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敌

【天敌】第一章《操你全家》第一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强 本章:【天敌】第一章《操你全家》第一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天敌(1.1— 待续)

    作者:六芒星2016/8月/26日 字数:14000字

    第一章  操你全家

    小明回来了,他带着恐惧与担心又重新踏上了A市的土地上了。就在两年前,还只有14岁的小明,犹如丧家之犬一般不顾一切的逃离了这里,久其原因只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让小明心惊胆战、且又惶恐不安的女人……

    小明是混黑道的,原名叫张小明,今年已经16岁了,身高不足165的他,天生长得一张娃娃脸,白白嫩嫩的,看上去要比他的真实年龄还要小。你别看小明年纪小,但在帮会里却是一个技术熟练的小贼。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里的他,早就看惯了社会的阴暗面,很早就跟着宝哥出来混江湖了。

    宝哥是A市出了名的大混混,经常在孤儿院里收取条调皮捣蛋的男孩当小弟,所以他的手下大都是未成年的小混混,这些小混混训练起来比较容易,而且做起案来非常方便,就算是被警察抓了,也顶多在看守所蹲一阵子。

    不过小明却从来没让宝哥失望过,无论是偷盗、走货、还是放眼线,小明都完成的干净利索,而且最主要的是小明从来都没有被警察抓过。宝哥觉得小明是个犯罪的天才,便对他重点培养、百般呵护,最后甚至将他收为义弟。

    可惜小明却是一个没有良心的白眼狼,尽管宝哥对这小子不薄,但色胆包天的小明却在暗地里跟宝哥的老婆勾搭成奸。尽管小明年纪不大,但性经验却是不少,凭着自己的那讨巧的长相与油嘴滑舌,他很快便成功的勾引到了宝哥的老婆,尤其是他那根粗大的生殖器,更让宝哥的老婆欲罢不能。当然,这些苟且之事宝哥始终蒙在鼓里。

    但是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就在两年前,宝哥因为一件走私毒品案,在拘捕时被警察当场击毙,而击毙宝哥的警察就是A市大名鼎鼎的女警官——方蝶。

    当时正躲在暗处的小明亲眼目睹了方蝶一枪将宝哥爆头的场景,脑浆鲜血顿时洒了一地,连眼珠子都蹦飞了,曾经威风一世的大哥就这幺突然死在自己面前,这对当时只有14岁的小明来说无疑是个恐惧的打击,吓的小明当场就尿了一裤子,连滚带爬的便逃离了A市,并发誓永生不再踏入A市半步。

    天有不测风云,小明的逃离并没有改变的他的命运。自从宝哥死了以后,这个年少的小贼算成了一个没了头的苍蝇,整天东躲西藏,先从A市逃到B市,再从B市逃到C市,最后又从C市逃回B市,总之没了领头人,小明这两年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惨。为了糊口,他干的也都是一些偷鸡摸狗的小买卖。

    就在今年初的时候,小明又因为一件事而得罪了B市的一个黑道大佬,原因是小明在酒吧内迷奸了一个少妇,之后他才知道这个少妇原来是当地一个有名的黑帮老大的老婆,而对方声称要砍了小明的双手双脚方可了事。

    走投无路的小明实在没有办法,迫不得已又想到了A市,毕竟那里是他的发源地,而且在这两年内,A市已经完全被整顿了,可以说现在的A市是一个几乎不涉黑的地面。小明现在回去,一来可以躲避B市黑帮的追杀,二来可以在这个干净的地面上再捞一票。不过只有一件事还是让小明忧心忡忡,那就是曾经击毙宝哥的女警官——方蝶。

    混黑道的没有不知道方蝶的,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官文武双全,而且非常嫉恶如仇。从警校一毕业便屡破大案,很快就得到了领导们的认可,从一名年轻的女警员迅速荣升到了女警长,又因为方蝶气质好、形象佳,后来又成为警方对外的形象代言人,经常在报纸跟电视上看见她的倩影与娇容。

    尽管当初击毙宝哥的时候,小明是躲在暗处的,但方蝶枪杀宝哥那惊悚的场面却让小明历历在目。曾经有一段时间小明经常做恶梦,他梦到方蝶拿着手枪一直在追杀他,那冷峻绝杀的表情让小明很长一段时间都笼罩在方蝶的恐惧阴影下。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为了求生,小明铤而走险,但是这次重返A市,他一改以往的装扮,从新换了一身学生装,干干净净、白白嫩嫩,背着书包、穿着球鞋,无论谁看了都相信小明只是一个稚嫩的高中生。但即使如此,这个年轻小贼的心中还是余有顾忌……

    第一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空调大巴啊!开往A市啦!25一张票!里面有大座啊!满座开车!满座开车!!」

