉弄,还时不时的拨开两片浑圆的臀肉,每当

    手指有意无意的滑过后庭洞口时,樊胜美的菊花便开始不由自主的收缩。

    没过多久,樊胜美的肉缝中已是湿滑一片,淫水和沐浴乳混在一起顺着大腿

    向下流淌。

    吕岳站起身来,腰身一挺,将坚挺的肉棒对准樊胜美的肉缝直插进去。

    樊胜美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扭动着屁股配合吕岳的抽插。

    吕岳双手搂着樊胜美的腰,一次次的发起冲击,撞击在樊胜美饱满的屁股上

    发出啪啪的响声。

    樊胜美努力地撑起上身,双眼迷离地看着面前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正一脸

    淫靡的表情,被男人从身后用力的操着。

    不知怎么樊胜美忽然觉得很刺激,也许镜子里那个尽情享受性爱的樊胜美才

    是真实的自己。

    吕岳将樊胜美的一条腿抬起,将阴户完全暴露在眼前,一面揉捏着阴蒂,一

    面继续向花心发起冲击。

    终于在这接连不断地刺激下,樊胜美爆发了次的高潮,伴随着肉缝一下

    下的勐烈痉挛,吕岳将肉棒勐地抽出,大量的淫水立刻挤了出来。

    樊胜美呻吟一声,瘫软在洗手台上,她喘息了片刻,慢慢回过神来。

    她能感觉到吕岳刚才并没有在体内发射,虽说经历了一次高潮,但心里却还

    是痒痒的。

    樊胜美转过头望着吕岳:「吕总……你……你……」

    吕岳看着樊胜美脸上那副饥渴难耐的表情,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开始发情了,

    正急切地需要进一步的滋养。

    最新222点0㎡

    家.оm

    找回#g㎡A∟、⊙㎡

    但他很清楚,调教女人就需要一张一弛,在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才能释

    放出她们心中原始的本能。

    吕岳将樊胜美身上的沐浴乳洗净,擦干身体,把她扛在肩头走进卧室扔在床

    上。

    樊胜美心里也是一惊,要知道她也是个颇为丰腴的女人,竟然被这样轻而易

    举的扛着扔来扔去,樊胜美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被暴力征服的感觉。

    吕岳站在床上,低头俯视着跌坐在一旁的樊胜美,樊胜美从吕岳的目光中感

    受到一种压迫感。

    虽然吕岳一言未发,但樊胜美也主动地起身跪在面前,将肉棒含在口中慢慢

    啜吸起来。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樊胜美的眼神略一犹豫,吕岳却一把揪住她的长发

    ,将樊胜美的头按在床上,不管不顾地用力操着她的小嘴,每一下都几乎顶进喉

    咙里。

    樊胜美踢蹬着双腿,嘴里发出一阵阵响声。

    就这样足足深喉了三分多钟,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吕岳抽出肉棒,拿过手

    机交给趴在床边干呕的樊胜美。

    樊胜美看了一眼,依然是王柏川的来电,她正要挂断,吕岳却将她勐地掀翻

    成狗爬的姿势,并将手机接通交给樊胜美。

    樊胜美一惊,手机里已经传来王柏川的声音:「小美,小美,你现在在哪里

    啊?还在公司忙吗?」

    樊胜美稍一犹豫,吕岳已经在身后再次将肉棒插入。

    樊胜美喉头一紧,险些叫出声来,她急忙用手捂住嘴缓了一阵,王柏川却还

    在急切地喊着:「小美?出什么事了?你在听么?」

    樊胜美努力压抑着,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道:「哦,没什么,有什么事?」

    「我在你公司楼下,你加班忙完了么?我等着接你回去。」

    「哦哦,已经弄完了。」

    樊胜美觉得高潮又要降临,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艰难的说道,「我已经坐同事

    的车回去了,你不用等我。」

    「是么?」

    王柏川的声音有些疑问:「我刚才一直在你公司楼下等,没见你出来啊?小

    美你还好吧,你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舒服啊?」

    此时樊胜美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我……我没在公司加班,在外边办完事

    直接回了……好了……我……我要进电梯了……你回吧……」

    樊胜美说完匆忙挂断手机,刚才一直压抑的感觉一下宣泄了出来:「好爽啊

    ……操我……用力操我……」

    吕岳满意地看着这只发情的小母狗,轻轻拍打着两瓣白嫩的屁股,看着臀肉

    一下下地抖动:「小美,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男朋友么?」

    「不……不是……我没有……男朋友……」

    「不说实话是么?」

    吕岳扳着樊胜美的腿用力抬起到肩头,让樊胜美的体重都压在胸口,一对浑

    圆的乳房已经在床上压的扁平,同时继续在樊胜美的肉穴内抽动。

    樊胜美被玩弄的淫水汹涌,胸口也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再加上一阵阵高潮的

    催动,断断续续的说道:「真的……吕总……我没骗您……他是在追求我……我

    ……我没有答应……」

    吕岳将樊胜美翻过来,继续勐操她的肉穴,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一股股乳

    白色的淫水被挤出来,发出阵阵响声。

    吕岳将手机镜头对着樊胜美:「现在看着镜头,告诉我,你是愿意接受那个

