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

【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5)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5)

    五、一念之差。

    我和蓉儿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蓉儿如此惊慌失措,心知古庙事件定然也是真的,蓉儿先被蒙古贼寇擒获轮奸,随后又在贼寇逼迫下,让几十个男人疯狂享用自己的绝美肉体,这些男人有丐帮古庙分坛的弟子,也有贼寇掳来的百姓,被蓉儿将他们的精液尽数榨干,直至脱阳而死。

    这王十三就是古庙分坛的弟子。

    两年前,王十三曾经在大胜关英雄大会上参与过接待,干事颇为麻利,我和蓉儿对他都有点印象。这次我从江南回来,找鲁有脚要了丐帮古庙分坛死难弟子的名单,才发现王十三也在死难名单里。

    没想到时隔半年,王十三竟然出现在我的家里,也难怪蓉儿有如见了鬼一般。

    便在此时,一直在旁边默默观望的铁红菱突然出手,以极高明的擒拿手法,从身后锁住蓉儿的双臂。

    “嗯?!铁捕头……你……呀……”。

    蓉儿武功原本高出铁红菱不少,但是突然看到王十三死而复生,惊恐之下方寸大乱,全然没有防备,被铁红菱锁死双臂缠绊双腿,再被手肘撞击腰间薄弱之处,蓉儿惊呼一声,再也站立不住,俯身倒在地上。

    铁红菱一击得手,顺势和身压上,将蓉儿双手交叉反扭背后,单手单膝死死压住手臂关节,另一个膝盖压住腿弯关节,空出来的那只手则按上蓉儿后心的大穴,只一瞬间就将蓉儿锁定在身下动弹不得。

    王十三见铁红菱将蓉儿制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怪声怪气道:“身手不错嘛,铁捕头。黄帮主这样的绝顶高手,也被你制得服服帖帖”。

    这突然的变化令我一时不知所措,待到王十三开口说话,我才明白铁红菱和王十三竟然是同伙。

    我看到蓉儿脸上闪过一道紫气,竟似要以九阴真经中的绝境功法,与铁红菱和二丐拼死一搏。这绝境功法一旦发动,内力会在瞬间猛烈爆出,很短时间就会消耗殆尽,随后会有一个极度虚弱的恢复期,是惊退强敌以求脱身的求生法门。

    我连忙暗自运足内力,只等蓉儿发动绝境功法,摆脱铁红菱对后心大穴的压制,我就会破窗而入,抢先诛杀两个恶丐,将古庙事件彻底终结,然后再与铁红菱周旋到底。

    铁红菱抬头看着王十三,呆板生硬道:“谢谢……主人……夸奖”。

    铁红菱声音语调突然的变化,令到蓉儿犹豫了一下,随即脸上流露出毅然决然的表情,暗中卸掉原本蓄势待发的功法,任凭铁红菱继续压制。

    我见蓉儿明明有机会反击,却在转念间隐忍不发,知道蓉儿必定有别的打算。

    再看到铁红菱呆滞的表情黯淡的眼神,脑中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从前被蓉儿用移魂大法控制心神的那些恶人,说话的样子和铁红菱一模一样。

    莫非铁红菱被人用移魂之术控制心神了?!施术之人又会是谁呢?将铁红菱派来暗算蓉儿的目的什么?会不会和这个连环自杀案有关?

    我想起不久前蓉儿听铁红菱说明案情之后,同意铁红菱的判断,认为这个案子背后定然是蒙古人在作怪,难道蓉儿是想要顺藤摸瓜,这才假意被擒?

    情况比我想的还要复杂,蓉儿既然为了我的抗蒙大业,不惜以身犯险追查案情,那我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王十三走到蓉儿身边,得意道:“黄帮主,没想到吧,我王十三还活着,还有楚老弟也没死”。

    另一丐关上房门,走过来把脸凑到蓉儿面前,恶狠狠道:“黄蓉贱人,可还记得老子?”。

    “你……你……那天……你也在古庙……你们怎么……”。

    楚姓恶丐怒道:“怎么还没死对吗?贱人”。

    王十三也是冷哼一声,先示意楚姓恶丐冷静,再对蓉儿道:“那天在古庙里,丐帮整个分坛的兄弟,还有楚老弟整村的乡亲,尽数被你弄到精尽人亡。我和楚老弟在黄帮主身上射的次数最多,最后虽然还有一口气在,却也是奄奄一息”。

    “蒙古鞑子要将我俩杀了灭口,却被鞑子队长拦住,说从未见过这么能肏能射的人,敬我俩是真汉子,这才放我俩一条生路。这些兄弟和乡亲的仇,今天终于可以报了”。

    王十三边说,边从身上布袋取出一堆物件,竟然都是些用来淫辱女子的拘束皮具。

    蓉儿又惊又怒,挣扎道:“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王十三蹲下身淫笑道:“嘿嘿嘿嘿,黄帮主这样前凸后翘的绝世美人儿,自然是要绑起来才会更加诱惑迷人”。