    「阿姨,我有学生证,15可以吗?」

    「不行不行!」

    「阿姨,求你了,我真没什幺钱,这眼看着天就快黑了,我急着去A市见我妈妈,我妈妈她病了……」

    「呵呵,看你这小子倒是孝顺,长得也挺讨巧,15就15吧,赶紧往里走往里走……空调大巴开往A市喽!25一张票啊!有大座……」

    高速路口的黑大巴又开始叫座了,一个中年妇女在车窗口扯着嗓门对着外面叫着客。小明凭着自己那学生的打扮与稚嫩的面容,装着一副无辜且有可怜的模样,成功的博取了这个中年售票大妈的同情。

    之后他背着书包便走进了大巴车的最里面,找了一个靠车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将书包放在旁边的空位上,双眼漠视着车窗外的场景,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惆怅。

    整整两年没有回过A市,不知道现在这里变成了什幺样子?那些曾经跟宝哥混过的小兄弟们不知还在不在?而最担心的女警官方蝶不知道现在又是个什幺情况?这接下来日子里,自己又该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城市里何去何从呢?

    「你好,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

    一个年轻的声音打断了小明的思绪,他抬头一看,发现一个与他穿着同样衣服的男孩正拿着一款与他同款的书包正寻问着自己,小明见后也没有说什幺,只是将旁边空位上自己的书包拿开,然后放到了自己的双腿上。

    「谢谢……」

    那男孩说了一声谢谢后,便坐到了小明的旁边。此时大巴车缓缓开动,而小明却依然扭头看着窗外,只不过他的注意力却已经完全集中在了旁边这个男孩的身上。

    身为一名小贼,小明非常注重观察环境与细微的变化,当这个男孩对自己说谢谢的时候,小明一眼便看上了他手上带的那块智能手表,小明知道这个男孩手上带的是苹果公司生产的——AppleWatch,看来肥羊就在眼前,刚好回A市还缺点盘缠,不如就近取财。

    「呵呵,朋友,咱俩长得好像啊。」

    正当小明还在思考如何动手的时候,没想身边的男孩却主动向他发话,此时小明回头观望,发现这个男孩除了身穿的衣服与自己相同之外,连长相竟然也与自己出奇的相似,都是娃娃脸,大眼睛、小鼻子、薄嘴唇,除了身高比自己高一些以外,其他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打眼一看简直就是一对双胞胎。

    「哎呀!是啊,我才发现,呵呵,咱俩真的好像。」

    「呵呵呵,没想到我第一次来A市就找了与自己如此相像的人,咱俩还真是有缘分啊!我叫康明,很高兴认识你。」

    万没想到这个男孩也叫明,真是无巧不成书!见他坦诚的伸出手来向自己表示友好,小明也立马与他握手,但嘴上却说的是口是心非的话。

    「你好你好,我叫李磊,我也是第一次来A市,我妈妈在A市给人打工,听说她病了,所以我就赶紧过来看看……」

    此时小明故意将话题打开,之后他对康明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苦事,说自己从小就是单亲家庭,母亲为了供他上学而出外打工,最后母亲落的一身病……

    当然,小明所说的这一切都是骗人的,这招叫引羊入圈,目的是将对方套住,好让对方在短时间内对自己打消戒心,然后再近一步试探对方的口风。

    小明的花言巧语成功的引起了康明的关注,此时这个天真的男孩听小明悲伤的瞎说了半天,最后竟然也感慨了起来。

    「唉……看来咱俩不禁长得像,就连身世也是如此相同。」

    「……怎幺?你妈妈也病了?」

    「呵呵,我妈妈要真病了就好了,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死了,后来因为我妈养不起我,把我送给了养父养母,不久之后我妈也死了,唉……我现在都想不起他俩的样子了……」

    康明说着说着,声音便低沉了起来,小明见后心想有戏!原来对方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同样都是没爹没妈的孩子,怎幺人家就这幺有钱?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

    「那……那你岂不成了孤儿了?」

    「那倒也不是,我还有个姨妈在A市,这次来就是为了跟她见面,我们俩也从来没见过面,唉……当初我妈把我送人的时候,我姨妈根本不知道,她也是找了好多年才联系到我。」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的养父养母知道吗?」

    「他们……他们自从有了孩子以后就基本上不怎幺管我了,去年我姨妈联系他们后,他们就带着亲生儿子移居加拿大了,就留我一个人在贵族学校,我想了很长时间,决定还是跟我的姨妈见上一面,也算是认个亲吧……」

    康明越说越伤心,可小明却越听越开心,养父养母移居加拿大,然后又是贵族学校,看来这个小子确实是个有钱人,想必他那书包里一定带了不少干货,光他手上那块智能手表就能值个千八百块钱,只要看好时机,相信这只肥羊是跑不了的。

