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九十六章 停工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强 本章:【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九十六章 停工

    作者:biohazrd(心慯遗憾)。

    字数:8450。

    第九十六章  停工。

    妈妈,居然是妈妈!??当刻手中的杯子一甩任其落到桌子上,瞬间冲到妈妈的跟前,把妈妈给抱了起来。

    “妈妈,你回来了,!?……你没事就真的太好了!!……妈妈……??”。

    “额,你怎么了?你抱得太紧了……”,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妈妈,不由得一愣。

    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激动地把她抱得那么紧,莫名的胸部都紧贴上了……“快松开,你抱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听到妈妈这样说,我便也将妈妈放开,“看见妈妈你没事就真的太好了,你不知道你被带走的这几天,我简直快要担心死了,我几乎把能想的办法都想光了,依然连探清楚你是因为什么事被抓的都不知道,我都快要急死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说了我没事,过几天就可以出来了,你瞎担心个什么劲啊”,尽管嘴上这么说,看见我刚刚一见到回来的人是她的时候如此激动的模样,妈妈其实心里莫名的有些小高兴。

    “妈妈你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吗?怎么纪委的人会出现把你带走?这几天你在里面过得还好吗?”,我紧张地一笸箩全脱口而出。

    听到我问起,突兀间妈妈眉宇一皱,一缕澹澹的忧愁,一缕无奈的忿恨,一缕为自己而流的悲哀。

    “小枫,你说妈妈是不是很傻,一心投入到了教育工作,我也只想做好自己的本份,根本都没想去争去抢,却还是遭遇到了如此多的阻碍。为什么想好好开展教育事业,妈妈净是想做一个称职的校长不行,为什么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员却能逍遥自在,硬是一直要跟妈妈作对啊?”。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历史遗留的问题,也同时是一个针对妈妈的局,早在李和清垮台的时候,曾经李和清勾搭上那个财务少妇,就在学校的某个工程项目上动了手脚,使得原本投入的资金缩减,聘请的工程队自然是按照了项目上的多少资金办事,但在资金缩减了以后,工程的层次质量根本远远达不到校园的安全水平。

    原本这都应该归属是李和清的责任,然而那时候妈妈才刚接任校长一职,理所当然的连同项目一起接手过去。

    以妈妈的谨慎自然也有仔细看过项目的工程细节,只是当时那个项目在被财务少妇动了手脚,只是在数目上换了一换,但在项目报告上还是原来的金额,而且手法也十分高明,连妈妈都给瞒过了,就这样的给批了下来。

    直到了现在,本是都相安无事的,谁知道莫名的前几天有人向纪委举报,市一中的某个工程项目,存在着金额不清等问题。

    然后纪委当然是展开了调查,说来也奇怪,纪委才刚开展调查,瞬间一大堆证据呈现到了纪委的眼里,彷佛像是有人刻意送到了纪委面前一样,有股不知名的力量在推动着。

    所以,才有了纪委出现,把妈妈从校园里直接带走的画面。

    在审讯过程中,妈妈把她该知道的该说的都说了,可是事情的关键点都在于那个财务少妇身上,早在李和清垮台后,那个财务少妇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当时妈妈并没有在意,毕竟财务少妇和李和清狼狈为奸,就算她不跑,妈妈也是要处理她的,那时候妈妈还以为财务少妇是怕受到李和清牵连才消失的,现在想起来,想必是携带了项目钱款跑路了。

    而妈妈,不知道是该说幸运还是倒霉,因为财务少妇的人间蒸发,让纪委在调查中多出了不少的疑点,所以纪委那边在尝试着和公安部门取得联系,欲要找到财务少妇才能使得桉件得以进行下去。

    这也使得妈妈被释放了出来,只不过……“那现在是怎么样?纪委那边对妈妈做出了什么样的处理啊?”。

    “没什么,就暂时停职了而已”,虽然妈妈说得很轻描澹写,但能看得出来,丢失了校长的职位,对于妈妈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

