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3)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强 本章:【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3)

    作者:东东73。

    数字:10890。

    (先询问点事,这么多人应该有知道的。就是本人第一次看的一个乱片,记得不太清楚,而且是真的好看,有中文字幕。里面演员年纪是真的良心,都是符合人物性格,不像现在看起来儿子比妈妈老。

    说我记得的剧情吧,希望有知道或者收藏的告诉一下,都是十四五年前有DVD的时候看的。

    剧情是这样的,一个家庭,有父母,两兄弟,哥哥结婚有妻子了。一天家人都吃完早饭,各自去忙了。弟弟是学生,好像路上忘记了拿什么,回去看见爸爸和嫂子在做爱。哥哥和嫂子好像是开一个酒吧还是什么的。看到爸爸和嫂子做爱,并没有发现他。后来,弟弟和妈妈也做爱了,中间是怎样剧情不记得了。那妈妈的演员是真的熟,而且好看,白白的。最后是一家人都一起了,在一个小院子,家里的,一边烧烤,一边有人做爱。就是这个大概印象,希望有大神能知道。

    还有就是,我一个移动硬盘有很多相片和视频,WIN7系统我重装了一下,很多相片是没有权限查看了,试了很多方法都不行。最后悔的是一组好珍贵的相片放在QQ邮箱里保持,也没有查看的权限了。后悔死人,如果谁能帮到,有酬谢,意想不到的酬谢。)妈妈和大姨羞答答地进入到浴室,面色红润的两个人,都做着相同的动作,双手挡住自己的下体。而我的肉根,已经坚挺,似乎在炫耀着,寻找着它该呆在的肉洞。

    两人一同跨到浴缸,浴缸的水瞬间就减少了一大半。我想着,让她们先泡,我也把热水继续开着。

    “妈妈,我要看你们真正的爱一次,好吗?”。我用颤抖和期待的语气问着。

    妈妈们当然知道我的意思。

    “不正经”。大姨说着,用手拍了一些水在我身上。

    “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们也彼此爱彼此一下,我会好好爱你们,爱一辈子。谁都不会知道今天的事情,好吗?两位妈妈?”。我哀求地语气接着说。

    “就你事多”。妈妈红着脸说。

    “妈,来嘛,乖,不怕”。我激动地说,感觉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得慢慢来。

    “到底要我们怎样做?”。大姨假装生气地说。

    “我的两位爱人,我希望你们听我的,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好吗?”。我还是颤抖地说。

    “我们先洗干净身子吧”。妈妈说着,拉着大姨起来,在外边淋浴,彼此涂了些沐浴露,快速地擦拭。

    “妈,你帮大妈洗,大妈帮妈洗”。我说。妈妈和大姨两个很认真地擦拭着对方,这个好像对她们来说还算经常吧,毕竟这么多年的姐妹,在一起洗澡的次数也多。

    没几分钟,她们就冲水了。头发并没有打湿,只是脖子处,耷拉着一些打湿的秀发,很是吸引人。

    “两位妈妈,你们亲吻吧”。我冲动地说道。然后很仔细,很贴近她们。她们好像看着对方,都有点不好意思,脸更加红了。手自然分开搭在彼此的双肩和腰上。她们没再说话,嘴唇慢慢地接近,眼睛已经闭上了。终于,两片同性之间的唇,贴在一起了。

    妈妈先张开双唇,然后大姨也张开双唇,合在对方的上下唇,舌头并没有伸出来。我不想打扰她们的境界,我慢慢地关注。

    果然,没一会儿,大姨先把舌头伸出来,在妈妈嘴里。妈妈也吸允着,然后也伸出自己舌头,在她姐姐的嘴中,搅动。那时候的我,全身都颤抖,特别地激动,肉根已经涨到最极点。虽然才是刚刚开始,但我觉得我真的受不了,手也在自己的肉根上套弄。

