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十二)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十二)

    第四十二章。

    琳琳听了魏贞的话,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这么漂亮的肉团,多白多嫩啊,亏你还下得了手”。我嘿嘿一笑,琳琳爱不释手地把魏香喷喷的的大肥奶子把玩了好一阵子,才说:“我们现在开始拍吧”。

    琳琳这次来,是要为日本的一家色情摄影公司拍一个写真集,拍出来的照片会把脸用薄码遮掉,所以不必担心被拍的人暴露。

    我早已把拍照的事告知魏贞和何蕊,这对母女含羞答应了——当然我的命令她们怎么可能不答应嘛,况且我只是骗她们拍艺术照,不会散步出去,这两个脑子的营养全部长到奶子和屁股上的愚蠢母畜就天真地相信我的话了。

    琳琳很快开始着手拍摄的工作。她真是个非常专业的摄影师,把一切安排的有条不紊,不过这也有赖于我把魏贞和何蕊调教得听话无比,而且事先已经打过招呼。

    在琳琳的指挥下,魏贞和何蕊这对母女摆出各种姿势让她拍摄。

    第一个姿势就是她们像现在一样撩起上衣,露出肥实硕大的两对淫乳,然后跪在地板上。第一张照片,琳琳要她们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大奶子,遮住奶头,做出含羞的样子。

    魏贞的性子本来就保守羞涩,微微低着头(但脸依旧能很清楚地上镜了),闭上眼睛,活脱脱一个被情郎肆意摆布的失贞美妇,何蕊虽然在过去我让她在饭局上露奶时委屈得哭出来了,但眼下这种拍照的场合却显然没有激起她的羞耻心。

    童稚无邪的她只能照猫画虎,跟着母亲一样抱住自己水灵滴溜、形态如少女而大小胜过爆乳熟妇的L罩杯嫩乳,闭上眼睛,天使般美丽的脸蛋上并没有母亲那种无可奈何的羞耻风韵,而是像一个熟睡的婴儿一样,长长的睫毛低垂,看上去纯洁极了,仿佛刚刚下在地上的初雪一样,完全没有一丝人间的污染痕迹。

    琳琳拍了几张,然后要求魏贞和何蕊把沉甸甸的惊人肥乳用双手捧起,像是两个温驯的奴妾把胸前夸张无比的肉团奉献给主人,充满着淫靡暧昧之意。

    等到拍完,琳琳下了第三道指示,让魏贞和何蕊裸着下流的大奶,手扣着手,两只平常舔惯了我的臭烘烘的大鸡巴的小香唇吻在一起。

    魏贞羞得满面通红,竟然像个小女孩一样不肯主动,倒是何蕊伸出两只小手,扣住母亲的柔荑,小心翼翼地闭上眼睛,把小嘴往母亲的樱唇香过去。

    魏贞只好闭上泫然欲泣的美目,迎上女儿的香吻,一双蛾眉却微微蹙了起来,看上去哀愁极了。

    母女两人四手相扣,吻在了一起,本身就是一幅令人震撼的场景,更淫靡的是,母亲的N罩杯淫乳和女儿的L罩杯香乳挤在一起,夸张无比的肉团争奇斗艳,我仿佛能听到乳肉摩擦挤压的“啾啾”声。

    两头母畜的大奶子或许只有两个不同点:魏贞的奶子比何蕊大上两圈;魏贞的奶头随着怀孕,已经变成了褐色,乳晕覆盖了整个乳峰,呈一圈浅咖啡色,看上去洋溢着熟母的淫靡感,刺激着男人心底最暴虐的欲望。

    如果说魏贞的奶头是可口的巧克力,何蕊的奶头则是清新的草莓。何蕊的奶头本来色泽极淡,仿佛少女的巨乳害羞形成的红晕,一不小心就会褪去。

    怀孕后何蕊的奶头变成两粒轮廓清晰的浅红色樱桃,说不出的俏皮可爱。我经常把何蕊的奶头含在嘴里,弄得满嘴清香。想到这两对大奶子在不久的将来会涨满奶水,我的大肉棒就忍不住翘得老高。

