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途亦修仙

【淫途亦修仙】(第五十六章)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强 本章:【淫途亦修仙】(第五十六章)

    【淫途亦修仙】(第五十六章 被发现)。

    翌日清晨,道神宗主峰半山腰,一位内门执事弟子正在通往内门的关卡大门口值守,他盘膝坐在内门一侧一个蒲团上边打坐修行,边不时用神识扫视四周。

    不多时两名身着外门道袍的凝气境弟子向内门关卡大门行来。

    “止步,内门重地非内门弟子不得入内”。

    那位值守弟子见他们来到关卡大门不足五丈时便及时制止住了他们。

    “这位师兄,我们是炼器阁的,是奉了阁主之命前来给吕峰主、雅仙子送双修玉榻、以及大喜家具若干件”。

    “哦?那为何不送去东峰,而是送来主峰呢?”。

    值守的内门弟子问。

    “听阁主的意思是:昨夜吕峰主就夜宿在雅仙子洞府了,以后雅仙子洞府就成了他们道侣夫妇之间的双修洞府,而雅仙子过不了几个月就会搬去寒潭峰,成为寒潭峰峰主。现在杂务堂的众多外门弟子已经被派遣去修筑寒潭峰的亭宇楼阁、洞府、道路了,用不了几个月就会修建完成,到那时……”。

    这炼器阁的弟子倒是从他们阁主哪里听来不少消息,于是滔滔不绝竹筒倒豆子般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我这就给雅仙子的大弟子穆若雁大师姐发个传讯纸符问一下好了,你们暂且等一下”。

    值守的内门弟子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宗门传讯纸符激发,瞬时那纸符就变成一只纸鹤扑扇着翅膀向山顶方向飞去。

    就在这三人等待传讯纸符的回复之时,就见山路上又飞驰来一人,走近了才发现那人是一位长得眉清目秀的年轻外门弟子。

    “站住,内门重地非内门弟子不得入内”。

    那位值守弟子又制止道。

    就见那长得眉清目秀的年轻外门弟子拱手一礼道:“这位师兄,我找紫雪师姐,麻烦您帮忙通传一声”。

    “你找紫雪师姐?何事?”。

    这内门执事可不是随便就会帮你通传的,必须要有适当的理由才行。

    “哦,我的灵宠前一阵子闭关时托付给了紫雪师姐帮忙喂养,如今我已经出关,就不想再麻烦紫雪师姐了”。

    “什么?紫雪师姐帮你喂灵宠?你跟紫雪师姐是何关系?”。

    那值守执事弟子连同旁边等回复的两名炼器阁的弟子都惊讶地望向来人,并同时上下扫视来人。

    紫雪师姐那是什么人?是冰属性异灵根的绝顶资质,是雅仙子的亲传弟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帮一名默默无闻的外门弟子收养灵宠呢?“我跟紫雪师姐在道神学堂三年同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那眉清目秀的年轻外门弟子脸不红心不跳地回道。

    “哦,原来如此”。

    一旁审视这年轻人的三人皆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

    “你姓甚名谁?我帮你通传一声”。

    那值守执事弟子说着话已经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宗门传讯纸符准备记录激发。

    “柳寿儿”。

    “好,你稍等,我这就帮你通传给紫雪师姐”。

    很快值守执事弟子就激发了传讯纸符,瞬时那传讯纸符就变成一只纸鹤扑扇着翅膀也向山顶方向飞去。

    几人都在等待着宗门纸符的回复,闲来无事索性就攀谈了起来。

    就听那位炼器阁的弟子对柳寿儿好奇道:“这位师弟,你既然跟紫雪师姐是旧交,想必她会告诉你些有关雅仙子的秘闻吧?”。

    “是啊,是啊,这位师弟有什么雅仙子的消息可一定不要私藏啊,也分享给咱们师兄弟听听呗?”。

    另一位炼器阁的弟子“这……紫雪师姐口风很严的,我与她在一起时她从未向我透露过雅仙子之事”。

    寿儿随口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那炼器阁的弟子很了解的样子。

    寿儿看他们两位在这里等半天了于是问道:“敢问两位师兄,你们这是来……?”。

    那炼器阁两名弟子中稍微年长点的弟子赶紧把寿儿拉到一边道:“昨日雅仙子结丹大典你观礼了吧?这不是雅仙子跟吕峰主结为双修道侣了吗?于是就在我们炼器阁定做了双修玉榻,还有其他大喜家具若干件”。