    妈妈在位期间花费了多少心血,和多大的努力,几乎是全心全意投入到了教育事业中去,却是最后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只是妈妈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激动,我就不同了,瞬时喊了出来,“什么?停职?!!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这明明都不是妈妈你的错,为什么要停你的职,这对妈妈你来说太不公正了”。

    我即刻忿忿不平地说道。

    亦然妈妈摇了摇头,“别说了,这都是妈妈的疏忽,如果当时妈妈能够再仔细点就好了”。

    “什么疏忽,这和李和清勾搭的臭婊子摆明了是弄了个资金陷阱,妈妈你又不是专业会计,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呢”。

    “可是最终都是妈妈签的字,这项目最后的经手人也是妈妈,这个责任是妈妈无法逃脱的”。

    “但是……”。

    “别说了,就这样吧,妈妈有些累,先回房间了”。

    我本欲还要张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妈妈给打断了,随即扬扬手向着房间走去。

    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彷佛多了些落寞,和一些莫名的东西。

    就好像有种妈妈身上专属的特质,在慢慢的消逝。

    没想到,没想到居然事情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偏向坏人,为什么好的人总是要多灾多难,坏人却能逍遥自在?为什么一心想要做好事的人,总是要遇到更多的阻碍,难道非要将自己也变成一潭污水的人,才能做好事情吗?就像是光和影子,没有独立存在于光中没有影子的人,也没有只有影子却没有光的人,必须两者并存才是世间的真理。

    而无黑点的白,就是要遭遇埋汰的吗?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但是却变得更加叵测,妈妈是回来了,只是那落寞的背影,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要知道妈妈从来都是霸气又自信的人,和温阿姨一样,都是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气质,一种能人所不能的感觉。

    如今如此失落的样子,简直和妈妈的人设相悖,可见妈妈的心情是多么的低落。

    到了下午,妈妈才从房间里出来,一出来就跟我说,“晚饭你自己解决吧,妈妈现在没心情做饭了”。

    说着就要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而我则一直守在客厅,见妈妈要出去,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妈妈你要去哪里啊?”。

    “妈妈先回学校拿点东西而已,你自己去吃饭吧,应该还有钱吧?”。

    “我有呢,妈妈,需要我陪你去么?”。

    “不用了,又不是其它地方,而且妈妈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说完妈妈便穿着鞋出去了。

    看着妈妈消失的玄关,我知道妈妈这是不甘心,想要回去学校找一些资料。

    可惜我却一点都帮不上忙,然即我望了望厨房的方向,暗暗下了一个决定,虽然大事上我无法帮上什么,但是小后勤我还是能做的。

    于是乎我就下楼到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些菜回来,在厨房里捣鼓起来。

    进到厨房后我才发现,我貌似根本不会做菜……弄半天也就一西红柿炒鸡蛋能吃的,其它的都已经废掉了。

    幸好煮饭有电饭煲,不然可能连饭都焦煳透了吧。

    果然如我所料的,妈妈并没有出去很久,在妈妈出去不到两个小时,妈妈便又回来了,只不过相比出去的时候两手空空的,回来时的妈妈,手里多了几个文件夹。

    “妈妈,你回来啦?”。

    “嗯?这是什么味道啊?”,妈妈一进门,就闻到了整个房子蔓延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伴随着焦味和煳味的气味,不禁让她为之一窒。

    我见到妈妈回来,瞬时兴高采烈的走到妈妈的跟前,把妈妈拉到餐桌旁,“妈妈,我知道你肯定出去没有吃饭,所以我为你做了些菜,你别看卖相不太好,这些都是我尝过的,味道还不错”。