    “王十三……你这败类……要是敢……唔……唔嗯……”。

    王十三伸出肮脏的魔手,用力捏住蓉儿的下巴,强行将一个布满小孔的红色钳口球塞进小嘴,再将球上的皮带绕到脑后绑紧。

    我在心里已经将这丐帮败类杀了千百遍,但是为了不破坏蓉儿的计划,我什么也不能做,就这样猥琐地躲在角落,从窗缝里偷窥自己的爱妻被恶丐淫绑耻虐。

    蓉儿被这样下流的淫具堵住小嘴,自然也是羞愤欲死,一张俏脸憋得通红,想要奋力挣扎,却被铁红菱的反关节擒拿压制,如何还能抗拒两个强壮恶丐。

    很快蓉儿的两只胳膊就被二丐强行并到一起,先用一条又宽又厚的黑色拘束皮带从手肘上方绑紧,再用皮手铐将两只手一并铐住。

    接着王十三又拿出一根两侧都系有皮带的铁棍,和楚姓恶丐一起,强行拉开蓉儿的双腿,将皮带在大腿中部紧紧捆扎,嘴上还不停嘲弄道:“黄帮主不用假意挣扎了,又不是没被捆绑过,在古庙光着屁股被蒙古鞑子绑着游街的样子,属下可是永生难忘,嘿嘿嘿嘿”。

    “唔……唔……”。

    小嘴被堵的蓉儿只能怒目以视,转眼间双腿就被王十三绑得结结实实,只能保持叉开的姿势,随时可供男人玩弄下体。

    铁红菱见蓉儿的捆绑已经完成,便撤了压制后心大穴的手,面无表情静静地站在一边。

    楚姓恶丐满意地站起身来,看着脚下蓉儿诱惑的身体,用力咽了口唾沫,问道:“接下来怎么办?是不是先把黄女侠带回去?”。

    王十三还是蹲在蓉儿身边,抬头看了看楚姓恶丐,一脸鄙夷道:“蠢货,好不容易到手的美肉,不立即品尝一下的话,会被雷劈的”。

    接着王十三把目光重新转回蓉儿的性感娇躯,伸出肮脏的黑手,下流地抚摸起蓉儿的大腿,淫淫道:“而且黄帮主这么淫荡的身体,不好好满足一下的话,后面路途遥远,帮主一定也会埋怨我们的,对吧?”。

    王十三手上突然用力,只听“嘶”。的一声,将蓉儿裤子整幅撕了下来,大片的雪白臀肉顿时暴露出来。

    畜生!这两个天杀的混蛋,竟敢在我的家里非礼蓉儿!

    一念之差,真的是一念之差啊!

    是我过于纠结蓉儿的隐秘,执意要看蓉儿见到王十三的反应,没有在前面拦截王十三。而蓉儿应该也没有料到两个恶丐如此色胆包天,为了追查案情假意被擒,却被绑了个结结实实,早早地失去了反抗能力。

    如今情况已经彻底失控,我悔恨自己一开始没有立即出手杀了两个恶丐,现在就是想救出蓉儿也做不到了。这铁红菱武功甚高,我没把握一下击倒,蓉儿又被绑成这个样子,一旦被二丐以性命相要挟,我也只能引颈就戮,那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怎么办?

    一想到我的爱妻蓉儿马上就要在自己家中,在我的眼前,被两个肮脏恶丐轮奸,我的心里顿时凌乱不堪,非但想不出任何对策,反而胯下的肉棒又可耻的硬了起来。

    手脚被绑的蓉儿脸朝下躺在地上,羞耻地来回扭动娇躯,却更加激起二丐的兽欲色心,尤其是当楚姓恶丐注意到被腰间短裙遮盖住的亵裤时,更是刺激得整张丑脸都扭曲起来。

    楚姓恶丐伸手撩起蓉儿短裙下摆,兴奋道:“看呐看呐,黄蓉贱人里面竟然穿着这么淫荡的内衣,整个屁股全露在外面”。

    我在心里怒吼道:快把你们的狗眼移开,这是蓉儿给我准备的!