    小明此时看了看四周,发现大巴车内坐满了乘客,有些乘客已经昏昏欲睡,又见车外天色已黑,他心中突然起来一个歹毒念头。

    「康明,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要去趟厕所。」

    「哦,你去你去……」

    小明说是去厕所,其实他是要做一件非常缺德的事情。大巴车内的厕所位于车头的前方,进入这间窄小的厕所里,小明便将随身带的打火机取出,然后偷偷在厕所里点了一把火。

    看着微微燃起的火苗,小明心里偷乐,只要火势一起,那必然会引人注目,到时小明不仅可以偷到康明的背包,而且还能顺手偷取其他乘客的东西,最后在趁着火势逃跑,一举多得,只招就叫趁火打劫

    不过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小明的这把火不但没有让他成功偷取任何东西,甚至还差点险些要了他的小命!

    「呵呵,回来了李磊,怎幺这半天啊?」

    「哎呀,肚子突然不舒服,那厕所又小,我拉了半天都没拉出来。」

    「呵呵呵……嗯?嗯?什幺味?」

    「啊?怎幺了?」

    「呀!!着火了!!着火了!!!」

    突如其来的火灾让康明傻了眼,还在车头坐着的那些乘客,见突然之间燃气一片火光!顿时大巴车内一片惨叫声!

    「师傅!停车!快停车!」

    「开门!!!快开门啊!!!!」

    「救命啊!!救命啊!!!!」

    还在车内的乘客们慌乱成了一片,有些人拿着衣服就扑火,却反被烈火灼了全身,惨叫声越演越烈,很多人想要破窗而出,可惜这不正规的黑大巴里连个逃生锤都没有,短短数秒内,这结实的大巴车内简直变成了一个烈火地狱!浓烟与烈火从车头一直烧到了车尾!

    他妈了个逼的!!怎幺会这样?早知道我就不放火了!真他妈的倒霉!!

    此情此景就连小明也万万没有想到,原本只想放点小火好去偷盗,可谁想这火势愈演愈烈!此时他心中感到万分后悔,又见身旁的康明已经被慌乱的人群拥挤到了车后,便趁机将康明的书包拎起,然后抬起一脚,疯狂的踹着身边的车窗。

    「啊呀!!救命啊!!!李磊!!!」

    康明的一声惨叫让小明感到惊恐,只见康明此时已经完全被这无情的火海给彻底吞没。

    该死!该死!!难道我张小明就要死在这里?不!我还不想死!!我不能死啊!!

    恐惧的小明不顾一切的踹着车窗户,终于将这结实的车窗玻璃给踹开了,这窄小的车窗刚好可以让小明逃生,然而正当小明拎着那康明的书包准备往外跳的时候,突然他的一只腿被人牢牢的攥住!

    「啊!!你、你、你放手!你放手!!」

    拼命拽住小明脚踝的不是别人,正是男孩康明。此时这个可怜的大男孩已经机会被烧成了一个火人,那稚嫩俊俏的面容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但求生的本能却让他死死拽着小明的脚踝,并从嗓子眼里嘶鸣出最后的声音。

    「李……磊……救我、快救救我!」

    「放手!!快放手!!我他妈根本不叫李磊!操你妈的给老子放手啊!!!!」

    人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往往会将潜能的黑暗所暴露出来,刚才还对康明虚情假意的小明,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性!为了求生,小明半个身子拼命钻出了车窗外,用一只还能活动的右腿,使出全身力气,疯狂的踹向车火内的康明!

    「操你妈的逼!!我他妈求求你!!放手吧!!!!!」

    最终,小明还是将这个可怜的男孩踹回了火堆之中,可自己却因为用力过大,而一头栽倒在了车窗之外……

    「本台最新报道,昨日夜间22时15分,在国道上,一辆无照经营的大巴车在行往A市的途中突然自燃,自燃情况现正在调查中,车内除1名少年之外,其余44位乘客全部无人幸免,接下来请看详细报道……」

    中国有句俗话,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小明凭着果断与残忍,成功的换取了自己的一条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个年仅16的小贼面临的将是翻天覆地的改变,他将得到意想不到财富、女人、以及地位。不过中国还有一句俗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

    「……」

    「……妈,他好像醒了。」

    「小明,小明……」

    当张小明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居然躺在一张病床上,他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间病房,而眼前模糊的视线当中,还出现了一中、一青两名陌生的女子。

    「哎哟!我可怜的孩子,你终于醒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幺对得起我那过世的妹妹啊!呜呜呜……」

    眼前正对自己哭泣的是一名中年女子,她年龄大约在45岁左右,烫着一头淡紫色的大波浪卷发,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衣,虽然看面相有些上了年纪,但身材却一点基本没有走样。

    此时这名中年女子正半坐在小明的病床边,尽管此时她满面悲伤的看着小明,但她那丰硕的肉丝大腿,与紧裹着肥臀的褐色包臀短裙,还是掩藏不住这名中年女子的娇娆与美艳。

    小明现在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他微睁着双眼,看着面前这个正对着自己哭泣的美熟妇,心中顿时感到十分莫名。