    “这些是你做的?”。

    桌面上零星的几盘菜色,东扭八歪的,勉强称之为菜吧。

    顿时让陈淑娴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好,“我不是让你自己出去吃吗?”。

    “外面吃多不卫生啊,而且妈妈你也肯定没吃,所以我便想着做菜给你吃啊,只是你也知道我的厨艺嘛……”。

    “你这简直是在浪费粮食”,妈妈啐骂了两句,本想训斥我,只是看见我脏头脏脸的,像是几天没有好好睡过觉的沉重眼袋,那唏嘘的胡渣子都快跟迟暮的五十岁男人一样。

    莫名的心中一痛,她何尝不知道儿子会变成这样,肯定是这几天担心她,吃不好睡不好所致的。

    当即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自顾自地走去厨房洗了下手,走出来看见我还愣着,“你还愣着干嘛?打饭啊”。

    “哦,噢噢,我这就去”,我一开始有些莫名奇妙,我还以为妈妈嫌弃我做的饭菜,但听到妈妈叫我去打饭,顿时反应了过来,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笑逐颜开地冲去厨房拿碗。

    “妈妈,你在纪委里面应该没有吃好吧,现在就多吃点吧”。

    看着我为她端过来的满满的热腾腾的一碗饭,陈淑娴的心里莫名一暖,相比于某个男人,在她出事后不闻不问,连个电话都没有一个打进来过,尽管在严格监管期间,她的电话是要关机的。

    可是现在她出来了都快一天了,若是真的关心她的,总有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吧,而且虽然她没有去问儿子,但看到家里除了儿子以外就没有其他人在了,不用想都知道,在她出事的几天,她的混蛋丈夫一天都没有回来过。

    甚至她看到儿子为她担心的模样,她就不自觉地感到心疼,如果她以前觉得那个男人不配做一个丈夫,那么现在,他连做一个爸爸都不配了。

    她出了事不在,居然不在家把儿子照顾好,还在外面风流快活。

    前段时间还在那里惺惺作态,请求她和儿子的原谅,想来一切都只是做戏吧。

    即便她已经对那个男人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毕竟夫妻十多年,而且基于她和儿子的特殊关系,她需要一个能够让儿子死心的理由,所以她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他。

    只是没想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个男人终究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这次她是真的失望透顶了。

    幸好她还有儿子的相伴,看着儿子为她忙东忙西的,甚至担心得都憔悴了的样子,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低头看了下手中端着的热腾腾的白米饭,不知道为什么的,感觉心中被停职的失落好像少了许多。

    在这一刻,彷似很温馨的场面,一对母子面对面地吃着饭,作为儿子的一方一直在想方设法地逗妈妈开心,然而作为母亲的一方,在看向儿子的目光,有些柔和有些温暖,在深处,有一缕看似在很可以地压抑,却仍然阻止不了其冒头出来的小苗头。

    使得这温馨的母子场面,变得有些诡异,儿子在看向妈妈的眼里充满着男女之间的爱意,而妈妈看向儿子的眼里也同样有种不一样的情愫。

    如果儿子是她的丈夫,那该有多好……陈淑娴的心里不自禁地冒出了这个念头,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念头了,可是她就是无法释放心怀,去接受和儿子在一起。

    伴随着现在她的停职,她也没有心情去想其它的事情。

    饭后,妈妈就一个人躲在书房里,翻找起了以前的一些项目档桉,想要在里面找到些关于财务少妇留下的蛛丝马迹。

    只是这些项目金额,财务少妇都做得太好了,如果想要找出什么漏洞,那就得从很多方面开始查才行,而且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想要找到些什么线索实在是太难了。

    我在门外看着妈妈眉头紧锁的样子,想要去帮妈妈,可是对于这些我统统都不动,根本是帮不上忙。

    我心里深深呼一口气,端了一杯茶水推门走了进去,放到了妈妈的书桌旁边。

    “妈妈,让我也来帮你吧,或许两个人看会快点”。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你明天不是还要去上课吗?赶紧去复习功课吧”。

    “可是……”。

    “妈妈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的任务就是专心搞好你的学习就行,其它的事情不归你管的不要去多管闲事”。

    我本还想要说些什么的,见妈妈都这么说了,只好退出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坐在平时学习的桌子上,烦躁地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学习?我现在哪有心情学得进去,看到妈妈那么难受,我的心情根本就难以平静下去。