    男人的追求,还是愿意在我这里做一条母狗?」

    「我……我愿意做……做……」

    虽然此时被操得高潮迭起,但樊胜美还是稍微有些犹豫,「母狗」

    二字没有说出口。

    她情愿用身体换钱,但她本以为吕岳会收她做个二奶三奶之类,没想到是要

    她做母狗。

    吕岳俯下身:「怎么?不愿意?」

    一边说,一边用龟头抵住樊胜美的G点用力摩擦,手指也掐住了樊胜美的乳

    头。

    「啊……愿意……我愿意……」

    樊胜美受不住这突然而来的刺激,抛开全部女人的尊严喊叫着:「我愿意做

    母狗……我要……射母狗的骚逼……」

    樊胜美又一次高潮了,肉缝缩紧将吕岳的肉棒紧紧吸住,双腿也缠上了吕岳

    的腰,抬起屁股迎合着抽插。

    吕岳将一股浓精射进樊胜美的身体。

    樊胜美慢慢瘫软下来,阴唇还在颤颤巍巍的抖动,不时地收缩一下,像是意

    犹未尽一般。

    吕岳满意地抚摸着樊胜美的脸:「你放心,虽说是母狗,但我不会亏待你。

    在公司你是我的职员,出了门你还是体面的白领。你的尊严只有在我这里才不值

    一提,除此之外,一切如常,我还会让你过的比以前更加有尊严。」

    樊胜美稍稍冷静下来想了想,其实这所谓的母狗和小三二奶之类,无非是说

    法和玩法上有点差别,其它也没什么不同。

    都已经上床了,还在乎多几种玩法么。

    何况他这种玩法……樊胜美想起刚才高潮时那种前所未有的欲仙欲死的感觉

    ,心里也有了一丝畅快。

    她翻身坐起,趴伏在吕岳身下将肉棒含在嘴里,用舌尖挑弄着龟头,将肉棒

    上的淫汁精液仔细舔尽。

    休息了一阵之后,两人从床上起身,樊胜美将衣服穿好,又变回了原来那个

    风姿绰约的女白领。

    吕岳帮她理好头发:「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可以来公司找我,地址稍后会发

    给你。」

    「好的,吕总……呃……主人……」

    吕岳笑着捏捏樊胜美的脸:「没关系,只要乖乖听话,叫什么都好,去吧。」

    樊胜美走出门回到22楼,刚进家门便被关雎尔叫住:「樊大姐,你回来啦

    ,我们等你好久了。」

    「关关啊,有什么事么?」

    「就是莹莹的那个男朋友嘛,想听听你的意见。」

    说着关雎尔拉着樊胜美进了邱莹莹的房间。

    邱莹莹正躺在床上瞧着手机一个劲的傻笑,见两人进来便抬头打了招呼,突

    然惊呼起来:「樊大姐,你怎么了?脸这么红?生病了么?」

    关雎尔听了也仔细打量了一番:「是啊是啊,身上还有点烫,樊大姐你不舒

    服吗?」

    樊胜美听她们这样一说,又想起刚才在吕岳胯下承欢的情景,不由得心头一

    热,肉缝又是一阵挛缩,连体内残存的精液都挤了一些出来。

    樊胜美连忙将双腿夹紧,赶紧岔开话题:「我挺好,没事的。对了,莹莹,

    你那个男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啊?」

    邱莹莹从手机上翻出几张照片来,樊胜美只简单瞅了几眼:「样子看上去还

    行,不过男人可不能光看外表,你得告诉我他是干什么的。」

    「他姓白,是我们公司的主管……」

    「主管?就你们那个小公司?哎哎,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啊。」

    邱莹莹脖子一梗:「那也无所谓啊,他对我可好了。」

    「没有经济基础,再好又能好到哪儿去?」

    邱莹莹显得有些不高兴,关雎尔在一边插嘴:「樊大姐,你的观点是不是有

    点太现实了,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还是感情最重要。」

    樊胜美瞧着这两个小丫头:「我现实么?那就对了,感情难道就不是现实存

    在的吗,不考虑现实问题的感情是没有基础的。」

    「樊大姐,那你觉得感情应该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呢?」

    「我觉得,男女之间要有一个平衡,若这个平衡被打破了,总要有一方做出

    退让。比如说你看上一个男人,他总会有一些吸引你的地方,也许是有钱,也许

    是有才华,那么你为了从他那里得到你想要的,自然就需要付出一些什么东西。

    问题是,你会为了得到什么样的东西,而情愿付出什么呢?」

    听了这些问题,邱莹莹有些煳涂:「我……我只要知道他对我好,我也对他

    好,不就行了么?」

    关雎尔则是一脸憧憬:「我嘛,我希望能得到一个特有才华,有风度,有修

    养的男朋友,最好是那种文艺范、欣赏古典音乐的那种。对了,樊大姐,你希望

    得到什么,又愿意付出什么呢?」

    樊胜美站起身来:「你们就不用操心我啦,好好帮莹莹了解一下她那个白主

    管吧。」

    樊胜美回到自己屋里躺在床上,将濡湿了一片的内裤脱下扔在一边。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樊胜美一看,是一笔两万元的转账,还有吕岳的留言:

    「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樊胜美翻看着手机,画面里的自己噘着屁股趴在床上,一脸满足的表情。

    她心中暗想:「母狗就母狗吧,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付出什么都行……」


如果您喜欢,请把《欢乐颂 五畜同床》,方便以后阅读欢乐颂 五畜同床【欢乐颂 五畜同床】(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欢乐颂 五畜同床【欢乐颂 五畜同床】(2)并对欢乐颂 五畜同床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