    自从蓉儿体质变得极度诱惑性感,我和蓉儿性事频繁,花样越来越多,天性爱玩的蓉儿还会不时给我惊喜,穿一些超级色情的内衣,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将我勾引得神魂颠倒。

    今天蓉儿穿的是件极其淫荡的黑丝薄纱亵裤,小巧的亵裤布料少到几乎没有,从后面看只有一横一纵两条黑色细绳,呈丁字状在柳腰和雪臀之间缠绕,纵向细绳从腰部向下没多长,就消失在深邃紧密的臀沟里,将两片浑圆丰满的臀瓣完全裸露在外。

    蓉儿精心给我准备的惊喜,如今却成了两个恶丐的催情淫物。

    “嘿嘿嘿嘿,黄帮主比我想像的还要淫荡!这种诱人犯罪的色情内衣,又是为哪个男人准备的呢?”。

    “郭靖还真是艳福不浅呀”。

    “你知道什么?郭靖这迂腐的笨蛋,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守卫襄阳,哪会懂这种调调。黄帮主穿成这样,想必是天天空闺寂寞,开始怀念在古庙做性交奴隶,随时被大肉棒插肏小穴的日子。对吧,黄帮主?”。

    “靠!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动手吧”。

    楚姓恶丐迫不及待地从侧房拖来一张厚厚的软毯,王十三抓着拘束铁棍和拘束皮带,将蓉儿娇躯拎起来,面朝下轻轻放在软毯上,摆成肩膀和膝盖着地,臀部向空中高高撅起的屈辱姿势。

    王十三和楚姓恶丐分别跪在蓉儿左右,掀开蓉儿腰间的短裙,抓住已经被撕烂的裤子用力向两边扯,随着刺耳的裂帛声,裤子的裂口越撕越大,最后二丐把撕烂的裤子向两边扒开,直到蓉儿如满月般浑圆的雪臀完全裸露出来。

    由于蓉儿是背对我的方向,透过窗缝我可以清楚看到蓉儿极致诱惑的私密下体。丁字亵裤的细绳已经完全勒入股间肉缝,只能勉强挡住菊门,前面那片近乎完全透明的三角形黑纱,没有任何遮羞的功用,不但卷曲的阴毛清晰可见,就连蜜穴的形状也完全凸显出来。

    如此淫荡诱惑的美景刺激下,两个恶丐兽血沸腾,不约而同地伸出肮脏黑手,抓住蓉儿弹力十足的臀肉揉捏起来。

    “唔……唔唔唔……唔……”。

    蓉儿羞耻闷哼着,徒劳地来回扭摆雪臀,却激起二丐更强烈的淫虐快感。

    楚姓恶丐下流地勾起蓉儿丁字裤的细绳,慢慢将压在肉缝上的衣料拨到一边,露出娇艳的蜜穴和浅褐色菊门。王十三用两根油腻脏污的手指压在蓉儿的娇嫩花瓣上,轻轻向两边一分,饱满的肉唇就此破开,蜜穴腔道里层层叠叠的粉红色褶皱分毫毕现。

    干!竟然这样玩弄我的蓉儿!夫妻二十多年,欢好无数次,我怎么都没想到这种玩法?如今蓉儿遭恶丐疯狂淫辱,我才第一次看到蓉儿蜜穴里的光景,竟然如此的香艳魅惑,我胯下已经硬到不行的肉棒又开始隐隐跳动起来。

    王十三下流道:“哇哦,黄帮主的肉洞还是这么粉嫩,古庙之后就没怎么用过吧?”。

    楚姓恶丐将肮脏粗糙的手指插入蓉儿蜜穴,不紧不慢地抽插几下,拔出来时已经沾满清亮的爱液,恶丐把手指伸到蓉儿眼前,淫笑道:“手指随便插上几下,小穴就已经浪出水来,黄女侠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淫荡”。

    我知道蓉儿体质极度敏感,夫妻欢好时,只要肌肤相亲稍加撩拨,蓉儿就会产生无法控制的愉悦感,我却万万没想到,被恶丐玩弄的蓉儿,身体的反应竟然更加迅速更加强烈。

    楚姓恶丐姿势夸张地张开臭嘴,将沾满蓉儿爱液的油腻脏污手指含住,啧啧带响地品尝一番,陶醉道:“武林第一美女的爱液,还真是香甜诱人啊”。

    “是吗?上次在古庙人太多,根本没机会品尝,这次就让我一次喝个够吧”。

    王十三移到蓉儿身后,双手搂住丰满成熟的雪臀,满是胡茬的丑脸压在已经湿润的肉缝上,舌尖舔开两片花瓣,张开臭嘴粗狂饥渴地吸吮蜜穴里慢慢涌出的爱液,又湿又长的舌头探入粉嫩紧致的腔道,像肉棒一样进出抽插。

    “唔唔唔……唔……”。

    最敏感的部位被舌头连续刺激,蓉儿呼吸急促地闷哼着,丰满雪臀不住用力扭动,我知道这是蓉儿逐渐情欲高涨的反应。

    待到王十三终于把头移开,蓉儿的蜜穴已是湿淋淋一片,也不知是爱液还是口水,肥美的花瓣因为兴奋而微微翕动,散发出无比淫荡的讯息。

    “哈啊……黄帮主的爱液,果然又香又甜,简直就是上等的补品啊”。

    王十三心满意足地伸出舌头,转圈舔着挂在嘴边的爱液,脏污粗糙的手指“噗哧”。一声插进蓉儿蜜穴,由慢到快由浅及深地抽插起来。

    楚姓恶丐被王十三抢了先,却也没有着急,先是抓住蓉儿浑圆臀肉掰揉一番,然后竟然把一根手指挤进蓉儿蜜穴,一同抽插起来!