    亲吻了几分钟,妈妈和大姨都情不自禁地“嗯……”。叫着,很轻,很细。但听着特别舒服。

    人类的本能就是这样,吻着吻着,手会在对方身上游走。那些说只有男的会在接吻的时候摸女的身子,都是胡说。妈妈和大姨都在抚摸着对方,手臂,腰,后背,屁股。都是轮流摸着,我就等着她们什么时候摸对方的乳房。随着呻吟声地连续和加速,妈妈先抓住大姨的大乳房,大姨身体跟随着“嗯”。的一声,颤抖一下。然后也像得到指示一般,也抓住比自己小一些的妹妹的乳房。

    女人似乎比男人更懂得在乳房乳头上找感觉,看着两个我最亲密的人,在我面前亲吻,抚摸对方胸部,身体不停扭动,嘴里在对方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我都快要忍不住射了出来,用力捏着自己的肉根,让感觉消退。

    我看到妈妈和大姨,捏着对方的乳头,和我的动作不一样。我的很多时候就是中指弹着,她们却是直指和拇指捏住,然后轻轻地放开,又粘合起来,没有余下多余的动作。都是如此,我也知道有时候同性的感觉,是真的不一样,反正我是打死不会跟男人怎样的。

    妈妈和大姨的下巴,都已经流下很多唾液,随着水流到了胸部上。水流并不多,因为水已经关了,在她们身上有的是刚才没擦拭的水。彼此的胸没有贴在一起,流下去的唾液很多,这可能因为她们彼此是同性,并不喜欢吞下对方的唾液的原因,所以很多都流下来。

    妈妈先用流下来的唾液涂满了大姨的整个乳房,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点点。

    而且看得出来,有些粘性,大姨则是大声呻吟着。然后也用力捏着妈妈的整个乳房,唾液都粘满了妈妈整个胸口。因为上面的唾液还在不停流下,这点我是很惊奇,因为我接吻也会分泌很多唾液,但是不知不觉都会吞下,或者对方会吞下。

    “抱在一起,让两个奶子贴在一起”。我命令似的说,声音同样颤抖。

    妈妈两人也听话的离开了彼此的唇,然后紧抱在一起,两个被挤压的奶子变形了,贴在了一起。

    “嗯……”。妈妈长长的呻吟出来。

    大姨不自觉地舔着妈妈的耳朵,妈妈更加疯狂地呻吟,现在的妈妈已经深入了,深入到这境界里,把我在身边都可能忘了。妈妈也跟着亲吻大姨的耳朵,耳垂,大姨的呻吟声比妈妈轻多了。妈妈的感觉比大姨好像来得快,也大。身体的不自觉扭动,也让两对奶子变成不断地摩擦,上面的粘液,发出“啧啧”。的声音。

    在很安静地环境下,这些声音听得如此清晰,包括她们亲舔对方的耳朵的“啧啧”。

    声。

    我享受着,我沉迷着这种声音,虽然我的肉根想马上进入她们的身体,但是我享受着这种刺激。

    “妈,舔下来,慢慢地像我一样舔您舔着大妈妈”。我说着。

    妈妈和大姨现在完全是听从于我,让我感动的同时,更加有成就感。妈妈舔着大姨的脖子,然后滑到锁骨,虽然大姨蛮胖,但是锁骨处也很性感。妈妈在大姨锁骨舔着,学着我舔她一样。然后就用舌头游到大姨的丰满的乳房上,把乳头含入自己口中。大姨“啊……”。地一声,用双手抱着妈妈的头,用力压下去。

    “嗯……嗯……”。地呻吟声从喉腔发出,特别地刺激和诱人。妈妈换着两个乳头含入,舌头也在乳头上转圈,看着不太灵活,但是也能让大姨来了很大的感觉。

    妈妈半蹲着,很累,所以含了一下就蹲下了。然后转过脸看了我一下,好像在等着我的命令似的。

    我心想,这个之前也舔过,还犹豫什么。大姨的感觉不能停,她自己好像受不了了,把妈妈头压在自己那蜜穴上,妈妈也痴迷地张开自己的嘴,用舌头先舔了一下大姨的阴毛,含入一些在口中。大姨则是呻吟地压着妈妈的头,好像等不及了。我自己的头也在不触碰到她们的情况下,最近距离地观看着。灯光很亮很亮,我看得很清楚。