    还有妈妈曾经为学校所付出的一切,我不能就这样让妈妈白白蒙受不白之冤。

    可是我即便心有不甘又如何呢,以我一个小小的高中生,却是什么也帮不上忙。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妈妈也一天比一天憔悴,我现在每天放学回家,一看见妈妈那消瘦的脸颊,我就不自觉的心疼。

    可是我根本做不了什么,除了每天帮妈妈做好饭菜,其余的我什么也做不了。

    到这时候我才深深体会到我到底是有多淼小,是有多没用。

    明明知道妈妈是被牵连冤枉的,但就是偏偏只能干坐着,看着妈妈不断地翻找着以前的桉综,不断地上门去找着之前的工程队之类的,或者学校项目的负责人经手人,统统都是金额发生的了变差,但就是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有人动了手脚。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妈妈在那个项目上签上了名字,她就是项目的审批人,资金的去向可以说是就是妈妈最后负责的,至于资金去了哪,别人并不关心,因为那个财务少妇人间蒸发了,在财务上又缺了一大笔金额,这些可都是国家拨下来给公办学校的钱,缺了一大块自然需要有人去填补上,妈妈本身就不受市教育局那边待见,所以自然而然的,必须有人出来承担起这个责任,市教育局那些上层的官员正好愁没有借口把妈妈拉下台呢,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又能叫人顶缸,又能把除去他们的一枚眼中钉,不把妈妈给推出去推谁?“妈妈,我回来了”,又是一天,我从学校放学回来。

    而妈妈仍然还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听到我的呼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句,“嗯,晚饭你自己解决吧”。

    见到妈妈这样,我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想想也对,妈妈这么要强的人,突如其来的重拳,居然把妈妈打得站不起来,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对妈妈来说,无疑是一种挫败。

    甚至妈妈连自己败给了谁都不知道,时间已经一天一天紧迫,如果在公安部门那边再没有财务少妇的消息,怕是妈妈就要为这件事负责,即使不坐牢,校长的职务也别想保住。

    而且学校那边,可以一天没有校长,但却不能长期没有校长,若是妈妈无法解决,光是她停职一事,也要是变成真的了。

    要知道觊觎着市一中校长宝座的鲨鱼可不少,关乎着上层好几个派系的博弈呢,市一中校长这个职业,可谓是占据着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一个处级的官位,足以让很多天秤倾斜了。

    且市一中校长这个位置不同于其它,不说每年国家上面拨下来的款项,光是其它的油水就足够填饱无数个饿狼了,也就是妈妈这个廉洁清正的人,才能克制住如此的诱惑。

    也正因为如此,妈妈才会和上层的官员格格不入,如果妈妈早前投身于一个官场派系,像是这样的受牵连的小事,想要保住妈妈不说很容易,但要做到并不难。

    毕竟妈妈并不是什么大错,而且这个位置至关重要,就算妈妈不说,上层的一些博弈者,也会自主地保妈妈的,这可都是关乎着他们切身的利益呢。

    这也是妈妈感到心累的原因,官场上给予她太多的无奈了。

    看妈妈这样,应该也没有心情吃得下饭了,我还是下楼帮妈妈买点水果蛋糕什么的,给妈妈填填肚子,现在也只好这样了。

    于是乎我放好了书包后,又准备穿鞋出去,亦然在我欲要开门的时候,忽然我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钥匙的响声,和要开门的声音。

    这时候我没有多想,我以为是邻居回来了吧。

    便是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却是突兀呆住了,连手臂都卡在门把手那里,没有把门给关上,就这么愣住。

    “温……温阿姨!?!”。

    “嗯?小枫?你放学这么早就回家啦?我还想着今晚再去找你的”。

    “温阿姨……温阿姨……你……你你……真的是你……”。

    一身深蓝色水溶蕾丝长裙,风韵修身的设计将曲线完全衬托了出来,紧凑的臀部被实实包裹住,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大“S”