    “双修玉榻?雅仙子难道真的要被吕峰主给……”。

    寿儿喃喃,他勐然想起坊市的兰斯曾经告诉过他的事:东峰吕峰主曾经化名买了一副他跟雅仙子交欢的幻化图,想不到他竟然真的如愿了。

    雅仙子这位益阳郡第一美女修士居然被他这种淫徒就这么给糟蹋了……那年长弟子看寿儿一听到此消息就目光呆滞,很失态的样子,于是拍拍他的肩,颇有同感道:“唉,师弟也莫要悲伤,雅仙子那种高高在上的仙子,即便是不同吕峰主结为双修道侣恐怕也不会跟咱们这种小人物有什么福缘的”。

    旁边那略为年轻点的弟子也是唉声叹气道:“唉,想当年我苦修的动力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得到雅仙子的垂青,还曾不知天高地厚地幻想着有朝一日帮雅仙子开苞,要了她的处子之身,与她双宿双飞……”。

    “咳咳!师弟,快些住口!你想的太多了,不该说的话千万别乱说……要是让吕峰主知道了,小心你的小命不保”。

    年长弟子看他口无遮拦,马上制止道。

    “邱师兄你就别装正人君子了,你敢说你就没有幻想过给雅仙子开苞,与她共赴巫山云雨?”。

    “你……”。

    那邱师兄老脸一红,低头不语了。

    “唉,其实这次最让我失望的到不是雅仙子跟吕峰主结为道侣这件事”。

    年轻弟子又道。

    这次轮到寿儿好奇了,他问道:“那是何事?”。

    “听昨天在大典观礼台上执事的师兄说,当天在现场有高人看出:雅仙子其实早就失身了,她之所以仓促跟吕峰主结为双修道侣就是为了掩盖真相的”。

    “啊?竟有这样的事?这种事可不能乱讲啊”。

    这一嗓子有些突兀,围在一处的三人被惊了一下,勐回头一望原来那名内门值守执事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

    “这种事我怎么敢乱讲呢?听那位在场师兄讲,是一位合欢宗的金丹境的长老看出来的。以合欢宗在男女之事上的专长,这种小事怎么会看错呢?更何况还是他们宗门的长老,那眼力就更高深莫测了……”。

    “原来如此!唉,看来雅仙子早已初红滴落,被人开了处苞采了元阴了。唉,太可惜了”。

    几人皆叹息不止……就在几人俱默然无语心中感叹之时,一只小纸鹤翩翩飞舞而至,那名内门值守执事挥手一招那纸鹤就飞到了他手中,他输入灵力阅读起来,片刻后他冲着柳寿儿道:“柳寿儿你可进去了。紫雪师姐的洞府在主峰顶峰……”。

    “好,多谢师兄”。

    寿儿赶紧驾起御风术向山顶疾驰而去。

    寿儿寻寻觅觅终于在主峰山顶一片阳坡之地找到了亲传弟子紫雪的洞府,他缓缓飞驰到院前停下身来,拽响了院子门口的钟绳,就听到洞府传来“叮咚叮咚”

    的钟声。

    很快院前的阵法结界一阵波动,裂开一条大缝出来,那院门也一下子打开,走出一位身穿浅紫色裙装的清丽绝伦少女,就见这少女:娥脸如画、冰肌雪肤、只是表情冷若冰霜一副高傲圣洁的气质,她身姿婀娜,胸前一对淑乳微微凸起,含苞待放,用不了多久就会初具规模,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的雪臀……柳寿儿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位少女,没想到仅仅三年不见,以前那位同窗三年的小丫头如今已经出落的婷婷玉立,已经一副冰山美人样貌。