    妈妈一边含着,一只手提上来,拇指压着大姨的阴帝,其余四个手指在那两瓣翅膀中抚摸,然后中指弯曲着划过那肉缝,闪亮亮的淫液也粘满了妈妈的手指。

    这样我也算学到了,平时我一般都是用手先摸。现在妈妈是用嘴先刺激,然后再用手来刺激。

    持续了一会儿,妈妈放开手,双手和大姨十指交叉,用自己的舌头舔着大姨的阴帝。

    没舔几下,大姨和妈妈交叉的手就握得更紧。大姨叫唤着,丰满的身体弯曲了一些,明显让自己的下体多凸出来一点。这样可能妈妈不能很自由地舔,所以我示意大姨脚踩在我的膝盖上,我也是蹲着。

    这样,我看得更清楚了,妈妈也更卖力地舔着。大姨那肥嫩的肉穴,已经泛滥成河,淫液就也和妈妈的唾液一起滴落,妈妈还是慢慢舔着阴帝。然后双手和大姨的解脱出来,慢慢用双手的拇指,掰开大姨的两瓣阴唇,里面粉嫩的内阴唇和阴帝更显现出来,然后妈妈把舌头伸得很长,学着我舔她的蜜穴一样,用舌根包住大姨的整个蜜穴,舌根在阴帝处,舌尖在那流着淫液的肉洞口,然后像狗舔一样,上下滑动,舌尖往上勾。大姨颤抖着身体停不下来,我知道这个是高潮了,想不到大姨这么快,肯定是因为是同性的原因。

    妈妈嘴上软趴趴地挂了一根大姨的阴毛,长长的,妈妈没发觉。还是那样的动作继续着,然后再用一根直指,慢慢挤进那冒着热气,流着热液的洞穴中去。

    “啧啧”。地声音,像是一些泡泡被挤破的声音一样,当整个直指都进入的时候,妈妈的动作加快了,舌头还是不停地舔着阴帝。

    妈妈手指快速的动作刺激着大姨。伴随着手指每一次的有力的冲击,快感一点一点的积聚,从阴道逐渐向全身扩散,浑身上下变得异常敏感,直到感觉受不了了。感觉到它在体内进出,进去的时候就很舒服很满足,出去的时候就着急就特别的想要。要是这个时候我插入玩一个“九浅一深”。,大姨会急的乱扭乱叫的。

    我认真地观察着,这时候感觉到大姨阴道收缩,浑身颤抖,神志不清,像过电一样。妈妈的唇也离开大姨的阴帝,眼神往上,直指地注视着大姨,虽然大姨闭着眼。妈妈也是呻吟着,带着哭腔般地呻吟,她也知道自己的姐姐要再一次高潮,这次她要卖力。

    “啧啧啧……啧啧啧……”。的声音,加上两个女人的呻吟声,就像一道美味佳肴,一应俱全,只待最后品尝的人,而且,就是这个唯一能品尝的人。

    我的欲望像满山的小树,无穷无尽伸着,渴望着,那么强。每一枝一叶都含着禁忌果实的甜,含着到达以后那无穷无尽的生长,含着到达后我的魂如空灵飘荡,含着到达后我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含着到达后我们三人的灵与欲无尽地结合。

    赤身裸体的我们也未感到凉意。妈妈在光亮中用手指快速地插进大姨的身体。

    大姨的下部温暖湿润,另一旁的我也感觉到了,她好像等待着我。

    一种光亮一样的渴望,渗透到我心里,我在一个又一个波浪上飘浮,和她们一起,每一个波浪都有可能把我们送上峰巅。这真是无边无际的波浪,甜蜜着我,甜蜜着妈妈,甜蜜着大姨。

    我像抓住梦一样,抓住大姨,把大姨抱到洗漱台,这无可奈何的一刻,我忍受不住了,大姨呻吟着,我没看妈妈在干嘛,可能在注视着我们。

    我分开大姨的缝隙,那缝隙在妈妈手指之前的助攻下,是陷陷的,那么饱满,合拢时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分开时,我就看见了那酒色的唇瓣,和细小的一点茎蕊。它由于羞辱,微微膨胀起来,我有点好奇和颤抖地看着它,像剥开一个珍美的小桔子似的,看她的小蕊微微鼓起,变得甜润,当触及它的时候就触及了那遥远的叫喊,也如同含羞草一般,轻轻缩入。我用手指探寻它,感到了那紧张,真空的吸吮。大姨的脸色羞涩,期待着引我进入。