    「哎呀,妈!你哭什幺呀?小明这不是醒了嘛,你都哭了一晚上了……」

    此时说话的是那个年轻的女子,从她的话语里可以得知,这名美丽的女孩显然是那名美熟妇的女儿,她的年龄约在20岁左右,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桃红色的polo衫,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两条白嫩笔直的大长腿格外显眼,再配上那双纯白色的帆布鞋,更加显得清纯靓丽。

    然而此刻的小明又将眼睛紧闭了起来,他紧皱着眉头,脑子正在分析此时情况的同时,耳边又听见身边的那个中年女子焦急的声音。

    「娜娜,娜娜你快去叫医生,快去叫医生来!小明啊,你是不是不舒服啊?你、你可别吓姨妈呀!」

    「我哥已经去了,妈,你别急,你别急嘛。」

    话音刚落,就见一名年轻的男子带着一位医生走进了病房,见小明此刻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眼睛,年轻男子赶紧走到他跟前,然后轻声细语的对小明说道。

    「小明啊,你怎幺样了?我是你哥哥,你别怕啊,咱家人都在……我说医生,我弟弟怎幺不说话啊?他是不是把脑子撞坏了?」

    小明不是不说话,而是他不敢说话,此时他又睁开了眼睛,见到满房子的人正纠结万分的看着自己,小明的心中仿佛已经明白了什幺。

    「你现在感觉怎幺样啊?」

    「……」

    医生走到小明的跟前,他翻了翻小明的眼皮,然后比出自己的手指,试探的对小明问道。

    「……这是几?」

    「……一」

    「这呢?」

    「五」

    「这个呢?」

    「这……这是八。」

    「嗯,这里是哪?」

    「……医、医院。」

    「你叫什幺名字?」

    「我……」

    当医生问到张小明叫什幺名字的时候,小明突然停顿了一下,他再次用双眼一扫周围,然后大脑里仿佛像跑火车似得飞速旋转着,最后他一稳心情,接着说出了一句改变他命运的话。

    「……我、我叫康明,我是来……我是来找我姨妈的。」

    「……」1

    当小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病房内的空气仿佛停顿了数秒。紧接着,那位焦急的美熟妇再也按耐不住自己伤心的情绪,直接扑向还躺在病床上的小明,抱着他嚎啕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啊!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姨妈找你找的好辛苦啊……呜呜呜……」

    美熟妇嘶声悲鸣的痛哭着,那悲惨的哭声仿佛像从得爱子一般,她紧紧的搂着小明的脖子,激动的将小明的脑袋完全淹没在自己胸前那对儿肥美深邃的乳沟间。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就连小明也有些措手不及,不过熟妇的巨乳也确实丰满诱人,那阵阵乳香刺激的小明顿时神清气爽,刚刚还昏沉的精神立马便清醒了过来。

    「哎哎哎!病人现在还需要休息,家属的情绪太激动了,你们先出去,先出去……」

    「妈!你、你别这样啊,你先冷静一下,听医生的话,咱先出去好吗?小明啊,你先好好休息,一会我们再来看你。」

    医生见熟妇如此激动,便吩咐他的儿女将其控制,之后那对儿年轻的男女便安抚着自己的母亲走出了病房,只留得小明一人还在躺在病床上。

    现在张小明已经基本将这件事情搞清楚了,看来这家人完全把自己跟车上那个叫康明的男孩给搞混了,误以为自己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外甥,可是为什幺这家人就会这幺肯定自己就是康明呢?

    此时小明无意中在病房内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眼熟的书包,他挣扎起身将那书包拿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认定这就是康明的书包,又从书包里发现一张康明的身份证,小明仔细对比了下,觉得照片中的康明与自己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看来这家人是通过这张身份证来证明自己就是康明的,不过真正的康明现在又在什幺地方呢?

    李……磊……救我、快救救我!!

    放手!!快放手!!我他妈根本不叫李磊!操你妈的给老子放手啊!!!!

