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门风月

京门风月_分节阅读_890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西子情 本章:京门风月_分节阅读_890

    会没事儿的。”

    英亲王妃点点头,“嗯,一定会没事儿的。”

    不多时,秦铮将洗干净了的孩子抱回来,但是并没有给他换抱被。孩子被洗干净血污后,十分的白,满是鲜血的抱被包裹下,可以看到他小脸十分干净白皙。小眉毛、小眼睛、小嘴巴、小鼻子、小耳朵,无一处不是十分的小。

    洗干净的他,看模样,就是秦铮的模样,英亲王妃再次伸手去接,“给娘抱抱。”

    秦铮将孩子递给了他,便负手站在门口,继续等着。

    英亲王妃接过后,对凑上前的英亲王说,“你快看,是不是像铮儿小时候的样子?”

    “嗯,像。”英亲王激动地点头,舍不得眨眼。

    英亲王妃抱着看了片刻,忽然想起什么,眼睛看了一圈,便在不远处看到了初迟,连忙抱着孩子走过去,“初迟,你快看看,这孩子没事儿吧?如今怎么不哭了?”

    初迟慢慢地伸手,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大手碰疼了那小小的柔软无骨的手腕。英亲王妃大气也不敢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过了片刻,初迟自己也松了一口气,放下手,对英亲王妃道,“王妃放心,孩子十分健康。”话落,又道,“稍后给他喂些水,半日后再让她吃奶娘的奶。”

    “好,好。”英亲王妃连忙点头。

    这时,天空飘起了雪花。英亲王对英亲王妃道,“孩子刚出生,受不得冷,这是华丫头拼了命生下来的孩子,不能有半点儿闪失,你先带他进屋吧,我们在这里守着,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英亲王妃看了秦铮一眼,见他又如雕像一般地站着,点了点头。这一等,便是大半日。

    天黑十分,谢云澜从房间里出来,脸色比外面落了一尺高的雪还要白,他看了秦铮一眼,对他道,“王意安呢?来了吗?”

    秦铮道,“马上就进城。”

    谢云澜道,“让他不必进城了,我们立即启程去天阶山。”顿了顿,他看向天空,雪花打在他的脸上,他慢慢地道,“她、你、王意安、我,我们四人必须下天阶山的轮回池。否则,我们都只有七日的命。”话落,又补充,“孩子就不必带了。”

    秦铮抿唇,“七日能到天阶山吗?”

    “到不了也要到。”谢云澜看着他,“你甘心就这样死了吗?”

    秦铮绷着脸,“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谢云澜不再说话,脸上面无表情。

    英亲王妃闻到信儿,带着孩子匆匆出来,看到谢云澜和秦铮好好地站在那里,欢喜地问,“云澜,华丫头怎样?”

    谢云澜目光落在她怀里抱着的孩子身上,像是睡醒了,孩子睁着眼睛,正好奇地看人。他冰色的脸和冰色的眸光露出丝丝暖意,不答英亲王妃的话,问,“起名字了吗?”

    英亲王妃立即道,“还没起,一直担心华丫头。”

    谢云澜道,“若是我们都活不了,他便是唯一的传承了。”话落,他看向秦铮,“就叫秦承吧?如何?”

    秦铮点点头,“很好。”

    英亲王妃欢喜地道,“好名字,就叫秦承。”话落,她看向英亲王道,“既然是云澜救了他,字就叫云希吧。你看如何?”

    “好,叫什么都好。”英亲王连连道,“秦承字云希。”

    英亲王妃又转向秦铮,“你说呢?”

    秦铮点点头,“什么都好。”

    英亲王却看着谢云澜问,“什么叫做你们都活不了?”

    谢云澜没答话,秦铮将谢云澜的话说了一遍。英亲王妃的身子晃了晃,看着秦铮,“铮儿,你……你们……”

    “娘,我们若是回不来,你就好好地将秦承抚养长大。”秦铮脸色异常的沉静,“我给他娘画的那些画像,她娘给我画的那些画像,都传给他。”

    英亲王妃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将孩子抱紧,点了点头,“我抱孩子进去给华丫头看看。”

    谢云澜道,“她还昏迷着,一时半刻醒不来。”

    英亲王妃脚步顿住。

    秦铮道,“不必给她看了,我们这就启程,娘好好照看秦承。我们到天阶山后,下了轮回池,她一眼都没看到孩子,定然是不甘心。这不甘心也许就是一线生机。”话落,他近乎冷酷无情地道,“能活着,谁也不想死,与天搏命,博的便是逆天之机。”

    英亲王妃回头看向他,抖了抖嘴角,好半响,也狠心地点了点头。

    秦铮吩咐人备车马。半个时辰后,王意安赶到渔人关时,秦铮、谢云澜的队伍正巧出渔人关与他汇合。王意安是纵马疾驰而回,得知谢芳华安好,他松了一口气,身下的坐骑倒地而亡。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抱着秦承,站在城墙上送谢芳华。飘雪打在秦承的小脸上,他的脑袋从棉被里探出,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英亲王妃却止不住不停地流泪。