    我手指抽离那缝隙的同时,像把大姨的魂都抽离开了。“嗯……”。,那么地洪亮,第一次感受到大姨洪亮的呻吟声。这洪亮的呻吟声,像是要把我吃来了,化了。我挺着快要爆炸的肉根,顶在那茎蕊处,摩擦着,大姨叫唤着。这时候,妈妈也站起来,在旁边看着,也同样轻吟着。

    大姨分开着那陷陷的缝隙,像一个嗷嗷待哺地嘴,而我的根,就是它的食。

    我慢慢地顶入,九浅一深地让大姨感受着,大姨果然乱扭乱叫了起来。由于之前看到妈妈和大姨的画面,我无需再忍耐,匀速到加速,大姨在我的抽动中,双手挎着我的脖子,吻着我的唇,我的舌根如同进入她的身体,吸得狠的同时又是一种享受。我坚持不到五分钟,那一股精华如脱堂炮弹一般,在大姨身体内爆炸了……我脑子也一片空白,灵魂抽离了身体,游荡在何处?我不知觉…………抱在一起不知有多久,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在浴缸泡着了。看着我们笑了笑。大姨无力地挣脱了,下了台,摇晃着进到浴缸,和妈妈一起。我也跟着进去,三个人,一个浴缸,脚交叠在彼此的腿上。我抚摸着我已经软如泥鳅的肉根,让它洗净。这时妈妈的手抓住,帮我在热水里翻洗。麻麻的感觉,美不胜收。

    三个人,在无言的环境中,妈妈抚摸着我的下体,我靠在大姨丰腴的怀里。

    热水的喷头在浴缸不停地开着,我拿起来,对着妈妈的脸射过去。

    “啊……”。妈妈笑着挡住了,奈何挡不住那么多,妈妈的头发打湿了,我转身靠在妈妈怀里,对着还在迷离的大姨一通乱射,大姨也叫了起来,三个人的笑声顿起。

    “我本来想让两位妈妈自己给彼此高潮的,但是我忍不住,你们太吸引人了,太美了”。我满足地夸着她们。

    “就你会说,哈哈”。妈妈笑着说。

    “大妈妈,舒服吗?”。我问。

    “要死的感觉,太美了,为什么能有这么美的事,我这辈子值了”。大姨动情地说。可以感受得出,大姨这次是享受到最顶级的盛宴。

    “以后还会有的,我的妈妈”。我说。

    “姨值了,现在就算叫我死了,我也值了”。大姨好像还没抽离出来,继续说着,眼睛微闭。

    “别说这种晦气的话,呸呸呸”。我说。

    妈妈在旁边呵呵笑。

    “妈,等下到您了,让大妈妈好好服侍您”。我说。

    “去你的”。妈妈笑着说。

    “妈,您想要了吗?”。我问道。

    “废话,明知故问”。妈妈说完,又红着脸。

    “大姨,醒醒来”。说完,我帮大姨洗脸,让水冲洗着她。

    “好了,姨回来了,刚才姨是过着神仙的日子,真不想回来。来吧,我的小情人,以后姨就是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你就是把姨弄烂都行”。大姨说完,又抱着我,然后另一只手拉着妈妈一起抱起来。三个人的拥抱。

    “妈妈也是”。妈妈羞涩地随着大姨的话。我感动地流着泪,被大姨看到,有点吓到的感觉。

    “咋就哭了呢?姨和你妈妈都没哭?”。大姨担心地问。

    “我太爱你们了,谢谢你们的爱”。我深情地说。

    “以后我们姐妹两,不,三姐妹,都是你的。反正我和你妈妈,就只认你了,只要他们不知道,你想趴在我们身上到我们死都行”。大姨说着,妈妈也点头回应。她们姐妹两真的是心有灵犀!