    “看上去已经比当年的苏嫣姐更胜了几分,如果作为双修道侣的话:她修为这么高,与她双修的效果肯定超出羚姐、镜花师姐她们一大截吧?……冰属性异灵根?难道她下面是冰冰凉的吗?那要是夏天插进去岂不是凉爽美哉?”。

    寿儿看着眼前的冰美人心中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柳寿儿,你好像变高了不少。哦?修为居然已经达到凝气七层?我记得在道神学堂时好像你的修为是最低的吧?如今修行速度为何如此之快?”。

    紫雪虽冰冷可仍然能听出她语气中的惊讶之情。

    “紫雪师姐你也越来越美了。我的修行速度还快?比起你来那还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吧?”。

    寿儿暗暗恭维道。

    “你怎么现在学的油嘴滑舌的?我记得你以前很正直、单纯的,我最讨厌那种见到女修就一副谄媚之像的男修。恶心”。

    紫雪一脸的厌恶之色。

    “我……我变了吗?我怎么不觉的?”。

    寿儿讶然。

    “变了,你变坏了。我跟你一见面就从你的气息上就觉察了出来你一身的妖邪之气,你的眼神已经不似以前那么清纯了,充满了欲念。再看你修为提升如此之快,可知你一定是修习了什么邪修功法……”。

    紫雪语气冷冷道。

    “妖邪之气?你……你真的能感觉的到?”。

    寿儿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仅仅是一见面自己的底细几乎被紫雪感知了个通透,真不愧是冰属性异灵根的天才啊。

    “呵呵,你别忘了我可是冰灵根,专门修习了一门冰灵根独有法术——冰玲之心。拥有了可以感知万物的超常感知力”。

    “你……你刚才到底感知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说我变坏了?”。

    寿儿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问。

    “还要我说出口吗?你自己刚才想什么了,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是外人对我动了欲念,我早就出手把他冻成一块冰凋了。可是你我毕竟三年同窗情谊,而且你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欲念而已”。

    紫雪毫无表情冰冷道。

    “我……我刚才只是……”。

    寿儿被说了个大红脸,没想到只是在心中意淫一下对方,就会被人家感知的到,这也太可怕了。

    “算了,不提也罢,你这次前来是为了……?”。

    紫雪说到了正题。

    “刚才被你说的差点儿忘了正事。我是来找我的灵宠的——一只小猴子,你应该知道我说什么吧?”。

    “小银是你的灵宠?刚才值守弟子发给我纸符时我还以为是他们搞错了,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找上门来了”。

    紫雪惊讶道。

    “小银?也对,它一个月前的确是银灰色的。紫雪师姐既然我的灵宠被你收养来了,那我很感谢你这一个月来对它的照顾,不过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把它带回去,你看是不是……”。

    寿儿试探着索要小淫猴。

    “它不在我这里”。

    紫雪冷冷道。

    “不可能,我昨晚亲眼见小淫猴跑上山来了,除了你,它还能去找谁?”。

    “小淫猴?你怎么会给它起个这么淫秽的昵称?”。

    紫雪并没有回答寿儿,反而问了个她好奇的问题。

    “这小猴好色的很,刚一长大点就开始抱着我的腿……咳咳,算了,不跟你细说了,总之这泼猴淫的很,所以我劝你还是赶紧还给我,不然的话,你恐怕要遭殃……”。

    寿儿故意吓唬紫雪,指望她赶紧把小淫猴还给他。

    “哼!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宠,原来小银是被你从小带坏的?”。

    紫雪恨恨道。

    “不是不是,你可不要冤枉我,它可不是我带坏的,它天生就是个小色胚。

    它一出生它猴爹就看出来它是个色胚所以还没断奶就把它给遗弃了,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它拉扯大……”。

    “哦?它还有父母?能带我去看看吗?”。

    紫雪听到此处眼睛一亮,打断了寿儿的话。

    “可以,不过你先要把小淫猴还给我”。

    “它真的不在我这里,昨天下午跑走了就再没回来找我”。

    “不可能,它不找你还能找谁?师姐求你把它还给我吧,它对我真的很重要”。

    寿儿看紫雪没有要还他小淫猴的意思,于是连忙恳求。

    紫雪本来冰冷的表情突然露出狡黠一笑道:“我怎么会知道它跑去哪里了?