    看着魏贞和何蕊母女演出活春宫,琳琳显得非常满意。她连拍几张,甚至让魏贞和何蕊两舌交缠,这么火辣辣的场景,如果发布一定会让万千宅男精尽而亡吧。

    拍好了正面,接下来琳琳让魏贞和何蕊转过身。奶牛和母狗温驯地调转了方向,把下半身对准我们。

    魏贞和何蕊今天都穿了紧身裤,大屁股把裤子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会炸裂开来,两只巨臀下流的形状毕露无疑,连肥满的阴阜都看得一清二楚。琳琳拍了一张,让魏贞和何蕊把裤子褪下。母女俩乖巧地把紧身裤脱到腿弯,露出两只洁白无瑕的巨桃臀。

    令人哑然失笑的是,魏贞和何蕊都穿着保守清纯的白色棉料三角裤,被夸张的肥熟臀肉夹在屁股沟里,隐没不见,两只大白屁股仿佛两扇紧闭的大门,等着探索者打开来寻找被内裤包裹的幽秘胜境。

    我不禁又把这两只香臀在心里做了一个比较:魏贞肉山般的大屁股已经彻底被我征服,我的大肉棒贯穿了她臀山中针眼大小的肛洞,实现了三通;何蕊的屁股在母女三人中最小,但已经是世间罕见的巨臀,三角裤下包裹的小屁眼仍然没有开封,不过贯通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也许过两天巨大的钻头就会打通母狗的屁眼隧道……。

    我正在遐想时,琳琳已经下令我的奴宠母女脱下三角裤。很快,两条三角裤沿着她们丝滑的玉腿滑下,褪到膝弯处,成了邹巴巴的两团,同时像脚镣一样把两头母畜的大腿禁锢起来。

    因为弯腰撅臀的动作,熟肉母宠和幼嫩小奴的臀缝张开,圆润的下臀缘簇拥着两口闪着淫光的骚穴暴露在空气中,屁眼却因为臀肉实在肥厚,依旧藏在香肉雪山的深处。魏贞和何蕊恬不知耻地撅着光溜溜的大白屁股,让琳琳这个陌生人随意拍摄。

    接着,琳琳让魏贞和何蕊扒开自己的两片臀球,被臀肉遮得暗无天日的峡谷终于重见天日。

    “咔嚓”、“咔嚓”,琳琳连按快门。这是多么美妙的景象!魏贞和何蕊拼命扒开在大屁股,纤细的手指深陷在白花花的肥嫩臀肉中,两只小屁眼被拉扯到最大。

    魏贞的屁眼被我开发后,浮突出一圈浅浅的疤痕,淡褐的色泽比较起一旁白花花的屁股肉显得非常触目惊心。此时屁眼被撕扯到极点,张开圆珠笔般的肛洞。

    何蕊的屁眼和她的奶头有异曲同工之妙,走的是可爱风,粉嫩的肛门虽然被拼命打开,却只露出针眼般的菊洞,等待着我胯下的毒龙把它狠狠撑开。

    琳琳拍好后,又让她们改换了几个动作,便让她们去更衣了。魏贞和何蕊进了房间,不一会儿便穿着新衣服出来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节选。

    从这一天起,林玉珍连死的念头也没有了。她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香肉马桶,除了伺候朱雄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这一天,朱雄正从背后干她。林玉珍撅着磨盘般的大屁股,跪在床上,朱雄扶着她的纤腰,猛力冲刺,大肚子撞在林玉珍弹性惊人的雪白屁股肉上,荡出一阵阵臀波,大鸡巴一抽一插带出“吱吱”水声。