    当然,我也不可能再做什么过分的事,到这一步已经很满足了。

    “出去吧,让,妈妈也享受她姐姐的服务”。我说。妈妈乖巧地点头,大姨是微笑地吻了我一下。

    我帮着她们两个擦干身子,吹完头发,都过了差不多40分钟,妈妈先吹完,裸着身子去床上躺着。等我吹完大姨的,就把所有能开的等都打开了。大姨也躺过去,两个人并排躺着。

    “开始,我的女人们”。我说着。

    大姨微笑地转身过去,妈妈闭着眼,大姨用嘴唇寻找妈妈的嘴唇,妈妈直接给了渴望的舌根,它在大姨的嘴里翻腾曲转,她们两个突然抱得更加猛烈,身体间坚硬地摩擦,手快速地游走在各自的身上,我被她们的疯狂吓到了,刚刚是那么温柔优美,这次是这么坚决而有力量。大姨的吻开始游走在妈妈的颈部,耳根和耳朵眼里,灵巧的舌尖让我看得酥麻而奔腾,相信妈妈也是同样的。靠得如此近,我想压制着自己情绪,鼻子却能闻到妈妈激烈的喘气声,大姨的手越过妈妈的胸托,轻轻摩擦她的胸膛上的明珠。

    大姨的舌尖不断刺激妈妈一只乳头,妈妈低吟更大了,低吟中仿佛请求着大姨的所有需求。

    我那东西在我手上变得硬挺起来!

    我们三个人的身体又慢慢地爬到处于亢奋的边缘上,特别是妈妈,这回是她的旅行。

    妈妈那痛快地呻吟声,喘息声,肆无忌惮地跃入我耳中,更给了我一种催促,使得我的那东西又一次爬到坚挺的顶峰。隐隐发痛。

    大姨舌尖又划过妈妈那微微凸出的腹部,不做停留,直接来到只有几处丛草杂生之地,那是妈妈最为美丽的地方。

    躲藏不了的阴帝,是因为没有过多的丛草,在那里含羞待放。缝隙中的那抹清泉,正不断地冒出晶莹剔透的泉液。大姨的舌尖在妈妈的下体处跳舞,虽然不算熟练,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没一会,唾液随着舌尖,打湿了那已经开放了的芯蕊,一滴顺着往下滑,来到泉眼处,带着泉眼那股泉液,往下流。舔过那紧闭的玉门,然后滴落在白色的床单。如一滴冰,晶莹的冰,然后被床单慢慢吸收……一滴一滴地落,湿了的床单在不断地扩大。

    妈妈干净,粉嫩的芯蕊,浅色的唇翅,让大姨注视了几秒钟,好像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么近距离看着都是这么嫩,与大多数的女性都不同。

    “好美,好美”。大姨突然说着。

    “是不是以前没看过这么近距离的,这么认真的观察?”。我问。

    “嗯”。大姨回答着,然后舌头在妈妈双腿间继续着。这时候我却看不清,只能看到大姨整个嘴唇都压上去,“噗噗噗”。地啜饮。妈妈哭泣般的呻吟声,又回荡起来,整个世界,好像就只有这两种声音。

    我用手扶着大姨的腰,大姨心领神会,和妈妈来一个69式。妈妈感觉到,也扶着大姨的臀,睁开眼,随着大姨的下压,也舔了起来。

    两个女人在我面前互相吮吸啜饮,我如果能做到望梅止渴?

    妈妈躺着,我把大姨拉起来,让她跨在妈妈的脸上,后背对着我。我俯下身,在刚才大姨耕耘的芯蕊上,舔了下去。同样地吮吸啜饮,如美酒般地留恋。大姨和妈妈都在呻吟着,大姨低吟,妈妈高声呻吟,相辅相成。

    我示意大姨也把臀部压过来,就这样,大姨压在妈妈身上,她们胸对胸,嘴对嘴地亲吻,我在她们两腿间,两边取物,大姨玉穴的淫液和我的唾液,滴落在下方妈妈的美穴上,滴在那几个丛草上,然后我又探过嘴,在妈妈的芯蕊上吮吸,每一次地轻咬,妈妈都颤抖着身体,高声呻吟。手指已经准备破泉而入,“噗”。