    禽兽!待到救出蓉儿之后,定要将你二人挫骨扬灰!我咬牙切齿暗中发誓之余,也隐隐担心,再这样下去,蓉儿……的小穴,会不会被玩坏掉?

    “呜……嗯嗯……嗯嗯……”。

    两个恶丐越来越疯狂的玩弄,淫具塞口的蓉儿原本苦闷的哼吟却渐渐透出淫荡的意味,纤腰款摆雪臀挺耸的节奏,竟似在将湿滑蜜穴迎向二丐抽插的手指。

    楚姓恶丐另一只手把蓉儿已经充血的敏感阴蒂捏在之间揉弄起来,嘴上调戏道:“黄女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嘛”。

    “是吗?这样会不会更爽一些呢,黄帮主?”。

    王十三也把另一只手用上,粗糙的手指顶住蓉儿菊穴,来回转动着插了进去。

    “呃呃呃呃……唔唔……”。

    蓉儿含混不清的娇哼愈加淫浪,我透过窗缝可以清楚看到,蓉儿浅褐色的菊穴开合翕动,竟似小嘴一样吮吸着王十三脏污的手指。下体的敏感部位同时被四只脏手玩弄,前所未有的刺激快感令到蓉儿娇躯剧烈颤抖,。

    “黄帮主,把小穴和屁眼都给我用力收紧吧,我们会让你前所未有的满足”。

    两个恶丐四只黑手动作愈加激烈,三根脏污手指在蓉儿的两个肉穴中粗暴地抽插,直把蓉儿弄得玉体抽搐娇啼不休,淫水浪肉的湿响不绝于耳,连串的晶莹爱液滴落软毯。

    “唔……唔……呃呃呃呃……”。

    持续不断的猛烈戳刺,终于将蓉儿送上绝顶高潮。

    猛烈的泄身一波接一波,就像没有尽头似的,浓郁香甜的爱液不断从花芯深处洒出,最后随着二丐手指突然抽离,一股晶莹清澈的爱液竟然从蜜穴中喷出两三尺远。

    我的蓉儿竟然就这么泄身了,而且是被两个卑微恶丐用手指奸到潮吹!被人尊为当世大侠的我,却隐身屋外,看着自己的爱妻被恶人奸淫,非但没有出手解救,反而紧咬牙关——就在蓉儿喷出阴精的瞬间,我只觉下半身一阵酥麻,连摸都没摸过一下的肉棒猛地跳了一下,极其可耻地又一次将火热精液射满整个裤裆!

    蓉儿的潮吹泄身竟似男子射精一般,接连喷射出三四股阴精,随后的高潮余韵也是一波紧接着一波,每一次都会令到蓉儿娇躯乱颤爱液四溢,待到高潮终于平息,蓉儿已经全身瘫软几近昏迷。

    “哈哈哈哈,泄身根本停不下来嘛,黄帮主的身体真是太色情了”。

    “看啊,黄女侠的身体还在颤抖,看来已经没办法反抗了,应该可以动手了吧”。

    我看着王十三和楚姓恶丐开始脱掉衣裤,心中的痛苦和纠结无以复加。

    我和蓉儿欢好时,就算拼尽全力射空精囊,也还是能感到蓉儿无法极致满足的那一丝失落。可是这两个恶丐只用手指,一次就将蓉儿送上绝顶高潮,而且是传说中的潮吹!这样巨大的反差,令到我不由得开始怀疑人生!

    我心里的阴暗角落甚至闪过一个念头:蓉儿真的没有想到这种结果吗?还是原本就在期待这样半推半就的被擒受辱?!

    蓉儿此时的状况,简直和被劣徒指奸泄身的陆无双如出一辙,接下来两个恶丐必定会依次用大肉棒插穿蓉儿的小穴吧?肉棒插入的时候,蓉儿心里会不会愧疚后悔呢?

    二丐已经完全放松警惕,眼中只有蓉儿美艳的身体,铁红菱还是面无表情站在一边,我难道真的不救蓉儿吗?这样傻傻看着自己爱妻被人轮奸,我还怎么有脸自称大侠?绿帽大侠还差不多!

    我正在纠结要不要破窗而入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孩童咿咿呀呀的稚嫩笑声,将所有人都惊呆了!

    破虏和襄儿!


如果您喜欢,请把《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方便以后阅读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5)并对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