    林玉珍虽然经过四次生育,但因为蜜穴天生狭小,再加上练过道家最高端的缩阴功夫,阴道里仍然紧实异常。不仅如此,整个温暖湿润的肉穴还会自然蠕动,形成一股似有若无的吸力,让朱雄快活到了极致,抽插了几十下,就虎吼一声,在林玉珍的骚穴里喷薄而出。

    这时,门口的守卫禀报极乐帮湖南分舵舵主林默楠求见。朱雄把鸡巴从林玉珍的骚穴里拔出,抓起林玉珍的秀发,把鸡巴塞进林玉珍的小嘴,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就下床穿好裤子,来到了商谈密事的书斋里。

    林默楠是朱雄的得力干将,他平常一直在湖南主持帮务,等闲不会来找朱雄,现在找上门来,那就一定是有了不得的大事。只见林默楠给朱雄行了礼,神情沉重。

    朱雄问起,林默楠道:“属下近日获悉,赫连堡堡主赫连胜被推举为武林盟主,据我们安插在武当内部的线人报告,他已知道赫连夫人被我帮扣押”。朱雄一惊,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儿。他自认为依靠极乐帮的实力,还争不过整个武林,忽然灵机一动。

    朱雄在林默楠耳边吩咐了几句话,林默楠点头应命而去。他又叫来一个心腹师爷,让他写一封信,把信的内容告诉了他。师爷当即铺开纸张,磨好墨水,不一会儿,就写好了一封信,然后又照样把信抄写了一封。朱雄看了十分满意,又叫来帮中传递信息的两名“飞骑士”,吩咐他们火速把信带去长沙和武昌分舵。

    第二天,长沙的湖南布政使衙门、武昌的湖北布政使衙门各收到了一封信,信的级别十分高,是告发国家大事的,按照朝廷大律,必须要由布政使亲启。两地的布政使将信打开,只见信中写到,两湖武林正在武当派和赫连堡堡主的主持下,意图谋反,现已擒下赫连胜之妻林氏,押在牢中。谋反是朝廷天字第一号大罪,两位布政使当下不敢怠慢,赶紧派了心腹官吏奔赴萍乡,要去验证此事。

    湖南派出的官吏名叫胡觉,湖北派出的官吏名叫许耀中。当下带着兵丁,昼夜兼行,来到萍乡。才要进城。朱雄早已等候好时间,派了帮众迎接。

    两人虽然到的时间略有先后,都在一天之内,当晚朱雄设下大宴,招待两位官员。朱雄极其擅长与人打交道,令胡觉和许耀中对他大起好感,心想:“这汉子虽丑,却着实让人喜欢得紧”。宴散后,朱雄又派帮众给两人秘密送了百两黄金。两人自然欢天喜地。

    这时林玉珍正在朱雄的卧室里,赤裸着一身浪肉坐在床上,挺着胸前沉甸甸的奇尺硕乳,正在给她和朱雄的儿子朱极乐喂奶。一般而言,朱雄晚上吃好晚宴,会腆着大肚子醉醺醺地回来,酒足饭饱的他首先要在林玉珍这个香肉马桶的嘴里排泄。

    忽然听到脚步声响,似乎是很多人过来了。林玉珍心中正感奇怪,门已经被打开。门口出现的并不是朱雄,而是一群县里的兵丁。两个兵丁在林玉珍惊慌失措的眼神下,上前抓住她的双臂。林玉珍平常慑于朱雄的酷刑,性子早已变得驯顺如奶牛一般,此时也不敢大叫。一个兵丁上前把朱极乐从他怀中拿走,朱极乐吃奶正吃得欢畅,只见林玉珍的一边淫乳被朱极乐的小嘴一嘬,微微拉长,等到朱极乐被兵丁取走,从小嘴里逃逸的奶头弹回,整只硕乳像弹簧一样“啪”地收回,撞倒另一边奶子上,两只充满奶水的淫贱香乳荡出一阵乳浪,看得一众兵丁鸡巴都硬了,把裤子顶出一个个小帐篷。