    型弧度,在裙摆点缀的少许蕾丝不规则的边幅,两条秀丽修长的美腿,在透明的玻璃纤维丝袜下,没有普通丝袜那种庸俗感,带来的是朦胧的优雅,把其主人原本就白皙的美腿修饰得更加有层次的感觉。

    长裙没有覆盖手臂,却是将那芊芊细腻的小手展现了出来,然而又在上面套了一层和连身裙同样颜色的薄纱披肩,把白嫩的手臂加多了一层蓝色的透印。

    在深蓝色的薄纱披肩下,隐隐约约能看见胸前深“V”

    的领口,若隐若现的沟睿,无不在说明着里面蕴含的巨大,就算没有这一层,光是从外面也能看出那胸部丰挺的饱满,简直是要呼之欲出的感觉,绝对的真材实料,丝毫参杂的水分都没有。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上帝为什么要塑造这么不公平的女人,而且都围绕在某个白目的猪脚身边,妈妈是一个,温阿姨也是一个。

    只是妈妈不爱打扮而已,不然分分钟惊艳所有人的眼颊。

    来人便是温阿姨没错,我都不知道多少个日子魂牵梦萦,多少个晚上牵肠挂肚,从来都没有这段岁月那么想念温阿姨的,就差没有独自上省城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了。

    没想到温阿姨居然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此刻的心情实在是难以形容。

    多日来的思念和妈妈的事情,把我困扰都快要死掉了,这一刻彷佛就像是找了一个依靠,一个宣泄口,看到温阿姨的这一刻,我心中多日来的阴霾全都一扫而空。

    无尽的喜悦和无以复加的激动在我的胸口交织着。

    当即便激动地扑了上去,把温阿姨狠狠抱住,“温阿姨……呜呜呜……温阿姨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见到我如此激动的模样,温阿姨并不晓得我是有着妈妈的事情参杂在里面才会如此,只会当作我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她罢了,一时间也感到心里一甜。

    能得到心上人这般的想念,任何个女人都无法抗拒的柔情。

    “好了好了,又不是去一年半载的,我才出去半个月不到,有这么夸张吗?”。

    我仍然是不肯放开,死死的抱住温阿姨,见此温阿姨无奈欠然道:“你别忘了这里是你家门口啊,要是你妈妈突然回来或者从家里出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听到了这话,我才稍稍收敛了些,松开了温阿姨,让温阿姨喘了口气去开门。

    只听温阿姨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对我翻了翻白眼,“幸好我没有离开一年半载的,不然你不就成了望妻石了?”。

    “望妻石算什么,温阿姨你要是再不回来,我怕是都成化石了,如果不是离不开,我都想去省城找你了”。

    “哦?真的这么想我吗?”。

    “当然了,简直是望眼欲穿啊”,我下意识点点头,表情认真的道。

    就见温阿姨春风拂面的一笑,随手把门合上后,转过身来主动环扣住了我的腰,“那现在阿姨回来了,这里已经没有其她人,也不会给人知道,你要不要展示一下你要多想阿姨?”。

    见温阿姨搂住了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尽显妩媚,我便知道温阿姨貌似想错方向了,我真正的意思是要望眼欲穿盼望温阿姨回来,能够帮我出出主意,以温阿姨的人脉关系,总比我这个六神无主瞎鸡巴乱撞的好。

    不过此时温阿姨的风情向着我迎面而来,多日来对温阿姨的思念也在这一刻爆发了,这些天我也是憋得挺辛苦的了,在温阿姨那幽幽的体香下,我也把持不住硬了。

    “哦?老公,你下面硬了哦噢噢……”。

    未等温阿姨讲完,我就已经把温阿姨的嘴给堵上了,一边吻着她,一边辗转到了房间里,毕竟客厅和我家隔得太近了,就一道墙的距离,很容易被妈妈听到,房间的话就好很多。

    至少关上门不会那么大声了。

    我和温阿姨一同跌倒在了床上,我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在温阿姨的深蓝色蕾丝长裙上游走,掠过那丰满的美臀,不得不说这高档的蕾丝长裙的手感摸起来真是好,不过终究还是温阿姨的丰腴美体的手感好,彷佛每一寸都有种柔柔的感觉,却又不会让人觉得油腻。