    英亲王也眼眶发红,队伍走没了影,她拍拍英亲王妃,“别哭了,我们回去吧,别冻着孩子。”话落,道,“铮儿和华丫头他们会平安回来的。”

    英亲王妃点点头。

    秦钰得知秦铮、谢芳华、王意安、谢云澜四人去了天阶山的轮回池时,兵马已经攻入了北齐皇都。兵临北齐皇城下。

    秦钰大军在皇城外,并没有继续攻城,而是派人对退回了皇城的北齐王和齐言轻下了文书。北齐若投降,南秦一定善待北齐文武百官以及北齐百姓。

    齐言轻大怒地撕碎了文书,看向北齐王,“父王,咱们和他们拼了。”

    北齐王看着他,“云雪拼过,结果又如何?轻儿,如今北齐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拼得过?”

    齐言轻道,“那我们也不能投降。”

    北齐王笑了笑,从墙上解下一把剑,扔到他面前,负手背在身后,“北齐已然日薄西山,昔日荣华已大势已去。若是不投降,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这把天子剑。你我父子,共用吧。”

    齐言轻抬眼,骇然地看着北齐王。北齐王闭上了眼睛,“朕愧对北齐列祖列宗,无言苟活,但轻儿,你其实,可以活。若是你投降,秦钰不会赶尽杀绝,会给你一席之地。”

    “他做梦!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儿臣不做太子,不做皇帝,不知道该做什么。活着也没什么意义,就与北齐的江山与父王一起葬了吧。”齐言轻一咬牙,拿起地上的剑,“父王,儿臣先走一步了。”

    话落,挥剑自刎。鲜血顺着宝剑流下,他倒在了血泊里,闭上了眼睛。

    北齐王回头,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齐言轻,须臾,慢慢地弯身,拿起染了鲜血的宝剑。

    他的宝剑刚放在脖颈上,用力一吻时,忽然一枚玉扳指急速地飞来,扳指的力道极大,弹开了他手中的剑。

    他猛地转过头,怒喝,“谁?”

    谢云继气喘吁吁地从外面奔进来,恼恨地道,“还是晚了一步!”

    “云继?”北齐王一怔。

    谢云继没答话,快步跑到近前,伸手去触摸齐言轻的鼻息,发现已然断气,他抿了抿嘴角,怒道,“你们急什么?赶着投胎吗?”

    “你怎么来了?”北齐王看着他一身风尘,沉声问,“谁让你来的?秦钰?劝朕投降?”

    谢云继恼怒地道,“谁来劝你投降了?我是来问问你,你死了,我娘怎么办?”

    北齐王闻言冷声道,“她与我再无干系。”

    “少说什么再无干系的话,若是真想无干系,这么久了,你怎么不写一封休书给她,她也能再嫁。”谢云继道。

    北齐王怒道,“她还想再嫁?”

    谢云澜瞪着他,北齐王沉默片刻,忽然道,“罢了,我这便写一封休书,跟我这么多年,她也不易。”

    谢云继又恼怒,“就算我娘与你没干系,那我呢?”

    “你已经成人了,用不到我管,我也管不了你。”北齐王道。

    “谁说的?”谢云继一脚把地上的剑踢飞,咬牙,一字一句地道,“你欠我二十年的父爱,不还了吗?”

    北齐王脚步一顿。

    谢云继怒道,“你可以不是皇帝,也可以不是谢凤的夫君,但你是我的父亲。你不欠别人的,但是欠我的。我最不喜欢别人欠我的账不还。所以,你还了我的账再死。”

    北齐王沉默,许久后道,“朕不会递降表。”

    “我递!”谢云继话落,不待北齐王再多说,喊道,“青岩。”

    “云继公子。”青岩应声出现。

    “你带他走。”谢云继吩咐,“看好他,不准让他死了,若是他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媳妇儿了。”

    青岩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终是点了点头,上前,不待北齐王如何,便挥手劈晕了他,将他带出了北齐王宫。

    当日,谢云继代替北齐王对南秦递了降表。自此,北齐归顺南秦,成为南秦的附属国。

    一个月后,秦钰班师回朝,就在他回朝的当日,天阶山传出消息,烧了多少年的大火灭了。

    半个月后,回朝大军途经渔人关,那一日依旧飘着雪花。

    有那样一个年轻男子,清贵风流,有那样一个年轻的女子,娇颜明媚,他们站在城墙上,怀中抱着一个如玉似雪般的小人儿,挥舞着小拳头,迎接大军凯旋而归。

    风雪融了你我两世深情似海,纵江山基业,盛世阙歌,不及你眉目含笑,醉了风情和柔情。

    这一段京门风月佳话,必将流传千古。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京门风月_分节阅读_89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京门风月_分节阅读_890并对京门风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