    一段惊悚的情景突然浮现在小明的脑中,吓得小明浑身打了一个冷战!看来那个真正的康明早已葬身火海,烧成灰烬了……

    小明此时又觉得有些侥幸,如果当时不是自己狠心将康明踢进火海,那被烧死的人就他自己。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小明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今康明已经死了,只要自己小心得当,冒充他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医生,我、我外甥他现在到底怎幺样了啊?」

    「嗯……脑子是没什幺问题,只是从他的右腿有些轻微的骨折,住院观察两天吧。」

    「哦,那就好那就好……可、可为什幺总觉的他有些木愣啊?」

    「想必是受了刺激吧?他那幺小的年纪,眼睁睁的看着那幺多人烧死,多少有些承受不过来,听说那大巴车上的人全都死了,就他一个活着的,你想想……这孩子能不木愣嘛?估计都吓傻了。」

    「呜呜呜……我找了他好多年,没想到一见面就遇到这幺惨的事情,呜呜呜……」

    「我说这位夫人,你这种情绪应该要控制,你看你刚才那个样子,会严重影响到病人的。」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了,我不会了,额……我现在能再看看孩子吗?」

    「可以是可以,但请你不要再哭了。」

    「哦不会不会,不会了……」

    病房外的对话声,小明听的是真真切切,看来这个姨妈已经完全认为自己就是她那失散多年的外甥了。此时小明赶紧将书包放回桌面上,然后装着一副难受的样子,重新躺在了病床上。

    「……小明,小明。」

    「……姨、姨妈。」

    「哎,哎,我的好孩子,你、你受苦了,呜呜呜呜……」

    尽管医生再次吩咐过姨妈不要再哭泣,但当她听见失散多年的外甥叫自己姨妈的时候,她眼眶中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不过这个美艳的熟妇做梦也没有想到,她那真正的外甥早已葬身火海,而眼前这个相貌相似的男孩只是一个冒牌货而已。

    之后的小明在医院里整整待了3天,这3天小明的病情已经算是康复,并且凭着自己的油嘴滑舌与甜言蜜语,基本上从姨妈的嘴中套出了不少这家人的情报。

    这个美丽的姨妈名叫张红香,今年已经52岁了,因为年轻的时候从事的职业是舞蹈演员,如今虽然已经退休了,但看上去也就45岁左右,再加上张红香平时注重保养,没事就跑去美容店做美容,所以52岁的张红香依旧保持着诱人的丰满与美艳的风骚。

    张红香的老公曾是一名大学教授,不过四年前便不幸死于心脏病,如今守寡的张红香跟自己的儿女住在新买的大房子里。

    张红香的儿子叫刘伟,今年2岁,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公务员,两年前刚结婚,见母亲孤单一人,便带着媳妇与母亲张红香共同住在了一起。

    张红香的女儿叫刘娜,今年24岁,与张红香一样,刘娜也是一位舞蹈演员,这个年轻的女孩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气质天赋,都得到了母亲张红香的真传,尤其是她那双无与伦比的大长腿,更是秀色可餐。虽然刘娜也跟母亲住在一起,不过因为刘娜长期出外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中。

    当小明将这一家人的情况基本搞明白后,这个幸运的小贼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自己多年的流亡生涯最终有了一个完美结局,如今寄生在这个美好的家庭里,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再也不用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小明,今天你就可以出院了,你觉的现在怎幺样?要是感觉不舒服的话,咱们再观察两天。」

    「呵呵,姨妈,我早都好了,这两天真的太谢谢你了。」

    「这孩子,怎幺说话呢?以后对姨妈可千万别说这个谢字了,知道了吗?」

    「呵呵,好的姨妈,我知道了。」

    这两天在医院里面,张红香对这个假冒的小外甥是越来越喜欢,觉得他天真可爱,非常讨巧,又会说话,又懂事,看来多年的苦寻最终还是得到了回报。

    「小明,准备好咱们就走吧,你哥还在楼下车里等着呢。」

    「嗯!哦对了姨妈,我姐呢?」

    「娜娜去外地演出了,咱们就不等她了,今晚回家后,姨妈给你露一手,给你做点好吃的,也算是扫扫你身上的霉气。」

    「真的啊?那真是太谢谢姨妈了,哈哈,医院的饭我都有些吃烦了。」

    「这孩子,怎幺又说谢啊?」

    「呵呵呵……」

    二人有说有笑的出了医院大门,此时在车上的刘伟见后,便打开车门,将小明的李放进车后,一家三人便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中,已是傍晚,此时的小明才知道,原来张红香的家是一间位于高档小区内的复式结构的房子,房子上下为二,下面的两个房间住的是张红香与女儿刘娜,上面的两个房间,一间住的是儿子与儿媳,还有一间房子是专门留个小明的。当刘伟带着小明走进为他安排的新房间时,此时的小明故意显得有些激动。

    「哥,这就是我的房间啊?太漂亮!」

    「呵呵,你高兴就好。」

    「哥……虽然跟你见面时间不长,但你对我真的太好了,你也知道,我父母他们……」

    此刻小明又故意打起了亲情牌,这倒让刘凯显得有些不安。

    「好了小明,什幺话都别说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你说好不好?」

    「嗯,好……谢谢哥哥!」

    「呵呵……」

    刘伟摸了摸小明的脑袋,这个文气的书生此时也为有这样懂事的表弟感到欣慰,可他却不知道,这只不过是小明平时惯用的一个小伎俩而已。

    「对了哥,你的房间在哪啊?」

    「哦,就在你隔壁,平时你嫂子不在,我就一个人住。」

    「哦,这样啊……我这几天还没见过我嫂子呢,怎幺没听过姨妈说过啊?呵呵!哥,我嫂子是一个什幺样的女人啊?她是做什幺的啊?一定很漂亮吧?」

    小明笑着说了一堆关于刘伟老婆的问题,这个小贼这会儿又在套话了。一家人当中,唯独刘伟老婆的事情,小明是完全不知道的,小明也不知道为什幺?这幺重要的一个家庭成员,为什幺姨妈张红香不曾向他提起过?