    地一声,我中指进入了那湿润而温暖的泉眼中。

    一股劲在不断地推出我的手指,我轻轻往前,妈妈呻吟声在拉长尾音。“嗯……”。

    适应了我的手指,我加快了速度,就这样,妈妈在我手指的工作下,一股暖流逼出。

    我又示意大姨和妈妈69式,我的肉根就在妈妈丛草上,大姨含入我的肉根,马上被一群热气包裹,然后舌根和嘴里的壁肉相互挤压。吞吐着,舌尖在我马眼处,快速地舔着。

    我抽出来,手指也抽出妈妈的洞穴,然后用肉根对着妈妈的泉眼,轻轻插进去,没入根处,又抽出来,妈妈也随着我的运动,娇声不断。抽出来我并不是马上进入,而是让大姨又含入她口中,彼此交替着……大姨的唾液和妈妈的泉水,都浸湿着我坚挺的肉根。

    “妈,我要进后面”。我激动地说。

    “嗯”。妈妈回答道。

    “大妈妈,扶着进到后面”。我说。

    然后大姨拿着我的肉根,画了很多圈,为的是把很多淫液涂在我龟头和玉门处。

    “大妈妈,吐一个唾液”。我说。

    大姨也乖巧地吐在我龟头上,然后用手涂匀。看着大姨的表情,完全和妈妈一样,沉迷其中。我的龟头在大姨手里,然后贴在妈妈的玉门处。我轻轻地挤进去,大姨还是扶着,这时候妈妈“嗯……”。地叫出来。大姨也连续地低吟着,好像是插在她身上一般。

    进入妈妈的后门,是比较容易的,比较有过几次经历。但还是很紧很紧,包裹着的感觉,同样的让我迷失。

    “大妈妈,舔妈妈,舔我的卵”。我直直地说。妈妈在呻吟,大姨得到指示,舔着妈妈的芯蕊,然后又到我抽进抽出的肉根中间舔着。

    三个人都在呻吟,妈妈的是洪亮的呻吟声,大姨也偶尔大声,多数是低吟。

    我是闷声呻吟。

    看着妈妈玉门,在我抽进抽出带出来的嫩红血丝肉壁,我激动无比。

    我进出几百下,抽出了,还带出一些有色的液体,只是一点点。然后大姨又含入我的肉根,我示意大姨舔下妈妈的玉门。大姨犹豫地看着我一下,然后就用舌尖舔了起来,妈妈扭动着身体,呻吟不断。

    舔了几下,大姨有点想呕,我拿了一张纸,让她擦拭。这下大姨慢慢适应。

    “逼也要舔,后面也舔”。我命令地说。大姨“嗯嗯嗯”。不知道是回答还是呻吟。然后是来到妈妈头上,妈妈还在舔着大姨的芯蕊,大姨的芯蕊不像妈妈那么美的颜色,但是同样迷人。我让妈妈含入我的肉根,多沾点唾液。

    “妈,你也吐一个唾液”。妈妈心领神会,吐了出来。由于妈妈在下边,脸朝上,吐出来都在自己唇边,然后用手涂抹着我龟头。

    妈妈并没有让我龟头在大姨的缝隙中沾湿,而是直接对着大姨的玉门,挤压着。我自己倒没有开始。大姨的玉门边上丛草乱生,虽然不多,但是很美,龟头触碰,麻麻的感觉。

    “啊……”。大姨一声叫唤,我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感觉,原来妈妈已经把我龟头挤进去了。因为开始的挤压,然后突然地滑入,使得大姨大声呻吟了一下。大姨的比妈妈紧实,而且肥囊囊的感觉。龟头冲破第一道关,进入里面就觉得空洞洞的。妈妈在下面观察着,没有再动。

    “妈,您舔啊”。我说。

    然后妈妈也学着刚才大姨那般来回舔我的肉根和大姨的缝隙芯蕊。

    抽动了一会儿,我感觉来了,觉得不能就这么射了,就抽出来。这回抽出的同时,大姨“啊……”。地大叫一下,然后流出蛮多异物。我显然没想到,全部滴落在妈妈唇上,妈妈紧闭着双唇,“嗯嗯嗯”。地叫,显然很怕。我有点想笑,然后马上拿纸,帮妈妈擦拭那滴落下来的几滴异物,和把大姨玉门边上都擦拭干净。

