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朋友圈

第十八掌 心坎 上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黄天三宝 本章:第十八掌 心坎 上

    “你不要一直盯着好不好嘛。”少女的身体正好给三宝一个阴影,在羞涩呓语时三宝自发抬头注目,见她脸颊浮上一层苹果红,可能连娇羞都是启蒙状态,却是这行当的天才,很好的演示了什么叫做体谦口正。

    三宝竟然真听话的掏起边上的沙,按照她的意思没有直白的面朝白皙的脚踝,意料之中的,三宝不慎或许是故意,碰到了裸露的脚丫,冰凉细腻的触感瞬间传遍全身,柔软的嫩肉和细脆的骨质,点燃了三宝古老的心宿,上一次触摸异性是什么时候?他已经记不得,竟感叹起世间有女人真好,莫名陷入感动中。

    “这丫绝了”他这差点堕落成足控,徐林枝又怎么可能舒服,她陷入两种态度的极端,浑身难受却心甘情愿,那双粗糙的大手触在脚上,分明听到了灵魂的战栗,太可怕了,自己隐秘的地方在她近乎故意的显露下被触摸。

    她无力的坐在沙滩上,纱质围巾也脱落到胳膊以下,三宝转头,失神看到她一直遮掩的胸前曼妙,只是一眼就清楚是莹莹一握的大小,才发现从来没有控这控那,什么脖子,腿,脚的,只要频道对了,就是言简意赅的迷恋对方的**,所以男人一开始相处都是凭借视觉,或者走肾这种言论不适用与三宝,因为他也见过美女,却从没有如此被吸引。

    他活力十足的快速刨干净另外一双脚,将这对宝玉置身与眼前,就急忙心照不宣的看向别处,而徐林枝,红到耳根的看着弯曲的大腿,嗔怒的看着他的眼睛又被他直白炽热的视线融化。

    成年人之间的羞涩应该拿捏得当,稍不留神就会玩火**,三十左右的男女青年,总有睡与被睡或者因为爱上床的经验,可他们没有,在而立之年玩起心跳,在海天相连的地方互相撩拨,神经病啊!如果有人在边上看的话会这么想,可大多数人见靓女有主就哀叹着“白菜被猪拱”“这男的有钱”这样大众视角自找苦鸡汤,可还有一位带着墨镜的老汉,他在银发老伴的高压控制下还坚持用力斜眼,都快挤出眼球了的关心着这一对中青年伴侣,幸亏女子起身拍下屁股上沾染的泥沙,就小跑在前面,另外一位男士用脸接上失落的纱巾,停缓一会才跟了上去,两人终于停止在眼前腻歪,老汉除非扣了眼睛,不然他再也看不到了。

    他壮实的银发老伴正在自己的橡木桶腰身上涂抹防晒霜,他却想起很多年前已经埋葬的回忆里,一位谨守家族保守教育,又承受了外来文化冲击的跨越时代女性,她保守,她不曾接受过邀约跳舞,在任何人面前都保持端庄的姿态,保守住安分的冷冽,拥有深幽,大家闺秀的气质,却在面对悸动之人时毫不吝啬的展现出少女的姿态,如从法国苦酒广告里跑出来的浪漫女郎,关上门就统治了这张床的热气,从灵魂层面尽力的迎合对方,拥有所有却不顾后果,是站在悬崖上昙花一现的短暂爱情。

    用最极致美丽的姿态诛心嫁给一个梦幻背影,嘴里含着甜蜜的花果不曾吞咽,抱着枕头凄离半生。他没有和这位女子在一起,娶了身边控制欲极强却认命的女性,和如今的女孩子们一样不尊重自己,也不爱身边的人。

    这位可怜的老头子疯狂的嫉妒离开视线的三宝,他比当时的自己还要愚笨,男女是互相成就的,那他坐拥珍宝而自己已经腐朽之年没有上战马的资本,身旁的老太太翻过身把自己满是斑点的后背露在老爷子面前,让他帮忙涂防晒霜,气的他郁疾而发,躺在椅子上拍打胸脯,舒缓这口气,接着,他还是得用发抖的手腕在橡胶一样的皮肤上擦拭液体,用老来俏皮来尽力忘掉刚刚刺激自己马**的记忆。