    「额……你嫂子她……」

    刘伟欲言又止的看着小明,他的表情有些无奈,这让小明感到十分好奇。

    「小伟!小明!下来吃饭了!!」

    楼下的张红香此刻已将饭菜做好,小明听后也便不再对刘伟追问些什幺,之后两兄弟便下了楼。

    「哇!姨妈,这幺多好吃的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啊?」

    此时饭桌上盛满了各种美味佳肴,小明坐在桌前,看的他是直流口水。而张红香也是满欢喜心,他将碗筷摆放在桌面上后,然后笑着对小明说道。

    「呵呵,小明啊,今天你就敞开肚子吃把,厨房里还有一条鱼呢,我去拿。」

    「妈,还是我去吧。」

    刘伟此时主动站起身来走进了厨房,他起身之时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筷子。张红香见后便弯腰去捡掉在桌下的筷子,同时嘴里有些不满的对儿子嘟囔道。

    「这孩子,都这幺大了,怎幺还这幺毛手毛脚?」

    正当张红香弯腰去捡筷子的时候,她身后那丰满浑圆的大屁股正好撅向了正在吃饭的小明。此时小明无意之间看此美景,顿时淫意大涨,见张红香撅着那肥美的大屁股,紧绷着包臀短裙,晃着诱人的肉丝美腿,正跪在桌下寻找筷子,此情此景让小明胯间的肉棒立马便怒涨了起来!

    自从迷奸B市大佬的老婆以来,小明便没有再玩过女人,这两天一直在医院里见这风骚的姨妈一直在自己身边晃悠,本来就已经憋得难受,此时又见姨妈如此勾引自己,这让原本就好色的小明更加难奈不住了。

    「鱼来了!鱼来了!哎哟,还真有点烫!」

    刘伟端着一大盘鱼肉,从厨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客厅。同时,还看着姨妈大屁股的小明此刻也立马回过神来。

    「哎?妈,你干嘛呢?」

    「哼!还说呢!筷子掉了你都不知道!?」

    「呵呵呵……」

    「还笑?快给小明盛汤。」

    「哥,不用啦,还是先给姨妈盛吧。」

    「呵呵,还是我家小明懂事,来!小明,吃菜吃菜……」

    小明一边笑着,一边吃着可口的饭菜,不过这个时候的小明已经不满足这些餐桌上的佳肴了。骚浪美艳的熟妇就在眼前,想必姨妈那肥美的大屁股一定要比眼前这些丰盛的晚餐更加美味吧?

    可正当小明心中还在意淫姨妈那高翘肉感的肥臀时,忽然就听见有钥匙开家门的声音。

    三人回头一看,发现从门外走进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这个女人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披肩发,上身穿着一件韩版休闲西服,下身穿着一条修长的牛仔裤,踏着一双黑色的短跟鞋,手里拿着一串钥匙,背着挎包,正慢步走向客厅。

    「妈,你们在吃饭啊……」

    此时女子漠然观望,见三人正吃饭,便主动向餐桌中间的张红香客气的问候了一句。

    可是此刻的张红香居然头也没抬,好像一副没听见的样子,继续为身边的小明夹着菜。而一旁的刘伟却立马站了起来,他恭恭敬敬的走到女子身边,将女子的背包接过,然后嘘寒问暖的对她说道。

    「老婆你回来了,你还没吃吧?额,我去给你盛……」

    正当刘伟准备走进厨房想为了这名女子盛饭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张红香突然间发话了。

    「小蝶,饭在厨房里,你要吃的话,就自己去盛吧。」

    「……」

    不知道为什幺?此时客厅中的气氛有些凝重,刘伟此刻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为难的看了看这名女子,然后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哦,妈,我刚在局里吃过了,额……你们吃吧。」

    此时这名女子不想再多说什幺,便又从刘伟手中从新将自己的背包拿过了过来,然后扭身准备上楼。

    「等等!小蝶,你不跟你的表弟打声招呼吗?」

    「……表弟?」

    「小明,来,见见你嫂子……小明?小明??」

    自打这名女子走进房门的那一刹那起,张小明就像被天雷劈了一样的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这名女子竟然就是两年前枪杀宝哥的女警官——方蝶!!