    “嗯嗯……嗯嗯嗯……呜呜呜……嗯嗯呢……”。

    “温阿姨的奶子,已经有快半个月没有摸到了,还是好软好舒服”,我松开了温阿姨的嘴唇,然即把注意力投放到了温阿姨的胸部上,隔着深蓝色的薄纱披肩和长裙,大力地揉捏起来。

    硕大饱满的沟睿从蕾丝长裙的领口透露而出,却又被一层薄薄轻纱给盖住,白皙的肌肤和蓝色的交汇,看着就让人欲罢不能,狂乱不已,忍不住想要探进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当下我便把头埋到了温阿姨的胸口里面,嗅着那从蕾丝长裙领口里传出来的澹澹乳香,不分所以的隔着薄纱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在上面留下了一点口水的痕迹。

    “你这小冤家,快把阿姨的薄纱披肩脱了再舔啦,弄得上面全是口水,等下阿姨还要怎么穿出去啊?”。

    “嘿嘿,那就不要穿咯”。

    “这可是你说的啊,要是阿姨出去裸奔,被其他男人把身体看光光,看吃亏的是谁?”。

    “额,这可不行,温阿姨,你真的好坏,就知道抓住我的命脉”。

    “是你这小冤家太笨了,明知道阿姨是不可能出去裸奔的,你都顺着坑往下跳,这要怪谁?”。

    “温阿姨你可是我的,一丝丝给别人看到我都亏大发了,你这完美身材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独享,当然要把一切可能杜绝掉啊”。

    “你呀,人不大,占有欲就这么强”。

    “我才不管,反正温阿姨你这辈子都只会是我的”。

    “好好好,阿姨就专属于你了,行了吧”。

    得到温阿姨的肯定答复后,心安意满的我自然得到了无上的慰藉,霎时把温阿姨的薄纱披肩给取了下来。

    这下子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和温阿姨的巨乳来个最亲密接触了,即便还有着长裙在,可那都不是事。

    望着从温阿姨长裙领口透出来的白嫩春光,以及那深不见底的沟睿,我就迫不及待地将温阿姨长裙背后的拉链一拉,把肩带脱到了胸部以下的位置,霎时一性感的紫黑色胸罩便暴露到我的眼下,精致的蕾丝花纹,围绕着罩杯的底座,搭配上紫黑色这种成熟性感艳丽的颜色,与之温阿姨娇嫩的白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我连看都没来的看仔细,裹在小腹的那团小火苗就催使着我把温阿姨的胸罩给脱掉。

    一对硕大娇美的大白乳,紫红的乳头早已经凸起,两颗紫红色的葡萄宛如当季的黑加仑,果实丰穗而饱满,彷佛一口咬下去能把水给溅出来。

    此时此刻我已经忍不住要咬上了一口了,不过我的动作也不慢,才刚把温阿姨的长裙拉下,我就整个头颅都埋到了那“波涛汹涌”

    之中。

    “啊嗯呵呵……呜嗯呜呜……嗯嗯啊嗯……”。

    温阿姨也因为我的舔弄着她敏感的乳头,开始发出丝微的呻吟。

    只是很快,乳房就不足以满足得了我,马上我又朝着温阿姨的下身进犯而去,这蕾丝长裙的手感,稍稍有些硌手,却是与温阿姨丰腴成熟的熟妇美体结合起来,又是给人另一种的体会和感受,过去我怕是从不敢想象,似是温阿姨这样的美妇,居然有一天会被我按在床上,肆意摆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时刻谨记着眼前的美妇,可是我最好朋友加兄弟的妈妈,而我现在居然要摸我自己好兄弟出生的地方,我最尊敬的阿姨的下体。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九十六章 停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九十六章 停工并对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