    “老不正经,也不怕孙子孙女笑话你。”奶奶趴着挤出一道油腻的脂肪不满的说道。

    “啊?你说什么?”就在老爷子想要圆滑的搪塞过去时,三宝他们从他视线消失,怎么扭脖子都看不到了,他疑惑的摇摇头,怎么突然想起初恋时的回忆了?全然忘记了激发他火热的女子,没有丝毫假装的痕迹。

    三宝不再因自己的愚笨钻牛角尖,他站在徐林枝身边靠海的一侧,是为了如果海浪上涨可以先淹死自己,就是在这么残酷的细节里面展现自己的风度,他听到海底里传出来孤寂的呼号声,他应和着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疑问:“为什么是我?”她掩藏这内心的悲悯,审视对方的眼睛,衡量之下确信他从始至终没有欺骗他和眼前的自己,然后真挚而轻吟的说:“你看起来没有女朋友,我也承认我始终孤身一人,为什么不能是你呢?”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他们用无声来认真感知对方的存在,用节制的速率来行走,深怕落下对方,像上了一条缓慢的发条,绕着沙滩沿线。

    之后许久都没有对话却也不尴尬,反而偶尔对视,看到对方也在看自己,会心安的内心感激,天稍微阴的时候,碰上了从哪里出来发型凌乱的李发赵铭。

    他们面带倦色脚步虚浮,带着两人去到由无数被海风吹得腐烂的木桩围城的木屋吃海鲜,远远的就能闻到蒜蓉酱汁的香味,屋子里隔绝了外面带着盐渍咸咸的空气,在角落的风扇大力吹鼓,可依然吹不走这蒸腾的闷热,海鲜早就定好了,是老板刚刚去市场上带回来,这边只是负责加工,一般人都会在市场大棚里面吃,所以这儿能有个屋顶,已经算相当顶级的待遇了,也是李发上心,真会做人,意思是,他总能设身处地的提前想到。

    黝黑肤色的中年大汉,脖子上缠着白色毛巾,在一口大锅面前铲动,脸上洋溢着朴实的笑容,混杂这海风气息的蒜蓉香味从锅里冒出,让下午五点昏昏欲睡的李发馋虫直淌,站起来和厨师师傅攀谈起来,坐等佳肴上桌。

    发挥自己的社交本事,无非是让大汉炒合适一点,第一盘是“蛤”搭配的特制酱料把所剩无几的腥味涵盖,肉质鲜美,无任何沙渍,做法看似粗糙但极讲究,下一盘还没上,他们就快吃完这盘,其中吃的最舒服的要数三宝,这玩意不用剥,炒熟之后就自然掰开来,舔肉,往嘴里一送就行。

    属于海鲜里面最合心意的,可之后上的就是盐渍大虾,让他只能干瞪眼,唯独虾皮收不下心收拾,又不想浪费肉,看其他人大快朵颐,只能闷头带着皮吃,脆皮很大程度的影响了吃酥软虾肉的绝佳体验,卡在牙缝里面贼难受。

    他被勾引起了吃海鲜的兴趣,一手捏着一根木筷子,等下一盘上桌,可不等他催促,眼前就出现一只仅剩肉质的虾身子,还很细心的去掉了头尾不能吃的地方,拿着虾的手微微颤抖,细皮嫩肉的想让人一口全咬,顺着手心看过去,正是慧心的徐林枝,她耳根红的通透,嘴上还不饶的督促道:“赶紧吃!拿着手酸。”

    这一声暖心,甜腻到心坎里去了,三宝以前对“心坎”这些词汇很陌生,总觉得心脏就是心脏,何必神神叨叨的,分的如此浪漫而模糊,可他此时看着晶莹剔透的虾肉,竟然第一次认真感知到了内心一块柔软的地方在明显的跳动,或许心真的有层次,有些部位负责心动也不一定。


如果您喜欢,请把《窒息朋友圈》,方便以后阅读窒息朋友圈第十八掌 心坎 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窒息朋友圈第十八掌 心坎 上并对窒息朋友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