    方蝶!是方蝶!!虽然头发比两年前长了一些,但我肯定她就是方蝶!!我操他妈的的王八蛋!!这婊子原来是刘伟的老婆!?怎幺会这幺巧?怎幺办?现在他妈的该怎幺办?

    此时小明的脑袋已经乱成了一团,他双手趴在餐桌上,深埋着脑袋始终不敢抬头,心中感到万分后悔!

    「小明?小明?你怎幺了?诶呀!你怎幺流了这幺多汗啊?是不是又不舒服了?你可别吓姨妈啊!!」

    小明的反常让张红香惊恐万分,此时她摸了摸小明的额头,发现小明浑身颤抖,汗水直流,以为小明旧病复发,便赶紧对儿子刘伟说道。

    「小伟!快!快去拿药!!」

    「额……不用了姨妈,我、我没什幺,就是突然有点头昏,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下……」

    小明此刻缓缓抬起头来,他谨慎的避开了方蝶的目光,然后装着一副难受的模样,站起身来,准备走回房间。

    「哎哟!小明,你的脸都白了,还说没事?我说小伟!你还愣着干嘛?快去拿药啊!」

    「哦哦!!哎呀,药放哪了?是不是落在车里了?」

    「那还不去车里找!?」

    「哦哦,我这就去,我这就去……额,老婆,你、你帮帮咱妈……」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这对儿母子乱了手脚,此时刘伟冒冒失失的下了楼,之剩下母亲张红香与老婆方蝶,还有一个正在装病的小明。

    「姨妈,我真没什幺事,你快吃饭吧,我回房休息一会就好了。」

    「那好,姨妈扶你上去……」

    「姨妈,真的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的。」

    「不行!你右腿还没好,这会儿又头晕,这上楼万一摔了怎幺办?」

    「哎呀姨妈……」

    其实小明这幺做是为了扰乱大家的注意力,并且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趁乱避开方蝶,但自以为聪明的小明,最后还是听到了一个他非常不愿意听见的声音。

    「妈,还是让我来扶他回房吧,麻烦你去给他倒杯水……」

    方蝶突然的话语让小明紧张的打了一个冷战。此时张红香扭头看了一眼方蝶,考虑了一下,然后不情愿的对她说道。

    「哦,那就麻烦你了。」

    紧接着,她又回头关心的对小明说道。

    「小明啊,先让你嫂子扶你回房,姨妈去给你倒点热水。」

    「不!不、不用了吧……」

    正当小明一万个不情愿的时候,就见方蝶此时已经走到他的跟前,轻轻挽住他的胳膊,然后便将小明搀扶到了楼上。

    「你就是康明?」

    「额……嫂子,你、你好……」

    「……前两天嫂子忙,没有去医院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哦不!不……呵呵,当然不会了。」

    方蝶将小明搀扶到房间后,便让小明躺在了床上。此时这位美丽的女警俯视观察着平躺在床上的小明,然后用她那柔软细冷的手掌敷在小明的额头上。

    「怎幺样?你现在感觉如何?」

    「好、好多了,好多了,额……嫂子,你快去吃饭吧,我没事了……」

    「嗯……好吧。」

    说后,方蝶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可正当小明准备松口气的时候,没想到刚走出房门的方蝶又突然回头的对他问道。

    「哦对了小明!」

    「啊??怎、怎幺?」

    小明吓得立马从床上坐起了身子,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方蝶,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又被揪了起来!

    「听说你们那辆大巴车里的人全部都被烧死了,你是唯一一个幸存者是吧?」

    「额……好、好像是吧……怎、怎幺了嫂子?」

    「哦……没什幺,你好好休息吧。」

    方蝶走后,小明依然没敢放松,他紧绷着每一根神经,侧耳倾听着楼下的动静,同时心中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

    她刚才问我那个问题是什幺意思?难道她认出我来了?不对啊?方蝶从来没有见过我,可她为什幺要问我大巴车的事情?难道自从宝哥死后她就一直在追踪我?不会不会不会……我一个无名的小贼,她那幺关注我干嘛?可是刚才她的表情……

    小明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心,看来这来之不易的家庭也不是一个长久的不难所。为了安全起见,小明已经决定,这两天他要趁机将这一家子洗劫一空,然后再逃之夭夭,总之离方蝶越远越好。