    两个兵丁把赤身裸体的林玉珍架起,一个兵丁说道:“香肉马桶,跟我们走一趟”。说着两个兵丁就架着林玉珍向门外走去。林玉珍荡起一阵阵惊人的乳波臀浪,小鹿般的大眼睛闪烁着惊骇的光芒。

    兵丁们看到林玉珍的爆乳巨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不过他们都害怕朱雄的威严,谁也不敢对他的香肉马桶动一根手指。林玉珍被磕磕碰碰一路押送到县中的大牢。有兵丁打开大牢的大门,把林玉珍朝着黑洞洞的牢狱压了进去。

    牢狱分男监和女监,到达女监要经过男监的走廊。关在牢房中的男囚们几时见过这般风流旖旎的精致?纷纷到了木栅前,朝着林玉珍大喊猥亵的话语,有的甚至脱了裤子撸了起来,被押送林玉珍的兵丁们大声呵斥。林玉珍吓得浑身嫩肉发抖,不一会儿,经过了男监的走廊,林玉珍被压到了女监。有一个老婆子正守在女监门口,带着林玉珍进了女监,把她带进靠门的一间牢房里,然后把门锁上。

    林玉珍见这间牢房黑洞洞的,地上铺着草席,忽然听到一声厉吼,老婆子把一件囚服从木栅缝隙间丢到林玉珍面前。林玉珍不知所措,老婆子又吼道:“不要脸的淫妇,快穿上衣服遮住你的贱肉!”林玉珍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不禁凄凉:这一年多来,她早已忘记自己是应该穿衣服的,在朱雄的命令下,她一直光着一身淫肉,在男人们猥亵的眼光下走动,荡起一阵阵乳波臀浪。

    她俯下身子,把囚服拿起,穿了上去。这一穿,林玉珍的俏脸蓦然变得像血一般红。原来,因为林玉珍的奶子实在太过硕大,囚服竟然只能遮住三分之二的奶子,乳房的下缘露了出来,更不用说雪白平坦的腹部和小香脐。

    林玉珍又把裤子穿好,情形比上半身更加恶劣:裤子把她巨大的屁股裹住了,布料不够用,变成了一条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林玉珍羞得低下了头,只听老婆子喝道:“好个贱妇,长了这么大的奶子和屁股!”林玉珍忍着羞辱,躲到牢房的一角睡了。经过一年多的调教,她早已没了任何反抗的念头,一切都逆来顺受。

    第二天一早,兵丁来牢房里提林玉珍。林玉珍被押到了县衙。林玉珍看到衙门口聚集了百姓,两排兵丁肃穆而立,心中不禁惴惴不安。

    众人见到了林玉珍,不禁大起喧哗,看到林玉珍的囚衣囚裤被大奶子和大屁股顶的不像样子,男人们又惊、又喜、又馋,女人们则是一幅鄙视、嫉妒的神情。

    林玉珍被押到了堂上。两边站着两排衙役,高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堂上则坐着三人,中间的县官正是朱雄,两旁则是林玉珍不认识的两个人,自然就是两省布政使手下的官吏胡觉和许耀中了。

    押解林玉珍的兵士向堂上的三位官员躬身,大声说道:“大人,已将犯妇林玉珍带来了”。朱雄点头,向两旁的官员说道:“我们开始吧”。两人都点了点头。朱雄蓦然拿起惊堂木一拍,喝道:“逆妇林玉珍,你可知罪”。

    林玉珍一惊,却听朱雄喝道:“还不跪下!”林玉珍赶紧乖巧地跪下,硕大的乳房荡起一阵香艳的乳浪。朱雄朝旁边的一位文书小吏点了点头,那小吏把一份供纸放到林玉珍面前。林玉珍爬上前拿起供纸,纸上写的内容让她越看越是惊讶,差点儿昏死了过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十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十二)并对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