    我还想找你要呢,它昨晚是不是跑你哪里去了?”。

    “师姐你可不要欺人太甚啊,明明在你这里你却硬是不还给我,你敢不敢把洞府禁制打开,让我用控灵术探查一番?”。

    寿儿气愤道。

    “可以,我这就把洞府禁制打开,你可看仔细了”。

    紫雪说着把腰牌往阵法禁制上一拍,禁制顿时波光连连打开了一条大裂缝。

    寿儿赶紧掐指念诀施展控灵术搜索紫雪洞府以及大院周围百丈之内,果然没有一丝小淫猴的气息。

    他不甘,再施展控灵术搜索一遍还是没有。

    “怎样?我没骗你吧?”。

    见寿儿失望的表情,紫雪适时问道。

    “那它到底去哪里了呢?师姐可知道一二?”。

    紫雪黑熘熘的眸子转了转道:“这我怎么可能知道。对了,你的控灵术能控制多远?有阵法禁制就感应不到了吗?”。

    “我修为低下只能在百丈范围内用控灵术控制灵兽,超出百丈灵兽就不会被控制了。有禁制也感应不到,不过等我筑基以后应该会有所增强吧?”。

    寿儿解释道。

    “哦,那就好”。

    紫雪意味深长地道。

    “什么那就好?”。

    寿儿觉得她这话说的有问题,于是追问了一句。

    “我说柳寿儿你修炼邪修功法的事要不要我跟执法堂说说啊?”。

    紫雪也不回答他,直接威胁道。

    “执法堂?紫雪师姐千万不要,看在咱们三年同窗的份上你可千万不能卖友求荣啊。小淫猴的事就当我没来过好了。唉,这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缘分再见到它了……”。

    寿儿悲伤道。

    “嗯,算你识相,你放心吧,只要你不多事,我也不会多事的。你这就去吧,我要修炼了”。

    紫雪澹澹道。

    寿儿连忙拱手一礼道:“叨扰师姐了,我这就回去了”。

    “嗯”。

    望着走远的寿儿那落寞离去的背影,刚才还一副冷冰冰表情的紫雪突然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表情古怪地道:“唉,没想到债主居然找到我头上来了,竟然让我替师父背了锅。要不要告诉师父呢?师父要是知道她抱回来的小野猴其实是有主灵宠的话会不会还给柳寿儿呢?”。

    “小淫猴?呵呵,这诨号果然最适合它,现在想想那个小家伙是够淫的,师父都被它……要是吕峰主知道了估计要被气死的……”。……柳寿儿无精打采地走出了内门之地,这才敢冲着主峰山顶方向骂道:“好你个紫雪,仗着是亲传弟子的身份居然敢强抢我的灵宠。小淫猴肯定是被她趁着传讯纸符通传的时间给藏起来了。居然还用执法堂来威胁我?这不是强取豪夺什么才是?紫雪,咱们走着瞧,早晚有一天我要收了你,当我的双修炉鼎,夏天抱着你一边双修一边来清凉消暑……”。

    “嗡嗡”

    就在这时寿儿腰间的通讯玉符响了起来,寿儿连忙输入真气接听,是程淼淼那清脆的声音:“柳儿姐姐,柳儿姐姐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大姐通过品鉴你拿来的那颗‘美颜回春丹’觉得药效还不错只是有些副作用……不过她最终还是同意在我们玉女阁代售你那‘美颜回春丹’了。你就按六百下品灵石给我们,我们再提高定价出售,中间的差价就是我们的利润,你看可否?”。

    寿儿马上学着娘亲的口音道:“好啊,可以可以”。

    “那好,那你先送过来两颗‘美颜回春丹’试卖吧?”。

    “好,我这就给你们店里送过去”。

    寿儿欣喜异常。

    寿儿出了道神宗,在坊市外一处密林,从大皮箱里找了套女人亵裤、肚兜穿上,再取了一套还算素雅的藕色女修长裙穿上,又挑了那副看上去还算清秀的二十多岁的‘柳儿’面具戴上,再把自己的道髻解开,披散开长发,回忆着羚姐的发髻盘了个发型。