    擦拭完,妈妈才笑着拍打我几下。

    “舔大姨的啊”。我说。

    然后妈妈把大姨的臀部往下拉,舌尖在大姨的玉门处舔着。其实并不觉得怎样,反正我觉得性爱,不能有洁癖,要不然就不能享受。既然擦拭干净了,就没什么。有点味道,是正常的,亲吻也同样有。妈妈舔了几次,大姨也反应地很强烈。然后就继续着,只要她们自己能接受就好。

    我想最后的爆发,这回一定是给妈妈。让妈妈帮大姨舔了几分钟,我示意大姨也躺下,我抬起妈妈双腿,让躺在后边的大姨,拿着我的肉根,插入妈妈的泉眼。

    “噗”。一声,我的肉根挤进去了,然后开始匀速地运动。大姨不自觉地摸起我的蛋蛋,这让我更加舒服。

    有时候缓缓滑出,然后快速而用力地顶入,要顶入妈妈最深处的地方,感受彼此最为勇猛地撞击。妈妈的哭泣呻吟,是给我最大的鼓励,我尝试了十几下。

    妈妈战栗着身子,大姨也随着这种撞击声,不知不觉地大神呻吟,时不时探头过去,亲舔我的蛋蛋。

    在最后冲刺的时候,我示意大姨别离太近,不然不方便快速地进入。我很快地进入到疯狂中,由刚才的有节奏,和谐地跳着慢三,慢四。变成现在的快三,快四地刺入。随后的我,在欲死欲仙的快感中跨入仙的境界,那里仙乐齐鸣,空气中升腾着氤氲的体香。我在这体香的熏染下,颤栗的身体随之变成亢奋,变得很酥软……我如仙一般,悬在半空,我想寻找某样东西,然后抓住它,往上爬,不停地往上爬……直到饥渴,直到燃烧,直到灼热……。

    让那来自仙境的精华,来浇灌着我,来熄灭我体内的火虫。我似梦般地呻吟着,在一阵和妈妈痛快而变型的叫唤声之后,我满足了妈妈,妈妈更加满足了我……。

    火,还在燃烧,但已经无力,已被这一股精华浇灭。

    我趴着妈妈身上,大姨颤抖地身子也爬上来,紧抱着我们两人。还在不停地颤栗,胸部摩擦着我的臂弯,饥渴的双唇吃着我的耳朵,我的颈。

    我和妈妈两人已在仙界,大姨好像也想再一次来到我们这边,只可惜,这次是我和妈妈。

    ……趴在妈妈身上,肉根慢慢变软,然后滑出那泉眼,随之而流出的是那浇灭我们火虫的精华。

    大姨也不动了,深深地吸气,呼气声,这时候听得如此亲切。为什么变成这样?变成这样是好是坏?我是不是把她们带到一种禁忌之外更加疯癫之处?

    我不敢想,我也不去想。我伤害了谁?谁因我们而受伤?没有。因为这只有我们知道,秘密之所以没伤害到人,就是因为它是秘密。

    今天妈妈的大姨满足的是我的欲望,我那不堪的欲望。然而她们并不是被我强迫的,反之而来的是她们体验到人生从而未有的东西。她们需要着东西,她们应该有这种东西。至少是我们应该拥有,至于别人?我无从考究,也无从轻判。

    对与错,在对的情况下,它是错的。在错的情况下,又可以是对的。

    大千世界,我也从不敢断言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所以我幸运的地方是很多,妈妈是我的幸运,大姨小姨都是。石大哥她们夫妻两也是,还有一些网上的朋友是,近十年的朋友,有你们真好。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无穷无尽地索取,变得贪得无厌。我也许是这样的人,我的索取就是性,让我贪得无厌地是妈妈她们给予我的性。这是一段性之旅,旅行的意义何在?我不知。