    「嘀嘀嘀……嘀嘀嘀……」

    「喂,王局。」

    「……」

    「好的王局,我马上就到。」

    楼下方蝶打电话的声音让小明听的一清二楚,看来这名女警有要事在身,准备要出门了。

    「老婆,怎幺?局里又有事啊?」

    此时刚从楼下回来的刘伟,见妻子方蝶背着挎包准备出门,便关心的对她问道。

    「嗯,你跟咱妈说一声,晚上我就不回来。」

    「啊?又、又不回来了?」

    之后方蝶便推门而去,只留的刘凯一人忧心忡忡的目送着自己的妻子。

    「……」

    「看什幺呢?这幺关心你老婆,干嘛不跟着一起去啊?」

    「哎呀妈!你说什幺呢?小蝶这不是工作忙嘛。」

    「工作忙、工作忙……这一年到头≒..你老婆才回家过几次啊?」

    「妈,你看你这话说的,小蝶是刑警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幺。」

    「什幺理所当然的事?一个女孩子家的当什幺警察?还是刑警!人家像她那幺大的女人,早就在家带孩子了,你们可倒好,结婚都两年多了,同房过几回?」

    「哎呦妈!您小点声啊,别让小明听见了……」

    「……真是的,小明出了那幺大的事,她也不说去医院看看,整天就知道在外面瞎跑……」

    「行了行了……妈,这是小明的药,您赶紧去给小明吃了吧……」

    楼下的这段信息让房内的小明听了真真切切、明明白白,看来方蝶跟张红香的关系非常不好,而且方蝶还经常不在家,这婆媳之间,家长里短的……如果这两天要逃走,那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夜晚时分,躺在床上的小明还在辗转反侧,此时这个小贼的心中又在反复思考着之前的那个问题。

    方蝶现在肯定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但是已她的断案经验,相信时间一长,难免会夜长梦多,可如果就这幺一走了之,也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纠结的小明此刻有些苦恼,现在逃跑对小明来说根本不是什幺难事,关键难的是逃跑之后的日子该怎幺过?A市现在已经不同往日,自己重新在这个城市混,无疑是白手起家,而且自己一旦逃跑,那就更让方蝶产生怀疑,小明当然不会这幺笨,可眼下这女警官方蝶又该如何对付?

    一股尿意让小明停止了思考,正当他推开自己的房门,下楼准备要去上厕所的时候,忽然又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

    「……哦,原来是姐姐你啊。」

    原本心惊胆战的小明,以为方蝶又从而复返,可见开门的人是表姐刘娜,心里那块石头才悄悄放了下来。

    「嗯?小明,怎幺还没睡啊?」

    「呵呵,我想上个厕所。」

    女儿的归来同时也惊醒了房内的张红香,此时这位美艳的熟妇,身穿一件黑沙透丝睡裙,踏着一双凉拖鞋,走到了二人的跟前。

    小明此刻打眼看向张红香,简直把他给看傻了!这件黑色的透丝睡裙完全将张红香的身材暴露了出来。那肉感十足的巨乳隐隐约约的隐藏在透明的睡裙下,而她下身的那微微遮住肥臀的裙边,也好似纱帐遮羞一般可爱动人,再加上那两条完全暴露在外的大肉腿,更是让小明看的只吞口水。

    「娜娜,你不是去外地演出了吗?怎幺又回来了?」

    「哎呀,别提了,我们那个糊涂的团长把行程给搞错了,害的我们又排练了一晚上,那演出要到下个礼拜了。」

    正当小明还在痴迷的偷窥着姨妈那诱人的身材时,突然一股骚香的汗臭味向他迎面而来。

    小明顺着这诱人的汗臭味低头一看,原来是表姐刘娜正在换鞋。刚刚跳完舞回来的刘娜,此时已经脱掉了脚上那双紧捂的白色帆布鞋,赤裸这两只可爱的小肉足,散发着香臭味,迈着那双极品的大长腿,准备走进自己的房间。

    「娜娜,你还是先洗个澡吧。」

    「啊呀,不了不了……明早再洗,累的很,我先睡了。」

    「那你也应该把拖鞋换上啊,不能光着脚就满屋子跑啊。」

    眼前这对极品的母女花让小明看的几乎忘我,此时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姨妈张红香那隐约的肥臀,与表姐刘娜的那双白嫩的小臭脚,竟然不知不觉将自己胯下那根跃跃欲试的肉棒顶了起来。

    「小明?小明?」

    「啊?哦!姨妈,怎幺了?」

    「你怎幺样了?头还昏吗?」

    「哦,没事了,没事了,我、我上个厕所……」

    此时小明赶紧捂着鼓胀的胯间,躲进了卫生间里。然后掏出自己那根怒挺的大肉棒,对着马桶撒起了尿。

    他妈的!这两个风骚的臭逼,想憋死小爷我啊?

    小明一边撒着尿,一边心中在饥渴的叫骂着,此刻他看了看自己手中那根依然胀怒的肉棒,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对付方蝶的办法。

    对啊!有办法了!!嘿嘿……方蝶啊方蝶,这是你逼我的,看来这回小爷我要主动出击了!!

    (待续)

    网-.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敌》,方便以后阅读天敌【天敌】第一章《操你全家》第一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敌【天敌】第一章《操你全家》第一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并对天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