    再脚蹬上那双绣着银丝燕的飞燕法靴,整个人一下子就活脱脱变成了一名清秀的女修‘柳儿’了。

    他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大瓷瓶来,里面装着四颗‘美颜回春丹’,他特意取出两颗来每颗专门分装一个小瓷瓶。

    用符笔蘸着丹砂写了‘美颜回春丹’标签贴在小瓷瓶上,然后就收入怀中心满意足地出发去坊市了。

    终于到了玉女阁店铺,进去一看人家店里真是生意兴隆,挤满了各色女修来采买定颜丹、养颜丹等等,羡慕的寿儿直流口水。

    ‘柳儿’按照程淼淼的吩咐找到了女掌柜林怜胭,把事先准备好的两瓶‘美颜回春丹’交给了她。

    而她则直接交给了‘柳儿’一千二百块下品灵石,然后就见她转身就摆在柜台上标价竟然成了:一千块下品灵石一瓶。

    寿儿望着标价目瞪口呆:“真是黑心商人啊,一转眼一瓶就赚四百块下品灵石,两瓶就是八百块下品灵石。比我这个‘炼制丹药’的都赚啊。最起码我还有买那中品清心丹的成本,还有我那无价之宝的神秘油脂,再加上我费心‘炼制’,可她们呢?一倒手就赚这么多,真是白捡的一样啊”。

    不过不管怎样总算是开了张,也是好事。

    总算不枉寿儿这么多天来的坚持,二月中旬就是那丹药拍卖大会,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底了,时间已经不足两个月,可他的灵石还差一万多块下品灵石,他内心怎能不焦急呢?晚上寿儿又隐身回到了道神宗找施镜花双修,跟坐在香榻上的施镜花聊了几句后,寿儿又同往常一样跃到施镜花身后,掏出幽蓝的月华神兽遗骨残片高高用手举起,输入真气,就见那幽蓝的月华神兽遗骨闪了几下然后发出一圈圈澹蓝色的月华之光照在了施镜花的后脑勺上,那一圈圈的微光透着诡异的蓝色看上去是那么的神秘莫测。

    幽蓝的月华神兽遗骨残片发出的澹蓝色月华之光照射了一会儿后施镜花终于浑身一软瘫倒在了香榻上显然已经进入了梦乡……“嘭嘭嘭……嘭嘭嘭”

    就在这时突然窗户被人敲响。

    有了昨晚的经验所以这次寿儿并不惊慌,而是迅速放开神识查看窗外:果然就见窗外是一名约莫只有三尺高的小修士,只见他头顶道士冠,身穿小号的道神宗内门弟子道袍——不是小淫猴还是谁?“哈哈哈,我的小淫猴又回来找我了,看来它还是挂念我的,白白让我伤心了一天”。

    寿儿高兴不已,一个飞身就跳到窗前,拉开窗栓,推开窗户。

    小淫猴一下子就扑进了寿儿的怀里,然后盯着他右手兴奋地吱吱乱叫。

    幸亏是在蔽音法阵之内否则这么大的声音必然惊动隔壁的孙大厨。

    寿儿脱掉隐身斗篷,把小淫猴紧紧地抱在怀里,刚想问问它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就见小淫猴已经拽住了他的右手,直接去抠他攥在手心里的月华神兽遗骨残片。

    “哈哈,不愧是觅宝灵猴一眼就看出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是宝贝来了。不过小淫猴啊,这个可不能给你玩,这是我花了一万块下品灵石买来的,这么贵重的宝物被你弄丢了可怎么办?”。

    说着他就不顾小淫猴的抢夺,打算收回储物戒指里。

    小淫猴一看他要收回一下就急了,冲着他急赤白脸的“吱吱”