    至少敢活自己,敢于责任。

    看着身下的妈妈,身边的大姨,我拥吻着她们,三个人又一次地拥吻在一起。

    这个是性福之后的爱。

    “妈妈,大妈妈,你们开心吗?说实话,我这样的要求有没有为难或者让你们觉得很不舒服,不情愿?”。我满足地问着。

    “妈不觉得怎样,只要别人不知道,我们能满足你的都满足,而且妈也很享受”。妈妈还是羞答答地说。

    “大妈妈,您呢?”。我说着,然后捏着大姨那丰满的乳房。

    “大妈妈是你的人了,只要大妈妈能经得起,都愿意”。大姨开心地说。

    “放心,两位妈妈,我会好好疼你们,不会让你们伤心。如果我有什么让你们不情愿的,一定说出来。我们不是说过了,要毫无保留地告诉对方心里的想法。

    能不能那是另说”。我说道。

    “嗯”。妈妈道。

    “你真是让我享受到了,真不敢想象这东西能这么爽”。大姨说着。

    “那您和姨夫难道都没有这么爽吗?”。我问道。

    “以前觉得那种高潮就是最爽的,想不到和你还有你妈妈这样做,会这么舒服。以前那种只有不到十分之一。哎,作孽啊,既然和你和你妈这么爽,是不是亲人之间做爱,会更加刺激?”。大姨问。

    “那肯定啊,最主要的就是这个。不然你以为你随便找个男孩子做爱,就能这么爽吗?而且很多很多人都会想和自己妈妈做爱,我网上聊了很多”。我说。

    “你不会和别人说我们的事吧?”。妈妈担心地问。

    “对啊,你不会告诉别人吧?”。大姨也问着。

    “哎呦,放心吧,网上谁也不认识谁。而且别人也有,这个没什么担心的。

    我也不会傻到说出自己名字和地址,那就很危险的”。我说。

    “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如果亲戚朋友知道了,我是死了算了”。妈妈担心地说。

    “妈,不会的。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我只是说,世上还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和自己儿子做爱的母亲。我们就聊这些,真真假假我们聊聊而已”。我说。

    “那就好,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妈妈说。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说实话,有没有和我们这相仿年纪的女人做爱?”。大姨问。

    “有啊”。我笑着说。

    “哼,还真有啊”。大姨弱弱地说。

    “哈哈,还有小姨啊”。我笑着说,其实我还真除了她们,找过的,只是不能说。

    “臭小子。哈哈”。大姨笑着说。

    “还要操吗?”。大姨突然问。

    “大妈妈还想要啊?”。我淫笑着问。

    “要”。大姨说完,呵呵笑,也觉得自己不好意思。在我面前这么不要脸。

    “我也喜欢你们说脏话,大妈妈说到操,我都有反应了”。我说。

    “那就来,你还来吗?”。大姨说完,转向妈妈,是问妈妈。

    “嗯”。妈妈也不好意思地说。

    “来吧,我的女皇,把我卵吃硬起来”。我故意把话说得很俗。

    说完,我拉着妈妈和大姨,一起吃我的肉根。、“都张开嘴巴,一人含一半,然后你们的嘴唇能对着彼此的嘴唇”。我说。

    然后两个女人乖巧地顺从。

    就这样,两个女人在我的指令下,把我的肉根又能硬了。这回没有走后门,都是轮流插入她们的洞穴中,不到半小时,我第三次爆发也来了。我拔出来射,让她们两人同之前那般含住,然后射出一点精华,毕竟第三次,没有多少。如果是第一次能颜射,那该多美,反正有的是机会。

    ……之后没有什么,晚上和表姐她们吃饭,之后她们就送走我们了。其实看着表姐,并没有什么多大想法,只是为了去想而想,毕竟有妈妈和大姨两个女人满足我。离别的时候,看着表姐不舍地送走我们,我也有点心酸,女大不中留。哪怕没结婚,也还是一样的,她在上海。

    那时如果说要和表姐发生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想。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有欲望,有向往,不然我还是花钱找漂亮的女人。之后这几年,我们家也发生一些事,也许会直接跳到18年。这中间当然有喜有忧,还是得看情况吧。主要是看能有人帮我解决上面的问题吗?真的很期待有奇迹,万分期待。

    大家猜猜看,相片的人物。


如果您喜欢,请把《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方便以后阅读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3)并对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