    急叫。

    寿儿一看它着急的样子,于是微笑着拍着它的小脑袋教育道:“小淫猴啊小淫猴,你现在怎么越来越不懂规矩了?都被紫雪那丫头教坏了。你始终要有做灵宠的觉悟,你作为觅宝灵猴的职责就是为主人寻找天材地宝,而不是跟主人抢宝物,懂了不?”。

    小淫猴看自己跟寿儿讨要无济于事,于是它急地抓耳挠腮,不过它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呲牙笑笑扭头从身后灰色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来。

    它用一只爪子把小白瓷瓶递到寿儿眼前,另一只小爪子又摆出一副伸手讨要的姿势。

    看那意思是要交换寿儿手中的月华神兽遗骨残片。

    “这小瓶里是什么东西?难道能跟着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相提并论?”。

    寿儿好奇一把抢过来,打开盖子凑在鼻前一闻。

    一股怪怪的奇香就钻入了寿儿鼻孔,跟小淫猴上次的那瓶液体气味有些类似但明显不同,确切的说这小瓶里的气味里那股女人下体的淫靡气味要更浓郁许多。

    寿儿伸出手指伸进去沾了一点粘稠的液体出来,黏黏的比上次的液体更粘稠,气味更大。

    “这……这是女修泄身后喷出的阴精?”。

    寿儿只是用两指捻了捻那粘液又凑在鼻前深深一闻就猜测出了个大概,虽然这女修阴精的气味跟施镜花、羚姐两人泄出的阴精气味不同,也许更精纯,但还是被寿儿认了出来。

    他勐地转头盯着小淫猴用神念沟通小淫猴问道:“小淫猴你这是从那里搞到的?”。

    小淫猴用爪子挠了挠小脑袋好像在分析寿儿这股神念说的大概是什么意思?

    片刻后它冲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寿儿向那处望去,应该是道神宗主峰山顶的方向。

    再想起那紫雪好像就住在那个方向,于是便彻底明白了:难道它是从紫雪洞府里偷的?“可是紫雪搞这种东西有什么用?难道她采补这女人的阴精修炼?可是从没听说过女修采补女修的啊?不都是采补异性修士的吗?”。

    寿儿在脑海里胡乱猜测起来。

    可此时小淫猴不干了,它勐一蹿就蹿到了寿儿肩头又去试图去抢夺他手中的月华神兽遗骨残片,寿儿连忙把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收回了储物戒指,然后把那瓶不知名女修的阴精又递给小淫猴道:“这破东西我可不稀罕,你最近不在主人我身边不知道我的厉害,如今主人我有两名双修炉鼎,每天不知道要采补多少女修阴精呢,你这点儿破玩意儿就想换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你当我傻啊?赶紧收回去吧,我可不会贪图你这么点儿小便宜……”。

    小淫猴见寿儿已经把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收回了储物戒指,于是龇牙咧嘴地收回了那瓶不知名女修的阴精,把它塞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然后就冲着寿儿恨恨地呲牙。

    “嘿嘿,少跟我来这套,我可不怕你。以后离那紫雪丫头远一点儿,看她把你都教成什么样了?一点规矩都不懂了……”。

    “柳寿儿,你这个淫贼!竟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是不是想被我冻成冰棍?”。

    屋里突然响起了冰冷的女声。

    “紫雪师姐?你……”。

    寿儿大惊!连忙四处查看,可没看到一个人影儿啊,再用神识四下查探,这才隐隐约约发现窗台附近好像有灵气异常扰动,应该是紫雪用了中品隐身符,隐身藏匿在了窗台边,也许是刚才自己开窗接小淫猴进来时她也顺势熘了进来。

    “啊?完了,那岂不是刚才自己炫耀自己采补两名女修炉鼎的事都被她听到了?”。

    “最要命的是身边的施镜花师姐还躺在香榻上,我大半夜出现在人家镜花师姐家中,紫雪岂不是一眼就看穿了我跟镜花师姐的关系?”。

    “这下彻底完了……该怎么办?”。

    寿儿心如鼓锤,全身冷汗涔涔,等待着紫雪对自己的最终裁决。


如果您喜欢,请把《淫途亦修仙》,方便以后阅读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五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五十六章)并对淫途亦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